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月月觉得自己的世界玄幻了!他竟然无视她的存在,当着她的面和另个女人卿卿我我。

  还有,那个恭喜?恭喜什么?

  惠子看见这个女人眼里的伤痛,笃定她是来找寒铭的!再看看她身边的史顺涛,微笑着点点头,这个组合有意思!

  “丹尼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月月隐忍着眼里的泪水,只问出这么句,

  寒铭脸茫然,那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我怎么了!”

  月月难以置信,这就是她直盼望,直心心念念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是那样人畜无害的表情?

  那表情深深刺痛了月月的心,他的心里压根没有她,丝毫都没有!手机请访问:

  129识破的谎言

  月月难以置信,这就是她直盼望,直心心念念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是那样人畜无害的表情?

  那表情深深刺痛了月月的心,他的心里压根没有她,丝毫都没有!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些,她还有最后的筹码,孩子不是吗?

  她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寒铭斜倪眼史顺涛,打趣道,“你就是这么照顾你未婚妻的?”

  史顺涛听着话就知道丹尼尔误会了,“对不起,我不是他丈夫,我是带她来找你的!”

  看着丹尼尔这个样子,史顺涛心里是生气的,可是这种情况也是他提前预知的。

  嘘——

  寒铭打声口哨,“你找错人了吧!”

  惠子看这情形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知趣道,“寒,我先走了!”

  说着话,惠子就下车了,夜色灯光下的惠子大波浪的披发,裁剪合适的衣服下,尽显凹凸有致的身材,整个人光艳逼人,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妩媚。

  月月不经有些自卑,她虽然是美女可是和眼前这个女人比,她就淡然无味了!

  “不要走!”寒铭沉声道,霸气命令的句式。

  什么?他到底致自己于何地,这个可恶的男人!

  月月气的浑身发抖,她是知道像丹尼尔这样的男人不缺女人,可是她现在怀了他的孩子啊?

  领她难过的是,他明明知道为何还要这样对她。

  不对,他不会以为孩子是涛哥哥的吧!难道他真的误会了!所以才这样对待自己?

  月月仿佛抓住救命的稻草样,定是这样,定是。可是接下来寒铭的举动让她毛骨悚然!

  寒铭仿佛没看到两人般,勾过惠子的搂在怀里,斜笑着,“你吃醋了啊?”

  惠子亲昵的在寒铭脸上吻了下,“哪有,我怕你为难!”

  “就你最乖”

  月月几乎奔溃,他不在乎我,更不在乎我们的孩子,她以为至少他会在乎孩子,看来是她太天真,月月怒极反笑,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月月,”史顺涛扶住月月。

  他狠戾的看着两人背影,冲了过去,把拉住丹尼尔的肩膀,“丹尼尔,你真是太过分了!”

  丹尼尔放开惠子,邪魅的脸上摸过丝不达眼底愤怒,话语却十分轻佻,

  “那又怎样!”

  好不是老三提前交待,他定会痛扁史顺涛顿。

  史顺涛点都不畏惧,迎上寒铭锐利的目光,咬牙切齿道,“她怀了你的孩子!”

  史顺涛虽然瘦,但是和寒铭站在起,气势上虽差了些,可是依然不畏惧。

  寒铭抹下眉头,突然笑开了,“啊哈!这就是你们来找我的原因!”

  他仿佛听到什么笑话般,厌恶的看眼远处的月月,这个女人还真是真是让人讨厌!竟然想算计劳资!

  “不然呢!”史顺涛挑眉道,毫不相让。

  “那我把话说清楚,那个孩子我不知道是谁的,可是绝对不是我的!不要拿什么阿狗阿猫的野种来侮辱我伟大的基因!”

  寒铭的话说的相当刻薄,语气十分肯定。

  “至于是谁的,你去问她!”寒铭指着月月仿佛神样居高临下的审视。

  “再者,你以什么身份来问我的?要不是老三交待,我打到你爬下?”寒铭看眼史顺涛,嚣张道。

  “你说什么?老三?是谁?”史顺涛有些激动的抓住寒铭的衣领。

  寒铭把甩开史顺涛,

  “少特么给劳资装蒜,当初是谁天在老三后面跑前跑后,如今又是谁站在这里处处维护这个女人,就你这么水性烟花的样子,劳资真想杀了你!”

  此时的史大导演已经顾不得月月了,寒铭口中的老三无疑就是三哥。

  听他的话语他们似乎很熟?难怪那天三哥会跑来找他,给他拳。

  “哈哈三哥!”在这刻史顺涛知道自己不用再确定什么了!

  看着史顺涛痴笑的样子,寒铭依旧替老三不值,就凭他和月月传出那么多绯闻就该死。

  可偏偏他还护着他。到底是谁用情更深些,到叫人看不懂了!

  月月的思维在寒铭指着她问的时候,就片混乱。

  她不知道他们又说了什么,只是脑子里闪过那晚和青眼的夜,月月有些慌乱。

  他为什么这么肯定?为什么?为什么?

  不,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她狠戾的看着寒铭。他定是为了逃避她和孩子,不承认,丹尼尔你的柔情似水去了哪里?给了这个女人吗?我要杀了她。

  寒铭再懒的看这个女人眼,冷笑声就走了!

  惠子赶紧跟了上去。

  此时的史顺涛已经站起来,不可置否的看着月月,该死的女人,竟然敢骗我!

  月月刚刚的慌乱,就是最好的说明,她有事瞒着他!

  月月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他从来没这么窝火过。

  愤怒的拉起月月就走,谁知月月甩开史顺涛的手,超着惠子奔去,“我要杀了她!”

  史顺涛怒极,把拉住月月。

  “够了!你闹够了没,你”你害死了张家爷爷,你害了整个张氏财团,你还害了自己,你还想怎么样?

  史顺涛终究忍着把后面的话没说,他看着月月满眼的千疮百孔,他忍住了!

  以月月的脾气听到这些,定会受不了,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再刺激他。

  终究那话语变成,“你丢人,丢的还想不够吗?”

  子岚早已察觉,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要敢动惠子,任谁他都不会让他好过,包括张咏月。

  他就是这样,对你好的时候能把你宠到天上,旦你触怒他的底线,他能瞬间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他就是这样恶魔般的存在。

  月月显然还没搞清楚游戏规则。她是最拙劣的玩家,不输才怪!

  两对奇怪的组合,先后进入瑰丽大酒店,史顺涛安顿好月月,就迫不及待的想给三哥打电话。

  只恨自己不在名城,他恨不得立刻能见到三哥!

  他拿起电话播出那串在心里记得清清楚楚的号码。

  “喂!”电话那头传来悦耳的男中音。手机请访问:

  130傲娇的鬼才导演

  他拿起电话播出那串在心里默念了千百遍的电话号码。

  “喂!”电话那头传来悦耳的男中音。

  三哥自然认的那个号码,平复了下情绪,尽量自然的接起电话。

  在电话接通的瞬间,史顺涛却说不出句话来,也许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就是这种感觉吧!

  沉默,沉默,许久的沉默。

  三哥果断的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史顺涛郁郁的看着电话,可恶!竟然挂我电话。

  也怪自己不争气,电话接通自己却连说话的勇气都没了!他索性买了酒回来。

  史大导演平日里几乎不喝酒,更别说什么有什么酒量了,几杯酒下肚后他的眼睛就失焦了,呢喃道,

  “你要挂,我偏要打,再次电话拨通。”

  “喂!”依旧是那充满魅力的声音。

  “喂!你竟然挂我电话,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史顺涛噼里啪啦就开骂!

  三哥眉头微蹙,这丫的今天吃错药了咩!再次果断的挂了电话。

  又次被挂断电话的史顺涛那叫个气啊!粉拳紧握咬牙切齿道,“可恶!野蛮人,”

  我再不给你打电话!哼!我等你打过来!

  史顺涛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眼睛直盯着手机。

  墙上的钟表从十二点零直到十二点半电话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于是,史顺涛开始安慰自己,三哥多忙啊!定没时间,还是我打过去。

  电话接通。

  “三哥,你很忙吧!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我在东京,这边的夜色真的很美!我刚吃了”

  电话通,史顺涛的嘴就像开了闸的堤坝,发不可收拾的奔出无数毫没营养可言的话语。

  三哥看眼边上的助理,再次挂了电话!优雅的站起身来,闲庭信步道,“人都来了!”

  助理,“是的爷,都来了好会了!”

  三哥,“嗯!知道了!走吧!”

  史顺涛看着又次被挂断的电话,丫!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三哥刚走到堂会门口,电话就响起来,三哥脚步顿,接起电话。

  助理瞬间石化,老大今天也太反常了吧!什么时候在这种重要的时候,而再再而三的失态。

  “三哥,我错了还不行吗?啊!我和月月什么事都没发生,我是不会和她结婚的,那些娱乐消息都是无中生有”

  助理着急的提醒三哥,“爷!里面的人!”

  三哥摆下手,示意别说话!助理无奈的低下头。

  三哥嘴角摸过丝笑意,这下总算圆满了!这才淡然道,“你在哪?”

  “我在东京!”史顺涛有些莫名其妙,他不是知道我在东京吗?他不是还安排好了切么?

  然而三哥并不知道,寒铭已经把他做的事情告诉了史顺涛。

  永清堂里,前来谈判的墨西哥黑板残留的玩命之徒。

  这些人突然来到名城,开出的条件极为诱人,是他们的个武器制造的秘密基地。

  几个头目商讨以后决定见见这个托雷斯。

  现在托雷斯人已经到了,三哥迟迟没出现,开始只是为了杀杀他们的锐气,可是后面而却次次的因为这个该死的电话,没有进去。

  墨西哥残留为首的托雷斯似乎很有耐心,他开出的条件相信三哥不会拒绝。

  他短坐在那,头发梳的丝不苟,脸阴柔,眼睛如蛇般冰冷。

  其实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快,可碍于这里是三哥的地盘,隐忍着没有发作。

  他手低下的人却早已等不住了,大声吵嚷,“你们好大的架势”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三哥依然让特助准备了私人飞机,准备飞往日本。

  助理听到后,惊的目瞪口呆,这是什么节奏啊!告诉我,我听错了!

  三哥见助理点反应都没有,厉声道,“快去!”

  助理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应承着去准备了!

  陪着托雷斯的永清见三哥迟迟不来,心里疑惑,面上却依旧风轻云淡,三哥这是搞什么?为什么还不出现?

  就在这时,进来人,众人齐齐看过去,以为是三哥珊珊来迟。

  托雷斯并不认识三哥,可从来的人的气场反应就知道来着不是三哥。

  确实来人是三哥,是三哥的私人特助兼贴身保镖小海,小海径直走到永清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永清随即点点头。

  小哼后,永清站起身来哈哈大笑着,“实在抱歉,让诸位贵客久等了,三哥实在不得空,还请各位见谅,不过三哥交待定要让几位玩好,就在楼上,劳烦大家移步过去!”

  托雷斯句话都没说,只是坐在那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手下的人也蠢蠢欲动。

  这时轩渊应三哥的话来到会所,却迟迟不见人出来,就走了进来。

  轩渊向来喜静,见这种场面,傲慢的瞥了眼转身就走。

  永清正头疼怎么打发这些玩命之徒,突然托雷斯站起身来道,“好!”

  永清总算松了口气,托雷斯转而问道,“刚刚那位是?”

  永清愣,随即笑着道,“啊!哈哈,他是我们的冰美人儿,别理他!”

  说着话,将几人带到楼上包间里,几人坐下来,轩渊坐在个角落里。

  不会老九带着几个绝色美人来到包厢,清纯的,妖艳的,各色的都有。

  几个美女很懂规矩依着几位坐下来,轩渊看惯了这样的场面,虽不喜欢,但也不排斥,专心的个人喝着自己的酒!

  个女子刚坐在托雷斯身边,托雷斯就用蹩脚的中文怒吼道,“滚!”

  女子极其聪明也见过些世面,见托雷斯张的秀气,斯文,以为是害羞笑着道,“哥哥,不用害”

  托雷斯就站起来,把捏住女子的下颌骨,“我再说遍,滚!”

  永清赶紧笑着道,“托雷斯先生不必生气,您不喜欢,我就给你换个美女,这里各色美女都有”

  托雷斯说了句当地的印第安语,虽然听不懂是什么话,可是看托雷斯扭曲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说完托雷斯指了指轩渊!那意思明显不过,要让轩渊陪他!手机请访问:

  131车祸

  托雷斯说了句当地的印第安语,虽然听不懂是什么话,可是看托雷斯扭曲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说完托雷斯指了指轩渊!那意思明显不过,要让轩渊陪他!

  永清难以相信的看着轩渊,说真的他还没见过轩渊和什么人发过火,他就不信这种事轩渊能忍?

  啧啧——

  原来托雷斯喜好特殊啊!难怪那么生气!

  永清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轩渊!

  轩渊没事人样,看着面目有些扭曲的托雷斯。

  淡然笑,“好啊!”轩渊的表情轻松的如同说今天吃什么样。

  竟然坐了过去,这画面简直亮瞎了永清的狗眼啊!尼玛啊!这是神马节奏啊?绝逼不科学啊?啊——

  永清瞧着这两人,话说谁攻谁受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托雷斯瞬间圆满了!轩渊倒是脸的无所谓,似乎在哪喝都是喝酒样!

  果然气氛瞬间缓和了不少,轩渊竟然神人眼硬是把托雷斯喝的找不着北,最后被手下托了回去!

  永清看着轩渊依旧副雷打不动的表情,打趣道,“我还以为”

  结果后半句被轩渊击刀眼致命。

  ——————————————————————

  月月躺在床上并没有睡着,她的大脑片乱麻,她咬紧牙关,告诉自己定要冷静,定要。

  暗自后悔今天的鲁莽行为,也许自己换种方式,今天寒铭也不会那么过分。

  月月这点算是想对了!如果月月不是那么跋扈,不是那么任性,今天突然出现在东京,就算他知道月月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也不会那样对她!

  现在她的目的是想要和寒铭的关系缓和,而不是闹的这么尖锐!

  那么就有了第二日惊悚的幕,寒铭出门就看到楚楚动人的月月像个小猫样,拿着寒铭爱吃的早餐站在那里!

  月月边哭诉边撒娇,“丹尼尔!我知道错了!我再不缠着你了,你别不理我!”

  尼玛!寒铭最见不得女人哭,虽然不待见月月,可总不能提起裤子就不认人吧!这也太特么禽兽了!

  是不是啊!

  是不?

  是不?

  当然,寒铭是连禽兽都算不上的,月月那点小心思,岂能逃过他的法眼。

  他优雅笑,淡然的回句,“小姐,你谁啊?”

  月月隐忍脾气好不容易回到房子,没想到这个丹尼尔竟然软硬不吃。

  哼!我不会放弃的。你等着吧!

  清晨的第缕阳光撒在,房子里的时候,史顺涛正抱着被子睡的香呢!

  昨晚迷糊间自己喝了多少酒,看看满地的瓶子就知道了!

  床边上,英俊的男子凝视着床上的人儿,阳光撒在他身上放佛镀金般,令人眩晕,这样的美人如何不让人牵肠挂肚。

  被人这样的目光凝视着,是个死人也能感觉到,迷糊间史顺涛感觉股强大的视线正盯着自己。

  他睁开眼的瞬间,就看到那宛若天神般浑身镀金的三哥,

  “妈呀!我今天赚翻了!竟然梦到三哥!”

  三哥紧捏着粉拳,笑的傻呵呵的!

  竟然是这么清晰的梦,三哥的轮廓清晰可见,触手抹去,甚至能感觉到温度!

  哇!这梦太真实了!

  突然。

  “摸够了没!”

  三哥冰凉的语言传来!史顺涛怔,“呃吆!竟然连声音都摸样?”然后到头继续睡。

  三哥气结,他怎么会看不出史顺涛在装迷糊,怕是想起来昨天的行为了吧!不好意思面对他了吧!

  哼——

  三哥冷笑声,叫你装!本来要好好惩罚他的,结果电话不和事宜的响起,他拿起电话走出房间。

  见三哥出去了,史顺涛终于睁开眼咕噜咕噜的转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史顺涛啊?史顺涛你能不能别这么个怂样啊!这不是你直盼望的吗?如今他就在你眼前,你怕了吗?啊?”

  就在史顺涛躺在床上,说服自己勇敢面对三哥的时候,三哥又坐上了回名城的飞机!

  虎门的笔军火神秘失踪,连下家都找不到,可见其手段,三哥听到这刻也待不住,看眼史顺涛房门的方向,依然决绝的走了!

  这次事件纯属是个意外,威廉本来打算这次要将子岚收监入狱的,他可不想节外生枝。

  三哥这样风尘仆仆的跑来,不知道什么意图。他如果和子岚联手,再加上渡边,那还真不好对付!

  在分不清意图的时候,先赶走是明智的选择。

  当史顺涛决定好正式面对三哥的时候,三哥已经在回名城的飞机上。

  史顺涛在房子里找了圈都没见到三哥,他突然怀疑自己到底刚刚是做梦了呢!还是做梦了呢!

  史顺涛我想说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