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不配。

  南田看着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南梦旋,火气下子就上来了,他吐了口口水,凶神恶煞的说道“南梦旋,你今天别给老子磨叽,我不管你有没有钱,今天你必须给我,我是你老子,你必须给我2”

  听到这句话,南梦旋冷笑了,冰冷的眼神看着南田,说道“你不过是给妈妈提供了颗静子的人,你配做我的父亲吗?”

  南梦旋的话,让南田楞了下,他怎么感觉南梦旋跟以前不样了?以前的她可从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以前的南梦旋,他每次要什么,南梦旋从来不会拒绝,而且还非常怕他。可如今怎么变了?

  南田不会知道,南梦旋直都没有变,以前依着南田,只是因为她觉着,南田不管怎样,始终还是她的父亲,她不能看着他出事,不然她没办法像妈妈交代。

  可时间久了,她的耐心被耗没了,南田也耗尽了她心底对他的最后丝感情。现在的南田对南梦旋来说,就是个陌生人,只不过两个人同时都姓着南而已。

  “南梦旋,你找到是不是?”南田说不过南梦旋就想动手。

  南梦旋也是个倔脾气,她瞪着南田,说道“有本事,你就狠狠打下来。”

  南田看着如此强势的南梦旋,心里还是有点虚火的,可想到如果他要是不到钱,洪老大哪里

  南田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他瞬间就不怕了,鼓起勇气抬起手,就朝南梦旋的脸扇去。

  ‘啪’南田这巴掌,很结实的打到了南梦旋的脸上。

  南梦旋的嘴角,渗出丝献血,她伸手擦了擦,看着手上的血迹,眼里嘲讽的笑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南梦旋,南田原本还有点提着的心,下子就放下来了,甚至还有点嘚瑟,他就知道南梦旋怎么可能会变吗?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只要打了她,她肯定乖乖听话,早知道他就应该再使劲点3

  “你快点把钱交出来,不然老子还要打你。”南田嘚瑟的说道。

  南梦旋吐了口血水出来,冰冷的眼眸,犹如道剑光,把刺进南田的心里。

  那眼神吓得南田,忍不住的朝后退了步,心里开始打鼓。

  “南田,这是你最后次打我。以后你休想再打我,也休想再从我这里拿走分钱。”

  闻言,南田也不管南梦旋的眼神,挺起胸膛就朝南梦旋大声吼道“我特么是你老子,打你下怎么了?老子打女儿天经地义,你不想再挨打,赶紧给钱。”

  “呵呵”南梦旋闻言低声的笑了。

  南田看着莫名其妙发笑的南梦旋,都怀疑南梦旋是不是被他打傻了。

  “你笑什么?”南田被南梦旋笑声,弄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甚至觉着瘆的慌。

  南梦旋笑了好会儿才止住笑声,她看着南田,字句的说道“南田,你挺清楚了,要钱,我没有。就算有,我也分钱都不会给你。”

  南田很明显的没有听到前半段,只注意听后半段了,他大叫道“我就知道,你个死丫头,定有钱。我不管,你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给我钱,你不给钱我就不走,我还要报警,告你不给我钱。”

  拿不到钱的南田开始耍泼,也不管周围路过的人怎么看他。

  南梦旋也懒得在理会南田,直接转身就想离开,刚转身走了步,南田就冲到了她的面前,问道“你想去哪里?”

  “我去哪里管你什么事情?”

  “我不管你去哪里,你现在快点把钱给我,你不给我,你就别想走。”南田伸手拦着南梦旋。

  南梦旋有点头疼了,她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南田这个人从来就没有脸,只要能拿到钱,什么招式都可以使出来,就算现在让他去吃屎,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吃。

  就在南梦旋头疼该怎么摆脱南田的时候,坐在车子里面的颜辰希终于忍不住了,他打开车门就走下来,快速朝南梦旋走去。

  南梦旋看着朝她走来的颜辰希,心里就更加烦恼了,南田这个麻烦还没有解决,颜辰希又跑来凑热闹了。

  颜辰线到南梦旋的跟前,看着她肿胀的半张脸,眼眸里闪过丝杀意,狠辣的目光,直直的射向南田。

  南田没有看到颜辰希的目光,他看到颜辰希的时候,心里下子就激动了,他问南梦旋要不到钱,眼前这个男人,定会给他。

  “你是南梦旋的男人是吧,你赶紧给我钱。”南田毫不客气的说道。

  颜辰希收回目光,沉着着怒气的眼眸,看着南梦旋,张脸黑的仿佛可以滴出水来。

  南梦旋讪讪的笑了笑,可这笑就牵扯到嘴角,痛的她吸了口气冷气。

  颜辰希把扯过南梦旋,单手把她搂在胸前,仔细的看了看南梦旋的脸,通红的脸颊上,此时还印着五个手指印。

  “他打你,你不会躲吗?你平时不是那么嚣张吗?”颜辰希毫不客气的数落道。

  南梦旋对颜辰希的数落,早就习惯了,也懒得回应,就呆呆的不说话,反正颜辰希个人也说不了多久,她要是回话了,肯定会被骂的狗血淋头,还不如沉默来的实在。

  颜辰希看穿了南梦旋的心思,也懒得跟她计较了。

  而旁被忽略的南田,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无视在旁,他赶紧大声的说道“南梦旋,你赶紧把钱给老子,反正你男人来了,看样子他肯定很有钱,你不想给就让他给好了,只要你给了,我立马就走。”

  闻言,颜辰希冰冷的眼眸看着南田,说道“你是谁?”

  南田听到这句话问话,头下子就抬起来,胸膛挺得高高的说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吧?你听好了啊。我是南梦旋的老子,你识相的话赶紧给我百万,不然的话我不过句话,就可以让你和南梦旋分手。”

  颜辰希鄙夷的看着南田,想不出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如此恬不知耻的人。

  听着南田的话,南梦旋张脸,被气的通红,她拉着颜辰希的手,说道“我们走,不要理他。”

  南田闻言下子就着急了,他伸手拦住两个人的去路,说道“不行,你们把钱了我,才可以离开。”

  颜辰希不想再和南田纠缠下去,他直接从伸手掏出叠支票和笔,写了张百万的支票,甩给南田之后,就拉着南梦旋离开了。

  南梦旋见此挣扎的说道“谁让你给他钱了,你赶紧把钱拿回来。”

  南田收到支票,看了看上面的金额,确定是百万之后,赶紧放到了包里,就急急忙忙的跑了。

  南梦旋想挣脱颜辰希去追南田,颜辰希拉着她不放,气的南梦旋差点哭出来了,朝颜辰希吼道“你做什么把钱给他,你凭什么给他钱,你以为你是谁啊?”

  第九十七章谈判

  ?

  在会客室里,菲尔娜见到有很长段时间没有看到的道森商会的会长卡尔伯,老头儿显得很精神,面色红润,也不知道是不是补药吃多的缘故,身体都有些福了。百万\小!说//

  在他旁边是个矮小的玳瑁人,圆圆的脑袋上光秃秃的,倒是下颌上有几根稀疏的胡子,满是皱纹的脸上,是双熠熠生辉的小眼睛,透露着审视和精明,他的背后是个表面光滑,纹路相间的花纹壳子,正背着手,挪动着那双蹼样的脚掌欣赏房间里的桌椅那是家具厂的第批产品,比加索精挑细选的嗯,不是他想拍领主大人的豪斯屁,而是因为会客室经常用于接待来访的客商或其他有身份的客人,这可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地精们战斗或许不是把好手,算计起来倒是蛮有商业头脑的。

  柯尔克孜是沿海地区颇为有名的比蒙商人,虽然玳瑁人生得矮小,可在商场上,没人能够小觑这个精明的商人。

  在比蒙帝国中,哄比蒙算是个另类,虽然说天下比蒙是家,可自古以来,哄比蒙就处于个听调不听宣的状况之下,帝国的皇帝还有可能在几大皇族中轮换下,可哄却直在美人鱼王族的控制之下,他们甚至不需要向帝国纳税,只负责拱卫帝国的海疆,他们拥有大陆上最强大的海上力量。

  如果这样也是不错的,可哄比蒙的确太惫懒了些,竟然放纵那些海盗在海面上纵横驰骋,无视帝国多次下达要求他们肃清海域的旨意起码,比蒙帝国海域的海盗猖獗之风和哄的不作为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哄的王要真的是不作为,那又如何统御哄,这些世居海洋的比蒙虽然生活环境不同,可崇武风气不减,强为尊地信念扎根在每个比蒙的血脉之中。即使那些天生弱小的比蒙也不例外。

  在海域中,只要缴纳定的税金,哄自会派兵护送商船过境,这税金的额度嘛就要看货物的价值了,不消说,大多数商人对此都是非常反感地割肉是可以的。但你总是看着份量割肉,那可就不厚道了1

  身家殷实的商会也就忍了,那些小门小户或不信邪的商会或放弃了这条路上的商机,或冒险搏反正海上商路不畅,和哄比蒙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泰士顿河的通航给了商人们另个选择,柯尔克孜及其身后的家族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商机,恰好他又和卡尔伯有过段交往,得知森商会与帕索领的领主交好。百万\小!说//这才找上门来。

  “卡尔伯会长,好久不见,听说您地生意已经做到北大陆了。真是要恭喜你了!”菲尔娜热情地跟卡尔伯打招呼。

  “哪里,道森商会展成今天这个局面,与祭祀大人的帮助分不开啊,要不是听说大人直在北面,我早就过来拜访大人了。”卡尔伯满脸堆笑地回答。

  卡尔伯这倒不是客气。正是由于茶叶地关系。道森商会地名字开始进入上层社会。石激起千层浪。茶叶是敲门砖≡然而然地带动了商会地其它生意。如今地道森商会。规模是以前地三倍。在南大陆地主要国家或地区都建立了分号。

  不过。令卡尔伯闹心地是。刚刚准备打开地北大陆市场传来个不好地消息帕索领地领主大人有意在北大陆做茶叶生意。

  光是在北大陆做茶叶生意。卡尔伯虽然心疼。却也还能承受地住。他担心地是从此断了茶叶进货地渠道。这对道森商会可是致命地打击。

  “卡尔伯会长。您真是太客气了。以后帕索领地商业展。还望您大力扶持啊!”

  菲尔娜跟卡尔伯客气两句后。便看向柯尔克孜:“这位怎么称呼?”

  “尊贵地祭祀大人。我叫柯尔克孜卡罗。是名商人。知道卡尔伯会长要来拜访您。特地追附骥尾求见地。”柯尔克孜没用卡尔伯介绍。而是上前自我介绍。他是比蒙。当然知道祭祀地地位比领主大人更高贵。并没有象旁人那样称呼菲尔娜领主大人2

  “柯尔克孜先生,帕索领正值建设之时。正需要来自各方的朋友支持,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地?”菲尔娜微笑着说道。

  哄啊,那里的宝贝可是比大陆还要多的,只要随便从指缝间漏下来点儿,就有可能让帕索领赚个盆满钵满的。从这个玳瑁人报出卡罗这个姓氏,菲尔娜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在德里克城的时候,亨利勋爵曾经提到过这个家族,别的不说,单是比蒙帝国沿海的生意,卡罗家族最少占了三分之,由此可见对方之强势。在比蒙帝国,最赚钱的莫过于盐铁生意,卡罗家族就是贩盐起家的。

  “噢,祭祀大人,我是个商人,每年都要往来帕索平原,这里就象我地第二故乡般,帕索领能够迎来您这样仁慈地领主,我从内心里感到高兴。尤其是听说了祭祀大人说服鳄族人开通泰士顿河的航道,这可是功在千秋地大事啊!”

  “柯尔克孜先生过誉了,我既然身为帕索领的领主,为领民造福,为帝国分忧,是份内之事!”柯尔克孜歌功颂德,菲尔娜也回答得冠冕堂皇。

  菲尔娜知道,柯尔克孜此来当然不是拍自己豪斯屁的,但她决不会主动相询的,那样不免落了下乘,她就不信这个玳瑁商人能沉得住气。

  “听说领主府又现了几处矿山?”秃脑袋上两只灵动的眼睛咕噜噜地转个不停,脸上脸的谄笑。

  “哦,柯尔克孜先生的消息可真是灵通啊,我也才知道没多久呢!”菲尔娜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她当然很早就知道了,这原本便是从那张密室藏图上得到的,只不过她前几天才在领府内的会议上说说,希望搞点儿招商引资的,可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了外边,看来这领主府的保密工作实在是有待于加强了。

  敏感的柯尔克孜马上看出了问题,赶紧用话岔开菲尔娜的思路:“祭祀大人,我听说大人正在计划开南边的几处矿山,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有这个荣幸能够加入股,为帕索领的建设尽微薄之力!”

  真是狡滑莫过于商人,菲尔娜算是服了对方的脸皮之厚了3明明是想从中取利,却说得大义凛然,不过这还真是令自己难以拒绝的。

  开采矿山的先期投入是非常大的,在此之前,菲尔娜和贝克已经将几座小矿提前开采了,托泰士顿河开航的福,目前成本算是收回,刚刚要见利。

  可才决定开采的那几座可都是储量非常丰富的大矿,先期投入的资金和劳动力的问题都颇令人头痛,迄今为止,也无法解决。在百思无计之下,菲尔娜想到了后世的招商引资源,只是这家伙的消息来源真够快的,领主府还没有就这个出通告呢。而且,知道这次的矿山不止座,这个商人开口便是要参股,看来他的胃口还真是不小。不过,如果条件合适的话,菲尔娜倒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想到这里,菲尔娜摇响桌子上放的摇铃,金爱尔应声进来。

  “大人有什么吩咐?”

  金爱尔恭声问道,这丫头精明的很,在许多人为称呼祭祀大人还是领主大人合适的时候,她句大人就全部搞定,现在领地内不少人已经沿用这称呼了。

  “你去将南边那两座矿山的资料拿过来,顺便请贝克阁下过来。”菲尔娜吩咐道。

  她特地点明两座矿山是有缘由的,这两座矿山座是精铁矿,另座是青罡石坑,储量都非常大,只要开采得宜,足可以为帕索领带来足够的利益。

  菲尔娜来自地球,知道不可竭泽而渔的道理,这两座矿山加上前期开采的那几座中小型矿山,足够帕索领本地的使用和对外的交易了。

  等金爱尔退下去之后,菲尔娜微笑着转向直没有插话的卡尔伯:“卡尔伯会长,你难道对开采矿山没有兴趣吗?”

  卡尔伯在菲尔娜和柯尔克孜交谈的时候,直在端详会客室的家具,对他们所说的内容不置词,这时见菲尔娜问起,抬头含笑道:“做生不如做熟,敝商行对矿务窍不通,倒是柯尔克孜先生对此颇精。不过,大人,可否打听下,这些桌椅产自何地?”

  果然有效!

  菲尔娜感叹了声,道:“这是帕索领刚刚建立的家具厂制作出来的样品,卡尔伯会长认为如何?”

  “好啊!这套家具古朴典雅,无论式样和手工都堪称流。”卡尔伯以商人的眼光出赞叹。

  “卡尔伯会长的眼光果然好,这些家具选材优良,无论是质地还是密度都堪称第,而且无虫蛀,不怕腐蚀”

  菲尔娜搜罗脑袋里的所有记忆,将那些关于红木家具的优点股脑儿地搬了出来,忽悠得卡尔伯连连点头,连旁的柯尔克孜也听起了兴致。

  第百零三章发怒

  ?狐卿卿盘坐在床上,支着手托腮看着下面的小白狗在秦十三的指令下吐火的样子。混沌好像不是这么玩的吧,狐卿卿极力回想着以前看到的有关于远古四凶的知识,边吐槽道。

  只和普通妖怪样吐着火的混沌切,有什么用嘛,不还是战斗力为渣?狐卿卿想着自己被那巨蟒追着的情况,频频摇头,最后更是背过身去,倒身睡了。

  唉,大妖怪又不准她私自离开去救狐贼和狐白辰他们,而秦十三这家伙的“训狗”又是这么地不靠谱,指望这两个家伙是不成了。再看那个桃殇,他整天坐在酒桌边喝酒,颓废地跟个现代古惑仔似的。狐卿卿时失去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唉”狐卿卿深深叹了口气,如刚才那口气般叹得极为忧心。

  “你叹气做什么?这是你今天第百六十八次叹气了。”秦十三总算是无法忽视狐卿卿的状态,开口问道。

  敖子羽从早晨辰时出去后就没有回来,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人,三人现在是属于被禁锢在此,蓬莱在人界发布了追杀令,他们谁也不能出去找死。

  所以,秦十三便直听着狐卿卿的叹气声,和桃殇咕噜咕噜灌酒声,以及他自己教混沌的声音。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狐卿卿的小脸皱成团,待在这里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她现在很是着急胡狐贼他们的安全。

  “敖子羽会很快回来。”提到敖子羽这三个字,秦十三那稍微有些关心的语气立马又变得冷淡起来,他回答之后就继续去训练混沌,不和狐卿卿说话了。·

  狐卿卿也不在意,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忧心,除了敖子羽的回来估计没有其他事情能让她分去心神。

  “蓬莱蓬莱里那些个蠢货活不了多久了!”桃殇醉眼惺忪,微微打着嗝说道:“你那两个哥哥,想活下来,玄!”

  “倒也未必1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