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用迹部大爷自己的话说就是,本大爷妹妹的医生当然应该是符合本大爷美学的医生

  本来雨宫碎是想拒绝的,不过她看手冢似乎都默许了这种事情的发生,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再拒绝了于是,她被群笑得桃花朵朵开的护士簇拥到了空出来的教室里,而迹部的家庭医生以不亚于护士的笑容等着她

  在你看医生的时候,如果医生微微笑,表情很柔和,你也会跟着放松下来不过你能想象笑得温柔的医生手里拿着似乎散发着阵阵寒气的针的场景么?那场景的诡异程度绝不亚于不二周助冲你微笑但却把杯乾汁送进了你的嘴里

  看到这样幕,雨宫碎莫名地开始腿软了,她想趁医生和护士都不注意的时候溜出去,就在她挪到门口的时候,唰的声门先被打开了

  雨宫碎僵在原地不敢回头看,身后的人散发的无敌寒气已经宣告了他的身份

  “不要想逃”手冢下了命令了,雨宫碎欲哭无泪,委屈地指着医生泪眼汪汪,差点泪崩:“部长又要抽血翱我这个月已经被抽过两次了好么!可不可以跳过这个环节艾如果我有生病那两次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将雨宫碎按回座位,手冢的态度很坚定:“点点血就可以了这次是要记录的,前面两次没有数据可以记录”

  尼玛还数据不数据当她是电脑系统啊雨宫碎在心里默默吐槽着,碍于部长大人的滛/威哦不,是部长大人强大的气超她只能乖乖地看着不二式医生把尖尖的针头扎入皮肤

  手冢果然没骗她,只是少量血而已,用棉签按着伤口,雨宫碎忍不住皱起眉头,有些的地问:“上次给我抽血的不知道是什么狗屁医生,居然能把我搞感染,还好处理及时没事,这次不会出啥意外吧?”

  “你应该相信迹部的美学”抬手揉揉她的头发,手冢送医生出去,留下雨宫碎在原地吐槽迹部的美学

  确定雨宫碎没有跟上来,手冢郑重地拜托医生:“麻烦您了!”

  “具体的结果大概在星期以后出来,我会交给迹部少爷”医生先生依旧笑眯眯,然后领着大帮护士走了

  体检完的月城浠涟也赶了过来,她崇拜地望着手冢,冲他竖起大拇指:“部长b!居然想到利用学生体检的机会麻烦迹部的家庭医生特别为阿碎检查,接下来我们只能等结果出来了消我想多了吧”

  不可抑制地皱起眉头,月城浠涟推门而入,发现雨宫碎又趴在桌上睡着了

  “太累了吧”

  「通天塔」牺牲下

  回到家的时候,天河大叔正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玩电脑,雨宫碎猫着腰偷偷溜进自己的房间,美美地泡了个澡,然后又偷偷溜到了厨房准备趁大叔努力玩游戏时吃个冰淇淋

  刚把冰淇淋拿在手上还没拆包装呢,伴随着大叔气势十足的声“雨宫碎你妹的找死”,只拖鞋也呼啸着飞来

  “大叔你误会了我只是拿出来看看而已!”尖叫着把冰淇淋丢给天河,雨宫碎勉强躲过拖鞋,拍着小心肝脸幽怨的表情

  天河顺势接住冰淇淋,撕开包装后不客气地啃着,同时也死盯着雨宫碎:“要是被我发现你敢偷吃冷的辣的油腻的,我就把你揍成猪头三让你妈都不认识你!”

  “不敢不敢大叔您继续玩游戏,不用管我呵呵,不用管我”狗腿笑送走天河大叔,雨宫碎悲哀地盯着冰箱,偷偷打开看了下,悲剧的刚才那是最后个冰淇淋

  失魂落魄地回到房间里,雨宫碎立马在床上挺尸,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狂叫不停,她慢慢接起来,幽幽地开口:“喂~~~”

  怦!对方挂掉了

  雨宫碎郁闷地看着来电显示是月城浠涟,无法接受月城浠涟连她的声音都听不出这样个事实

  “好伤心”她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两圈,等着月城浠涟再打过来

  果然手机铃声很快又响了起来,雨宫碎淡定地接起,这次用很正常的声音说话:“浠涟,这么晚了还有事吗?”

  阿碎我告诉你哦我刚才打错了,接电话的是个怪阿姨,我猜她肯定月经不调丈夫劈腿否则不可能那么阴阳怪气!

  “”你妹的才月经不调被人抛弃!

  “刚才是我”冷静地叙述了这样个事实,雨宫碎等着月城浠涟的说辞月城浠涟沉默了下然后关心地问:“阿碎你月经不调喜欢的人有女朋友了?”

  “说完正事马上滚!”

  “好吧你先听我说”大概是感受到雨宫碎的怒火了,月城浠涟连忙把正事搬出来

  “你知道美国那家叫达芙妮的公司在日本找合作伙伴的事吗?达芙妮诶!企业里的超级大土豪!你有没有兴趣拿下它?”

  “嗯很好艾那我交给上岛正办吧”淡定地做出安排,雨宫碎的决定让月城浠涟黑了半边脸

  “这么大头肥羊你也放弃,我都替你心疼”

  “谁说我放弃了”趴在床上,雨宫碎翻看着杂志,有些心不在焉地和月城浠涟聊着:“我记得有个叫寒川零的直在追你吧,他不是从美国学成归来的么,请他帮帮忙呗”

  “请他帮忙?代价我可付不起”摇摇头,月城浠涟想了想自己请寒川零帮忙的场景,顿时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雨宫碎笑笑,挑眉道:“不过是牺牲下你的色相而已,你不会绝情到不肯帮我吧?”

  “所以你要我帮你就是要我牺牲色相?”

  “哎呀我们可是好朋友这个忙你肯定会帮我的对吧~”

  “雨宫碎你果然月经失调被人甩了所以受了刺激对吧!”

  「通天塔」负责人的谎言

  雨宫碎重用上岛正的事情已经在全公司传遍了,上岛正除了负责战国第二季以外,还要负责联系维纳斯的在日本地区的负责人,争取和对方建立合作关系

  上岛正很有手段,居然能拿到维纳斯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他已经先下手为强,把对方约出来了

  杀手

  听到这个名字时,上岛正心里有点激动,他有种遇到对手的兴奋,但当他看到的真人时——个二十岁左右的金发少年,种不确定的感觉在他的心里蔓延开来

  “上岛先生”霸气地坐在沙发上,嘴角衔着抹邪魅的笑

  生得极楷也因为他年纪鞋总会被当成哪家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却不知他正是维纳斯在日本的负责人

  “先生很年轻”上岛正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他以为,能够负责整个日本的人,定拥有很强的实力和丰富的经验,怎么也不大可能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

  笑笑,眯着眼犹如慵懒的猫,同时又不可抑制地散发出致命的压迫感

  上岛正用整理领带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窘迫,然后开门见山:“先生,上官集团拥有强大的实力和皇冠级的信誉,与上官集团合作,维纳斯定不会失望的”

  “上岛先生倒直接”点燃支雪茄,似笑非笑地看着上岛正

  上岛正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除了上官集团,在整个日本没有更合适的企业了,还请先生考虑考虑”

  “考虑?”反问了声,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我当然会好好考虑,看看谁最有诚意,是吧!”

  “上官集团当然有诚意!”上岛正不可能就这样认输,他挑了挑眉,心里暗自嘲笑太小看他了资金他当然是有带的,不然还谈什么生意?

  上岛正笑笑,“我已经把定金带来了,这算有诚意吗?”

  “算,怎么不算”只是微笑,也不急着答应他看了看时间,突然表现出有急事的样子:“上岛先生,有机会改天再谈,我和月城还有约”

  月城?听到这个姓氏,上岛正的眉头皱了皱虽然雨宫碎和月城浠涟是好朋友,不过涉及到各家的利益,那还是得把对方当对手看

  看的样子,似乎和月城那边谈得不错

  脱离上岛正的视线,就立刻把头上的假发给扯掉了,脸嫌弃的表情走出大楼,他就被两个女生给拦住了

  “怎么样怎么样,把那老家伙弧了吗?”月城浠涟急不可耐地问

  “嘁,这对我来说还不简单!”得意地扬起了唇角,笑容干净而温暖,毫无刚才的邪魅

  雨宫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从提包里取出叠照片:“干得好寒川零!这是浠涟的生活照哟,接下来你继续,表现不错还有额外奖励~”

  或者说应该是寒川零,他对雨宫碎给的报酬相当满意,竖起大拇指,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交给我吧!我可是实力派的!”

  “好了浠涟”回头给郁闷的月城浠涟顺顺毛,雨宫碎的表情逐渐严肃起来:“我们该去见真正的了”

  新年快乐

  不知不觉这篇文都有年了,让我鄙视下我的龟速

  过年总会发生很多事情,好的坏的都有家庭原因,我不是很喜欢爷爷奶奶,团年那天八点就醒了,但就是赖在床上到了十二点吃饭了才起来,因为不知道怎么和老人相处艾索性干脆别处吧

  弄丢了个朋友将近年,巧合,也算我故意而为之吧,把他找了回来,结果没多久那个白痴就胃穿孔入院了,还的自己会不会死呸大过年的真不会说话不过我倒真怕出什么事,毕竟,他是个白痴嘛

  过去年波折不断伤心不断感动也不断,最美好的事情是我坚定了自己的心,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并且为之而努力趁那沉重的现实还没压来,努力挥霍青春吧

  这个夜晚,我在湿冷的西南,盼望着晴空,把自己裹成粽子,和你起迎接黎明的阳光

  「通天塔」大叔出马个顶俩

  “丫头,吃饭啦”前脚送走上岛正,后脚天河大叔就带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来了

  雨宫碎拿他没办法,谁让这位猥琐大叔有她母上的授权呢?大叔说,如果她不听话,他有权利随便收拾她对此,雨宫碎只想问问雨宫槿:你是我亲妈么?

  “丫头,刚才那货就是公司最大的毒瘤?”看雨宫碎似乎还是很喜欢自己做的饭菜,天河大叔毫无形象可言地趴在桌上问,雨宫碎也不抬头,恩了声算是回答

  天河眸光闪烁,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告诉雨宫碎这样个事实:“丫头,那家伙,可是我们道上个有名的人物呢”

  “哦?”听到这话,雨宫碎吃东西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咽下嘴里的菜,她抬头对天河大叔挑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天河摸摸鼻子,就知道丫头喜欢听他说故事,也就不客气的坐下,清了清嗓子,大有番说书人的气势

  “那家伙也是个赌场老手了,也不怕你笑话,那家伙比我出道还早呢,不过就是没啥天分,最初的时候输得可惨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踩了狗屎还是怎么的,运气变得特别好,逢赌必赢,不过不是他自己赌,是找人帮他,就像寒川棱雇佣我样

  你也别觉得不屑,每次找的人都能帮你赢那还是挺牛掰的好吧,他就这样不断地请人帮忙赌,他出钱,别人出力,就这样顺顺利利地走到了今天,名气也大了,只是我不知道原来这家伙对经商也感兴趣啊”

  “这样啊那大叔,你说他为了补上资金的空缺,会不会又去赌场翱”雨宫碎喝下最后口汤,擦擦嘴角,歪着头问

  天河笑笑,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雨宫碎,刚巧收到了条新的信息

  “那家伙要雇人,我们这群靠帮人赌拿辛苦费的人还不得立马收到消息”

  “啧,想不到他还有这样招”雨宫碎咂咂舌,暗叹了声姜果然还是老的辣,不过她也没忘自己面前也有块老姜

  天河本来暗自得意自己的信息网还是比较大的,突然发现有道炽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头,就发现自己好吃好喝伺候着的小妮子目放精光盯着他瞧,很显然这丫头是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天河立马从椅子上跳起来,不断地摆着手:“丫头使不得,上次被迫重操旧业被你阿姨知道后,罚我跪了天的搓衣板还不给饭吃呢,打死我都不敢来第二次了!再说,你大叔我为啥到现在还好好活着,就是参与次数少,所以资料被人掌握得少艾不然你以为我还可以给你送饭,不然早就被你身边的三上两姐妹给剐层皮了!”

  “我说她怎么同意让你照顾我呢,原来是你工作做得好啊”捏着下巴,雨宫碎了然地点点头,然后把手机拎起来,指着那条消息严肃地问天河:“既然你都不涉足了,干嘛还要知道有没有雇主翱大叔你也太假了,这摆明是想找机会再干票嘛!”

  “丫头”擦擦额上的冷汗,天河有些为难,小心思被雨宫碎说中让他有点难为情,可想到家里那结实的搓衣板,他身上的鸡皮疙瘩就给冒起来了

  “放心吧大叔,我定会保密的!”伸出三根手指对天发誓,雨宫碎的表情严肃得有点滑稽,看得天河哭笑不得他无奈地摇摇头,然后表情变得严肃:“丫头,既然你要大叔帮忙,大叔也没理由拒绝再者,大叔这次受你妈妈所托,本来就是来帮助你的”

  “诶?帮我?我妈不是只让你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么?”

  “你妈也是个老江湖了”眯了眯眼,天河笑得高深莫测,让雨宫碎摸不着头脑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大叔,上岛正的委托你就接了吧,破破他的运气,给我助助威呗!”露出灿烂的笑容,雨宫碎谄媚地挤到了天河的身边,用崇拜的眼神仰望他

  对付天河这种诈又自恋的猥琐,你就得把他给捧高了雨宫碎眼里的崇拜之情让天河心里非常爽,他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道:“丫头等着看好戏吧”

  「通天塔」无时不刻有部长

  天河以绝对的优势被上岛正雇佣,上岛正给他的任务是在个晚上赢回两百万,这点任务对天河大叔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他自信地向上岛正保证如果不能完成任务就不收钱,不过话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雨宫碎要他让上岛正输得血本无归啊

  大叔欲哭无泪了,早知道他就不该时冲动要帮上岛正赌,怎么着也该和他雇佣的人赌艾虽然上岛正选的人都能帮他赢,但那是因为那群人没遇到他,遇到他的话,哪有让他们赢的道理?

  得咧,他堂堂赌王算是栽了,还栽到了个小丫头手上!

  为了不引起上岛正的怀疑,天河在赢够两百万以前都是出手就赢,直到最后把的时候,他不得不感叹句自家丫头都要成精了,居然女扮男装和他杠上了,摆明是要把这笔钱吞进自己的肚子里嘛

  大叔,说话可得算话艾不然我就把你又进赌场的事情告诉阿姨雨宫碎笑眯眯,笑容里包含的意思准确传达给对面的大叔,让天河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认栽吧认栽吧,和月城浠涟三上落那些人混久了,丫头早就成精了

  幽幽地感叹了声,天河也想和雨宫碎玩玩,如果雨宫碎真有本事赢了他,那他还是很高兴的,如果雨宫碎还没成长到那个地步,最后他还是会放水的怎么着今晚的目的也是让上岛正大出血啊

  雨宫碎的想法其实和天河样,想要和天河认真地玩场虽然她才出师没多久,不过自认为智商还是比较高的,经验嘛,积累得也不少嘛嘛还是谦虚点更好,对面的可是鼎鼎大名的赌王呢虽然隐藏了身份并且今晚就要输

  拍飞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雨宫碎开始认真和天河大叔比试起来不得不说,大叔赌王的称号不是空岤来风的,手法完美得让她看呆了,不过最后还是输了

  看着那堆堆红果果的钞票,雨宫碎那个嘚瑟艾投给大叔个“辛苦你了”的眼神,屁颠屁颠地走人了

  相信被她这么闹,上岛正那家伙该被气得吐血了吧

  走出赌超雨宫碎就扯掉了头上的帽子,将头秀发披散下来,冲路灯下的人挥了挥手手

  “部长,我搞定啦”

  狭长的凤眸,精致的金丝边眼睛,出尘的气质,修身的居家服饰听到雨宫碎的声音,手卺轻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过去

  随后出来的天河看到等在外面的手冢国光,眉毛狠狠跳他说丫头怎么敢个人跑来赌超感情是已经打过申请了的看看雨宫碎,再看看手冢国光,天河大叔幽幽地叹了口气,落寞地走了,嘴里还不断重复着“青春真美好啊”之类的话

  “他怎么了?”略担忧地看着天河,手冢疑惑地问

  “大概是因为输了所以受了点刺激吧”雨宫碎无辜地折,然后欢欢喜喜地环住自家部长的手臂往前跑去:“部长我要吃宵夜,你请客哟”

  “”

  「通天塔」不如自挂东南枝

  捂着发烫的脸颊蹲在路边,雨宫碎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眼角余光偷偷瞥了瞥让她这般尴尬的罪魁祸首,还是脸平静,顿时雨宫碎更加凌乱了

  “呵”隐藏不了的声轻笑传入耳中,让雨宫碎微微卡机的大脑暂时清醒了下努力重启大脑使思维重新运转以后,雨宫碎又怒了!

  丫的她差点就变身自恋狂觉得部长对她有意思了!听听那笑声,摆明了就是故意看她出丑嘛!啧啧啧,难怪不二老是提醒她没事别惹手冢,她还以为会被奋到吐血呢,原来后果更加惨痛,是让你分分钟想切腹以告慰苍天!

  “手冢国光!”突然从地上蹦起来,雨宫碎颤抖着指着手冢,连称呼都给变了:“我要挑战你!”

  “哦?”手卺飘飘句反问,顿时将雨宫碎所有的自信和勇气扼杀在摇篮里,而他偏偏有让心情指数爆表的意思,看准女生后悔了想收回刚才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