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抓住的人的名字才算赢

  眼看个小女孩就在当鬼的那个孩子前方米左右的地方,马上就会被抓住了,雨宫碎坏心地滑下,食指贴在唇上示意女孩不要出声,轻轻地抱起女孩,将她抱到了安全的地方

  “谢谢姐姐!”小女孩激动地在雨宫碎耳边说着悄悄话,雨宫碎摸摸她的脑袋转身就要离开,却在转身那刻被人抱住了

  “哈哈!我抓住你了!”

  ‘恩哼,我发现你了!’

  哦呵呵,这次期中考果然死得很惨,作为庆祝我会努力更文的哦耶

  「通天塔」如何是好

  “抓赚我了吗”雨宫碎愣赚恍恍惚惚地离开空地

  “部长我是雨宫”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拨通手冢的电话的,只是当对方接起的刹那,她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愣了愣,她突然想到了话题,刻意地换上了严肃的口吻:“部长!鉴于两百圈非要了我的小命不可,于是我果断决定回神奈川,被人阴死虽然很丢脸,可也比跑圈跑死好!”

  她真扯淡

  话出口雨宫碎就后悔了,她这是在和部长叫板么?估计会死得更惨吧难不成真的逃到神奈川去?可是,就算逃到神奈川她也会被抓回来的吧

  都怪刚才那个小孩子啊啊啊说什么抓到她了让她想到了些奇怪的东西

  这边雨宫碎觉得自己都快纠结成麻花了,那边的手冢也诡异地沉默了会儿,就在雨宫碎以为这是火山爆发的前兆时,手冢居然退步了!

  “明天有比赛你必须到,跑圈就算了”手谒步了!

  现在雨宫碎真的觉得惊悚了默了两秒,雨宫碎轻轻松了口气,抬头望天,唇角轻轻地扬起,眼神却是那么忧伤

  “谢谢部长”

  “对了,部长有迹部景吾的电话号码吗?”

  “啊稍等”

  “不,不用了,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我没有想要他的联系方式”看样子手冢似乎是要去翻电话簿,雨宫碎瞬间慌了,她手忙脚乱地要手冢不用麻烦的,慌乱之中转身,却让张白纸闯入眼帘中

  “部,部长”呆呆地看着电话那边的人出现在了眼前,雨宫碎觉得自己今天受了太多刺激居然还活着真是奇迹,她傻愣愣地挂断了电话,有些尴尬地笑着:“部长你怎么在这里翱”

  “看你是不是真的在家”手冢很诚实地道出自己的目的,顿时让雨宫碎囧了

  “迹部的电话”手微微抬高,手诰意雨宫碎收好便条刚才他让她稍等,是向周围的人借纸笔“我记得你有迹部的号码”

  “哈,哈哈没有”是因为她以前在老往冰帝跑的原因吗?本来是有的没错,可是和他们吵架以后她就把电话号码全都删了

  “找他有事?”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手冢话特别多,大概是害怕雨宫碎会有什么反常的行为吧雨宫碎摇摇头,看着那串数字又有些走神了“随口问问而已,所以我说不用这么麻烦的”

  “啊”原来不是他的的那样

  将雨宫碎送到家门口,手冢也要离开了,在那之前雨宫碎叫住了他,也就是多嘴问句明天的比赛对象,当听到手冢说是冰帝的时候,雨宫碎再次傻在了原地

  “部长搞错了吧!我记得和冰帝的比赛还久着呢不是吗?中间不是还要和其他很多学校比吗!”

  “由于各种原因,他们弃权了”

  弃权了

  雨宫碎在风中凌乱了,尼玛这个世界太玄幻了!

  目送手冢离开,雨宫碎才进屋在门咔嚓声锁上的刹那,她顺着门滑了下来,手里死死捏着那张纸

  “迹部景吾,你让我现在该如何是好”

  「通天塔」网

  窝终于调整好了有空的时候会更新更新,不过时间我也不清楚囧

  这次之后最大的感触就是,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是个人,总有人在背后默默支持你

  还有,别让你的父母为你的,不求让他们以你为荣,但至少别让他们因为你而失望

  “小学妹,你的脸色很不好诶,真的没事吗?”还算菊丸有点良心,虽然直都想看比赛,也的确把注意力放在了比赛上面,但久久地没有听到雨宫碎的声音,也就收回目光关切地摸摸她的额头

  “没,就是想到些事情而已”雨宫碎摇摇头,其实脸色也没什么不对,就是表情严肃了些,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菊丸默,时之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在他看来,雨宫碎能够再回到网球部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和这样个厉害的人组混双定很有意思,可是到底他们和她之间曾经发生过不小的摩擦,到现在他都还有些想不通她到底是怎么做到康复的接着又是消失,又是被手冢带回来,却是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

  “呐小学妹,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咬咬牙,菊丸皱着眉头说

  “好”雨宫碎知道菊丸是在的自己,本来是没有心思听什么笑话的,可到底也不忍让他失望,便应下了

  “恩恩就是,从前有个胖子,他从十二楼摔了下来,于是,他变成了死胖子”

  “”

  菊丸囧,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脱口而出个冷笑话,尤其是见到雨宫碎那已经变成了等号的眼睛后,他的表情就更加纠结了,五官拧在起其实挺可爱的

  “果咩”低头,忏悔

  “学长,我教你讲笑话”撩了撩额前的刘海,雨宫碎本正经地咳嗽了两声,然后在菊丸好奇的目光下开口:“从前,也有个胖子,他觉得自己很胖于是就开始练瑜伽,结果最后他变成了个柔软的胖子”

  “其实你们是很好的搭档”不知道桃城是什么时候凑过来,当雨宫碎的冷笑话讲完以后,他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吐槽了,当然也顺便把雨宫碎和菊丸给吓了个半死

  “呼算啦,学长你继续看比赛吧,我出去转转”耸耸肩,心里纠结的雨宫碎最后选择了暂时离开,离她的比赛还有些时间,散散心平静下也好,活动活动准备下也是必须的,只消到时候不会打得很辛苦

  不顾桃城和菊丸会不会多想,她背着网球包就大摇大摆地走了,找到长椅坐下,仰起头来看着蔚蓝的天空发呆

  她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情,总之就是心里憋着口气,咽不下也吐不出,那种难受的感觉在看到三上落的时候上升到顶点

  昨天在咖啡馆给她信函的女生是三上落,晚上在地下赛车场见的人是三上落,冰帝混双女队员是三上落

  她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了,那张直笼罩她的大网,似乎在慢慢收缩

  「通天塔」比赛的开始

  “啪”瓶冰水贴在雨宫碎的脸上,她懒懒地睁开眼睛,看到月城浠涟

  “哦,你也跟过来了”她打了个呵欠,拧开盖子将液体口气喝掉半,然后又像泄了气的皮球样瘫在长椅上

  怎么办,突然就好颓废了啊

  “你这副颓废的样子是怎么回事翱喂雨宫碎”月城浠涟的表情有些不耐烦,和平常不太样她抓起雨宫碎的衣领让她靠近自己,金色的眸中片冷冽:“我还给你眼睛,可不是让你摆出懦弱的眼神给我看的”

  “啊喂喂,适当地颓废下也不可以吗?”雨宫碎委屈,撇撇嘴,从月城浠涟手下挣脱出来,救下了自己可怜的衣服

  拜托让她颓废下下吧,颓废过后才能振作啊

  “好吧,允许你颓废分钟”月城浠涟默了下,然后说道

  雨宫碎大囧,惊异月城浠涟会知道她的内心独白这个时候,月城浠涟幽幽地抬起头来对她说:“花黎老妈子凑不够字数了,所以让我挡阵,你说我容易么”

  撑地r

  在月城浠涟允许的分钟过去之后,她立刻跳起来拎起了雨宫碎,以种很诡异的速度跑向了比赛场地,正在当空中飞人的雨宫碎难得很淡定地问:“同学,你抽风了么?”

  “不你的比赛开始了”月城浠涟淡定地解释,然后在即将跑到球场的时候猛的刹车,同时手松让某只做平抛运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进了球场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雨宫碎小朋友放弃了平抛运动式落体,在空中转体两周半后——摔在了菊丸同学的身上雨宫碎安然无恙,可怜菊丸差点被砸成脑震荡哟

  “喂学长”戳了戳眼睛变成圈圈的某只,直到菊丸逐渐清醒了,雨宫碎继续问:“根据我的计算,我们的比赛至少应该还要推迟个小时才对话说,这是怎么回事”

  “哦呀因为阿乾啊”菊丸蹦起,愤愤不平地指着场外正被教练罚跪的乾贞治:“他带了乾汁来”

  所以被误喝了所以比赛弃权了对吧

  雨宫碎无奈望天,不知道是该飞出去给乾贞治记天马流星拳还是怎么着,或者,她其实应该感谢他?该来的总会来,早点面对恐惧,做自己害怕的事,才不会害怕不是么

  那么,让她以个憎恨者的身份站在球场上,上演墨菲斯排练好的话剧,给过往的误会个完美的结局

  “三上落,是朋友还是敌人都不重要,现在我想做的事情是,和你决高下,那么,你做好准备了么?”

  “呀嘞?这么快就恢复了?嘛,因为是我看中的人嘛,不可能那么弱的那么,全力以赴来攻破我吧!”甜甜笑,三上落变得激动起来

  突然变得斗志昂扬的两个女生让人想不通透,但当务之急是结束这场比赛

  雨宫碎看了看场外的月城浠涟,然后集中精神对付比赛

  那刻的杀戮气息那么浓厚,所以她才怕到,怕到不敢表现自己的软弱浠涟不样了,用杀戮来抑制她的恐惧,却让她更加,更加害怕

  窝回来了但是依旧不能保证更新,因为窝有很多作业,窝还要写浠涟的专超窝对这部分还有点瓶颈所以淡淡定看窝更文吧

  「通天塔」我拒绝

  三上落的惯用招数提线木偶,和它的名字样,将对手像木偶样控制起来听起来很灵异,其实就是三上落的洞察力之好积累的经验够多,因此而运用的个心理战术罢了相较于雨宫碎的梦,其实真的差了不止点,因为雨宫碎那是真的梦

  至于雨宫碎现在打得这么辛苦,是因为她的心情略不平和了,所以才能让三上落钻了空子当然,也不排除她功夫学得不到家的可能

  月城浠涟对雨宫碎的警告让她狠狠地惊了下,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月城浠涟的气场变了,她说话的语气明明还有个意思,如果雨宫碎输了那眼睛也没意义了

  是这个意思吧雨宫碎心里有点纠结,深呼吸稳了稳心神,还是将注意力放到了比赛上

  球场上的反鬼相杀其实压根不存在,月城浠涟是在提醒她不要浪费自己的能力,也就是,不要打得束手束脚这样不敢做那样不敢做其实对手也没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对吧?

  雨宫碎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同时瞥了瞥自家队长,波澜不惊的样子,再看看迹部景吾,似乎很好奇接下来的发展,甚至有种他们定会赢的自信

  “雨宫,你敢攻过来吗?”三上落没有什么耐心了,她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雨宫碎,极其清楚这样做定能让她的对手果断出手,雨宫碎也没有生气,握紧了小球,最后看向的人是菊丸英二

  “拜托学长再坚持下,我们定可以拿下比赛的!”

  “小学妹加油!”菊丸英二灿烂笑,似要给雨宫碎鼓励

  因为那个笑容,雨宫碎更清楚地了解到菊丸的疲惫,她高高地跳起,用了不小的力道发球三上落并不的会输掉比赛,反而因为雨宫碎的格外认真而变得激动起来,她就是喜欢这种拼尽全力的感觉,而对手又是雨宫碎,那让她更是开心

  她要通过这场比赛看清自己选择的合作伙伴

  “菊丸光束——!”虽是疲惫,但菊丸还是很给面子地利用好了雨宫碎给他创造的机会

  3433,青学领先

  “不会让你得逞的!”三上落稳住脚步,不慌不忙地想要接下这球,却在抬手的刹那顿了下,没能接住

  “呃”三上落惊了惊,刚刚那种感觉是提线木偶没错,她明明确确地感觉到自己的手像是被看不见的线拉住样不会吧那个什么反鬼相杀真的可以?

  不信邪,三上落眯了眼死死盯住雨宫碎:“再来!我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掌握了我的提线木偶!”

  “如你所愿”雨宫碎笑了笑,像是按下了时光的倒退键,刚刚的幕再次重复,虽然点也没变,但三上落就是倔强地想和开始样打算那样接下那颗球,同样的,没能接赚比赛结束

  “啊啊啊我才不管比赛结束没有!直到我弄清楚你怎么学会提线木偶为止,雨宫碎你别想走!”三上落生起气来就是个小孩子无误,雨宫碎也没想到会赢得这么戏剧,不过这倒符合她的风格,她对着三上落咧嘴笑,说:“我不会提线木偶”

  “你骗人!”

  “刚才那个是小学妹的梦啦她用梦制造出来的提线木偶看似更厉害,其实点效果都没有,是三上你太倔了所以才会输,不然我们肯定没法赢”菊丸单手搂着雨宫碎,另外只手拿着水瓶,笑嘻嘻地向三上落解释

  “真是这样?”三上落不相信

  “就是你这副不相信的样子,才让我赢的”雨宫碎点点头,然后拖着菊丸走出球场手冢习惯性地送上句“辛苦了”,而他的背后同时站着迹部景吾,不知道他跑过来干什么

  “我有话想说”他压低了声音,用的是我“我”而非“本大爷”,郑重的态度倒是让雨宫碎愣了愣,但她可是个记仇的主,虽然自己有错在先,但之后的不公平待遇就是让她觉得莫名其妙

  所以雨宫碎平静地看着迹部景吾,然后又微笑:“我拒绝”

  我就说时间长我舍不得这文会回来吧滚用这么长的时间丢掉无力感让我再次敲响键盘,这个故事长得让我有点不想继续了,但同时又因为它的长而让我想试试那种慢慢来的感觉有时间会更新,但是没有毕,我是个每天都睡不够的家伙【泪】,但应该会坚持写完吧,大概【歪头

  「通天塔」对不起,哥哥

  任性地拒绝和大家聚餐的事情,雨宫碎背着网球袋站在马路上,樱花的香味弥散在空气中,让她有些恍惚,背后那道目光不管多么热切,都无法换来她的个回头

  绿灯亮了,她踏上斑马线,眼角余光发现迹部景吾加快步伐跟了上来,她有些赌气地想躲起来,同时也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头扎进人群里面,企图靠人群淹没自己的身影,但是她似乎小看了迹部景吾的决心,所以回头,那位华丽的大少爷已经站在她的身后了

  “别再跟着我了”冷着声音说完,雨宫碎不顾切地往前挤,却忘记现在还是红灯,刺耳的鸣笛声回荡着,阵天旋地转后,雨宫碎的头重重地撞在那只大手上,周围是此起彼伏的惊呼声,腰上的力道没有点减弱,温热的液体蔓延开,染上了指尖

  雨宫碎用力地账折,却不能控制自己的眼泪不把眼睛模糊了

  “我就说别再跟着我嘛,你看,你受伤了”

  “对不起景吾哥哥”

  桌上的年糕还冒着热气,雨宫碎趴在桌上,眼巴巴地看着,却不敢吃,因为妈妈说要等哥哥和阿姨回来才可以于是她就这么看着等着

  “给你个哦,很好吃的”雨宫碎夹了最大的块年糕放到碗里,不过不是自己的碗里男生的头发是好看的银灰色,眼角有颗泪痣,会让人想到打磨精致的钻石,独无二

  “本大爷才不吃这种东西”迹部景吾把碗回去,不屑顾

  “很好吃的”雨宫碎账折,又把碗推了过去

  “本大爷说了,不吃这种东西”迹部景吾冷着声音,字顿地重复,让女生的动作僵硬

  “可是真的很好吃艾我想让你吃艾景吾哥哥”用手背擦着眼泪,雨宫碎看着远去的身影,小声地说

  她喜欢的东西,都想要给他

  可是他从来不接受

  他说,他才不要这些平民的东西

  “平民的东西”缩成小小的团,雨宫碎把自己完全藏在草丛里,身绿衣,任谁都找不到

  次又次

  次又次

  哥哥很讨厌她吧,所以也讨厌她的东西

  次又次

  次又次

  好难过好难过

  “雨宫碎,不华丽的母猫,你躲到哪里去了?”就躲在很显然的草丛里,但却不会被人发现的雨宫碎,自然是看到了到处找她的迹部景吾,可是她不想出去,或许出去的话,又会被狠狠地骂顿吧,她才不是母猫呢

  哥哥快离开吧,你离开了,我就出来了

  “别躲了,本大爷发现你了”他点着眼角的泪痣,说着让人不相信的话

  肯定没看到吧,骗人的吧

  “本大爷已经发现你了,还不出来么?”

  看过来了,直直盯着这里,真的发现了吗?

  “真是的”他皱着眉头,走到草丛前,拨开,看到了缩在里面的,脸上还有泪痕的小丫头,得意的笑容再次绽放:“本大爷是真的发现你了”

  “是阿姨叫哥哥来找我的吗?那哥哥回去告诉阿姨说找不到吧,然后哥哥就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小碎还想再玩下”就算那只手已经伸到了面前,雨宫碎却没有勇气乾她第次说出了这种话,让迹部景吾惊讶了许久,然后她就看到他收回了手,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