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人肯定觉得不解,篇马马虎虎的网同文和梦想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因为这篇文是我梦想的我很庆幸最开始没有烂尾或拿给别人写,我开的头,自然要我自己结束所以我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绝不弃文,如果弃文,就等于放弃我的梦,那我就真的无所有了

  「通天塔」利益使然

  番洗漱以后,雨宫碎走到客厅,发现三上落并没有走,而是戴着耳机在笔记本电脑上看新闻

  发现雨宫碎来了后,她抬起爪子挥了挥,关掉电脑向雨宫碎解释道:“我给迹部说了还要留会儿,他就把钥匙给我了,我刚给你买了点粥,趁热吃了吧”

  见茶几上的粥还冒着热气,雨宫碎本来想把三上落轰出去的,不过现在也不好意思了别扭地向她道了谢,坐下小口小口地喝着,眼角余光瞥见她又开始看新闻了

  雨宫碎不知道三上落想干什么,当她知道三上落就是那个给她发短信的人后,她其实挺排斥和三上落单独相处的

  再想拿回公司又怎样?她雨宫碎从来没学过那方面的东西,就算侥幸把公司从上岛正的手里抢回来,遇到她这么个不会管理的主,结局似乎更惨

  然后呢?丢给迹部?他不屑,他不用在意那样的公司找寒川棱?摆明告诉别人我要把公司送给你接下来?她没有办法

  所以,到现在都还只是远远观望,看着上岛正用尽手段,却次次被三上落破坏三上落是什么身份?她是敌是友?她又有什么目的?这切,都不得而知

  看三上落特意跟过来还赖着不走,大概也是为这事儿吧雨宫碎简单地填了下肚子,就挤到了三上落旁边,看看是什么新闻让她这么关注

  屏幕中,上岛正召开记者发布会说明上官集团继承人问题,每次都说会找寻上官碎漾,而在这期间,他会担任临时董事长,想来要获得更多实权就看这段时间了吧

  取下耳机,三上落淡淡地瞥了雨宫碎眼,却看不出她的情绪她说:“上次我赶到记者会上,破坏了上岛正的计划,不过他怎么会轻易放弃?所以,我想要你直接回公司,再和他抢”

  雨宫碎倒没有料到三上落会如此直接明了,她皱皱眉,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提出疑问,但她真的茫然了

  网的感觉,再次扑面而来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扯扯打结的头发,雨宫碎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三上落联系她以后,似乎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就这样安排了切让她做接受?开玩笑!

  “啊嘞?我还以为你看到我和迹部是起的,就不会怀疑我了”三上落略窘迫,突然反应过来雨宫碎根本就没相信她

  这样的结论让她有些无力

  雨宫碎摇摇头,并不接受这个理由

  “为什么和景吾哥哥在起就可以相信?你们能在起是因为你会打网球而他需要个女生组混双完成比赛,其他的,好像没什么联系吧?”

  “脑子转得挺快的”撇撇嘴,三上落在电脑上搜索着什么,然后将屏幕转向雨宫碎

  “三上家和上官家是世交,同时我们持有上官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最近几年来,已经被上岛正逼得失去百分之十,照这个势头下去,我们的损失会更严重我还有个姐姐,她在明我在暗,上岛正召开的董事会都是她参加,而我就负责背后的事都是为了利益嘛,这个理由充分吧?”

  “就算我回去了,你怎么肯定我会还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因为你没有学过管理”翘拇指,三上落得意地笑起来:“如果你把百分之十的股份还给我们,其实只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而我们家看在你爹妈的面子上,还是会帮你的”

  “够诈”对三上落竖起了大拇指,但雨宫碎的语气根本就是鄙视三上落也不恼,她开出的条件和合理,雨宫碎没理由不答应

  “另外,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可以找你的朋友月城浠涟帮忙,她自己有做项目,你要提出来学习的话她不会拒绝的”

  「通天塔」落跑

  如果只是打网球,也不用跑这么远吧

  雨宫碎纠结地看着眼前的片海,有点无法接受她被拉到冲绳来只是为了打网球!

  三上落安慰地拍拍雨宫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雨宫艾你也知道我是穷人啦,所以当然要找最省钱的俱乐部啦,然后我记得这里有家的”

  可是姐姐!雨宫碎纠结艾“你有算车费钱么!”

  “额”三上落挠挠头,尴尬地笑了:“没有”

  所以别指望个不愁吃喝还有大堆银行卡的大小姐懂得精打细算!不过,生意场上还是不能小看她们啊

  蹲在沙滩上,雨宫碎用捡来的树枝画圈圈既然都来冲绳了,三上落说干脆在海边玩会儿先把鞋子踢掉,雨宫碎赤脚踩在软软的沙子上,柔和的触感让她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她闭上眼睛,仔细地听着海水的声音拂面而来的风中夹杂着淡淡的咸味,包裹她的空气也是海的味道

  雨宫碎以前看过成群的鸽子在空中盘旋,坐在屋顶上,她的目光紧紧追随鸽群,它们在空中绕圈圈,每次飞过雨宫碎面前,她都能听到翅膀扑打的声音,像海浪样的声音,那么宁静,那么宽容

  所以,其实她很想看看真的海

  这是第次

  “三上落”

  “嗯?”

  “谢谢”眉眼弯弯,雨宫碎心情大好地躺在地上,三上落被她搞得云里雾里的,不明白突然句谢谢是怎么回事她蹲在雨宫碎旁边又是捏脸又是戳额头的,想她睁开眼解释下,可雨宫碎就是安安稳稳地睡着,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不肯多动弹下

  无奈,三上落只能放弃她也学着雨宫碎的样子平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不知不觉两人就这么睡着了,等到醒来时,刚好是午餐时间

  衣衫不整恕不接待

  雨宫碎站在旁幸灾乐祸地笑着,三上落气得头上都快冒烟了她现在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雨宫碎从小脱离上官家自由惯了,她跟着瞎起哄个什么劲?还直接往地上躺?搞得满身沙子被饭店拒之门外

  “雨宫碎你还笑!”忍无可忍,三上落情绪大爆发,差点跳到雨宫碎的身上掐死她,“你说,午餐怎么办!”

  “嘛”雨宫碎忍住笑,牵起三上落的手把她拉走,“你非要去高档餐厅肯定是没得饭吃的,可是普通饭店就不样啦你不也嚷着要省钱嘛,那就听我的”

  “我”我不想省钱了三上落憋屈地看着自己皱巴巴的衣服,愤愤地将那句话又咽回肚子里好吧,就让她看看,上官大小姐会带她去吃什么吧

  “面条”愣愣地盯着面前的大碗,三上落的心都拧成团了她只在西餐厅吃过面条,还没试过这种诶

  抬头瞅瞅,雨宫碎西哩呼噜地吃着,腮帮子都鼓起来了,还呆萌呆萌地冲她折

  “我开动了”没什么底气地说完,三上落小心翼翼地夹起根面条送进嘴里,出乎意料,味道并不会和她平时吃的东西相差太多,甚至因为她平时的食物太过精致而这面条没有太多加工更贴近生活

  食物最开始是为了满足人生存的需要,当生存的需要得到满足后,就要满足味蕾的需要了名厨做出的精致的食物可以做到,普通的面条也可以做到能让人幸福的食物,都是好的

  “这是什么面?”

  “乌冬面”月城浠涟家的猫最喜欢的面

  「通天塔」即将完成的通天塔

  阵吃饱喝足,两人都毫无形象可言地瘫在椅子上,发出满足的感叹

  雨宫碎摸着圆滚滚的肚皮,露出幸福又呆萌的表情来:“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这话嗝——我同意!”三上落丢掉淑女的礼节,打了个饱嗝

  雨宫碎勾起唇角,对自己能让三上落失态感到万分自豪不过艾和她待在起,就别想当大家闺秀!

  又休息了会儿,雨宫碎突然发现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情,把手机开机看,堆短信蜂拥而至,除了手阝,网球部的其他人也不知从哪弄到了她的手机号发来短信不过还好他们有署名,不然雨宫碎才真的茫然了

  她捡了能说的说,叮嘱他们不要泄露自己的行踪——既然是朋友,就要试着相信

  点出迹部的号码,为了避免又被大爷骂,看那堆大爷的未接来电就知道打过去肯定是臭骂,雨宫碎同样用短信解决

  和迹部和好后,雨宫槿就到迹部家从早待到晚,和迹部妈妈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既然要让上岛正找不到人,不如彻底点于是雨宫碎拜托迹部把她妈留在迹部家晚

  做完这切,已经等得不耐烦的三上落嫌弃地瞥了雨宫碎眼,双手揣在裤兜里酷酷地走在前面:“女人就是麻烦~”

  “你也是女的”伶牙俐齿地反驳三上落,雨宫碎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现在去哪里?”

  “网球俱乐部呗”三上落不爽地翻了个白眼

  “哦”

  “今天我非把你的网球研究透彻不可!”恨恨地瞪了眼雨宫碎,三上落显然对上次败北的事情耿耿于怀

  雨宫碎讪讪地摸了下鼻子,耸肩道:“你随意,如果你研究出来了也告诉我声,别让我再糊涂下去了”

  “你别告诉我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办到的!”

  “就事实而言”雨宫碎可疑地停顿了下,然后在三上落怀疑目光的注视下无辜笑:“我还真不知道”

  “让我死会儿先”三上落承认自己完败

  雨宫碎同情地摸摸三上落的刘海,保持着无辜的笑容

  制造梦境的能力好像是从妈妈那里遗传来的,除了在网球比赛里,她也没用过其实严格来说,她只能在比赛里使用,因为只有当对手处于高度紧张中她才能制造出对方最渴望的梦

  事实就是这样,不过雨宫碎不打算多说,大概这项能力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越加熟练吧,因为妈妈就可以让她陷入梦中啊

  果然是墨菲斯呢

  上岛正到青学找过雨宫碎几次,不过都失败了校长以保护学生为由不能透露雨宫碎的家庭住址,而上岛正派出去查的人也都受到了干扰,他亲自跑学校的时候,第次雨宫碎和三上落跑到了冲绳,第二次她不知道和乾躲到哪个实验室研发蔬菜汁了,第三次上岛正后脚来雨宫碎前脚刚走

  方面三上凉不断给上岛正施加压力,同时也多次阻止他扩大自己的势力,而另边迹部也出手了,同时掺和进来的还有月城

  看着后台存稿就想次性全部发完囧今日二更,求票求留言破下留言区魔咒吧零增长了

  「通天塔」离开

  雨宫槿睡下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拽着那封信确定她已经熟睡,雨宫碎轻轻地从她手里取出了那封信纯白的信封上没有其他多余的标记,里面只有薄薄的张纸

  第排:带雨宫碎离开东京,永远不要回来!

  第二排:带雨宫碎离开东京,永远不要回来!

  第三排:带雨宫碎离开东京,永远不要回来!

  三排文字内容是样的,但字号确实从上到下逐渐加大,最后像是署名样的其实是半个面具图案

  不知道这封信是怎么出现的,雨宫碎唯知道的是雨宫槿收到后没有立即拆开,并且藏到了抱枕的棉花里面,直到上岛正的出现让她觉得恐慌后,她就把信拆开了

  看完后,她的脸色似乎也不大对劲,陷入久久的沉默之后,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脸疲惫地走进了卧室

  睡下时,还重复着不许雨宫碎回去

  三上,妈妈有点奇怪,她怎么都不愿意我回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还是算了吧我不想她的

  别傻了!当你的存在被上岛正知道以后,你就注定必须参与整件事情了如果你不想你妈妈受到更多伤害的话,那就听我的,明天去做鉴定!

  必须这样做吗?

  看着虚掩的房门,雨宫碎的眉头紧紧地皱在起

  浠涟,三上落想帮我夺回公司

  那很好艾你不是说那是你爸妈的心血嘛,虽然你恨你爸,但你肯定不会愿意妈妈的心血被外人抢走吧

  可是关键在于,妈妈不同意而且,我觉得这事不好办,我不像你们从小就被当做接班人培养,就算拿回了公司,我也不会管理,到时候还不得被其他人给抢走?三上落说会帮我,但我觉得肯定没这么好的事

  这倒是个问题唔,如果你决定要把公司拿回来的话,你明天来找我吧我自己有做项目,你帮我弄,来那个项目的确很适合你,二来你也可以学着处理些事情

  适合我的项目?是什么?

  保密如果你决定要参与,我再告诉你保证你会大吃惊

  让我想想吧

  晚安

  直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雨宫碎才勉强睡下,但没休息多久,她就被雨宫槿给叫醒了睁眼看,雨宫槿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似乎打算立马带她走

  “妈,你干什么呢?”揉揉酸涩的眼睛,雨宫碎往床角缩了缩,有点抗拒被雨宫槿拽着

  雨宫槿被雨宫碎躲避的举动给气了下,但现实不容许她在这个时候发火,只能把衣服扔给雨宫碎让她快点:“当然是走了!能走多远走多远,走到上岛正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去!”

  “可是妈”

  “闭嘴!”雨宫槿眉头紧皱,狠狠地警告雨宫碎不许拒绝

  记忆里,这是她第次这么凶雨宫碎半晌没反应过来,看不下去的雨宫槿干脆亲自帮她把衣服穿上,洗漱都免了,直接把她拖了出去

  刚开门,三上落笑眯眯的脸就映入了雨宫槿的瞳孔

  “阿姨早艾这背着大包小包的是要去哪呢?”

  求票求留言给我点动力存稿

  「通天塔」鉴定

  雨宫槿没有料到三上落居然会这么谨慎地大早就来蹲点,但好歹她也比三上落多吃了那么多年饭,经历的风浪比这个小丫头多多了

  雨宫槿脸色沉,用不容拒绝的口气说:“三上落,我请你离我家小碎远点,你们的损失与得到自己想办法,不要把我的女儿牵扯进去如果她受到点点伤害的话,我定不会放过你们!”

  “诶?”没有想到雨宫槿居然说出这些话来,三上落倒是被吓了跳她完全相信雨宫槿有能力让她吃不了兜着走,毕竟这个女人曾经在商界也是个很强大的存在,但要在三上家得到席之位,她就不能害怕与其是因为胆小退缩而失败,不如拼上拼,赢了自然是好的,输了,至少也不会那么难看

  早就打定了主意的三上落也顾不上对长辈的礼节了,她的脸色也阴沉下来,和以前处理棘手的事情样,冰冷而不顾念任何感情

  “阿姨,如果雨宫出事了,您要怎么对付我都可以,但现在,我必须让她留下!”话音落,随三上落起来的队壁就上来把雨宫槿的行李都抢了下来,并且将她和雨宫碎分开

  “诶诶三上落,你要把我妈妈带去哪里?”眼看着妈妈被拉走,雨宫碎也慌了,她想要追上去,却被三上落拉赚力气大得她无法挣脱

  三上落冷冷地注视着她,不带任何感情地说:“我只是送阿姨去更舒适的地方住段时间而已,同时也可以保证她的安全,你放心好了”

  “我”

  “雨宫碎!”远远的,雨宫槿大声喊着雨宫碎的名字,“如果你敢回去,我就和你断绝母女关系!”

  “我”这样决绝的话语让雨宫碎的身体狠狠颤,她慌里慌张地想要挣脱三上落的手,但三上落就是死死地抓着她不松开

  “雨宫碎!”三上落看了眼雨宫槿,然后缓缓开口:“如果你不配合我,我就让你永远也见不到你妈”

  “你们”雨宫碎倒吸口凉气,被三上落的话气得不轻她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脑子里团乱糟糟的,天和地似乎调换了方向,让她个不稳就往后摔去

  雨宫碎清醒过来时,医生正在抽她的血,虽然上官洛已经死了,但因为他每年都有献血的习惯,而在他出事前,正好献过次血,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那份血样并没有送到血库,被其他人保存下来了至于这个其他人,三上落毫不隐瞒地说就是她

  如今正好有需要,她就动了点手脚让这份血液出现了

  “我妈呢?”看着医生拿着自己的血液离开,雨宫碎毫不掩饰自己对三上落的厌恶,冷着声音问

  “我都说了嘛,在个舒服的地方住着,我好吃好喝的供着呢”毫不在意雨宫碎的敌意,甚至是故意挑衅样,三上落嘻嘻哈哈地说着

  “最好如你所说”眯了眯眼,雨宫碎冷哼

  “你要不服,等自己够强了,再找我报仇就是”恶劣地扬起嘴角,三上落走出房间,离开前还恶意地对雨宫碎挑挑眉:“等着结果出来后风风光光回家吧,爱你哟”

  「通天塔」她有足够硬的后台

  “雨宫碎,你赢了!”挂断电话,三上落对雨宫碎咬牙切齿道

  虽然有点疑惑那句话的意思,但雨宫碎还是笑眯眯地回答:“谢谢!”

  “”三上落默,扭头离开,眼神是从所未有的冰冷与阴狠

  上岛正,看来和你有场硬仗要打了!

  目送三上落离开,雨宫碎立马弱弱地软在床上,这几天她吃的东西很少,三上落送来的基本没动,她就等着月城浠涟送吃的来

  所以你以为雨宫碎同学真的绝食翱她要是不吃东西早晕了好伐

  用被子把自己裹成毛毛虫,雨宫碎不断地在床上打滚呜呜呜浠涟你送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