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声,风吹声,杯子放在木桌上的声音,还有棱的呼吸声

  “今天的天比往常的蓝,朵朵白云像是绵羊样,屋檐下的风铃不住地打圈薰衣草开得如既往的好,俊秀的少年踩着小路缓缓走过”

  寒川棱的声音那么轻柔,像是催眠曲样,让她舒服地缩成团,笑容的弧度加大

  见女生沉浸在自己的声音中,寒川棱苦笑,摸了摸她的头发,不再说话了

  两年前,她央求他带她离开,走遍全世界,最后在这个温柔的国度停下

  此时的她,已经丧失了行动的能力,也无法记住任何人,任何事,却聪明地早已准备好了录音,以提示自己些不能忘的事情

  她毅然决然地离开日本,没有和任何人道别,甚至留下个巨大的谎言,说自己去了维也纳追寻梦想只是她的那群学长依旧不忘去维也纳找她

  这就是朋友和爱人的区别他现在虽是陪在她的身边,得到了她的信任,不过是因为他在她的心里没有重要的位置罢了

  对待爱人,就要把最好的自己给他,哪怕只剩回忆,所以她才会逃离

  逃离,是不消那个人看到自己丑陋的涅

  舵——

  “棱,有客人来了吗?”

  “有礼物要给你”没有回答,寒川棱直接在她腿上放了个小屋轻轻握住她的手,带领她转动小屋的风车,八音盒轻快的声音潺潺流出

  “这座小屋,叫做季风的守候”

  还记得她因为个小屋贴在钵上许久,只是不知,现在的她,是否还记得自己曾今的渴望

  “棱”她的手僵了僵,然后更加用力抓住那只覆住她的手:“谢谢还有,我喜欢你”

  她能感觉到手的主人身体僵,脸上的笑容并未改变,只是眼睛越发酸涩

  季风的守候啊

  用两年时间制作的小屋,终于让她触碰到

  那么熟悉的味道,那么熟悉的感觉,不管是那个人,还是这座小屋可是,她爱他,与他无关他爱她,与她无关

  “棱,带我出去走走吧”

  轮椅被缓缓推动,她抱着八音盒,嘴里哼着小曲

  花园里,寒川棱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人,对着太阳,扬起唇角

  浠涟专场——网王里的伪死神

  【浠涟专场】

  网王里的伪死神籽籽

  死神 灵异 玛丽苏 狗血 重口入坑谨慎。人是种奇怪的生物她喜欢站在城市的最高点,让所有的事物尽收眼底,在和煦的微风中,闭上眼睛落下铁塔,感受死亡的气息。光与影总是起存在,就好像最爱她的人却用双手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样。【青学篇】越前龙马被铺天盖地的痛感所淹没了,他狼狈地倒在地上,手指摸到了插入腹部的水果刀,死死地抓着刀柄却不敢拔出,那温热的液体是他的血。意识在不断失去,在他闭上眼的前刻,他看到了红装少女站在自己面前却无动于衷。然后,他听到她说:“死了。”

  有部长和碎不样的故事

  【老公的文】

  沧夏夏世离

  追逐的人永远心中燃烧着勇气,可谁能够告诉夏柠七旦勇气燃尽究竟是会【浴】火重生还是灰飞烟灭。她用了三年的时间来证明,原来燃尽切之后只是风轻云淡,无非是心上被灼伤的伤口抹不去。越纯粹的爱留下的伤口就越深,而叶安,我对于你的爱,不过是那天阳光正好,而你穿了件我爱的白衬衫。

  【情人的文】

  警告美男别乱动黑岩泪香

  “想逃开?太晚了。”告别反被吃掉,她无语离开。“我可以给你切,除了自由。”昔日地位卑微的女仆,今日是时尚庄贵族学院的女王,前无古人的强大魔力,后无来者的绝色容颜。为自由心逃避,未料那群追情债的绝代美男来势汹汹,各出奇招,手段层出不穷。玩暧昧:“灭,你敢不敢离我再近点?”“我次奥你敢不敢离我远点。”涩诱计:“亲爱的欢迎来压。”“你丫穿件衣服会死啊”悲情策略:“我爱你千年,尽管你避我如蛇蝎。”“妖孽你够了。”女王防不胜防,被围在角落。“警告你们别乱动啊别闹了劳资很忙的。喂。等等,别扯我衣服”边追查着自己的来历,边还要应付美男们的动手动脚。妖孽大手挥,锁上门,将她困在双臂间,低语道:“宝贝,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深藏功与名【15个美男,15年的阴谋,5个家族】“这个世界,原本就没有光明,我到底在追求什么。”“正义?你告诉我,什么是正义。”——“隐灭,你的身后,交给我们。所以请你”那天,血染上苍穹,哀嚎声充斥耳边。银灰色的眼眸旦变得猩红,切就回不去了。

  【死党的文】

  网王之天降小萌物黎知夏

  『安徒生文学社』出品:所有人第次见到雾岛凉茶时都会萌生出“天然萝莉”的想法。米四五的个子,大概怎么看都像个小学生吧。浅咖色长发,发尾微卷,牛奶白的脸只有巴掌大,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却不动声色地隐藏了全部哀伤。撒娇卖萌,粗线大条古灵精怪,她是人见人爱的小萌物,好像从来都长不大。可谁也想不到,就是这样个小女生,却可以喜欢个人那么努力那么久。然后爱,背叛,痛,恨,空白十年暗伤连城,爱情看似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我以为只要我很努力很努力地去喜欢个人,他总会感动的。

  「命运待长夜」入学典礼

  青学,礼堂,人声鼎沸。

  后台,混乱。

  “离入学典礼还有半个小时,那个人还没有出现吗,手冢?”

  “再等等。”

  “可是可是不是早就告诉过她要早点来吗?新生代表迟到的话,影响很不好耶!”

  “如果实在不行就让越前上好了。”

  “小不点喵?小不点根本就没做准备怎么让他代表新生发言喵啊乾你来的正好,我们去帮小不点写篇发言稿吧!”

  “必须这样做的几率是84。3”

  拿着报纸,雨宫碎嘴里叼着块面包在大街上晃荡,现在是八点半,距离入学典礼还有个半小时,刚刚她在报纸上看到有家乐器店招聘店员,想着还有时间,便想。

  雨宫碎今年该上高中了,因为有高额奖学金,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青春学园,从某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旮旯搬到东京,雨宫碎当然要重新找份兼职。

  根据报纸上的地址,雨宫碎来到了东京最繁华的地带,站在和报纸上的图片所呈现的样的店铺门口,雨宫碎眯了眯眼,脑中闪过等会儿进去后要说的话,对着店外的玻璃整理了下仪表,便走了进去。

  “叮铃铃。”门口的风铃作响,告诉老板有人来了。

  “您好,我是来应聘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雨宫碎在推门而入的瞬间就僵在了原地,店里的装潢很华丽并不是让她吃惊的原因,真正让她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的原因是坐在柜台上正微笑着看着她的人。

  “天,天河大叔,你怎么在这里!?”

  “啊啊啊闪开啊!!!”女生惊慌失措的声音把路上的学生都吓了跳,脾气不是很好的人本想把这尖叫的女生给拦住好好教训番,却不想根本就是阵风吹过就没有了人影。

  距离十点还有五分钟,雨宫碎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往前冲。

  “该死的天河老头子混蛋啊,明明知道我要参加入学典礼还要代表新生发言居然把我拖住,真以为特地把店铺开到东京说是为了照顾我们娘啦就可以这么嚣张啊口胡啊啊要是迟到了怎么办啊我明明就答应了学长要早点来的可是快迟到了啊会不会给学长留下不好的印象啊怎么办呜呜妈妈你在哪里我好害怕”

  伴随着长串的碎碎念,砰的声休息室的门被推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门口扶着门框不断喘着粗气的女孩,每个人的眼里都有很明显的疑惑,直到女生抬起头说: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入学典礼还没有开始吧?”

  不好意思少发了章

  「命运待长夜」迹部景吾

  雨宫碎没有想到在这“荒郊野外”还会有这样的豪车出现,当然司机也不会想到大晚上的还有人骑脚踏车“耍酷”吧。

  脚踏车已经无法再平衡下去了,歪歪扭扭朝前冲去。依稀看见那车的标志,雨宫碎咽了咽口水,果断将龙头朝左边扭,就算撞电线杆给撞死了也不能挨着那车,否则把她卖了都赔不起!!!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不管雨宫碎抱着怎样的决心去撞电线杆,那辆豪车还是被商大叔的“小宝号”给擦花了。

  完蛋了〒_〒

  坐在地上雨宫碎泪流满面。

  “砰!”车门被狠狠关上,雨宫碎微微抬头,小心翼翼的瞥了眼从车上下来的人后又迅速低下头副没有动过的样子。车主是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少年,从那身衣服来看就知道是有钱的主。此刻少年正细细地看着自己被刮花的车子,半天没有搭理雨宫碎。

  气氛有些诡异,雨宫碎按捺不住弱弱地喊了声:“那个”真难受,声音都沙哑了。

  许是雨宫碎那声起了作用,又或者是少年因为爱车被伤正气愤想要找肇事者,当他转过来的时候,脸上片寒霜。

  少年生得很俊俏,头发的银灰色总是让人想起君临天下的王,虽然桃花眼中寒冰不化,但那异样的美丽总是那么容易就吸引人,眼角颗泪痣让他显得妖娆无比?

  个站着,个坐在地上,诡异的高度差让雨宫碎不得不仰着头看少年,这样副场景更是奇怪。

  到了此刻雨宫碎知道少年是谁了。冰帝学院的风云人物迹部景吾。雨宫碎认识迹部纯属巧合,当初选学校的时候她去冰帝学院的校园网逛过,第页就是迹部那被放大的华丽无比的照片。因为冰帝始终是贵族学院,奖学金很丰厚但终究不适合平民进去掺和,而且雨宫碎点进校园网的时候也被这照片吓到了,所以更是毅然决然选择了青学。

  “那个”舔舔干涩的嘴唇,雨宫碎还是从地上爬了起来。“你的车”

  “没事。”迹部弯腰捡起雨宫碎掉落的眼镜,眼里的寒冰不知何时褪去,但却闪着诡异而妖冶的光芒,让雨宫碎觉得后脊骨发凉。

  也不怪雨宫碎多想,刚刚还脸恐怖表情的人瞬间收敛慑人的气势,想不让人觉得奇怪都难。

  “那”

  “明天下午四点到冰帝网球部找本大爷。”

  “哦好等下你说什么!?”雨宫碎先傻不啦叽地答应了,在0。01秒后瞬间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没错。”迹部那修长的手指无意识似的划过车身上那长长的痕迹,缓缓勾起唇角:“弄花了本大爷的车,哪有这么简单就完事的?”

  “你,你想干什么?”往后退了两步拉开和迹部的距离。

  雨宫碎脸警惕的表情,就像不小心人家就会把她给卖了样。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过”迹部缓缓吐出句话来,语气变桃花眼也微微眯了起来,笑容中染上了几分不屑,不知何时他已站到了雨宫碎的身前,手指划过她身上略显粗糙的布料,说:“本大爷看你也拿不出钱来,那就打工还债好了。”

  “神经病!”巴掌拍落迹部停在自己衣领上的手,雨宫碎扶起被她遗忘了很久的小宝号大步向前走,根本就没把迹部的话放在心上。

  迹部就这么盯着雨宫碎的背影任凭她潇洒离开,眸中竟闪过丝怀念。轻笑两声后启动车子,扬尘而去。

  回头瞥了眼已经变成小点的车子,雨宫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再小声地骂了句“神经病”,踩着脚踏车奔向家去。

  「命运待长夜」同桌

  “嗯就是那个在回来的路上出了点点意外”雨宮碎睁大了眼睛很无辜地望着自家处于爆发边沿的老妈,胆小的样子和白天那个风风火火的脱线少女点也不像。

  “然后?”雨宫槿眯了眯眼,语气渐冷。

  “就是出了场小车祸小宝号和辆豪车撞上了。。车主要我打工还债”越说雨宫槿的脸色越难看,雨宮碎咽了咽口水,见老妈站了起来,眼前似乎浮现出了自己的死相,不过出乎雨宮碎的意料,雨宫槿没有揍她,而是问她车主的情况。

  见老妈那冷静的样子,雨宮碎心里也有些不安起来。

  说起来迹部景吾的反应的确有点奇怪,弄花了他的车,就是知道她没钱赔,他堂堂迹部财团的公子还差个打工小妹?

  难道说,迹部景吾和那边有什么关系?

  进入了冰帝的校园网,雨宮碎指着迹部那张照片表示这就是车主,雨宫槿对着照片看了很久,久到让雨宮碎以为情况又有变她们又要搬家的时候,雨宫槿突然咧嘴笑说:“小碎啊,这孩子长得挺帅的啊!”

  “”妈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完全没有发现自家女儿被雷到了,雨宫槿只顾着看美少年了,边看还边给雨宮碎灌输这种思想:“小碎啊,近水楼台先得月,迹部景吾要你打工还债这不明摆着给你提供了接近他的机会吗?加油吧女儿,老妈看好你,轻松把这个帅哥拿下吧!”

  “妈你累了,去休息吧。”雨宮碎果断扯掉电源,副认定了老妈太累所以开始胡言乱语的样子,将雨宫槿推出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砰的关门反锁。

  总之,暂时不用搬家对吧?

  抓抓头发,雨宮碎决定死也不要去冰帝,迹部景吾什么的见鬼去吧!

  第二天早,雨宮碎就骑着小宝号去了学校。走在学校里,果不其然大家都在讨论昨天入学典礼的事情,扶了扶眼镜,雨宮碎确定自己不会被人认出来,便放心大胆地走进了班级。

  她的座位不错,靠窗。前面是个叫越前龙马的男生,雨宮碎对他有点印象,如果昨天她没有及时赶到,就是这个男生顶替她上去发言吧。同桌是个叫月城浠涟的女生,但雨宮碎仅仅是知道她的名字而已,没有见过这个人,不知道这个人的任何事情,这种陌生的感觉也让雨宮碎有些紧张。

  预备铃响后,原本还在走廊上面的学生都进了教室,雨宮碎也如愿看到了她的同桌月城浠涟,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红棕色的长发齐腰,金黄铯的眼眸,戴着耳白色的耳塞,耳塞白色的线垂在胸前,米六的身高,垂在左胸的头发被深紫色发带系起,脸上挂着慵懒而没心没肺的笑容,嚼着口香糖,右手腕上黑白镯子相互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

  见雨宮碎在打量自己,月城浠涟抬头对她友好笑,从书包里摸出个口香糖给她。

  “谢,谢谢。”没有想到月城浠涟会做这种事情,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雨宮碎竟然结巴了。别扭地接过口香糖,眼角余光瞥见了对方更加灿烂的笑容,更是让雨宮碎脸上片滚烫。

  “呐雨宫同学。”月城浠涟凑到她的耳边,轻轻说:“昨天在台上挺镇定的,今天怎么就变得这么害羞了啊”

  「命运待长夜」打工小妹

  见忍足侑士被吓到了,雨宮碎的心情瞬间上升了个百分点,对于接下来的狂风暴雨也都不怕了。

  拍拍忍足侑士的肩膀,雨宮碎和他副哥俩好的模样,挑挑眉,她换上诱骗小朋友的语气说:“帅哥,想不想再看迹部被气得头顶冒烟的场景啊”

  “哦?”忍足侑士的眼里满是好奇,只见雨宮碎伸出了两根手指比了个数字八,正好奇这是什么意思呢,雨宮碎也很尽责地说了:“我看我和你挺有缘的,八折优惠,保证让您看得尽兴!”

  “你很有把握的样子嘛,不怕迹部被惹毛了将你扔出去?”

  “切,我倒巴不得他把我扔出去永远不见我呢。”冷哼声,雨宮碎见忍足也没和她“交易”的意思,也就不再多说,转身要走了。

  “等等!”

  “嗯?你改变主意了?”

  “不是,我是想说,网球部在这边。”

  “”

  当雨宮碎到达网球部的时候,发现整个社团都笼罩在阴云之中,连话都不敢大声说,据说是太吵的人都被迹部安排了很多很多训练,多到让他们没有时间再说话了。

  雨宮碎本想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进去的,低调点总是好,可转念想又觉得自己没必要这么憋屈,如果能让迹部特别生气,生气到永远都不想见她,说不定她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这事儿就完了。

  想到了这点,雨宮碎轻轻推门的动作变成了狠命地将门踹开,咚的声巨响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见自己这举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雨宮碎也有点心虚了,可脸上依旧是趾高气扬的表情,双手环胸轻蔑地看着不远处的迹部:“自恋狂,我来了!”

  自恋狂自恋狂自恋狂

  这恐怖的三个字所造成的效应就是所有人都躲到了角落里,用崇拜外加怜悯的眼神看着雨宫碎。迹部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如今在这么多人面前被雨宫碎这么挑衅,火山爆发是必须的,可就在岩浆即将喷涌而出的时候,迹部的表情突然缓和下来,让雨宫碎有些猜不透了。

  如果雨宫碎认为迹部是不打算计较了的话,那她就想错了。当个人愤怒到极点的时候,他反而会冷静下来。就好比现在的迹部,打了个响指,忠心的“随从”桦地崇宏就出现在他的身后。

  “给这个女人套工作服。从今天开始,网球部的所有人,需要帮忙都可以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