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抢婚总裁587

  第章怎么会是他

  ?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南梦旋被声音吵醒,蜷了好大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睛,推了下被子,张白皙透着粉红的漂亮脸蛋从被子里冒了出来。

  身体倦得很,浑身乏力,脑子这刻还处在当机状态。她瞪大了眼珠子望着天花板,有刻的思绪断篇。

  这是哪儿?

  抓了把凌乱的头发,下刻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速度从未有过的敏捷。

  “嘶”身体的不适提醒着她可能发生过的事情,这令她异常不安。

  双手拽了被子裹住身体,打量着奢华无度的房间,最后将视线移向传来水声的浴室方向。

  浴室的门开着,还有白色的雾气从里面飘出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在静谧的房间内显得尤为扎耳,里面的人是谁?

  她昨晚是不是

  南梦旋懊恼的捶着头,昨晚在那场商业晚会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只是临时替补的礼仪小姐,中场却被个脑满肠肥的男人拽去硬灌了几杯酒,之后就感觉头晕得厉害。撑到酒会结束后,上了经理安排送她的车

  然后呢?

  南梦旋头疼,隐约只记得车子开动时被另辆车拦住,她被人拽下了车,塞进了那辆车中。好像还记得当时两边人在争执,别的记忆模糊得无法辨识。

  将她拽进车里的人,只觉得熟悉,但是谁呢?

  记忆就跟玩笑似的掐点儿断篇,什么映像都没留下。

  正当姑娘还在想着怎么回事的时候,浴室里的人走了出来。

  听见声音她本能的抬起头,目光落在他英气逼人的脸上那刻,瞳孔瞬间扩张,惊得心跳都停止,好半晌她依旧动不动的僵着脖子望着他,连呼吸都带着震惊和不可置信。

  怎怎么会是他?!

  “颜梦”的少东颜辰希,她男朋友的小叔!

  哭——

  脑子空白片,思维陷入混乱中。

  双手无意识的揪紧了被子,现在该怎么办?现在不是哭自己丢了清白身,而是,该怎么做这个人才不会告诉熠然。

  颜家直反对熠然和她在起,他会不会趁机棒打鸳鸯,以此威胁她离开熠然?

  南梦旋乱七八糟想着自己的退路,颜辰希相对她来说就放松多了。

  宽肩窄腰的挺阔身躯走出来就这么大喇喇的立在床前,腰间松松围了条毛巾,动作闲散的擦着湿水的头发,似笑非笑的看着南梦旋。

  “在想什么?”他问。

  她脸色惨白,惊恐无度的表情令大爷分外不满。

  半晌不见她回应,深邃硬挺的面上渐渐展露出他平常惯有的冷漠,他鼻端轻哼出声,带了几分嘲弄的意味,怎么,看见是他,失望了?

  颜辰希这当下心情烦躁,可以说是糟糕透了,随手扔了手里的毛巾,俯身,靠近她。南梦旋被他的举动惊醒,慌地后仰拉开与他的距离,而颜辰希却眼疾手快的捏住了她下巴,带着侵略性十足的目光肆无忌惮锁住她的脸,微微抬高她下巴,迫使她迎上他的目光。

  “放手!”

  南梦旋痛呼,漆黑的眸子晚间星子般,幽茫茫的闪着亮光,同样也包含了对他的不满。

  颜辰希面色依旧,他的手,只需稍稍用力便能捏碎她的下巴。他撑了撑眉,轻轻揉了下,下刻,低沉淡漠的声音从他口里飘了出来。

  “后悔了?”

  她这张诚实的脸足以说明切,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方式?不是我,你就被那群好色之徒带走了,知道灌你酒的男人是谁吗?大鑫酒业的老板,独好女色,被他玩儿残了的女人,可不在少数,你这细皮嫩肉的身子,晚上下来就该去医院躺着了。”

  颜辰希淡漠的说着无关紧要的话,目光盯着她的脸,拉了丝若有似无的笑。

  南梦旋皱紧眉,后怕的瑟缩了下脖子。

  他以为她想挣脱他的手,当即扼紧了几分,南梦旋吃痛才稍稍回神,水漾漾的眼眸子有些呆滞的望着他。

  “你既然救了我,为什么不我送回家?”他这样做,让她还有什么脸面对熠然?

  “酒里掺了药,难道你忘了是你硬往我身上扑的事?”颜辰希挑眉,凉飕飕的将她直视,目光有的尽是坦然和理所当然。

  南梦旋抬手,轻轻将他大掌板开。同时被他问得没了底气,她有吗?

  碎片式的画面闪现,她疯狂的扯他衣服,蛇般缠在他身上

  “你可以推开我的”

  颜辰希怒声打断,“解药就是男人,我是可以推开你,然后呢?任由你大街上随便抓个男人七老八十你也上?”

  这话,甚是露骨。

  南梦旋脸子红,冲口而出:“可你是熠然的叔叔啊!你怎么可以”

  他眸间厉色闪而过,冷声反问:“那又如何?”

  “你”南梦旋又恼又羞,用力咬了下唇,瞬间立即血色尽显。

  颜辰希冷眼看着她,僵持片刻,他侧身坐下。

  她埋着头,密密的睫毛在柔嫩的脸上打下排阴影,红唇倔强的紧抿。颜辰希目光落在她露出的圆润肩头,那上面还带着他落下的清晰痕迹。

  没来由的心底动,忍不住抬手轻轻搭在她肩膀。

  然而,刚刚碰触的颗她就惊声尖叫起来,抱着被子就往边滚去。

  “咚——”

  声闷响紧随着她的惊呼声传来,紧跟着再想起她痛呼的声音。

  颜辰希眉峰紧扣,心口堵了方石头般难受。

  就这么反感他?

  他站起身,声音森寒冰冷,“熠然就那么好?”

  南梦旋忍着钝痛裹着被子爬了起来,脸的哭相与他隔床对望。

  “我和他很相爱,叔叔”

  “叔叔?”颜辰希咬合着肌肉,眼神森冷骇人。

  南梦旋瑟缩了下脖子,下意识退后步,不敢出声。

  空气点点凝固,良久之后,颜辰希才压下不甘的情绪问她,“想好了吗?昨晚的事情,你想怎么面对?”

  第二章撇清关系

  ?

  南梦旋暗暗提了口气,认真说,“我希望,昨晚的事我们都当做没发生过,请你,帮我保守秘密”

  她是颜熠然的女朋友,她和熠然的感情很好,熠然对她往情深,如果知道了她跟他的叔叔乱来,定不会原谅她,她不想失去熠然,不想让他们的感情受到伤害。

  纠结懊悔的看着颜辰希,为什么要是他,为什么要是熠然的小叔?她以后要如何面对熠然,熠然是那么好,对她那么的死心塌地,她该怎么办?

  她就这么想撇清和他的关系?颜辰希的心情跌了几跌,绷紧了脸子,幽冷的看了她两眼,侧身坐在单人沙发上,没出声。

  南梦旋管不了他心情好是不好,可任谁在这时候都会想着独善其身,她并不认为她的提议他会损失什么,如果没有熠然,她和他就没有任何关系。

  况且,颜辰希身边的女人这些年如走马观灯样多,女人从没缺少过。从她认识熠然开始,她就知道有颜辰希的存在,个无数女人想要嫁的男人。这样的颜辰希,他们怎么会扯上关系?

  南梦旋心里乱糟糟的想着,又小心翼翼的看向沉默不语的颜辰希:不说话,他是什么意思?

  终于,他说话了。

  “你觉得我会答应么?”

  颜辰希不答反问的话,令南梦旋微微怔,但很快又欣喜的点点头。

  他是熠然的叔叔,是长辈,总不至于为难侄儿的人。名门贵族里不都很在乎名声吗?他为难侄子的女朋友,传出去对他也不好吧。

  可颜辰希却在此时清冷的笑了声,墨色眸子染上几分冷意。

  “我要是不答应呢。”颜辰希隔空将她直视。

  南梦旋愣,不答应?她没想过不答应的事。忽而她摇头,“不,你会答应,这也是对你好!”

  颜辰希闻言,面上神情越发的冷淡,他并不认为她更合适熠然。

  “是吗?”

  南梦旋坚定的点头,“我是熠然公认的女朋友,如果我们的事传了出去,对我顶多只是舆论压力而已,可对颜先生您就不样了,您能不管颜家的名声,不管您公司的形象了吗?颜总,你应该不愿意被这样的丑闻困扰吧?再者,你是熠然的叔叔,难道你真的点不顾忌熠然的感受吗?你忍心看他难过吧?”

  “够了!”颜辰希怒声打断。

  南梦旋当即吓得身体抖,倒吸了口气,依然坚定的看着他。

  颜辰希深深的打量着她,眸色瞬息万变,良久,他出声,“走吧!”

  “嗯?”南梦旋有瞬的茫然,以为听错了。

  歪了头看他,他让她走了吗?所以所以他答应了是吗?

  她不确定,轻轻的,小声的问他,“你答应了吗?”

  “滚!”颜辰希怒声而出,眸色寒意迸发。

  南梦旋闻声立马满地找她的衣服,钻进卫生间换了,前后不到两分钟就冲了出去。

  “谢谢你!”

  带上房门下刻靠在走廊的墙面大口喘气,吓死她了

  明明是她吃亏好不好?怎么到头来还得感谢他?摔——

  清白身没了怎么面对颜熠然?南梦旋转声用额头撞墙,真想头撞死算了。

  “还不走?”

  个冰凉的声音从头顶砸下来,吓得南梦旋浑身震,慌地捂着耳朵夺路就跑。

  “这就走这就走”

  颜辰希暗沉着脸,钢铁般冷硬的脸绷得死紧,目光直追着慌不择路逃走的女人,直到在转角消失才收回来。

  多少女人对他趋之如骛,唯独她

  该死的!

  家里没人,朋友也不在国内,南梦旋跟学校请了个假,个人躲在家里躲了几天。

  虽然颜辰希不会为难她,可,她要怎么面对以后的熠然?熠然发现她不是清白身,她该怎么解释?

  他们在学校认识的,有三年了,这三年俩人处的直不错,还打算结婚的

  夏子琳的电话进来将南梦旋惊醒了来,两人在块兼职时认识的,夏子琳这人脾气有点古怪,但对人还算不错,找她定是有事。

  南梦旋摸到手机,拿着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然后接通。

  “你跑哪去了,打你多少电话了,现在才接。”

  电话接起来对面夏子琳就大嗓门的朝着她吼,她等着夏子琳说完了才问:“什么事?”

  “有个活你来不来?会展中心做接待的,待遇好,按小时结算,小时百。”夏子琳的朋友不多,南梦旋就是其中个,有什么好事都先想着南梦旋。

  “小时百?”真假的?

  “对,今天是国际贸易展销会啊,主办方可是下了血本。”夏子琳立马说。

  “你去吗?”其实南梦旋不想去,但听说小时百就动心了。

  “我是傻了我不去?”

  夏子琳说她就答应了,电话这头简短的问了问地方,拖着还没怎么精神的身子起来了,洗了洗换上套运动装出了门。

  天千多的活,平时不容易遇到,南梦旋打车去了会展中心。下车就看见夏子琳了,夏子琳喊了她声。

  “这里!”

  付了钱南梦旋看了眼已经换上衣服的夏子琳,藏蓝色的制服式洋装,领口带了朵花,手臂上贴着这次活动的标志,人站在那冲她笑,清秀俏丽的脸充满朝气,很是养眼。

  南梦旋笑着朝夏子琳走过去,“帮我领衣服了吗?”

  南梦旋这人平时好说话,不碎嘴,夏子琳就喜欢她这点,所以每次有好差事都想着她。

  “你怎么才来,都快晚了。衣服在这,去厕所换吧。”

  夏子琳将袋子递给她,南梦旋接过看了眼,“等等我,马上就来。”

  换好衣服的南梦旋在镜子前照了照,感觉像空姐,没什么太大反应的从换衣间出来了。

  出来对面就看见正等着她的夏子琳,夏子琳在她身前身后打量着,不停叫好,她就说南梦旋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不去做模特都可惜了。

  “样穿衣服,你穿着怎么就比我好看呢?”夏子琳边走边说,随手把兜里早就领过来的工作牌给了南梦旋,“给。”

  第三章又遇

  ?

  “不要妄自菲薄好吗?”

  南梦旋看了夏子琳眼,带上工作牌,理顺长发,没把夏子琳的话当回事。

  两人穿过会展中心的过道,两人路走路的四处张望,地方可真宽,她还是头次在这样的地方兼职。

  “下午两点钟开始会议,通知所有本次有展出的商会会员务必到场,展会持续到四点闭馆”很熟悉的个声音,南梦旋的手抖,想躲开已经不可能了。

  走进大厅的人走在最前面,身旁跟着两三个年轻男人,其中个戴着眼镜,手里提着工文包,另外的两个紧紧跟在后面,玻璃门开始挡住了南梦旋的视线,下秒颜辰希迈着稳健的步子走了进来。

  南梦旋的脸色瞬间煞白,直勾勾的盯着颜辰希看着。他并没有发现她,她反应过来后赶紧转身背对人。

  颜辰希并没有任何停留大步朝前走,思路清晰的嘱咐着身边人的工作。本是不经意的侧目,却勾住了他的目光。

  所以,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他忽然就停下了,侧身看向她。

  南梦旋闭着眼睛咬牙,怎么会这么巧?他该不会还以为是她在跟踪他吧?

  颜辰希有些意外,没想到会在会展中心见到南梦旋,是知道他会来这里?

  欲迎还拒?

  颜辰希再看她的目光就带着意味深长了,深邃的眸子从头打量到脚底。衣服是藏蓝色的,剪裁恰到好处,料子般,但穿在她身上出其的好看。

  原本颜辰希是侧着身体,这当下脚下转,转身几步停在了她面前。

  “不舒服为什么还来这里?”

  脸色苍白,额头冒汗,双手发抖,这样还在这里站着,顶天钱赚不到,人就扔在这儿了。

  她是很缺钱还是欲迎还拒想接近他?她的身份可真是多种多样啊,上次是礼仪小姐,这次是接待员,下次呢?

  夏子琳闻声狐疑的看了眼陌生的高大男人,紧跟着靠近南梦旋,看她脸色确实不如刚才,当即小声问了句,“你怎么了?要不要紧啊?”

  南梦旋摇头,“我没事。”

  颜辰希不认识夏子琳,漆黑的眸子跟着南梦旋的挪动看了眼夏子琳,稍作打量又看向南梦旋。

  “不舒服就先回去,找人顶上。”

  话落大爷就大步走了,身后的人纷纷朝着南梦旋看,其中的个见过南梦旋,她怎么在这里?孙少爷的小女友啊,怎么在这里打工?听说孙少爷交了个家境般的女朋友,可这里可是颜氏集团的下属公司,打工都打到自家门前了,难怪老板不高兴。

  “你是不是不舒服?”

  颜辰希他们走夏子琳就拉着南梦旋问,南梦旋半天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又看着颜辰希的方向。

  “你们认识?”

  夏子琳很八卦的问,长得真不耐,眼神温柔点就完美了,男人太严肃不好,多吓人来着。

  “他就是熠然那个牛气冲天的叔叔,颜梦的大老板。你不是说还看过他专访,你忘了?”

  南梦旋叹着气,整理了下亦鸢看着夏子琳。夏子琳恍然大悟,看着颜辰希离去的方向惊呼:“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原来他就是那个身价‘’个‘0’的大富豪啊!”

  南梦旋点头,之后就没话了。

  “他对他侄子不错啊,连你都特别关照,还知道关心你,这是爱屋及乌么?”夏子琳笑了句。

  南梦旋只是看了眼对面站着的夏子琳,依旧没说话。

  原本会展中心是要下午两点结束的,不知道为什么举办方临时又改变了注意,决定到晚上六点钟结束。

  颜辰希进门的时候说的那话南梦旋没听见,夏子琳却听得清清楚楚,还没到两点夏子琳就准备收钱了,结果两点过没那回事了。

  “有钱人都反复无常吧,说好的四点又变卦了。”

  夏子琳说话的时候南梦旋直在看着地面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夏子琳趁着没人走过去推了她下,她才抬头呆呆的注视着夏子琳,忽然的问了那么句:“我要是背着你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怎么样?”

  夏子琳给问的愣了下,看着南梦旋那个奇怪,“啥?”

  正色回来又问,“你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

  “如果有天我抢了你的男朋友,还跟你男朋友发生了关系,你会怎么对我?”

  南梦旋不知道该怎么和夏子琳说,不说心里有堵得慌,就想找个人说出来喘口气,就说出来了。

  夏子琳半天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那个笑,笑的直不起腰。

  “你脑子进水了?抢我男朋友,我有男朋友吗?”夏子琳都要笑死了。

  “就当是有,你会怎么对我?”

  南梦旋觉得现在夏子琳就是颜熠然,她做了件对不起颜熠然的事情,就如同是做了件对不起夏子琳的事情,作比较这两件事也贴切,颜熠然是她最喜欢的人,而夏子琳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应该是样的。

  夏子琳开始都没搭理南梦旋,后来看南梦旋直盯着她看,挺认真的样子,这才说:“男人如衣服,不行再换,姐妹的感情不能坏,你要喜欢,他要乐意,我有什么好计较的,再找呗!”

  夏子琳的这番话根本就不是南梦旋想听到的话,最终只能当成什么都没问过了,略显失望起来。

  夏子琳对南梦旋就是个贱皮子,问的时候不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