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老爷子!不得不说,老爷子不愧是商界的精英,还真是消息灵通啊!

  老爷子见到寒铭颇为惊讶,资料上说这家跨过公司的真真老板年轻有为,铁腕手段。

  这家跨过公司可不是般的跨过公司,其名曰奇运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多元化服务性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器和电子设备制造公司,它的产值占美国电工行业全部产值的百分之二十。

  从飞机发动机,发电设备到金融服务,从医疗造影,电视节目到塑料,据称有二十五万多种品种。

  航空仪表,喷气飞机引航导航系统,多弹头弹道导弹系统,雷达和宇宙飞行系统等。

  老爷子以为作为这么个世界性大公司的b,怎么也应该是有着英挺刚毅的轮廓,气质沉稳的年轻人。

  谁知却是个长着副中性的俊美脸孔,更要命的是这个男人竟然长了双桃花眼。

  资料上是说过这位奇葩b有个特殊癖好,好色!看那桃花眼,张家老爷子就了然于胸了!张家老爷子脸上几分得意的笑笑,只要有弱点,就好办!

  张家老爷子今天天还没黑,就带着众人,在酒店的大厅里等待寒铭的出现,张咏月也在其身边。

  以前这种场面老爷子从不带月月出席,通过这几次月月闯祸越来越离谱,老爷子觉得是时候带着月月长长见识。

  再说自己的身体也天不如天,以后张家的产业势必是由月月来接管,月月现在这个样子要不了几年肯定会败光。

  再说老爷子这次带月月来也是有私心的,月月性子不好,可是却是百里挑的美人儿。这点无可厚非。

  月月要是和这个奇葩b擦出些火花,就再好不过了,虽然这想法是猥琐了些,可是老爷子见到寒铭的霎那,就觉得两人简直太般配了。

  月月站在边上,百无聊赖,埋怨爷爷大早把自己叫起来,以为什么大事呢?谁知坐在这坐了早上,心里是万般不愿意。

  什么人?架子这么大,爷爷稀罕,我才不稀罕,再说关我什么事,我还要睡美人觉呢!

  所以,月月花样百出,上演了好几次逃跑的戏码,结果每次都被抓了回来!

  这次也毫无例外的被抓了回来,正被两个保镖夹着往大厅走,陡然眼睛亮看见了可可。

  她像被人关了开关样,吵闹戛然而止,两名保镖见小姐突然不闹了,自然的松开了手臂。

  可可和寒铭出来就看到张家老爷子,却依然没看见般,只觉大厅里很吵,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坏人,爷爷救我!”

  “你们这些蠢货!放开我!”

  大堂经理无奈的看着这戏码来回上演,且闹的次比次凶,敢怒不敢言,毕竟休息区那里还坐着张家老爷子!

  这是什么节奏?难道光天化日之下有人绑架妇女?

  可可和寒铭超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刚好迎上张咏月的目光,可可厌恶的转过脸,低声道,“阴魂不散!”

  寒铭见着可可那副便秘的表情,优雅的眉轻微皱起,“见鬼了!”

  “喂!杂鱼,你们给我站住!”月月挥着拳头大吼声,

  你们?可可和寒铭同时头上三条黑线,异口同声道,“果然见鬼了!”

  “小嫂子说过,对待疯狗的狂吠应该不理会!”可可平淡道,两人继续往前走。

  月月身后顿时毛起三把火,对于个最大的鄙视莫过于无视!

  她挥舞起小拳头正要准备出击,

  “够了!”老爷子威严的声音响彻大厅,月月立刻安静,只听的皮鞋华丽丽敲击地板的声音,那是寒铭对张家老爷子的漠视!

  此时的月月不敢闹了,她虽然任性,可也怕爷爷发脾气,听声音,知道是爷爷发怒了。

  “爷爷,那个黄”毛上次也想打我来着。

  “闭嘴!”月月的话没说完就被老爷子打断了!

  “年轻人!请留步!”老爷子极为客气。

  月月惊异的看着爷爷,他在叫谁?难道是刚刚那两条杂鱼?

  寒铭和可可相互看看转过头来又次口同声的指着自己道,“他还是我!”

  “呵呵两位,两位请留步啊!”老爷子笑的脸慈祥,简直人畜无害!

  “这位可是丹尼尔先生!”老爷子看着寒铭谦逊道。

  老爷子查资料的时候,早就知道这奇运的b是个难得的中国面孔,可可虽是中国面孔,可此时的扮相依然是个外国人。所以不难分辨!

  “正是!”寒铭眉宇间逸出诡异的气息,在似恼非恼之间!

  什么?丹尼尔?月月虽然跋扈任性,可从小受爷爷熏陶,当然知道丹尼尔是何许人耶?

  难道就是那个财经杂志上说的世界最大的多元服务性公司的?

  难道爷爷说等的人,就是他!月月恍然大悟,心下埋怨起爷爷来,这么大的事儿,爷爷为什么不早点说啊!

  刚刚都被那个死杂鱼气的月月几乎没看寒铭,此时看过去,才发现这男人也长的太妖孽了吧!手机请访问:

  第百章老爷子的猜测

  刚刚都被那个死杂鱼气的,月月几乎没看寒铭,此时看过去,才发现这男人也长的太妖孽了吧!

  此人长相俊逸,气质内敛,目光清透。绝对是月月理想中的白马王子啊!

  老爷子,“丹尼尔先生可否赏脸起去吃个饭!”

  吃饭,有人请吃饭为什么不去呢!可可爽快道,“好啊!”

  听到可可答应,月月开心极了,哇!太帅了,连说话都这么帅!极力应声道,“好啊!好啊!”

  可可挑眉冷峭的看眼满眼花痴的月月,“这位是?”

  “是我不懂事的孙女,还请丹尼尔先生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老爷子看出可可的不满意。

  毕竟换做谁,出门被人骂杂鱼都不会不计较,况且此时张家有求于他,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呢!

  更可恶的还欺负他们美丽可爱的小嫂子!

  “月月,还不赶紧的给丹尼尔先生道歉!”老爷子嗔怒道。

  月月早被寒铭迷的七荤八素的,道歉就道歉,和这样极品的男人说话他求之不得。甜甜道,“丹尼尔先生,不好意思刚刚冒犯了!”

  那声音把二人酥的骨头都软了,不得不说,这不嚣张任性时候的月月十分可人!

  “既然是张家小姐,那就没事了!”寒铭早看到这个女人两眼的红色桃心,存着心的戏耍她,

  “就是不知道我这位哥哥还介意不介意!”

  什么?哥哥!他竟然是丹尼尔的哥哥,月月转动着小脑袋,那他们子岚会不会认识?怎么会,子岚有这么厉害的亲戚早不用混娱乐圈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抓住丹尼尔的心,只要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切都不是问题!

  哥哥?丹尼尔查资料的时候明明说丹尼尔家族,继承人是独子,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啊!

  丹尼尔倒是有个叔叔,年轻时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遭到家族反对,结果和家族断绝了关系!以后便再也没有了消息!

  这个人被丹尼尔称作哥哥难道是其叔叔的孩子?

  老爷子仔细看过去,二人到有几分相似,只是这可可黄发碧眼,难道当年丹尼尔的叔叔喜欢的是个外国女人,要不然也生不出这样的儿子啊!

  寒铭和可可早已看出老家伙的目光背后的暗涌!并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真真的身份,哪怕是想想也不行。

  “是结拜哥哥!”寒铭似笑非笑的看着张老爷子!

  老爷子没想到这年轻人反应这么快,意识到是自己的失态,他赶紧讪笑着道,“这位和我们家月月认识?”

  “不认识!”可可吼道,并傲娇的别过脸去!

  “认识!”月月细碎的声音出来。

  她竟然说认识,可可惊讶的转过头来看着开启娇做模式的月月。

  月月扑闪扑闪的眨眨眼,“可可哥哥,那天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

  尼玛!这绝逼不科学啊!这女人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你没事吧!”可可试探性的看看月月,这女人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你才有事,你们全家才有事!月月肚子里忍不住腹诽,面上却故作娇羞状“哈哈,没事,没事!”

  “如果没事请你正常说话!”

  亲们,不好意思,今天有些事,更新迟了,而且更新的少,这几天有时间我就会补更,加更!希望亲们理解哦!手机请访问:

  101可可的身份

  你才有事,你们全家才有事!要不是看在寒铭哥哥的面子,我才懒的理你!月月忍不住腹诽,面上却故作娇羞状“哈哈,没事,没事!”

  “如果没事请你正常说话!”可可语气冷冽道,

  他本来就不喜欢女人,尤其这种矫揉造作的女人,最为讨厌,哪像他们家小嫂子那么可人!

  呃吆!我说可可你是不是太护短了咩?

  月月脸色僵,转而迅速微笑的看着几人,眨巴眨巴眼睛。

  “丹尼尔先生,您想吃点什么呢?”

  月月竟然双双启动装傻充愣模式和卖萌模式,月月你的脸皮是柚子做的咩?真是厚极了!

  老爷子看着这诡异的三个人,明明看着可可和月月应该是认识的,而且还有过节,老爷子果断的判断出。

  这气氛绝对不对,老爷子边堆着笑,边暗自吩咐小吴去查下可可,到底和月月是什么误会。

  月月为什么见到他就直呼杂鱼,虽然老爷子不懂什么是杂鱼。

  但这绝逼是用来骂人的啊,这老爷子还是分的清滴!

  最重要的是老爷子想知道可可到底是什么人!他总觉得此人不简单!

  寒铭本来就对漂亮女人没有什么免疫力,眼下尤其这个女人对他有好感,那就更别说了!

  自动忽略掉那些月月的不堪事迹,和她吃顿饭还是蛮不错的享受!

  “张小姐,姿色撩人,秀色可餐,能有什么抵得过美人你呢?”轻佻的语气配上迷人的笑容还真是绝了!

  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不过,分明带了几分情于的挑逗。

  可是月月那里反应的过来,娇羞的捂着脸竟然道,“哪有先生说的那么夸张!”

  痴痴傻傻,还容易娇羞,果然很懂的讨男人欢心,男人就喜欢这样笨笨的美女,好驾驭!

  看着寒铭那英荡的表情,可可从里到外把寒铭鄙视了个遍,禽兽,这么快就被这个狐媚子给征服了!

  张老爷子却听出寒铭的弦外之音,虽说他希望丹尼尔能和月月喜结连理,可这丹尼尔未免也太有些轻浮了吧!

  赶紧转移话题笑着道,“丹尼尔先生好眼光,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边吃边聊!”

  好!寒铭连连赞好!这张家老爷子太得我心了!

  老爷子率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酒店,大堂经理终于挥挥额头的汗,松了口气!

  尼玛!终于走了吗?

  几人来到名城最好的餐厅,老爷子将整个顶层都包了下来,

  遍用餐,遍还可以欣赏名城的风光!

  菜基本都点的是招牌菜,特色菜,只有可可心里憋着口气,专挑贵的点!

  个是重色轻友的家伙,个是仗势欺人的小人,通通不是好人,哼!劳资不求最好,只求最贵!

  可可的行为在张老爷子那里无疑是幼稚的,他才不在乎这点钱,他在意的是合作,如果能合作成家人最好不过!

  寒铭和可可怎么会看不出张家老爷子的这点小心思呢!寒铭乐的顺水推舟。

  寒铭向来来着不拒,可可到乐的看戏。

  他太了解寒铭,向来换女人如衣服的他不会屈服在棵树上,况且月月比起寒铭身边的那些女人也不见得多出色!

  样貌,家室比月月好的,且为他死心塌地,寒铭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他只笑老爷子糊涂,以为寒铭会为了张家财产委身于月月,是他太小看寒铭了呢还是他太高看月月了捏!

  吃饭期间老爷子,几次提到合作的事情,寒铭都语带过,老爷子也无可奈何。

  好在月月今天表现特别好,在他看来月月深的丹尼尔之心。

  可是他却不知道寒铭对每个漂亮女人都温柔体贴,相当绅士,那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女人为他私心踏地的原因。

  记得个心理咨询师说,作为男人你要么牛逼哄哄,要么深情款款,刚刚好寒铭这两点都有,唯就是不会专!

  “月月,来吃这个,这个对皮肤好!”寒铭体贴的给月月夹菜,

  月月乐的那叫个心花怒放啊!傲娇的瞥眼可可,哼!你看不上我,自有人看上我!

  她也暗自庆幸可可当时没看上她,如果当时可可看上她,如此和通化的太子爷错失,那才是遗憾!

  可可暗自好笑,此顿饭大家吃的各怀鬼胎,每个人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没意思!他想摔胳膊走入!

  可可欲要离去时,突然张老爷子的秘书小吴有些慌张的进来,瞥了眼可可径直走到老爷子跟前,“张总,有个加急文件需要你签订!”

  老爷子拿起文件脸色越来越凝重,看着老爷子脸上精彩的表情,可可暗忖那个秘书进来时是看着自己的,难道是和我有关?如果是这样,这下更好玩了!

  没想到可可刚抬头,就撞上张家老爷子的目光,果然和我有关,不知道这老头查到了些什么?不过和我有多少关系呢?

  “我吃好了!先走了!”可可狂傲的丢下句话,打着口哨就走了!

  留下老爷子脸茫然若失,这个可可到底是什么人?

  直老爷子只心盯着丹尼尔,竟然忽略了气质截然不同的可可,这人没有子岚那么尖锐,看着温文尔雅,却又带着三分邪气,七分肃杀,绝非般人!

  最重要的是月月那天和子岚发生矛盾的时候可可也在,据调查资料显示,事发那天,可可特别护着李潇。

  难道又是个骑士?很显然不是,小吴还查了可可的行程!

  可可直的行程都没有变过,不是蓝夜,就是永清堂,大部分时间都是三哥陪着他到处游玩!

  什么人这么大的面子?需要虎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三哥直作陪?

  老爷子眯着眼想起涛涛提过子岚背后的势力是虎门,那么这个可可会和子岚认识吗?从那天情形看,应该是认识!可是重点是这个可可居然是丹尼尔的结拜哥哥?

  难怪通化会突然入资万盛国际,难道,难道丹尼尔和子岚也认识?他是在帮子岚,这结果再明显不过!

  那他和丹尼尔合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张家老爷子肠子都悔青了,难怪子岚那么嚣张,原来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老爷子辈子还没这么狼狈过,他讨厌场面失控的感觉!手机请访问:

  102各种奇葩药

  老爷子叱咤商场辈子,还没这么狼狈不堪过,他讨厌场面失控的感觉!却也无能为力,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厉害!

  再看看自家那个败家子,老爷子眼睛狠狠地瞪眼月月,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也忒会闯祸了,看挑的这些人,个个都是人间极品!

  哎——

  老爷子无奈的他们口气,孙女啊,你这是要把张氏集团给玩死的节奏啊!

  寒铭边和月月调笑,边暗自观察着老爷子脸上精彩的表情,现正在是说合约的好时候!

  “张总,加急文件还没看完?不如我们谈下合作的事?”寒铭将话锋陡然转。

  “啊!”

  老爷子脸上错愕的表情寒铭尽收眼底,心下暗爽,眼睛却犀利的扫视着张家老爷子,带着几分讥诮道,“您这表情的意思是——不愿意?”

  寒铭故意把不愿意几个字拖的长长的!

  “哈哈丹尼尔先生真会说笑!老夫求之不得呢!”

  张家老爷子将资料本合上,示意小吴下去,吩咐道“把那份合约拿上来!”

  老爷子嘴上笑的爽朗,心下却苦不堪言,眼下这情景到底是签还是不签,老爷子犯嘀咕了!

  根据刚刚的调查资料不难怀疑丹尼尔和子岚绝对不是简单的关系,或者说至少丹尼尔和子岚是认识的。

  如果张家老爷子知道子岚和寒铭是堂兄弟,而且正是为子岚而来,会不会气的吐血呢!

  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小吴很聪明,看如今这情势是越来越对张家不利了,他下去后没有很快把早就拟定好的合同拿来,而是等待老爷子的意思!

  此时的老爷子基本心里没底,到底怎么做他也有些犹豫,旦合同敲定,张氏集团要么万劫不复,要么等登上个新的高度!

  心里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脸上却依旧风轻云淡。

  月月见爷爷迟迟不动,她有些不解,爷爷弄这么多,不就是想和丹尼尔先生合作么?为什么这会子反倒不说话了!

  月月乘着去洗手间的功夫,将小吴叫过去问什么意思?

  小吴把之前的资料给月月看了遍,月月抬抬胸冷笑到,“小吴,你这是不相信我?”

  “啊?”小吴勉为其难,苦瓜着脸提醒月月道,“小姐,这个丹尼尔可是出了名的荷尔蒙运动体!走哪都风马蚤!”

  “且!瞧你那点出息,我看子岚未必认识丹尼尔,就算认识,等着,看小姐我坐上通化的太子妃,我看他能奈我何!”

  “可是小姐,你确定?这个丹尼尔可花着呢!简直就是个花蝴蝶!”小吴不是不相信自己家小姐的实力,是怕小姐受伤!

  “噗嗤——你小子说什么呢?那是他没遇到我,得!你放心拿合同过来吧!切交给小姐我!”

  月月相当自信的拿着小镜子,补了补妆容,扭扭的笑着走了!完全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看着那背影,小吴无奈的摇摇头。

  月月进来后丹尼尔的视线就没离开过月月。这倒是让老爷子很满意。

  今天月月和丹尼尔有说有笑,宛如对璧人,老爷子盘算着以他们家月月这条件,丹尼尔没理由拒绝啊!

  况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