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东西了。”

  因为信任问题,她现在残废地坐在这里。可同样因为信任,她等待着,并且从不怀疑月城浠涟所承诺的切。

  「命运待长夜」想要回去

  刚知道自己可能再也看不见东西的时候,雨宫碎真的很怕,可她的反应很宁静,那是种出于灵魂的倔强,可当周围没有人的时候,她还是会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会看到心中恐惧的涟漪在不断放大。

  最后,有人在她的耳边说,相信我,我可以让你和以前样。

  雨宫碎觉得自己是个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可是在那种情况下的话,能够带给她救赎的话雨宫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相信,是因为她已经无路可走?又或是因为对方将自己的秘密全盘托出让她无法在怀疑只能相信?只是现在的她很耐心,说句玩笑话就是等手术后再看结果好了,如果没有被治好再寻死觅活也不迟。

  抱着这种奇怪的外人无法想象的心态,雨宫碎安然地坐在这里,却不晓得自己的行为早就被别人挂上了“反常”“危险”“时刻警惕”的标签。

  她坐在床头的时候想起了很多事情,多得让她觉得不可思议,最后好像觉得心里压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她想选些可以说的说出去,于是她叫了手冢。

  “学长,可以陪我说说话吗”因为接触不多,所以雨宫碎对手冢的了解停留在“冷说话少”这个层次上面,而且对方是学长,是学生会会长,当了她几个小时的部长说起话来,雨宫碎也小心翼翼的。

  手冢本在百万\小!说,听见雨宫碎叫他也就把书收了起来,淡淡地“恩”了声,示意他在。

  似乎这样说话有些别扭,但雨宫碎也没有再纠结,她需要的是个能听她说话的人,能不能回答也无所谓。

  “学长会不会有特别苦恼的时候呢?恩就是那种很纠结的感觉,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啦。你们是不是认为我都伤成这样了不哭不闹反而很危险?其实我没有想做什么,只是觉得反正都成事实了,如果大哭大闹就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的话——我还不如省着点力气呢。”

  “学长会不会好奇我在入学典礼时做的切啊?唔像学长这样认真的人,不会好奇别人的闲事吧我知道那天在场的人肯定都觉得我很奇怪,可是这也不是我想的啊。因为我想要活命,又想要正常的生活,二者要兼得,总得做出点努力嘛。虽然脸上多了条疤很难看可是说不定这样就没人认得我了,然后我就不用再小心翼翼地对付每个人”

  “学长我告诉你哦,我很厉害的,我带着妈妈离家出走十年了呢!老爸不想要我们活着,可我们想活着,所以就要逃,所以才要把自己弄得曾经熟悉的人都不认识。”

  “我很相信浠涟,很感激她,她消失的这段日子里都在找可以治好我的人。她说可以治好我就相信我可以好,可是我还是好担心,好怕对于这种根本没有百分百准确性的事情而言,我相信,可是怎么可能做到完全相信其实我好喜欢打网球的,那天和荒井君搭档的比赛,我很开心,我亲手毁了这个机会,可是我还可耻地奢望它能再降临到我的身边”

  句又句,声音从平平静静到带上哭腔,雨宫碎觉得眼前的黑暗就是堵墙,挡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所以她才可以如此大胆地说出心中所想。她在想象手冢的表情,可她想象不出来。

  手冢看着雨宫碎,略微沉思,说:“菊丸等着你回去和他组混双。”

  他阐述了个事实,给了女生安抚的答案,可是这个事实只是说明了个叫菊丸英二的少年的心意而已,是否能回网球部,他从没考虑过这件事。

  没存稿了

  「命运待长夜」赌王

  “混,混黑道!?”雨宫碎被天河商的话给吓得往后退了步,随后她又回过神来,冰凉的手贴上天河商的额头,正常的温度让她不得不换上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天河商。

  “大叔你受了什么刺激?且不说你老老实实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突然产生了混黑道的想法有多惊悚,就算你真的要混黑道,就你这小身板,没钱没势,还带我?带我去死还差不多吧。”鄙视地看着天河商,雨宫碎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婶婶,也就是天河商的妻子,告诉她这件事情。

  天河商见雨宫碎这动作就给愣了,突然跳起来把夺过她手里的手机,把她拖进了店里砰地把最后扇门给关上。

  “小碎,别告诉你婶婶,大叔现在就告诉你切。”因为天河商背对着雨宫碎的,所以雨宫碎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在冰帝和天河通话时的那种陌生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让雨宫碎有些不安。

  当天河转过身来时,雨宫碎看到他的眼里片冰凉,这种冷酷的模样让她忍不住往后退了步,拉开了和天河的距离。天河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半眯着眼吞云吐雾着,从来不抽烟的他突然抽起烟来,动作还是那么娴熟,更是让雨宫碎惊。

  “再次涉足黑道我也是没办法,你婶婶住院了,我需要很多钱。”幽幽地叹了口气,天河将原因讲明,雨宫碎愣了愣,下意识地捏紧了被还回来的手机,她是惊讶婶婶生病了,二是天河商的用词,“再次”。

  “再次是什么意思?”脖子微微向前伸,雨宫碎小心翼翼地问。

  天河轻轻笑了声,他的表情在香烟产生的白烟中变得飘渺起来,隐约有几分怀念的味道。

  “当年,我可是纵横黑道的赌王,逢赌必赢从来没有输过,黑白两道的人都要敬我三分,我只替人赌,不参与其他的事情,为雇主创造的利益是数不尽的,所以他们都想方设法要巴结我。后来认识了你婶婶,为了让她安心我就金盆洗手了,如今若不是迫不得已,我会重操旧业?”

  赌王逢赌必赢

  听天河商说着,雨宫碎已经呈呆愣状了,她怎么也猜不到眼前这个男子曾经居然那么厉害,她直都当他是个好心的可以随便欺负的帅大叔。那么她有个赌王罩着,是不是帅爆了?

  不过

  雨宫碎沉下心来,淡漠地问:“你要重出江湖,和我有什么关系?”

  待会儿还有更,今天完结第卷然后剧情正式展开。r光是铺垫我都写了八万这是要闹哪样啊岂可修。对了——我要票要留言啊!

  「通天塔」寒川棱

  在雨宫碎的想象中,地下赌场应该设在阴暗的地下仓库里,再不济,也该有混乱无比的次等酒吧做掩护,可当她随天河商走进家星级酒店以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想象力丰富过头了。

  两人的组合有些怪异,雨宫碎乖巧的模样搭配那套洋装,头发也烫成了可爱的小波浪卷,天河商西装格领戴墨镜,有些像是有钱人家不谙世事的小公主在保镖的保护下出来寻开心。

  随着天河商走进电梯,他们的目的地是顶楼。据说顶楼全被包下来了,般人是不可以去的,不过不知道天河商做了什么,他们畅通无阻地到了最高层。

  星级酒店的设施绝对不差,套房里是正在赌博的有钱人们,这次天河商主动联系了雇主,他要重操旧业替人赌。虽然在来的路上两人已经达成了共识,天河将会把他的赌术毫无保留地教给雨宫碎,而以后就是她替他出席这种场合,但毕竟雨宫碎是第次来赌场,所以当务之急不是让她学习赌术,而是熟悉环境,认识道上的人。

  天河商进了间套房,雇主已经等了很久了,雨宫碎没有跟着进去,而是慢慢地从第间房间走到了最后间房间,她把每个人的特征都仔仔细细地记下了,从他们的言行中来分析他们的相关情况,这是天河商给她布置的第项作业。

  虽然突然多出个陌生人会让人意外地紧张起来,但赌徒们还是相信这个赌场的主人不会大意,也就随雨宫碎去了。

  各种各样的人,各种恐怖的脸和表情,开始雨宫碎会很紧张甚至不敢进去,可到了最后她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了,表情淡漠行动流畅似乎对这里熟悉得不得了的样子。

  环境已经基本熟悉了,她站在走廊的尽头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世界。已经是晚上了,赌场般在晚上开放,白天是所有人休息的时间。

  她双手环胸靠在墙角,表情淡淡漫不经心的样子,实际却时刻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当察觉到有人靠近的时候,她立刻转身,脸冰霜地盯着试图靠近的男人。

  “有事?”轻启朱唇,她冷声问道,全然没有平常那活泼好相处的模样。

  男人长相很妖孽,雨宫碎看到他的第眼便想起了寒川零这个人,事实上当男人慢条斯理地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吻了吻后说了“你好雨宫小姐,终于和你正式见面了”这句话之后,她已经反应过来他是谁了。

  寒川零的哥哥寒川棱,她同父异母的“弟弟”。

  当然,他对她了如指掌而她对他无所知。

  “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寒川棱。另外,我是这间赌场的主人,也是天河的雇主。”

  求票求留言这里我写得很爽,目测多更没问题,但还是要鼓励啊

  「通天塔」伴你数年,为何认不出我

  “你要怎么做?”虽然开始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到了,但雨宫碎很快冷静下来,毫不示弱地瞥了眼身旁的男人,猛然间发现他那自信的笑容很美,可惜却不容许她欣赏。她自己不允许。

  寒川棱抬起手来,骨节分明的手指所指的正是辆银色的跑车,“和我玩场如何?以命为赌注。”说得轻巧,可当这话出口的时候,无论是说的人还是听的人都忍不住紧张起来。当然,寒川棱心中还有另外句——以命为赌注,护你周全。

  雨宫碎是猜不到寒川棱真正的想法的,因为她先入为主地把这个男生列入了危险的行列,自以为是地想着他的切想法都是针对她的。迟疑了下,雨宫碎抬头,坦然地对上男生的眸子:“我不会开车。”

  “不会啊”寒川棱露出惊讶的表情,就在雨宫碎以为他相信了的时候,却不想男生突然弯腰,两人几乎鼻尖碰鼻尖。雨宫碎清楚地看到男生眼里那绚丽的光芒,似乎在下秒就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可惜男生的话狠狠地敲碎她的梦,竟让她生出种畏惧的情感。

  “我记得,今年年初,东京最大的地下赛车场的开年赛,夺得第的就是你啊”

  “你”条件反射地吐出这个字眼,雨宫碎紧咬嘴唇,没了下文。她没想到对方竟对她的事情那么清楚。

  寒川棱嘲讽地笑笑,率先走向了跑车,冰冷的声音幽幽传入雨宫碎的耳中:“没有胆量,回家去比较好啊恩”

  “切。”气急败坏的雨宫碎冷哼声,最终还是追了上去。比就比,既然她可以在年初那场百人赛中活下来还拿到第,那就不会畏惧这个混蛋!

  系好安全带,雨宫碎扭头看着同样已经准备好的寒川棱,挑衅笑:“再加点赌注如何?”

  “哦?你要加什么?”

  “我要你的右手。”眯了眯眼,雨宫碎阴狠地笑着,那刻,眼中的狠厉让人心寒。

  寒川棱目光闪烁,许久之后应下了,“若你输了,那就随我走。”

  “无所谓。”冷冷地答道,雨宫碎精力集中。

  年初参加那场比赛实在是迫不得已,因为比赛的奖金特别丰厚,那时候她很缺钱。所幸,最后她赢了。可是这次自尊心作祟,居然傻到用命当赌注。

  不自觉地嘲讽笑,在那黑白的旗子落下后,两辆车就如离弦之箭般飞了出去。

  绕过个又个弯道,次次落后,次次超过,雨宫碎听见自己的心咚咚咚地跳个不停,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全是汗,可眼前的局面容不得她分心。

  寒川棱领先半个轮胎的距离。

  绝不会输!

  狠狠地咬住下唇,雨宫碎控制方向盘朝寒川棱的车撞去,察觉到雨宫碎动作的寒川棱惊,诧异雨宫碎居然产生了同归于尽的想法,只是那瞬间的分神车速就慢了下来,哪知雨宫碎只是虚晃招,和自己赌了把而已。很显然,她赌赢了。

  最后十米。

  屏住了呼吸,灵魂似乎都要碎掉了。

  最后。

  “同时到达。”寒川棱冷冷的声音中带着丝颤抖,雨宫碎浑身软靠着靠背站不起来。

  居然是平局,这样的结果不知道是好是坏。

  “雨宫碎,我突然发现我从来不了解你。”寒川棱早就下了车,他站在雨宫碎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雨宫碎冷笑声,提起口气站了起来。

  “说得你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

  “说实话,我很失落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寒川棱轻轻摇了摇头,甩下晶莹的汗珠。他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手指快速按动着。

  与此同时,雨宫碎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她的心狠狠跳,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故作镇定地接了起来。

  “我很失落,你没发现。”寒川棱说。

  我很失落,你没发现。寒衣说。

  伴你数年,为何认不出我

  今天下午撸了个越前少年的章子,还算成功,好有成就感

  「通天塔」留下当老师

  “哥哥拉得好好,没有意见可以提”小萝莉眨巴着大眼睛,用更加崇拜的眼神望着雨宫碎,直看得她狂汗不已,呵呵地干笑两声,她把小提琴还给老师,摸摸小萝莉的头发,转身就要走了。

  有寒川棱在的地方,她不想多待秒,合奏已经是她的最低底线了。

  看出雨宫碎要离开,小萝莉倒也精灵,就这样死拽着雨宫碎的衣服不肯松手,让雨宫碎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在旁的老师见苗头不对,马上冲上来要抱开,哪知道这小丫头力气可大着呢,怎么拉都拉不开。

  “小快点松手哦,哥哥要回家了,不然他的爸爸妈妈会担心的~”老师对付小孩子是颇有经验的,她的劝说对小萝莉很有用,她的手微微松了松,看来是犹豫了。

  雨宫碎眨眨眼,与老师相视笑,换上可怜兮兮的语气说:“啊这么晚了,妈妈肯定很担心我了怎么办~”很蹩脚的谎言,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欢快,但对付小孩子也不必注意这么多。这么说,小萝莉的内心更是不坚定了。

  “可是我好喜欢哥哥,舍不得哥哥走怎么办?”小萝莉也是有必杀技的,她嘴撇脸皱,立刻就泪眼汪汪了。雨宫碎对卖萌的小孩最没办法了,于是她彻底傻在了原地。

  寒川棱似乎把戏看够了,他突然有些嫉妒小丫头可以毫无顾忌地抓着她不放手,想了想,他走过去蹲下身子和小萝莉沟通。

  “小妹妹,我是这个‘帅哥哥’的朋友哦,她还会在神奈川玩段时间,你看她这么会拉小提琴,你请她教你小提琴,这样你就可以每天见到她啦~”

  “对哦”小萝莉恍然大悟,立刻换上严肃的表情面对雨宫碎:“哥哥会留下来教小提琴的对吧!”

  “这个”雨宫碎迟疑了下,不想寒川棱竟然帮她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你凭什么擅自帮我做决定啊!”寒川棱的举动又让雨宫碎不爽了,她皱着眉,眼里快要冒出小火苗。寒川棱并不担心,他笑了笑,反问雨宫碎:“那你会拒绝她吗?”

  “不会。。”

  “那不就行了~”得意笑,寒川棱朝雨宫碎挤挤眼,双手揣在裤兜里欢快地走了。让雨宫碎陷在音乐学院里面,以后他找她也方便多了。这就是寒川棱的主意。

  雨宫碎的嘴角狠狠抽,突然觉得眼前的小女孩是个恐怖的存在。她无奈抚额,捏捏小萝莉的脸泄愤,“没办法,以后哥哥都要教你小提琴啦~”

  “嘻嘻~”小萝莉得瑟地笑着,突然眼前亮,挣脱雨宫碎向前跑去。

  “漂亮哥哥!!”

  —

  爪机码字好辛苦〒_〒求票求留言啊~

  「通天塔」修习赌术

  “你妹妹真有意思”雨宫碎觉得自己三观尽毁有点无法直视这个孩子,当然幸村也没缓过神来,虽然他已经见识过了的捣蛋能力,但还是第次被冲击得这么厉害。

  “她不是我妹妹”幸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来的,虽然这是事实,不过很明显他的气话又伤害到小萝莉幼小的心灵了。

  “漂亮哥哥也不喜欢了么”

  次奥小萝莉的泪眼汪汪太恐怖了啊不敢直视怎么办

  “我,我先走了”眼前烂摊子就要收拾不了了,雨宫碎很没责任地跑掉,将小朋友的安抚工作都丢给了幸村。她路狂奔直到酒店才停下来,弯着腰在门口喘着粗气,正好碰到从里面出来的天河商。

  “玩够了?”天河商的语气不咸不淡,平静得让雨宫碎觉得这是暴风雨的宁静的前夜,她敛了敛心神,往后退了步拉开和天河的距离,恭恭敬敬地说:“师父,对不起”

  “我知道寒川棱的事情带给你的打击很大。”天河顿了顿,目光又变得凌厉起来:“但是,如果你连这种小事都解决不了,又凭什么拿回你自己的东西!?”

  典型的先礼后兵,雨宫碎心沉,压低的眼眸中是不可抑制的恨意,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了心态,抬起头在看天河的时候,平静得犹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扰乱不了她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