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学校就好了”

  上机课啊上机课,美好的上机课,我更文了哦耶

  「通天塔」难搞定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雨宫碎是个非常敬业的人,至于这么说的原因嘛——

  现在的雨宫碎是男生打扮,敬业的演员还特地束了胸,至于上章提到的袭胸事件嘛简单说就是小朋友飞扑成功降落到了雨宫碎的怀里,不过两只手放的地方有点不对

  “哇哥哥的胸肌好发达啊”小萝莉边感叹着,边还兴奋得乱摸着,旁边的人就只看到雨宫碎的脸红阵绿阵,很是怪异

  “我,我想我应该回家了”害怕再待下去会出事,雨宫碎结结巴巴地向幸村告辞,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中匆匆放下小萝莉,转身就要离开了,哪知道小萝莉依旧赖皮样,抓着她的衣服不肯松手:“哥哥在这里待了十分钟都不到!”

  “可是我真的有事要做”雨宫碎快哭了,要说刚才急着走是因为她害怕自己激动就把小萝莉扔出去了,可刚才转身的时候,她看到寒川棱正在朝这边走来,还朝着她灿烂笑

  神啊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寒川棱了可这家伙好像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监视了

  小萝莉也发现雨宫碎脸纠结地望着前方,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小萝莉看到了笑脸盈盈的寒川棱,她当然没忘记这个和雨宫碎起演奏的帅哥,更是忽略了雨宫碎和他之间的奇怪气超很自然地觉得雨宫碎和寒川棱是好朋友于是——

  “大哥哥~你来找雨宫哥哥吗~”小萝莉挥手,招呼寒川棱快过来

  除了雨宫碎产生了撞死的念头外,幸村也觉得自己的头上盘旋的全是问号,个雨宫碎让他有些无奈了,如今又冒出个人还真是什么人都相信啊

  这边幸村头疼地揉着额角,那边训练着的正选们小心地偷瞄,另边雨宫碎正试图脱离小萝莉的魔爪最后,她失败了,寒川棱到了

  “你果然在这里~”寒川棱很自豪自己找到了雨宫碎,但他的语气只是更让她觉得自己被监视了,虽然事实并不是这样

  雨宫碎不耐地皱了皱眉,现在她只要看到寒川棱就觉得心烦,更贴切的说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才好

  恨他?好像没那么严重,这么几年的关怀已经让她对他有种无法解释的信任和依赖感喜欢他?那绝对不可能,寒衣和不语不是因为互相喜欢而结为夫妻,那她更不可能有其他的想法,更何况,眼前的男人还有让她无法忽视的身份

  “我要走了”雨宫碎冷冷地扯开的手,从头到尾没有看过寒川棱眼,粗鲁地踢开门走了,幸村急忙抱住还想追上去的,他当然看出了气氛的不对劲,萍水相逢的人,没有资格也不能够管太多

  寒川棱无奈地耸耸肩,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他依旧慢悠悠地走出去,只是在很远的地方才从裤兜里拿出了手机

  “上官洛,雨宫碎这丫头太难搞定了,你给我的任务成功率又降低了喂”

  —

  明天后天的课好凶残,全是理科连堂,会死人的肿么破〒_〒

  「通天塔」自私的人

  寒川棱的这通电话如果被雨宫碎知道的话,恐怕他以后和雨宫碎说上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可他是小心的,这样的低级错误不可能会犯其实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雨宫碎对寒川棱的排斥是很大的损失,当很久以后她听到说起这事的时候,不禁会觉得自己很傻,不懂得接近寒川棱而达到目的,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雨宫碎曾无数次想把这些看似毫不相干的人用条线连起来,她总有那么种预感,她身处张网中可却毫无头绪,每见次寒川棱,她就会混乱次,对身边人的不信任让她对所有大事小事都疑神疑鬼的

  当寒川棱悠哉地走出立海大的时候,看到雨宫碎纠结地蹲在树下,他压低了眼眸,露出丝邪恶的笑容痞子似的摇摆地过去,他恶作剧地摘下了雨宫碎的帽子,让那头秀发自然地撒落在肩上,而女生的眼镜也在女生抬头的时候被他趁机摘下虽然还是身男装,但女生已经回归本色

  “你干嘛!”不悦地起身要夺回帽子,雨宫碎愤怒的表情在寒川棱眼里别有番滋味,在女生抬手的时候,他顺势钳住女生的双手并且压在了树上,倾身将头埋在女生的脖子间,不怀好意地蹭着

  “你,你干嘛”在被抓住的瞬间,雨宫碎条件反射地反抗,可寒川棱接下来的动作让她瞬间安分下来,只是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寒川棱使的都是巧劲,就算她是武林高手,但此刻也是被封住了脉门毫无还手之力的,更何况她本来就不可能是寒川棱的对手

  “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只不听话的野猫”总是轻易挑起人的征服感

  雨宫碎抿了抿唇,猜不透寒川棱这么对她又是哪根筋不对了她微微偏过头,想要躲开男生呼出的热气,明明心里是不安的,可面上就是不肯示弱

  她不自觉地冷哼声,语气是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嘲讽:“寒川棱,你给我的感觉”她刻意顿了顿,见男生睁大了眼期待地盯着自己,讽刺的意味更浓:“你表现出很喜欢我的样子有时候倒真让人相信,可是!你眼里的算计是无法掩饰的,你那虚伪的样子,最恶心了!”

  “虚伪吗”寒川棱闭上了眼,长而密的睫毛轻颤,让人看不清他的所想他顺着女生的脖子,落下个个吻,最后,贴上了女生冰凉的唇

  “你唔”

  趁着女生张口的瞬间,他的舌闯入了女生的口腔,恶劣地舔着女生的牙龈,成功让女生再也不敢乱动,而又恰到时机地退出,让女生咬人的计划落空

  他的吻又落到了女生的耳垂上,让女生忍不住战栗起来,轻佻的语气中还有几分得意,他半眯着眼眸轻轻说:“虽然你的初吻给了那个叫手冢国光的家伙,不过相信我是第个品尝你的味道的人至于你说的算计你能不能别老是副全世界都欠你的涅,否认别人的真心很让人厌恶好么你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没发现青学网球部拒绝你的原因,个自私自利的人,呵其实你是恨他们的对吧,觉得他们对不起你是吧?

  —

  手机码字不便,错别字甚的请见谅,求票求留言~

  「通天塔」她是我的部员

  “部学长?”个本应该在东京的人却出现在神奈川,雨宫碎被吓了大跳,而寒川棱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因为手冢国光的突然出现和他说的那句话让雨宫碎的心境再次发生变化

  他要的,是雨宫碎只能相信他,只能依靠他

  “请你放开我的部员”手冢国光上前步,狭长的凤眸中不见半点涟漪,但那气势是逼人的,雨宫碎忍不住往后退了步躲开那种强烈的压迫感,但寒川棱不为所动,纵横黑道的他不可能就这样轻易地被人吓住

  气势上面的较量,两个人谁也不肯认输只是手冢国光的话却让寒川棱抓到了端倪,他挑挑眉,讽刺地笑了笑,不顾雨宫碎的反抗将她狠狠地搂在怀里,霸道地宣誓自己的所有权:“我记得你拒绝了她加入网球部吧,现在怎么又说她是你的部员呢?”

  “对啊我被拒绝了嘛”虽然帮助寒川棱很不对,但这是事实,雨宫碎委屈地撇着嘴幽怨地瞪着手冢

  “龙崎教练是个好老师”手冢沉默秒,说了句雨宫碎不懂的话雨宫碎猜想他大概是在为龙崎教练解释吧,不过这话说得太隐晦了,雨宫碎听不懂就是了“总之,她直都是网球部的员”

  “你这话说得真强”寒川棱冷哼声,紧紧地搂着雨宫碎的肩膀似乎不许她离开半步,但雨宫碎在听了手冢的话后真的很兴奋很兴奋,竟在不知不觉中挣脱了寒川棱的桎梏,跑到了手冢的面前惊喜地望着他:“学长说的是真的么?”

  “啊”点了点头,手冢的眼里浮现出了丝丝笑意,女生难得迷糊的样子倒是愉悦人

  “哟西,虽然很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又同意我加入,不过我知道以前的自己有多任性了,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很抱歉,但是以后我定不会再乱来了!”雨宫碎发誓似地对手邛出承诺,她很快躲到了手冢的身后,对着寒川棱扮了个鬼脸,对他像是吃了苍蝇样的表情很是得意

  “走吧”手冢出声打断女生的幸灾乐祸,盯着女生看了看,半秒钟的犹豫以后,还是轻轻拉住了女生的手,似乎像是在带容易迷路的小孩

  被手诂雨宫碎明显愣,在她的印象里手冢应该是个很严肃很冷酷的冰山男,但这样温柔体贴的涅还真是让她觉得惊悚回过头看了看寒川棱,雨宫碎猜想手冢大概是害怕寒川棱会对她做什么,才拉住她的吧

  “部长,你为什么会在神奈川?”

  “到立海大有事”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立海大”

  “哦”

  机械的对话正在进行,雨宫碎无奈望天,她就知道体贴就是那天边的浮云等下!去立海大?诶诶部长等下艾她的帽子和眼镜还在寒川棱那里啊

  啊原本以为今天上机没办法更文呢,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老师没有布置上机作业所以自己玩,我就写啦求票求留言的说

  「通天塔」立海大

  “部长部长,可以等下吗等下”

  “恩?”身后的女生不断挣扎让手冢有些不爽,他耐着性子停下脚步,回头的时候严肃的表情落在女生身上,在目睹女生着急的表情慢慢变成尴尬惊恐和小心翼翼以后,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那个就是我想拿回我的帽子和眼镜”纠结地对着手指,雨宫碎忐忑地说出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种东西很重要吗?”手诠低了眼眸,似乎很不耐烦的样子,当然他只是突然产生了种叫做逗弄女生的心理,他发誓他只是想体会下捉弄别人的感受,这种事情对于直很严谨的他来说犹如天下红雨那般奇迹,所以当这种心理产生,他会好好珍惜

  艾这种解释真强但是身为作者的我会告诉你这是我的恶趣味而拿部长当挡箭牌么?啊不行,怎么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你们快给我忘记啊忘记啊

  “额不重要”廉价的帽子,不实用的眼镜都是不必要的东西吧可是!个网球部的部长没事会跑到另外所学校去玩?肯定是去那里的网球部有事情啦!此刻的雨宫碎大脑飞速运转,在分析出手冢此行的目的以后她就慌了,小在那里啊她怎么可以不戴帽子和眼镜?难道对她说她是雨宫碎的孪生妹妹?

  “那就走吧”成功欣赏了女生纠结的表情后,手谀情愉悦地又迈开了脚步,全然没有发现身后的女生表情是多么视死如归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手冢也是个腹黑,不然怎么可能单凭冷气就镇压住网球部的那群怪人呢?

  和雨宫碎分析的样,手冢去了网球部目送手谶入铁门和朋友打招呼,雨宫碎躲在外面不敢进去,而手冢似乎也不在意她进不进来

  当然,以上只是雨宫碎的错觉而已在她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她看到幸村精市朝自己走过来了,身后是小

  「通天塔」不回去

  “就算有胃病这么点东西也不可能就让她这么痛苦吧”不满得嘟着嘴,似乎没有要认错的意思

  仔细想,她这话说得也没什么不妥

  “乾汁”手讵身,抱起雨宫碎往外走去,乾汁词很成功地让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朋友这么多年,他们当然也是有幸尝过那种恐怖的东西的

  虽然乾汁实际对身体很好,但那东西的刺激性实在太大了,青醋能把不二周助都给放倒,那雨宫碎这种胃病患者更不可能好受

  “友谊赛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吧”

  走出寿司店以后,雨宫碎就从手冢怀里跳了出来,脸灿烂的笑容和刚才虚弱的涅完全是两个极端,手冢诧异,瞬间明白她欺骗了大家

  “雨宫!”

  “部长你别,我刚才是真疼”知道手邡气了,雨宫碎连忙赔笑脸,听到她这么说,手冢的脸色微微缓和“我看出来那丫头对我不满了,既然她都挑起事端了,我也想趁机让这事儿结束,我都被她给‘弄进医院’了相信这事儿也就这么了了吧”抓抓头发,雨宫碎不太确定地说道

  手冢默然,虽然很不赞同雨宫碎欺骗大家的做法,但这样似乎是个很不错的解决方法

  “明天和我回东京”

  “诶?”脖子伸,雨宫碎诧异地睁大了眼睛,“部长等下,我在神奈川还有事啊”

  「通天塔」住宿

  “还有什么事比训练更重要?”手冢不自觉地释放出冷气,吓得女生连连后退

  他承认自己这话说重了,可女生的安全问题似乎特别让人担忧,比如说不久前的那个人,所以他有必要带她到安全的地方,至少学星

  雨宫碎是不可能理解手冢的想法的,她只当他是害怕她拖了队伍的后腿,立即做出狗腿的样子说:“部长你放心,我是定不会落下训练的!”

  手冢默,不知道该怎么阐明自己的观点,太多的解释并不是他的风格,想了想,他还是略显生硬地要求:“和我回学校!”

  “部长你看!”顺着女生的手指看过去,结果什么也没有,手冢反应过来自己被骗的时候,雨宫碎早就溜出去好远了没有熊熊燃烧的愤怒的火焰,只有不断释放的冷气,比起雨宫碎其实手冢更熟悉神奈川

  于是当女生气喘吁吁地扶着房门喘气的时候,男生淡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就住在这里?”

  时间:下午某点地点:酒店某楼,雨宫碎房间外人物:雨宫碎和手冢国光

  “啊啊啊部长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转身看到男生淡定地靠在墙上,雨宫碎副活见鬼的表情,手卺轻瞄了她眼,冷冷地说:“走来的”

  绝杀!

  怎么来的?走来的!是告诉雨宫碎他比她熟悉这里,二是讽刺她的速度太慢真的需要好好训练!

  “额我我到了谢谢部长你送我现在你可以回去了白白!”语无伦次大堆后雨宫碎开门闪进房间,砰地把门关把手诶在了外边,手冢默,可还没等他默上两分钟呢,雨宫碎又打开门出来了,“部长我们还是出去走走吧我突然想通了回东京的事情我们再商量下好了!”

  手冢无语,越过女生的肩膀看到了她背后的寒川棱

  “他为什么在你的房间里?”

  「通天塔」玩场

  觉起来雨宫碎已经找不到手冢国光的人了,寒川棱笑眯眯地告诉她,手冢国光知道了她所有的秘密,所以抛下她了

  “哦”回应寒川棱的只有淡淡的声哦,雨宫碎砰地把门关上让寒川棱吃了闭门羹,平静的反应倒是让男生吃了惊

  个月的时间,整整个月寒川棱都没有看到雨宫碎踏出过房门,只有服务生送去餐点收走脏东西,只有天河大叔晚上进去白天出来,看天河每次都拿着牌九进去,寒川棱也猜到他们在做什么了

  “阿碎,今天要上船”天河站在窗边看着天边泛起了鱼肚白,雨宫碎点点头,默默地收起桌上的扑克牌个月的苦练,天河有意倾力传授,她也极其聪慧地掌握了赌术,她本就是极其聪明的人,任何东西都学得极快,现在缺少的就是实战经验了

  “记住了你今晚的目标了吗?”

  “恩我不会失手”打了个呵欠,雨宫碎咚地倒在床上开始休息,为晚上的战役做准备

  海浪拍打船身,看着逐渐缩小的城市,雨宫碎眯了眯眼,手中捏着份名单,是这艘船上的人她不知道寒川棱拿这个给她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上面好些个名字都很熟悉,熟悉到让她吃惊

  迹部景吾手冢国光上官洛还有上岛正

  “所有的事情都堆到起来了么?”她的手中是精致的扑克牌,不经意的把玩着,最后以极漂亮的弧度飞出手中,砰的声钵杯破碎,是被那张扑克牌打碎的

  “美女真厉害”

  黑色露背小礼服紧贴身体,勾勒出完美的线条,略施淡妆的脸更显精致美丽,大片大片细腻的肌肤裸露在外面,着实让人心中乱了起来

  面对那露骨的眼神,雨宫碎不满地皱皱眉,她对中年男子有点印象,恰好是她今晚的目标之她还没出手,目标先自己送上门来了,这算不算她的运气好呢?

  “多谢夸奖”不咸不淡地回了句,雨宫碎冷淡的反应让中年男人有些不悦,可到底看她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也就不自觉地多了几分耐心

  “美女,来玩盘吧”男人露出自认为完美的笑容,却不想这举动正是顺了雨宫碎的意

  “赌注”薄唇轻启,这个词已经表明雨宫碎接受这个游戏,但她也不会傻到这只是单纯地玩玩,当然,就算对方是想单纯地玩她也不会同意!

  “我赢了,你陪我夜你赢了美女想怎样?”恶心的目光毫不避讳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通天塔」要他的眼睛

  “我赢了”男人将扑克扔到桌子上,露出得意的笑来,“美女,今晚你可要陪我了”

  “谁知道呢”雨宫碎耸耸肩,重新洗牌

  她和男人的约定是,三场中她只要赢场就可以了,目前她已经输了两场了,还有最后超如果她还是输

  男人第三次把牌扔在桌子上,他赢了

  “虽然很不好意思,可是我赢了,你必须兑现你的承诺了”男人伸出手来,可却在半途中被突然飞出的匕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