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这话题加藤本不太感兴趣,可谈话中的某部分却让他心中动。还没等他想明白,里面的门开了,刚才的年轻女子回来了。“这栋楼的地下有家叫‘1’的店,社长说请您在那里等她。”

  被指定的店并非咖啡馆,而是家意大利餐馆。他刚走进,就出现了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问他是不是加藤先生。他惊讶地点点头。这人把他领到里面的张桌子。看来新海美冬已作好安排。

  “您喝点什么?”

  “不,先不用了。要个烟灰缸。”

  “明白。”

  香烟燃去半时,新海美冬出现了。刚才看到她的瞬间,加藤甚至忘记了低头致意。她变了,尽管穿着灰色的简朴套装,全身却散发着华贵的气质,脸上也神采奕奕,看上去充满自信。加藤想,如果在其他地方偶然相遇,估计都认不出来了。

  “好久不见了,加藤警官。”美冬莞尔笑,坐到对面的椅子上。

  “好久不见。在您工作的时候来打扰,真是抱歉。”

  “没关系。您吃过午饭了吗?如果不介意,就起吃吧。”美冬那双杏眼闪着妖艳的光。

  加藤赶紧移开视线。“不用了,只想问您几件事情,喝杯咖啡就行。”

  “那就来杯加奶油块的咖啡吧。”她叫来穿黑制服的男子,点了咖啡。

  加藤觉得在被这女人牵着鼻子走。这女人有意识地想牵制自己,他认为这其中必有企图。

  “您取得这么大成功,切都要看以后的发展,也有不少人说我太鲁莽。”

  “宝石饰品店和美容院不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吗?”

  “目前是,但还不能松懈。您尽管吸烟,我无所谓。”

  “那就不客气了。”他点着了第二根,慢慢吸了几口,再次看了看她。她依然有能勾人魂魄的眼神。

  “是这样,我正在调查曾我孝道失踪事。”

  美冬瞪大了眼睛。“加藤先生负责这件事?”

  “谈不上负责,只是帮帮忙。”

  她点点头。“那太幸运了,恭子这回打到了强有力的后盾。这么说,您今天是为此事而来?”

  “是。”

  “那确实顾不上吃饭了。”

  咖啡端了上来,她喝了口。嘴唇依然那样迷人。

  “听说您约好和曾我先生见面,好像曾我先生拿着您和父母起拍的照片。”

  “是的。我有些后悔,只是给我照片的话,邮寄就可以了。”

  “您为什么后悔?”

  “我想,如果不是和我约好见面,那天曾我先生肯定直接回家了,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您认为曾我先生被卷入了什么事吗?”

  “从来没有。”

  “听您父亲提起过曾我先生吗?曾我是他的部下。”

  美冬摇了摇头。“父亲从不说公司的事,好像没有太多美好的回忆。”

  似乎在说菅原提到的问题。

  “关于曾我先生失踪,您能提供什么线索?他有没有说过什么让您感觉奇怪的话?”

  “刚才也说了,在约好把照片交给我之前,我们没有任何联系。就算让我提供线索”

  “听说曾我先生颇费周折才找到您。他最终通过什么方式才查到您的联系地址?”

  “对此我也很好奇,本想见面的时候问问他。”

  美冬说话没有丝毫犹豫,加藤无法分辩真假。

  “约定的见面地点是银座的桂花堂,是您指定的?”

  “是的。”

  “为什么选在那种地方?”

  “我觉得那里好找。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只是为了慎重起见问问。”

  加藤又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本来也没期待从她这里获得什么有益的信息,今天来,就是想通过接触观察她的反应。

  加藤适可而止地结束了提问,出了餐馆。他似乎捕捉到了某种看不到触角的东西,但目前连轮廓还没有显现。

  走出大楼,在拦出租车前他又次回头看了看。在那瞬间,他脑中闪。

  技艺高超的手艺人!

  那次恶臭事件中,关于有毒气体的发散装置,科学搜查研究所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说是专业从事金属加工的人干的。

  他正想再次整理思路,胸前的手机响了。他不耐烦地拿出。不出所料,果然是西崎打来的,说有案件发生,让他火速回去。

  看来又要为那些无聊的事忙得团团转了。加藤歪了歪脸,冲空驶的出租车抬起了手。

  注:1五车二,御夫座最亮的个双星系统,该星座的主星。

  第六章

  1

  雅也被福田叫到了办公室。制图台上蒙了层薄薄的灰尘,桌上堆满了资料和文件夹,看样子已有段时间没动过了。放在记账单上的铝质烟灰缸塞烟蒂,烟灰都洒了出来。

  “雅也,先把这个给你。”福田低着头递过个茶色信封。雅也接过看了看,里面有两张万元大钞和几张千元钞。“这是”

  “到今天为止的工资。”

  雅也看了看社长的脸。工资按天计算已将近半年。工作太少,就连唯的员工——自己都没必要每天来了。每月二十五日前后发工资,今天是十月十五日,比平常早了十天。

  “您要把工厂关了?”雅也问。

  福田缩缩肩膀,点了点头。“订单少到这种和度,实在没办法了。现在有活的时候才让你来工厂,但其他时间你也不能光玩吧?我这边也是,如果机器周只转三四个小时,无论如何也维持不下去。”

  雅也叹了口气,和以前自己家的情况模样。“您有贷款?”

  “嗯。”福田挠了挠头,环顾事务所周,“这里也不行了。”好像是说工厂和自己住的房子都被抵押出去了。

  “不好意思,就这么点钱。”福田看着雅也手上的信封。

  “这个月直没怎么干活。”

  “本来以为经济也该恢复了,没想到会差到这种地步。”福田摇了摇头,“这样下去,情况肯定会越来越糟。”

  “今后您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在这里能待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吧,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雅也不知该说什么。他比谁都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你来这里马上就三年了,真快呀。”

  “多谢您直关照我。”

  “该道谢的是我。幸亏有你,工厂多撑了段时间。如果没有你,去年就会这样了。你手艺好,应该能找到工作,好好努力吧。”

  “社长也要努力呀。另外,那种事最好别干了。”

  “哪种事?”

  “您接的私话,让我做了不少,您以为永远不会发现那是什么部件?”

  福田有些尴尬地扭过头。

  “尺寸差丁点就能要人命。尽管社长您自己不会用,但发生事故时,被人恨的是社长。”

  福田没有点头,脸上浮现出既像苦笑又像自嘲的表情,拍了拍后脖颈。

  出了工厂,雅也径直回到住处,现在吃晚饭还太早。他换了衣服,准备洗澡,想暖和过来再出去吃饭,打算去平时去的那家拉面馆。最近直没去过冈田餐馆。

  正在看洗澡水的温度时,门铃响了。瞬间,他脑中浮现出有子的面孔。

  “谁?”他站在门后问道。

  “是我。”

  听到声音,雅也全身阵紧张,赶紧打开门。外面站着个身穿薄大衣留着短发戴着黑边眼镜的女人。雅也用了两三秒才认出是美冬。“怎么这副打扮?”

  “别问了,先让我进去。”美冬迅速挤到门内。她先摘掉眼镜,又拿下头上的假发,方才脱去大衣。半长的头发被个网似的东西束住了。美冬摘下那东西,用手指找了几下,想把头发梳理开。她映在壁橱拉门上的影子不停地晃动。

  “你这是乔装?”雅也问道。

  “是这么打算的,可不太理想,装扮得更像普通家庭主妇或许更不引人注意。无所谓了。”她坐在坐垫上,抬头看着还呆呆站立的雅也,莞尔笑,“好久不见。”

  “个月了。”

  “有这么长时间?”

  雅也盘腿坐下。“也没个电话,你在干什么?”

  “对不起,最近太忙了。”美冬双手合十,“今天也是抽空过来的。正在准备个大的活动。”

  雅也扭过头,咽了口唾沫。他没心情随声附和。

  “怎么了?”美冬盯着他的脸。

  他也望向她的脸:“美冬,你是认真?”

  “什么呀?”

  “还问我什么你真想和那个华屋的社长结婚?”

  “那还用说!这种事情哪能随便乱说?”

  雅也深吸了口气,扭身正对着美冬:“不能重新考虑?”

  “事到如今还考虑什么?”

  “可是,美冬,你根本不喜欢他,可——”

  “且慢,”美冬双掌对着他,苦笑着哼了声,“这种事情以前不解释过好几次了吗?我不喜欢他,但是喜欢作为他妻子的地位。想得到喜欢的东西,这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这太奇怪了。”

  美冬恢复了严肃的表情,抱着胳膊,低声说道:“雅也,你是不是想说,我为了钱结婚是动机不纯?”

  见他又把头扭身边,她无可奈何似的说:“真拿你没办法。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在结婚这件事上追求理想?结婚就是改变人生的手段。你好好看看在这世上受苦的女人,都是选错了老公,说什么认真本分的第位,要喜欢孩子,都是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当成了结婚的条件。”

  “彼此喜欢的人在起,才是真正的婚姻,不是吗?”

  “彼此喜欢?秋村先生喜欢我,我喜欢秋村夫人的地位,没什么问题嘛。”

  “我想说的是”

  “我知道。”美冬把手伸到他嘴边,“你想说迷恋彼此的两个人。可这样的两个人需要结婚的形式吗?我真正喜欢的是雅也,雅也也爱我,是不是?”见他点头,美冬继续说道:“我们不需要结婚之类的形式。我们之间有比婚姻更强的纽带在边接。即便我结婚了,咱们也永远在起。我以前曾说过,你是这世上我唯能信任的伙伴。对于你来说,希望我也是这样的个存在。但我们的关系尽量不要被别人知道,当方痛苦的时候,另方能在舞台后方伸出援助之手,别人无法察觉,警察也不知道。这难道不好吗?”

  雅也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随后挠了挠脑袋。

  “可我无法忍受美冬属于别人。”

  “就算是结婚了,我也并不属于他,只是换了名字。仅凭这种微小的变化,就能成为遗产继承人和保险领取人。”

  “可你要陪他睡觉呀。”雅也小声嘀咕道,“我知道你们已经睡过几次了,今后会直继续下去?”

  美冬有些不耐烦地叹了口气:“傻瓜。”

  “傻瓜?”

  “喂,雅也,你好好看看这世上的夫妻。过上两年,丈夫就开始厌倦妻子的身体,再过五年,连看都不看眼,手上有点钱的男人就会在外面找女人,在那之前忍耐下就行了。从根本上说,做嗳是什么?只不过是生殖行为,小狗小猫都在做,根本用不着在意。你也可以和别的女人随便做嗳。关键是彼此的心,不是吗?”

  雅也握紧双拳,咚地敲到桌子上。“我可潇洒不到这种程度。”

  “求你了,就潇洒些吧。没有任何武器的我们,想跟这个社会作战,除此别无他途。”

  雅也慢慢晃了晃脑袋。“美冬,你没想过我们的幸福吗?”

  “幸福?”似乎听到了什么意外的字眼,美冬瞪圆了眼睛。

  “不用这样偷偷摸摸见面,就算无法过得多么奢侈,但能起安稳过日子,这样的生活,你从来就没有向往过?”

  “也就是想拥有类似家庭剧中的家庭?”美冬的语气中明显带有揶揄的成分,“很遗憾,雅也,这是幻想。”

  “幻想?”

  “有两层意义。第,这种家庭在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即便看似幸福美满,任何夫妇都有见不得人的地方,只不过是戴上面具隐藏了起来。第二,即便存在这样的美满家庭,我们根本没资格去追求。你不会忘记我们曾经做过的事情吧?”

  他低下头,咬紧嘴唇,感到胃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有适合我们的生存方式,不能出于时冲动忘记本来该做什么。不过——”美冬的语气柔和了许多,“见你还能追求这种幻想,我很高兴。估计在幻想中,我是你可爱的妻子吧。”不光是语气,连她的眼神也温柔了许多。

  雅也叹了口气,动了动嘴唇。“美冬,你太坚强了。”

  “我认为绝不能失败,还想变得更加坚强。”

  “我不行,看来无法成为美冬的好搭档。现在连工作都丢了。”

  “嗯?被工厂炒鱿鱼了?”

  雅也说了今天的事情。美冬笑道:“这么回事呀,还以为你做错了事被辞退了呢。工厂倒闭,那就没办法了,不是你的错。”

  “我要尽快找份新工作,至少要赚钱养活自己。”

  “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解决。这时才能体现出搭档的作用。”

  “我可不想当小白脸被女人养。”

  “没人让你当小白脸,今后还需要你的各种帮助,但在那之前”她从带来的纸袋里拿出个密封的塑料盒,“晚饭还没吃吧?我想让你吃,才专门带来的。”

  在他的注视下,她打开盒盖。看到里面的东西,雅也不禁往后退。是生牛肉。

  “这是什么”他呻吟般地问道。

  “看不就知道?生牛肉片,还有肝。调味料有大蒜和生姜,你要哪种?”

  “收起来!”雅也捂住嘴,将头扭向边。他感到非常恶心。

  美冬根本无意收拾。她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拉了过来,把他的脸推到装有生肉的容器面前。

  “快吃,不吃不行!这个样子怎么能战胜以后的困难?”

  雅也的胃部阵阵痉挛,满嘴都是胃液的味道。他皱起眉头,夹住肉,蘸满调料后,闭着眼睛放在口中。在那瞬间,他的眼睑中浮现出鲜血淋漓的肉团。

  剧烈的恶心和寒战混杂在起,扑向雅也全身。用了将近个小时,他把美冬带来的肉吃进了肚子,然后仰面躺在榻榻米上,脑子片空白。

  他正闭着眼睛调整呼吸,突然感到美冬的气息,睁开眼睛,见她的脸就在上方。她在他脸颊上亲了下,又将嘴唇滑到他嘴边,他把手绕到她头上,抚摸着头发。

  “感觉怎样?”

  “莫名其妙的。”

  美冬笑了。“这样就好。不用想那些多余的,你想得太多了。”

  雅也坐起身,看了看空了的塑料盒,抚摸着自己的胸口。“感得奇怪,也许会吐。”

  “死也不想吐,吐了就输了。”美冬轻抓了他下,“如果感觉难受就说出来。”

  “没事了。”雅也苦笑道。

  美冬点点头,说去沏咖啡,站在了身。

  “又要请你帮忙了。”美冬边用款式俗气的圆杯子喝咖啡边说。

  “什么事?”

  “嗯,有点麻烦。你还记得青江吗?青江真朗。”

  “那个美容师。那家伙怎么了?”

  “不知那家伙怎么会有那种误解,认为能和我结婚。”

  “什么?”

  “最近他几乎每晚都给我打电话,昨天竟然还闯到我的住处。我没让他进屋,但费了好大劲才把他劝回去。”

  雅也明白了。他喝了口咖啡。“他是不是知道你要结婚了?”

  “我没说,但他好像在b听说了。我本已嘱咐相关人等不要说出去,可人的嘴真是封不住。”

  “他生气了?”

  美冬点点头,微微苦笑道:“简直是火冒三丈,说我骗了他,背叛他。男人歇斯底里起来真是不像样子。”

  “美冬,你也有责任吗?”雅也勉强压抑住感情,“难道不是你故意让他误解的吗?青江迷上了你,才被你拉拢过来。得知你竟要和别人结婚,他当然要生气了。”

  “我并没答应要和他结婚,只是说两人要做工作上的好伙伴。”

  “工作上的好伙伴需要上床吗?”

  “女人使用女人的武器有什么不好?男人明明也知道。”她不耐烦地挥挥手,“这种讨论没有意义,反正要想办法对付青江,我本想和你商量这个。”

  雅也拿过烟盒,抽出根,刚叼到嘴里,美冬迅速伸过手,用次性打火机为他点着。

  “谢谢。”吸了口烟后,他又问,“青江说了些什么?”

  “让我取消婚事,如果不取消,他说自有打算。就是这类话。”

  “自有打算?干什么?”

  “问题就在这儿,你觉得他打算干什么?”

  “首先能想到的,是把他和你的关系汇露给你的未婚夫。不光是他,也可能告诉所有人。”

  美冬点点头:“还有呢?”

  “把婚礼搅得团糟,比如闯到现场闹,就像电影毕来生中那样。”

  “电影中倒没胡闹,只是抢走了新娘。”美冬叹了口气,“真麻烦,你说该怎么办?他是我们公司当红的美容师,又不能狠狠地教训他。”

  雅也觉得她太自私了,但并没说出口。“他最有可能做的,就是马上告诉秋村。”

  “这我倒不担心。”

  “哦?”

  “他不可能相信青江的话。”

  “原来他这么信任你。”雅也的语气中夹杂了讥讽。

  “当然有这方面原因。”美冬哼了声,“恋爱中的人只相信对自己有利的话,就算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