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你怎么样?”是赖江的声音。

  “我也好了。”他下了床。

  酒吧位于酒店最顶层。两人被领到靠窗的位子,面对面地坐下了。赖江点了马提尼。雅也看了看菜单,点了。他几乎不知道鸡尾酒的名字。

  “赶上了好天气,真不错,夜景也这么美。”赖江望着外面说。

  她换上了白色连衣裙,裙摆较短,纤细的膝盖对着雅也。她好像又补了妆,感觉五官的轮廓比吃晚饭时更分明。

  雅也刚抬起视线,马上和赖江的眼神撞在了起。他赶紧点着香烟。

  “没有收获,真遗憾。”他把火柴放进烟灰缸。

  “我根本没指望进展会多么顺利,线索太少了。”

  “还有明天呢。”

  赖江点点头,这时酒端了上来。她把酒杯伸了过来,雅也也跟着端起酒杯迎了上去。玻璃杯发出了碰撞声。

  “你怎么什么都不问?”她喝了口酒说。

  “问什么?”

  “关于我调查的人。虽然名字问过了,可你根本不问她和我之间的关系。”

  “我应该问吗?”

  “倒也不是。”她把酒杯放在杯垫上,“这种事情般很难无条件地合作,你却在默默地帮我。”

  “我直受到仓田女士的关照。”

  她微笑道:“好生硬的说法。不过,这也没办法。”

  起初雅也以为是“受关照”的说法惹她不高兴,但马上意识到问题在于“仓田女士”的称呼上。这个女人或许希望自己叫她的名字。

  “是我妹妹。”赖江低着头突然说。

  “啊?”

  “是弟妹,我弟弟的妻子,上次在和服展销会上你也见过。她旧姓新海,我就是为了调查弟妹才专门跑到京都。”

  雅也呆住了,他没有想到赖江会对自己说这些。“为什么?”

  她微微笑:“可以说这是思想陈旧的家族的不良习惯,如果长子要结婚,就必须仔细调查女方的情况,但还没等我们调查,弟弟就和她闪电般结婚了。我也曾劝自己,反正木已成舟,没办法了,但让我感觉怪异的事情太多了,才决心靠自己的力量重新调查。”

  “感觉怪异的事情多?比如?”

  “各种各样的事,简单地说,就是觉得她没有过去。”

  “没有过去?”

  “是啊。听说她遭遇了上次阪神淡路大地震,但那之前的事情完全不清楚,连我弟弟好像也不知道,而且她父母也在地震中去世了。”赖江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凝视着雅也,“地震时你在哪里?”

  “我”嗫嚅片刻后,雅也说,“那时我在大阪,没有因地震受损。”

  “哦,那就好。”

  “有很多人在地震中失去了切。不光是财产和亲人,也包括过去。过去其实就是人和人的联系。”

  “就算如此,我觉得也应该有两个以前的亲朋好友,可过年时她连张贺年片都没有收到。”赖江似乎有些动气。

  雅也想,确实从未听美冬提过以前的朋友。

  赖江抿了口马提尼,看着他苦笑道:“就算这样说,估计你也不会理解。说到底,是种感觉。第次见面时,我就感觉她身上有些莫名其妙的地方,说不清楚理由,如果用通常的说法,就是女人的直觉。”

  雅也附和着笑了笑,心中却对她的慧眼惊叹不已。

  “不过,刚才在房间里边补妆边想,我来这种地方究竟想干什么?”赖江对着灯光拿起酒杯,“难得来到这么美丽的地方,品尝着美食,观赏着如此迷人的夜景,为什么还要干这种像侦探的事呢?”

  “可你不是为了这个才来的吗?”

  “确实是但不知为什么,突然感觉到很空虚。别人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似乎更应该考虑下自己的事情,还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说“你”的时候,赖江翻着眼珠看雅也,雅也感觉到她的瞳孔里闪出了娇媚的光。

  “那,明天不调查了?”

  “不,明天继续,后天就不知道了,也许会直接回去。”

  两人又各加了杯和刚才样的鸡尾酒,然后离开了酒吧。赖江的脸颊比进店前红多了,但步履依然很稳健。

  两人在赖江的房间前站定。她手拿门卡,抬头望着他:“要不要在房间里再喝点?”

  她说得若无其事,但雅也能感觉出背后隐含着重大的决定。

  美冬的面庞从雅也脑中掠过。“不了,”他微笑着摇了摇头,“今晚就到这儿吧,明天还要出去调查。”

  赖江的表情没有特别的变化,她微微笑,轻轻点了点头。“是啊。那就明天见。”她插进门卡,“晚安。”

  “晚安。”雅也也从口袋里取出门卡。

  3

  第二天早晨,雅也正在卫生间剃须,电话响了。接起来听,是赖江的声音:“早上好,是我。”

  “去吃早饭吗?”

  “嗯我有些不舒服。”声音有气无力。

  “怎么了?”

  “好像感冒了,估计是这里的空气太干燥了。”

  “发烧吗?”

  “可能有点。不好意思,你能个人去吃早饭吗?”

  “那倒没关系没事吧?”

  “没什么,休息下就好。”

  “哦。那,今天怎么办?”

  “你先去吃早饭吧,然后过来敲我的门。如果没人答应,你就打电话。”

  “知道了。”

  房间预订了两个晚上,不用考虑退房的事。估计今天的调查要泡汤了。

  在酒店的茶园里吃完自助早餐,雅也向咨询台询问附近有没有药店,随后在位于酒店地下的药店买了感冒药营养液和体温表。他敲了敲赖江的门,里面马上传来低低的答应声,门很快打开了。她在恤外面罩了件酒店的睡衣,脸色不好,但好像化了淡妆。

  “感觉怎样?”

  “有点乏力。”赖江把手放到额头上。

  “我买了药,还有体温表。”

  “啊谢谢,会儿给你钱。”

  “不用了。别管这些了,你还是先躺下吧,最好把药吃了。”雅也从冰箱里拿出矿泉水。

  赖江坐在床上。那也是张单人床。她用雅也递过的水服下感冒药,又喝了营养液,躺在床上,把毛毯直盖到肩部。

  “最好量量体温。”雅也把体温表从盒子里拿出,递给赖江。

  “对不起,不光让你陪着我干这种不正常的事,现在还这样,真是糟糕。”

  “不用在意,昨天走了不少路。”

  “就那点路”赖江叹了口气,“还是因为岁数大了。”

  雅也装作没有听见,把手伸进口袋里拿烟,但马上又抽回来。

  “没关系,抽吧。”

  “不,不是特别想抽。今天你最好卧床休息,如果硬撑着加重了感冒,明天回去的时候就麻烦了。”

  “可今天无论如何想去见个人。不能去见,至少要跟人家说声。”

  体温表发出了声音。赖江在毛毯下动了几下,把它拿了出来。“三十七度三只是低烧。”

  “你应该也知道,人在早晨体温低,接下来也许还会升高。”

  “可是,好不容易来到这里了。”赖江摇了摇头。

  “昨晚你不是说今天就结束调查吗?这样只是比预定早了天。”

  “可”看样子她依然不死心。

  “那,那我个人去调查,你好好休息,这样行吗?”

  赖江面带犹豫地抬头看了看雅也,随后把目光转向窗台。“帮我把包拿过来行吗?”

  她打开包,从里面取出张纸条。“我想和这人取得联系。”

  “姓中越?”

  纸条上写着“工艺中越真太郎”,还有电话号码地址和网址。

  “我在网上搜索了新三条小学,结果找到了这个人做的主页。看他的简历,也是毕来于新三条小学,是昭和五十年九七五年毕业的。”

  “哦”雅也点点头,原来还有这样的办法。“你的意思是,如果见到这个人,或许能掌握什么线索?”

  “也没抱太大希望。”赖江无力地眯起眼睛。

  “那我试着同这个人联系下。”

  “你帮我联系?”

  “嗯。我找这个人问问就回来,总不能长时间让病人个人待着。”

  赖江眨眨眼睛,从毛毯下伸出了手。“谢谢,你真体贴。”

  “快点好起来吧。”雅也轻轻握了握她的手。

  工艺位于四条河原町,主要经营陶瓷制品,柜台上还摆放着染布纪念饰品等商品。经济不景气,看样子只能靠来这里旅行的学生维持生意。店主正在为名女学生包钥匙坠,那钥匙坠也看不出像什么东西。中越个头矮小,体形偏胖,再加上长着张圆脸,特别适合微笑。就算是对只买了几百元东西的少女,也是个劲儿地点头哈腰,礼貌周全地为她找钱。

  “让您久等了。真是的,平时总是闲着没事,偏偏这个时候来顾客,真奇怪。”关上收款机后,中越对雅也说,“你是水原先生吧,来找人的?”

  “在电话中对您说过,找的人曾就读于新三条小学,是昭和五十四年毕业的,比您低四届。”

  “嗯,如果是住在附近的人,我基本上都知道。”

  “是个姓新海的女子,叫新海美冬您有印象吗?”

  “新海?好像听说过。”中越抱起胳膊,嘴里念叨着,“不知您是否了解,我们学校的学生并不多,但低了四届这个,您问学校了吗?”

  “不知道该找谁,而且,当时的老师估计已经不在了,听说学校的毕业生名册不会轻易让外人看。”

  “这年头对个人信息的管理严格了。”中越搓了下脸颊,然后嘀咕道,“没准那个老师能知道点什么。”他拿起身边的电话。

  没等雅也说什么,中越就开始与什么人通话。看样子他想对看到自己的主页后大老远从东京赶来的陌生男人鼎力相助。

  “喂,是荒木老师吗?我是中越,工艺的那个。好久没和您联系了。”打电话的时候,他的声调下高了许多,”先问您个奇怪的问题,昭和五十四年的时候,您在哪所学校什么,噢,是吗?果然还在新三条。哈哈,原来如此。“他朝雅也看了看,微笑着点点头,“是这样,有人来我这里找个昭和五十四年从新三条毕业的人是看了那个之后来找我的,我的主页您这是什么话,有不少人看呢。我想,您或许有那个时候的毕业生名册之类的东西,就给您打电话了啊?这个嘛,好像是遭遇了阪神淡路大地震,之后就下落不明。”

  荒木似乎在问为什么要找这个人,中越把雅也的话原封不动地复述了遍。

  “除了知道昭和五十四年毕业于新三条外,没有任何其他线索,才专门来找我,从东京来的。您能想想办法吗?”中越很有耐心。

  雅也在他耳边低声说:“请您问问他,记不记得有个叫新海美冬的学生?”

  中越点点头,问了下,荒木似乎也想不起来。

  “您以前不是总自豪地说,学生的名字过多少年都不会忘吗噢,原来只是说自己教过的班级呀虽说年级不同,但那个学校没几个学生。老师,您有什么办法吗?大老远来了,让人家空着手回去多不好呀。您能从别处弄到五十四年的毕业生名册吗嗯,什么?”

  不停滔滔不绝说话的中越,开始倾听对方的谈话。不会儿,他用手捂住话筒,扭身对雅也说:“他说帮着问问以前的同事,您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打算明天回东京。”

  中越在电话里告诉了荒木,嘱咐他尽快查查,这才挂断电话。

  “那位荒木老师是谁?”

  “原来是我的班主任。现在都是老头儿了,退休已有十多年,是个很人。同学聚会的时候,还是我们的开心果。”中越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挨个打电话问问同学,也许会有两个人知道新海这个姓氏。”

  “不用了,您这么忙”

  “您看就明白了,根本不忙,而且,听您说和地震有关,我就不能不管。”中越表情严肃地说,“我表妹在尼崎,刚结婚,小两口甜甜美美的,按说幸福的日子还在后面,可刚买的公寓塌了,可怜的表妹结婚刚两个月就成了寡妇。”

  雅也垂下眼睑。当时死了几千人,肯定会有这样的事情。不愿想起的场景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他不禁颤抖了下。

  “我先问问,有消息就和您联系。”

  “拜托了。”雅也把手机号告诉了中越。

  离开工艺,雅也信步走在四条河原町。他犹豫着是否该把整个过程告诉赖江,最后还是决定不说了。尽管中越很合作,但未必有好结果,而且,如果查出了关于美冬的事情,自己想先确认下。

  他刚想进咖啡馆,手机响了,没有显去是谁打来的。中越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打来,他边想边摁下通话键。

  “喂,是我。”

  雅也吓了跳,竟是美冬。“嗯。”他含糊应道。

  “我想问你点事,现在说话方便吗?”

  “嗯什么事?”

  “是关天赖江,她好像从昨天开始就没在家。你听说她要去哪里吗?”

  “没,没听说。”雅也心跳加速了。

  “哦,那你给她打个电话吧,问问她。”

  “估计出门了,或许和朋友去旅行了。”

  “肯定是去旅行了。她就是这样对儿子说的,但没说具体去哪里。”

  “这怎么了?”

  “觉得有些怪。那人应该满脑子想的都是你,却没跟你打招呼就去旅行了,有点无法想像。”

  雅也低声笑道:“你未免太绝对了,赖江肯定也有自己的安排。”

  “即便如此,对你也什么都没说,绝对不正常。她应该每天都盼着和你见面才对。”

  美冬的话过于肯定,但她认定的事情往往准确无误,这正是这个女人令人恐惧的地方。

  “美冬,你这么在意,自己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我没有打电话的理由,才求你呀。如果你打,她肯定不会撒谎。”

  “美冬,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赖江几天不在家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别问这么多了,反正你打个电话吧。如果知道了什么,就和我联系,明白了吗?”

  “嗯,明白了。”

  “那就拜托了。”美冬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雅也把手机放回口袋,挠了挠头。这下麻烦了。就算隐瞒自己同行的事实,如果告诉美冬,赖江在京都,感觉也不太妙。他没心情进咖啡馆了,直接乘出租车去了酒店。

  到了酒店,他先回到自己的房间,吸了两根烟后,拨通了赖江房间的电话。电话铃响了两下后接通了。

  “对不起,是不是休息?”

  “没关系,只是有点迷糊。从哪儿打的电话?”

  雅也回答就在房间里,赖江让他来她的房间,声音似乎有些娇嗔。

  门敲就开了,赖江和早晨的打扮样。

  “吃东西了吗?”

  笑着摇摇头:“没有食欲。”

  “至少要补充水分。还发烧吗?”

  “刚才量了,三十七度六。”

  “果然升高了。”

  “本以为休息下就会好,可这房间太干。”赖江皱着眉头抬看了看天花板,随后看着雅也问,“知道什么了吗?”

  雅也摇摇头。“见到了中越先生,但没什么特别的收获,还是因为年级不同”

  “哦”或许早已有心理准备,赖江并没有表现得很失望,“不好意思,还让你专门跑了趟。”

  “没什么,可有件事让我不太放心。”

  “什么事?”

  “你说这次来京都没告诉任何人,但你没在家,回去后肯定会有人问起。”

  “平时就我个人生活,我不在对谁都没有影响,而且,我告诉儿子去旅行了,只是没说去哪里。”

  “但如果有人问比如你弟弟。”

  “他不会问如果问起,嗯,我就说去关西转了圈。”

  “关西?”

  “我没撒谎吧。如果问是关西的什么地方,我就不客气地说这和他没有关系。”赖江笑道。或许是发烧的缘故,她的脸颊有些发红。

  雅也边附和着笑了笑,边在脑子里盘算着,那就这样告诉美冬吧:她好像在关西,但没告诉我具体地方。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雅也凭直觉觉得是中越打来的,不能在这里接听。

  “东京的朋友打来的,那会儿见。”他慌忙拿着手机离开房间。

  “老师帮我联系了,就是荒木老师,说找到了教过昭和五十四年毕业生的老师,听说住在上京区。”

  “上京区”

  “在同志社大学带,姓深泽,深浅的深,经常用的那个泽。听说现在不当老师了,继承了家里的书店。我替你问了联系方式和地址。”

  “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了。”雅也记下了中越说的地址和电话号码。

  雅也没跟赖江打招呼就离开了酒店,上了出租车,想先看看获得的信息,之后再告知她。

  正如中越所说,深泽书店在距同志社大学正门约二百米处。书店并不太大,但有大学教材专柜,前面聚集着不少年轻人。杂志专柜也内容丰富,盈利额度较大的漫画只在角落里有点,或许是出于当过老师的某种信念。

  里面的收银台后有位女店员。雅也走过去,问她深泽在不在。女店员指了指人行道,个胖墩墩的男人正在那里卸杂志。

  “是深泽老师吗?”雅也在男人身后问道。

  男人蹲着扭过头,表情柔和了不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