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芟匀焕先思业募且湟恢蓖粼谀掣鼋锥巍?br/>

  子岚下车就看到那张伴随了他整个黑暗时期的歌神的脸,激动的跑过去,“张杨!”

  大佐小佐反应过来他已经在刘杨先生身边。

  先生身子怔,眼睛里掠过缕缕痛苦之色,正色道,“年轻人?刘杨是谁?”

  渡边老先生看着这失控的画面,也是惊,直守护的秘密似乎要被人揭开了样,渡边先生陡然升腾起种敌意。

  子岚接受那么多严酷的训练,拿捏自己的情绪根本不是问题,他只是想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他的偶像而已!

  近距离下,子岚仔细观察了小杨先生的脸,他确定小杨先生就是他的偶像张杨。

  目的已经达到,子岚故作尴尬状,挠下头,“哈哈不好意思,认错人了!刘杨没有先生好看呢!”

  接下来的时间子岚尽可能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不想自己的身份被人揭穿。

  小杨先生的眼睛至始至终就没离开过李潇,炙热的让李潇感觉后背发凉。

  但是很快李潇发现,先生看的并不是她,他在透过我看谁?李潇脸疑问!

  先生眼神里的深情,惊喜,忧伤让李潇不由的心疼。

  画风似乎不太对,渡边先生赶紧扶住小杨,“先生,您的妻子不该是这个年龄!”

  小杨先生似是反应过来了,情绪慢慢的稳了下来。

  渡边先生赶紧顺势将几位请到屋里。

  老先生问了李潇些家长里短的事!终于确定她并不是她日夜思念的妻子,年龄不符,况且仔细看来,李潇的五官较锦容的柔和了许多。锦容是桃花眼,李潇则是丹凤眼。

  渡边老先生也端详着这个丫头,眼尖的发现这孩子的五官竟然有五分是像小杨先生的,难不成是先生的女儿?

  同时发现这现象的还有子岚。

  难怪第次见她,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今天子岚似乎知道这种感觉来自哪里了!

  小杨先生的老婆,当年先生提过,他们也派了大量的人手去找过,可惜始终没有找到。

  可是先生从来没提过女儿,再说按照先生的脾气,有女儿也不可能这些年都不提,肯定会让人去找的。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渡边先生觉得见次面就这样推断这太唐突了。

  此时渡边淳的车子也已经到大门外,车子停下,渡边急急忙忙跑进客厅。

  看见渡边淳,子岚和李潇惊讶极了,齐声道,“渡边,你怎么来了!”

  渡边路上还担心呢,这会看到两人安然无恙总算是放心了!

  子岚环胸暗自观察这形式,没想到小杨先生和渡边家关系这么好,看渡老先生对小杨先生带着许多的敬意,他们会是什么关系!

  小杨先生为什么带着些许疏离,他既然隐居于此为什么还派那么厉害的两人保护他,难道是有人要杀他?这切太奇怪了!子岚满肚子的疑问!

  渡边家在日本的实力,别人不清楚,子岚自然清楚的很。

  似乎渡边和眼前的两人很熟,小杨先生有些惊讶,渡边特地介绍了两人。

  当小杨先生听到李潇和子岚是天国的明星时,脸上的肌肉下子紧了。整个人几乎扭曲,“我累了!你们请回吧!”

  渡边淳瞬间蒙了,脸无辜的表情看着大家,我有说错什么吗?

  几人也不明所以,只觉得先生性情竟如此怪异。

  刚刚还晴空万里,现在突然阴云密布。

  几人出来后,渡边父亲特地将两人送了出来,询问了二人归期并再交待今天的事务必要保密。

  这让心思缜密的子岚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

  其他人都出来后,小杨先生唯独吧渡边淳留下。

  认真询问了些关于李潇在天国的事情,渡边说了,先生听着频频点头。

  当然渡边淳把那些关于李潇的负面消息带而过,重点说了在樱尚美的傲人成绩,美化李潇这是个必然想象。

  看到渡边淳说起李潇眼睛亮的如同星星般,先生突然问,“你喜欢李潇?”

  渡边淳没有回答,只是脸稍微有些红,“先生你说什么呢?今天和她起来的可是她的未婚夫!”

  “未婚夫又怎么样,只要没结婚”先生的话还没说完渡边就打断了,他好不容易放下,不想再提及。

  渡边急忙道,“先生今天累了,早点休息!”

  小杨先生嗔怒,“丑小子!”

  小杨先生平日话少,可是对于渡边两兄妹极为疼爱,只要两兄妹来,小杨先生的话就会变的稍微多些。

  渡边淳出来后,发现父亲还在等他。父子两人路交谈,其父突然询问渡边,“你觉得先生和那个女孩长的像吗?”

  渡边老先生提点,渡边淳似乎意识到些什么,“父亲,您的意思是李潇是老先生的女儿?”

  “嗯!不如鉴定下!”渡边老先生许久点点头。

  “那孩子今年二十四岁,小杨先生来日本也二十四年多了!时间倒是吻合,如果鉴定结果出来是肯定的,那么就是小杨先生!”

  对于渡边老先生的话,渡边淳只是认真的听着,却不发表意见。

  其实渡边老先生真希望李潇是小杨先生的女儿,他这生过的很辛苦,有个女儿说不定先生会重新打开自己的心去接受这个世界!

  子岚回去后看着李潇脸闷闷不乐,关心道,“怎么了,亲爱的!”

  “我也不知道,就觉得心里闷闷的!”李潇躺在床上,满脑子是小杨先生的深情而又绝望的脸。

  “你说,小杨先生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李潇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这种怪想法,老先生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要不了几天就要回去的。

  子岚若有所思的看着李潇,打趣道,“你看上他了!”手机请访问:

  118先生的过去

  子岚若有所思的看着李潇,打趣道,“你看上他了!”

  噗——

  子岚句话将李潇的坏心情扫无余,本正经道,“原来如此,你别说,那小杨先生看着倒是挺年轻的,和二十年前没什么区别,要是嫁给这样的代歌神也不错哦!谢谢你为小女子指点迷津!”

  李潇边说着话,边作了个揖!本来想子岚肯定会酸溜溜的和她斗嘴,谁知子岚今天改往日做法,冷傲的丢下个词,

  “幼稚!”,

  李潇凌乱了,这特么不科学啊!向狂醋乱飚的人,今天这么淡定,还真是刷了李潇对他的认知啊!

  程皓在暗中跟踪了两人好几天,就在准备动手时,却发现了新的问题。

  本来势单力薄的两人竟然突然和渡边家走近了,难道已经察觉出他们了?程皓不敢冒险,将这消息报告给了威廉。

  上面的指令是,静观其变,瞅准时机抓李潇。

  第二天,天还没亮,子岚就在美美的饭香味中醒来。

  看着满桌子的事物,子岚馋的只流口水,老婆今天真上道,居然伺候本大爷早餐,赶紧的拿起块就往嘴里塞。

  李潇把打在子岚手上,嗔怒道,“这可不是给你的!你的在那边!”

  子岚顿住了,不给我,给谁?难不成是小杨先生?

  没想到还真让子岚给猜对了,不过看在李潇也为自己做了早餐的份上,子岚破天荒的没计较!

  “答对了!加十分”李潇得意的说,给了子岚个早安吻。

  尼玛啊!都说女儿是父亲的情人,这才见了几面啊!就颠儿颠儿的隔着给做饭呢!劳资直那么伺候你,也没见你这么对过我啊!

  这不科学!他们是不是父女都还没鉴定呢!作者啊!告诉我,我拿错剧本了!这绝逼是后妈的节奏啊!

  天刚刚亮,李潇就拿着饭盒颠儿颠儿给小杨先生送早饭来了!

  谁知大佐和小佐还是不答应让李潇进去,李潇击出杀手锏,死缠烂打,两人终于招架不住,给渡边老先生打了电话。

  电话刚刚拿起,渡边淳就来了。

  大佐连忙道,“少爷,这位”

  渡边老远就看到李潇,也听到是怎么回事,笑着道,“我知道了!让她进去吧!”

  两人惊呆了,换做从前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眼前到是桩奇事了!

  李潇得意的冲两人嘟嘟嘴,就颠儿颠儿的跟着渡边进去了!

  此时先生正在院里打太极,知道是两人过来自当是渡边两兄妹,

  “今天怎么来这么早?惠子难得起这么早啊!”

  先生说着话停下手中的拳,这才看过来,发现来的人竟然是李潇,脸上的线条立刻变的有些冷硬。

  “你怎么来了!”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语气。

  “先生,我给你做了些早餐!”李潇虔诚的将饭盒放在了石桌上。

  小杨先生听到这话,心下诧异极了,记忆里也只有锦容个女人为自己准备早饭。只可惜小杨先生始终不喜欢李潇的身份,淡然道,

  “我已经吃过早饭了,请带回去吧!”

  “啊!”李潇似是没想到老先生会这样说,况且这样拒绝,实在是太直白了!

  “先生,李潇特地为你做的”渡边觉得先生有些过分,为李潇委屈道。

  “走吧!走吧,你们都走,我想静静!”先生直接下了逐客令,每次见到李潇,他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总会不受控制的难受,他讨厌这种感觉。

  李潇似乎并不生气,把饭放在了石桌上,就出去了!只是觉得这个小杨先生性子也太有些古怪的。

  俏皮道,“先生要乖乖吃饭哦!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做的!明天我还会来哦!”

  渡边追出去送了李潇,老先生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无奈的叹口气!

  自己的情绪似乎自己也理不清楚。饭菜的香味冲击着他饥饿的胃,刚走两步又退回来,左右看看,悄然打开饭盒。

  皮蛋瘦肉粥,煎饼,还有几个小菜。煎饼是小杨先生年轻时候很爱吃的东西,那时候锦容为他准备的早餐基本都有。

  只是这几十年在日本,在就没吃过了,虽然请了中国的保姆,可是终究做不出那个味来,因为每次吃完煎饼后,小杨先生都会伤感好久,后来也就不再做煎饼了!

  如今看着这煎饼先生有种时空倒流的错觉,他情不自禁的拿起小块放在嘴里。

  “对!就是这个味儿,锦容!”

  小杨整个人激动的热泪盈眶,就是这个味道,曾经的那些欢乐时光似乎回来了!

  “锦容,锦容”小杨先生抱着那盒饭,瘫坐在地上,痛苦流涕,整个人处于癫狂的状态。

  渡边进来时,看到这幕,吓坏了,赶紧扶起杨老,“先生?先生?你怎么了?”

  杨老目光空洞的看眼渡边,“淳儿,那姑娘呢!”

  “走了!”淳如实回答。

  “走了!对应该走,你也走吧!”杨老仿佛自言自语的呢喃着,抱着那盒饭,如同珍宝样捧在手里的独自进屋了!

  淳看着那背影仿佛瞬间苍老了般,说不出的心疼!

  没想到李潇给先生的冲击这么大,如若真的如父亲所说的那样,他们是父女,杨老真的能就此打开心扉吗?

  淳看了眼捏在手里的两根长短的头发,心里五味杂陈。

  李潇回来时,子岚正在看项资料,没有注意李潇脸上的表情。随口句,“回来的这么早?”

  见李潇不说话他也没管,今早李潇走,小雨就说他有重大发现要给自己岚刚打开邮件就惊呆了,竟然是关于刘杨先生的虐照片。

  资料里的刘杨先生眼神迷离,以他敏锐的观察力,这应该是中了药,什么人这么狠。

  子岚看着这照片心下的无名火顿时乱闯,捏的骨头噼啪直响。

  在那个年代,刘杨先生是红极时的歌手,擅长作词作曲,人也长的俊秀灵逸,在次演出时,被某神秘人看中,神秘男子多次向刘杨示好。

  面对神秘男子的豪宅豪车,刘杨并不为此动容,并且表示自己已有爱人,更不会喜欢什么男人!

  神秘人并没有罢休,而是派人威胁恐吓,刘杨并没有放在心上,谁知在次刘杨表演完后,在后场就被人掳了去。手机请访问:

  119先生的过去2

  神秘人并没有罢休,反而变本加厉,甚至派人威胁恐吓。

  对此,刘杨并没有放在心上,谁知在次演出的时候,刘杨还没来得及上场就被人掳了去。

  刘杨醒来时,整个人身上不着寸缕,身上都是情雨的痕迹。

  刘杨这才意识的问题的严重,可是切似乎来不及了,任刘杨喊破喉咙也没人问津。

  他被人囚禁了!囚禁他的正是那个神秘男子。

  他是个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他的特殊爱好在业界广为人知,且口碑极差,玩残不少男明星。他是天国的毒枭,李天!

  面对那个男人的侵犯刘杨羞愤相加拼死抵抗,单纯的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陷入这样的魔爪。

  生活不是电影,多次未果后刘杨被强行喂了迷幻剂,中了药的他根本分不清,现实与虚幻。

  自此后经常被老家伙亵渎,并拍下许多不雅照片,扬言要给他妻子送去。

  面对如此的侮辱,心高气傲的刘洋几乎绝望。

  每次清醒的时候他都痛不欲生,想尽办法自尽,无奈之下,老家伙就经常给他喂食药,整整半年刘杨都处于迷乱癫狂的状态。

  当时的刘杨是天之骄子,不仅才华横溢,且人俊逸潇洒,男女通杀,受万人追捧,更是赢得不少铁杆粉丝。

  变太手下就有个刘杨的的超级歌迷许峰,许峰默默地看着先生痛不欲生,心里比先生还痛。

  后来筹备很久以后,他利用次老头子外出的情况下里应外合将刘杨先生送了出来。

  还成功利用李天当时的仇家,举将李天从毒枭老大的地位拉下马,可谓石二鸟之计。

  事后李天逃离天国,至今未出现过,有人传言他死在了东欧。

  许峰害怕他再来侵扰刘杨先生,那位粉丝连夜悄然把他送到日本颇有实力的渡边家。

  渡边老先生也是先生的超级粉丝,自先生来后直对他照顾有嘉,可谓有情有义。

  可是此次事件,对刘杨来说是来自精神和身体的都是双重的致命打击,他遭受到的伤寒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刚来到日本的时候,刘杨几乎形同于个活死人!甚至在救治过程中他点求生希望都没有。

  恢复初期,是刘杨先生最痛苦的时候,在长达半年的用药下,他早对那药上了瘾,身体也基本被榨干。

  在不用药的情况下刘杨先生几乎如同只咆哮的野兽,抓住人就拼命撕咬,让人不敢靠近,每次发起狂来几乎是毁灭性的。

  最重要的是他心里点求生的都没有,心只想死,这让医生无计可施。

  还是渡边老先生冲进病房,对着不省人事的刘杨顿大吼,

  “懦夫,你就这么想求死,你可为你的家人考虑过,你可曾为锦容考虑过,你快醒过来!醒过来啊!”

  听到锦容的时候,刘杨先生像抓住根救命的稻草样,找到了求生的希望,低声叫了句,“锦容!”

  自此之后刘杨的救治工作才积极张开,直到年后才逐渐恢复。

  但恢复后的他仿佛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木木呐呐,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只有在听到锦容的时候,脸上会有点表情。

  自先生来到日本后,许峰就派人多处打听锦容的下落,能找到她对先生能否恢复有很大的帮助。

  但是天不遂人愿,锦容仿佛石沉大海般,直都没有消息。

  和锦容团聚可能是先生恢复后直的愿望,后来次次失望后,小杨先生不在期盼什么。

  随着渡边先生的双儿女的出生,对小杨先生有些冲击,有时候能和孩子们玩笑会,总算是让人安心了些。

  子岚看的整个人青筋爆起,没想到先生会经历那么多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这个事情绝对不能让李潇知道,至少现在是这样。

  如果刘杨先生真的有李潇这么个女儿,对他来说定是最大的慰藉把!

  想到这,子岚向小雨要了昨天让他分析的对,相似度百分之九十八,果然是父女。

  如此令人兴奋的结果。

  子岚恨不得立刻跑过去告诉先生,你没有白白期盼,你的女儿就在你身边,可是子岚能这么做吗?能吗?能吗?

  如果子岚告诉先生,那就是说子岚知道了先生的过去,知道他所有的事,先生能接受吗?

  又如何对李潇开口,说她的爸爸妈妈都不是真真的爸爸妈妈,刘杨老先生才是她的爸爸,她能受的了吗?

  子岚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定要找个恰当的时机。时机不对只怕会适得其反。

  子岚心疼的看眼李潇,默默的想,或许眼下保持现状是最好的!

  关于李天的消息他要自己去查,算是他为李潇做的,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关于李潇的妈妈锦容的事,他也要亲自去查算是为先生做的。

  不管先生知不知道,那些灰暗的岁月里,是先生的歌给了他力量。

  当天下午渡边家也拿到了报告,拿到报告的他们同样也犹豫了。

  思虑良久,决定先不要告诉,看先生似乎很讨厌李潇呢!

  按照李潇对先生的热情程度,加以时日定会博得先生的喜欢,况且在他们看来先生未必是真的讨厌李潇。

  与其这样唐突的告诉他,不如让他自己去发现更好!

  只要让他们多相处,定会有进展的毕竟血浓于水!

  李潇这边虽然早上被怪蜀黍打击了,可是点都不影响她的士气,用李潇自己的话说,哼!你越凶我越就对你好!

  大有种越挫越勇的架势!

  子岚的认知被李潇这种毫无逻辑的强悍思维刷新了!

  “原来你有被虐倾向啊!”

  李潇脸神气的仿佛在说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样,

  “对啊!我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