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网王之墨菲斯的夏天

  有公告会放这里

  如果有公告会放在这里现在没事正文结束后换成番外

  长评夏世离

  于是拖欠了长时间的长评终于重见天日啊不对,原谅我语文不太好,是终于浮出水面了【是真凶么魂淡】

  其实我不想拖得是真的【严肃】只是在我想写的时候,我发现那篇上官已经完结了r

  当然,那篇坑爹的结局让我度否认认识这个坑爹的后妈

  二

  某人说要写暖文,因为她说她要做亲妈

  其实不是我吐槽,只是我真的想说天性如此,施主何苦自讨苦吃呢【啊喂泥垢】

  好吧,我就不吐槽了,下面正文开始

  三

  所谓墨菲斯,神话里是睡神修普诺斯的儿子当然,这个是不是他的儿子无从考证,只是据说而已墨菲斯具有操纵人的梦境的能力,传说中只要滴脸子在人的眼皮上,就可以去控制人的梦境从而让人分不清楚何为现实何为梦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墨菲斯是很强大的存在

  当然,拥有墨菲斯能力的雨宫碎少女自然也很强大

  与母亲相依为命逃亡十年,经过十年时间的磨砺让她明白了要想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唯能做的就是比别人更狠

  不相信她?没关系,如果你不能给予我信任,那么你也别想得到我的信任相信与否不过是个说辞,从无关紧要的人嘴中说出来其实毫无意义

  所以在不二说让她走的时候,她很自然潇洒的离开你不留我,没关系,我会让你知道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其实她也很想拥有朋友,孤寂了十年的内心渴望有着友情的浇灌但是内心的孤傲不允许她低下头来去解释,说是不在乎,可是就算是心在滴血,也没关系了吧

  没人在乎的

  被断裂的球拍划伤脸砸中眼睛,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眼前片黑暗不是不害怕,不是不恐惧

  只是因为那个人,她说她会让她恢复到从前那么就信了吧,把浠涟当作朋友,信她次

  还好,她信对人了

  她很想拥有朋友,不是个不是两个,而是有群可以让她依靠的,可以让她放心在他们面前哭泣的朋友,所以在她看到网球部的那群孩子的时候,她才会那么兴奋明明是很想要与他们做朋友的,可是命运作弄人,终不遂愿

  那么就再见吧她再次洒脱的说次再见,社团什么的不参加也没关系了,朋友什么的没有也无所谓了,她还有浠涟,她还有妈妈,就足够了

  跟着天河大叔混黑道,是因为她想要复仇就那么简单,报复那些让她和她的妈妈走上今天道路的人,她会让那些人明白的,不是谁都可以踩在她雨宫碎的头上,不是谁都可以无视她的存在的

  黑道的事情她就算是有过耳闻却也望闻生怯,还好有着天河大叔的鼓励,还好还有着仇恨支撑

  只是——

  圣经·旧约·创世记第十章宣称,当时人类联合起来兴建消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

  盒蜃楼罢,切切也不过是归于幻影功亏篑的感觉真的很难受,谁也没有想到向操纵别人梦境的她有天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做了场梦

  梦破归于泡沫

  有人曾经问她,你究竟想要什么?

  她想要什么她想要的很简单,不过是身边的人都能够好好的生活着,不过是最爱的少年温柔的目光只要他有着宽厚的肩膀,可以让她累了的时候可以依靠着休息就好不需要动人的情话,不需要绽放的玫瑰,不需要别出心裁的告白,只要他真心实意的为她好,就够了

  于是转身回眸,看向那抹直伴随在她身后的身影不离不弃是他最温柔的情话

  「我会直等你」

  ——既然这样,那么少年请你伴随在我左右,请你做我最坚强的依靠

  r

  亲爱的我好爱你3能收长评真的好开

  「命运待长夜·前夜」赌注

  蝉鸣声似要冲破耳膜,清风带不起半点涟漪,树叶静谧得可爱

  在青学天台上,雨宫碎像是只慵懒的猫儿样缩在手冢国光的怀里,眯着眼看着日光划破空气,嘴角缓缓勾起,用手撑着地面慢慢坐起来,得意地看着站在天台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不二周助

  “不二学长来给我送午餐了吗?还真是不好意思啊”虽然嘴里客气着,可雨宫碎的表情却和愧疚没有半点关系

  不二的笑容有龟裂的倾向,但他还是十分冷静地走到了雨宫碎面前,将由美子姐姐做好的午饭给了雨宫碎

  接过午饭,雨宫碎的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抬起爪子挥了挥,意思是你可以滚了

  不二的嘴角微微抽搐,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手冢国光,转身之后再次露出了温文尔雅的笑容,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事情很简单,就是雨宫碎和不二周助打赌,如果她能在个月里面追到手冢国光,不二就要负责她个月的午餐很显然,雨宫碎做到了

  等不二走了以后,雨宫碎转身很认真地看着手冢,直以来她都很疑惑,按理来说手冢知道自己成为了她和不二打赌的对象,应该会很生气才对,但却直没有提这件事情不二来送次午饭,雨宫碎就会紧张次,总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可是已经过去了个星期了,但手冢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终于忍不赚雨宫碎戳了戳靠在墙上闭目养神的手冢

  紧闭的褐瞳缓缓睁开,如扇的睫毛轻颤,看的雨宫碎倒吸口凉气眸中的清冷闪而过,随之取代的是无限的宠溺,外人永远也看不到的属于这个清冷男子的温柔

  “部长啊”雨宫碎小心翼翼地叫了声,不知道自己问了出来会是什么后果

  手冢很自然地抬手揉了揉雨宫碎的头发,早已洞悉小女友心思的他也不想再逗弄女生,很自觉地接下了她的话:“好奇我为什么不生气?”

  “部长你好聪明”这马屁拍得太没有技术含量了,但显然对手冢很受用,因为拍马屁的人

  略微沉思,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手冢还是老实说了

  “我也和不二打赌了”

  “?”

  “他赌我在个月内肯定会答应做你的男朋友”

  “难怪到了最后天我以自杀相威胁你才肯答应我”斜眼,鄙视

  “”你还好意思提那件事

  话题到这里又是转,事情依旧很简单,就是在雨宫碎追求手冢快个月都没有成功后,在最后天她使出了杀手锏,以自杀相要挟,两个人早就有点了,所以最后手谧协

  摇摇头,咽下了嘴里的菜,雨宫碎突然又想起件事情来,她的眼前闪过不二时常露出的意味深长的笑容,瞪大了眼睛抓着手冢的衣领问:“你们的赌注?!”

  “两个月的午餐”

  「命运待长夜」惊艳

  “学妹你怎么现在才来喵,还好还来得及”菊丸英二正忙着纠正越前龙马的发音,见雨宫碎终于出现,将手里的演讲稿扔,“咻”的声扑了过去,可惜半路被拦住

  雨宫碎平稳了下呼吸,随即脸歉意地解释:“不好意思,在路上遇到怪蜀黍耽搁了,所以才迟到”

  “啊那小学妹你没事吧!”

  扶了扶歪掉的眼镜,雨宫碎严肃地举起了拳头:“当然没事!怪蜀黍已经被我打跑了!”噗这种谎话也有人信,雨宫碎强忍笑意

  “既然没事,开始吧”手冢没有要追究什么的意思,转身要离开,雨宫碎紧随其后,却被人叫住

  “雨宫学妹等下”说话的是乾贞治,他那反射着森森白光的镜片让雨宫碎打了个寒颤,见对方用射线样的眼神扫描自己,雨宫碎将头偏,她的旁边正好是面落地镜

  乱糟糟的头发像是鸡窝,刘海本被发卡别在头顶,因为剧烈运动的关系,几缕较短的头发幽幽地散落下来,因为汗水而凌乱地贴在额头上大大的黑框眼镜快把半张脸给遮了,怎么扶也扶不正,估计早就坏掉了,青菜校服也皱巴巴的

  抽再抽继续抽

  雨宫碎觉得自己刚刚从垃圾场里出来,拦住狂掉的眉角,她闪进旁边的空房间:“给我几分钟!”

  两分钟后,守在外面的人都愣在了原地,更有甚者抬手开始揉起自己的眼睛,害怕自己出现了幻觉

  “那个妈妈说人在江湖要低调所以所以你们能别这么看我了么”有些羞涩地揉着裙角,雨宫碎站在落地镜前阵恍惚

  墨蓝色的头发洒在肩上,齐眉的刘海柔顺地贴在额头上,宝石蓝的眸中片澄澈,小巧的鼻子,微张的薄唇,皮肤很白

  丢掉眼镜整理头发,其实雨宫碎是个漂亮的孩子

  生活总是不容易的,而对雨宫碎而言更是不轻松,就好像连自己最真实的样子都不能展现出来样,个不小心就会有很多麻烦找上门来

  随手将碎发别在耳后,雨宫碎微微笑:“学长,走吧”

  “恩”手冢淡漠地应了声,大步向前

  折,雨宫碎觉得从手陧上散发的寒气更重了,恩还有学长的耳根子是红的,她绝对没有看错!

  入学典礼最终还是延迟了两分钟开始,当然这两分钟而言对沉浸在兴奋中的学生们来说不算什么,所以也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身为学生会会长的手冢简单地说了几句话,无非就是鼓励新生,紧接着就是新生代表发言

  当雨宫碎出现在所有人视线里的时候,礼堂里的尖叫停不下来了

  或者身为作者的我应该好好介绍下我的女儿雨宫碎

  姓名,雨宫碎,年龄十五,蓝发蓝眸的标准美女只,以第的成绩被青春学院录痊享受高额奖学金,擅长乐器,特别是钢琴和小提琴!

  原来少了两章现在补上

  「命运待长夜」麻烦

  个人会被别人崇拜总是有原因的,而雨宫碎就属于那种有相貌有头脑能够心安理得享受别人崇拜的人

  站在台上,雨宫碎笑得脸官方,就等着脸崩溃掉只要想到去见校长时的情景她就头疼,如今她会站在这里也都是拜校长所赐,说什么第名发发言给学生们的鼓励是不容小视的,当然最郁闷的校长还不允许她副邻家小妹的打扮出现

  好吧形象很重要

  念完发言稿雨宫碎就匆匆下台了,又把头发束起眼镜架上,直看得后台的学长学姐们黑线不已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为嘛这小姑娘老要把自己搞成副丑样子?

  当然邻家小妹打扮的雨宫碎并不难看,只是和刚才的美女形象对比,瞬间就掉了好几个档次了

  “咳”雨宫碎在收拾完后才发现学长学姐们都无语地盯着自己,傻笑着抓抓头发,说:“这样比较安全”

  “?”

  “家里原因,老妈说人太强势了不好”皱眉,随口扯了个理由,雨宫碎开门要走:“前辈们我先走了,再见”

  忙完学校的事,雨宫碎又赶到天河大叔的店里,大叔愿意放她走可是提了条件的,就是今天雨宫碎要加班两小时所以说,商活该被人叫大叔

  在以店里名贵乐器的安全相威胁后,天河商终于放弃让雨宫碎再加班两小时的想法坏心地骑走天河商的脚踏车,雨宫碎哼着小曲旅游似地欣赏路边的风景

  搬来东京已经个星期,住房学校工作等问题让雨宫碎忙的个头两个大,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好好欣赏这座繁华的城市

  樱花是很常见的,尤其是在这温暖的三月,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木质结构的建筑轻松表现这里独特的地域风情,现代化建筑也不少,五彩的霓虹灯将城市装点得很美

  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了最繁华的地带,越是靠近郊区越是宁静

  累了天,雨宫碎长长地叹了口气,再抬起头时脸上依旧是活力满满的笑容,张开双臂像是小鸟样,就算不握着龙头她也可以很好地驾驭脚踏车,当然是在没有意外发生的情况下

  而我这个顶着脸纯良笑容的亲妈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女儿惹麻烦了,于是在雨宫碎满足地眯着眼享受晚风的时候,刺耳的鸣笛让她猛地睁眼,同时脚踏车也摇摇晃晃起来

  「命运待长夜」不语

  “我回来了~”雨宫碎轻轻把门关上,扶着墙正在脱鞋,道黑影闪过,她的身上就多了个重物

  “小碎呜呜呜呜你总算回来了,寒衣欺负我,快!去给我报仇!”雨宫槿挂在雨宫碎的身上,脸委屈的表情,嘴里发出唔咽的声音,可半天了都没见着传说中的眼泪出现

  雨宫碎头疼地按按眉角,换上哄小孩的语气说:“妈你先下来,我快摔倒了”

  “哦”愣愣地应了声,雨宫槿从雨宫碎的身上下来了,随后又换上委屈的表情向雨宫碎控告自己如何如何被人欺负雨宫碎嘴角抽搐眼角狂跳,终于说出句完整的话来:“你和寒衣又输了吧”

  雨宫槿默,许久后很严肃地看着雨宫碎:“如果你不帮我报仇我今晚就不做晚饭了!”

  “我去!”算你狠!

  “哼哼,这才是妈妈的好女儿嘛~乖女儿快去吧,我去给你做饭哦~”小人得志的雨宫槿心满意足地拍拍雨宫碎的肩膀,十分欢快地奔向了厨房

  雨宫碎长长地叹了口气,认命地向卧室走去

  寒衣是雨宫碎在游戏里的老公,但雨宫槿就是不喜欢他,白天雨宫碎不在家的时候,也是雨宫槿在用雨宫碎的号打怪升级,同时和寒衣十次输九次,雨宫槿偶尔能赢寒衣也纯属人家电脑死机_||

  至于为什么身为人母了雨宫槿还迷恋网络游戏,雨宫碎隐约记得雨宫槿说过,她就是在游戏里和那个人认识的

  坐在电脑前,雨宫碎看到红衣女子十分狼狈地躺在草地上,寒衣也站在旁边

  不语:你又和我妈

  寒衣:不关我的事,是伯母说不就离婚的【无辜笑】

  不语:好吧,快趴下

  寒衣:?

  不语:我好告诉我妈我帮她报仇了→_→

  寒衣:其实,我们很久都没有了【纯洁笑】

  不语:边去!我很累啊〒_〒

  寒衣:你还想吃晚饭吗?

  不语:你无耻!【愤怒】

  寒衣:3谢谢老婆夸奖~

  不语:滚!

  被寒衣给无耻到了,雨宫碎眉皱,听见脚步声,无奈地开始和寒衣

  当雨宫槿走到雨宫碎的身后时,雨宫碎正和寒衣打得火热雨宫碎的操作很不错,但寒衣也不是省油的灯,雨宫槿看到的情况是雨宫碎处于下风

  “小碎,输了就不要吃饭了吧”冷不丁的,雨宫槿幽幽地说

  吃饭皇帝大,雨宫碎的头上滑下滴冷汗,“是”于是更加认真起来

  最后,红衣女子快速释放了支破魔之矢,险胜白衣男子

  “赢了”雨宫碎往后倒,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这就是她讨厌和寒衣的原因,那丫太强大,对付起来麻烦死了

  显然雨宫槿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拍拍雨宫碎的肩膀后笑眯眯地从给雨宫碎个碗,看着正冒着热气的方便面,雨宫碎黑线:“妈你不是去做晚饭么?”

  “家里没米也没菜,所见今晚的晚饭就是这个”

  “咚!”雨宫碎头栽倒在桌子上

  「命运待长夜」寒衣

  见雨宮碎久久没有动静,白衣男子绕着自家老婆转了圈又圈,终于敲过来几个字

  寒衣:夫人你怎么了?难道是刚才的打斗伤着你了?

  不语:我妈端给我碗泡面

  寒衣:你搬家了对吧,地址给我

  不语:干啥?

  见寒衣问自家地址,雨宮碎反射性地怀疑他的目的,随后又反应过来自己根本不用这么紧张其实雨宮碎和寒衣完全可以见面,因为他们初中时是所学校的天时地利人和通通占粳但雨宮碎和寒衣就是没有见面,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和家庭住址,至于不见面的原因,据说是游戏里好多夫妻见面后就散伙了,他们不想让自己心里有疙瘩

  曾今雨宮碎也怀疑过寒衣,不过某天她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