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自己褪去天使的外衣堕化成魔,她忍受着自己步步走上不能回头的路,她忍受着失去他的痛苦守住属于他的切

  她忍受了那么多,为什么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她不服!不服!她有什么错?她只是想要他的个回眸,个笑容,句关心的话而已啊

  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悲伤,三上落抬头对上官洛露出最为灿烂的笑容

  监狱?她的骄傲怎么能容忍自己的未来在那里度过?不对她哪里还有什么骄傲?她的骄傲,早就被那个叫做上官洛的男人狠狠踩碎

  “我要你永远记住我,哪怕是恨”三上落轻声道,然后在上官洛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跃上了窗台,跳了下去

  三楼并不高,但可怕的是那样颗寻死的心三上落从衣袖里拿出了那把原来要杀雨宫碎的刀,狠狠地按向了自己的心脏

  这是她最后的骄傲

  姑且称之为骄傲吧

  上官洛,这样,你就会记我辈子了吧!

  雨宫碎醒来的时候,屋子里站满了人,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该在网球部管着那群精力过剩的家伙们的手冢也来了

  “部长,你无聊了?”或许是睡得太久了,她的头反而晕乎乎的挣扎着爬起来,自家部长立即贴心地帮她垫起了靠背

  “三上姐姐浠涟部长天河大叔妈妈,咦,那边那个是谁翱”雨宫碎点了点屋子里的人,突然看到了最角落里的上官洛不过上官洛是侧着身子的,所以雨宫碎并不能看清他的脸,也就时没认出来

  “咦,三上落哪去了,她不是说要照顾我么,怎么大家都在,就她不在?”纠结地扯着头发,雨宫碎小小郁闷了下,迟钝地没有发现屋子里的人在听到她说三上落的时候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雨宫”手冢会在的原因,不过是雨宫槿觉得雨宫碎会听他的话,所以些事情由手讵达的话,效果应该会好些吧

  “三上在不久前报考了国外的所大学,她被录取了,加之上岛正的事情也得到了解决,学校那边催得紧,她才匆匆走了”手冢难得这样仔细地解释件事,也亏得雨宫碎刚醒来脑子迷迷糊糊的,所以没有怀疑那么多,只是嘀咕了句三上落没义气,虽然两人关系不算太好,但起在冲绳玩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

  “人家担负家族任务呢”安慰地摸摸雨宫碎的头,手冢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动作,而雨宫碎也不拒绝她像猫样舒服地伸展了下四肢,表示理解,但还是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守着她

  “那要追杀三上落的人呢?她就这样走了,不会有危险吗?”

  “没人追杀她”这次说话的是天河大叔,他艰难地扯出抹笑容,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直对雨宫碎和三上落开枪的人就是他没错

  “有人对你们意图不轨,我不好直接告诉你们,因为我也被盯上了,所以只好那样提醒你们了丫头不会怪大叔吧?”

  准确地说,天河阻止的人其实就是三上落

  要完整地叙述这件事情,还得从雨宫槿被困在小岛上时给天河打的那通电话开始三上落不清楚天河和雨宫槿的关系,所以不知道他们的相处慕,因此雨宫槿称呼天河时换掉的称呼在她听来都没什么奇怪的,而这么多年的相处,也让天河意识到突然换掉的称呼预示了什么而接下来雨宫槿交代他的事情,例如雨宫碎翘班的事情,他早就没有让雨宫碎再来上班了,又怎么会有翘班说,所以他开始秘密了解雨宫碎的事情,终于理清楚了切,近而待在雨宫碎身边保护她

  “那好吧,我最后想知道,你们都在我房间里面干嘛?”

  “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小碎”雨宫槿勉强笑笑,然后三上凉月城浠涟和天河大叔都往外走,留下的是手冢雨宫槿还有那个直在角落里的人

  ~

  现在进入存稿期,明天开始更,尽量在假期里写完,时间是晚上七点,如果消改时间可以留言第二卷即将结束,第三卷甜蜜蜜展开~结局是还是什么就看各位了哈~

  「通天塔」有些误会要解释

  “我突然觉得,你们之所以把部长叫来,似乎就是为了震住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冒出这样的想法了,雨宫碎还很二缺地说了出来

  虽然事实的确就是这样,但手冢还不至于顺着雨宫碎的话就承认莫名地觉得他网球部的部长就这么掉价了

  “小碎你先看看他是谁”雨宫槿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就往旁边挪了挪,让出更多的位置,让上官洛可以走过来与雨宫碎面对面

  上官洛也有点小紧张,他知道雨宫碎直都误会他讨厌他甚至是恨他,不过现在什么碍事的都没有了,他想和自己的妹妹以及妈妈相认,让生活走上正轨

  当上官洛将整张脸都展现在雨宫碎面前的时候,雨宫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着,只手死死抓着手冢的衣服,只手指着上官洛直颤,张着嘴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喊出了上官洛这个名字

  “你不是死了么!”大白天的也不可能见鬼吧雨宫碎狠狠地捏了自己的脸把,确定没有在做梦以后,脸惨白地望着手冢:“完了部长,原来我们都死了”

  “噗”虽然在这种正经的场合不应该笑,但看到雨宫碎那傻呆傻呆的样子,上官洛实在忍不住就给笑出声了也亏得他这声笑,让雨宫碎反应过来其实他根本就没死,站在这里的,是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大活人!

  “不对啊我明明亲眼看到你被寒川棱给刺了刀然后摔进大海,你现在怎么还能站在我面前?还有”瞬间危险地眯起眼睛,雨宫碎浑身上下的毛都要立起来了虽然有部长在身边,她相信上官洛不敢对她和妈妈做什么,但就是觉得自己应该提高警惕

  见雨宫碎的反应这么大,上官洛也有些尴尬,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解释起来:“其实寒川棱是我好哥们儿,你看到的那幕是我和他配合起来演给上岛正看的出戏”

  “啥?你还和寒川棱是好哥们儿?果然是狼狈为!”翻了个白眼,雨宫碎忍不住对上官洛冷嘲热讽起来

  让她猜猜,这个死而复生的家伙出现在她面前是想干什么,宣战?还是那啥寻找丢失的亲情?

  雨宫碎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怎么就冒出了后面那种设想,直让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摇了摇头,把那种恐怖的猜测丢出脑子里,她咳嗽了下,尽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严肃,似乎只有这样,她才是和上官洛平等的

  上官洛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也收拾了自己想要玩笑番的心,认真地说:“我要和你解释下这十几年来我们之间的误会”

  “误会?我们之间有误会吗?没有!有的只是你上官洛对自己亲妈和亲妹的无耻残害!”做出很夸张的表情,如果可以,雨宫碎还会从床上跳下来围着上官洛转两圈,以加强自己的鄙视之情的展现效果

  「寂寞海」喜欢的类型

  “三上姐姐,没想到会碰到你。”雨宫碎被上官洛催得紧,好不容易赶到饭店门口,却看到三上凉脸纠结地站在那里,她也就上去打了个招呼。

  三上落离开以后,雨宫碎就很难见到三上凉了,有时候能看到人,却也说不上话。

  三上凉被突然出现的雨宫碎给吓了大跳,她的神色有些古怪,纠结了许久才说:“不巧我是来找手冢君的。”

  “哦,部长就在里面我带你去吧。”雨宫碎耸耸肩,领着三上凉走入包间。

  推开门,雨宫碎就冲手冢喊道:“部长,三上姐姐找你!”

  “啊。”

  手冢应了声,迟疑了下然后起身。

  雨宫碎发现手冢其实是个特别体贴的人,虽然最开始她因为和手冢意外接吻的事情直对手冢有偏见,不过这么久的相处已经让她完全相信这个男人了。

  她发现三上凉面对哥哥时特别尴尬,而手冢似乎也是因为这点才没有犹豫地就走出来,想要让三上凉好受点。

  拥有个体贴的部长是件好事,不过雨宫碎觉得,她看到手冢对别的女生也那么体贴,心里有些不爽。

  “大概是平常部长直对我很好而没有见他接触别的女生吧”拍拍头,雨宫碎小声地给自己分析原因。

  “丫头说什么呢?”坐在雨宫碎旁边的上官洛倒是听清楚了雨宫碎的呢喃,他虽不知道雨宫碎在想什么,不过顺着刚才她说的话去想,上官洛这个“情场老手”也差不多知道自家妹妹怎么了。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上官有女初长成,上官有女初长成啊~”

  “哥你在说什么呢?”没明白上官洛在说什么,雨宫碎皱着眉头问。

  上官洛捏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很严肃地问雨宫碎:“妹妹啊,你家部长在你心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什么样的人?”雨宫碎重复了遍,然后也学着上官洛的样子捏住下巴,自觉地盘点起自家部长的优点起来:“移动大冰山夏天可以免费制冷,虽然表情很少但是个很温柔很可靠的人,长得很帅但从来不会因此骄傲,这点需要哥哥好好学学,部长打网球也很厉害,最重要的是,部长对我超级好的!”

  “那,部长和哥哥,小碎更喜欢哪个?”凑近了些,上官洛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雨宫碎,殊不知自己根本就是在创作个伤心的故事。

  没错,雨宫碎没有考虑地就说是部长,让上官洛彻底石化在原地。

  不屑地瞥着自家老哥的石像,雨宫碎还不忘打击到底:“部长那是天上的月亮,万人仰望。至于哥哥,充其量算地砖,只能被人踩~”

  哗啦啦——石像碎掉了。

  恰好手冢回来,地上的石头渣迅速合在起又变回了上官洛。他看了看门外,问手冢:“三上凉呢?”

  “离开了。”

  “好吧。”上官洛无所谓地耸耸肩,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家妹妹的身上。他压低了声音,小心地问:“那,小碎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

  “只要不是哥哥这种类型就好!”毫不犹豫丢出答案,上官洛听后表情僵住。他看着手冢坐在雨宫碎旁边的位置上,嘴角恶劣地扬起:“再具体点呗,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是桃城那种阳光男生呢还是越前这种傲娇少年?不然是不二这种温柔腹黑?或者——是手冢这种,外冷内热居家好男人?”

  根本没有发现自家老哥恶劣的表情以及周围的人那八卦的眼神,雨宫碎对着上官洛翻了个白眼,再次表达了自己的鄙视之情:“你还是我哥么?居然不知道我喜欢部长这种类型的!”

  「寂寞海」霸王硬上弓

  哦~~~

  八卦党们睁大了眼睛,又凑近了些

  上官洛将八卦党们的表情看在眼里,见他们忍着不起哄也挺辛苦的,也就遂了他们的愿,将问题进行到底

  “小碎是遇见手冢以后才喜欢上他这种类型的呢还是本来就喜欢这种类型而恰好遇到了手冢?”

  “这个呀”雨宫碎发现上官洛问题特别多,不过似乎也不是不能回答的,折,她很诚实地说:“以前我觉得寒衣那种不错,不过遇到部长后,我就坚定了非这种类型不嫁的决心!”

  “哦~~~!”起哄重奏终于按捺不住吼出了声,雨宫碎这才偏了偏头注意了下周围,发现远在桌子对面的人都挤到了她的身边,脸猥琐的表情

  “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雨宫碎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她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避开他们太过炽热的眼神

  桃城挤了挤眼睛,回到自己座位前还鼓励地拍了拍雨宫碎的肩膀道:“学妹你加油!”

  菊丸英二的表情显得有些失落又有些激动,最后,千言万语化作句“小学妹我支持你”

  最让雨宫碎摸不着头脑的是直看她不爽的越前龙马,这次居然很友善地告诉她:“必要的时候,我还是会帮你的!部长还!”

  这和部长有什么关系啊雨宫碎扭头看了看刚被提及到的某人,发现某人十分淡定地喝着鳗鱼茶似乎已经与世隔绝,只是那尽显高冷气质的眼镜竟也反射出和乾贞治样的白光

  至于被花黎老妈子顺带提起的乾贞治,正在角落里疯狂演算着,不过似乎这个问题有些困难,他只能遗憾地扶着眼镜用灰太狼每次喊“我定会回来的”这句话的语气说:“结果尚不清楚”

  “妹妹艾想做什么就去做,哥哥支持你!”拍拍雨宫碎的肩膀,上官洛挑眉笑容样猥琐,可就是不损他的气质依旧那么吸引人

  听了这么多,雨宫碎总算反应过来这群人在想什么了她无奈地叹了口气,端起杯子喝起来,却发现大家的目光更加炽热了

  “你们以为我对部长有意思?拜托部长这么强大的存在,哪是我能搞得定的啊~所以我还是等等看能不能遇到第二个吧”

  “小碎,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哟~”不二周助很贴心地提醒道,双眼睛弯得更像月牙:“难道小碎对手冢点感觉都没有吗?”

  “没有!”才怪雨宫碎面上片平静,可心都快到嗓子口了她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和手冢相处的点点滴滴,最后,脑中的画面定格在接吻那幕虽然是意外可是还是好难为情怎么办更恐怖的是,她居然消那不是意外!

  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到了,雨宫碎更是大口大口地喝着水,以掩饰自己的不正常

  不二周助笑眯眯,他把头转向手冢,可怜的手冢被不怕他的上官洛给按赚还给捂住嘴不能发出声音

  这待遇,恐怕手冢还是第次遇到吧,相信他定会铭记生的!

  不二周助开始没急着戳破雨宫碎的谎言,那是因为他要雨宫碎没得否认见手冢都被坑到这个地步了,不二才幽幽地提醒雨宫碎:“可是小碎拿的杯子是手冢的哦,看小碎喝得那么开心,想必还是很喜欢手冢的吧?”

  噗——

  松开手冢,上官洛贴心地递上纸巾,拍着雨宫碎的后背帮她顺气,可话也就那么不加掩饰地说出来了

  上官洛说:“妹妹艾你放心,哥为了你的幸覆么都能做把手冢打包送到你房间的本事哥还是有的,你先来个霸王硬上弓,还怕他手冢国光敢跑喽?”

  「寂寞海」撒酒疯

  手冢和三上凉也没去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去了最近的咖啡馆。他们的位置正好靠窗,雨宫碎便在外面看着两人,他们似乎在讨论什么事情。

  只是,当粗心的服务生把咖啡溅到手冢的衣服上后,三上凉立即起身替他擦拭,而那个服务生也不知是不小心还是有意的,又推了三上凉把,于是三上凉整个人都摔进了手冢的怀里。手冢侧头——雨宫碎好像看到他吻了她的脸颊。

  有些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种心被针扎似的痛,痛到无力呼吸。

  突如其来的感觉让她手忙脚乱,她以为自己那么不舒服是又犯胃病了,跑到药店买了药胡乱地吞了下去,心情还是无法平静。

  有些茫然,有些恐慌,她不懂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无助的时候,第反应是找手冢,可那个人现在帮不了她,于是第二个人就是寒衣。

  手指不断摩擦着手机屏幕,几番犹豫,她终于按下了拨号键,直到对方接起电话,听到那熟悉的略显慵懒的声音,她突然就忍不住蹲在路边大哭起来。

  就像做了很大的错事样害怕。

  就像知道自己不被承认样难过。

  就像被网紧紧锁住样无力。

  她听不见寒川棱在说什么,只是在清醒之时胡乱地擦干眼泪,在路人们惊恐疑惑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她的心里冒出句话:雨宫碎,你喜欢手冢国光。

  然后她狠狠摇摇头,否认:不是喜欢,只是依赖,单纯的依赖。

  不喜欢?看到他吻了三上凉你干嘛那么难过?

  只是,只是不开心他有了女朋友都不告诉自己而已,毕竟——毕竟我那么信任他啊。

  可是,只是你信任他,那他又有什么必要告诉你他有没有女朋友?你是他的谁?他又是你的谁?你的悲伤,又到底因为什么?

  因为——因为最信任的学长从今天开始会把给我的温柔分出半给另外个女生,所以有些不爽而已,因为害怕学长从此就不理睬我了而已。

  “所以,我只是难过他的温柔要分给别人了。仅此而已。”停下脚步,雨宫碎重新扬起嘴角,再次重复最后得出的答案。

  她拍了拍脸颊,迎着阳光大步向前。

  手冢是在天河大叔的店铺外发现雨宫碎的,她坐在地上,背靠着店铺门,身旁放了几个酒瓶。张小脸通红,仔细看还可以发现泪痕。

  她失踪了天,任谁打电话都不接。若不是寒川棱突然找到他说她哭了的事,可能大家只会认为她又耍性子翘课出去玩了。

  手冢给所有人都发了短信告知他们不用找了,然后脱下外套盖在女生身上,抱起了半醉半醒的她往回走。

  夜幕早已降临,手冢不能想象她到底在那里坐了多久,只有那排空着的酒瓶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想要发火。

  突然的温暖让雨宫碎吃了惊,但已经被酒精麻痹的大脑让她只是条件反射地更靠近那温暖而已。她往手冢怀里钻了钻,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继续睡觉,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长长的睫毛上却又挂上了泪珠。

  “部长”她的脸贴在手冢的胸口,眼睛眯成了条缝,也不知是不是稍微清醒了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