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餍曰胤啃菹4チ耍?br/>

  看着可可的神情,张咏月突然想起曾经的幕,爷爷宴请丹尼尔的那日,可可也在,说是什么是丹尼尔的结拜哥哥!

  我那天骂李潇那个贱人,他相当生气还想打我,后来子岚来了!

  对他们都是认识的!

  看来丹尼尔当时对我也

  月月不想再往下想,那些耻辱她都要的讨回来,哼!你们个个都不得好死,月月气的有些忘情,拳砸在桌子上。

  几人惊讶的看过来,史顺涛忙问,“月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月月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肚子不太舒服!”

  “哦!我们都忘了你是孕妇,孕妇是不能喝茶的!”渡边道,

  史顺涛道,“需不需要叫医生来看看!”

  月月宛然笑,“不用了,我回去躺会就好!”

  月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房去了,心里的仇恨点点增加,心情也失落到了极

  这时候她想到了程皓,她能想到的也只有程皓。

  电话响的时候程皓在和另外三人商讨怎么对付子岚等人的问题,直在需不需要加援兵这个问题上纠结。

  程皓看是月月的电话,眉头皱,今天打了天了,这个女人是要做什么?难道有事?于是接了起来,电话通就听到月月的哭诉声。

  “皓,我都快疯了!你来带我走吧,你知道吗?今天又来个男子是丹尼尔的结拜哥哥,他们都是伙的!”

  月月遍哭遍说,程皓遍安慰,遍思虑,可可,丹尼尔,子岚这几个人难道都是黑手党的重要领导人物?

  传言,黑手党的教父很少和外界的人打交道,只和内部的人称兄道弟。

  能接触到子岚,且又和他关系好想来都是重要的领导人吧!只是这个丹尼尔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还有待调查。

  月月哭诉完,本来以为程皓会安慰她,至少今天会让她去独属于他们的小巢岤。

  谁知道他竟然句话都没说直沉默,月月气极了挂了电话。

  程皓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打电话回去,月月见程皓电话打过来,心里不免得意,响了好久才接起电话。

  听到程皓的道歉,和甜言蜜语,还答应让她去小巢岤,她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程皓打完电话,才发现自己刚刚那些连自己都恶心的话语被几个小鬼听到了!

  “咦!老大,你最近口味变了啊!”

  “我掐指算,老大最近走的桃花运啊!”

  “这女的厉害,竟然硬生生把弯的给掰直了!果然强悍!”

  程皓无语,心中何止跑过千万只草泥马啊!冷冷的说,“这是任务需要!”

  不只谁补了句,“任务需要献身!”

  程皓瞬间石化。

  渡边后来有事出去了,房子里就剩下史顺涛和可可。

  可可睨样史顺涛,心下暗笑,要是老三知道我此时在做什么会不会杀了我啊!

  “史大导演,要不咱们出去走走!”可可人畜无害的笑着道。

  “好啊!”史顺涛也觉得两人喝茶有些枯燥,前些天直被月月的事情烦扰,也没好好转转,眼下还真是好时候。

  两人路兜风,说说笑笑,可可幽默风趣,把史姐姐逗的哈哈大笑,这和三哥在起压抑难挨的感觉完全不样。

  史顺涛只是通过相处,觉得可可人真心不错,如果他是三哥,应该也会喜欢可可而不是他吧!

  想到这他心里还是泛起淡淡的醋意,真诚的对可可说,“和你相处很舒服,也很轻松,如果我是三哥,我也会喜欢你?”

  可可暗自偷笑,果然史顺涛比较可爱,没想到这么快就上勾了!挑眉玩味道道,

  “所以呢?你也喜欢我!”

  史顺涛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和你相处很愉快,我的确喜欢你,可是对三哥是不样的!”

  “哦?哪里不样了?他比我帅?比我有钱?比我?”

  可可故意挑衅史顺涛,他要是敢这么快就放弃老三喜欢上劳资,劳资定将他杀了,抛尸海中,到时候再虽老三怎么处置我。手机请访问:

  141张咏月谈恋爱了

  可可故意挑衅史顺涛,他倒要看看这个史顺涛对三哥有几分真心!

  他要是敢这么快就放弃老三喜欢上劳资,劳资定将他杀了,抛尸海中,到时候再虽老三怎么处置我。

  “我承认你比三哥帅,也许你各方面都比三哥优秀,可是在我心里三哥就是最完美的化身,没有谁能抵得过他!”

  史大导演是真诚的。他从来没和谁提及过自己的感情,没想到第次提竟然是曾经自己讨厌的可可。

  对于史顺涛的答案,可可那是相当满意,这样才配得起我黑手党的男儿,暗暗在心里给史顺涛加了几分!

  可面上却轻浮的邪笑着看着史大导演,“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说着话他的身子就欺近了史顺涛,气氛瞬间变得有些暧美尴尬。

  咳咳

  史大导演被可可的举动呛出了口老血。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可可,史顺涛天真无邪的问,“可可,你缺爱吗?”

  可可气的没晕过去,次奥!劳资缺爱,你特么才缺爱,你们全家都缺爱!

  史顺涛看着可可全黑的脸憋着笑道,“我忘了,你是没有爱这种珍贵的东西的!”

  可可眯着眼笑着道,“爱这么珍贵的东西我怎么会随身携带呢!我都放保险箱里锁着呢!”

  史顺涛无语,可可你的脸呢?啊?丢去喂狗了吗?

  两人在东京兜圈,说说笑笑,相处下来,两人发现彼此很对盘呢!

  晚上可可要求和史顺涛个房间,立刻遭到史顺涛拒绝。

  可可满脸邪笑看着史顺涛,“怎么?小涛涛,你怕我啊?”

  这惊悚的画面把众人吓的不要不要的,致认为可可今天出门没吃药!

  不对,吃了,不过吃错药了!这绝逼是吃了发情散啊!有木有啊?

  罗刹到东京后就直没露过面,老大告诉她让她追踪程皓的位置,绕了圈,终于在东京找到他们的位置。

  果然如老大所料,威廉老巨猾居然耍诈,程皓他们几人真的还在东京。

  这日罗刹刚好追踪到东京郊区,看到大半夜的程皓匆匆忙忙的出来,罗刹兴奋极了以为会有什么重大发现。

  结果跟踪到最后,发现竟然是和情人约会去了!罗刹无语,传言不是这样说的啊?

  就连可可都说,这个男人是标准的弯的,怎么突然变直了!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个人在对面监视,想着对面房子里的活色生香,就郁闷无比,她必须上线吐槽。

  罗刹,“谁特么说的那个程皓是弯的,人家标准的直男,”

  小寒寒,“弯的直的管你什么事?难道你看上了?”

  罗刹,“好注意啊!我试试!”

  子岚,“说不定人家本来就是弯的,只不过是有事?”

  众人,“小哥哥,你最近好纯洁啊!男女,房,大晚上待起能做什么?”

  子岚,“谈事情啊!都说他是弯的,如果真是弯的也直不了啊!”

  罗刹,“他要是弯的,奴家就给他掰直咯!”

  众人无语,“祝你好运,希望你在征服弯男这条路上不要越走越远啊!”

  此时的程皓边安慰张咏月,边暗自叫苦,特么这美人计绝逼不是好用的啊!

  直到月月情绪安稳了,程皓才告诉她让她想办法接近李潇。

  月月郁闷,她没见过李潇那个贱人啊!

  程皓笑着道,“她和子岚在邻镇,我们的下个星期来,月月,我实话告诉你,子岚是黑手党的人,所以我们定要将他们网打尽!”

  月月瞬间感觉玄幻了,这些电视里的人物是真的存在的吗?

  “月月,你怕吗?你怕,你可以退出,现在退出还来得及!”程皓义正言辞道。

  “不,”月月说的极其坚定,仿佛她就是正义的化身。心里对程皓越发崇拜。

  两人商定好,便睡了!

  第二日,月月早早回到渡边家,刚好碰到惠子出门,她死皮赖脸的缠着惠子逛街。

  惠子还郁闷这个女人怎么早上回来,她笑着道去跑步了!惠子倒也没有多想。

  最终,惠子推去和盆友的约定,和月月去逛街。

  月月对于东京并不熟悉,她最近认识程皓,不免注意起自己的形象来,觉得自己来东京时带的衣服有些少。

  于是就拉着惠子陪她逛街,看着月月兴致勃勃的试衣服,大包小包买了堆,惠子忍不住问,“你最近谈恋爱了?”

  “啊!嗯!没!”听到惠子的话,月月娇羞的摸下脸,会承认,会否认。

  不过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是在谈,这样也好她就不会把注意力都放在寒铭身上。

  少个女人在寒身边总归是好的!

  说曹操曹操就来电话了,他来接惠子去吃饭,谁知竟然碰到张咏月。

  最惊悚的是张咏月竟然笑着和他打招呼!寒铭看着那阴阳怪气的笑容,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拉着惠子坐上车,风样的离开,月月看着那车子,眼里透出股冷冷的杀意。

  寒铭挑眉看着惠子,“怎么会和她在起?”

  惠子随意道,“谁知道呢?今天非拉着我逛街,最近变化很大,似乎谈恋爱了!”

  嘘——

  寒铭打了个口哨,听到张咏月谈恋爱,他无疑是最开心的人,想到这个女人再不缠着自己了,心情就变得格外好!

  “不过我总觉的她有些阴阳怪气!”惠子直接表达着她的想法。

  惠子说,寒铭也觉得那笑容有些怪异。“总之,你和她不要走太近,尽量避开她!”

  寒铭做梦都没想到罗刹说的程皓和女人约会,竟然就是月月。

  “好了,不要因为她影响我们的心情!我们不说她了,今天去哪里玩?”

  程皓从酒店出来,就觉出些不对劲,因为有人在跟踪他,他索性不做二不休把此人引到出僻静处,沉声道,

  “出来吧!”

  罗刹笑着出来,紧身判裤,白色的紧身体恤,大波浪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肩上。

  整个人干练而不失优雅。

  潋滟的紫色眸子似笑非笑的盯着程皓,仿佛蒙了层雾,勾人心魄!

  绕是程皓都看得有些失神。手机请访问:

  142神秘女子

  潋滟的紫色眸子似笑非笑的盯着程皓,仿佛蒙了层雾,勾人心魄!

  绕是程皓都看得有些失神。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罗刹妩媚笑,自信的撩动着头发。

  “你是谁?”程皓紧盯着这个女人,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看似明艳动人的女子,绝非善类。

  他下意识的拉动了身体警报!

  哈哈,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般,女子爽朗笑光艳逼人。

  罗刹笑着步步逼近程皓,程皓搞不清楚这个女人目的,警惕的把手放在腰间的手枪上。

  “程警官,别这么紧张!”瞬间罗刹笑着不动声色的按住了程皓的手。

  程警官?程皓紧张的看着罗刹,这个女人竟然知道我是谁?她到底是那条道上的,他手迅速捏住罗刹的下巴。

  这才意识道,这个女人好大的力气,被她按住的手竟然丝毫动弹不得。

  “你是黑手党的人?”程皓怒视着眼前这个危险的女人。

  “我说我是中东的信吗?”罗刹在程皓耳边轻轻吹口气,吐气如兰道。

  程皓无语,尼玛啊!最近怎么了?被个女人烦就够了,竟然又来个,简直日了狗了!

  “放屁,中东那般人早都被我们消灭了!”程皓压根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咬牙切齿道。

  女子诡异笑,“都灭了?你刘洋呢?他算什么?”

  罗刹随意的莞尔笑,看着程皓的表情她就知道他是弯的?

  “你认识刘洋?”程皓怒吼着,这些年来,明明刘洋身边就没有过女人,明明自己不爱他,为什么这个女人似乎认识他?为什么?

  罗刹始终笑着不回答他的问题,话语间退开几步。

  程皓暴跳如雷,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看样子似乎知道些什么?啊!我定要杀了这个女人。

  他迅速的拔出手枪,枪口对准了罗刹,面目狰狞道,“告诉我,你和刘洋什么关系,不然,我杀了你!”

  罗刹点也畏惧,依旧笑着道,“那你杀了我吧!”

  可是她的枪口也早已对准了程皓,她就不信这个世上还有谁比她的枪快。

  那自信从容的表情仿佛看穿了切,程皓极为讨厌眼前的这个明艳的女人,尤其是那似乎能蛊惑人心的笑容,偏偏这个女人却纠缠不休。

  程皓骤然自信,可是他不能冒险,思量了会,睨着眼道,“姑娘好手劲,可敢扔了手枪赤手空拳较量番!”

  本以为她会拒绝,谁知她却爽快的答应,“好!”

  女子脸上略带得意的笑容,让程皓微微惊,难道自己又失算了?男人在体力上的优势是天生的,哼!我就不信能在体力上输给你!

  在他看来,罗刹只不过是故弄玄虚的伎俩。

  两人同时将手枪扔出去几米外,开始场精彩的近身搏斗。

  罗刹在黑手党内,在近身搏斗从来没输过,就连子岚,可可都不是对手,唯打不过暮老大!

  几个回合下来,程皓暗暗叫苦,这特么是女人吗?那力道完全不输给男人,且还更甚。

  看出程皓脸上的精彩的表情,罗刹玩味的笑着,“美人,你要认输,我可以不再打了!”

  可恶,这个女人竟然再挑衅,看来不下狠手是不行了!

  呀!程皓击必杀技,劈向罗刹,谁知罗刹不退反进,程皓暗自得意,无知的女人。那笑容仿佛他已经赢了般。

  这掌他足足用了十成力道,他就不信劈不倒这个女人。

  喷——

  两股力量交锋,罗刹的拳迎上程皓的掌,竟然丝毫不差。

  两人都被力量震得连连退后,程皓暗惊,这个女人好生厉害啊!他的虎口被震的发麻,隔壁也微微颤抖。

  难道是世界上杀手排名前五的罗刹?

  他危险的眯着眼睛,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美人,你怎么不知道怜香惜玉啊!我是谁重要吗?”罗刹把玩着自己的头发,仿佛刚刚程皓全力掌对她没有丝毫影响。

  程皓无语,呸!劳资怜香惜玉就被你抛尸街头了!再说了你哪里香了,玉了!完全就是个悍妇啊!

  “难道你看上奴家了!”罗刹想了会,目光潋滟的看着程皓。

  程皓气结,简直日狗了!最近女人都怎么了?个月月已经就够烦人了,现在又来个如此难缠的女人,可是劳资不是直男啊!尼玛啊!

  罗刹是世界顶级杀手,却很少有人知道她是黑手党的人,程皓虽然对罗刹有些怀疑,可是到没想到这

  他在想这么厉害的女人要是能为我所用必定事半功倍,况且现在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刑警队十个人都不定能定个罗刹!

  看那神情,罗刹就知道他在打什么注意暗自觉得好笑!

  就在此时,罗刹敏锐的嗅觉,嗅到几股力量正往这里靠拢,他们的气息和程皓的类似。

  罗刹决定迅速撤离,今天调戏程警官就到这里吧!她颇有些遗憾,不过总算是确定了他的取向。

  果然罗刹没走半分钟,程皓的三个跟班就来了,见几人过来,程皓挑眉道,

  “你们来做什么?”言下之意明显不过,是嫌几人来打扰了他和那名神秘女子谈判的最好时时机。

  此人警觉性也是流,定要将她纳入我的旗下。

  尼玛,刚刚竟然忘记问她和刘洋到底什么关系了!

  几人见老大黑着脸,吓的句话都不敢说,溜烟跑了!

  月月买了新衣服,心里那叫个美啊!在家里试了又试,边想象着程皓看到时候的表情,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月月本就是个美人胚子,只是被张家老爷子宠坏了!稍微打扮下,还是非常漂亮的!

  史顺涛看着今天格外打扮了的月月,是极为开心的,她愿意收拾自己,说明心情还不错。

  这天大早的拉着史顺涛的胳膊央求着要出去玩。

  史顺涛满口就答应了。

  路上,月月都表现的极为开心,史顺涛当然不知道月月打的什么注意,路来到樱花镇。

  在那里月月带着史顺涛遍遍的转,史顺涛郁闷了,这月月今天怎么了!好像特别喜欢这樱花镇。

  转了遍又遍,似乎没有走的打算。手机请访问:

  143苦逼的李潇

  史顺涛看着今天格外打扮了的月月,是极为开心的,她愿意收拾自己,说明心情还不错。

  这天大早的拉着史顺涛的胳膊央求着要出去玩。

  史顺涛满口就答应了。

  路上,月月都表现的极为开心,史顺涛当然不知道月月打的什么注意,路来到樱花镇。

  在那里月月带着史顺涛遍遍的转,史顺涛郁闷了,这月月今天怎么了!好像特别喜欢这樱花镇。

  转了遍又遍,似乎没有走的打算。张咏月郁闷了!怎么没遇到李潇啊!

  不是程皓说他们就在这个镇子上啊!

  史顺涛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看着月月问,“月月,你在等什么人?”

  月月粉饰太平的笑笑,“没有!没有,我在这能认识什么人,我就是特别喜欢这里!涛哥哥你觉的美吗?”

  “美,很美,等我老了就定居在这也不错啊!”史顺涛真心的喜欢这里,对于月月也没有过多的注意。

  两人走了几乎整天也有些累了,看到前面有个小酒馆,别提多开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