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讨论了半天仍不得头绪。

  找到伙伴让彰子踏实多了,可也出现了令她更加不安的因素。和自己相比,其他四人受马蚤扰的程度明显要轻。这绝非心理作用。

  彰子下班后买了男性用的内衣小东西及易耗品。当晚扔垃圾时,把那些东西混入垃圾袋,期待着对方在查看垃圾时,误认为这个房间里曾来过男人。

  2

  在店内环顾周后,樱木轻轻地叹了口气。创意戒指专柜前有两对年轻恋人,但怎么看都像只看不买的顾客。就算买,估计也是三万元左右的便宜货。新海美冬直在向穿着稍好些的对推荐新款戒指。感兴趣的只是女方,男方明显是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樱木断定,他们不会买。

  在订婚戒指专柜,畑山彰子正让对三十多岁的男女看几款戒指。他觉得这边还勉强有希望。光看不买的顾客很少会让店员拿出多款戒指细看,男人的衣着看上去也相当昂贵。樱木推测他是为了来华屋专门打扮的。剩下就看畑山彰子能卖出多贵的东西了。那姑娘心眼太好,总会傻乎乎地推荐便宜的。如果客人看上去在犹豫,自己最好亲自过情况。

  其他专柜也零星有几个客人,但大多数就像在海洋馆里样,只是从玻璃柜前走过。入迷地望着摆放在玻璃柜中的东西的年轻恋人根本不会购买,那些都是起码值三百多万日元的绝品。本来就经济不景气,又发生了阪神淡路大地震,再加上地铁毒气事件,客流量减少也在预料之中。

  三层的负责人浜中乘扶梯上来了,四方脸上堆满了谄笑,正说着什么。跟在后面的中年男女樱木也曾见过,是最近迅猛发展的廉价商店的老板夫妇。男人把肥胖的身体塞进巴宝莉西装中,戴着金光闪闪的劳力士手表。女人全身都是爱玛仕,可不光身材和气质差,连化妆都很土气。樱木觉得名牌穿在他们身上太委屈了。

  “欢迎光临。今天需要点什么?”樱木走到他们面前招呼道,对两人投入微笑的比率是五比。女人自然是重点。

  “没定下来具体要什么。只是浜中联系我,说店里进了些好货。”

  “前些日子的项链您还满意吗?”浜中说。

  “啊,黑珍珠的那个。”樱木点点头,他想起来了。尽管毫不相配,眼前这女人当时还挺满意。

  “不是说进了绿宝石的好货吗?”把脸颊涂得又红又丑的女人摸着鳕鱼子般的手指说道。她已经套上了嵌着钻石和红宝石的戒指,全是在这里买的。

  “我想您肯定喜欢。”樱木冲她笑了笑。

  目送着浜中把两人领到贵宾室,樱木想,这些靠卖便宜货发财的人竟然来这里耍威风,真是有损华屋的招牌。

  突然传来了道谢声。抬头看,新海美冬正把印有店名的纸袋递给那对恋人。樱木本以为那两人不会买,看来判断错了。创意戒指赚不了多少钱,但总比卖不出去要好。

  樱木看着新海美冬想,这女人真是难得的人才。她突然从层卖场调过来时,樱木还曾担心她能否胜任,而实际上她特别擅长抓住顾客的心理。听说她曾在有名的时装店干过,不知道为何辞职。原以为她会有什么致命的缺点,目前看来没有任何问题。

  樱木认为新海美冬比畑山彰子能干得多,后者还在为卖出枚戒指费尽口舌。

  樱木决定过去帮忙,刚想迈步,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个印有华屋标志的纸袋放在嵌有钻石的王冠的展柜下方。原以为是客人放的,可旁边并没有人。

  樱木走近拿起了纸袋。随后,事情便发生了。

  伴随着微弱的嗖的声,股刺鼻的恶臭弥漫开来。

  彰子发觉自己无法集中精力去工作,仍惦记着那件事,虽已竭力控制,可还是会浮现在脑海的角落中。

  男顾客在询问着什么。正在发呆的彰子没听清,只好问道:“什么?”

  “我是说白金的——”

  他刚说到这里,彰子的视线捕捉到了樱木怪异的举动。樱木趴在地板上,嘴巴张合,只手还在摆动。

  彰子正在纳闷,突然闻到了极其刺鼻的药味,紧接着便感觉呼吸困难,眼睛刺痛。出现这种症状的不光是自己。直在比较两枚戒指的女顾客开始个劲儿地咳嗽,眼睛也在流泪。搂着她的男顾客也摁着喉咙大喊道:“是不是毒气?”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大家都注意到了恶臭,立刻响起了喊叫声。

  “快出去!”那个男顾客抓住女伴的胳膊,向楼梯冲去。其他客人跟在他们身后。

  浜中从贵宾室走了出来:“出什么事了?”

  彰子想说明情况,但呼吸困难,刚想勉强张口,就呛住了。

  “好像是某种气体。”新海美冬走到彰子身旁,把摆在外面的戒指放回柜台里,“要尽快离开,还要救樱木先生。”她也开始剧烈咳嗽。

  浜中这才明白过来,大喊道:“快把商品收拾好,然后到下面避难。注意不要忘记带柜台钥匙。”

  在他发出指示之前,店员们已经开始行动。没几个客人,摆在外面的商品很少。她们用手帕捂住嘴向楼梯跑去。樱木也被女店员们救了,还有人摁响了警报器。

  见浜中把贵宾室里的那对夫妇领到了楼梯口,彰子拍了拍新海美冬的肩膀:“快点逃吧。”

  “嗯。”

  见美冬朝着与楼梯相反的方向走去,彰子喊道:“反了。”但美冬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摁了上行扶梯的停止按钮,确认已经停下后,才沿着扶梯下了楼。原来是这样,彰子钦佩不已。

  喉咙和眼睛生疼,开始感觉到头痛恶心。

  3

  约个小时后,彰子来到位于明石町的综合医院里被带到这里的还有十多个人,是三层的工作人员和顾客。包括彰子在内,几乎所有人都只有轻微症状,休息会儿就恢复了。只有樱木被抬到病房接受治疗,看来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吓死我了。做梦也没想到会在店里遇到这种事。”

  “是啊。本以为只要不坐地铁就能放心了。”

  “为什么会选中咱们的店呢?那种事不是般都发生在人员密集的地方吗?”

  彰子的同事七嘴八舌地说着。身体已经恢复了,她们正待在候诊室里。

  新海美冬没有加入谈话,在旁垂着头。她和彰子是最后离开现场的,恢复起来比大家慢。

  彰子也没心情说话,但并非身体的缘故。有种想法占据着她的大脑。这太不吉利了,根本不愿去想,但又无法从头脑中驱逐出去。她想找人商量,但不管谁听了这种事情,肯定都会惊慌失措。

  不会儿,浜中出现了。他的表情极其憔悴。

  “听说警察要问话。”

  女店员们顿时紧张起来。

  “实话实说就可以,注意不要掺加猜测和想象的成分,只叙述事实。明白了吗?”浜中说。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众人被带到医院内部个像是会议室的房间,和五名警察面对面坐在长桌两侧。

  没有作任何自我介绍,坐在中间的警察便开口说话了。此人留着平头,看样子不到四十岁,目光锐利,下巴很尖,穿着做工讲究的藏蓝色西服。他让大家随便说说,见没人开口,便问道:“最初发现异样的是哪位?”

  大家都看向彰子——她只能说话了。

  她尽可能详细地说明发现樱木出现异状时的情景。那人听的时候直盯着彰子的眼睛。其他四名警察有的记录,有的点头。

  彰子说完,新海美冬另外三名女店员和浜中依次讲述了事件的大概经过。

  “发现那个纸袋的是樱木先生,之前有没有人注意到?”那人问大家。

  没人回答,他便又换了问题。

  “有没有人能断定几点之前没有那东西?”

  依然无人应答。警察们开始露出失望的神情。

  那人看了看浜中。

  “今天大约有多少位顾客,包括那些只看不买的?”

  “到底来了多少人?”浜中扭头望着几个女店员,问身旁的女子,“我不总在三层,不太清楚来了多少?”

  “有四五十人吧。”她回答得很没自信。

  “不是吧?加上那些进来看看就走的,应该有百多人。”另个女店员说。

  “是吗?”最初说话的女店员嘀咕着。再没人发言。估计大家心里都在想,谁都不会去数有多少顾客,当然不可能知道。至少彰子是这样想的。

  “顾客中有没有可疑人物,比如不看商品,只在店里瞎转悠的?”

  大家依然默不作声。

  彰子想,这种问题让人怎么回答?总是有很多不留意商品,只在店里走来走去的人,很多人只是为了在约会前消磨时间才进店。如果对这些人留意,那就没完没了了。

  “那么,不限于今天,以前是否见过可疑的人,或接到过奇怪的电话?总之有没有发生过令你们印象深刻的事?”

  仍无人开口。居中的男子刚想再说什么,突然有人冒出句:“那个”是叫坂井静子的女店员。

  “什么?”男人扭头看着她。

  “也许和这件事完全无关。”

  “那也没关系。发生过什么?”

  “嗯,这个”不知为什么,坂井静子看了看彰子,“那件事可以说吗?”

  “哪件事?”

  “就是那个奇怪的男人。你看,我们大家不都是受害者吗?”

  彰子心里惊。她没想到其他人会说起那件事。

  “什么事?你们说的受害指什么?”

  “是这样,包括我在内,这里的所有人最近都遭到了奇怪的马蚤扰。”

  “具体指什么?”

  “比如回家后发现有奇怪的纸条,收到奇怪的照片,还有被跟踪。”

  “等等,最近你遇到了这些事吗?”

  “我只收到过纸条,其他人收到过照片之类的东西。”

  警察们面露困惑惊异之色,就像在意外的场所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死死地盯着彰子她们。

  最终,彰子也只得说出最近有神秘男子纠缠自己事,因为其他人都说了。她把事实简化了许多,因为她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受害情况比其他人严重。另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

  “神秘男人”居中的男子把手放到脖颈上。很明显,他对她们的话感到失望。他想听的不是这些。

  “是个变态。”坐在最左边的男子突然咕哝了句。他胡子拉碴,长发随意地拢在脑后,说完还发出阵笑声。居中的男人不悦地歪了歪嘴。

  警察调查完毕后,众人回到店里。卖场已禁止入内,她们在更衣室换好衣服,就打算直接回家。以后的营业情况据说会另行通知。

  彰子刚走出店,肩头被人拍了下,是新海美冬。她嘴角在微笑,眼中却充满严肃。

  “有时间的话,喝杯茶再回去?”

  “嗯可以。”

  彰子答应,美冬马上迈步向前。

  “这下可麻烦了,不知店会怎么样。”她们又来到那家咖啡馆,美冬边喝皇家奶茶边说。

  “不知道。”彰子含糊地答道。现在她无心考虑珠宝店的事。

  “刚才为什么不说实话?”美冬问道,“和我们相比,你受害的情况更严重,为什么说得轻描淡写的?”

  彰子垂下眼睛。美冬果然注意到了。

  “为什么?”美冬又问了遍,似乎带有责备的语气,像在说,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还隐瞒,对大家都不好。

  彰子抬起头,发现美冬的杏仁眼正注视着自己,感觉内心全被她看透了。

  “也许应该说出那件事。”

  “什么?”

  “嗯,是”

  彰子犹豫着打开包,取出张纸,展开后放在桌子上。字是打印的:

  “你竟敢背叛我!你的命在我手上,会让你知道这点。小心!我无时无刻不在你身边。”

  4

  “是氯气。从肇事的纸袋中发现了塑料容器和破裂的气球。容器里装的是次氯酸钠,气球里极有可能灌满了硫酸。两者混合在起会发生化学反应,产生气体。目前尚未发现与地铁毒气事件的共通之处。”向井的声音回荡在会议室中。他身材瘦小,穿着笔挺的西服,看上去更像是流企业的职员。当然,锐利的眼神除外。

  向井手里拿着来自警视厅科学搜查研究所的报告,内容是对昨天银座华屋发生的恶臭事件中案犯留下的纸袋进行分析的结果。

  听说是氯气,加藤亘抿嘴笑了。怪不得今天公安部的人没有露面。这份资料肯定也被送到了地铁毒气事件的调查总部。既然和毒气无关,那些人现在肯定不关心了。听说在银座发生了毒气事件,那些人率先冲到现场,向受害店员调查情况,擅自把握主导权,现在可好

  向井率以加藤为首的侦查员来到了筑地东警察局,这里也暂时设了调查总部。说是暂时的,因为现在关于毒气的调查全由警视厅负责。

  和昨天样,今天依然在现场周边进行侦查。收获微乎其微。唯的特征就是华屋的纸袋,但在银座拿着那种纸袋绝不会给人留下任何印象。

  目前唯的线索就是设在华屋三层的两台监控摄像头。有百多人经过放置纸袋的地方。录像没有照到脚下,无法判定是谁放的纸袋。调查人员正在把录像中出现的每个人的相貌特征描绘出来,列出名单,也和以往的监控录像进行了对比。大家认为案犯肯定会预先查看地形。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将两种药品混合在起的作案方式。”向井继续说道,“报告称,将装有硫酸的橡胶气球放入装满次氯酸钠的容器中,提前设置好,只要气球受到某种刺激就会破裂。”

  “刺激是指什么?”个警察问道。

  “设定的是只要动纸袋就能打开开关,靠电磁石让针刺破气球。详情你可以看报告的复印件。”

  看了传过来的复印件,加藤发自内心地感到佩服。靠电磁石让针飞出的装置和开关的构造并不太复杂。开关使用的是弹子游戏中的钢球,只要动纸袋,钢球就会在轨道上滚动,在碰到边障碍的瞬间,电流便会从干电池中流向电磁石。估计连小学生都能做出来。

  “钢球”加藤自言自语道。

  “现在正锁定弹子房,估计很快会查明。”向井说,“关于塑料容器和气球,也正在调查生产厂家,电磁石估计是什么东西的零件,针和其他部件详情不明。关于产生气体的装置,就是这些。”

  “什么都不清楚。”有人嘀咕了句。

  向井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瞪了眼。“并非没有启示。正如报告书上所说,设置极其简单,只要有中学生水平的知识,就能做出来。包括你们,只要看看上面画的简图,应该马上能理解构造。但是否能想出这种办法是关键。”

  听了组长的话,所有人都不吭声了。加藤在内心也深表赞同。人成年后,只要不在工作或爱好中运用,肯定会把电磁石和电流的原理忘得干二净。

  “还有个问题。原理虽然简单,如想使其发挥功能,不论是使用钢球的开关,还是电磁石,都需要满足合适的条件。若不加思考就做出来,肯定不会正常运转。本案中的装置做得相当高明。科学搜查研究所认为,案犯或者是专业制造人员,或者经过反复的研制。”

  “无疑是手巧的人干的。”

  听了加藤的意见,向井说:“我有同感。”随后他又掷地有声地说:“尽管不知公安部是如何理解的,我从没想过把本案与地铁毒气联系起来。以地铁这类公共场所为目标的恐怖行为,与以珠宝店为目标的本案,在性质上完全不同,这是刑事部全体成员的致见解。首先要彻查华屋相关人员的外围情况。”

  “如果发现与毒气事件有关联怎么办?”加藤试探地问道。

  “到时候,”向井停顿片刻,微微松弛了半边脸颊,“到时候再说。我们按正常程序进行调查。如果需要从公安部得到信息,要想方设法套出来。但只要他们不问,我们不必特意向他们汇报。”

  “好。”加藤也微微笑。

  加藤非常重视女店员们提到的最近纠缠她们的神秘人物。氯气虽然危险,却不致命,估计案犯的目的是吓唬华屋里的某个人。这种阴险手法与她们所说的神秘人物的形象完全符合。调查情况时,因为自己嘴里冒出句“变态”,那些期待与地铁毒气事件有关的公安部的人还曾给他脸色看。

  总之,对华屋的相关人员,特别是店员,要逐调查询问。正当加藤和同事商量如何开展工作时,突然接到通知,说华屋的两个女店员来到了警察局,好像有话要说。

  加藤决定和同属向井组的年轻同事西崎起去见她们。

  设在刑事部角的会客室里,两名女子正在等候。加藤对她们都有印象。两人都是美女,其中之的长相尤其引人注目,完全可以去当演员。加藤能记得她叫新海美冬,绝非只因为她的名字并不常见。

  新海美冬这次却只是陪同,主角是那个叫畑山彰子的店员,声称在昨天调查时有件事没有说。

  “是什么?”加藤笑眯眯地问。

  看到畑山彰子从包中取出的纸条,加藤的笑容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那甚至可以说是这次犯罪的预告。

  “什么时候收到的?”加藤问。

  “事发两天前。下班回家后,发现夹在门上。”

  “写着‘竟敢背叛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你背叛了神秘男人?”

  “他好像是这么认为。”畑山彰子点点头。

  “什么意思?”

  新海美冬开口说道:“我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