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岚恨不得把托姆雷斯给撕了,可是谁能想到,这托姆雷斯似乎并非无情!

  托姆雷斯又陷入了阵阵的回忆当中。

  子岚思索了会,最后淡淡的仿佛自言自语道,“当初,你那样对他,你想没想过,也许你对他而言就是个噩梦,他压根就不想见你呢!”

  托姆雷斯陡然从座位上起来,这个问题直是他不愿意想的,他几乎是逃离开的走了!

  子岚见托姆雷斯走了,在那里坐了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半个小时后才离去。

  也许托姆雷斯和他们想象中的还不太样,关于什么时候交换人的事,直到晚上也没有消息!

  这天托姆雷斯就像中了邪般,没有在名城多做逗留,直接回到了小岛。

  回到小岛就打发了所有的人,自己个人待在诺大的城堡里。

  李潇今天天都心神不安,她真怕先生会出什么事情,缠着守卫的人问了好久,就差使出美人计了。

  托姆雷斯自从来到名城,迷恋这个女人的事情他的手下的人基本都知道,虽然不知道爷为什么突然间又转了性,可是待李潇还是极好的!

  这么些年他们还是第次见爷对女人感兴趣,更是第次带女人回这里,还是采用不寻常的手段。

  未来这个女人的分量还未可知,日后要是她秋后算账,他怕是几个脑袋不够!

  见四下没人,那个守卫说了托姆雷斯的去向,也知道先生的下落。李潇总算功夫没有白费!

  只是对于托姆雷斯和黑手党交换什么人,到叫她奇怪了,他到底图什么?不是说是先生的盆友,可是为什么又要定要找到先生呢?

  之前他不是说要告诉她先生些不为人知的事情,难道?难道他接近我是为了找先生?

  李潇隐约觉得背后应该有什么,而且这个托姆雷斯真的只是父亲的盆友吗?李潇第次有了这样的怀疑!

  刘杨先生自被抓来后,到没有什么特别的,有人伺候,也没人为难他,如果不是限制了自由,还真以为自己在做客呢!

  只是这托姆雷斯竟然到现在还在追寻自己的下落,照这样如果真让他知道了,恐怕自己再难有活路!

  所以刘杨尽可能的少出去,整天的闷在他们安排的房成,能不和托姆雷斯见面就不见,免得被他看出什么端倪!

  这晚上先生也照样在房子里待着,并不知道今天托姆雷斯今天去和子岚谈判了!

  在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外面声巨响,先生警觉的从被窝里爬起来,第反应是难道子岚带人来了!

  可是听了半天,又没动静了,先生仔细想想子岚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来,可能是自己神经太过紧张了!

  如此想着,先生很快又躺下,可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还不容易先生有些睡意的时候,外面又是声,接连而来的声音不断。

  先生起身,小心翼翼的出去,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厅里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只听的先生后背发凉,他万分警惕的走过去。

  只见地上片狼藉,到处都是酒瓶子,神经太过紧张他竟然忽略了空气中的酒味!

  难道托姆雷斯今晚在这?这个念头冒出来的瞬间,先生就有些两腿发软了,昔日被他虐待的景象历历在目,更何况是喝醉了酒的他,就更不用说了!

  先生后悔极了,早知道就该乖乖的待在那房子里,至少那样会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更不会想起,在这还住了个他。

  想到这先生,准备迅速的逃开,可是转身就看到个挺拔的身影站在不远处,凌乱的衣服,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手里紧紧握着瓶酒!

  “嗨!”先生条件反射般的冒出句,。

  嗨?托姆雷斯嘀咕着似在回忆什么,他也喜欢这么打招呼!他也喜欢这么打招呼!

  摇摇晃晃的超先生走来,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先生听清楚了他后面的那句,难道他看出什么来了,先生有些慌乱。

  为了不让托姆雷斯看出什么,先生别过脸,越过托姆雷斯,准备回房。

  谁知,托姆雷斯把拽住他,沉声道,“你留下陪我!”

  先生诧异的看着托姆雷斯,似乎幻听了般,这简直难以置信。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托姆雷斯的脸,今天的他已经脱去面具,张标准的东方脸,不是李天又是谁呢?

  时光仿佛退回到从前,先生条件反射般的瘫坐在地上,他想跑,却发现腿早已软!

  见先生见鬼般的表情,托姆雷斯突然意思到自己带着那个面具已经过了十几年了,突然摘了,别人不适应也是正常,笑着道,“别怕!”

  如果他不是醉了,他肯定能看到先生眼里的惊慌,如当年的那个他,这样的眼神他永远不会忘记!

  听到托姆雷斯的别怕,先生突然清醒了!是啊!我不能害怕,不能漏出破绽,我还要救李潇呢!

  先生调整了下心绪,指着托姆雷斯的脸道,“你!你的脸!”

  他摸摸自己的脸,苦涩的笑,“很老吧!”

  先生这才看着那张脸,果然脸上岁月的痕迹那么明显,脱下面具的他整整老了二十岁。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先生做梦也没想到有天会和托姆雷斯会坐在起喝酒!

  基本上都是托姆雷斯含糊不清的说,先生听着,看来这个人并不是往日的那个人了,话语里听的清楚,这个人过得并不好!

  先生苦笑。许久,托姆雷斯认真的看了先生会,若有所思道,“你的声音和他的很像,只能感觉我们是旧识!”

  先生听到这里立刻防备起来,环视整个房子,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况且现在他醉着。

  谁知托姆雷斯话锋转,“可惜,他没你这般柔和,脾气坏的要死!要不然也不会”

  后面的话,托姆雷斯终究没有说下去,先生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去了!手机请访问:

  179逼

  谁知托姆雷斯话锋转,“可惜,他没你这般柔和,脾气坏的要死!要不然也不会”

  后面的话,托姆雷斯终究没有说下去,先生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去了!

  托姆雷斯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最后竟然睡过去了!先生把他扶到沙发上,转身就走,可是没走几步就回来,给托姆雷斯盖了被子!

  其实事隔这么些年,先生从来没想过他们二人竟然会如此见面,如此相处,不得不感叹人生无常。

  本来以为曾经恨的要死的人,真正见到的时候,却发现不是那么恨了!究竟是因为今天他醉酒后的坦诚,还是时间治愈了些伤痕,切不得而知。

  先生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到后半夜才睡踏实。

  第二日先生醒来的时候,托姆雷斯早就出去了!后来连着几日都再没看到他的影子!

  子岚这边抓紧找合适的人选,在体型上和先生有几分像的,且气质相似的还真不好找!

  连着数日,换了多少个人,在子岚这都过不了关,更别说多疑的托姆雷斯了!

  寒铭真是急的个脑袋两个大,这几天的功夫上哪找这么个人,且身形差不多,气质相似,重要的还必须是个特工,以防不测,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别人看的出来,这可真是难为了小寒寒!

  这日可可和刘洋,外出执行任务,总算圆满完成任务,两人在国准备好好放松下,于是晚上来到当地家有名的吧!

  因为可可零时接到个电话,是故友的。所以约好的两人起,最后刘洋先来了!

  刘洋的到来立刻引来了无数人的窥视和觊觎,美好的事物人人向往,美好的人自然也是。

  刘洋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眼神,并没有放在眼里,可是他却没想到人群中有个人那眼中的异样。

  那人几乎紧盯着刘洋,生怕看错了!为了确认他是不是他们认识的人,他偷偷的拍了几张照片。

  可可来的时候,刚好有个男子正在和刘洋搭讪,刘洋本就无心搭理,琢磨着可可为什么去了这么久!

  眼尾扫,余光就看到了姗姗来迟的可可。本来没兴趣的他,瞬间来了兴致。

  转而笑的对那搭讪的人说起话来,那人先是愣,刚刚还是副冰美人的样子,这么突然怎么又热情似火了呢?

  随即笑着说起话来。

  可可环视周就看到,花孔雀似的刘洋正和别人调笑,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走过去,二话不说将那人抓起来,像垃圾般丢向边,“你少招惹他!”

  看着可可生气的样子,刘洋瞬间圆满了,憋着笑在哪里看可可生闷气。

  可可猛的给自己灌上杯酒,刘洋故意戳下他,调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其实刘洋不是不懂,只是不说破,故意激着让可可说出来!

  可可怒目瞪他眼继续喝酒,仿佛看空气般!

  如此这样两人也再没说什么,自顾自的喝着酒。

  因为可可在,那些心怀不轨之人也不敢靠近,怎么看眼前的这位都不是好惹的主。

  刚刚被打的人,他们基本认识,在当地其实也颇有背景,连他都没再去纠缠,可见这个男人不好对付!

  所以剩下的时间基本算安静,没人再来打扰他们,可是他们之间的气氛也似乎不太对!

  被忽视后的刘洋也不再理可可,两人竟凭着喝起酒来,看着刘洋的样子,可可有些酸溜溜的道,“是不是我坐着碍着你的好事了?”

  刘洋差点被这话给气晕了!这是神马狗屁逻辑,完全不对!

  重重的回个字,“对!”

  可可无语问苍天,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气什么,放下手里的杯子就往外走。

  刘洋也不更着他,望着那背影,深情的笑,傻瓜!我定要让你说出来!你不想面对,那我来帮你面对!

  刘洋也给自己猛灌杯酒,佯装醉了,摇摇晃晃的往外走,眼看着就要跌到了!突然个人稳稳的扶住了他。

  刘洋看也不看那人,就考在那人肩上,笑着道,“谢谢!”

  那神情别提有多美,可可看的时竟然失了神,还没反应过来,刘洋踉踉跄跄的就又走了!

  可可几乎气炸了,“该死的,竟然看都不看眼,还敢笑的那么妖娆!”

  眼看着刘洋又要跌落在别人怀里了,可可赶紧跑过去,索性抱起刘洋,离开了酒吧!

  被抱在怀里的刘洋瞬间安静了许多,像只猫样,在可可怀里蹭了蹭!

  只蹭的可可心里痒痒!

  刘洋温热的气息传递而来,可可几乎无处可逃,别扭的别过脸!

  怀里的刘洋似是觉察到了什么,越发抱紧了可可的腰!

  这样抱,可可只觉体内股邪火,直充小腹。

  可可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把松开刘洋,刘洋眼疾手快的站好。

  见刘洋的反应,可可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刘洋压根就没有喝醉,只是在装醉!

  可可气结,“你!”

  刘洋懒的理他,云淡风轻道,“没想到我这么受欢迎!”

  眼睛还有意无意的飘过某人的重要部位。

  见刘洋的眼神,可可瞬间脸颊变的通红,羞愤交加,这个刘洋简直太坏了!

  不过在刘洋看来,现在的可可简直就是太可爱了!忍不住在可可脸上捏了下,宠溺道,“我们可爱的可可生气了?”

  可可最受不了这个,仿佛他是个小孩子般。把甩开刘洋的手,转过身去!

  刘洋哪能依啊!拿出杀手锏,在可可面前撒泼卖萌,才逗的可可有了些笑脸!

  谁知道可可刚刚好点,刘洋就话锋转道,“你今晚气什么呢!”

  刘洋就像个猎人,样似乎已经盯上了可可,等待将他次击败,在自己面前彻底释然!

  终究可可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刘洋知道自己的计划几乎落败,索性不管那么多了,把抱住可可,冰冷的唇迎了上去!

  可可竟然点也没有避让,就这样自然而然的两片薄唇在起了!手机请访问:

  180原来如此

  终究可可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刘洋知道自己的计划几乎落败,索性不管那么多了,把抱住可可,冰冷的唇迎了上去!

  刘洋轻轻的在可可的唇上啄了下,就迅速退回来!狡黠的笑笑,“可还生气?”

  可可惊的瞪圆的眼睛,突然眯成条缝,危险的看着刘洋,“你敢这样调戏劳资?看我怎么收拾你!”

  瞬间,刚刚还怒斥的两人,这会已笑闹成团,两人玩闹了会就收到总部的电话。

  暮老大怒斥两人,本该已经到的人,到现在怎么还没回去!

  两人对视笑,当晚就做飞机回去了!路上可可都沉默不语,玲珑如他怎么会不知道刘洋的心思,只是他在别扭的确是另外件事。

  也许在刘洋的心里,我不过就是个替身,个子岚的替身,就因为这张脸,所以刘洋才花了那么多小心思在自己身上。

  如果没有这张脸呢?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吗?想到这,可可就觉得难受。

  所以也不会做什么任何逾越的动作,或者事情,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好歹就先这样吧!他安慰自己道。

  于此同时在这天晚上直陪着张咏月的程皓收到旧部下发来的组照片,照片里的人不是刘洋而又是谁呢?

  程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打电话过去确认了此事。

  他曾经是刘洋最亲近的人,这人绝对是刘洋,错不了!

  此此时又收到条刘洋和子岚回到b国的消息!

  没人能够体会程皓在看到刘洋的照片时,心情是怎样的激动,激动的几乎忽略了和他起出现在照片里的和子岚长着摸样的脸的可可。

  他恨不得立刻去找他!告诉他其实伤害他,他点都不快乐,这段日子他像是在惩吩己般,将自己放逐,堂堂国际刑警,现在却在名城给张咏月做私人保镖!

  虽然这个保镖是他自己强烈要求做的,而且没有分工资。

  程皓几乎笑的有些发狂,只要你活着比什么都好!等到他所有的狂喜结束后,他也终于看到了照片里的另外个陪在刘洋身边的人,那就是子岚!

  程皓狂喜完了以后是狂悲,照片里的刘洋眼睛里充满的浓浓的爱意,他怎么会看不懂,那种眼神曾经是独属于自己的,而今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那张两人刚好蜻蜓点水般的吻几乎让程浩嫉妒的发狂!

  可是现在自己有什么资格生气呢!是自己亲手把他交给了别人,能怪谁?程皓苦涩笑,活着就好!

  不过最近子岚出去了吗?据他所知子岚直活动在名城,没有出去过啊?

  其实自从刘洋死后,他就跟着张咏月,边暗自留意着子岚的动向,如果洋儿没死,他定会来找子岚的。

  可是没想到子岚的行踪竟然这般诡异,什么时候去的国,这简直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难道我哪里出了什么披露,疯狂后程皓的理智逐渐的恢复,要想找到刘洋,只要盯紧子岚就可。

  于是他加紧了对子岚的监控。关于子岚未婚妻的事情,他也知道些,知道子岚在忙着对付那个托姆雷斯!

  如此的非常时期他怎么会去执行别的任务?程皓肚子的疑虑,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事情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刘洋和可可回到b国后的第二日,先生的替身就有着落了!

  因为刘洋不管是从身形还是其他都和先生很像,要不然,当日在街上,仅拼个背影托姆雷斯就断定他是先生!

  当然对此刘洋没有任何异议!

  等给刘洋装束好以后,子岚看了都颇为惊叹,简直太像了,连神韵都像了五分!

  只是有点让他不满意,刘洋自从加入了黑手党以后,直爱笑,就连嘴角都是上扬的。

  这和先生速来不爱笑的面瘫表情刚好相反,子岚再三强调,刘洋才收敛了些!

  当天可可和刘洋就出发前往名城,抵达名城的时候已是晚上,离托姆雷斯约定的时间还有两日。

  这次可可来的急,并没有乔装,所以程皓看到可可自然当他是子岚。

  他正心下疑虑,他在这都监视了正正天,自从昨天子岚回来,就再没出去过,可此时怎么又从外面回来了?

  难道这永清堂还有什么密道不成!可是他旁边那人又是谁?背影看着是刘洋,可是回头却发现另有其人。

  怎么回事,程皓满肚子的疑虑!就在此时他看到更诡异的件事情,那就是从门里竟然又出来个子岚!

  程皓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确是有两个子岚,这样看来,永清堂出来的那个才是真真的子岚,那么这个刚回来的又是谁?

  难道他们已经发现了自己,是在防备自己?这不符合逻辑,程皓很快的推翻了自己的不合理推想。

  子岚看到可可的瞬间,也是惊,“你就这样来了?”

  可可调皮的笑笑,“哥哥怕什么,如今你已退出娱乐圈,再无瓜葛,我这样来又有什么不妥的!”

  子岚懒的和他废话,虽然在视频上已经见过乔装的刘洋,如今见,依然惊讶无比,简直太像了!

  子岚激动的抓着刘洋的手就往里走,边上的可可明显不悦。

  刘洋眼尾扫过可可,心下有几分得意!

  可可则是气结,这个水性杨花的男人,见了子岚就什么都忘了!闷闷的跟在两人后面!

  显然此时的子岚早已忘记了刘洋对他的心思,更没有注意到可可的不快。

  但是这切却落到了程皓的眼里,这画风不对,程皓琢磨着。

  据他的部下描述,刘洋自从进了黑手党就直和子岚做搭档,出入b国。

  那说明情报有误,那个和刘洋起执行任务的人并非子岚,在名城这个才是子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