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中心走去,“天河大叔看到我肯定会很开心吧,说不定会找各种理由要我加班也说不定”

  雨宫碎是这样想的,可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顺心起来乐器店,没有开

  原来天河大叔也不是直都在

  雨宫碎无奈地摇摇头,没有回青学,直接回家了雨宫槿很诧异雨宫碎这么早就回来了,可见她脸色不怎么好看,也就不好再问当妈的,见不得女儿不开心,雨宫槿隔了段时间才走到雨宫碎的房间里,看到她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条毛毛虫

  雨宫槿知道,只有雨宫碎很苦恼很烦躁的时候,才会把自己卷成条虫子似地样子

  她走过去坐在床边,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雨宫碎直到雨宫碎觉得雨宫槿的目光太渗人了,她才慢慢地从被子里面爬出来,轻轻抱住了雨宫槿,此时怀里的真实才让她放松下来

  “妈,我再也不用去冰帝了”

  “那恭喜呀”

  “可是我心里很难受”

  “怎么,舍不得了?”

  “不只是”

  好吧我承认这章字数少得过分原谅我时手抖就发出来懒得再改了吧

  「命运待长夜」认识的人

  “妈,我觉得我没错,可是他们都说我错了”往雨宫槿的怀里缩了缩,雨宫碎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晃

  明明,明明不是什么大事情,可她就觉得难受,总觉得好像缺了很重要的环,倘若把那环补上,说不定她会后悔得想要去死

  但是,现在面临的情况却是,她补不上那环,结果只是让自己更加揪心而已

  “没关系”雨宫槿轻轻地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声音柔得如唱摇篮曲般

  “妈妈知道,阿碎是个好孩子,从小就很听话,很独立,事情从来不需要妈妈操心可是阿碎啊你太独立了,独立到让妈妈心痛,独立到以为这个世界是黑色的明天去学校参加社团吧,妈妈想要补给你个完整的校园生活天河那里,妈妈会去说的”

  很柔很柔的声音,似乎有蛊惑人心的力量,雨宫碎蜷缩成团在床的角落里已经睡熟,雨宫槿轻轻把门带上,离开之前,她对着女儿浅浅笑,“好梦,我的女儿”

  墨菲斯是梦境的掌控者,她的职责是英雄和王者的梦境,能够利用毒花剥夺人的五感,制造出连女神都无法进入的亚空间她的武器是沙子,用沙子撒在人们的眼睛上,使他们进入梦境,在那里,所有想要的都能成真,但旦陷入梦境,墨菲斯会夺取人们的眼珠,再也醒不来

  但,并不是所有的墨菲斯都热衷于夺取人们的眼珠

  医院

  “迹部少爷,外面有位雨宫小姐想见您”护士的声音透过门板传来,迹部有些惊讶,以为是雨宫碎,皱眉想了想拒绝道:“本大爷累”

  “景吾”迹部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来人已经闯了进来她笑得优雅而美丽,声亲切的呼唤,让迹部的瞳孔放大,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槿阿姨”迹部不自觉地喊出了声,在看到来人点头后,他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大步走去握住了雨宫槿的手:“槿阿姨,碎给你说了本我的事情吧,没来看您真是不好意思”

  此时的迹部景吾,哪有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的涅,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估计少有人见过不过,雨宫槿非常有幸,看过很多很多次

  “碎把照片给我看的时候,我就认出你来了”笑笑,雨宫槿被拉到床边坐下,她细细地看着迹部,眼神温柔得如看自己的孩子般事实上,她的确把迹部景吾当成自己的孩子

  是的,雨宫槿和迹部景吾认识,并且把迹部景吾当自己的孩子,所以她才那么放心地把自己的女儿交给这个人至于雨宫碎觉得缺失的那环,即是如此

  「命运待长夜」女子网球部

  “阿碎,加入网球部吧,那里很多帅哥的真的!”

  雨宫碎拿着入社申请正头疼得咬笔杆子,而月城浠涟就像只苍蝇样在她身边绕过来绕过去,缠着她加入网球部,理由从头到尾都只有个,那就是网球部帅哥多

  雨宫碎懒懒地瞥了月城浠涟眼,提起笔,却迟迟没有落下这个月城浠涟也真是的,有帅哥的网球部当然是男子网球部了,可是她是女生,就算要加入也该去女子网球部吧,那关帅哥什么事儿啊

  因为这个原因,雨宫碎压根儿就没有搭理月城浠涟她的笔尖停在了音乐社那栏,似乎还在考虑着虽然雨宫碎没有听取月城浠涟的意见,可她还是尊重雨宫碎的选择,见雨宫碎对音乐社有意,也就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雨宫碎了

  音乐社也是个很受欢迎的社团,每年要求加入的人当然也不少,于是竞争也变得非常激烈而青学的传统庆典中有个活动就是联校音乐赛,由于其他学校音乐社的成员实力也很强,在音乐赛上青学总是与冠军擦肩而过,因此校长更加重视音乐社了

  “看来我眼光不错”雨宫碎笑了笑,可最后却没有勾选音乐社,在月城浠涟疑惑的目光中,她加入了女子网球部

  “女子网球部”月城浠涟冏,最后她的背后黑云四起,双手拎住雨宫碎的衣领不停地晃啊晃,哪怕雨宫碎眼睛变蚊香不腕饶也不罢休

  “岂可修魂淡我让你加入男子网球部可是你要加入音乐社,我支持你加入音乐社结果你最后加入女子网球部,同是网球部你加入男子网球部要死啊你知道你有多伤我心么口胡”

  “拜托大姐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是女生而你推荐给我的社团是男子网球部”冲着天空翻了个白眼,好不容易从月城浠涟手里逃脱,雨宫碎立即躲到了很远的地方免得在遭毒手,在确定自己在安全距离里面后,雨宫碎再次不留情面地戳破月城浠涟的目的:“其实浠涟你要我加入男子网球部是想要我帮你注意不二学长对吧!”

  “雨宫碎”月城浠涟的语气很冷静很冷静,冷静到让雨宫碎忍不住开始冒冷汗可是,还好她在安全距离,笑

  当然,这个笑只是当妈的我请女儿笑的,在她笑之前,月城浠涟就以十分诡异的速度出现到了雨宫碎身边,而雨宫碎再次被拎住衣领时她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岂可修留言和推荐呢口胡!

  「命运待长夜」处分

  月城浠涟的速度快得让雨宫碎根本没有反应时间,当她的衣领再次被拎住的时候,雨宫碎就像只小鸡样挥舞着双手脸“不要非礼我雅蠛蝶”的表情

  “嘻嘻,阿碎艾有些事情呢,你心里知道不用说出来,说出来了,大家都不高兴啊”月城浠涟笑得很恐怖,完全副黑化的涅

  雨宫碎默,也不知道是为了转移月城浠涟的注意力还是真的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比如月城浠涟刚刚那让人无法接受的速度

  好像猜到雨宫碎要问些难以回答的问题,月城浠涟直都知道雨宫碎的思维和普通人不太样,不是贬义而是种夸奖,她有预感,这种思维绝对会演出幕幕好戏比如她的秘密被拆穿

  松开了雨宫碎的衣领,月城浠涟还不想那么快就在雨宫碎面前变成张白纸,不是不信任,只是觉得很不甘心,不甘心个认识时间不算长的人把自己的所有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在月城浠涟正在苦恼要怎样才能搪塞过去的时候,刚才来收走雨宫碎入社申请的班长大人又回来了

  “雨宫同学,校长有请”

  “我知道了”点点头,雨宫碎回答得挺平静的,但她心里确实很紧张老师校长,学生对这身份的人多少还是存在恐惧吧,虽然她认为自己是个好学生,被老师校长找绝对不会是批评不过,有时候太得意忘形的话也会犯些自己也不知道的错误

  就好像现在,雨宫碎看到月城眼里全是“祝你活着回来”的信号没有觉得好笑,倒是真的的起来直觉,和冰帝那边有关

  可是,迹部说过笔勾销的

  在月城浠涟那悲壮视线的护送下,雨宫碎踏进了校长办公室校长是个很和蔼的大叔,但该拿出气势时同样也可以让人觉得恐惧,虽然现在他在笑,但雨宫碎眼就看出来他笑得很勉强

  “雨宫同学是聪明人,大概也猜到我找你来的原因了吧当然,你不用紧张,你是青学的学生,作为青学的校长,我有义务维护你的权益”

  此话出,任何猜想都变成现实雨宫碎点点头,乖乖地坐下了

  “那么校长先生,他们要求您怎么做?”

  「命运待长夜」奇怪的三角恋

  “免费的劳力?”雨宫碎有点无法接受月城浠涟的解释,说难听了这种累人又没有报酬的事情谁愿意来做不过月城浠涟说的是事实,因为这两个免费劳力已经走过来拿起工具只等着月城浠涟分配任务了

  “哟美女,我叫寒川零,是浠涟的男朋友哟~”男生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他有着头耀眼的金发,同样是金色的瞳孔中满是活力,精致的五官犹如雕刻师最满意的作品,休闲的体恤和判裤更添大男孩的帅气和活力,让少年看起来更亲切

  “喂笨蛋我才不承认你是月城浠涟的男朋友呢!月城浠涟也不会承认的,我知道她喜欢个叫不二周助的帅哥!对了这位美女,我叫夏目千鸟~”

  不等月城浠涟出手修理这个不可爱的家伙,寒川零旁边的女生先不乐意了

  女生有着利落的棕色短发,双眸子堪比最闪耀的星辰,她的表情是那么桀傲不羁,自信却不自负,上扬的唇角尽显狡黠,耳朵上排耳钉又有点痞痞的味道,身中性的打扮只让人想到“酷”这个形容词

  看到这三个人,雨宫碎的第反应是,奇怪的三角恋第二反应,寒川零是炮灰,夏目千鸟倒追很苦逼,月城浠涟最无辜囧r

  到了现在切都解释得清楚了,根据雨宫碎的观察分析,她觉得寒川零是月城浠涟的追求者而夏目千鸟又在追寒川零,于是就演变成了现在的寒川零愿意为月城浠涟做任何事,夏目千鸟要跟着寒川零去任何地方

  “不二周助为什么我不知道浠涟喜欢这个人啊”寒川零好像被夏目千鸟的话给刺激到了,他拽着月城浠涟的衣袖,脸萌狗狗的表情,看得月城浠涟嘴角直抽

  “寒川君浠涟在追不二学长”虽然很不想打击这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男生,可雨宫碎还是选择了说出真相,而她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故意的

  “哦不!”寒川零仰天叹息流涕曰:“我要和那个叫不二周助的人拼命!”

  雨宫碎收回前言,月城浠涟算不上最无辜那个,最无辜的根本就是不二周助!

  今天继续当更新帝【握拳

  「命运待长夜」眼熟

  “那个我想问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月城浠涟坐在地上耍赖,寒川零脸悲壮似要奔赴战超夏目千鸟站在旁乐呵呵地看戏就差抱着爆米花吃了

  “来帮忙打扫的”演戏正演在兴头上的寒川零被雨宫碎这么问,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责任,看了眼已经和月城浠涟坐到起聊天的夏目千鸟,他愤愤地努努嘴,打了个电话把自家哥们儿全给叫来了,面对几十号小混混打扮的男生,寒川零站在高高的石阶上面大喊:“兄弟们!你们的嫂子,老子的女人,今天想请你们把操场打扫干净,这个忙,兄弟们帮不帮?”

  “为嫂子服务是我们的荣幸——”

  “谢谢兄弟们了,晚上请兄弟们喝酒!”

  月城浠涟和夏目千鸟聊的正欢,雨宫碎犹如石像样站在寒川零的旁边,近乎石化得看着他做完这切,最后机械地挪到了月城浠涟身边,戳了戳她的手问:“他那样乱说你都不管?”

  “有时候可以接受他的胡言乱语”月城浠涟轻描淡写地来了句,而真正雷人的是夏目千鸟补充的下句:“有事要他帮忙的时候,顺着他点,办事效率会更高的在这点上我和月城浠涟是持相同的态度,这样的白痴不用白不用”

  “”太狠了这不是摆明了利用人家吗?雨宫碎有点郁闷,不过当她看到寒川零喊来的人都在很努力地打扫操场的时候,她心中那少得可怜的愧疚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诶浠涟,寒川找来的人看着挺像社会闲杂人员,他做什么的翱”在月城浠涟身旁坐下,雨宫碎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寒川零指挥干活

  月城浠涟打了个呵欠,点也不顾及地朝雨宫碎翻了个白眼说:“你不用特别换个词说他们是社会闲人,其实他们就是群混混,寒川零是他们的老大”

  “这么厉害啊”雨宫碎暗暗匝舌,没想到看起来白痴兮兮的寒川零居然可以指挥动群混混“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这个月城浠涟自己也不清楚可是我清楚!”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了,夏目千鸟正了正身子,本正经地说:“其实很简单,就是零带着兄弟做恶行凶的时候挡着月城浠涟路了,于是她很不爽地招将挡路的家伙飞,那帅气的动作和冷酷的表情瞬间让某个白痴芳心暗许于是月城浠涟被缠上了”

  “我记得浠涟你烦的时候都可以把人送上火星,不过寒川君还在地球上真稀奇”扭头,雨宫碎看寒川零的眼神里满是佩服

  提到这个,月城浠涟的表情变得痛苦起来,她抱头用很苦逼的语气说:“我不知道那混蛋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我干妈收他为徒,干妈说我怎么对他,那她就会怎么对我,我干妈很恐怖啊”

  “你干妈?”

  “个叫四枫院夜的比月城浠涟还剽悍的女人”怨念的月城浠涟已经无法再回答问题了,还好夏目千鸟还算个尽责的解说人,不过她说了等于没说,雨宫碎又不认识四枫院夜

  寒川零好像玩累了,他从指挥的战场上退了下来,乐呵呵地挤进了三个女生的圈子这次他很安静,不过却直盯着雨宫碎看,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寒川君你干嘛老看我?”

  “放心我不会爱上你,我只爱浠涟人”寒川零很严肃地说,无意外收到了夏目千鸟的爆栗和雨宫碎的白眼,至于月城浠涟,压根没鸟他

  捂着脑袋,寒川零很委屈地解释:“我只是觉得你很眼熟所以才忍不住多看你几眼嘛!”

  「命运待长夜」逃亡十年

  “你哥?”雨宫碎被寒川零的话给惊到了,非常不巧寒川零是她遇到的第个姓寒川的人,那寒川零的哥哥绝对不是雨宫碎认识的人当知道自己的照片被个陌生人拿着,怎么想这事儿怎么恐怖

  “哈,开始我只觉得眼熟,是因为小碎你戴着眼镜,现在把眼镜痊果然和照片上的人模样!”寒川零像是猜出了个谜语的谜底那样兴奋,迟钝地没有发现雨宫碎变得苍白的脸色,依旧拽着她的手不知轻重地说着:“哥哥看照片那眼神艾跟看老情人似的,当时我就郁闷了照片有什么好看的,把嫂子带回家才是硬道理艾可哥只是个劲的摇头,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已经见着真人了好开心~”

  “你哥叫什么名字?”相比寒川零的激动,雨宫碎就显得冷静多了,与其说是冷静,不如说她是紧张到快失去面部表情了

  寒川零停顿了下,傻傻地报上大哥的名字:“寒川棱”

  “不认识”皱着眉,雨宫碎无力地诉说着这么个事实她该说什么才好,这个世界浮云了?朋友的朋友相见都可以扯出些有的没的东西?

  见雨宫碎纠结成那个样子,月城浠涟也不敢让寒川零多待了,她很郑重地拜托夏目千鸟把那货带走,不管是绑架也好敲晕也罢,总之让他立刻消失就行

  夏目千鸟是很乐意做这事儿的,让寒川零和月城浠涟待在起和敲晕了寒川零让他们过二人世界,夏目千鸟绝对绝对会选择后者

  不消半刻钟,整个操场上又只剩下月城浠涟和雨宫碎两个人了,与先前唯的不同就是操场干净了

  月城浠涟的地看着不断揉着额角的雨宫碎,想要说点什么安慰她,可她无力地发现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她不知道为什么雨宫碎会因为这样件不清不楚的事情烦恼,但她有些后悔让寒川零出现这是事实犹豫了半天,月城浠涟还是张开双臂,别扭地抱住了雨宫碎,纠结地安慰着自己的好朋友

  “哎呀小碎乖乖,有什么事情告诉姐姐,姐姐帮你解决啊~”

  “我就的嘛!”

  “的个可能和你根本没关系的人,有必要吗?”

  “很有必要!”雨宫碎真的头疼,“我没告诉你吧,我和我妈在外逃亡已经十年了!”

  上榜了上榜了好开

  「命运待长夜」危机

  “逃,逃亡?”月城浠涟被雨宫碎的用词给吓了跳,随机她又扯开嘴角想要笑笑,认为雨宫碎用词不当,但雨宫碎很及时地终止了她的动作,表情很认真,没有半分开玩笑的味道

  “五岁那年,我听到父亲说要把我和妈妈送到另个地方去,具体哪里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们去了那里绝对活不了,听佣人们说父亲是爱上了别的女人为了活下来,我和母亲在半路上逃走了”

  “这剧情真苦逼逃亡十年你和你妈真强大”月城浠涟望天,觉得自己的人生观被改变了,“不过,十年时间,他们早该放过你们了吧?你爸不就是要弄走你们,现在你们走了也没事吧”

  “本该如此没错”雨宫碎摇摇头,眼中寒冰渐显,强烈的恨意毫不掩饰地表现出来“父亲在我们离开后的第三年去世了,听说那个贱女人还给他生了孩子,不过哥哥不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