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头的寒川棱到底在想些什么。让她和妈妈流亡至今的是他家的人,杀了上官洛的人是他,现在要帮她的人还是他!?

  “你让我猜不透。”冷漠地撂下句不清不楚的话,雨宫碎挂断了电话。那个神秘人的信息早已回复过来了,内容和她之前猜想的样,不过是要她别多问选择做还是不做云云。

  这个世界真奇怪。

  她恼火地抓了抓头发,拿起床上的外套走了出去。吧,这个神秘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大言不惭说可以帮她。

  成功了,那是她的幸。失败了反正不过是无所有。

  和她现在没什么差别,她现在也是无所有。

  等事情结束那天。呐寒川棱,你是否真的会帮我收拾烂摊子?哪怕最后我想要你的命?

  窝回来了地震放假。。于是更文考试神马的不管了

  「通天塔」女队员

  夜雨,早晨的空气湿漉漉的,但很清新。树叶儿都冒出了嫩绿的颜色,让人的心情很好。

  雨宫碎失眠了,折腾到了半夜才勉强睡了过去,结果最后早晨起不来,最后的结局当然就是她光荣地迟到了,好在月城浠涟这个好孩子假扮她先蒙混过关了。

  “果咩小宝号抽了会儿疯,所以才没能按时到”没有良心的雨宫碎很可恶地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小宝号身上,为此她还非常不客气地骑着小宝号撞了下树才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这个理由。手冢瞥了眼单车,的确是伤亡惨重,也就没有再追究太多的责任了,不过等到雨宫碎把小宝号还给天河大叔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又捅了篓子了。

  “菊丸学长,今天就让我们狠狠地修理冰帝牛郎团吧!”拍着菊丸的肩膀,雨宫碎恨恨地瞪着不远处的忍足侑士,也就是她和菊丸要面对的敌人。

  “冰帝牛郎团?”

  “啊不,我是说冰帝的人”触及到菊丸那纯洁的目光,雨宫碎瞬间觉得自己邪恶了,嘴角微微抽搐着纠正自己的错误,她开始在冰帝的人中搜索起女生来,也不知道和忍足组混双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看了半天也没瞥见个人影,直到冰帝的人集体看向个地方,隐约间传来声“落落”,雨宫碎顺着看过去,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简单来说,她就是觉得这个世界再次玄幻了。

  “哟”三上落发现雨宫碎副见了鬼的表情盯着她,非常坏心地朝她抛了个媚眼,更是雷得雨宫碎七荤八素的。

  “想不到忍足的搭档居然是小萝莉啊”浠涟缓缓飘了出来,幽幽地说。

  “而且还是只腹黑萝莉”

  “什么?”

  “不我随口说说”揉揉额角,雨宫碎转身,咬牙切齿。

  都说上帝给你关了扇门就定会再给你开扇窗,可是尼玛上帝先生你是不是感冒了岂止连窗连个小洞都没施舍给她啊口胡!

  “喂阿碎,你真的没事吧?”

  “我很好。。真的很好。。”挤出个难看的笑容,雨宫碎偷偷回头瞥了眼三上落,哪知道那家伙从头到尾都笑眯眯地看着她没有移开过视线。雨宫碎欲哭无泪,把球拍抱在怀里大受打击的样子,看得青学的人云里雾里的。

  第场是不二的比赛,对于这个总的来说还算好但还是会捉弄自己的学长,雨宫碎呈无视态度,反正她也知道不二的实力摆在那里,虽然会是场很精彩的比赛,但她更愿意和菊丸聊聊天商量商量战术啥的。

  伸手捞住了菊丸的脖子,雨宫碎不顾菊丸如何挣扎如何抗议,把他拖到了树下不让他看比赛,在菊丸幽怨的目光下,雨宫碎努力催眠自己,指着三上落说:“那女的很厉害,我们搭档不久,默契还不够,所以商量商量战术吧。”

  “可是我想看比赛喵”菊丸继续幽怨瞪。

  “可是我真的觉得,我有点应付不来她嘛!”

  “说的小学妹好像以前和那个女生比过还输了样,小学妹要对自己有信心啦!”菊丸歪头,偷偷看比赛,语气是那么漫不经心,显得雨宫碎想得太多了样。

  雨宫碎默,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虽然没在球场上比过,可在其他方面她可是输得塌糊涂,这样的人,在球场上还会差到哪里去?

  「通天塔」球场上的反鬼相杀

  “打得很辛苦呢。”

  比分是55,双方谁都没有讨到半点好处,隐隐有种要在抢七里分出结果的趋势。不二周助的笑容从来没有变过,相较之下桃城桃城等就要激动很多了。

  雨宫碎和菊丸的情况并不好,菊丸的体力是个很大的问题,虽然提升了很多,但长时间的拉锯战还是会显出他的弱势,而雨宫碎擅长的幻境倒是无用武之地,因为——

  三上落的“提线木偶”先步控制了整个局面,就算雨宫碎要制造幻境,制造出来的也是扰乱自己阵营的幻境,这让她打得束手束脚的,能坚持到现在也算很不错了。

  月城浠涟直都在旁边看着,从来都不会看完场完整比赛的她似乎要把这场比赛看完,不二周助注意到冰帝那边多了个身纯白的女孩子,而月城浠涟的眼神时常落在那个女生的身上,并且不友善。

  或者这是让月城浠涟留下来的原因。

  时间分秒地过去了,和大多数人猜的样,抢七。

  比分是3233,冰帝领先。

  月城浠涟接收到了对方挑衅的眼神,嘴角上扬,抹冷笑在脸上绽放开来。她换了个位置,离雨宫碎比较近的位置。声音不大不小,却如同最先开始那样,给雨宫碎致命的压迫感。

  “我给你的眼睛,可不是让你露出这种焦虑的眼神的。”

  不再是我还给你的眼睛,而是我给你的眼睛。

  那么雨宫碎,你明白了她的意思吗?

  你的眼睛早就在那场意外中失去了,你现在所拥有的,是月城浠涟给你的眼睛。那么,你是否还应该用以前的认知来看待你的眼睛,是否又会甘心自己被压制地死死的?又是否会局限于,紧张状况下才能营造的幻境?

  ‘在鬼道里,最难操控的就是反鬼相杀。这是利用和对手同质同量的鬼道将对手的鬼道抵消,好比敌人的鬼道是个洞,用自己的鬼道填补上敌人的洞,使两方鬼道完全消失的“和平”战术。’

  和平常听到的声音样,但却不是记忆力应该有的内容。雨宫碎诧异地偏头看向月城浠涟,球却险险从她耳边飞过,砸在底线,好在菊丸个飞扑补救及时,才没让这场比赛在这样戏剧的情况下结束。

  “反鬼相杀,你敢试试吗?”月城浠涟挑衅地笑着,对雨宫碎,也是对冰帝那边那个白衣女生。

  “呀啦在球场上分心可是会吃大亏的”三上落朝雨宫碎飞了个媚眼,她也很累了,但那种绝对的自信让她看起来点也不狼狈,就算没有拉开比分,但同样也很沉着。

  所以从气势上来说,冰帝就应该赢的。

  只是应该赢,却不是绝对地赢。

  雨宫碎咬牙,眼角余光瞥到了默然看比赛的迹部景吾,心中阵复杂。

  “没办法了。”她甩甩头,抛开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反鬼相杀那是月城浠涟的意技,她不会,也不可能会,可是她们面对的情况不同,她在球场上。

  谁就说,她不会网球比赛中的反鬼相杀?

  球场上的反鬼相杀,应该就像迹部的样,却又恰好可以破解提线木偶。

  我很诧异我居然写出来反鬼相杀这种神里面的东西好吧因为最近写浠涟的专场写得很兴奋所以忍不住在这里也要围着她转了,那么,把女主换成浠涟怎么样

  「通天塔」年糕

  少年们凌乱而沉重的脚步声惹来护士责怪的目光,他们却无暇顾及,急匆匆地赶到病房,首先看到的是蹲在角落里的女生。

  “雨宫碎,又是你!”宍户亮个箭步上前抓住了雨宫碎的衣领,愤怒的小火苗几乎要从眼睛里蹦出来了。他只能狠狠地抓着女生的衣领,就算再怎么生气,良好的家教也不允许他对女生动手。

  雨宫碎短暂地愣了几秒,随后她不适地偏了偏头,把衣领从那双青筋凸起的手里解救了出来。往后退了两步,保持了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后,雨宫碎冷笑起来:“是我,那又如何?”

  “你!”面对如此挑衅,宍户亮终于克制不住怒火抡起了拳头,他身后的忍足侑士迟疑了下,最终还是选择了阻止,到底却还是晚了。

  宍户亮的拳头没能挨着雨宫碎,是她灵巧地避开了,其次就是那个少年们心心念念的人阻止了这行为。

  “宍户,训练翻三倍。”饶有技巧地接下宍户亮的拳头,迹部景吾冷冷地说,张脸阴沉地让人心底发颤。

  “迹部,你没事吧。”忍足侑士快速地分析了下现状,很自然地将宍户亮护到了身后,免得他再做出格的事情。忍足侑士唯清楚的是,迹部景吾对宍户亮的行为很生气,换言之就是,他在保护雨宫碎。

  迹部景吾按了按额头,纱布粗糙的触感让他觉得不是很舒服,扭头看了看刚才还那么欠揍现在却脸愧疚的女生,脸色逐渐缓和下来:“小伤而已,本大爷没事。”

  “呼吓死我了!”听到这句话,向日岳人如获大赦,他像滩烂泥样软在椅子上,今天天神经都紧绷着,确实很累了。

  迹部景吾将每个人的表情看在眼里,除了让他们回去好好休息外,其他的什么都没说。人陆陆续续地走了,忍足侑士走了两步,还是停了下来。

  “迹部,我不懂。”他如此直接。

  “闹剧罢了。”迹部景吾懒洋洋地回答,瞥见女生脑门上两张创可贴粘成了叉叉使她充满喜剧效果后,他的心情又上升了十个百分点。潇洒地摆摆手,然后跺着优雅的步子离开。远远的,空气中还飘荡着这样句话:“不华丽的小!碎!妹!妹!本大爷明天要吃年糕!”

  “”我定会放老鼠药在里面的!

  雨宫碎揉着衣角,咬牙切齿。

  等到冰帝网球部的各尊大神走完了,以及确定不会有人半路打击报复以后,雨宫碎才从医院出来。出大门,她就看见自家部长背靠樱花树,双手揣在裤兜里,面目表情地盯着她。

  “额部长,好巧。”雨宫碎挥了挥爪子,纠结万分,不知道要不要走过去。

  “不巧。我在等你。”手冢国光直起身子,转身离去。

  雨宫碎嘴角微微抽搐,小跑着追上手冢的步伐。她在那瞬间被手冢的话给雷到了,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是迹部把手冢叫来的。

  「通天塔」大冒险的腥风血雨

  “阿乾你定在开玩笑!!!”菊丸听到乾的要求,气得差点跳到他的身上掐死他,“如果小学妹这么做了她定会被罚跑百圈的!!”菊丸用双手捂着脸,似乎看见了那恐怖的未来,实在让他不能直视啊!

  “部长”月城浠涟用崇拜的眼神注视着手冢:“原来你已经被他们恨之入骨了,这杯乾汁摆明要你万劫不复啊~”明明是悲惨的语气,可是月城浠涟你那幸灾乐祸的月牙眼是怎么回事啊

  “我会死的”雨宫碎惊恐捂脸,在她心里青学恐怖系数排行榜第的已经不是不二而是乾了。

  “如果雨宫做不到的话,那就自己喝了吧。”优雅地推了推眼镜,乾故作无辜地给雨宫碎施加压力。

  “部长,我把我的存折都给你,你就喝了它吧!”没骨气的小丫头立刻跪在自家部长的面前,双手捧着玻璃杯举在头顶副虔诚的模样,如此狗腿的样子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想笑。

  雨宫碎默默流下两行海带泪,心里已经把乾给骂了个半死了,她保持着举杯的姿势很久了,可是手冢还是没有反应。

  不要啊部长小的还不想死啊_如果没有那个杯子的话,雨宫碎定会抱住手冢的大腿直到他喝下那杯乾汁为止。

  手冢默默释放冷气,将女生悲痛的表情收入眼底,轻轻地握住了玻璃杯,然后送给乾个比刀还锋利的眼神,其杀伤力足够让乾死千次了。

  “乾,绕街八十圈。”

  “额手冢,这是游戏规则。”乾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第次不理智地想要和手冢理论。

  “九十圈。”

  “现在天已经黑了。”

  “百圈,明早补上。”手冢冷冷地瞥了乾眼,在灯光下,他的半张脸被阴影笼罩,因此让另外半张脸更显冷冽与诡异,使得乾彻底没话可说了。接下来,在众人期待奇迹以及雨宫碎忐忑的注视中,手冢口气喝完了那杯混杂了各种颜色的乾汁。最后他没事!?不不不这可是乾最新研制的超级版连不二都有点抵挡不住呢。于是雨宫碎看着手冢在角落里颓废着,心里的愧疚乘以了十。

  “呵呵,阿乾真厉害,连手冢也受不了呢。”不二周助笑得那个幸灾乐祸,没有在意雨宫碎那恨不得吃了他的表情。

  坐在不二身旁的桃城小心地挪开,拉远了和不二的距离,他用手遮住嘴偷偷告诉越前:“其实我刚才看到不二学长和乾学长在打手势,他们根本就是联合起来整雨宫和部长嘛”

  故意的么雨宫碎若有所思地看看乾又看看不二,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手冢身上,所以没有发现桃城的小动作,自然就不会知道雨宫碎已经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雨宫碎在心里巫婆地冷笑着,敢用她来算计部长?让你们两个混蛋吃不了兜着走!!!

  “这次换我洗牌!”抽离数字八,雨宫碎故意露出不甘心的表情来。她要洗牌,自然是没人反对的,因为他们不知道雨宫碎要报仇了,也不知道她已经将千术掌握,想要谁拿到哪张牌就可以让谁拿到哪张牌。

  “我是大鬼。”亮出自己的牌,雨宫碎满意地看着其余人的神色变得紧张起来,最后目光锁定在乾的身上:“七号。”

  听到号数,乾愣了愣,然后亮出了自己的牌,是七没错。他发现雨宫碎是看着他喊的号数,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但他的心跳还是不可抑制地加快了。

  「通天塔」是手冢国光

  夜凉如水,微冷的空气让雨宫碎迷糊的大脑稍微清醒了点,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脸倦容,若不是手冢拉着她,她绝对会倒在路边呼呼大睡。

  “部长,冷”揉了揉眼睛,雨宫碎强打起精神来,她把外套忘在寿司店了,不自觉地对手冢用上了撒娇的语气。

  手冢停下脚步,把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身上,凝视着她绯红的脸颊,警告般地告诉她:“下不为例。”

  “知道啦——”故意将声音拖得很长,雨宫碎裹紧了外套,上面有淡淡的柠檬香,或许又不是柠檬的味道,总之那个味道让她脑子里不可抑制地冒出手冢的脸。

  “因为今晚真的很开心啊”雨宫碎笑得让眼睛眯成了条缝,像弯弯的月牙。她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开心过。

  部长被乾汁放倒,乾学长被不二学长算计,不二学长又挺尸于醋之下,她和浠涟猜拳结果输得塌糊涂喝了好多酒,越前早就被灌醉倒在地上呼呼大睡嘴里念着什么,好奇的桃城凑过去想听清楚结果被越前吐了脸

  “部长,你想不想知道最后那个真心话我会怎么答?”歪着头,雨宫碎似笑非笑地看着手冢,她的眼里有手冢清晰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亮晶晶如宝石。她想看手冢好奇的表情,可是手冢的强大不容她想象。

  尽管不能如愿看到希望的表情,但雨宫碎还是想要告诉手冢她的答案。最后次真心话大冒险,她被问到最喜欢网球部里的谁,在菊丸期待的眼神中她摇了摇头,没说。

  不是因为没有,而是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现在好了,她清醒了,想要说出这个答案。

  “是部长。网球部里,最喜欢部长。”

  或许这个答案理所应当,因为她与手冢接触最多,可是如果把范围扩大,算上寒衣迹部天河等等她认识的人,她还是会说最喜欢手冢。

  手冢国光,除了妈妈外,第个不带其他目的而爱护她的人。不管是他的责任也好他的善良也好,她确实感受到了温暖。

  所以,她会坚定地说:“是手冢国光。。”

  “谢谢。”忍不住摸摸雨宫碎的头,软软的头发很舒服,手冢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他不会误会什么,女生说话的时候眼睛干净如泉水,仅仅只是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情感而已。这同样是种很美好的收获,付出的真心能被理解和接受,这是对他最大的肯定。

  路过家便利店,雨宫碎拽住手冢:“部长,我还要买点东西。”

  “做年糕的材料?”

  “嗯。景吾哥哥说想吃。”

  “芥末呢?”难道又是整蛊?

  “不二学长不是喜欢芥末么?”抬起头笑笑,雨宫碎知道手冢肯定误会了,不过她愿意向手冢解释。

  网球部的大家其实都是好人,能容忍她的怪脾气,会陪她玩游戏,偶尔斗智斗勇趣味无穷。要做年糕的话,怎么可能少了那群吃货的份?

  “部长,明天我请假半天去冰帝。”

  “嗯。”

  “部长,你的表情可以多点吗?”

  “”

  “难怪他们说你是移动式空调。”

  “”

  “你说句话好不好!!!”

  「通天塔」回归前奏

  自从上官洛发生了意外以后,上官集团三天两头开董事会和记者发布会。虽然上官家不如迹部家,但在整个日本还是有些举足轻重的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