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可怜兮兮地说:“你们弄痛我了啦~”

  “别转移话题!”狠狠瞪了雨宫碎眼,伊藤芝回头看手冢:“手冢部长,雨宫是我觉得最合适的人熏放弃了雨宫,我觉得我没办法再找出第二个合适的人,你真的要顺着她的意思让她胡闹?”果然有当妈的感觉,卖女儿的妈

  胡闹雨宫碎听到这个词于是咆哮了:“我哪里有胡闹啊我这是眼不见心不烦好不好!”朝着伊藤芝大吼声,雨宫碎说的话又让人好奇了,月城浠涟趁热打铁,在雨宫碎开始激动的时候要套话了,她不屑地瞥了雨宫碎眼,冷哼声:“还眼不见心不烦?大小姐你算算你在青学就待了多长时间?居然能有人把你给气着”

  “怎么没有了啊”雨宫碎激动得反问,她甩开月城浠涟的手,霸气指着手冢国光:“不就是他了!”

  “呸你个臭丫头最多别人看你不顺眼你凭啥看别人不顺眼?”

  “啊啊啊对!就是我的手讧长看我不顺眼可以吧!因为我是强吻了学长的神经病我怕学长看到我就烦所以我不能加入可以了吧!”烦躁地再甩开伊藤芝的手,雨宫碎发现所有人都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她突然发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多么劲爆的事情,吓得差点晕过去

  她不知所措地看向手冢,却不想手冢的表情更是纯洁:我什么都没说,全都是你自己说的

  不定时更新,趁着放假多更点,票多留言多更新多

  「命运待长夜」墨菲斯

  “和不二学长菊丸学长比赛?搭档是女生?”雨宫碎还没抗议这个看就不是啥好货的荒井呢,荒井先不满起来雨宫碎无奈望天,她好像可以看到接下来的比赛是多么辛苦,实在不行的话那就敲晕了荒井免得碍事,她其实挺想试试对二的

  “,荒井发球”大概是考虑到雨宫碎是女生,于是发球权让给了他们荒井咬咬牙,发球其实他的发球挺不错的,可惜了对手不是什么普通人,所以这比赛注定不好打

  来二回,雨宫碎承认荒井的网球其实打得不错,大概这也是手凇他做雨宫碎搭档的原因吧不过荒井和雨宫碎毫无默契可言,而且荒井直不相信雨宫碎个女生能怎么厉害,于是这事儿就万分麻烦了

  “,0”几个回合下来,已经拉开了很大的差距了,荒井不满地瞪着雨宫碎,骂骂咧咧雨宫碎撇撇嘴,无所谓荒井的反应,直到荒井骂够了,她才懒洋洋地问了句:“骂够了?”

  “呃”荒井愣,有些呆傻地回答:“够了”

  “哦你够了,那该我了”雨宫碎冷笑声,在所有人不明所以的注视下,她突然抬手个手刀把荒井给敲晕了,还脸嫌弃的表情,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安静了,那么,接下来我们继续比赛吧”歪头,笑,当然雨宫碎还不忘把挺尸的荒井给扔出去

  “咦?小学妹是要挑二吗?”站在网前的菊丸可爱地张眼睛,笑得诡异的雨宫碎让他觉得有点危险,大概这就是动物的直觉?

  雨宫碎笑着点头,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是艾我可期待了好久呢,总算有机会了”

  “哦?雨宫学妹看起来很有信心的样子嘛”不二对接下来的事情开始好奇了,他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只熊,心情的愉悦程度和雨宫碎不相上下

  雨宫碎伸出食指晃了晃,笑眯眯地说:“非也非也只是解决掉个碍事的,心里舒坦罢了”瞥了眼场边的荒井,雨宫碎压低了眼眸神秘地笑笑,“那么我们继续吧”压低了身子,发球

  “,0”

  “我们又赢了局呢”菊丸高兴地又蹦又跳,可莫名地觉得有些提不上气来,不二但笑不语,但也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40了”月城浠涟站在场外,完全不了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比分都这样了他们还在高兴什么啊”

  “耶耶不二,用你的燕回闪口气赢了比赛吧!”菊丸转着球拍,脸上的绷让他的笑容看起来更是灿烂不二点头,随即发球

  “这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伊藤芝的手紧紧地扣着铁丝网,她睁大了双眼看着不二次又次地尝试使出燕回闪,但每次燕回闪的失败只是让雨宫碎得到分而已

  “荒井,你还撑的住吧?”雨宫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体力消耗得也不少

  荒井重重地喘着粗气,自信笑:“没关系,继续吧!”

  「命运待长夜」让人不解的胜利

  “还有最后球”深呼吸口气,雨宫碎强忍着疲惫继续比赛,在荒井的全面配合下,他们这组不被看好的组合终是赢了

  “,60,雨宫荒井胜!”

  裁判的声音犹如记重锤落在不二和菊丸的心上,他们两人皆是迷茫地看着比分牌,不太能接受这个现实明明刚才他们还领先那么多,为什么瞬间就宣布别人赢了?太匪夷所思了吧

  在小球落到不二身后的刹那,雨宫碎就知道他们赢了,她心里松,就这么躺在地上不肯动弹了月城浠涟立刻冲进场着急地抱起她,伊藤芝按下了月城浠涟,示意她让雨宫碎好好休息

  走到了不二和菊丸面前,伊藤芝安慰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这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说吧,你们在比赛的时候看到了些什么?”

  “小学妹把荒井敲晕了”菊丸揉眼,还是不相信荒井直在场内

  “我们看到荒井和雨宫射合得很好”

  “他们对燕回闪毫无招架之力”不二睁眼,目光凌厉

  伊藤芝叹气,同情地看着这两个男生:“可事实是你的燕回闪被封杀了我们只看到你不断想使出燕回闪却不断失败,给雨宫他们送了好多分”

  “那比分呢”菊丸抓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他已经快纠结成麻花了,“明明就是06可为什么最后却是他们赢啊”

  “每局的开始都是你们领先没错,可最后都是雨宫他们拿下这局”伊藤芝摸着下巴,开始回忆这场比赛的细节,“就在荒井骂了很多话以后,雨宫就问荒井愿不愿意相信她,在想了很久以后,荒井选择了相信,于是局势开始发生改变了从那个时候开始,雨宫的体力消耗得很快,不二开始不断使出燕回闪,菊丸已经很累了却依旧跳得很高,在胜负基本可看的情况下,你们两个还很开心的样子”

  “这倒挺让人好奇呢”不二笑得没有点温度,这种被人伺玩的感觉让他很不爽,而刚刚那场比赛尤其让他难受自己在这里沾沾自喜会赢比赛,可却是真真正正演了次小丑娱乐大众这种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

  “你们也别恼,这就是雨宫厉害的地方”伊藤芝劝说着,转头询问已经走进场的手冢:“手冢部长对这个选手还满意吧?”

  “啊她很厉害”看穿雨宫碎秘密的手谂实佩服,打网球这么多年,会变身的能预测自然的分析数据的开启门的遇到过很多有特色的人,而这控制梦的,倒是头个!

  “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喵~”菊丸苦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其中原因

  书页翻动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人耳,原本消失的乾又突然拿着本多年前的网球杂志出现了,在他翻到的那页纸上,戴着蝴蝶面具的女人笑得妖娆,而女人照片的旁边是排彩色大字——东方墨菲斯,无法清醒的梦!

  “我想,雨宫学妹也是‘墨菲斯’吧”

  窝又走回窝的玄幻风了【捂脸】啊对了,从今天开始每日二更,时间是中午点半和晚上七点半,窝要喵业和存稿不过还是那句话,票票留言多的话就加更哼哼

  「命运待长夜」寒衣不寒

  初中时男网的教练是龙崎教练,等到越前回来升入高等部以后,还留在青学依旧打网球的人又聚集到了起,龙崎教练又向学嘘请调到高等部来雨宫碎比赛的时候龙崎教练有事没来,可听了手冢的意见后,她对雨宫碎也没什么要说的,更多的只能从日后的比赛中看吧

  个下午比赛两超雨宫碎也累得够呛,教练允许她提前回去回家时家里依旧没有人,雨宫碎打了个电话给雨宫槿,被告知雨宫槿正在朋友家做客虽然很疑惑雨宫槿在东京来没多久就有朋友了,还熟到上门做客的程度,但此刻的雨宫碎只能压下满肚子的疑惑,等雨宫槿回来再问

  洗掉了身臭汗,雨宫碎坐在电脑前吸着面条,偶尔和游戏里的人聊上两句,直到寒衣上线,她的面条也吃得差不多了

  寒衣:最近干什么呢?不见你上游戏

  不语:忙社团的事情呢哦对了,我终于脱离迹部大爷的魔爪了,太忙了就忘记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了

  寒衣:啧啧,看来给迹部大爷打工报酬不错嘛,这么快就还完债了~

  不语:嗯,是挺高的

  还完债?看到那几个字,雨宫碎嘲讽地笑笑,她往后靠,将眼镜扯给丢到边,手指插入头发狠狠地扯着,表情冷漠

  寒衣的消息不断发来,雨宫碎也不再理睬她只是突然觉得很心烦,想到忍足他们对她的逼迫,想到迹部对她的不信任,她就头疼无比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没有得到她的回复的寒衣,雨宫碎犹豫了下,还是接了起来,却比寒衣先步开口,语气很欢快,和刚才沉重的表情完全不同

  她只手握着手机,只手故意敲着瓷碗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来,“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我在收拾碗筷呢~”

  “收拾碗筷?你刚才又在电脑面前吃饭了?”寒衣的语气中有几分责备,让雨宫碎觉得莫名其妙,但想着对方也是出于好意,也就没再多想

  她停止了敲打瓷碗的动作,就安静地坐在电脑前,滑动着鼠标看她和寒衣的聊天记录

  “泡面而已,就懒得上餐桌了”

  “你妈不在家?”

  “嗯,出去玩了”

  言毕,寒衣不再说话,沉默得让雨宫碎心慌许久过后,那淡淡的叹息声才传入她的耳朵,寒衣似乎妥协了,无奈的语气总是让她觉得,如果寒衣就在她面前,定会抬起手狠狠揉她的头发的

  “吃多了泡面不好,平时你不是挺注意饮食的吗?你可别认为偶尔松懈下没什么关系”

  “恩知道了”雨宫碎不自觉地点头,犹豫再三,她还是开口说了:“其实我根本就是被赶出冰帝的吧迹部出了车祸,他们说是我故意教唆人开车撞迹部”

  有米有喜欢寒衣的娃纸··

  今天三更,昨天推荐还不错就是留言甚的真寒心←_←

  「命运待长夜」起吃午饭吧

  月城浠涟当上网球部经理了!

  看着亲爱的同桌高兴得就要飞起来了,雨宫碎无奈扶额:“早知道你能当上网球部经理,我就不把自己卖出去了~”抚额,脸我亏大了的表情

  “阿碎你可别这么说~”扑到雨宫碎的身上,月城浠涟在她脸上吧唧口:“如果你不加入男网我也没办法当经理啊我跟龙崎教练说,你个女生在网球部始终不太好,有什么特殊需要也不能找那群大男人不是!”

  “特殊需要?”

  “就是来了大姨妈需要海绵宝宝啥的!”撩头发,月城浠涟说得那个潇洒,完全无视了雨宫碎那张和紫菜有得拼的脸月城浠涟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的喜悦之情,雨宫碎终于忍不住脚踹飞了她,冷冷地盯着还想再飞回来的月城浠涟:“想不到你这么关心我翱不关心下你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放心吧,我诅咒你丫下次来亲戚时疼得死去活来的,然后我绝对会去找不二学长来照顾你的!”

  阵冷风吹过,月城浠涟石化在原地,泪流满面:“阿碎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呜呜呜”

  这不这样对月城浠涟是回事,现在该做什么是另外回事雨宫碎抱着便当走出教室,刚刚就是被兴奋地已经不知道饿的家伙给缠住才这么晚了还没开始吃饭,她可是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啊前段时间午饭时雨宫碎都是和月城浠涟起在教室里解决的,不过今天不想见到那丫,于是拿着便当去了天台——某次听某女说天台是个好地方

  于是,雨宫碎同学和青学正选们撞上了她大概忘记了月城浠涟对好地方的审核标准,般来说,有不二周助的地方都可以被称之为好地方,所以,雨宫小朋友无论去哪个“好地方”都有超高的几率和网球部的各位碰上

  在推开门的刹那,几双眼睛唰啦啦地看过来,雨宫碎当时就愣在了原地,挤出个僵硬的笑容:“,嗨”

  “原来是雨宫学妹啊”背靠着栏杆的不二淡淡地说了句,却让雨宫碎产生了浓浓的负罪感阿弥陀佛她不是故意闯进王子的后花园的真的,她会马上离开的

  费力地控制面部肌肉笑出来,雨宫碎慢慢往后退着:“对不起打扰学长们了,我马上离开!”

  “打扰?”菊丸嘴里叼着鳗鱼寿司,奇怪地望着雨宫碎,雨宫碎干笑两声,被这么看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得很

  “雨宫学妹是来吃午饭吗?”

  “翱额恩是的”被不二问了问题,雨宫碎战战兢兢地回答着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不二学长特别恐怖,难道这就是她趋利避害的本能?不二真的很危险?啊难道学长是在介意在昨天的比赛中被“耍”了吗?

  “反正大家都是个部的,雨宫学妹就起来好了”打断雨宫碎的纠结妄想,不二笑得特别温柔,温柔得让雨宫碎开始冒冷汗

  「命运待长夜」被丢掉的食物

  雨宫碎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直睡在天台上,不过身上多了件正选的队员服,是菊丸的至于菊丸,他正双手撑着下巴蹲在雨宫碎的旁边,看到她醒来十分兴奋地蹦了起来

  “耶耶小学妹你终于醒了!”

  “唔我睡了多久了?”揉揉太阳岤,雨宫碎只觉得嘴里犯苦,胸口也挺闷丫的太大意了,知道学长不安好心可她还是大意了,也不知道她喝下去的是什么,居然就这么让她倒了

  菊丸睁大了眼睛看着雨宫碎的表情变化着,他很想揉揉雨宫碎的头发,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软软的头发倒是让他很开心,单手搂住了雨宫碎的脖子兴奋得异常:“小学妹你没事太好了,你已经睡了四个小时二十七分钟了,医务室今天关门,所以只能让你睡在这里了,大家轮流守着你喵阿乾的蔬菜汁直都这么恐怖,你以后可要注意不要乱喝阿乾给的东西哦哦还有不二给的东西也不要随便吃,里面基本都放了芥末呢!”

  “恩”点点头,雨宫碎绝对相信菊丸的话,因为她已经亲身经历过次了╯□╰

  挣扎着坐起来,没有吃午饭肚子饿得难受,见雨宫碎捂着肚子脸哀怨,菊丸笑嘻嘻地从墙角的口袋里拿出很多吃的来

  “早就想到小学妹会饿啦,所以我们都准备好吃的了”菊丸献宝似地从塑料袋里面拿出吃的来,拿出样之后还不忘介绍介绍,“这个是阿乾带来的煎饼,味道可比乾汁好很多,小学妹你可以放心吃!这个苹果是海堂贡献的,还有这罐咖啡是桃城费尽力气从小卖部抢回来的,你要是犯困可以喝这个提神,当然如果你不喜欢咖啡还有越前的呢,恩这个”地上已经摆了很多东西了,菊丸看着手里的盒寿司愣着

  雨宫碎本来低头戳着那些东西,突然菊丸不说话了,倒把她吓了跳她抬头疑惑地看着菊丸,菊丸捏了捏盒子,像是想通什么事情似地又放了回去,“不二给的东西还是不要让学妹吃好了,免得里面又有奇怪的料”

  原来那盒寿司是不二给的啊雨宫碎赞同地点点头,不二的东西她可是真的不敢再碰了,拿起苹果闻了闻,很香,雨宫碎口咬下去,被菊丸这么望着她也有些不自在,“菊丸学长先去参加训练吧,我填饱肚子后就来”

  “唔下午手冢不在,但也可能会回来学妹特殊情况可以谅解我就不行了得赶快回去才行那好吧,学妹你快点哦,我先走了!”占便宜地摸摸雨宫碎的头发,菊丸先走步

  等到天台真的只有雨宫碎个人了,她幽幽地叹了口气,缩成了团躲在墙角,很累的样子稍微休息了下,她收拾好摆在地上的食物,连带着那个只咬过口的苹果,提着口袋慢悠悠地下了天台

  “抱歉了”小声地说着,雨宫碎将整个塑料袋都扔进了垃圾桶里面,转身离开她以为她做的这切没人看到,可她却没有发现,在不远的地方,再次折回来的菊丸表情是多么伤心

  我被刺激到了也不知道这个刺激是好是坏反正我受了刺激就想更文所以等下再有更好了←_←

  「命运待长夜」失误失控

  雨宫碎又在学校里面逛了会儿,估摸着顿饭的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去了网球部手冢依旧没有回来,菊丸早就帮她向老师和教练请过假,否则她旷了两节课迟到几小时还不被罚死

  “抱歉,我来晚了”推开铁门,大家都在都在认真训练,还没有注意到雨宫碎回来了,她向旁边的龙崎教练打了个招呼,放下网球袋要取球拍做热身运动龙崎教练按住了她的手,有些担忧地问:“我看你脸色很不好,要不要休息下?”

  “有吗?”雨宫碎摸摸脸颊,无所谓地笑笑,“学长的蔬菜汁太厉害了,我时没缓过来而已,没事的!”说着,她挣脱龙崎教练走进了球场

  菊丸和桃城正好比完,他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输给了桃城,沮丧地望着笑的乾要倒蔬菜汁给他

  “学长”

  菊丸的表情太让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