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雨宫碎背靠着窗户,双手环胸严肃地盯着三上落:“那是个饵。这次我和月城浠涟的损失你们想象不来,如果你还要闹,我有必要怀疑我的合作对象,是不是有足够的能力了!”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不让他犯点大错,怎么能让他离开?”淡漠地瞥了眼三上落,雨宫碎坐回位置,点开新闻。上岛正负责战国第二季开发的消息已经发布出去了,知道的人越多,给上岛正造成重大打击的几率就越大。

  有个词语叫做捧杀,虽然雨宫碎这不叫捧杀,但道理是样的。她要将上岛正送到个新的高点,然后再让他狠狠地摔下来,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说起来还得感谢他呢,没有他当年的欺骗,她也学不来闯入计算机系统的那套。

  如今,就让他好好验收下,他培养的学生,到底能不能出师!

  “三上落,我要见我妈!”

  「通天塔」回家了,天才少女

  时间平平静静地流逝着,月城浠涟拿到了雨宫碎的体检报告,并没有什么问题,这让她和手冢那颗悬着的心放下了。雨宫碎每天还是累得半死不活的,偷偷增加她训练量的乾被菊丸顿胖揍,再也不敢改雨宫碎的训练记录了。

  被雨宫碎无视过次以后,越前龙马逮住机会就和她打练习赛,把女生虐得死去活来,然后小支柱同学就会被不二和手冢叫去培养感情,不多于三次,越前龙马就不再找雨宫碎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天河大叔也搬来和雨宫碎起住,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什么的。当然,其实手冢的效果要比大叔好,从最开始大叔视手冢为“情敌”到两人统战线,雨宫碎永远被压迫的处境已经被奠定。

  从公司出来以后已华灯初上,雨宫碎伸了个懒腰,然后推着小宝号踩上马路。

  公司有给她配车,不过自由惯了的她还是更喜欢骑着小宝号横冲直撞,公司的各个产业已经恢复运作,也就是说,她可以暂时把那些事情丢边了。

  被确认身份以后,雨宫碎就没住在郊区了,而是被安排进了上官家的主宅。房子虽大,却空荡荡的少了些人气,所以她比较排斥回去。

  推着小宝号在大街上闲逛,路过青学的时候,雨宫碎犹豫了下,走了进去。

  在夜色的笼罩下,网球部显得寂静而空旷,盏照明灯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发出橘黄铯的暖光。

  从更衣室的窗台缝里取出网球场铁门的钥匙,雨宫碎抱出筐网球,揉了揉眼睛,对着空无人的半边球场练习。时间,静谧的夜里多出了击球声和球砸中东西的声音。

  越到后面,比赛要赢就越难,雨宫碎知道大家都在增加训练强度,只是顾及到她还有公司的事情要处理,所以给她安排的训练内容都很基础。乾改她的训练记录那次不是乾的本意,是她再三要求的,不过最后乾被误会的菊丸胖揍了顿,而乾担心她被骂,所以也就默默承担了下来。

  网球部的大家都是好人,所以她更不能拖大家的后腿!

  捂着左胸,雨宫碎觉得那里暖暖的,天的疲惫似乎都烟消云散,让她精神满满地奔跑跳跃。

  “我才没那么弱呢!啊哈——”气势十足地侧身挥拍,圆滚滚的小球以极快的速度划破空气撞在铁丝网上,旋转了几圈后,卡在了上面。

  “我真是个天才~”得意地吹了声口哨,雨宫碎准备结束今天的训练,转身,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部,部长?”

  “回家了天才少女。”手冢狭长的凤眸里充满了笑意,在看到女生由错愕变成窘迫以后,他的心情指数上升了十个百分点,所以也就不打算追究女生这么晚跑来训练的事情了。

  雨宫碎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抱着球拍追上了部长大人。

  她是不知道部长大人什么时候出现的,说不定部长大人把她的动作从头看到了尾。其他的还好,可是

  那句“天才少女”把她的影响毁完了好么默默捂脸

  「通天塔」阴人

  上岛先生,不好意思,月城公司已经付了定金,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谈了下去。”脸上的笑容直都那么懒散,他斜靠着,笑着,像是戏耍个笨蛋样对付上岛正。

  月城浠涟和雨宫碎合作,的确已经拿下了维纳斯在日本的代理权,这个消息延迟许久才发布出来,所以当告诉上岛正这个消息时,假扮的寒川零底气十足,同时更是期待上岛正的反应。

  听到这么说,上岛正的眉毛拧成了团,他犹豫了下,还算冷静地开口:“先生,怎么这么急,昨天我们聊得不是很好吗?”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勾唇笑,然后起身,有要离开的意思。

  上岛正微微怔,见就要这么走了,狠了狠心,叫住他:“先生,上官集团非常想和维纳斯合作,而事实上,最适合和维纳斯合作的也是上官集团。月城公司只是付了定金,你们还没有签合同,所以不存在违约说。上官集团愿意付双倍的定金,来表示合作的诚意!”

  哦呀鱼上钩了。

  寒川零心里的小恶魔哼唧唧地笑着,他顿了顿,气定神闲地转身,似乎对上岛正这个提议很感兴趣。

  看有戏,上岛正更加锲而不舍。

  “既然上岛先生这么有诚意,那么,维纳斯很高兴和您合作。”不再吊着上岛正的胃口,寒川零伸出右手,和上岛正握了握,“合同方面,我稍后会让人送来。”

  “合作愉快。”上岛正露出了笑容,他为自己又拿下个计划而得意。只是,他并没有发现寒川零最后那句话有很大的问题。

  上岛先生有诚意,可上岛正不代表上官集团。

  和上岛正合作,可不代表和上官集团合作。

  因为,他不是,他不是维纳斯在日本的负责人啊!

  在暗处等待的月城浠涟和雨宫碎见寒川零得意洋洋地走了出来,也就明白事情办好了。开始还担心上岛正那个老狐狸发现什么,不过还是浠涟有手段,放出了很多关于的假消息混淆了上岛正的视听,然后雨宫碎再不断给他施压,让他不能不慌。

  月城付的定金不是个小数目,而上岛正要用双倍的定金来赢得这个虚假的代理权,他本身没有那么多钱,而雨宫碎也定不会同意他用公司的资金的。雨宫碎不同意,可上岛正会自作主张动用公司的资金啊,反正公司的财务直都有问题,雨宫碎直没管这事儿,不是忘了,是等着网打尽呢。

  在财务方面先给上岛正击,好戏嘛,后面还有呢。

  当上岛正将说好的定金汇入了月城浠涟的账户以后,雨宫碎“恰好”查了查帐,发现公司资金记录有问题。此等大事,不找公司核心人物上岛正聊聊怎么看都不对吧。于是上岛正有幸到雨宫碎的办公室喝了杯茶。

  雨宫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告诉上岛正,她发现公司的钱少了大笔,而又有人告诉她说,是上岛正动用了这笔资金。

  雨宫碎都说这么明白了,上岛正再反应不过来是针对他,那他就是傻子了。由于拿下了维纳斯的代理权,上岛正也不遮遮掩掩,大方地承认了,当然还是给自己找了个好听的理由。

  雨宫碎嘲讽笑,把早就准备好的报纸丢到老家伙的面前,个版面都是说维纳斯和月城公司合作的事情,不排除这张报纸有月城浠涟故意制作的可能。

  于是,上岛正的脸就白了。

  雨宫碎也不多说什么,就这样平静地看着上岛正,不责怪,不问罪,不要他的解释。如果她要开口,绝对是要上岛正卷被子走人,不过现在她还没那个能力。

  上岛正脸色阴沉着,看向雨宫碎的目光中多了丝阴狠。这把戏他算是看出来了,不是着了这丫头的道是什么?不过他又没有证据,只能咬着牙不出声。

  “上岛先生应该是被人骗了吧,现在也别想其他的了,把这资金的空缺补上才是啊。”雨宫碎敲着桌面,不追究上岛正的责任。她不追究,自然会有人追究,总之上岛正的好日子是没得过了。

  她在心里权衡了下,上岛正手里的,全都是上官集团的股份,如今出事了,他是不是会抛出部分股份救急?不是的话,她还得想想办法,是的话那就太完美了!

  「通天塔」其实都是初吻

  越繁华,越热闹,也就越藏有秘密。开在闹市的家普通的酒吧,怎么也不会让人想到里面还有很大型的赌场。

  天河从赌场出来后就回了上官宅,虽然他把上岛正给的钱全输了,不过按照道上的规矩,输赢在天,上岛正也只能自认倒霉,如果他找天河的麻烦,就是和公认的规矩叫板。

  雨宫碎欢欢喜喜地环着手冢的胳膊往小吃摊上冲,她知道手冢和天河样不会允许她吃可能刺激胃的东西,也就乖乖绕过了那些摊位,停在家章鱼烧的店门口。

  “老板,两盒章鱼烧~部长,给钱~”笑眯眯地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热乎乎的章鱼烧,雨宫碎毫不客气地指挥手冢付钱。手冢的眉头轻轻皱了皱,舒展开后认命地跟在雨宫碎后当她的移动取款机。

  罢了,那丫头根本就是摸准了他不会拒绝。就算拒绝也没用吧,丫头看起来什么都没带出来

  “部~长~”突然停下脚步,雨宫碎夹起个章鱼烧送到手冢嘴边。手冢条件反射地张开嘴咬住,随后咔嚓声,他看见女生窃喜的表情,以及自己永远被定格在屏幕上的吃相。

  “好可爱的部长~~要是发到校园论坛上,定会让很多女生失声尖叫的~”捂着发烫的脸颊,雨宫碎全然不知自己不小心说了多么不得了的话。

  手冢眉头皱,伸手想要拿过手机删除照片,却被雨宫碎先步发现而躲开了。她对着手冢扮了个鬼脸,然后把照片传给了月城浠涟,这才敢在手冢身边停留。

  “部长,你也会有今天~”晃晃手指,雨宫碎的表情那个得意。和青学八卦军团这么相处,她也学着调侃手冢了,不过她并没有意识到,如果自家部长只会散发冷气,是不足以让八卦军团的人乖乖听话的。

  手冢沉默了两秒,突然问雨宫碎:“雨宫知道后援团是什么吗?”

  “知道。”手冢突然这么问,让雨宫碎身上的毛都立起来了,进入了警戒状态。

  将女生接近炸毛的反应收入眼底,手冢的心情再次上升几个百分点,面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他冷淡地看着女生,用没有起伏的声音说:“几个月前,晚上,小巷”话没有说完,他的手指还若有若无地拂过嘴唇,于是满意地看到女生惊恐地捂住了嘴唇。

  “没事,那不是我的初吻。”他恶趣味地丢出句话,淡漠的态度拿捏得恰到好处。

  听到手冢这句话,雨宫碎火了,眉毛拧得跟打结了似的:“但是那是我的初吻!!”

  “”手冢的眉毛轻轻颤抖了下,然后直直地盯着雨宫碎,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他完美的侧脸,如谪仙般的出尘气质让人移不开目光。

  轻轻的,点点靠近呆愣的女生,就在她的面前,让她的瞳孔里倒映出自己的脸。

  “你不是说不是你的初吻么?”

  “”雨宫碎被这句话瞬间惊醒,捂着狂跳的心后退两步,免得再被手冢的美色给迷惑了。后知后觉自己说出了不得了的事情,雨宫碎的脸颊滚烫,气焰也小了不少。

  “气话呗,你丢的又不是初吻”

  “啊。”手冢的心情指数满格了,他揉了揉雨宫碎软软的头发,眼带笑意:“我也是气话。”

  「通天塔」挟持

  “愣着干什么,快去见你妈啊!”月城浠涟本以为雨宫碎会很高兴地跑出去,哪知道她居然动不动,表情似乎还很纠结?

  月城浠涟伸手在雨宫碎面前晃了晃,她才回神,有些无奈地说:“我妈不是说,如果我回了上官家,就和我断绝关系嘛”

  “所以你才坐在这里动不动!?”月城浠涟无奈抚额,恨不得把雨宫碎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阿姨那是担心你说的气话!现在什么都好了,她不会怪你的,笨蛋快去!”

  “哦”迟钝地起身,雨宫碎不好意思地往外走。

  踏进电梯,身后的电梯门刚合上,雨宫碎就后悔了。

  站在雨宫碎面前的是不久前刚离开的上岛正,他只不过刚出公司,就搞得很是狼狈,平时梳得丝不苟的头发凌乱不堪,脸上也有淤青,严重的地方已经出血了。

  雨宫碎愣了愣,疑惑地出声:“上岛正?”

  “呵呵”上岛正压低了声音冷笑着,突然从衣服里抽出把刀,冲过去扯住雨宫碎的头发,将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贱人!你不是想斩草除根么?那我就遂了你的愿,让你这个贱人和我起死!!”

  头皮被扯得好疼,雨宫碎并不在意脖子上的刀,只是个劲地摇着头想将头发解救出来。

  她听到上岛正的话,只觉得阵莫名其妙,什么斩草除根,什么起死,这切都让她感到茫然。

  被雨宫碎强烈的反应给弄烦了,上岛正用力扯,雨宫碎就疼得哇哇直叫。他似乎很满意雨宫碎那痛苦的叫声,双眼睛已经充血,大脑也懒得思考,只是疯狂又兴奋地扯着雨宫碎的头发。他冲电梯里的摄像头嗜血笑然后按着雨宫碎的头狠狠撞向电梯门。

  “疯子”强烈的痛感让雨宫碎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来,嘴上却依旧不饶人。上岛正的目光沉了沉,依旧冷笑着。

  “贱人!贱人!你这个贱人!!”他每喊次贱人,就把雨宫碎的头往电梯门上撞次,几次下来,雨宫碎的额头已经血肉模糊,眼睛也眯成了条缝,似乎没法再睁开。

  挣扎中,她用自己还算尖的指甲抓破了上岛正的脸,有次将指甲按进了他脸上的伤口里,更是狠着心死死地将指甲嵌入,上岛正在甩头的过程中,竟让雨宫碎扯掉了他的块皮,疼得他哇哇大叫,更是用力地把雨宫碎的头按在门上。

  叮——

  电梯门打开了,已经到了1层的停车场。

  电梯外已经站满了人,通过电梯里的摄像头,保安早已得知雨宫碎被上岛正挟持,并且在第时间报了警。

  在电梯外的,有警察公司保安月城浠涟三上姐妹以及其他高层人员。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就怕上岛正激动拿刀抹了雨宫碎的脖子。

  看到雨宫碎的脸上全是血,月城浠涟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的眼里有恶魔愤怒的小火苗在燃烧,把夺过身旁警察手里的枪,她瞄准了上岛正的脑袋,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通天塔」她不是你的妹妹

  身运动服完美地表现了少年的活力,戴在头上的帽子遮住了他的半张脸,露出那性,的薄唇与削尖的下巴。

  上官洛不再掩饰,把帽子取了下来,露出自己精致的容颜。

  少了些初次见面时的苍白,他的面色更加红润与健康,只是眼神中再无纨绔与浮夸,多了些冷意。

  他放下了抵在三上落额头上的枪,走到床前看着雨宫碎安静的睡颜。

  “若不是安眠药,这么吵,她怎还能睡下去?”纤细的手指落在女生那细腻的皮肤上,顺着脸颊,他的手落在了雨宫碎的脖子上。上官洛的表情三上落无法看见,但那动作却让三上落有些激动。她没有多想地就走到上官洛的面前,认真地看着他:“你要她死吗?我可以帮你——我直都在帮你!”

  “帮我?”上官洛扯出抹冷笑,搂住三上落的盈盈细腰,让她贴向自己的身体,只能抬头仰望自己。那双灿烂的眸子中没有睿智,只剩满满的痴迷。

  上官洛缓缓低下头,就在两人鼻尖碰鼻尖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自己似乎要亲吻三上落的动作。恶魔的微笑绽放,他轻轻地问:“乖,告诉我,你至今都是怎么帮我的?”

  “恩。”她像是被控制的傀儡娃娃样,没有设防地说出了自己的秘密:“上官集团是你的,我以为你死了,但是我要帮你守住它。我想雨宫碎是你的妹妹,利用她,我就可以插手这件事了。不过她只是颗棋子,我怎么可以让她占有属于你的切?

  所以,我把上岛正的切都拿走了,让他以为是雨宫碎干的,然后又给他下了很重的药,让他神智错乱,去找雨宫碎报仇。本以为他可以让雨宫碎死,但是居然让那贱人活下来了。所以啊,我又想趁那群孩子乱跑的时候制造她被我误伤的假象,若是她摔死了,就完了,没死,我还有后招呢”

  “恩,你所谓的后招就是让那个女佣人假扮意图对雨宫碎不轨的人,分散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你就可以对她下手了吧?到时候你也可以把所有的事情推到那个女佣人身上,毕竟,三上家品行端正万分优秀的二小姐,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上官洛微笑着,说完了三上落未说完的话。

  他突然松手,让三上落跌坐在地上。

  三上落的表情有些僵硬,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只让人看到她嘴角抹嘲讽的笑。

  “爱上你后,我就不是以前的我了,哪里还有三上家二小姐的样子?为了你,我什么蠢事都做过,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你那些失踪的女友是我的杰作。可是怎么办,就算我知道不可以,就算我知道你不会好好瞧我眼,我还是要犯贱啊,我还是会做那些蠢事啊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上官洛不可抑制地叹了口气,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