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你确定你真的想见到上官洛?”

  被迹部这么问,雨宫碎沉默了就在迹部认定她不会再去的时候,雨宫碎却偏偏反其道而行:“我确定我真的想见上官洛见见这个传说中的花心大少,看看能不能引起他的主意,能不能有幸成为他的女朋友,然后骗得笔分手费,好早点还清我欠迹部少爷的”

  “你这个女人”迹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将球拍拿给桦地后拽起雨宫碎往外走去

  “啊喂你干嘛啊”被迹部拽得手疼,雨宫碎边想要挣脱迹部边抗拒往外走

  “呵,你不是想见上官洛吗?本大爷就带你去见他,也想看看,你凭什么引起上官洛的注意”边说着,迹部边把雨宫碎拽了出去,不得已地跟着迹部走到了上官洛那边,女生们见是迹部也都乖乖让了条路出来,当然她们也注意到了被迹部拽住的雨宫碎

  走近以后,雨宫碎才得以看清楚上官洛的样子

  他有头很漂亮的金发,眼睛是墨蓝色的,总是很温柔的样子,皮肤是病态的白,冰帝的校服穿在他身上很合身,衬出少年纤细的身材

  “难怪会吸引这么多女生了”雨宫碎笑笑,也不再抗拒,和迹部并排着走了过去

  「命运待长夜」涟漪

  冰帝两大帅哥碰面,所有女生都睁大了双眼想看看看他们之间能擦出些什么火花来,只可惜迹部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雨宫碎给推了出去

  “上官洛,这女人说她喜欢你”迹部是看着雨宫碎说这话的,他很好奇雨宫碎会是什么反应,在自己消辈子都不要被碰见的人面前被人指着说喜欢那个人,应该会气急败坏地大喊不是那样的才对吧

  迹部想的其实没什么不对,这事儿要是搁今天以前,雨宫碎绝对会这么做,可偏偏这事儿不是发生在今天以前

  月城浠涟的反应,忍足侑士的态度,今天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特别的,但还是让雨宫碎好像明白了点东西,到底明白了什么具体她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这么嚣张下去才好

  所以,雨宫碎什么都没说,反而很配合地害羞般地低着头,扭扭捏捏的纯情小女生涅

  “哦?”听了迹部的话,上官洛玩味的目光落在了雨宫碎的身上,雨宫碎又向前跨了大步,然后抬起头来

  样子,如入学典礼那天般狼狈

  上官洛本以为和迹部在起的女生再差也不会好差,可这邻家妹妹样的女孩上官洛承认自己很失望

  “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上官洛的语气比刚才平淡了很多,但绅士的样子倒是没有点改变,于是在些人看来他的冷淡不过是为了让这个女生知难而退而已

  雨宫碎根本就没有期待上官洛会答应,自然也就不存在失落的心情她随意地笑笑,又退回了原来的位置,眸中也是片平静:“我知道我只是在想,既然喜欢个人,至少应该让他知道”

  雨宫碎只是胡诌的理由,却不知道怎的竟让上官洛陷入了沉思雨宫碎并不在意自己的话给别人带来了怎样的困扰,她在好奇的疑惑的嘲讽的目光中,很安静地离开了

  上官洛不认得她真好

  回到家的时候,雨宫槿第 1次冲出来要求雨宫碎帮她报仇,不用多说就知道,雨宫槿又输给了寒衣

  上了游戏,雨宫碎看到城里比往常热闹了许多,使用夫妻技能到了寒衣的旁边,手指快速敲击键盘,打出了大段话

  不语:怎么今天城里这么热闹?

  寒衣:老婆你回来啦3

  不语:我问你话呢

  寒衣:哦是这样的,今天城里来了个新人名字挺文艺的,叫涟漪,听名字应该是个很文雅的女生对吧,可是对方可不是般的剽悍,才进城就在『世界』上说要追城主呢!

  追城主追那个腹黑

  看到这大段话,雨宫碎被囧到了,突然很想认识下这个叫涟漪的女孩子,居然如此有胆量,竟然公开宣布要追求城主大人

  在雨宫碎的印象里,她很少和城主交流,虽然她在城里也担任挺重要的职务,不过城主「月暖」是个极品腹黑,和他说话很容易死脑细胞,所以怕麻烦的雨宫碎总是竭力避免和月暖交流

  「命运待长夜」叛徒

  雨宫碎刚和涟漪聊了两句,寒衣就吆喝着别聊了,说是月暖要分配任务了

  雨宫碎无奈地关闭了对话窗口,只不过是和涟漪认识了而已,她连点点想知道的事情都没套出来,心里自然是十分不爽的,好在月暖的杀伤力摆在那里,否则雨宫碎绝对会罢工不干的

  月暖是个心思很细腻的人,虽然队里的都是些高手,虐个b没什么大不了,但用月暖的话说就是,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于是虐b零损伤的标准就出来了,这也是为什么月暖还要明确每个人的任务,到时候各忙各的有条不紊,也就不怕出什么岔子

  雨宫碎对月暖是既怕又崇拜,腹黑太难对付,但月暖的等级装备操作和指挥都是大神级的,这也难怪会有像涟漪这样不怕死的女生追求月暖了

  “妈,你帮我玩会儿,我去下厕所”开始之前,雨宫碎觉得有些不舒服,便把雨宫槿给叫了过来,又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下段话,让寒衣多照看下不语虽然雨宫槿玩游戏的时间也不短,但经常在关键时刻出状况,所以雨宫碎才对雨宫槿有点不放心

  也好在雨宫槿在重要场合也不计较和寒衣是不是有摩擦,关系到大家的利益问题,她还是很配合的,所以这个时候雨宫槿会听寒衣的话

  雨宫槿很喜欢和城里的人起虐b,据她所说就是很多人起混战的场面特别有意思,听到雨宫碎叫她帮忙,当然乐呵呵地就坐过来了

  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好,雨宫碎才放心地去了卫生间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见了上官洛的原因,雨宫碎就是觉得自己撞了霉神,拉肚子给拉个不停,吃了点药总算是止泻了,正想在沙发上躺会儿呢,却听到雨宫槿在卧室里面大叫

  “啊啊啊小碎你快过来啊这事儿麻烦了啊”

  麻烦虐个b能有什么麻烦雨宫碎有些不悦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心里暗暗发誓如果雨宫槿只是因为点芝麻绿豆的事情叫她的话,她就让雨宫槿个月碰不了电脑

  当然,雨宫碎的想法是没法实现了,因为确实出现了麻烦

  长相奇葩的小怪兽倒在地上,周围爆出了很多东西,但却没有人去捡,因为大家都被包围了

  不语:怎么回事儿艾我刚离开会儿场面怎么就这么乱了?

  寒衣:涟漪出卖了我们

  短短句话,让雨宫碎傻了

  揉了揉眼睛,雨宫碎这才认真地观察起现在的情况来包围他们的人不陌生,是他们的死对头「杀了月暖吃火锅」名字很喜感,也很霸气,但这队人是出了名的无耻,据说当初他们想抢月暖的b,但却因为实力不够反而被月暖给秒了,从此以后就专和月暖对着干

  寒衣:还不止这样涟漪放出消息说我们城里没人,所以吃火锅那混蛋还派了另外批高手去攻城,而他则亲自带人堵住我们

  「命运待长夜」惩罚

  当玩家的等级和财富达到定程度后,就可以向系统申请建城,而申请成功的玩家自然就是那城之主距今为止,整个游戏里面也就只有几座城而已,当然厉害的玩家还是有很多,不过他们般都会选择成为座城池的居民而非建城,要当好城之主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而建立好的各个城池之间,便有了结盟关系和敌对关系结盟的,那就经济上互相来往,两座城的玩家也可以放心大胆地凑到起,而敌人,相见时自然也是刀光剑影了严重的时候,就会像是现实生活里面样,开始战争

  杀了月暖吃火锅也是城之主,不过他这城主位置是别人给的,据说那玩家不完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个愿意接受城主位的人,那人就是火锅君如今火锅君让人去攻城,摆明了是要挑起战争了旦城池被攻下,这座城就会被并入胜利的那方,而城主也会连降五级

  不语:现在怎么办,现在留在城里的好像都是些普通玩家吧,他们能招架住进攻吗?虽然平时我们也经常跟着月暖出来,可那时候都是有人守在城里的,我记得最近好多人都有事不能上游戏吧?

  皱着眉,雨宫碎对现在的状况感到火大,抬手就丢了堆有毒的花粉出去,解决了批不怕死来挑衅她的人

  寒衣:放心,月暖不是那么糊涂的人,怎么会丢下座城带着我们出来虐b,你看他到现在了什么指令都没发出,就应该明白事情都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不语:差点忘了,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呀不过这次月暖不是把在线的高手都叫走了么我记得他说了这次b不好打所以多带点人来着

  寒衣: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

  不语:八点半呀怎么了

  寒衣:老婆你变笨了

  不语:嘎?诶等等,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犯了会儿傻,雨宫碎急忙让自己的笨蛋思维刹车,抬手敲敲自己的额头,她对着屏幕吐舌头

  果然是见了上官洛受刺激了所以变笨了吧,他们出城的时候的确是在线的高手都被月暖带走了,可月暖凭什么这么放心大胆地带人走翱因为时间不会停步,到了某个时间,某些原本不在线的人也会上线

  月暖:各位,走吧

  就在雨宫碎因为松了口气而玩心大起,把围着她转的几个家伙当老鼠逗的时候,月暖突然发话了不知道月暖突然让走是什么意思,但雨宫碎也不想多问,就照着做了

  说来也奇怪,本来想绊住他们的火锅君和众龙套们,在月暖说了这句话之后也离奇地逃走了,等到雨宫碎回到城里时才问的寒衣,原来是每晚八点准时上线的同月暖样的神级玩家梓珞像是会预言样,上线后就带人杀向了火锅君的城而陆续上线的被月暖来的高手们,也很淡定地守城

  所有的事情都很简单地就被解决了,雨宫碎对月暖的崇拜又上升了个高度,至于涟漪,却无论怎么也联系不到她了

  寒衣说,涟漪入城第天就出卖了大家,虽然很蹊跷,但这样的人肯定不能再留下来,月暖在第时间就把涟漪给逐出了城

  与此同时,城里的人也都在讨论涟漪叛变这件事儿,似乎有人不想就此善罢甘休,还要对涟漪做出后续处理

  比如说——

  『世界』小黑号:组队虐涟漪那个叛徒,有意者速度!

  求票求留言啊窝会很努力地更新的

  「命运待长夜」天雷

  雨宫碎的梦想曾是当名精英,但在初中年级那年她放弃了这个梦想

  在那年,她遇到了向高手学习的难得的机会在那年,她被妈妈带离了那个生活了很久很久的地方在那年,她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也是从那年开始,雨宫碎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和普通的小孩有些不同

  “妈,我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我知道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将头埋在雨宫槿的怀里,雨宫碎知道她是想起了国那年发生的事情那件事情,虽然雨宫碎被及时阻止了但雨宫槿还是很生气那时候的雨宫碎不懂,现在的雨宫碎,还是不懂

  “我知道碎不会做坏事”顺势搂住雨宫碎,雨宫槿的表情缓和下来,看向雨宫碎的眼神里满是怜惜,“所以做你想做的吧”

  “恩,谢谢妈妈”感激地笑笑,雨宫碎扭头三年了,她还是按捺不住那份心情,记得而是对梦想的坚持,所以有些东西就算很不想要,可是她也不会丢

  犹记得当初知道原来自己学会的东西是为了伤害别人时,她是多么恨,恨不得头撞在墙上把什么都忘得干干净净,不过还好还好她被阻止了,所以她没有参与那次实际是被利用入侵某公司系统盗取客户资料的“考试”但是,第二天的报纸上还是刊登了那家公司损失惨重的消息,不是她做的,还有和她起学习的其他孩子对,孩子,利用孩子们的梦想做坏事

  虽然现在想来会觉得有些遗憾,雨宫碎觉得自己处于叛逆期所以会有做坏事的冲动,但如果真的做了她还是会有些后悔吧是的,有些,因为那家公司好像对妈妈很重要

  雨宫碎在涟漪的电脑里找到了个文件夹,文件夹的名字就是“照片”,鼠标落在上面,雨宫碎好奇地点开,整个人却瞬间僵在了座位上

  “很漂亮的女孩子艾可是却做了这种事情”雨宫槿直都站在雨宫碎的身边没有走,她看过涟漪的照片后给出了这样句评价,偏头的时候才看到雨宫碎那难看的脸色

  “小碎,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摇摇头,雨宫碎关闭了文件夹,整个人瘫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叮咚

  有系统消息,雨宫碎连忙直起身子点开

  『月暖和寒夜情投意合,在紫城之巅互许终身,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结同心』

  咚!雨宫碎头撞在桌子上

  「命运待长夜」真实

  月暖和寒夜,这名字真有夫妻相

  雨宫碎已经在电脑前被城主大人的闪婚给雷得外焦里嫩还冒葱香了,当然被雷到的不止她个,世界频道上的人基本都在讨论月暖闪婚的事情,当然还有寒夜的身份

  据知情人士透露,寒夜是和涟漪同时入的城,与涟漪的招摇不样,寒夜为人低调,处事也十分好,在守城战中表现得也十分出色,然后就这么滴和月暖认识了,再接着再接着他们就闪婚了!

  不语:这个世界玄幻了 _

  雨宫碎句话总结,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虽然惊讶月暖会干闪婚这种事情,不过雨宫碎和月暖也不是很熟,也就送了份贺礼,看了会儿热闹,目睹友邦城主像月暖敲诈寒衣样敲诈月暖后,心里又欢脱又纠结地下线了

  第二天雨宫碎很早就到了学校,班上没有什么人,雨宫碎单手托着下巴盯着月城浠涟的座位发呆也不知道保持这个姿势多久了,等到雨宫碎回过神来时已经上课了,月城浠涟正美滋滋地坐在座位上欣赏自己的美甲,看起来心情十分好的样子

  雨宫碎揉了揉自己已经发麻的手臂,看到老师已经站在门口了,只得咽下到嘴边的话

  当有什么事情迫切想做而这个时候又不能做,人就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就好像现在的雨宫碎,明明才过分钟,但她就是觉得有两分钟那么漫长,纠结了很久,雨宫碎这个好学生还是干起来开小差这种事情,从笔记本上扯下张纸,低着头唰唰写着,像是在记笔记的样子

  写好后将纸条折成豆腐干大鞋雨宫碎用手肘撞了撞月城,然后装作很随意地递东西样把纸条给了月城

  月城见雨宫碎给了她张纸条,顿时像发现了新大陆样新奇地打开纸条

  ‘你在战国里的昵称叫涟漪吧’

  求票求留言啊

  「命运待长夜」诉说

  雨宫碎咚的声倒在了软软的草地上,手搭在额头上遮住了眼睛,偏头躲过了月城浠涟伸来的手:“别,让我晕会儿”刚才是被月城浠涟的话给雷晕的,这次是真把头给撞晕了冏r

  月城浠涟看出雨宫碎有点理不清现在的关系了,捂着嘴轻笑了声,屈膝坐在了她的旁边

  因为是上课期间,两人待的地方不是般的安静,方不说话也都让这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不过月城浠涟和雨宫碎似乎也是很喜欢这种宁静早晨的人,对于现场的氛围也不是很排斥

  “我第次向他告白的时候,是我放弃追迹部景吾的第二天”太阳出来了,散发着柔和的光线,照在人身上暖暖的月城浠涟眯起了眼,似乎眼前浮现出了那时的场景

  “他笑着拒绝了我,以为我开玩笑呢,因为我前天还追着迹部景吾不放手可是我自己很清楚,这绝对不是时兴起和你说实话吧,当初追迹部其实是我和朋友的个赌而已,不过在看到周助后我就主动认输了,我想,我要追他,就不可以再把感情当成游戏或者和别人的赌注,可是显然我最初的行为已经让周助绝对我是这样的人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呢?又不是第次见他,可在那天她就偏偏放弃了对迹部景吾死缠烂打,可在那天她就偏偏跑出去对他告白了是很认真的,不是游戏,不是赌注她只记得那个下午,他穿着她最爱的白衬衣,以夕阳为背景,在晚风中笑得那么温柔,温柔地让她莫名地湿了眼眶然后,她开始追他了

  “我发誓我真的是喜欢他了,否则我也不会干出这种奇怪的事情他对我总是视而不见,我知道他因为他弟弟的缘故也开始玩战国,于是我也玩,从开始我就建了两个号,个是涟漪,个是寒夜,我故意用涟漪的账号暴露自己的身份,然后做了那种事情,我很开心,因为他主动找我了

  至于寒夜我怎么可能让他受到点伤害,涟漪是个幌子,寒夜才是真正想要接近他的人”

  “行了,我就再问句”雨宫碎还是躺在草地上,打了个暂停的手势,她似乎有些不想再听月城说下去

  “月暖怎么会同意和寒夜结婚翱”这是广大游戏玩家的心声吧r

  “这个啊”月城耸耸肩,笑得有些无奈:“我也就是试试而已,我知道他看上了套装备,不过那是终极夫妻任务的奖品,于是就当闲聊似地问了他句要不要结婚,然后他同意了”

  “”

  求票求留言

  我冏啊r要求千字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