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咽埽阒缆穑俊痹略录鹊牟荒头车馈?br/>

  月月表现出来的不耐烦让本就对心有所属却不得意极力讨好她的史顺涛很火大。

  直以来追求完美的他极力的压制住心中的不满,隐忍道,“月月,再等会好吗?”

  “不要!”月月想都不想就回答。

  “好!你嫁给我吧!”史顺涛的话脱口而出。

  月月仿佛听到什么笑话般,冷冷道,“涛哥哥,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我只会嫁给丹尼尔!”

  史顺涛怎么也没想到月月会拒绝他,可是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心里莫名的轻松了!

  张家老爷子处心积虑的让史顺涛许下照顾月月的诺言,可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月月会拒绝史顺涛。

  月月拒绝他,是不是意味着他没有失信于张家爷爷,也还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既然不想嫁,不嫁也好,帮她度过这个低谷期,自己也可以追寻自己的幸福。

  “太好了!月月,谢谢你!”史顺涛开心的在月月额头印上个吻。

  月月愕然,涛哥哥你求婚是逗我玩啊!点诚意都没有!

  不在有承诺的牵绊,两人相处起来自然多了!两人愉快的玩了天,月月心情也变的好点了!

  可是某人的心情却极为不好,看着桌上的照片大发雷霆。手机请访问:

  123我对你没兴趣

  可是有个人就不好了,三哥看着桌上的照片大发雷霆。吓得下人们直哆嗦。

  尼玛啊!你的节操呢!哪有追人追到半就偃旗息鼓的,你追我,你问过劳资了吗?你放弃,问劳资了吗?三哥那个气啊!

  总结出句话,都是骗子!

  尤其史顺涛吻着月月额头的那张,简直刺眼到了极点,三哥恨恨的将照片撕的粉碎!

  永清在外面听着动静,无奈的摇头,霸气的推开房门,

  啪——

  迎面飞来的还是昨天的杯子,永清稳稳的接着杯子,吊儿郎当的走了过去,

  “老大,你这么调皮好吗?都说了这是上好的瓷器,老大怎么就这么不乖呢!”

  “你又来做什么?”看着永清痞里痞气的样子,三哥怎么看怎么都是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这让他气不打处来。

  “看我的笑话,你活的不耐烦了吧!”

  霸气威严的话语,标准的三哥语气。

  “老大,这就是你不对了!我可是来替你排_忧_解_难的!”

  永清凑到老大跟前,将排忧解难几个字的调调拉的长长的。

  三哥冷眼看着永清,奔出几个字,“劳资不需要,滚出去啊!”

  “老大,忘记上段感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开启下段感情,你想啊!他要看到你身边有个比他还优秀的人在,肯定会不好受的!你可以”

  永清开启唐僧模式,苦口婆心的劝导着老大。

  结果被三哥推搡着赶了出来,永清出来后,脸上摸过丝狡黠的笑容。

  以纯情老大的幼稚程度,明天绝对会找个人,把史顺涛给气回去的。

  老大,这次就看你了!

  果然第二日,三哥不再躲在永清堂发脾气了,大早约了轩渊钓鱼去了!

  轩渊知道最近老大不爽,当然也知道为什么。

  永清在实行这个计划的时候和轩渊商量过,谁知道老大第二日竟然叫轩渊。

  轩渊吓的不要不要的,莫不是老大喜欢上我了!劳资可是直男啊!

  他期期艾艾的待在老大边上,“老大,今天心情不错啊?”

  “嗯!”三哥闷哼声,没了下文。

  轩渊坐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又道,“老大,要不然我再叫几个人?”

  “不需要!”依旧是冷硬的声音。

  “那个老大,要不我把永哥叫来!”轩渊依旧不放弃的说。

  “不要他,嘴贱!”

  嘴贱!永哥平日嘴不贱啊!只是人贱了些。不过这和我陪三哥出来有关系吗?有吗?然而木有啊?

  “那个,三哥!”轩渊期期艾艾道。

  “渊!你到底要说什么?”三哥终于抬眉,凝忘着轩渊!

  在轩渊不健康的联想下,此刻就连三哥正常的眼神也变的色眯眯了。

  他还惊恐的发现个问题,老大刚刚叫我什么?什么?渊!啊!不要!人家是直男!

  瞬间轩渊脑补出不和谐的画面,三哥狰狞的笑着说,“渊!你就从了我吧!”

  啪——

  三哥把打在轩渊头上,“你想什么呢?该不会,该不会,以为劳资喜欢你吧!”

  哈哈

  三哥看笑话似的看着轩渊,轩渊怒了,没看上就没看上,有必要笑这么夸张?

  “你放心,我眼光很高的,对你没兴趣!这下可以安心钓鱼了吗?”笑完过后,三哥冷冷的说。手机请访问:

  124您妻子怀孕了

  “你放心,我眼光很高的,对你没兴趣!这下可以安心钓鱼了吗?”夸张的笑完过后,三哥冷冷的说。

  被三哥看穿,轩渊窘窘有神的看着湖面,眼观鼻,鼻观心,煞有介事的认真钓起鱼来。副我就是死尸,谁也别理我的样子。

  肚子里忍不住腹诽,尼玛!早说啊!不喜欢劳资你早说啊!吓的人家不要不要的!

  接下来的几日,三哥和轩渊直都默契的保持着形影不离的状态。

  永清憋着笑,打趣道,“轩渊,没想到三哥喜欢你这款啊!”

  轩渊冷冷的瞥眼永清赏给他两个字,“嘴贱!”

  永清站在风中凌乱了把,没想到儒雅的翩翩公子也能有毒舌的时候。

  等他反应过来,轩渊已经走出去了!难道是被三哥传染了?还是吃了三哥的口水捏?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啊!

  连几日,都没见史大导演有什么动静,倒是娱乐版大肆报道着史大导演亲自策划求婚,以及师大导演带着未婚妻秀恩爱什么的

  三哥不相信这些,虽然算不上了解史顺涛,可月月绝对不是他的菜,这点他可以确定!

  可是他和轩渊这都在起秀了几天了也不见他有什么动静,三哥有些气恼,想起当时陪可可少爷的那些日子。

  史顺涛每天跟个愤怒的小鸟样,追来追去,有时候还发飙,三哥忍不住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了下。

  还是那样的史顺涛可爱!不经意间他的脸颊浮起淡淡的红晕。

  如今他和轩渊天天在起,以史顺涛的妒妇状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这不科学。

  难道是他不知道?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能如此恨心,说放开就放开,甚至连我的消息,他都真的点都不在乎了吗?

  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做!哼!三哥眼里迸出逼人的寒光,你要真是无所谓了,劳资就宰了你!

  这几天月月缠着史顺涛找丹尼尔,他隐约知道寒铭就在日本,可是就是不愿意告诉她。

  他清楚的知道丹尼尔根本就是个花花公子,身边女人成群,比月月家室好,相貌好的太多,况且月月现在早已不是什么千金小姐。

  如果他遇到个真命天女,也许会收心,但至少有点他很清楚,月月绝不是那个女人。

  男人爱不爱个女人很容易分辨的,可是女人偏偏看不清,或者喜欢自欺欺人!

  丹尼尔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就是最好的答案。

  可是这些话又不能明着说,只能旁敲侧击的说,谁知月月根本听不进去,史顺涛万般无奈只得说不知道。

  月月不但不放弃,还不依不饶的让史顺涛带着她找丹尼尔。

  她甚至包下了丹尼尔曾经住过的套房,这里有独属于他的气息,关于她们的记忆!

  史顺涛无奈站在大厅看着月月办理手续,就在这时三哥和轩渊走了下来,两人低声的交谈着什么,脸上很少有表情的三哥,眉毛舒展,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抹笑意深深的刺向史顺涛的心,他追着三哥跑的时候,就没见过他的任何表情。什么人能让他笑,史顺涛嫉妒的发狂。

  竟然是轩渊,那个温润如玉,安静的如同夜的男子。

  两人仿佛没看到史顺涛般,从他身边走过。

  史顺涛的身后瞬间烧起三八火苗,火势蹭蹭的往上蹿!可恶!

  出来后,绕是向安静的轩渊也忍不住笑出声,“老大,没想到你这么幼稚!”

  三哥犀利的眼神扫过去,轩渊笑的更凶了!那微红的脸颊真的是可爱极了!

  史顺涛追出来的时候,两人刚好坐上车疾驰而去!

  从后视镜里看到,有些落寞的史顺涛,三哥圆满了!瞬间心情大好。

  月月看着史顺涛跑出来,也跟着出来,“涛哥哥,你怎么了!”

  “哦!没事,碰到个熟人!”史顺涛若有所思的说,“月月,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自己可以吗?”

  “涛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放心去吧!”

  嗯!史顺涛三步并做两步就跑去开车。

  史顺涛的车开的极快,三哥老远就看到那抹粉色疾驰而来,他故意叫司机又开快了些。

  当我是什么人,你想见就见想放弃就放弃!世上哪有这样便宜的事?

  史顺涛眼看就追上了,却在忽然之间又被甩出去大截。

  史顺涛那个气啊!想着两人从酒店出来,脑子里就冒出许多不和谐的画面,走神,差点和辆货车相撞。

  史顺涛吓出了身冷汗,看着三哥消失的车子,气结的砸在车上,可恶!

  三哥看到史顺涛的车子差点出车祸,他吓出了身血。

  幸而史顺涛没出什么事,不过他逗他的心情也顿时没了!

  直接叫司机载回了永清堂。他路上都在想,我是不是太过分了?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永清百无聊赖在玫瑰园喝茶,看到老大和轩渊两人前后走进来,尤其老大脸黑的厉害。

  “又没成功?”他拽住轩渊好奇的问。

  “成功了!”轩渊闷闷的说。

  永清更加好奇了,“成功了就这幅表情?”他脸的不信。

  “史顺涛为了追三哥差点出车祸!”轩渊眯着眼看着满园的蓝色花海忧郁的说,

  “老大,那么别扭,史大导演怎么就喜欢的不得了呢!”

  “你说这史大导演,不会在生死的瞬间,直接放弃老大吧!”永清有点幸灾乐祸。

  “你说老大会不会到时候追着史大导演跑啊!”

  噗——

  轩渊口茶喷了出来,那画面绝对有喜感!

  此时的史顺涛已然在永清堂的门口,徘徊着,刚刚那种冲上去质问他的冲动全都不见了!

  他们甚至都没开始过,自己直追着他跑,直到后来放弃,甚至都没告诉过他,我喜欢你!

  现在他和别人在起,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自己有什么资格去质问,拿什么身份去质问。

  现在他人就在门口,却没有勇气进去,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能说什么?

  史顺涛拿出支烟靠在车上吸了起来。

  三哥坐在监控前看着那曾经肆无忌惮追着自己跑的男子,如今到了门口却不进来了!心里五味杂陈。

  他最近更清瘦了,他又开始抽烟了!

  史顺涛根接着根,不知道抽了几根,突然接到个电话,月月晕过去了!

  他挂了电话匆匆忙忙的就开着车走了!三哥那个气啊!既然来了都不进来,还真是——真是讨厌!

  史顺涛赶到医院的时候,月月正在做检查。

  没会医生出来看了眼在门口侯着的史顺涛道,“史大导演您是病人家属?”

  “嗯!”史顺涛点点头。

  “恭喜你!您妻子怀孕了!”医生献宝似的殷勤道。手机请访问:

  125奉子成婚

  “恭喜你!您妻子怀孕了!”医生献宝似的殷勤道。

  什么?怀孕?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尼玛!这是什么节奏?

  其他围观的小护士,捂着嘴,笑看着史大导演。哇!太帅了!

  最近史大导演婚讯频频传出,看来并非空岤来风!这娃都怀上了!

  奉子成婚,这女人倒是挺有手段的!

  人们私下里低语,这史大导演虽然娘了些,可是人长的俊美,家室又好,且又有才华,可是名城屈指可数的黄金单身汗!

  更是不少女人的梦中情人,突然爆出奉子成婚的消息,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啊!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推开病房,月月已经醒来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看着史顺涛脸上冷硬的线条,月月疑惑道,

  “涛哥哥,你不开心吗?我怀孕了哦!”

  史顺涛无语问苍天,怀孕了就该开心吗?姑娘你都还没结婚呢,你有没长心啊!啊?

  “孩子的父亲是谁?”

  “丹尼尔!”月月肯定道,

  史顺涛眯起眼睛,看着月月,“你确定?”

  以丹尼尔的风流程度,如果能随便就让女人怀上他的种的话,那么他的孩子都能绕地球圈了。

  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女人能有幸怀了他的孩子,月月何德何能怀上他的孩子?这绝逼不科学!

  月月非常笃定道,“我确定,以及肯定!”

  月月早把那天和青眼的春晓夜抛之脑后了!

  看着月月笃定的样子,那神情不像在说谎,况且里丹尼尔离开也没多久,但愿是我多虑了!史顺涛自我安慰着。

  “你多休息!我去帮你买点水果!”

  史大导演走后,月月摸着平坦的肚子,眼里闪过丝狠戾,这个孩子必须是丹尼尔的!

  她就不信和青眼晚她就能怀孕!想到这她心里底气足多了,丹尼尔我看你这会能跑到哪里去!

  我定要和你结婚!定要做通化的太子妃!

  下午史顺涛奉子成婚的事不胫而走,这则消息传遍名城的大街小巷!

  并附有史大导演在b超室外的照片,简直传的跟真的样。

  三哥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大发雷霆,几乎把电视都砸了,“这个该死的变太,敢玩劳资,劳资要杀了你!”

  永清和轩渊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再说这种娱乐消息般都不可信,调查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可是三哥遇到史顺涛的事情,似乎就什么逻辑都没了!

  如果史顺涛是双性恋,他就不蹿腾老大去招惹他了!以老大的性格怎么会受的了这种侮辱!

  果然两人还没到老大房门前,就听到他咆哮着要杀了史顺涛!

  看到老大咆哮着出来,两人也不敢说话,悄悄的跟在后面。

  此时的史顺涛刚买好水果,边超停车场走,边思虑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的月月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丹尼尔的!

  那人狡猾的如狐狸样,难道他真的爱上我们月月了?不可能不可能!

  史顺涛使劲摇摇头,这点说服力都没,突然肩膀上搭上只有力的手,白皙修长。

  他扭头看过去,竟然是三哥,顿时他整个人都精神了,两眼放着光,大叫声,“三哥!”

  三哥二话没说,拳打过去,虽然只用了五成的力,可是史顺涛的小身板哪能受的住顶级特工的拳头啊!

  啪——

  史顺涛打出去几米外,直打的他两眼冒金星!

  他蒙住了!三哥竟然打了他,打人总得有个理由吧!他翘起独属于他的兰花指,高八度的女高音质问道,

  “你竟然打我?为什么打我!为什么?为什么?”

  对啊!为什么打人?三哥也蒙了。

  他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啊!他听到他奉子成婚就这么冲来,这行为像极了他曾经鄙夷吵笑的妒妇!

  三哥高傲的昂起头,傲娇道,“劳资看你不顺眼!”

  这是什么烂理由?劳资不接受,史顺涛气的抓狂。

  永清和轩渊笑出声来,老大你这是冷幽默咩?这样追男人是不行滴!

  史顺涛爬起来,冲到三哥跟前,顿小碎拳,如雨点般啪啪打在三哥身上。

  打了半天,却不见三哥反应,他怯生生的抬起头,心下暗道不好。

  真是气糊涂了,自己这么跑来又是要找打吗?

  果然三哥的手又抬起来了,史顺涛吓的闭上眼睛躲。

  史顺涛温顺的的眼神,似乎蒙着淡淡的雾气,那种小可怜似的眼神将他瞬间融化!

  等他再睁开眼睛,他已经在三哥怀里,三哥强大气息压了下来。

  股温热气息席卷了史顺涛,紧接着只觉的唇上阵冰凉,瞬间史顺涛只觉的身体紧绷,心跳紊乱!

  史顺涛惊的瞪大眼睛,这是神马节奏啊?

  他还没反应过来,三哥的舍就已到他的唇内,迅速的攻城掠地。

  三哥吻的毫无章法技巧可言,吻的史顺涛几乎不能呼吸,没想到三哥竟然连吻都不会接。

  估计连别人的小手都没牵过吧!作为虎门的老大,竟然这么纯情,可真是——真是洁身自好啊!

  史顺涛忍不住笑了!三哥瞬间火冒三丈,这种时候竟然走神,还笑?

  他把推开史顺涛。眼睛危险的眯起,“你在笑什么?”

  “三哥!你还是处男吧!”史顺涛笑着戳下三哥的肩膀,捂着嘴笑道。

  三哥头上飘出三条黑线,脸憋的通红。

  永清和轩渊笑的群魔乱舞,这个史大导演太可爱了,胆也够肥!这个笑话够他俩笑个礼拜的了!

  三哥冷冽的眸子飘向二人,赏给他们个字,“滚!”

  果然两人很知趣的滚了!

  看着三哥的反应,不用猜也知道答案。看着那两人走了,史顺涛也赶紧的跑开十米开外!

  他真怕三哥再给他拳,别说那拳还真特么够疼的!

  “你跑什么?”三哥看眼史顺涛脸嫌弃。

  “你这是什么意思?”史顺涛站在不远处道。

  “我什么意思?你难道看不懂?”三哥优雅的笑着摊摊手。

  不对啊!这画风不对,说好的质问呢?说好的杀了他呢!三哥注意节操啊!难道你被个眼神秒杀了咩?手机请访问:

  126

  不对啊!这画风不对,说好的质问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