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关系不是很紧张么?现在雨宫碎怎么会和他起吃饭?

  “我在和他交往。”看出了手冢的不解,雨宫碎小小声地说,微微低着头,但却还是用尽办法注视的手冢的举动而不让他发现。

  听到这句话,手冢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动作上也没有泄露他的情绪,顿时让雨宫碎阵失落。

  果然,是她自己厢情愿么?

  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指,雨宫碎自嘲地笑了笑,觉得自己傻到爆。都成了寒川棱女朋友了,还想什么手冢。她居然妄想用寒川棱刺激下手冢,果然是个白痴,人家根本就没拿自己当回事

  眼圈开始变红,雨宫碎暗暗深呼吸,平静了下心情,这才抬起头来,却看到手冢国光正盯着自己。

  “额部长,我脸上有什么吗?”摸了摸自己的脸,雨宫碎干瘪瘪地笑着。

  手冢沉默了两秒,突然开口:“和他分手,就这么难过?”

  “分,分手!?”这什么情况?雨宫碎愣了下,然后惊呼出声。

  手冢眉头皱,觉得自己好像被骗了。他看向门口,早就没有那个修长的身影了。

  还记得他刚到门口的时候,被寒川棱拦住,说他和她分手了。难道不是这样的?

  雨宫碎脸茫然,听完手冢的叙述后,把头重重地往桌子上磕,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了。准备拿出手机问问寒川棱什么意思,却看到还有条未读消息,是她刚刚被手冢的冷气给震得不敢说话时发来的,所以才忽略了吧。

  碎,背离自己心意的人会同爱背离。请看清自己的心,我会直支持你。——你的脑残粉寒川棱。

  看到这条消息,雨宫碎忍不住又落泪了,边狠狠擦着眼睛,边用埋怨的语气说:“什么嘛,你说分手就分手,我有同意吗?”

  “舍不得?”手冢轻轻抿了口茶,淡漠地问。

  雨宫碎擦干眼泪,摇摇头,露出不爽的表情来:“因为他甩了我,明明只能我甩他的。”

  “”听了这句话,手冢选择沉默。

  背离自己心意的人会同爱背离。

  雨宫碎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看着手机屏幕上属于寒川棱的版头像,心中有些感动,有些愧疚。

  如果要回报他的话,是让自己幸福吧。

  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想了,雨宫碎看着坐在对面的手冢,很认真地说:“据我所知,部长还没有女朋友。既然我被寒川棱甩了,那我就就来追部长吧!手冢国光,我喜欢你!”

  —

  日子刚好~情人节告白,找个男朋友先~~~

  「寂寞海」天台之行

  “好了小舞。”手冢打断了伊藤舞的话,伊藤舞撇了撇嘴角,松开抱着手冢的胳膊,脸哀怨的表情。

  雨宫碎早就被伊藤舞刚才那句青梅竹马给雷得外焦里嫩了,她直以为和手冢走得比较近的女生只有她个人而已。这就叫不来不知道,来吓跳。突来的意外让雨宫碎改变了主意,她才没大胆到在他青梅竹马的面前给他送吃的。

  所以,雨宫碎在稍微思考之后,露出了很正常的笑容:“我想和部长起吃饭!”说完,她还把提着的饭盒举到了下巴处。

  “我”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伊藤舞先步接过了雨宫碎的盒子打开,顿时飘香四溢,伊藤舞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更是兴奋得大叫起来:“国光国光,有我们最喜欢的鳗鱼茶哦”

  ╰_╯╬我们最喜欢

  雨宫碎的眉毛忍不住抖了抖,她特别想巴掌拍飞伊藤舞,刚才的好感都是假象啊赤果果的假象!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虽然是怒火中烧,但雨宫碎面上还是片平静,她干脆无视了伊藤舞,双眸子只盯着手冢:“部长不会拒绝的对吧?”

  “不会不会!我定会把他拖去的!”伊藤舞摆摆手算是帮手冢答应了,手冢皱了皱眉,什么都没说,算是默认了。

  如此结局,雨宫碎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语,她看着手冢走进教室收拾东西,而伊藤舞则在她耳边叽叽喳喳不停,吵得雨宫碎火大。

  “听你刚才叫国光大冰山为部长,难道你就是雨宫碎?”

  “是。学姐知道我?”听伊藤舞这么说,雨宫碎倒惊讶了下。转念又想,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很白痴。伊藤舞和手冢是青梅竹马,知道很多事情也是应该的。

  伊藤舞笑着点了点头,双手环在脑后,嘴角的弧度变得有些意味深长来。她盯着雨宫碎,将眼睛眯成了条缝,用有些诡异的语气说道:“周助告诉我的,你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有趣?雨宫碎但笑不语,心中暗暗思索是不二说她有趣还是伊藤舞觉得她有趣。

  “走吧。”整理好东西出来,看到有些心不在焉的雨宫碎,手冢出声提醒。她回神,见伊藤舞很自然地走在手冢的旁边,有些不悦从来没人告诉她这件事。

  拍拍脸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雨宫碎跟了上去,走到手冢的另外边,三人并排而行。

  事实上,这是雨宫碎第次和手冢在学校里吃饭,她以为会是在食堂里面,不过是在天台,而且在那里的还有正选里的三年级生。

  “学长们都在!”推门而入,那些熟悉的脸庞印入眼帘,雨宫碎狠狠吃了惊。她还曾奇怪只在食堂遇到过越前桃城和海堂,原来三年级的学长们都跑到天台来了。

  看到雨宫碎来了,菊丸是最兴奋的个,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扑向了雨宫碎:“小学妹你也来了”

  “学长你很重诶!”雨宫碎手抱着便当盒,手扶着墙,这才没有失去平衡摔下去,菊丸才不管雨宫碎的抱怨,就是像只树袋熊样挂在她的身上。

  “英二,小学妹快撑不住了,下来啦!”伊藤舞看向菊丸的眼神里满是宠溺,惊得雨宫碎嘴角直抽,不过菊丸的确就是单纯得让人想要宠爱,她也就接受那种眼神了。

  听了伊藤舞的话,菊丸有些不情愿地松开抱着雨宫碎的手,脸不爽:“小学妹软软的抱起来很舒服诶”

  雨宫碎挑眉,心里有些介意菊丸那么听伊藤舞的话,这分神,致使她错过了不二那饶有深意的笑。

  想破十九万所以再更章,不给推荐留言我就开虐哦←_←

  「寂寞海」喜欢让人卑微

  “小学妹浠涟你们和她认识喵?”菊丸蹦蹦跳跳来到雨宫碎旁边,看到夏目千鸟那张的脸,忍不住就想伸手捏捏,但夏目千鸟个眼神就让他的动作给僵住,随后垂头丧气地回到了不二身边,忍不住抱怨:“那个女生长得那么可爱可是眼神好可怕哦怎么这样啊好难过”

  “好了英二,他们走了哦。”指了指已经远去的众人,菊丸愣,然后泪奔过去,怎么都这么坏不叫他呜呜呜

  雨宫碎对四天宝寺的热情在见到夏目千鸟的瞬间消失殆尽,她只想知道夏目千鸟和寒川零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似乎是不好的回忆,但夏目千鸟那句累了真的让她的心弦狠狠被触动。

  月城浠涟看出雨宫碎的好奇,心下便想反正自己的存在就让夏目千鸟不爽,再惹她惹也不算什么了,便代雨宫碎问出了那个问题。

  和月城浠涟想的样,夏目千鸟给了她个有些怨恨的眼神,但随后便化为深深的无奈。男生们已经迫不及待开始打练习赛了,但两校的混双女生都不在,也就不担心会有比赛。夏目千鸟领了雨宫碎和月城浠涟到自己的房间,原木的桌上放了两本书和个相框,毫无意外的那个相框里的照片是寒川零。

  “我在他身后跟了大概有半年了吧,不过半年里他都没有正视过我的存在,虽然没有总是找你。”她看着月城浠涟,忍不住自嘲笑:“但开口闭口都是你的名字。”

  “他以为我追他是闹着玩的,不过都半年了,他依然还觉得我闹着玩,那我也觉得自己闹着玩吧,拿自己的时间浪费在个不可能的人身上,不是胡闹是什么。我累了,所以我走了,本来心里还有丝祈祷以为自己的离开会让他想起我的好,不过已经个月了,他都没有找过我。”

  “你用了个月成为四天宝寺的混双女队员!?”很显然雨宫碎关注的重点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这句没在重点的反问稍微缓和了下室内的气氛。

  夏目千鸟的表情从开始的略带忧伤瞬间变为囧囧有神,她无奈地按着自己的额角,耐心地解释道:“不是,我直都是,只是遇到寒川零以后就放弃了这个位置,不过白石在我离开的时候表示这个位置会直为我留着。”

  “好吧,我就说呢,如果你只用了个月的话我得被吓死。”不要意思地笑笑,雨宫碎拿起相框看起来。

  寒川棱和寒川零长得很像,不过寒川零给人的感觉更阳光,少了些沉着,多了些活力。寒川棱给雨宫碎的印象直都是暗夜的隐者,但寒川零就是那冬日的暖阳,两个兄弟完全是极端呢。

  是极端,也像得要死,都只认准了个人。

  不可抑制地想起了寒川棱,雨宫碎的心上涌起了股愧疚。自从寒川棱给她发了那条消息以后,她就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态度面对他了。谢谢他吧,这份感激来得太卑微了,和以前样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就是寒川棱做得到,她也不可能做到。

  这就是差别吧,和手冢之间发生过的切好的坏的事情,她都愿意记得,愿意面对,但和寒川棱之间发生点尴尬,她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只因,喜欢个人,爱个人,只会让自己变得卑微。

  “好了,我们出去吧,估计他们等急了。”打断两个人的若有所思,月城浠涟算是三人中最冷静的个,她率先推开了门走出,随后跟上的是雨宫碎,最后才是夏目千鸟。

  离开了那间屋子,三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样,有说有笑地走到了训练场地,在所有人看来,她们是最普通的好朋友。

  雨宫碎心里犹豫了番,还是走向了手冢,她想问问,手冢是不是觉得她在闹着玩。

  还没走近呢,伊藤舞就突然杀了出来,直接抱住了手冢的胳膊把他拉走了。雨宫碎站在原地,忍不住嘴角直抽,她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平静下来无视这个青梅竹马,结果这个女的总是在她平复下来时杀出来打她个措手不及。

  只有雨宫碎自己听到自己的牙齿磨得咯咯作响,她真的很想打电话给上官洛让他立刻把手冢绑到她房里,不然,把伊藤舞绑到上官洛自己房里也行!

  「寂寞海」打赌

  在离合宿的地方最近的图书馆里,雨宫碎月城浠涟和不二周助三人各霸占了桌子的边,努力地翻着书。

  找不到可以用的电脑,三人只能到图书馆来自虐,因为没人能好好解释这句话。雨宫碎本来想去问手冢的,后来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那句话不是她希望的意思她就继续祝福手冢和伊藤舞!

  时间,安静得只听得见书页翻动的声音,雨宫碎的腹诽也结束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雨宫碎给找着了,看了翻译,先是止不住的甜蜜,最后化为深深的无奈。

  她用手撑着脑袋,郑重地询问不二:“这封信真是部长让你转交给我而不是他给你而你误认为是给我的?”

  “小碎为什么会觉得是给我的?”不二调挑眉,然后接过了雨宫碎递来的书,看了那句话的解释,他先是加深了笑容,最后却僵在了原地。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山上有树木树上有树枝而我喜欢你你却不知道”,咋看这是手冢在告白啊!可是,重点就在于,这是男人写给男人的!

  雨宫碎其实明白手冢的意思,这不是告白是什么?只是部长大人文艺出了个笑话罢了。

  不能掩饰心里的喜悦,雨宫碎的烦躁扫而光,她才不管直陪着她的月城浠涟和不二周助呢,屁颠屁颠儿地跑去找手冢了。

  在跑去找手冢的路上,雨宫碎碰到了伊藤舞,在伊藤舞充满歉意的对不起之后,她了解到伊藤舞只是手冢的好朋友罢了,之所以会说是手冢的青梅竹马,不过是她帮助手冢打发那些纠缠手冢的人罢了,在那些人面前和手冢秀恩爱让她们知难而退。

  得知真相如此,雨宫碎也有些猜不到手冢到底在想什么。方面放任伊藤舞的行为似乎要她放弃,但又给了她那样封信让她重新燃起希望。

  从最初的撒丫子快跑到最后慢慢行走,每靠近步,雨宫碎就越紧张,就越犹豫自己该不该提出那个要求来。

  她在门外转了好几圈,最后狠心,敲响了门,手冢看到是她,似乎并不惊讶。

  “部长。”雨宫碎深呼吸口气,然后拿出了那封信,问道:“这里面的内容,可当真?”

  沉默良久,手冢那犹如免死金牌的回答让雨宫碎激动得几乎流泪,她张开双臂给了手冢个熊抱,幸福得快要飞起来了。

  刚才手冢说了,当真。也就是说,他也喜欢她!!!

  激动了下,雨宫碎抬起头来望着手冢,毫不犹豫地提出自己心中所想:“部长,我们交往吧!”

  本以为这次手冢应该会爽快地答应,但没想到他沉默了下,然后拒绝了。

  “为什么!!!”雨宫碎捂脸尖叫,神啊救救她吧为什么会是这样!!!

  见雨宫碎脸失望,手冢也有些愧疚,他揉揉雨宫碎的头发,轻声哄着她:“等等我吧,过段时间就好。”

  “为什么要过段时间啊_”雨宫碎泪流满面了,她不能等刻都不能等啊!她以为自己必胜无疑才答应和不二打赌的,要是个月内没让手冢点头答应,她就要为不二提供个月的午餐啊!

  「寂寞海」再次告白

  以后的每场混双训练,都是雨宫碎和手冢对桃城和海堂,开始两个男生会被虐得很惨,但不得不说和高手对战对于自己实力的提升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现在也不至于剃光头了,实力的提升大家有目共睹。

  其实说起来,对于网球部的人,雨宫碎和手冢相处的时间才是最长的,加之她喜欢手冢,所以不自觉地就更关注手冢的举动,猜测手冢的心思,要说默契,两人的默契不低。这些天的训练下来,虽然不能让两人像当初的黄金组合那样合拍,但个人的实力也不差,场混双不能百分百没问题,但至少不至于出现乌龙就对了。

  和四天宝寺的比赛很快就来了,雨宫碎没看过四天宝寺的人的比赛,在合宿期间她只夏目千鸟打过练习赛,其他人有比赛的时候,她也没看成,所以当氏裕次的搞笑网球出来时,她笑得真的是上气不接下气,而除了初中时被整得很惨以外,今后每年都习惯的青学其他人来说,则淡定看比赛,越前那个拽家伙甚至对雨宫碎投去了鄙视的眼神。

  雨宫碎虽然和菊丸搭档,但她对菊丸也不是特别了解,只是两人在球场上特别合拍罢了。看菊丸使出菊丸分身,于是球场上多了好多个菊丸,她就惊讶得把嘴巴张成了“0”,再看四天宝寺的氏裕次,开始的确被菊丸分身搞得手忙脚乱,但很快他也学会了这招,瞬间,又出现了好多个氏裕次。

  “我的天,我要晕了,部长你扶着我点。”看着满场乱跑的好多个菊丸和氏裕次,雨宫碎觉得再看下去她就得直接栽倒下去了,立马拽住手冢的衣袖。

  手冢没说什么,眼神都没转变方向,但还是贴心地朝雨宫碎那边挪了挪,如果她真的支撑不住,可以靠在他的身上。

  虽然看的眼花缭乱有点晕,但雨宫碎还是睁大了眼睛看这场比赛。

  她是知道青学有很多怪物啦,但是没想到居然可以这么厉害,这样想来,她的梦境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最后,氏裕次虽然成功模仿了菊丸分身,但终究是模仿的,没法完全学到菊丸的精髓,因此菊丸险胜。

  “累死了喵,以后再也不这样玩了。”菊丸拖着疲惫的身体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虽然脸痛苦,但眼中的光彩还是无法掩饰的,雨宫碎走过去摸摸他的头,从口袋里翻出颗糖来:“学长辛苦了,很厉害哦!”

  “果然还是打双打好啊”菊丸幽幽地感叹了句,说得雨宫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将他扶去休息,其他人也蜂窝挤了过来。雨宫碎把位置让出来,扯了扯手冢的衣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部长,其实,我有点紧张。”

  “保持平常心就好。”手冢低头看了她眼算是安慰,虽然说话的语气淡淡,但其中的关怀还是不可忽视。雨宫碎心中暖,但那颗心还是抑制不住狂跳。

  “从加入网球部打混双开始,我和菊丸学长从来没输过,可是我知道那是因为前面的对手都不是很强。四天宝寺是个劲敌,我有些怕”

  “我也怕。”出乎意料的句话在雨宫碎耳边炸开,惊得她瞪大了眸子,眸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手冢点点头,平静地说:“不管对手厉害与否,每场比赛我都会紧张,也会怕自己会输。但是,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你真正应该在意的是你是否为此努力了,是否因为网球得到了快乐,就算输了,大家也不会怪你。”

  “因为拼尽全力所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