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宫碎对此不予评价,她只对迹部说了句话,痊愈过后她和他还是敌人

  虽然很不能理解雨宫碎到底在执着什么,但介于她现在是伤患,迹部也就不和她多说了,贴心地推着她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朋友的义务倒是都做到了

  只是雨宫碎直很奇怪,她觉得陪在旁边的不止迹部个人,因为每次迹部说话,她都觉得声音是从斜后方传来的,也就是说,推着轮椅的不是迹部?

  忍了很久,最后她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问了出来,她以为会是哪个朋友,却不想听到迹部嗤笑声,随之而来的解释让她无奈

  “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真当本大爷会亲自推轮椅?b,回去吧”

  “是”现在雨宫碎听清楚了,推着她的是桦地

  虽然和最开始的猜想不同,不过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她在开始就隐隐想到了点儿,陪在迹部身边的除了桦地还能有谁?

  回到病房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人在等着了,或者开始会惊讶到,但次数多了迹部也就习惯了,来的是手冢

  他什么也没多说,向手冢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雨宫碎坐在床头言不发,她知道手冢来了,可以说这是她总结出来的规律,网球部的大家都是轮流过来,于是今天是手冢

  手冢很少说话,但雨宫碎也不觉得别扭,因为她其实也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只不过现在陷入了黑暗之中,身边有个人,就算那个人不说话,至少也会安心很多吧

  “听说你的手术在三天后”明明应该是个疑问句,却还是硬生生地被手冢说成了陈述句雨宫碎有些想笑,但她还是忍住了,轻轻点了点头

  票票加更

  「命运待长夜」拒绝她的加入

  “看吧,她好了!”指着雨宫碎完好的脸和更加明亮的眼睛,月城浠涟得意地对不二周助说。不二不可置信地看着在草地上追着菊丸跑的雨宫碎时说不出话来。

  雨宫碎偷偷瞥了眼不二,捂嘴偷笑,开始不二怎么也不肯相信月城浠涟可以治好她,如果她现在再去爆料下手术完毕她眼睛就好了根本不用再修养的话——虽然她眼睛早好了但这种立刻就好的事情太邪乎,她还是乖乖缠上绷带又忍耐了段时间的黑暗。

  以前雨宫碎直很好奇自己能控制别人梦境的能力,似乎是从妈妈身上遗传来的,不过她还没有强大到像妈妈那样随便控制,只能借助比赛时的紧张气氛施展墨菲斯的能力。她是个无神论者——在这次意外以前,现在她相信月城浠涟就是她的幸运之神,她也完全接受自己异于常人的能力,再也不会产生恐惧感,上帝所做出的切安排都是有道理的。

  “小学妹,现在你身体好了,可以回网球部了吧~”单手搂着雨宫碎的脖子,菊丸把她往回拽,雨宫碎踉踉跄跄地跟上,欲哭无泪。

  “还要经过手冢学长的同意呢。”毕竟她现在是已经退了部的人。不过那次聊天,听学长的意思还是愿意她回去的吧。

  想来,雨宫碎心里也挺愧疚的,如果不是她胡闹也不会把事情搞成这样还差点把小命搭上,和网球部的学长们闹得也有点僵,不过最近关系已经慢慢缓和了,他们愿意接受她吧?

  和菊丸过去打断月城浠涟与不二的聊天,雨宫碎听菊丸说了,月城浠涟再次宣布要追不二,而且攻势越来越猛,若是普通人怕早就招架不住举白旗投降了,也就不二这个强大的存在至今还能做到无视这么个大活人,当然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无视得那么彻底了。

  办理了出院手续,毫不意外雨宫碎被菊丸拖去学校找龙崎教练,办公室里只有龙崎教练雨宫碎和手冢三个人,雨宫碎向教练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手冢沉默不语,似乎是听从教练的意见。

  若是在见教练以前,雨宫碎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可以回网球部,住院期间她和正选们的关系已经好了很多,相比才见面时更好了,他们绝对愿意她回来,可现在看龙崎教练那没有表情的脸,她开始紧张起来。

  “这次的事情,雨宫你闹得太大了,虽然最后挽回了切损失,可是你觉得,你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印象?”不提同不同意的事情,龙崎教练开始岔开话题。

  不知道教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雨宫碎还是恭恭敬敬地回答:“我不知道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那天为什么不肯解释下呢?”

  “为什么要解释?”雨宫碎咬着唇反问,“对于不会相信自己的人,解释也没有作用不是吗?”

  “你就是这样看他们的?觉得就算你解释了他们也不会相信你?那么,你现在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要求回网球部呢?你觉得他们不相信你,可是你根本没给他们相信你的机会,雨宫,不懂团结的人,我们并不欢迎。”

  亲爱的写的素锦上榜了,可是居然被篇吸血鬼骑士的文给挤了下去,我想说眼睛被闪瞎了没法更文肿么破。

  「命运待长夜」叔叔带你混黑道

  “我知道了”被龙崎教练拒绝,雨宫碎忍不住倒吸口凉气,可倔强的她绝对不允许自己脆弱的面被人看到,所以她只是呼吸乱了下而已,并且很快就调整回来了

  深深地鞠了躬,算是对这些天自己造成的混乱所道歉,她不急不慢地走出了办公室,直到身后的门咔嚓声被关上,她才松了口气,庆幸周围没有人,她才能那样狼狈地把快要流出来的眼泪给擦干净

  “哟阿碎,怎么样,重回网球部会不会有违和感呢?”走到教学区就碰到了月城浠涟,她长臂伸搂住雨宫碎的脖子,朝她挤眼睛弄眉毛

  雨宫碎皱了皱眉,挣脱月城浠涟,淡漠地说:“我被拒绝了”

  “哦拒诶?”

  不在意月城浠涟吃了炸药的表情,雨宫碎直接出了学校

  正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其实雨宫碎能去的地方也就那几个她要去找商大叔

  雨宫碎到的时候,商大叔正忙着关门,看着大叔明明很年轻的样子却扶着腰脸“岁月不饶人”的悲壮表情,她嘴角抽,走过去咚地拳揍在天河商的腰上,于是大叔的腰真的在哎哟声哀嚎之后受伤了

  “这才是真的——我被青春撞了下腰”雨宫碎被大叔扭曲的脸给乐到了,她笑得脸幸灾乐祸,还很坏心地不把大叔拉起来,只是挡住了快要关上的门,幽幽地说:“大叔擅自关门的话,婶婶会很生气的哟”阴测测笑

  “啧”天河商不自觉地抖了下,裹紧了衣服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偷偷对雨宫碎说:“小碎艾你这个时候来找我肯定出事了对不对?你不用急着解释,你满脸都写着不开心三个字考虑帮大叔保密,大叔带你混黑道玩好不好啊”

  成绩好差好伤心岂可修

  「命运待长夜」帮你夺回切

  雨宫碎沉下心来,淡漠地问:“你要重出江湖,和我有什么关系?”

  是恰好被她碰到所以拉上垫背?还是早有预谋?

  雨宫碎极快的反应让天河满意地点点头,他又吸了口香烟然后掐灭,起身走到雨宫碎的面前,又露出了以前那种痞子的欠扁笑容,他狠狠地揉着雨宫碎的头发,又说出了另外段往事:“碎,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绝对的好人存在吗?”

  “好人?”雨宫碎重复,突然扯出抹冷冽的笑容:“大叔是好人,不过却不是绝对的好人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全心全意不求回报对别人好的人,就算是个家庭里面,也难免存在利益关系,不过我妈妈很爱我,这点我从不怀疑”

  “你把世界想得太黑暗了不过,这也是事实”天河无奈地笑笑,单手托着下巴眼底笑意看着她“的确,我对你们的好,也是出于种利益关系当初我退出江湖惹怒了很多人,他们总是来马蚤扰我的生活,然后我遇到了你妈妈,她帮了我”

  “我妈妈?什么时候?”皱皱眉,雨宫碎对这段往事感到怀疑

  “她带着你从家里逃出来的时候,我们都是逃难的人,于是就互相帮了下你知道的,你妈妈的能力很强大”

  “恩”淡淡地应了声,雨宫碎陷入沉默她突然明白天河的意思了,这些年他对她和妈妈好是在报恩吧,说来也是,谁会不求回报地付出这么多年?除非是平等的交换

  见雨宫碎不说话,天河继续

  “我知道你们的情况,阿碎,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完全有能力夺回原本属于你的切,只是现在的你苦于没有门路而已现在机会来了,你婶婶需要钱治铂所以我要重回黑道,而你,和我起,我可以提供给你切你想要的”

  “所以说”雨宫碎眯了眯眼,诡异地笑着:“你是要帮我复仇喽?”

  恭喜第卷完结撒花

  「通天塔」还太嫩了

  圣经旧约创世记第十章宣称,当时人类联合起来兴建消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

  消失的通天塔

  车窗外的景物快速变换着,雨宫碎和天河起去了神奈川,她再次向学须了半个月的假因为是天河的缘故,雨宫槿也没有多想,她对雨宫碎的事情都不会过于干涉,于是雨宫碎的生活从现在开始改变

  单手撑着下巴,雨宫碎慵懒地半眯着眼眼镜丢掉了,头发放下来了,天河商给了她套米色小洋装用天河商的话说就是既然要换装,那就换得彻底点,各种另类各种抢眼也没关系正如现在的天河商也换了身派头,身严肃的黑色西装,墨镜耳钉,原本柔顺地贴在脸颊的头发被用发胶造了型,四个字概括就是油头后梳,虽然看着有些别扭,但给人感觉很厉害,气场很强大就对了

  “你没有理由拒绝”

  “难道你还想和你妈妈过这种隐姓埋名提心吊胆的生活吗?”

  “我知道你在冰帝的时候见到了上官洛你看他身边的女人,个比个漂亮个比个有钱而你再看看你自己,丢到人群里无论如何也找不出的路人形象,你甘心吗?”

  “几年前的黑客事件你肯定没忘吧,我知道其实你很开心你爸爸的公司遇到了这种事情”

  “现在,你有这个机会亲手报仇”

  天河的话遍又遍地在雨宫碎的耳边回响,这些话句句都戳到了她的痛,所以她最后的决定是跟天河走

  “大叔,今天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地下赌场”天河认真地开着车,但也没有忽略雨宫碎的问题,“首先要把你婶婶的药费给挣够了,顺便你也熟悉下环境,赌场那种地方鱼龙混杂,如果你能很好的应付,那其他状况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么,我可以做什么呢?”扭过头来,雨宫碎通过后视镜看到天河的眼里片寒冰,心中不禁颤了颤果然,她还太嫩了吗?

  恭喜新卷开始阿勒果然是我最喜欢的卷所以更新很勤快?求票求留言

  「通天塔」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

  “寒川棱?那个贱人和死老头生的野东西?”雨宫冷冷笑,丝毫不因为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就示弱,说不害怕是假的,可她骨子里的骄傲绝不允许自己低头,哪怕后果不是她能承担的

  听了这话,奇怪的是寒川棱并不生气,他邪气笑,顺着雨宫碎的话说:“我是你名义上的弟弟没错,不过我可不是什么野东西,我爸是寒川海,我妈是石田英子”句话把自己解释得干干净净,同时又说明他的目的就是把她家搞得乌烟瘴气

  雨宫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当然是听出了寒川棱的意思,他不是那个女人和死老头的孩子,可他却在原本属于她的家里占有席之地,如果她不是还有个哥哥,那她家庞大的家业怕是尽入别人的腰包了

  她对家业什么的没有什么兴趣,可她知道那里面包含了太多妈妈的心血,如果就这样落入外人之手,妈妈知道的话会很伤心吧不过,现在的她已经不样了,不管是不是为了妈妈,又或者是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她都绝不允许外人染指那庞大的家业说狠了,她宁肯让所有都化成灰,也不会让别人享受!

  寒川棱并不在意雨宫碎是何反应,他始终眼带笑意地看着雨宫碎,像是在欣赏雕刻师最美丽的作品,那种目光让雨宫碎很不舒服,她后面无路可退,前方被寒川棱故意挡了个严严实实,无奈,只能扭头不去看那张美丽却危险万分的脸

  “照片是怎么回事?寒川零说你手里有我的照片”虽然不想看到那张脸,可该问的问题还是要问清楚,雨宫碎冷声有些别扭地问着,没有看到男人的眼神在那刹那变得多么戏谑

  寒川棱笑了笑,突然双手环住雨宫碎的腰从背后抱住了她,雨宫碎惊,立刻想要挣脱,不料原本还自由的双手却被反扣在身后,动弹不得

  寒川棱的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幽幽地朝着她脖子吐着热气,压低了声音魅惑地说:“见不到真人,看看照片也能缓解缓解相思之情啊~”

  “你这个混蛋给我滚开!”被寒川棱的话给羞红了脸,可更多的是种被玩弄于鼓掌间的耻辱,雨宫碎用尽力气挣脱寒川棱的手,转身就要给他巴掌,纤细的手腕再次被把抓住

  她看到寒川棱的眸子暗沉下来,无形中释放的压力让她有些动弹不得气氛的紧张似乎是个错觉,下秒,寒川棱又笑嘻嘻地将她拽入了怀中,在她耳边低语:“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够辣!够泼!”

  雨宫碎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个危险的男人对她如此容忍了,因为,征服猎物需要有足够的耐心

  —

  啊啊啊抱歉昨天只有更,咚下午的章子玩得不亦乐乎时间甚的全忘了今天会多更_话说,爪机码字不方便,错别字不要介意哦~

  「通天塔」有没有胆量

  “寒川少爷,不辱使命,我完胜归来”早就离了赌桌的天河见雨宫碎这边的情况不宜乐观,只能打着哈哈装作才离开赌桌的样子,倒也成功让雨宫碎脱离了寒川棱的桎梏

  雨宫碎闪,躲到了天河的背后,警惕地盯着寒川棱天河安抚地将雨宫碎往身后揽了揽,随即又笑脸面对寒川棱,恭恭敬敬地问:“不知道劣徒哪里得罪了寒颤少爷,还消寒川少爷不要计较才是”

  “她是你徒弟?”寒川棱眯了眯眼,虽然他知道雨宫碎是和天河起来的,却没有想到她会以赌王的徒弟的身份出现不过转念想,也不再纠结,有赌王这个强硬的后台,她做事也要方便很多

  寒川棱笑容不减,只是表现出对雨宫碎很感兴趣而又对她无所知的样子,“这可爱的小野猫是你徒弟?呵,倒也没有得罪什么,只是我看她挺有趣的,逗着她玩呢”

  “没有误会最好对了碎儿,师父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我们的雇主寒川先生,你不要看寒川先生年纪和你般大,他可是道上鼎鼎有名的人物,这家赌场就是他的这次我们来,赚的可是寒川少爷的钱”天河故作谄媚的涅,夸张得让雨宫碎都忍不住想吐,不过对方有几斤几两大家都心知肚明,也没有挑破,只是维持现状而已

  雨宫碎淡淡地恩了声,表现得对寒川棱很不待见,不过她越是对他避而远之,他就越是想要逗弄她

  寒川棱微微笑,看起来平易近人,他绕到天河的身后恰了雨宫碎的手,力气大得让她挣脱不得,可这犯人却脸悠闲的笑容,拉着雨宫碎往电梯走去:“天河先生,我对您的徒弟很感兴趣,不介意我借她玩两天吧”

  借借借玩玩玩,当她是件物品啊

  被拖进电梯以后雨宫碎才得以挣脱寒川棱,可惜天河大叔已经被关在电梯外面了,当然是寒川棱故意而为之狠狠地瞪了寒川棱眼,雨宫碎躲到离他最远的角落里,寒川棱无奈笑,有些好笑地问她:“躲这么远干嘛,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会吃了你”

  “谁说你不是了,你根本就是!”伸出了脖子狠狠瞪寒川棱眼,雨宫碎又快速地缩回角落里,小女儿调皮之态倒是尽显无疑寒川棱从口袋里摸出盒烟,突然想到对面的女生讨厌烟味,也只能放回去就此作罢

  叮咚声,电梯门开了寒川棱不由分说又抓住了雨宫碎的手将她拉了出来,雨宫碎本想避开他对她的触碰,可当她看清眼前的切时,她早就傻愣在原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地下层

  玩命的赛车场

  “要混黑道,没有胆量可不行,那我就替天河试试你的胆量,如果害怕,你还是回家当你的好学生比较好”过两年再乖乖嫁给我

  后半句寒川棱没有说出来,免得把女生惹炸毛引火烧身就惨了

  「通天塔」仙凡恋遭雷劈

  伴她多年的寒衣,就是寒川棱

  知道真相的时候雨宫碎吓得扭头就跑,是的,是被吓的她很难想象这样个人居然陪了自己这么多年,更多的还有被欺骗的愤怒,寒川棱伪造假的身份欺骗她的事她曾经入侵学惺料库看过寒衣的资料,除了照片其他的都看了,她记得那时候对方不是叫寒川棱

  很久以后雨宫碎会突然想起,不姓寒川,但是名棱,姓是石田,就像她随母姓样

  回到酒店以后,雨宫碎做的第件事是登陆战国,毫不犹豫地和寒衣强制离婚,浠涟对她的炮轰也被她无视了,知道不语和寒衣这对模范夫妻突然离婚肯定会在游戏里引起轩然大波,雨宫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