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正选们都好奇地围了过来,三年级负责入学典礼的人都见过雨宫碎,还有被拉来当替补的越前龙马。

  “学长们好”雨宫碎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她的郁闷,手冢的冷气,月城浠涟好奇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最后鉴定完毕:这两人,有秘密!

  “原来小伊藤选的人就是小学妹啊”菊丸看到雨宫碎很是兴奋,他个飞扑就挂到了雨宫碎的身上,自来熟得让人有点头疼,伊藤芝微笑,无视了菊丸对她的让她头疼万年的称呼。

  网球部没见过雨宫碎的就只有二年级的桃城武和海堂熏了,在越前龙马很不负责的解释下,两人也算知道了这位脸囧相的小学妹就是那个差点迟到的新生代表,虽然很好奇现在的学妹和那天见到的不样,但两人还是很理智地没有问——现在的气氛诡异到根本不能说话。

  “手冢部长,快来验货吧!”

  「命运待长夜」更适合打双打

  “强吻”

  “强吻”

  “强吻”

  所有人都抓着这个词细细地揣摩起来,当然还不忘露出那万分猥琐的表情,直看得雨宫碎往后退。

  “强吻手冢冰山学长,阿碎你很厉害嘛”斜眼看雨宫碎,月城浠涟副“原来我以前小看你了呢”的表情,“剽悍的雨宫碎同学,请问可以具体说下当时是怎么种情况吗?”

  “月城浠涟你还好意思问”雨宫碎咬牙切齿外加瞪月城浠涟,“你丫惹是生非完了吧还丢下我跑了,害得我被追了整整八条街啊八条街口胡!最后牺牲了我的节操强吻学长扮成情侣才躲过劫我容易么我”反正已经说出来了,雨宫碎也不再隐瞒,她那悲惨的表情搞得全世界都对不起她似地。

  这件事确实是月城浠涟理亏,她擦擦额头上的汗讪笑着躲到了不二周助的身后,不二似是不经意地往旁边挪,月城浠涟收起了笑容。

  雨宫碎自然是看到了这幕的,但她没有资格说什么,幽幽地叹了口气,她松口,也算是缓和下气氛吧。

  “算啦算啦,反正这种事情都被你们大家知道了,偶尔见次会尴尬,长期见面可能反而会习惯,那我就遵从伊藤部长的安排,到你们男网来组混双好了。”雨宫碎无奈地耸耸肩,走过去单手搭在月城浠涟的肩膀上,眨巴着眼睛说:“亲爱的同桌,看我对你多好,你该感到幸福啊”

  “噗。是挺幸福的。”月城浠涟自是看出雨宫碎为了帮忙才答应下来的,不禁心头暖,对待雨宫碎难得的温柔。

  手冢国光把这幕看在眼里,女生都没意见,他还有不要人家加入的道理?咳嗽声,见正选们都丢下了训练过来看热闹,脸色又冷。

  “不二菊丸,荒井雨宫,你们到球场,其余人,绕操场二十圈!”部长发令,怨念四起的行人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头顶小乌云心里腹诽着跑圈。

  雨宫碎看看手冢那冷冰冰的脸,又看看眼睛眉毛都皱起跑圈的人,缩起脖子打了个寒颤,抱着球拍跑向了球场。

  月城浠涟见不二和菊丸组合,雨宫碎和荒井组合,心里有些不满,觉得手冢这样安排有些欺负人。自从大石离开后,菊丸经常和不二组双打,两人的默契还是不错的,可那个荒井——

  月城浠涟的眉皱起,肩上却是重,伊藤芝安慰地笑笑:“放心吧,雨宫桑其实更适合打双打。”

  话说,有亲喜欢看死神么

  「命运待长夜」正式入部

  “墨菲斯是睡神之子,他负责的是英雄和王者的梦境。墨菲斯以沙子为武器,当他把沙子注入到人的血液里面后,人就会开始做梦,做梦的人会在梦中得到想要的切,旦他沉迷于梦中,墨菲斯就会夺走他的眼珠,这样来,这个人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乾的笔记本看起来很万能的样子,明明是记录正选的资料,但连希腊神话里面的人物介绍也有。

  听了半天,菊丸似懂非懂,他有些没头没脑地反问句:“那我们算是在白日做梦吗?”

  “”

  “控制人的梦,真的可以做到吗?而且这是比赛又没有睡觉”桃城质疑的声音响起,虽然已经有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了,可他还是无法接受这种说法。

  越前龙马拽拽地冷哼声,压低了帽子,可也盖不住他那自信的笑容,他白了桃城眼,嚣张地说:“猴子山大王能弄出什么冰之世界,为什么就不可以有人控制梦?不过如果是我的话,定可以破解!”

  “切你小子少吹牛了,不二学长和菊丸学长都输了啊!”

  “果然学长你还!”越前笑着,指着躺在地上连身都没力气翻的雨宫碎说:“她能控制梦境让人产生错觉没错,不过你看她也累得半死。控制梦境很耗费体力,如果时间再长点,她体力不支,学长们就可以打破梦境了”

  “诶?真的是这样吗?”

  “说得没错。”这次出声的是雨宫碎,她躺在地上,头枕在月城浠涟的大腿上,倒着看着大家。

  “如果荒井君不配合我的话,我也没办法。不二学长和菊丸学长都很强,但是菊丸学长的体力还是不够,如果他体力够好的话,我肯定撑不下去,那梦境自然就破了。”

  “哦呀~看来我还要提升体力才行啊”听了这话,菊丸以为所有的责任都在自己身上,他有些沮丧地垂着头,失落的样子让人心头紧。

  雨宫碎挣扎着爬了起来,菊丸受伤的模样看得她心疼。她摸了摸菊丸火红的头发,换上很崇拜的语气说:“学长很厉害啦~让我打得这么辛苦,学长是第人哦!”

  “真的?”抬起头来菊丸期盼地望着雨宫碎。

  “真的真的!”重重地点头,雨宫碎严肃的表情让菊丸相信她说的是实话,见菊丸又恢复了活力,雨宫碎也是高兴笑,她走到手冢面前,大胆地问:“手冢部长,请问我合格了吗?”

  “啊。欢迎加入。”手冢淡淡地应了声,却也不失礼节。他伸出手来,雨宫碎也不扭捏地和他握手了,于是,作者我会说,革命感情从现在开始正式培养么←_←

  「命运待长夜」芥末 乾汁挺尸

  “好,好啊”僵笑着走进来,雨宫碎选了个离不二最远的位置,刚好她的旁边是菊丸,大概是因为菊丸那天真爽朗的性格让她觉得很不错吧。

  虽说天真爽朗很不错,不过过分自来熟就会产生如下情况——

  “阿勒勒,小学妹你带的什么东西,好像好好吃的样子?”

  “啊啊好好吃的样子我可以试下吗?”

  “啊啊菊丸学长你好狡猾,给我留点点啊!”

  “嘶蠢货!”

  “喂蝮蛇你说什么!诶菊丸学长等下不可以全部吃掉啊!!!”

  蹲在墙角,看着老妈做给自己的爱心便当就这么被几个男生给瓜分了,雨宫碎默默流泪她就说不要在这里吃饭了吧可是不二学长都邀请了她怎么可以拒绝呢

  “呵呵,学妹不要介意,他们就是这个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二已经挪到了雨宫碎的旁边,他好像看到了雨宫碎头顶上的朵朵黑云,笑得有些幸灾乐祸,但却又让人生不起气来。

  “没事。”天知道雨宫碎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不过当她怨念十足的时候,不二弯腰,递给了她盒寿司,“今天姐姐做得比较多,学妹不介意的话可以试试看哦!”

  很漂亮的寿司雨宫碎在看到的第眼就克制不住食欲了,她也不推辞,夹出个卖相很好的寿司后对着不二感激笑:“谢谢学长”张嘴,半个寿司吞下去了

  咳咳,女儿啊,不要怪老妈现在才提醒你不要随便吃不二熊给的东西,只是因为你动作太快老妈还没反应过来啦——

  雨宫碎被所有人同情了。

  寿司里夹的芥末让雨宫碎呛得直流眼泪,嘴里辣辣的味道让她难受死了,不二很是担心地上去“关心”雨宫碎,地给她杯水说:“哎呀对不起小学妹,我忘记问你能不能接受芥末了,我个人很喜欢芥末啦算了,先喝点水吧!”

  “唔恩。”有了刚才的经验,雨宫碎也不急着说谢谢了,她也不傻,稍微想想就知道不二是故意的,不过她刚才说谢谢,还真像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小学妹不要啊”

  桃城的“不要啊”三个字还没出口,雨宫碎已经把杯子里的液体口气给喝完了,然后在咽下去之后她立刻挺尸了,知道真相的人都默默捂脸。

  乾拿着笔记本唰唰地记录着,嘴里念念有词:“看来乾汁的威力更厉害了呢”

  “好可怕”菊丸同情地望着地上的雨宫碎,又看了看乾贞治手里的杯子:“阿乾越来越恐怖了乾汁都能做成无色无味的,以后我们还怎么活啊”

  看着存稿就特别想发好吧我今天四更有木有!

  「命运待长夜」如果

  “学妹最好先解释下午餐的事情吧,乾已经去追菊丸了。”不二拦住了雨宫碎,睁眼,冰冷的蓝色让雨宫碎不自觉地往后退了步。

  现在雨宫碎大概可以理解为什么月城浠涟会喜欢上不二周助了,他的眼睛很美,属于那种看过次就会永远记得那种。可是那双美丽的眼睛却是毫无感情地盯着她。

  和在冰帝的时候模样,被人团团围住,每个人都是质问的眼神。

  轻轻扯动嘴角,汗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那啪嗒声似乎清晰可辨。雨宫碎退到铁丝网边,背靠着铁丝网低着头,整张脸被笼罩在阴影之中,依稀看见的是她那上扬着意味不明的唇角。

  “你们问吧,我会如实回答。”淡漠的声音让人心里惊,不二有片刻的犹豫,但此刻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了。

  “菊丸说午餐被你倒掉了是怎么回事?”

  “就是他说的那样,你们给的东西,我丢掉了。”

  “丢掉?原因,嘶”

  “看着恶心,所以丢掉,这个回答你们还满意吗?”慢慢抬起头来,雨宫碎微笑着回答。她毫不畏惧地对上了不二的视线,强压下心底的苦涩。很讨厌这样被人审问,可是在短时间内却经历两次。雨宫碎深呼吸口气,双手压在背部不再笑了,表情淡淡。

  “那练习赛的失误呢?你的理由还和那时样,是意外吗?”

  “不,我换理由了。”扶了扶下滑的眼镜,雨宫碎冷声道:“我的确不想和菊丸学长练习,可当时空下来的就只有他和桃城学长,相比之下我和菊丸学长更熟些。至于为什么不想和他练习却找到他,我入了部自然就要和你们样训练,个人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我听不得闲话。”

  “最后个问题。你真正喜欢网球吗?”

  “喜欢网球?”雨宫碎冷哼声,“若不是母亲大人的要求,我才不会加入社团,网球那种东西我怎么可能喜欢。”

  “怎么这样啊”桃城失望地喃喃,垂着头不再说话。越前喝着,目光闪烁着,但什么都没说。不二紧皱眉头,没想到雨宫碎会这样说,但这个答案确实让他,让他们都难过了。

  “既然雨宫学妹是不愿意加入的,那我们也不勉强你,你随时可以离开。”

  “谢谢。手冢部长那里我就不去说了,相信你们这么多人,总有个会记得的。”撩开额前的刘海,露出那双平静的眸子,雨宫碎背起网球袋毫不留恋地走了。

  说是走,其实和上次样吧,这也算是被赶出网球部?

  坐在咖啡馆里,雨宫碎选了个靠窗的位置,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看着街上来往的人。她的脸色很苍白,无力地靠在软软的沙发上。恍惚间,似乎在玻璃上看到了迹部景吾的脸,她端着杯子的手指骤然紧缩,似乎是要把杯子给捏碎般,可最后只是让视线更模糊而已。

  “迹部景吾如果没有遇到你,切都不会变成这样了”

  空子哥哥路走好希望你活着从学校回来为了纪念你,今天我会把存稿都放出来整整五更哦哦报告下时间,九点半更,十二点半二更,点半三更,三点四更,四点半五更就是这样

  「命运待长夜」跟姐混,赢比赛

  “啊,真是狡猾,明明会打网球却装成不会的样子让我们放松警惕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狡猾吗?真是不好呢不可以我怎么可以因为她会打网球就输掉比赛呢,必须认真才行啊”

  “伊武”又听见伊武深司的碎碎念了,橘杏无奈。

  站在现在的位置,雨宫碎很清楚地听到了伊武深司说的话,当然如果早知道这丫是在碎碎念的话她宁肯自己听不见,那些内容尤其让她火大。

  “啊喂喂!”不满地跳起来,雨宫碎瞪着伊武深司:“我可没有装啊明明就是这个家伙不让我接球的好不好!”

  “额说起来的确是我的错。”男生愣,本想要反驳点什么,可被雨宫碎那吃人的眼神给瞪,也就把责任都揽下了。

  撩头发,虽然有些犯疼的胃让雨宫碎意识到不能再继续比赛,可她就是觉得心情很好,所以她要帮助男生打完这场比赛。拍拍男生的肩膀,雨宫碎露出自己亮闪闪的牙齿:“今天本小姐心情好,就破例帮你拿下这场比赛好了”

  自信的笑容,霸气十足的话,明明眼前的人只是个看起来很柔弱的小女生,可男生还是选择了相信。他重重地点着脑袋,回到网前,继续这场比赛。

  “看来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橘杏笑笑,对接下来的比赛开始期待起来。

  虽然能够制造梦境让对手产生错觉而失误,但那太耗费体力,现在的雨宫碎可不敢这么玩儿,也就退而求其次了。所谓退而求其次,就是不制造梦境,单纯地让对手产生毫无规律的幻觉罢了。

  数不清的球飞向橘杏和伊武深司,两人皆是愣,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幻影,或许三年前的他们无法应付,但现在已经毫无问题。两个人的动作都很快,既然无法辨别出真正的球,那就全部都打回去好了。这样想着,雨宫碎看到他们都准确地回击了每个球。不过——

  “你们在打什么?”缓缓勾起唇角,雨宫碎的语气带着几分嘲讽的味道。听到这清脆的女声,眼前的网球全都消失,橘杏和伊武深司诧异,真正的那颗球根本就立在球网上。

  “那些是幻影没错,可里面没有个是真正的球哦”捂着嘴笑了两声,雨宫碎象征性地对着网上的球吹了口气,那颗小球就这么落到了橘杏他们的球场,橘杏愣,立刻追上去想要补救,但还是晚了步。

  “呼好险啊。”假意擦擦额头上的汗水,雨宫碎将球拍架在肩上,朝搭档俏皮地眨眨眼:“跟着姐混,定赢比赛”

  「命运待长夜」信任

  雨宫碎住院期间,月城浠涟来过次后就不知所踪,她来时正好看到雨宫碎拆脸上的纱布,虽然伤口不深,可右边脸颊上还是留下了条粉色的像蜈蚣样的疤痕,她捂着嘴哭起来,还不知道眼睛的情况。那次以后月城浠涟就失踪了。

  迹部景吾也经常来,不过都没有让雨宫碎知道,他和青学的人起瞒着雨宫槿,所以到现在雨宫槿都还不知道这件事。

  橘杏和伊武深司是这里的常客,他们把切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雨宫碎干脆让他们忘了那件事情,只当她是个意外认识的不幸的朋友。

  最后就是青学网球部的人了。

  手冢把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了,谁也没有想到雨宫碎性格竟是这样古怪,而现在的结果更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群人隔三差五就跑来道歉陪雨宫碎聊天。雨宫碎倒觉得没什么。大概是没有考虑过再当他们是朋友吧。

  终于熬到了拆眼睛纱布的日子,所有人都很紧张,可偏偏雨宫碎不紧张。拆除纱布后她的眼前依旧片黑暗,但她的反应从来都是平平淡淡的,冷静得让人觉得恐怖。

  雨宫碎经常坐在花园里晒太阳,她的身后总是有不同的人守着。这次是不二,他靠着树站着,这么好的天气也让他有点犯困了。

  “学妹要果汁吗,我帮你带。”他需要杯咖啡提神。

  雨宫碎摇摇头,突然问不二今天是多少号,她住院已经个月了,前半个月是骗雨宫槿说网球部有合宿,那时候她主动和雨宫槿打电话,也就没有让雨宫槿起疑。接下来的半个月,迹部安排让雨宫槿“意外”抽到欧洲半月游的大奖,将雨宫槿送出了国。

  听不二说了日子,雨宫碎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可她没有再等多久,月城浠涟来了。

  “阿碎,让你久等了!”站在医院的走廊里,月城浠涟朝楼底的雨宫碎挥挥手,突然想起雨宫碎看不到,她尴尬地把手给放下了。

  不二把雨宫碎带回病房,月城浠涟早在那里等着了,他不明白月城浠涟为什么这么开心,直到月城浠涟说她找了最好的医生为雨宫碎治疗,痊愈的概率有八成之高,这才让不二明白这样个事实,雨宫碎的冷静,说不定和月城浠涟有关。

  “说的不错,因为我告诉阿碎我有把握治好她,所以她才能坚持到现在~”月城浠涟得意地笑着,可也没嚣张太久,又忙着去安排接下来的治疗了。

  不二很不解,雨宫碎凭什么相信月城浠涟。雨宫碎没有多解释,只有句话:“她把她最大的秘密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我,她没有可以再让我怀疑的东?br/>好看的电子书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