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看上去还像大学生般的模样,李采凡本以为他是来实习的。那人经常出入他们平面设计部,独占台电脑,上班却从无定时,有时天只来两小时,更多的时候是两三天不见人。

  那天快到中午时,李采凡把打印出来的样稿交到外面去,业务部的小周趁机嘻嘻哈哈地跑到她座位上,打开游戏玩起来。因为快到吃饭时间了,谁都没在意,各自缓下工作等待着午休。正在这时,设计部的主任突然走进来,小周吓得立马从椅子上跳起来躲到边。主任眼扫到了电脑屏幕上开着的游戏,脸板了起来。

  李采凡再进来的时候,正看见主任非常严厉地大声询问:“到底是谁在上班时间玩的游戏?嗯?”室内片鸦雀无声,大家都低着头盯着自己的电脑,小周大汗淋漓地缩在墙角边,进退不得。

  看到李采凡进来,主任转向她,沉着声音问:“这是你用的电脑吗?”

  她怔。这是她的电脑,但并不是她玩的游戏。但是,难道这时让她把小周供出来吗?她望望小周,对方投来十分可怜的乞求的眼光。于是她轻轻说了声:“是的。”便低下头再没有说话。

  主任正要发话,个声音从门口传过来:“咦,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为什么大家还在这里?”

  每个人都向门口望去,李采凡看见那个学生模样的人抱着杯水走进来,施施然坐到她的座位上,开始打那局剩下的游戏。打了几秒钟他回过头望向身后的主任说:“王伯伯,你站在这里干吗?”

  主任瞪着他,“你要玩游戏,去自己那边玩!别来这边打扰设计师的工作!”声音虽大,倒听不出真正生气的语气。

  那人立刻嬉笑起来,“哎呀,刚才这里没人嘛,我还以为她下班了呢。好啦,您别生气,我再也不在这玩啦!”

  那人拥着主任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李采凡眼。她惊,很快发现那面貌似乎是似曾相识的。那双细长的眉眼,似笑非笑的神情,不就是漫展上照相时那个扬长而去的男生吗?

  小周如获大赦般走到她身边唏嘘着说:“还好还好,被小开救了命。”

  她这时才惊讶地得知,这男生是明达老板的独生子,目前正在念最闲的设计艺术学研究生,名叫顾情风。

  下班后李采凡稍微加了会儿班,把手头的事情全部完成后才离开。在她进入电梯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传来阵疾呼:“等下等下!”

  顾情风在电梯门即将关上前夕冲了进来,“呼”地靠在边的扶栏上大口喘气。李采凡站在另边。明晃晃的电梯箱载着两个人慢慢地从15楼降下去。

  “漫画家果然不好当哩。”

  从旁边突然冒出这样的话语,她抬头,看见顾情风正瞧着自己,笑容淡淡的。

  “李采凡,嗯,我记得是你,画漫画的。没错吧?”

  她尴尬地微微颔首,说:“我现在已经不画了。”

  “果然!”顾情风的语气派了然,“第次看到你我就知道你迟早穷得画不下去,哈哈!”

  李采凡吃惊地抬头看他,莫非自己那时的窘迫在漫展上就被人瞧出来了吗?不会吧,那时这个人和自己连“面之缘”也算不上呀?

  再仔细打量之下,她突然发现这个人的面目似乎更久之前自己就见过的?

  电梯到了底楼,发出“叮”的声响。顾情风冲她做了个bb的挥手,大步走了出去。

  她还呆在原地,脑中这时却是“轰”的声。她终于想起来了!半年之前,她被第个房东赶出去的时候,那个刚搬过来的新房客,正是这个顾情风!

  只是,他不是设计公司老板的儿子吗,不是应该很有/////人都看着她,这时主任走了过来,问:“怎么回事?”

  业务经理依然火气不减,“老王,你看看你们这里的设计师,都要把生意搞砸了!人家说东西少了大半,我都不知道,白伸着笑脸去挨骂了,真是气死我了!人家还说我们明达就这种水平?寻思着换公司呢。”

  李采凡这才小声地说:“我跟您说过了,里面的东西还不全呀。”

  “你跟我怎么说的?你说还差几件了,我就说大部分都在上面了。可人家说还差得多呢!连他们最重要的产品都没放上去!你这不是存心让我去找骂吗?”

  李采凡咬着嘴唇。她说的是“还差些”,而且,拍摄和照片电分的工作都不是她负责的,她只能将拿到的素材设计成稿。但就算现在再怎么分辨也是没用了。

  主任打圆场道:“好了好了,这事也不能全怪设计师的,他们给的时间也太紧了嘛,那么多东西呢。那边也没说不做了吧?今天我们赶赶,明天再把完整的送过去好了。”

  “要送你让她自己去送!我是没脸皮再拿去丢了!”业务经理没好气地走出设计部。

  主任转向她,“李采凡,今天你就稍微辛苦下吧。我让他们赶紧把东西都拍好,你能弄完吧?”

  她点点头。

  六点之后,公司大部分的人都走了。设计部只剩下台电脑还亮着。

  李采凡紧盯着屏幕,手指在鼠标和键盘上飞快地动着。总共40页的样本前面已经做了近30页,总体的设计风格也已经定好,剩下的差不多就是新拍素材的扣图顺序调整排版校对等工作了。

  滴水珠落在键盘上,接着又是滴。李采凡惊,就发现那原来是从自己脸上落下来的。发觉之后水珠掉得更多,她赶紧用袖子胡乱地擦拭着键盘,又捂住脸,进而埋着头伏到了桌上。

  “晚饭时间到了,你不吃饭吗?”

  门口传来的声音让她惊觉地抬起头。顾情风正朝着她走过来,将杯碗仔面递到她眼前,“吃吗?”

  她摇头,快速地抹了把脸。神色是慌张尴尬羞赧混合起来的色调。

  顾情风又变魔术般地从后面拿出袋包子,“这个,吃吗?”

  摇头。

  块蛋糕,“吃吗?”

  继续摇头。

  包饼干,“吃吗?”

  摇头。皱眉。

  火腿肠,“吃吗?”

  摇头

  巧克力,“吃吗?”

  头开始晕。

  盒牛奶,“吃吗?”

  习惯性地摇头后眼睛亮。她盯着那盒牛奶看了半天之后,终于接了过了,轻声地说:“谢,谢谢。”

  李采凡小口地喝着牛奶。顾情风坐在她旁边,泡好了碗面,把火腿肠巧克力全部下下去,然后就着包子蛋糕饼干吃面。

  吃完之后他在设计部里跑来跑去开着两台电脑玩游戏。等到李采凡打印出样稿后,他又凑过来抢着和她起校对。

  晚上9点半,毫无瑕疵的样稿被整整齐齐地锁在了文件柜里。顾情风坐在椅子上冲她挥挥手,“拜拜,这下我终于可以个人安安静静地玩游戏了!”

  李采凡走在路上,想着顾情风那懒懒的笑脸,以及那盒牛奶,不觉笑出声来。五分钟之后她乘上公车,不经意地向窗口瞥,正好看到他从公司大楼走出来。

  第二天早,李采凡小心地怀抱着样稿来到了宏鹰大厦前。

  宏鹰大厦是市中心的座商务大厦,二层是餐饮和休闲茶社的楼面,六层以下是保龄球馆等娱乐性的服务业,再往上直到顶楼二十六层,进驻着各类的企业公司。这次的客户,那家机械贸易公司也在其上。

  走进去,她就看见了顾情风,不由愣住了。

  顾情风正个人坐在靠窗边的张桌前,整个身体陷入到沙发里。他的脸现在看起来有点奇怪,边眉皱着边眉挑着,全副注意力集中在手里的件东西上。

  李采凡犹豫了下,走了过去。直到她走得很近了顾情风似乎才突然发现她,他抬起头张了张嘴,大概想起她今天是要到这里来送东西的,便说:“你这么早就来啦?”

  她点点头,问:“你也在这里?有什么事吗?”目光不由自主地滑向对方手中。

  顾情风手里拿着的是个黄铜的小方盒,比火柴盒还要小且薄。他举起来冲李采凡晃了晃,让她瞧个清楚。原来这黄铜小盒子表面是个弥勒佛的造型,十分精致,边沿还有个小小的扭锁,看样子是可以打开的。

  顾情风把小盒子塞到她手里,说:“你这样拿着,对,摇摇。”

  她好奇地照做,只听盒子里面丁冬阵脆响,条细长的小铁片从底部悬落下来。顾情风把抢回去,看之下大叫起来:“下签唉!你抽到了下签。”

  李采凡大吃惊,伸头看过去,果然,那小条上刻的可不是“下签”二字?

  顾情风打开扭锁,将那根下签拿出来,无限同情地望着她,“本来今天我来这里是要和别人谈事情的,正在担心结果于是想先占个卜,不想你来就先抽走了下签,这下我放心了。”他把小铁条往李采凡手里塞,“呐,你的下签。拿好了!”

  “我不要!”她气恼地别过手去,心里却不安地跳起来。难道今天审查还会出什么问题吗?本来她对这份样本是挺有自信的,托他的福,转眼间有变成恐惧了。

  顾情风自顾自地摇起了小签盒。里面原本就只装了上中下三支签,现在去了下签,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会儿他就欢天喜地地喊起来:“是上签哎!看来切都没问题了!我太幸运了!”

  “你作弊!”李采凡反驳道。她这时才发现,那支下签根本不应该拿出来的,而是应该塞回去,再摇下轮。

  而顾情风这时早已大笑着飞奔向电梯了。

  下签吗?她看看手中的小铁条,打了个哆嗦。

  第6章2

  紧张地来到了十楼的机械贸易公司,李采凡见到了来审查样稿的部门经理,看之下她就觉得这个人实在是挺和气的,而审查的过程竟是分外顺利的。这次客户基本上再没有提出什么问题,设计就这样定了下来,可以出菲林印刷了。

  李采凡大大地松了口气,轻快地走入电梯,满心欢喜之余不由嗔怪顾情风无聊的恐吓。

  直到出了电梯,个人突然喊住她。

  “李采凡?是你吧!”

  她转头看,脸变得刷白。

  今天的运势果然是下签。

  那人竟是常波。

  常波大步上前走到她面前。

  “李采凡,你怎么在这里?这段时间都没看你上线,上次我在上的留言你收到了吗?”

  她摇头。她并不想再见到他,也不想和他说话。自从放弃了漫画,她连网络也几乎不上了。

  常波急促地说:“哎呀,你真是的!你知道吗,我们社团现在要出本画集,顺利的话就可以面市发行!你不是以前有不少彩图吗?尽快拿给我,旦出版了你就可以红起来了!还有如果你有朋友画了漂亮的图,也不妨借来用下!”

  “对不起,我现在已经不画漫画了。”她说,就要走开。

  “什么?”常波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不画了?为什么不画了?”

  “我现在在公司做事。”

  “你去公司了?”常波看着她点头欲走,急忙拦住,“等等!李采凡,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画漫画的。我是真的觉得你很有才能的,不应该被埋没掉。你要出去工作先和我说下多好?我这边可以接到很多和漫画有关的工作呢。对了,你在漫世界的那篇漫画很快就要刊登了,我敢保证旦出来之后,你定会成为国内漫画界的颗新星!你难道要让它成为自己最后的部作品吗?再考虑下吧?”

  她深吸口气,说:“那不是最后画的。那个故事后面还有个相关的故事,我寄到新卡通去了。”

  常波双眼亮,“又是短篇吗?你什么时候画的?什么时候投稿的?”

  “和寄到漫世界的那篇同时寄的。”

  “哦。”常波眼里闪过丝失望的神色,又问:“那篇,现在登了没有?”

  她淡然道:“还没。”

  “那正好!我在新卡通认识个资深的编辑,你把稿子给我,我代你推荐给他!这样的话很快就可以用了,而且可以事先把稿费谈高点!你自己等的话,还不知等到哪天呢,弄不好的话还会被拼版呢?”

  李采凡迅速抬起头瞧着他。那张架着副金丝眼镜的脸上透着明显的欲求心,又用圆滑的笑容平饰着,分外古怪刺目。她顿了好会才开口:“篇稿子可以投两遍吗?”

  “呃,听说新卡通最近内部分为了两派,工作时都是互不相干的!所以你投到那边的画,再投到这边也是没事的。”

  她从未听说过有这种事,就算是她孤陋寡闻,但她至少知道新卡通上的投稿地址从开始至今只有这么个。她说:“对不起,我不想稿两投。等以后有机会再画新稿子的话再说吧。”

  “哈哈哈,李采凡果然是李采凡,坚持自己的原则,佩服佩服!”常波大声称赞起来,“你不像我见过的其他人,见有利可图就立刻转向了。我现在更看好你了!”

  李采凡再也不愿意多看他眼,“我要回公司了,再见。”她匆匆转身,却被常波拉住了手臂。

  “再等下!我马上要去楼上和出版公司谈画集的事情,你和我起去?你是我们社的主笔嘛,有必要和出版商见个面的,你的形象他们也必定会满意的!这次要是能出版的话,我定重点包装你!就上去会儿,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去吧!”

  李采凡被他拉着,时挣脱不开。她皱眉急道:“你放手呀!”却直被常波拉到了电梯前。

  “就在十六楼,会就好了!”

  “李——采——凡!”

  从后面传来声大喊。两人刚回过头,她就被双有力的手臂拉过去,抬头,看到了顾情风的脸。她几乎要哭了出来。

  “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再不回公司想害我起跟你挨骂呀!”顾情风拉着她就往外走,看也没看呆在原地的常波眼。

  “等等!李采凡!李采凡!”常波向前追了几步,干瞪着眼看两人快步走了出去。

  直到走出了宏鹰大厦段距离,顾情风才停下来转过身,看着李采凡在低声抽泣。

  他叹了口气,说:“那家伙是个坏东西?”

  李采凡抽出张纸巾捂在口鼻上,抬眼望着他,“刚才谢谢你。你早上要谈的事情还好吗?”

  “好极了!果然是上签,都谈妥了!”他咧嘴笑着,继而笑容收了起来。他咕哝着说:“真是的,我原来都不知道你是这么爱哭的。”

  她赶紧擦干净眼泪,不高兴地说:“我们才认识多久?你原来又知道什么?其实我平时根本不哭的。”

  顾情风瞪大眼睛瞧她,“李采凡呀李采凡,我原本以为你挺聪明的,你说起话来不是挺伶俐的吗?我第二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是你了。你居然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

  李采凡被他这番话弄傻了。她跟他很熟吗?她没记得他们说过多少话呀?还问她自己是谁。她皱着眉头小心地开口:“你不是顾情风吗?”

  “我是顾情风!”他已经开始原地打转,憾恨她的迟钝,“但你想不到除此之外我还是什么人吗?”

  “你是我们老板的儿子?”

  “是呀!还有呢?”

  “你是方婶那边的新房客?你现在还住那边吗?”

  “不住了。那是我临时找来和朋友赶课题的地方天呐天呐!”他瞪着她,“你看上去真的不傻,真的不傻!难道是我的伪装掩饰技术堪比007?”

  她愈发莫名其妙,于是收回视线,决定不陪他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刚刚转身,她就听见背后的人大声说:“算了,我直说吧!今天早上我是去出版社谈小说合约的事的。”

  她立刻回身,“什么。你要出小说吗?”

  “嗯。是部奇幻的长篇故事。”

  “太好了!恭喜你!”李采凡不由得兴奋起来,“出版了之后我定会买来看的!”

  “你看过的。”

  “什么?”

  “那篇小说你早看过的!”顾情风盯着她说,“那篇小说名叫蓝戚,第个就是给你看的!你还画了两张插图,虽然把男主角画得跟人妖样!”

  李采凡浑身震,这才惊叫道:“你你是风的追忆?”

  顾情风很不客气地冷笑起来,“于以采蘩,于沼于。于以谓之?小呆瓜矣!”

  风的追忆,是李采凡很早之前就在网上认识的朋友。相识的机缘很简单,她在个论坛上看到了他贴的小说,拜读之后十分喜欢,还心血来潮地画了插图。画插图是他们这类漫画迷的老毛病,不管看了什么作品,只要是喜欢的,便会按照自己的意思随意涂画。反正只是在网上发发,纯熟娱乐而已。

  她贴出的图第二天就被作者大骂:我的女主角温柔娴静有气质,你怎么把她画得跟男人婆似的?

  她好心提醒他:我画的是男主角。

  作者立刻回复了好几个晕倒的表情,大叫:人妖!我不要人妖!我不承认!打死我也不承认!

  虽然作者这样哭天抢地地怨恨着,但那幅图却颇受看客的欢迎。大多数来此阅读的都是些女孩子,美型的男主角自然是毋庸置疑备受推崇的。

  李采凡于是继续兴致勃勃地画着暧昧不清的插图,在片叫好声中作者的哀嚎很快变成呜咽继而静音。长久下来,两个人相互熟识,便加了好友。

  风的追忆在她的印象中直是个充满才气很有趣又会关心人的好朋友,她很喜欢他,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