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会认为这完全是你的妄想。”美冬向他走近步,微笑着加了句:“我告诉你,的确是妄想。”她扭身走开。

  “水原就在附近,肯定会袭击你。”

  美冬只是将头扭向他:“绝对不可能,我根本不认识姓水原的人。”

  “等下!”

  美冬充耳不闻,径直前行。若强行将她拦住,势必会受到周围人的阻拦,可能还会使自己无法自由行动。

  加藤远远地望着美冬的身影。她和丈夫起从正门走了出去,看来要坐车。

  他们的身影消失后,加藤也奔向出口,穿过玻璃门,疾步向出租车走去。他告诉司机去日出栈桥。

  “就在前面,走着也——”司机不满地说。

  “少啰唆,快开!”他拿出证件。

  出租车急速开动了。加藤感到了身上的压力,同时反复回味着刚才美冬说的话。

  这是个怎样的女人!无情抛弃了个为了自己不惜杀人的男人,简直像扔掉用完的口红样,若无其事,面不改色。就连听到自己将被袭击的消息,也丝毫不乱。

  她看上去确实没有受心灵创伤的支配。应该如何生存下去,她心中有坚定的信念。那就像深埋在地底的岩石样坚固,绝对不会动摇。

  水原雅也呢?加藤想到了这个尚未谋面的人。

  水原才是最大受害者,浜中等人简直无法和他相比。他被自称为新海美冬的女人的魔性控制操纵,牺牲了自己的人生。

  现在切即将拉下帷幕。

  从酒店到日出栈桥是条直线。很快,左侧就看到了东京港管理办公室的砖瓦色大楼。刚才那栋楼,出租车就停下了。加藤给了司机千日元,下了车。

  日出码头营业所的停车场里停着几十辆轿车,估计都是参加今晚宴会的客人开来的,还停放着庄旅游大巴,但那边静悄悄的,看不到人影。

  停车场前并排矗立着两栋低平的建筑,个是坐船的码头,个是专为使用游艇餐厅的客人准备的。加藤毫不犹豫地向后者走去。

  这里的入口装饰得特别华丽。加藤混在衣着华丽鱼贯而入的客人中进了自动门。

  建筑内部富丽常皇,简直就像r的会场,估计有近百人围成圈圈地谈笑风生,有人手拿饮料。

  加藤飞快地环顾四周,想找到美冬,但不见她的身影,也没看见秋村隆治。他们应该已经到了,也许正在某处休息。

  紧接着,加藤开始挨个观察客人。他没见过水原,但他相信只要水原在,自己肯定能认出。打算要杀人的人肯定会散发出不同寻常的气息。

  但他环顾圈后,并没有发现像水原的人。他来到角落,想观望下整个会场。他的目光变得异常锐利。

  “让各位久等了。”不知从哪儿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加藤循声望去,发现连接甲板的出入口前站着个身穿米黄铯制服的男子。出入口前挂着个写着“r2000”的牌子。

  “接下来请大家上船。不要着急,请依序上船。”

  此人话音刚落,人群突然乱了。建筑对面有船上办婚礼用的会客室,四周是玻璃墙,但现在拉着白色窗帘,看不到里面。

  那里的玻璃门开了,从里面走出身穿银灰色燕尾服的隆治,新海美冬紧跟其后。她已换上纯白的礼服。

  客人们顿时发出了赞叹声,不用说,都是针对美冬的。她简直有如雪国女王。

  两人走到通往甲板的出入口,并排站住。看来夫妻俩想以这种形式欢迎客人,他们似乎打算最后登船。

  客人们个接个向甲板走去。秋村和美冬与他们逐寒暄,低头致意。出入口的门全打开了,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美冬穿着露肩的礼服,却丝毫没有瑟缩之意。

  剩下的客人已经不多。加藤直担心会有客人突然袭击美冬,看来是杞人忧天了。难道水原不会在这里出现?难道自己猜错了,水原并非企图在今夜枪杀美冬?

  最后个客人上了甲板,等候室里只剩下几个工作人员和加藤。

  秋村隆治把目光转向他,美冬也望着他,那视线既像蕴含着怒火,又像在欣赏着什么。

  美冬对丈夫耳语了几句,或许在说:“那个人无关紧要。”很快,秋村隆治像是失去了兴趣,把目光从加藤身上移开。

  工作人员拿来了两人的大衣,他们穿上后就去了甲板,美冬再没回头。

  加藤走到出入口附近。身穿米黄铯制服的人挡在他面前,把门砰地关上。那张脸上似乎写着:无关人等律不许入内。

  加藤无奈地透过窗户望着两人的身影。码头上停着豪华客轮,架着带罩的舰桥。美冬和她丈夫正走近舰桥。

  “船几点回来?”加藤问穿制服的人。

  “暂定凌晨点。”

  “点”加藤嘟囔着正想低头看表,忽觉视野中有什么动了下。他抬起头,看向窗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