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支试剂,而那试剂是病毒,虽然目前看来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莫名其妙地少了支,确实让人觉得有问题

  “你再回去核对下,我会尽快去协助你的”

  “恩还有就是我心里就是放心不下,总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犹豫了下,三上凉还是说出了自己的不安,她瞥了瞥雨宫碎,有些紧张地告诉寒川棱:“我说了在小落出事以前,是她负责那个项目的”

  寒川棱明白三上凉的意思,他无奈地笑了笑,手掌落在三上凉的肩膀上让她安心:“你的三上落用那个对付碎?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反而能松口气那病毒的毒性你我都知道不强,你看她现在活蹦乱跳的样子像是有事的人吗?而且不久前她才体检过,没问题”

  “好吧,我想多了,因为小落做的事情真的吓着我了”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三上凉觉得自己好像变笨了好多,听了寒川棱的话她才彻底放下心来

  「寂寞海」顺其自然

  阵沉默

  看着对面直都不说话的手冢国光,雨宫碎心狠狠地跳着,不知道他会是个什么回答

  被雨宫碎突然告白,手冢点都不惊讶,也不知道是根本没放在心上还是怎么,但他这个反应确实打击到了雨宫碎

  “部长你好歹回个话吧”虽然竭尽全力想和手冢对视,但看到那双凤眸中什么情绪都没有,雨宫碎就忍不住挪开目光

  手冢有些不解:“我应该有什么反应吗?”

  “被女生告白你好歹给个回答吧同意还是拒绝啊”雨宫碎抓狂,抓起杯子狂灌水,气呼呼的样子看起来可爱万分,倒也打破了刚才的尴尬

  手冢垂了垂眸子,依旧冷静地回答她:“如果我拒绝,你就不会喜欢我了吗?”

  好好强

  雨宫碎默默捂脸,刚才那瞬间的金光灿灿是怎么回事?她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手冢说的不无道理,不是他拒绝了她就会放弃的,所以他不用给回答,间接来说其实他是默认她追他?

  突然想到这点,雨宫碎忍不住咧开嘴笑起来,从位置上起来站到手冢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部长的意思是默认我追你喽?好吧就算你拒绝,我也会追你,你同意,当然我会更高兴”

  “”神逻辑

  手冢觉得头疼,他根本没往那边想,只是觉得不管怎样都不会让女生死心,索性就不管她的,哪知道她竟然会往那边想

  不过倒追?似乎也有点意思

  用茶杯挡住微微上扬的嘴角,手冢并不说话,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雨宫碎眼,又让雨宫碎阵挫败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觉得自己应该马上做点什么让手冢重视这个问题才行,盯着手冢看了看半天,她突然用双手捧住了他的脸,让他正视自己

  “部长,这次我没有喝酒,所以也不会因为醉了才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恩”以为女生只是在强调自己的认真,手冢有些不适地微微移开目光,但雨宫碎捧住他脸的双手突然改为圈住他的脖子

  唇上的柔软让手冢后背僵,眼前放大的脸狠狠刺激着他的神经

  闭上的双眸,轻颤的睫毛,几缕碎发落到他的额头上,洗发水的清香不能抑制地涌入他的鼻腔

  他又被她吻了

  “部长反应好迟钝”直起身子,雨宫碎得意地笑了起来:“这次没有推开我,果然部长对我还是有感觉的吧”点点自己的嘴唇,雨宫碎就是那偷腥成功的猫

  上次被推开的事情她可没忘,那已经成为了她的黑历史,简直不堪回首不过,这次切,让她心里的怨愤消失得干二净

  手诙愣地盯着脸得意的雨宫碎,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突然想起了庆祝那天,上官洛对他说的话

  开始,其实他和雨宫碎想的样,以为不过是她依赖他罢了,直到上官洛告诉他,她不曾依赖过什么人,所以,她对他,绝对不是单纯的依赖!

  走出好远也没见女生跟上来,手冢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却发现女生隔得远远的,脸犹豫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走回去到女生身边,轻轻拉住了她的手

  切顺其自然吧

  码得太爽,再来更,求票求留言

  「寂寞海」手冢的青梅竹马

  “所以你就这样开始倒追手谒?”

  阴雨绵绵,但却不足以破坏人的心情,干涸已久的大地得到了滋润,致使印入眼帘的切更加温和罢了偶尔吹来阵微风,带走的是烦躁与不安,留给人片宁静

  月城浠涟站在窗边,伸出手接住了斜飘进来的雨丝,转过头来递给雨宫碎个无奈的眼神她听了雨宫碎的叙述,知道了她失踪这几天所发生的切,不禁想起才认识她那会儿,雨宫碎因为和手冢接吻的事情还把她给胖揍了顿或许,命运从那个时候就注定了她会和他走到起吧

  “你那是什么眼神棱说的,背离自己的心意不能得到爱,所以我想艾试试吧,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吧如果成功了呢,那当然皆大欢喜艾如果失败了”

  “行了你放心,绝对不可能失败!”白了雨宫碎眼,月城浠涟不耐烦地打断她莫名其妙的忧伤

  雨宫碎眨巴眨巴眼睛,迷茫地看着月城浠涟,她是很感谢月城浠涟的安慰啦,可是这个安慰,让她觉得好像敷衍哦

  眼就看出雨宫碎心中所想,月城浠涟忍不住抬手狠狠蹂躏了雨宫碎的头发番,虽然不能很肯定地告诉她手冢对她有感觉,但是

  月城浠涟勾起唇角,眉眼弯弯:“我帮你”

  雨宫碎愣了两秒,然后点了点头,虽然她很怀疑月城浠涟够不够靠谱,因为她开始嚷着要追不二但这么久了完全没行动,感觉像是说笑样,但好歹月城浠涟也是她好朋友吧,虽然有事实证明真正的好朋友就是损友

  第二天,雨宫碎下课就冲向了三年级的教室她的手里有个精美的便当盒,里面的东西是她早起来做的

  浠涟说,要想抓住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花了血本从乾贞治那里打探到手冢的喜好,雨宫碎立马付诸行动

  找到手冢的教室,雨宫碎在外面望了望,看到手邶在座位上百万\小!说,她还没有找人帮忙呢,已经有人先发现她了

  “同学,你找人吗?”女生有着很灿烂的笑容,给人的感觉也和和气气的,是个惹人喜欢的人

  雨宫碎在看到伊藤舞的第眼就觉得她好优秀,呆愣了下,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抬手将耳侧的碎发别到耳后,又看向了手冢:“我找手讧长”

  看到她手里的便当盒以及期待的眼神,伊藤舞当下了然,扭头就对教室里的手冢喊道:“国光大冰山,有美女找你哟~”

  国光大冰山?

  雨宫碎挑挑眉,重新打量起这个学姐来

  虽然长相不是很出众,但整个人就是让人觉得很优秀,浑身上下似乎都散发着阳光的味道,吸引着人靠近

  见雨宫碎直盯着自己看,伊藤舞倒也不恼,反而轻轻笑起来

  在雨宫碎疑惑的目光中,她微微隐藏笑意,但双火眸还是暴露了她的真实心情

  “很好奇我居然敢这样称呼手冢国光吧?”

  “嗯”点点头,雨宫碎看到手冢国光已经走来,马上就要到门口了

  伊藤舞也知道手冢的靠近,就在手冢刚走到她旁边时,她突然抱住了手冢的胳膊,露出抹狡黠的笑容来:“因为我和国光大冰山是青梅竹马啊~”

  「寂寞海」不二的阴谋

  好不容易把菊丸弄走,雨宫碎就快步走到了不二旁边坐下本来她应该往手冢那边挤的,不过现在她有事要问不二

  刚坐下呢,雨宫碎还没开口,不二先发问了:“你在追手冢?”

  “理论上说是这样没错”抬手撩了撩头发,雨宫碎借此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听此,不二忍不住呵呵笑出声,立马得到了雨宫碎的记白眼

  他选择了忽视雨宫碎的鄙视,压低了声音问她:“找我了解小舞的事情?”

  “你觉得呢?”再次翻了个白眼,雨宫碎也不掩饰自己的不爽了她看了眼和伊藤舞聊天的几个人,心里明白伊藤舞和大家的感情并不差

  可是,为什么从来没人告诉她伊藤舞的事情??是把她排除在外了吗?

  瞥见雨宫碎那逐渐黯淡的眸子,不二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了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不二解释道:“小舞去了立海大当交换生,前两天刚回来,所以还没来得及介绍你们认识,倒是你自己先去了”

  “可是她早就知道我”

  “呵呵,是我告诉她的毕竟,你喜欢手冢,用不能瞒着她这个青梅竹马吧”

  “真是青梅竹马啊”闻言,雨宫碎错愕地抬起头,有些不能消化这个事实

  刚听到伊藤舞这么说的时候,她其实并没有相信,虽然手冢没有否认,但她也把手冢的那声打断视为提醒伊藤舞不要胡闹

  原来,真的是这样只是她不能接受那样的事实而选择自欺罢了

  忍不住缩成团以获得安全感,雨宫碎愣愣地盯着放在脚边的便当盒,萌生出丢掉它的想法

  不二拍拍她的后背,然后递给她杯水杯子里的液体透明无色,让雨宫碎毫无警惕地接过,但舌尖挨,她就忍不住吐了出来,被呛得咳嗽不停

  “学,咳咳,学长”雨宫碎只手狠狠拽着不二的衣角,只手紧握成拳,她的脸色已经犯白虽然只是吞了点点,但她已经受不了了默默看了眼那个杯子,心中暗叹乾已经强大到可以把蔬菜汁做成无色无味的了,他没有生在中国古代真是委屈他了!

  见雨宫碎难受成这个样子,手冢忍不住走过来,晃着那杯子,眼神冰冷地看着不二:“你给她喝的?”

  “抱歉”不二严肃地道了声歉,然后指着乾说:“我以为只是普通的水,没想到阿乾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

  看看脸歉意的不二,又瞥了瞥紧张不已的乾贞治,手凇择了相信不二的话,不过——

  “乾贞治,网球场二十圈”

  冰冷的声音在乾贞治的耳边炸开,气得他口血差点吐出来啤酒瓶底厚的眼镜反射着森森白光,他多么想把不二给供出来,但想想这样的后果是自己不能承担的,便咬牙切齿地离开了,临走时那目光几乎能把不二给凌迟处死了,不过手冢关心雨宫碎去了,不二便对乾露出了温柔不已的笑容——你能奈我何?

  伊藤舞将手冢对雨宫碎的关心看在眼里,和不二交换了个眼神,便走了过去,用委屈的声音对手冢说:“都没见过你这么关心我这个青梅竹马,你是不是对小学妹有什么企图啊嘤嘤嘤手冢国光你居然敢背叛我”

  咳咳咳咳

  听了伊藤舞的话,雨宫碎咳得更厉害了,基本都是被气得手卺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抬头又是冷冷地瞪了眼不二

  “好了部长”抓着手冢落在背上的手,雨宫碎擦了擦忍不住流出来的眼泪:“我们吃饭吧”

  「寂寞海」如果追累了

  “吃饭吃饭,我可饿了好久了!”听到可以吃饭了,伊藤舞激动得差点跳起来,她点也不客气地打开雨宫碎的便当盒,表示自己要鳗鱼茶

  觉得没有意义了,雨宫碎点点头,并不拒绝

  “国光大冰山,啊”伊藤舞夹起块鳗鱼,送到手谠边,手冢本来想偏过头不搭理她的,但伊藤舞却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你要是不张嘴,我就在你的部员面前硬塞到你嘴里去我相信你肯定不愿意丢这个脸,而且,在小学妹面前丢脸的话,哼哼哼哼”

  伊藤舞的威胁相当有用,也因为她确实变态到那个地步,所以手冢只能认栽,心不甘情不愿地张开了嘴,然后得到了伊藤舞句表扬小孩子的“真乖”,气得他的冷气差点控制不住

  雨宫碎肯定伊藤舞是在警告她,她忍不住露出抹嘲讽的笑容,抬头,就看到伊藤舞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这更让她肯定伊藤舞是让她识相点趁早放弃

  放弃吗?

  雨宫碎忍不住叹了口气,揉着发胀的太阳岤站起身来:“我突然想起还有东西没拿,先走步了”最后看了眼手冢,好歹他吃在嘴里的东西是她做的,雨宫碎这才稍微觉得安慰地离开天台

  对于雨宫碎的突然离开手冢知道原因,他淡淡地瞥了眼伊藤舞,然后拿起雨宫碎未带走的便当盒,认真地吃起来伊藤舞耸耸肩,筷子伸进盒子里,抢走了手冢刚想夹的鳗鱼:“我可是你的青梅竹马诶,对小学妹这么好,对我就这么冷淡,你还有良心吗?”

  “”手陬深地看了眼伊藤舞,本来想说青梅竹马又怎样,但对上伊藤舞那充满笑意的眸子,就不再说话了

  “话说,她好明显是生气了,你不去追真的好么?”伊藤舞暧昧地挑了挑眉,见手冢根本不搭理她,弯了弯眼睛,她故作轻松地说:“既然你对她不在意,那我就按老规矩办事了”

  “你”手冢差点咬到筷子,每次面对伊藤舞的时候他都被吃得死死的,本来想警告她不许胡来,但这切似乎都是他自己的责任,便闭了口

  “手冢,这样真的好么?可能会给小碎很大的伤害哦”不二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不知道手冢到底在犹豫什么,伊藤舞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他还是不制止如果真的按老规矩办事,说不定事情会搞得团乱呢

  手冢的动作退停,但还是什么都没说,看的伊藤舞真想翻白眼

  雨宫碎离开天台以后,第反应就是去买几瓶啤酒狠狠喝顿再说,刚冒出这个想法又被自己拍飞了,不久前被手冢逮到吃辣椒,她被奋圈差点没把腿给跑断了,多么痛的领悟,她要是还不记着教训,干脆分分钟切腹以谢罪苍天脑子变得这么笨吧

  她给上官洛打了个电话,犹豫了番,还是问出了心中的问题:“哥,你上次说把手冢打包送我房里的话还算数吗?”

  网球部突然冒出个伊藤舞让雨宫碎个头两个大,月城浠涟对此呈观望态度,不喜欢伊藤舞也不讨厌她,只是在雨宫碎恼火的时候安慰安慰她

  很快就到了合宿的日子,行人将到四天宝寺去

  长这么大第次参加合宿,兴奋暂时冲淡了雨宫碎的不爽,欢欢喜喜地上了车,路上和菊丸聊得火热,把其他人给无视得干干净净,也不知道是真的太兴奋还是故意的

  下了车,四天宝寺的人早就等着了雨宫碎躲在菊丸后面,小心翼翼地冒出个脑袋,将四天宝寺的人给打量了番,最后看到了对方的女选手,着实让她吃了惊,事实上,月城浠涟的惊讶程度也不小

  “夏目千鸟?你怎么也在这里?”女声二重奏响起,暂时打断了手冢和白石两位部长的寒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三个女生给吸引了

  月城浠涟围着夏目千鸟转了圈,忍不住摇头:“你不是直跟着寒川零的嘛,今儿个能见着你个人,真是稀奇”

  “对啊对艾上次找寒川零帮忙的时候你也不在,难道你对他没意思了?不会吧”雨宫碎也跟着月城浠涟感叹,那惊讶的目光看得夏目千鸟冷汗连连

  她摆摆手,副潇洒万分的样子,但语气中还是透着浓浓的无奈:“我累了,追不动了,所以想要停停”

  累了

  雨宫碎愣,忍不住就看了眼手冢

  如果她追手冢也追到累了那天,不知道会怎样呢?

  「寂寞海」我很容易放弃

  合宿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只是换了个地方训练而已,这段日子里,雨宫碎被伊藤舞气得不轻,和夏目千鸟也聊得不错,最后天的时候,两校教练准备放假让大家出去玩

  早就被憋坏了的雨宫碎当然举双手赞成,同时这也是个机会,月城浠涟已经和夏目千鸟商量好了到时候会拖走伊藤舞美名其曰培养感情,然后雨宫碎就可以找手谒

  面对两位好友的鼎力相助,雨宫碎真的是感动得塌糊涂,握拳向两位表示定会马到成功,只是当计划实施起来时,三人才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伊藤舞的杀伤力谁说把伊藤舞拽走就好了?如果伊藤舞顺带把手冢起拉走了呢?

  真实情况就是这样,当夏目千鸟和月城浠涟拽走伊藤舞的时候,伊藤舞在挣扎中也不忘拖走手冢国光,于是雨宫碎的计划泡汤,只能认命地跟上去,本来的二人游瞬间变成了五人游,两个打酱油的两个情敌和个中枪者

  “想和国光大冰山过二人世界,你做梦吧!”也不知道伊藤舞是什么时候挤到雨宫碎旁边的,她凑到雨宫碎的耳边,用极其恶劣的语气说道

  雨宫碎愣,眉头不可抑制地就皱起来了,终于忍不住换了厌恶的眼神看伊藤舞,毫不客气地就把她给推开也不知道伊藤舞是真的没站稳还是故意的,她摔在了地上,手上被划出条长长的伤口,鲜血不断地往外冒

  手冢本以为雨宫碎和伊藤舞就是互相看不顺眼而已,不会发生其他什么事情,如今伊藤舞被雨宫碎给弄伤了,他当即就给了雨宫碎个冰冷的眼神,走过去扶住了伊藤舞,细心地替她查看伤口

  “伤口太深了,得去医院”他的眉头紧紧皱着,将伊藤舞抱起,看着怀里疼得忍不住掉眼泪的女生,第次用特别严厉的语气对雨宫碎说:“我需要你向她道歉!”

  “可是部长”雨宫碎有些不服,她轻轻推根本不可能让伊藤舞摔这么惨,除非是她故意的想到这层,雨宫碎很抗拒道歉,若说开始她的确很愧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