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捂着嘴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画面太有喜感了!

  那男子更加生气,做错事竟然还笑,目赤欲裂,抬手就要打人。

  史大导演什么场面没见过,在名城更是出了名的暴脾气。

  如果换做以前谁要这样,他定然脚先踢飞了再说,可是眼前是他理亏在先,这到叫他为难了!

  就在这时三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将三哥拉到身后。

  只手已经将那男子的拳头捏住,霸气而威严道,

  “在我面前打人,先问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这时男子的表情扭曲极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三哥加了力道。

  果然,三哥松开手后,男子抱着手,嗷嗷直叫。

  男子自知讨不到好处,不甘的看眼史顺涛转身就走。

  “慢着!”三哥说着话,拿出叠日元塞在男子手里。

  史顺涛气晕了,三哥这是什么作风,土豪吗?他好整以暇的等着那男子把钱怎么摔到他脸上,到时候看他怎么收场。

  谁知那个男子拿着钱惊喜的看着三哥,脸用钱解决早说啊的表情。

  史顺涛无语,尼玛!你们的节操呢!都喂狗了吗?

  三哥优雅的走过来嫌弃的看着史顺涛,“你在岛国就是这么混的!”

  言下之意就是太衰了呗!

  史顺涛抬头挺胸傲娇的看眼三哥,委屈道,“是我不对在先,谁知道他那么暴力!”

  “不管什么样,我最讨厌得理不饶人的人!”三哥说着话优雅的往前走。

  史顺涛几步跟上去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三哥云淡风轻的反问道。

  史顺涛默默飘泪,尼玛啊!还能愉快的聊天了吗?他果断选择沉默。

  见史顺涛不说话,三哥眉头皱,“生气了?”

  史顺涛依旧不做声,看着史顺涛那便秘的表情,三哥忍不住眉梢抽,嘴角摸过个弧度。

  笑起来的三哥,妖孽极了,有种倾倒众生的美,史顺涛看的不尽失神。

  看着失神的史顺涛,三哥意识到什么,随机又恢复出那张生人勿近的标准三哥脸,淡淡道,

  “你不打算请我吃点东西?”

  史顺涛则是想,他能不能把这三哥迅速转移话题理解为害羞了捏?

  两人好不容易见次面,相处基本还算融洽,除了某些时候三哥有些别扭。

  两人逛到很迟才回去,因为考虑到张咏月,三哥特别交待了,不能和任何人提起他来找过他。

  子岚接李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起在小酒馆等先生唱完歌,已是快九点半。

  大佐小佐送先生回去。

  路上子岚都不说什么话,气氛有些不对,李潇也懒的理他,谁知道他别扭什么呢?

  路回去两人都没说话,子岚阴鸷的看着李潇,这个女人当劳资是空气吗?果然是有了老爹忘了郎!

  回到家以后,李潇到头就睡,最近陪先生,实在累的紧,也没管子岚。

  子岚那个气啊!叔可忍劳资不能忍,傲娇道,“我饿了!”

  这话语双关,李潇爬在床上,呢喃道,“不行,你自己解决!”

  子岚气的,给我做顿饭就那么难么,怎么给先生做个饭,跑的那么勤快。

  “不行,我就要吃你做的!”子岚气的青筋暴跳。

  真的饿了?李潇无语,爬起来,看眼子岚,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就去做饭了!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今晚在别扭什么,但为了自己能安心睡觉,她还是决定给他做饭。

  再说这几日她忙着照顾先生,似乎真没怎么管过他!

  难道他在为这个生气?李潇狐疑的看眼坐在沙发上沉闷的子岚,刚好迎上他的目光,谁知子岚看见她,立刻傲娇的转过头!

  李潇总算是看明白了,丫的从今天下午就感觉怪怪的,难道是?

  李潇突然明白了,忍不住噗嗤笑,这货乱吃的什么飞醋!

  听到笑声子岚好奇的看看,这丫的笑什么呢?终究没忍住,酸溜溜道,“笑什么呢?”

  李潇故作神秘,“我不告诉你!”

  子岚撇撇嘴,早知道让他们重逢会抢走李潇的爱,他就不该

  想到这,他看着厨房忙碌的身影,看的有些入神了,没想到认真做饭的女人这么美!

  “看够了吗?”突然李潇下转过脸看着子岚道。

  子岚怔,赶紧拿起桌上的报纸,抖下,翘起二郎腿,优雅道,

  “谁看你了,少在那自作多情!”

  李潇不屑的笑笑,幼稚鬼,就让你嘴硬,“那么,子岚先生看报纸,反着看,你不累吗?”

  “劳资就喜欢反着看,要你管!”子岚恼羞成怒道,

  李潇憋不住了,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子岚你还能再幼稚些吗?

  子岚气的将报纸扔,几步走过去,抓住李潇的胳膊道,“你很得意是不是?”

  李潇笑的停不下来,突然子岚攫住李潇的唇舌,迅速的攻城略地,他吻的又恨又急,带有惩罚意味的,似要把李潇吞噬。

  直到两人都不能呼吸,子岚才罢休,两人呼吸紧促,脸色红润,子岚再次吻住李潇。

  这次他吻的很是温柔,灵巧的舍仔细的描绘着李潇的唇形,扫过她唇内的每寸肌肤。

  手伸进睡袍,握住她的柔软,撩拨着她的樱粒。

  此时子岚的醋意早已化作浓浓的情于,而李潇也早已忘记锅里煮着的面条。手机请访问:

  153你太让我失望了!

  此时子岚的醋意早已化作浓浓的情于,而李潇的理智早已化作团浆糊,忘记锅里煮着的面条。

  子岚小腹股热流急促上窜,两人的呼吸变得粗重。

  子岚抱起李潇,将她放在餐桌上,李潇的腿本能的攀着子岚的腰。

  突然,股奇怪的味道华丽丽的飘来,面煮糊了!

  李潇这才反应过来,慌乱推开子岚,赶紧跑过去,边搅着面条,边责怪,“都怪你,大晚上的发什么情?”

  子岚玩味的笑着,“老婆你这是责怪我白天没发情吗?”

  话说子岚你的脸是柚子皮咩?真是够厚!

  李潇无力吐槽,子岚的逻辑果然不是般人能理解的,也勿怪他能听出这种意思呢!

  “丫的,你就是色胚,禽兽!”

  子岚邪笑着,“你就喜欢禽兽!”

  李潇窘窘有神的看着子岚,竟然无言以对。

  话说子岚你还能再无耻些吗?

  李潇把面条盛在碗里,放在桌上,转身要走,子岚抓住她的胳膊,命令道,“你坐下来陪我吃!”

  李潇看着子岚那小家碧玉的小眼神,也没矫情,就坐下来。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最近确实有些忽略了子岚,几乎这几天都没陪他吃过饭。

  抬头就撞上子岚的目光,子岚笑眯眯的看着李潇,

  “老婆,你真的要是心存愧疚的话,就喂我吃吧!”

  “你别得寸进尺!”李潇心里那叫个气啊!你大老爷们,自己有手有脚干嘛不自己吃!

  子岚不慌不忙道,“你不喂,我就不吃!”

  对于子岚这种小孩子似得把戏,李潇懒的理睬,心中冷笑,爱吃不吃!

  “李潇,你信不信,劳资掌屁晕了你,直接送你回名城!”子岚两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李潇。

  那表情分明写着,老婆,你就乖乖就范吧!

  李潇无语问苍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国民男神,简直日了狗了!

  这种低智商的威胁也用,她鄙视的看着子岚。

  子岚在无所谓,他只要结果,管他什么过程。

  最终,李潇公式化的微笑着道,“臣妾这就伺候皇上用餐!”

  句皇上彻底取悦了子岚,笑的那叫个春风得意啊!

  李潇喂了子岚几口,忍不住问,“这样真的好吗?个大人被人喂着吃,会让人以为是智障的!”

  瞬间子岚的脸全黑了,欲来,怒吼道,

  “谁敢这么说,劳资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这话还真是霸气——侧漏!

  李潇装作没听见继续喂饭,看着子岚吃的很香的样子,李潇也给自己喂口。

  这吃才知道,饭煮糊是有多难吃啊!看着子岚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李潇有些愧疚了!

  “你别吃了吧,我给你再坐碗去!”

  “不行,我就吃这碗!”子岚依旧是那么别扭。

  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李潇嗔怪的笑,不过心里却暖暖的,知道自己累,即使难吃也毫无怨言的吃了!

  这天晚上,张咏月又去了两人的小巢岤,程皓责备的看着张咏月,

  “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眼看就要动手了,却迟迟抓不住李潇!”

  话虽如此,可其实他也知道这是怨不得月月,子岚老巨猾,似乎预料到什么,特别小心!

  基本是24时伴在其左右,他们也束束无策,更别说月月。

  程皓突然眼睛变得阴鸷,难不成是这张咏月不小心走漏了风声?

  程皓从来没对张咏月说过什么重话,突然这么说,月月有些委屈,也有些自责。

  她不可知否的看着程皓看她的眼神,那是什么意思,我断然懂?

  她摇着头步步的往后退,眼里擎着泪水,控诉的看着程皓。

  意识到自己的话重了,程皓立刻起身,扶住月月,

  “月月,对不起,是我压力太大了!太想给你报仇了!”

  程皓成功的语击中月月的弱

  是啊!这个男人为了自己报仇而已,她竟然体贴的道,

  “这不怪你!怪只怪这子岚太狡猾!你放心,我明天定想办法引她出来!”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张咏月拿出手机,让程皓看了张照片。

  就是今日她给李潇和张杨拍的那张。

  程皓眯着眼看了半天,“这有什么特别!”

  “没什么,我想让你看看有什么用没,没用,我就删了!”

  月月说着话就准备删,程皓不知怎么想的又没让删。

  照片里的这个男人上个世纪的歌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只是他和李潇什么关系?父女?

  子岚怎么都没想到他看的什么删掉的照片,月月早已发在了邮箱里。

  不是传言这个男人离世了吗?怎么突然会出现在日本?

  算了,程皓也没多想,关自己屁事,把这女人抓住威胁子岚事大。

  “他们是父女?”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月月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开始她以为是,可是后来他们都是不是,她也糊涂了!

  第二日,李潇没有想往常样只做先生吃的菜,而是专门也为子岚做了几道他喜欢吃的菜。

  子岚醒来看到桌上的菜,满意的嘀咕,“孺子可教也!”

  子岚下床洗漱好,李潇陪着他起吃完饭,才去找先生。

  送下李潇后,子岚忙着去和几人会面商议对策去了,再过天就是程皓动手的时候了!

  相信在李潇回来之前,他定能赶回来!在先生家的时间断里,有大佐小佐,绝对是安全的。

  李潇提着饭来到先生家的时候,先生正在练字,见李潇来,先生微微笑。

  看着先生难得笑容,李潇才觉得这些天的辛苦没有白费!

  先生洗了手回来,李潇就已经摆好了饭菜。

  看着桌都是自己喜欢的菜,先生温和的道,

  “潇潇,你也坐下来吃点吧!这么多年我个人吃饭,基本都是食不知味!最近这口味可是被你惯坏了!”

  哦!呵呵!好啊!这种情况下,李潇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吃过了。

  添了碗筷,颠儿颠儿的坐下来,开心极了,个不小心又吃了好多,吃的她连连打嗝!

  子岚那边,可可,寒铭,三哥,刘洋,黑手党的几大教父,齐聚堂。

  寒铭看到可可依旧那是外国人的打扮嫌弃道,

  “你准备这张脸活到死啊!”

  可可有意无意的看眼刘洋,“可是人家很喜欢啊!再说了妹子们也喜欢啊!”

  “妹子啊?可可你啥时候转性了呢?奴家垂涎你很久了!要不咋俩试试,定会情四射的!”罗刹笑着道。

  可可嫌弃的看眼罗刹,冷艳道,“找你还不如找男人!”

  这言外之意就是说,罗刹是女汉纸呗!呸!女汉纸也是女人啊!

  “且,男人哪有我这么风华绝代的!”罗刹不屑。

  “我!”子岚突然飚出句。

  众人异口同声,“滚!”

  子岚傲娇道,“你们都嫌弃我!”

  哈哈哈

  咳咳——

  不得不说,子岚你依旧还是那么孔雀!

  几人好不容易聚在起,玩笑话也不少。

  李潇这边,陪着先生吃过饭后,两人就有搭没搭的聊着天。

  今天先生困的早,饭吃完会就说瞌睡了!李潇百无聊赖,就回家去了,决定给先生准备下午的饭菜。

  她看着最近子岚忙,想了想就没打电话,叫小佐送她回去。反正有人送就可以,就算没有违背约定!

  回到家后,她打开电脑搜寻些有助于睡眠的菜谱,先生看样子昨晚没睡好才是。

  谁知打开电脑就看到那天自己在名为时光恋人微博,那里的留言有了恢复。

  她好奇的点开,那边的恢复是,

  “搞的好像你很了解他样!张杨走了这么多年了,我就黑他了怎么滴?”

  李潇气的怒吼,这都什么人,做人点道德底线都没有。

  “我就是了解!”

  李潇这义愤填膺的回着消息。

  名城这边托姆雷斯看着电脑蹙眉,照这回复的意思,似乎此人认识刘杨。

  他迅速的追踪这个,可奇怪的是竟然查不到,对方的地址竟然在全球方位,不停地转换,连个对的都没有。

  与此同时黑手党的信息系统响起警报,小雨最近坐守整个黑手党的情报工作,不但成功拦截,而且还成功把入侵者刷的团团转,

  小雨边噼里啪啦的打着电脑,边吐槽,“小样,跟小爷逗,你必输无疑!”

  最近小雨电脑技术突飞猛进,正愁没地方耍呢!

  不会他直接入侵了托姆雷斯的电脑,甚至悄悄的打开那个人的摄像头。

  画面刚切过去,那人就警觉的迅速关了电脑!

  不过小雨还是看清了那人的脸。

  与此同时他把消息也已经传给几位教父。

  据小雨的材料现实这个地址经常出没在墨西哥,在欧洲也有逗留但时间不长。

  三哥看到小雨截来的照片时,大吃惊,这不是托姆雷斯吗?

  他最近在虎门寻求合作,怎么突然去招惹黑手党了,以他现在的实力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他到底知不知道虎门和黑手党是家?

  就在大家思虑的时候,小雨发来个更惊悚的消息。

  托姆雷斯企图入侵的电脑竟然是子岚的电脑。手机请访问:

  154你们都是骗子

  就在大家思虑的时候,小雨发来个更惊悚的消息。

  托姆雷斯企图入侵的电脑竟然是子岚的电脑。

  子岚看到这个消息吓坏了,自己今天出门没带电脑,难道托姆雷斯和程皓等人勾结了!

  “不好,李潇!”

  子岚来不及细想,就往外冲。

  “难道,他们提前动手了?”不知谁说了句。

  “次奥!刘洋,你带五人快速前往,”小寒寒道。

  可可要求去,却被拦下了。

  你还有大用,不必急着去,万

  小寒寒的话没说完,可可就明白了!

  三哥则迅速和永清,轩渊几人通了电话,发现托姆雷斯并没有什么异动。

  这是怎么回事?

  三哥迅速给子岚传了信息,子岚还是不放心,路狂飙车,恨不得立刻到樱花镇。

  他暗自后悔,

  为什么偏要去东京开什么见鬼的会议!

  直接开视频会议不就好了!

  他拳砸在方向盘上,冷声道,“见鬼!”

  滴滴滴——

  李潇这边,电脑莫名其妙响起来。

  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问题,索性关了电脑。

  突然她在电脑下面发现张鉴定报告。

  她好奇的打开,竟然是她和张杨先生的。

  更惊悚的是,结果是他们是父女?

  她突然想起昨天月月说的话来着,

  她只觉的天旋地转,世界玄幻了!她无力的靠在桌子上。

  这不可能,不可能,他是李家的女儿,是于凤娇的女儿!

  她也想起昨天月月给子岚和渡边说他们是父女的时候,他们的异常反应。

  李潇冷笑,他们竟然都知道,就瞒着我个人。

  竟然把我当傻瓜吗?

  可是刘杨先生,他知道吗?看那神情似乎不知道!

  这时她的电话响起,看是子岚的,李潇本能的不想接。

  可是电话很执着,响的没完没了,响的李潇心里更加的烦乱,

  她像疯了般,抓起电话,“喂!”

  “喂!李潇!”子岚听到李潇的声音总算是安心了,心里的石头平稳着落。

  “子岚,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们都是骗子!”李潇歇斯底里的吼着。

  “你已经知道了?”子岚想起了那张压在电脑下面的报告单,恨不得撞死。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从来不动电脑的人,竟然去上网了!

  “李潇,你听我说,你冷静点!”子岚慌忙的说,

  “我不听,你这个骗子,你们都是骗子!”李潇吼完这话就果断的挂了电话。

  子岚手指紧握着方向盘,简直日了狗了,早知道是这样,不如提前告诉她。

  也不会在这个非常时期束手无策!

  他继续打电话,可是电话没人接,子岚只好发了条短信,

  李潇,你冷静点,我就是怕你这样,所以不敢告诉你,你别乱跑,你在家好好待着,我马上就回来!

  李潇看眼消息冷笑着,我偏不听你的,起身往外走。

  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张咏月。

  张咏月刚刚去刘杨先生家找李潇,大佐告诉她月月今天在自己家。

  她看着李潇眼里的泪花,猜测着发生了什么事?

  “你心情不好啊?我陪你去走走!”月月看眼李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