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手的好处,那就是想知道什么就查什么,当然在过程中还会有意外惊喜。”

  顿了顿,雨宫碎继续说道:“据我所知,三年前的后援团几乎囊括了冰帝所有的学生,因为那时候后援团的目标只有个,让全校都做到团结心,不止是网球部,其他社团也都有自己忠实的支持者,没有意外,他们也是后援团成员。不过”突然雨宫碎话锋转,讽刺的意味甚浓。

  “自从迹部和你做了个学期的搭档,期末时你告白被拒绝后”清水的脸变得苍白起来,雨宫碎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冰帝后援团宣布解散,同时另外个组织也迅速出现。呐,我说的没有错吧,冰帝后援团前会长,清水?”

  “够了你给我滚出去!!!”

  此时的清水就是只被踩了尾巴而抓狂的猫,当然她的杀伤力要比只猫高出很多倍。雨宫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她的脸上始终挂着嚣张而邪恶的笑容,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门边,清水没有说话,也没人敢拦住她。

  “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无聊地跟踪我了哦,迹部对你们的所作所为很清楚,不想被他彻底讨厌,安分点比较好。”开门走出,在最后秒突然回头咧嘴大笑,雨宫碎收到了很多憎恨的眼神,不过她很开心。

  走廊前方,迹部有些急躁地走了过来,他的身后是心事重重的凤长太郎,不过此刻雨宫碎可没那个心情去关心谁开心谁又不高兴了,她很是得意地走到迹部面前,双眸子中星辰闪耀。

  “迹部大爷你最好别小看我,本小姐可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修得电脑也打得流氓,对付群吃饱了没事做的花瓶小姐,对我来说,易如反掌。”雨宫碎笑,压低的眼眸中却闪过丝狠绝。

  「命运待长夜」笔勾销

  如凤长太郎所说,迹部果真不愿见雨宫碎,不止是雨宫碎,其他来探病的人同样被拒之门外。听护士小姐说迹部伤得不重,没什么大碍,住院观察两天就好,雨宫碎也稍稍放下心来,可她就是得见迹部次。

  围着医院转了圈又圈,雨宫碎很庆幸迹部的病房在二楼,于是她爬树了

  索性这树够高够结实够把她送到那扇窗前,雨宫碎透过玻璃窗看到了在病床上想事情的迹部,他的情况看起来不错,应该真的没什么问题,于是雨宫碎敲窗。

  迹部知道雨宫碎来找过他,他本以为吃了闭门羹的女生会放弃,却不知只是让女生越挫越勇而已,最后连爬树这种损招都用出来了。

  “迹部大爷,我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从窗户爬进来,要么摔下树去。要知道,我只会上树可不会下树。”敲了敲玻璃引起迹部的注意,雨宫碎脸无辜的表情为自己辩解。迹部冷冷的看了她眼,最后还是过来给她开了窗,轻轻叹息声。

  “你这个女人,是来看本大爷狼狈的模样?”虽然迹部还是放雨宫碎进来了,可他说话的态度也不见得比网球部那群好多少。雨宫碎原本见到迹部的喜悦瞬间被盆凉水浇灭,她的脸也沉了下来,声音不似往常的清脆,染上了几分沉重。“你也觉得是我教唆那群女人开车撞你?”

  “你的确说了那些话,本大爷要如何才能相信你没有?难道说要本大爷认为那只是你的句玩笑话?可是。雨宫碎。就算是玩笑,也造成了本大爷现在躺在医院里面这个事实。”

  “反正你的意思就是说这切都是我造成的对吧。”

  “可以这么说。”

  “。”雨宫碎轻笑声,“想不到我的句无心之言给迹部少爷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我道歉。那么迹部少爷,您现在想要如何处置我都没有关系。”本不算紧张的气氛因为这句话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坐在椅子上的雨宫碎已经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那个就算穿着病服也依旧华丽的男人。

  她就是这样个人,任何事不对心了,她的反应就是那么激烈。

  雨宫碎听到了迹部的叹息,却不明白那其中的含义。迹部望着窗外,说话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柔和。

  他说:“所有的账笔勾销,本大爷不想再见到你。”

  果然我做不到消失补习结束,今天会努力更新的可是←_←不给票不留言你们真的对不起我

  「命运待长夜」加入社团

  当雨宫碎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桌上那丰盛的早餐还冒着热气,可雨宫槿已经没了人影,雨宫碎也没太在意,毕竟雨宫槿有晨练的习惯。

  冰箱上贴着雨宫槿留下的便条,是提醒雨宫碎记得加入个喜欢的社团。雨宫碎记得昨天妈妈给她说了些什么,可在学校待了这么多年她从来就没加入过社团,社团活动的时间都是和天河商起度过的,这件事雨宫碎本没想让它变成现实。可是。

  做梦了。

  雨宫碎揉揉额角,想到梦里的场景就忍不住露出笑容来。她梦到她加入了社团,社团里的大家都很好,每个人的性格都不样,可他们都是好人,大家在起学习生活,特别开心

  “老妈居然让我做梦了,她都做到这个地步了,我不听话好像有点对不起她啊。”边收拾东西,雨宫碎边自言自语。休息了个晚上,些讨厌的事情已经暂时被她抛到了脑后,现在她想的,就是要为自己选择个合适的社团,当然,还要看天河商在知道她又会缩短工作时间的时候的苦逼表情。

  远远地就看到了月城浠涟,雨宫碎大声地喊着她的名字,等到好同桌回头的时候,雨宫碎个飞扑就挂到了她的身上,对方那三魂七魄被吓得少了半的表情让雨宫碎忍不住笑了出来。

  “啊喂雨宫碎,你先是把我吓了大跳接着又笑得跟朵菊花似地,是捡到金子了还是钓到个帅哥啊?”月城浠涟白了她眼,将雨宫碎从身上赶了下来,嫌弃地抚平被弄皱的校服。

  雨宫碎全然不顾月城浠涟那难看的脸色,相处这么久下来她还是摸清楚了点这个同桌的脾气,尤其是在她拆穿了她的身份以后,两个人的感情也更好了,基本升级为死党级别。月城浠涟教育雨宫碎说,死党就是用来欺负的,死党就是用来损的,死党就是用来发脾气的。于是,雨宫碎很聪明地选择了无视月城浠涟的切抽风行为。

  雨宫碎单手勾住月城浠涟的脖子,笑得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两样都不是,不过这件事让我高兴的程度和捡到金子差不多。”

  “诶?那是什么?”能让雨宫碎如此高兴的事情,月城浠涟好奇地凑了过去,雨宫碎伸手捏捏她的脸,看到了教学楼旁那棵樱花树,是她最喜欢的那安静的块地方。“第,我自由了。第二,我要加入社团了。”

  “第件事你高兴我可以理解。”月城浠涟无奈,毫不犹豫地就要泼雨宫碎凉水,可当她看到雨宫碎那万分轻松的表情时,突然就闭了口,无奈地摇摇头。

  “的确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她的世界,不是我们可以随便理解的。月城浠涟明白。

  “对了阿碎,想好加入什么社团了吗?要不要我帮忙介绍介绍?”

  “啊还没有呢,我正在苦恼这个问题啊”

  “哈这个问题就交给我来办吧,青学的社团我可熟悉了呢”

  “恩恩,那就拜托你了我的好同桌。”

  轻松愉快的对话被淹没在清脆的鸟叫声中,所有的阴霾都不值得提,因为,今天天气晴好。

  我会说我今天要冲击万更么我凑留言呢票票呢!!!不给留言和票我今天更完就消失到火星去旅游个十年半载才回来次奥——

  「命运待长夜」打扫操场的免费劳力

  “你不用担心,本来冰帝那边强烈要求给你处分,不过最后迹部同学出面要求这件事到此为止,为了让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最后我的决定是,让你打扫操场个星期。”

  “那么我的奖学金?”打扫操场个星期,听着感觉这惩罚比处分轻多了,可那么大的操场,全部由她个女生打扫完,工作量其实也是很大的。不过,比起打扫操场的累,雨宫碎更担心的其实她的奖学金,冰帝那边的人都知道她很重视这笔奖学金,他们大可要求校长取消这笔奖学金,那给她造成的损失远比处分大。

  校长怔了下,随即笑了:“他们原本的确要求取消的,不过我觉得事情并不都是你的责任,我也有权利维护我校学生的权益,所以奖学金,保住了。”

  句奖学金保住了让雨宫碎松了口气,而校长那句“不过我觉得事情并不都是你的责任”却让雨宫碎瞬间觉得温暖了。她没把迹部出车祸的事情告诉浠涟,那她就更不可能知道这其中还发生了什么,除了妈妈,校长是第个站在她这边的人。

  谢天谢地,雨宫碎觉得自己做了十几年的好学生是没错的,至少这十几年的招牌帮她得到了个人的信任。

  “谢谢,真的很谢谢”朝着校长深深地鞠了躬,雨宫碎走出办公室时有那么瞬间觉得自己快飘起来了,不过想到还要打扫操场个星期,她的脚又紧紧地黏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就需要死党出现了。

  在雨宫碎以寒夜的事情相威胁之后,月城浠涟骂骂咧咧地拿着工具和雨宫碎起走向了操场。原本以为两个人会干到大汗淋漓,不过月城浠涟在爆了无数句粗口之后突然淡定下来,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接着她就不再动弹了。

  “浠涟照你这个速度,我们干到半夜都打扫不完”克制住痛殴月城浠涟的冲动,雨宫碎耐着性子劝说,她也不敢太激动了,天晓得不小心惹怒了这位大小姐,那她就连唯可以帮忙的人都失去了。

  月城浠涟白了雨宫碎眼,干脆坐在地上休息起来:“急啥啊,我找了免费劳力,马上就来了。”

  免费劳力雨宫碎愣,然后看到月城浠涟抬起手指向了学校门口,雨宫碎扭头看,果不其然,男女正朝这边跑来。男生跑的很欢快,嘴里还大声喊着月城浠涟的名字,可女生却脸怨念,不像来帮忙,更像来寻仇的?

  我做到了求票求留言

  「命运待长夜」照片上的人

  “眼熟?我们以前又没见过”雨宫碎愣了下,撇撇嘴当寒川零记忆混乱。

  寒川零也不急着解释,总之他就是直盯着雨宫碎看,时间长到操场都被打扫干净了,雨宫碎和夏目千鸟聊着聊着变好朋友了。

  任务完成,月城浠涟就开始赶人走了,她推着寒川零往前走,表情跟赶瘟神离开似的:“好了寒川先生非常谢谢您的帮忙如果您真的是好人的话我希望您那群可爱的兄弟这个星期都能来帮忙~”

  “帮忙是没问题的啦”寒川零边挣扎着不被月城浠涟给推走,同时又忙着和月城浠涟聊天,雨宫碎本来在旁看好戏的,突然她大喝声,把大家都吓了跳。

  “慢着!!!”

  “啊小碎碎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所以叫我留下来啊哎呀小碎碎你真是好孩子哥哥真喜”

  “不是啦。”雨宫碎毫无罪恶感地打断寒川零,很是无辜地眨着眼指着累得瘫在地上的小混混们说:“我希望以后他们来的时候能穿得像学生点,不然可能引起很多麻烦。”

  “这是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月城浠涟+1

  “小碎说得不错。”夏目千鸟+2

  “我知道了。”寒川零伤心+3

  这厢寒川零的伤感时间还没结束,他突然挣脱了月城浠涟冲到雨宫碎面前,脸凝重的表情。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下,寒川零意外地摘下了雨宫碎的眼镜,他这举动谁也没有料到,几个女生都还呆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寒川零突然叉腰猥琐笑:“哈哈哈我就说我怎么可能记错嘛,我以前没见过小碎真人但见过她的照片啊!我哥桌子上那张照片上的女生不是小碎那也得是小碎的孪生姐妹!”

  求票求留言窝会考虑再更新的

  「命运待长夜」夜游东京

  “真像是狗血的”听完雨宫碎的诉说,月城浠涟的感想高度浓缩,同情地拍拍雨宫碎的肩膀。

  雨宫碎白了眼月城浠涟,起身拍拍衣服上的草屑,脸冷酷的表情走在前面,突然转头告诉月城浠涟这样个事实:“花黎老妈子本来就在写狗血啊~”

  “你完了雨宫碎。”月城浠涟无奈扶额:“在背后说花黎老妈子的坏话你会死得很惨的”捂脸哀嚎,月城浠涟似乎已经看到了雨宫碎的悲惨死状

  “放心吧。”雨宫碎自信笑:“她还要靠我撑场子呢~”

  “主角待遇就是不样”月城浠涟喃喃,最后撒腿追上去:“诶阿碎等等我啊~”

  由于打扫卫生的缘故,雨宫碎和月城浠涟离开学校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考虑到雨宫碎住在郊区现在回去不太安全,月城浠涟提议雨宫碎到她家去住晚,在和雨宫槿申请过后,雨宫槿很开心自家女儿找到了好朋友,让说是雨宫碎住个月再回来都没问题,雨宫碎被很开心的月城浠涟拖走了。

  原本以为两个人会直接回家,却不想月城浠涟是早有预谋,她把雨宫碎拖到了热闹的市区,美名其曰是吃好吃的。

  刚坐下,月城浠涟就扒拉下了雨宫碎的眼镜,眼镜眯成了弯弯的月牙。“你大美女干嘛把自己搞成丑小鸭的样子啊,女生要打扮漂亮点才会吸引男生的注意力嘛~”捏捏雨宫碎的脸,月城浠涟笑得狡猾狡猾的,在雨宫碎生气之前,她立刻收手,把漂亮的花式蛋糕推到雨宫碎面前:“美女请用~”

  “我可不敢太招摇。”摇摇头,雨宫碎拿回眼镜戴上,低头吃蛋糕。

  月城浠涟努努嘴,也不再说话了,什么玩笑该开什么玩笑不该开,她还是清楚的。只是如果雨宫碎认为吃完饭就算了的话,那她就太不了解她的好同桌了。

  雨宫碎倒是三下五除二把东西给吃完了,无聊的她就撑着下巴看月城浠涟吃东西,越到后面她越尴尬。

  月城浠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礼仪举止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喝汤没声音,餐具不碰撞发出响声,淡定的表情让雨宫碎脸红。

  “我们走吧。”终于吃完了,月城浠涟淡淡笑,从容地走在前面,心里却笑翻了,雨宫碎那窘迫的模样着实愉悦到她了。

  “接下来,让我们逛逛夜市吧!”站在繁华的街道上,月城浠涟双手环胸霸气笑。

  「命运待长夜」进军女子网球部

  翌日,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十分适合寻凶追债报仇雪恨。于是,在所有人同情的目光中,自知理亏的月城浠涟被r爆发的雨宫碎痛扁了顿,可雨宫碎完好无损的样子让月城浠涟纳闷为什么她亲爱的同桌会生如此大的气。可是,无论月城浠涟如何询问,雨宫碎死都不肯多说个字。

  于是乎,那晚发生的事情成了月城浠涟发誓要不计代价弄清楚的事,而在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月城浠涟为自己的这场惩罚觉得冤枉无比。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昨日交了入部申请之后,今天雨宫碎就可以到女子网球部报道了。在课程结束以后,雨宫碎板着张脸走了,从头到尾就没理过月城浠涟。

  知道雨宫碎还在气头上的月城浠涟也不多说,很自觉地跟了上去,要为好友的入部考试加油。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众多社团中女子网球部突然玩新花样要举行入部考试,所以雨宫碎才会早早地去了社团。

  半路加入社团的也就雨宫碎个人,所以大家都来看这个特别的学生如何通过入部考试了。

  女子网球部入部考试,不用多想肯定是看网球达到了什么水准,梳着马尾的严肃女生叫伊藤芝,她是部长,也是这次与雨宫碎比赛的人。

  “部长亲自上阵?小碎吃得消吗?”月城浠涟站在球场外看两个女生做热身运动,伊藤芝的厉害她早有所闻,而雨宫碎的网球如何她是点都不清楚。两相对比,月城浠涟不尽为雨宫碎捏了把汗。

  “请多指教。”

  因为伊藤芝脸的严肃,雨宫碎也不禁变成了扑克脸,她很认真地看着伊藤芝,更多的却是紧张。

  噗嗤声,伊藤芝笑了出来。她拍拍雨宫碎的肩膀示意她放松:“我这个人严肃惯了,但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冰山移动式空调,你不用那么紧张。”

  席话,雨宫碎对伊藤芝的好感瞬间提高了几个高度,她轻轻笑了笑,明显要比刚才放松很多。

  “那就请伊藤部长手下留情啦!”

  “伊藤芝对雨宫碎,雨宫碎发球。”由社员充当的裁判坐得高高的,她兴奋地睁大了眼,期待部长能带来场精彩的比赛。

  雨宫碎站在底线处,弯腰弹着球,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轻巧地跳起,将黄铯的小球打向了伊藤芝的场地。

  “很不错的发球。”伊藤芝在第时间做出判断,她快速奔跑到击球点,在球拍挨着小球的刹那给出意见:“但力道还可以更大!”

  「命运待长夜」诡异

  “手冢部长,我把你们预定的女选手给送来了~”伊藤芝俏皮地眨眨眼,将雨宫碎推了上去。

  雨宫碎紧张地低着头,扭扭捏捏不敢抬头。月城浠涟奇怪地拍她的肩膀,她只好哭丧着脸抬起头来,要哭不笑地抬起爪子:“手冢学长好久不见”

  西伯利亚寒流空降青学男子网球部。

  气氛很诡异地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