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倏然异常失落。

  颜疏桐并不需要他的照顾,因此,他和众人样,回到席位上。

  为了压下心中的痛感,司徒睿迅速饮下三杯酒,望了望颜疏桐的方向,他相信,他定还有机会的,因为他相信,即便是司徒宇喜欢颜疏桐,颜疏桐的心也没有那么容易被捂热。

  想明白这切,司徒睿迅速掩饰了情绪。仿佛刚才的切都从来没有发生过般。

  张夕月主动请缨道:“殿下,请让妾陪着太子妃休息吧!妾定照顾好太子妃!”

  她本来看着太子妃和太子妃眉目传情,痛恨不已,可是,却不得不掩饰情绪,来请缨照顾颜疏桐,好进行燕王妃的下步计划。

  司徒宇点点头,道:“你好好照顾她,旦发现什么不对,立即请太医,知道么?”司徒宇此时还是心有余悸,声音很急切,直看着张夕月点头答应道:“妾知道。”

  颜疏桐的脸颊绯红,意识却非常清楚,看着司徒宇关切的神情,心中的成就感路攀升,看来,司徒宇真是动情颇深,无法自拔了,这真是太好了,她这么些个日子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辞别司徒宇,颜疏桐在燕王府丫鬟的安排下,休息在处较为安静的客房里。

  有金牌的亲们,请投给小瑾吧谢谢亲们

  27黑衣刺客求金牌

  张夕月坐在旁,担忧得道:“太子妃,您今日是怎么了,可把妾给吓坏了!”

  颜疏桐道:“不碍事,你出去吧,我想个人静静。”

  张夕月有些为难,道:“太子妃,您这个时候让妾出去,妾怎么能放心呢?”

  “你去宴会上伺候殿下吧,我这里有杏儿和碧荷伺候就够了。”颜疏桐的脸越发得绯红,就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娇艳欲滴,她现在需要调整下内息,又怎么能让屋里有人打扰呢?

  张夕月见她如此,欢喜不已,却并不能表现出来,安慰道:“妾是不走的,妾去厨房看看,给太子妃煲点汤,太子妃喝下了,也舒服些。”

  张夕月终于肯走了,颜疏桐自然愿意答应,道:“也好,你去吧。”

  “太子妃,妾不甚了解太子妃的喜好,让杏儿跟着妾去,也好指点二。”她的声音温柔体贴,异常动听。

  颜疏桐始终在床上躺着,仿佛非常难受,看都没有看张夕月眼,道:“也好。”

  张夕月没想到对方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开心得领命去了。

  碧荷在颜疏桐身边伺候,为颜疏桐擦着脸上淌下来的汗珠子,她现在浑身发热,胸口闷得很,她看了碧荷眼,道:“你去外面守着,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能让任何人进来,知道么?”

  伺候颜疏桐多日,碧荷也摸出来对方的脾性,太子妃说话就是命令,不管你觉得对不对,必须要照着做,否则后果不是自己能承担的。

  碧荷退了出去,守在门口。

  颜疏桐才坐起身来,开始运功顺气。

  碧荷守在外面,望着院子里的景色,被夜色笼罩,有种异样的感觉,是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候,个婢女匆匆而来,见碧荷个人守在门外,对碧荷道:“碧荷姐姐,我是燕王殿下派来寻你的,太子妃好些了么?”

  “可有什么事?”碧荷见来人脸焦急的模样,恐是前厅出了事。

  那婢女道:“哎呀,是小红那丫头不小心,洒了太子殿下身的茶水,太子殿下现在不让任何人碰他,也不让奴婢们擦洗,这才找太子妃和张侧妃来了。”

  碧荷知道司徒宇有这个毛病,讨厌别人的碰触,尤其是女人,因此太子的屋里从来都没有丫头,婢女们更是不敢接近太子,恐怕个不小心,碰触太子的底线,没了性命。不过,太子妃身边的丫鬟倒是好些,太子虽然并不经常看望太子妃,对太子妃却异常得宽厚和疼惜,连带着她们也占了光。

  “这可如何是好呢?燕王殿下此时正照顾燕王妃呢!我们也拿不定主意啊,请太子妃给想个办法吧!要不,让张侧妃吧!”她说到燕王正在照顾燕王妃的时候,脸颊微红。

  碧荷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也非常为难,道:“侧妃现在去给太子妃煲汤了,恐怕是抽不开身啊!太子妃让我守在这里,不允许进去啊!”

  那婢女灵机动道:“这样吧,碧荷姐姐,你左右是太子妃身边的人,过去劝劝殿下,也比我们这些人强啊!”

  碧荷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可是这个丫头,在这里守着,可以么?她疑惑得打量着这个婢女。

  那婢女焦急得道:“碧荷姐姐,你就快想想办法吧,殿下的脾气,异常暴躁,去晚了,我们好几个姐妹都要没命了啊!”

  碧荷身为丫鬟,也知道做下人的不容易,听有人要没命,也是着急,于是终于下了决心,道:“你在这里好生守着门,没有太子妃的允许,不能让任何人进入,若是你做不到,我可就要性命不保啊,你千万记住了!”

  那丫头见碧荷絮絮叨叨嘱咐了通,连忙保证道:“碧荷姐姐请放心,姐姐原是帮我们的忙,我怎么能让姐姐丢了性命呢?”

  得到那丫鬟的保证,碧荷终于放心去了。

  从这个院子到招待宾客的大堂还要好段距离,碧荷担心司徒宇发脾气殃及很多人,也担心颜疏桐的状况,于是走得非常快,可是,即便如此,也要走上小半个时辰。

  自从颜疏桐去客房休息,司徒睿就无心宴会,他来参加这个宴会就是为了颜疏桐,此时颜疏桐不在宴会上了,他便也出了大堂,在外面透透气。

  这时候,个婢女匆忙走过来,她几乎是慌不择路,下子撞在司徒睿的身上。

  那婢女见自己撞了司徒睿,惊恐万分,赶忙跪下,道:“奴婢该死,撞上了秦王殿下,都是奴婢着急,路都没有看清!”

  司徒睿皱着眉头,非常不解,燕王府的丫鬟看起来都很懂得分寸,是什么事情,让他们如此焦急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婢女吞吞吐吐,满脸的汗珠子直掉,她气喘吁吁,道:“是太子妃,太子妃不好了,可是可是燕王殿下”

  她说得断断续续,可是司徒睿却听了个明白,也顾不上太多,道:“太子妃在何处休息?快带我过去!”

  那婢女似乎有些为难,可是看了司徒睿的模样,又不敢说什么,道:“殿下请跟奴婢来!”

  那丫头领着司徒睿到了颜疏桐休息的客房,只见外面只有个婢女守着,而且那婢女似乎不是颜疏桐身边的婢女,因为担心颜疏桐,司徒睿没有往深里想,径直走了进去。

  两个婢女互相对视眼,竟将门落了锁,然后留个人在假山后面偷偷守着,另个则去禀报清风了。

  清风听闻禀报,切非常顺利,心情不错,难得露出个笑脸,道:“你们做得很好,等事情成,重重赏赐!”

  那婢女乐的开心,道:“谢清风姑娘!”

  清风很快就安排好了。

  大堂内,众宾客还在饮酒交谈,好不欢畅,这时候,突然冒出来几个黑衣蒙面人,拔刀相向。前来祝福的宾客有不少妇孺老人,他们长期养尊处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时间乱了阵脚,都惊恐逃窜。

  这些黑衣人也不杀别人,径直朝着任家的女眷们冲去。

  任家只有任家老三脉前来祝贺,而且,来的都是女客,只有任子戴个男人,任子戴二话不说,迅速挡在妹妹们的前面,与刺客们搏斗。

  这时候,司徒宇已经换好了衣服,走进大堂,众人见了他,赶忙高声喊道:“保护太子殿下!”

  燕王府的管家急昏了头,怎么也没有想明白,这些刺客是如何混进戒备森严的燕王府。几个黑衣刺客也不恋战,砍了任子戴剑,见寡不敌众,立马飞冲出大堂,迅速逃窜。

  “快,抓刺客,抓刺客!”大堂乱成了团,发生这种事情,还有谁有心情饮酒作乐,众人皆惶恐不安。

  燕王府的管家到底是个有经验的老头,很快即镇定下来,走到任家的宾客席,慰问道:“真是非常抱歉,都是奴才办事不利,让众位夫人小姐受惊了!”

  “啊呀,

  真是吓死我了!”任凝凝惊恐未消,此时还心有余悸。

  任夫人道:“我们倒是无甚关系,只是子戴受了伤。”当时的场景,她又是个女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刺客只是冲着任家来的,因此心想并没有受伤,于是也没有责怪,和抱怨,毕竟,这是燕王的府邸,他们虽然是任家的人,可是她的夫君也紧紧是兵部侍郎而已。

  管家道:“夫人放心,奴才已经请了最好的大夫为任公子包扎伤口!”

  任夫人闻言,放了心,道:“那有劳管家了。”

  司徒宇这时候走上前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管家简单得描述了番,司徒宇若有所思得打量着管家,心有疑惑,莫非,司徒朗想要趁此宴会杀了他?或者是要杀了任家的人?可是,刺客仿佛并没有下狠手,而且,只是伤了任子戴,那么既然不是为了刺杀,司徒朗搞出场刺杀的戏码,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他正想着,司徒朗就焦急得走了进来,他刚才直在颜疏影的房里,教训了那女人通,让她懂得分寸,不要老是拖自己的后腿,可是那女人竟然敢反驳她,真是个愚蠢至极还屡教不改!他正想着要用别的办法说服那个女人,结果就听见外面喊着:“抓刺客,抓刺客。”他知道,燕王府定出了事,于是就赶忙出来看了。

  司徒宇望向司徒朗,有几分审视,几分怀疑,几分猜测。

  司徒朗莫名其妙得被对方用这种眼神打量,迅速想到了关键,司徒宇,怀疑是他做的!

  管家见司徒朗总算是出来了,他差人去叫的时候,那个侍卫脸色微红,他还以为燕王殿下和燕王妃于是就再也没敢打扰。

  他走到司徒朗的面前,禀报,“王爷,刺客刺伤了任家公子,其他宾客并没有受伤的,奴才已经让侍卫们追这些刺客了。”

  司徒朗闻言,放下了心,没有过多的人员伤亡就好,不然,在燕王府出事,他是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的。

  他们正说着话,位红衣侍卫胳膊上片血肉模糊,跪在司徒朗身边,道:“殿下,刺客朝着太子妃休息的客房去了,属下们浴血奋战,都不能拦住他们!”

  25有改动,亲们可以回头看看。

  28出乎意料

  司徒朗时没有反应过来,又问了遍,道:“你方才说什么?”

  那侍卫重复了遍,道:“刺客朝着太子妃休息的客房去了,属下们无能,未能拦截住!”

  司徒宇闻言,心脏阵紧缩。从宴会开始,燕王妃就针对颜疏桐,现在又上演了场闹刺客的戏码,原来,目标不是他,而是颜疏桐,他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呢?真是该死!

  司徒宇目光极为冷厉,看了司徒朗眼,道:“既然燕王府的人手不够,就让秦孟带着太子府的侍卫同抓捕刺客吧!”

  这是燕王的府邸,怎么也要征求下主人的意见,可是,司徒宇的语气完全就是命令,完全不顾礼仪,可见极为生气。

  司徒朗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自然赞同,更何况,他府上的侍卫高手也不少,竟也拦不住刺客,可见,他们武功高强,非般的武夫能比。

  “二皇兄说的是!”

  司徒睿进了里屋,见里面没有个丫鬟在跟前伺候,皱起了眉头。

  他又将目光转向了床榻上,然而,床榻上,空无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他思考的时候,从房梁上飞下个人。长期在外打仗的原因,使得他的神经异常敏感,习惯性得朝着那人出掌。

  他掌风奇快,那人躲得更快,只是瞬间的功夫,那人就躲到了他十步开外。

  “秦王殿下莫非还要跟我打架?”颜疏桐的嗓音沙哑,眼眸却亮得很。

  看清眼前的人,司徒睿震惊得看着对方,他从五岁开始练武,现今难有敌手,能躲得过他掌风的人也寥寥无几,然而,颜疏桐却毫不费力得不但躲过了他的掌风,还能迅速退开,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你会武功”半天,他吐出这几个字来。

  虽然颜疏桐化名为青容的时候在他身边呆了近两个月的时间,他却从来没有发现青容竟然会武功,可见,此人隐藏得很深,将深厚的内功隐藏这么好的人,世上难见。

  然而,颜疏桐显然并没有兴趣讨论这个问题,而是提醒对方道:“秦王殿下,您中计了。”

  “你说什么?”

  司徒睿还在想颜疏桐怎么能将深厚的内功隐藏起来的,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转移话题的速度太快了。

  颜疏桐有些不悦,声音也有些不耐烦起来,道:“秦王殿下,你我孤男寡女共处室,我是太子妃,你是秦王殿下,是我名义上的四皇弟,你说,待会儿有人看见我们在起,会怎么想呢?”

  长期处在高位,神经异常敏感,经过颜疏桐这么提醒,司徒睿回想路上而来的种种细节,迅速作出了反应,道:“我现在马上离开。”

  他说完,迅速转身,朝门口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后面却传来制止的声音,“已经太迟了,恐怕门已经落了锁了。”

  司徒睿停步,皱眉看着颜疏桐,他知道,对方猜的不错,而且,他也有这种预感。

  “现在怎么办?”

  “秦王殿下,您带了多少人?”

  司徒睿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但也并没有细问,道:“按照你之前说的,只带了几位武功高强的侍卫罢了。”

  “如此甚好。”

  司徒睿此时还是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问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呢?”

  颜疏桐并不回答,只是微笑着看着窗外。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有人喊道:“保护太子妃!”

  司徒睿敏锐得感觉到,这些人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不由得心中焦急起来。可是,颜疏桐却异常得平静。

  “他们马上就要进来了。”司徒睿提醒看着窗外的颜疏桐。

  颜疏桐却饶有兴致得看着他道:“秦王殿下怕了么?”

  遇到这种情况,个女人尚且不惊慌,他个大男人却乱了阵脚,司徒睿时非常尴尬。他的确是怕了,跟太子妃私通,旦坐实,他的秦王也就坐到头了。

  他正要开口说什么,却听见颜疏桐道:“秦王殿下,刺客来了,您应当去抓刺客了!”她将“抓刺客”这几个字咬得非常重,笑容也极为温柔,然而,美眸中却闪过道寒光。

  这个时候,司徒睿才有些明白,颜疏桐到底要让他做什么。

  颜疏桐的话音刚落,扇本来封得严严实实的窗户被轻轻打开,司徒睿迅速从窗户跳了出去。然而,令他更加震惊的是,给他开窗户的竟然是位黑衣蒙面人。

  那人熟练得将窗户关好,就连锁都落得跟打开时候模样,可见,此人经常做这种事情。

  那人做好这切,目光冷冰冰得扫过司徒睿眼,掌风迅速朝司徒睿劈来。

  司徒睿事先没有防备,竟然被结结实实得打了掌,直退数步,只是这掌,司徒睿就知道,此人武功了得。

  司徒睿身边的侍卫直隐藏在周围,见司徒睿受伤,立即跟黑衣人打斗起来。

  此时司徒宇和司徒朗也赶了过来,司徒朗最先见到司徒睿受伤,急忙奔过来,道:“四皇弟!”

  那是关切的目光,司徒睿痛苦得皱着眉头,刚才那掌正打在他的心口上,他此时已经痛得撕心裂肺,终于忍不住,“噗”的声,吐出口血来。

  司徒宇此时也见到司徒睿受伤,也过来看他,“四皇弟!”

  司徒睿到底是战场上的将军,虽然刚才疼得厉害,这时半会儿也好些了,抹了抹嘴角的血迹,道:“不碍事,二皇兄,三皇兄,抓刺客要紧!”

  他们说话的空当,几个刺客已经踹开了客房的门,径直闯了进去,此时,颜疏影和清风也迅速赶来。当然,他们可不是来保护颜疏桐的,而是来看好戏的,收获他们的成果。

  司徒宇司徒朗司徒睿也紧随其后冲了进去。秦孟和司徒睿身边的几位高手,牢牢得缠住刺客,而其他的侍卫武功不敌,早就重伤,有的甚至倒在地上。

  他们根本就无法阻挡这几个刺客,他们的身手太诡秘莫测了,时间,没有人能摸得清套路来,而且刺客却非常清楚他们的武功路数,因此,他们直处于下风不说,身上还挂了彩。

  “快,保护太子妃!”颜疏影大喊的同时,朝着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那黑衣人出手急速,在秦风闪躲的瞬间,给了对方剑,得以脱身,那刺客迅速冲向里屋。

  然而,他却茫然了

  因为屋内空无人

  颜疏影的意思是:若是原计划不成功,就趁乱杀了颜疏桐,然而,屋里个人也没有,这显然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他下子怔住了。

  颜疏影和清风进来的时候,也被这幕震住了

  没有他们安排好的捉在床,更没有颜疏桐的惊慌失措,这

  切,都不在他们的掌控范围之内,阵不好的预感袭上清风的心头,他们,仿佛是,中计了

  司徒宇等人进来的时候没有见到颜疏桐,都以为颜疏桐被刺客劫走了,他们晚来了步,于是,焦急得问道:“太子妃人呢?”

  秦孟是紧随黑衣人进来的,他立即回禀道:“太子妃不在屋内!”

  司徒宇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