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速度,嘻嘻哈哈地说,“昨晚乔遥其实是”

  肖湛话未说完,蒋廷舟突然开口问身后的苏萌,“小朋友,你早点吃过了吗?”

  苏萌从听到乔遥这个熟悉名字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她点点头,嗯了声。

  蒋廷舟哦了声,脚下开始加速,没会儿就将还没反应过来的肖湛远远抛在了脑后。

  苏萌边感受着迎面而来的风,边在心里回想着刚才听到的那个名字,乔遥。

  乔遥,军区大院里当之无愧的女神,苏穗又崇拜又嫉妒的对象。

  也是她上辈子,深深羡慕过的人。因为在她独自人艰难生存的时候,乔遥身边却有那么多宠她关心她的人。

  乔遥,活成了大部分女生都羡慕的模样,她不仅身边优秀的守护者众多,而且自身也十分的出众。

  苏穗原本和乔遥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但因为她们喜欢的是同个人,是情敌的关系,所以苏穗慢慢地就和乔遥关系疏远了。

  当时苏穗和乔遥绝交的时候,苏萌还替她惋惜过。她觉得乔遥这么优秀的人,苏穗和她多相处下,只有好处不会有坏处。所以她劝过苏穗,让她不要这么任性的就和对方绝交。

  但是苏穗不听她的。她觉得乔遥是她竞争最大的对手,而且她亲眼目睹过蒋廷舟对她,比对其他女生的态度要好许多,再加上他们还有共同的朋友,从小相识的情谊,这种种让苏穗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

  所以即便她劝说了数次,苏穗还是和乔遥越行越远。

  苏萌曾远远见过乔遥面。

  长得很仙的个女生,确实无愧于女神这个称号。

  这个上世让她很多次都羡慕过的女生,苏萌没想到这世她这么快就从另个人口中听到了。

  这种感觉,有点复杂。

  她是知道乔遥有多喜欢蒋廷舟的。乔遥对蒋廷舟的喜欢,不比苏穗对他的喜欢少。

  这么想,苏萌就觉得蒋廷舟果然没白长了那么张脸。

  个乔遥,个苏穗,光她知道的就有两个了,其余还不知道有多少。

  就是不知道,他上辈子最后和谁在起了,这辈子,又会花落谁家。

  第24章最佳嗲精

  蒋廷舟果然如同他答应张老奶奶的那样,路把苏萌送到了五班门口。教室里很多人都看到了。

  因为苏萌到的时间已经不算早了,所以教室里的位置基本都坐满了,她挑了个空着的女生隔壁的位置坐了下来。

  她坐下来,她隔壁长着张苹果脸的女生马上就凑过头来,“哎,刚才送你来那个小哥哥也是我们学校的吗?长得好帅啊。”

  听到她这句话,前面个女生也立马感兴趣的转过头来,“咦,他看上去要比我们大些,应该是学长吧?”

  换了个新环境,苏萌时还有些不适应。但是她身边围绕着的几个女生看上去都是活泼开朗的类型,这让她轻松了不少。她笑了下,回答说,“是啊,他已经高三了。”

  苏萌开口说话,两个女生忙发出了惊叹,“哎,你的声音也太萌了点吧?”

  “是呀,你声音太好听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苏萌。”

  苹果脸的女生马上自我介绍说,“我,张小雅。”

  “我叫李幼青。”

  苏萌新认识的两个女生都是外向类型的,按照身高重新排座位的时候,苏萌很凑巧的和李幼青成为了同桌,张小雅和她们隔着排,但离的也不算远。

  李幼青长着张瓜子脸,大眼睛,扎着双马尾,看上去青春又活泼。苏萌和她粗粗聊了两句才发现对方是个妆娘,她从初中开始就会在闲暇的时候帮参加漫展的r化妆,有时候r因故缺席,她自己还会顶上。

  李幼青在班主任的目光下,小心翼翼地凑到苏萌地耳边,问,“你想不想加入我们动漫社?”

  苏萌摇摇头。

  李幼青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不会强人所难。

  在新学校的第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就是正式上课了。

  苏萌从前两天开始,抽空跟着张老奶奶学钢琴。

  开学之后也就意味着她的空暇时间几乎为零。因为除了要完成作业,她还要每天弹至少小时的钢琴。

  但是苏萌喜欢这样的充实,这让她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在点点地变好。

  说到钢琴,苏萌又想起了前两天和张老奶奶之间的那场对话。

  她说,“萌萌,奶奶希望你能变得自信起来。”

  苏萌当时头雾水,不知道张老奶奶为什么这么说。她用疑惑地眼神看着张老奶奶,对方轻轻叹了口气,指了下她的口罩。

  “奶奶知道你是个敏感的孩子,初到个环境你会不适应,但是不管怎么样,奶奶希望你能成为个自信的人。因为自信是种气质,无关长相,有气质的女孩子最美。”

  苏萌听到张老奶奶这句话之后,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她确实缺少自信,也曾敏感而怯懦。但是重生之后,因为是不是因为得到了金手指,让她心里有了底气,所以她的心态其实已经比以前进步了不少,没有以前那么怯懦,也不再那么恐惧和陌生人接触了。

  但是带口罩这件事情,其实和自不自信并没有关系。张老奶奶应该是自动理解成了她因为自卑而敏感,所以借着脸上受伤的借口,直不愿意除下口罩吧。

  苏萌知道张老奶奶误会了,但是这个时候,她却不能解释什么。

  苏萌的沉默,让张老奶奶以为自己猜对了。她叹息着摸了摸苏萌的头,温和地说,“跟着奶奶起学钢琴吧,弹琴会让你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

  苏萌答应了下来,“好。”

  想到对她如此温柔的张老奶奶,苏萌心里不是不内疚的。但是她不敢,也不能说实话。

  只能再等段时间,等凌老夫妇对她的长相开始感到模糊的时候,她就可以摘下口罩了。

  好在凌老夫妇对她了解并不多,而且她现在本来就在成长期,几个月过去,她整个人长开了大变样也不是不可能。

  就在苏萌在新的学校,新的班级里努力学习的时候,学校里突然开始疯狂传起了则流言。

  这个流言最先是从高三那边传起来的,慢慢的,就连高,高二年级的同学都听说了。

  不过天的功夫,流言就闹得沸沸扬扬,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苏萌算是最晚知道这个流言的人之。

  这事还是她的同桌李幼青告诉她的。

  早上她刚到教室,李幼青就凑到她面前,神神秘秘地说,“你知道么?我们学校来了个转学生,叫什么蒋廷舟的。”

  苏萌听到这个名字,心重重跳。

  虽然蒋廷舟每天都会接送她上下学,李幼青和张小雅对他的长相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但是她们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称呼他为个帅气的小哥哥。

  苏萌看到李幼青面上兴奋的神色,斟酌着问,“他怎么了吗?”

  他们刚刚才在教室门口分开,这么点时间,应该不够他做什么的吧?

  李幼青双眼发光的说,“听说他不久前刚刚因为犯事儿进了局子。”

  苏萌惊讶地睁大了眼,“犯事儿?犯什么事?”

  李幼青耸了耸肩,“我哪里知道,不过肯定是大事啊,不然哪里用得着去警察局呢?听说他当时还是被两个警察压着上了警车的。”

  这时候张小雅也凑过来了,她过来的时候刚巧听到李幼青最后句话,就忙兴致勃勃地插进话头说,“你说的是那个转学生吧?哎呀,我也听说了,还是我个高三的学姐告诉我的呢。而且你们知道么,他转来过来,就是因为他被上所学校退学了!真是的,我们学校怎么可以让这样的学生转学来啊!”

  李幼青也跟着愤愤不平地说,“就是啊,我们学校的升学率就是被这些辣鸡给硬生生拉低的!”

  “不是,他不是这样的人!”苏萌虽然不知道蒋廷舟为什么会被退学,但是另件事,她知道她们都误会他了!

  李幼青和张小雅奇怪地看了眼苏萌。

  李幼青说,“萌萌,你是在帮那人说话么?”

  张小雅歪了歪头,“萌萌,你认识那个转学生啊?”

  听到李幼青刚才对蒋廷舟的评价,苏萌心里有些难受。但是她知道李幼青不是故意这么说的,除了她之外,其余人都是和她相似的想法吧。

  苏萌垂下眼,语气有些沉,“认识的。其实你们也都见过他的。”

  张小雅哎了声,“我们也见过?不会就是每天送你上下学的那个帅气小哥哥吧?”

  苏萌心神不安地点点头,“就是他。我和他很熟,所以我知道他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

  李幼青和张小雅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李幼青脸的若有所思,“可是俗话说,无风不起浪,高三那边的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真的让人很难不相信啊。”

  苏萌仔细回想了下,他们现在传的这件事情应该就是那晚她和蒋廷舟起去警察局的那次。事情明明就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为什么会传成现在这副样子?

  苏萌现在没时间去考虑别的,她深吸口气,耐心地跟两人解释说,“那次我也在警车上。他没干什么,就是帮我打了个欺负我的真人渣。其实他是好人,点都不坏的。”

  李幼青张小雅两人虽然和苏萌相识的时间不长,但她们第时间就相信了她的话。因为苏萌清澈的眼神告诉她们,她没有撒谎。

  既然是那个小哥哥,那张小雅也坐不住了。她有些着急地说,“那这算怎么回事啊。其实我刚没跟你们说,那个学姐是跟我说这个小哥哥故意伤人,差点把人给打死了的。”

  虽然事实上接近,但这个流言忽略了个重要的前提,那就是蒋廷舟是出于正义才打人的,并不是故意找事。

  但是这点别人不知道。

  从现在的流言上看,几乎全校的人都以为蒋廷舟是故意找茬,并且差点把人打死的。旦背上这样的恶名之后,他将来还有什么名声可言?

  他才刚刚转学过来啊。

  苏萌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就马上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般来说,学校里可能确实会传些八卦,但是大家私底下随便说说就算了,没几天就把这件事忘了,影响力绝对不会太大。

  但现在的情况是,蒋廷舟上过警车这件事情现在闹得人人皆知。

  说这件事情是没人预谋的,苏萌怎么都不可能相信。

  她告诉自己,定要冷静,不能慌。

  她想了下,问李幼青和张小雅,“幼青,小雅,你们能知道这件事情最先是谁开始传出来的吗?”

  张小雅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豪气云天地说,“萌萌,你别急,我先帮你问问情况。”

  这时候开始英语早读了,张小雅只能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苏萌看着手里的英语书,但怎么都不能做到集中注意力。

  这样没有真凭实据的流言蜚语,最是伤人。

  那么多人的误会,杀伤力该有多大?

  苏萌觉得,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定受不了。

  那么蒋廷舟呢?

  他现在怎么样?他又是怎么想的呢?

  漫长的早读结束,张小雅马上溜烟地小跑着到了苏萌的位置边上,满脸兴奋地说,“萌萌,我刚才知道了个惊天大消息!”

  苏萌还没开口,李幼青就马上好奇地问,“什么惊天大消息?”

  张小雅两手紧紧握成拳,“原来蒋廷舟是我们校草的亲哥哥!”

  苏萌蹙了蹙眉,“校草?谁?”

  李幼青帮张小雅回答道,“是高三十二班的蒋修然。”

  张小雅神秘笑,“是,就是蒋修然蒋大帅哥。而且你们知道吗!这件事情,最先是从高三十二班的个女生口中说出来的!”

  这个世界上,也许会有巧合,但不会有那么多巧合。

  蒋修然和蒋廷舟关系不和,而且消息最先就是从蒋修然所在的班级传出来的。不管苏萌怎么想,她都觉得这件事情和蒋修然拖不了干系。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本就不多,只有大院里的人知道。

  而大院里其余的人没必要这样做。

  最有动机做这件事情的,就是只比蒋廷舟小了几个月的蒋修然。

  但是苏萌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她现在有些头疼,其实最要紧的还是蒋廷舟那边。他性格冲动,如果知道有人故意黑他,还不知道会做什么。

  这么想,苏萌就决定蒋廷舟的情况。

  她和李幼青匆匆说了声之后,就往高三七班的教室跑去。

  她现在只庆幸蒋廷舟和蒋修然不在个班级。

  等苏萌到高三七班的时候,上课铃刚刚打响。

  她往教室里张望了下,出乎意料的,她没找到蒋廷舟的身影。

  没看到蒋廷舟,苏萌心底的不安,不受控制地慢慢地放大。

  这时候,刚好有个女生上好厕所回来,在对方准备进教室的时候苏萌忙抓住了女生的衣袖,“你好,请问你知道蒋廷舟去哪了吗?”

  女生啊了声,“你找蒋廷舟啊?你找他干嘛呀。”

  “我找他有事。”

  “他去办公室了。”

  “办公室?”

  “对啊,班主任找他过去了解情况。”

  苏萌谢过了这个女生之后就匆匆往办公室赶。

  她走到七班班主任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门刚好没关。

  里面有声音不时传出来。

  “蒋廷舟,老师现在是找你了解情况的,希望你能好好配合。”

  蒋廷舟散漫地勾了勾唇,“要是你现在把蒋修然叫过来,我自然会‘好好’配合。”

  班主任尽量耐着性子,“现在已经上课了,蒋修然同学应该正在好好听课。”

  蒋廷舟脸似笑非笑,“老师,我也需要上课啊。”

  这时候,道异常年轻的女声激动地说,“蒋修然年年拿奖学金,你又是被退学又是纹身的,你凭什么和他比?”

  蒋廷舟啧了声,“蒋修然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这么帮他说话?”

  “行了,你们两个都少说点。”

  苏萌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办公室里除了蒋廷舟,还坐着两个老师,除此之外还有个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大的女生。

  刚才为蒋修然说话的应该就是这个女生了。

  看到苏萌进来,其中个老师问,“哎,同学,你来找谁的?”

  苏萌抿抿唇,“我找蒋廷舟。”

  蒋廷舟原本两手插兜,垂眼懒洋洋地看着脚尖,听到这道熟悉的嗓音之后,他骤然转身。

  “苏萌,你怎么来了?!”

  苏萌不答,她上前几步,对两个老师说,“老师,我是来解释情况的。”

  靠右边位置的那个老师哦了声,“解释什么情况?”

  “最近学校里流传的关于蒋廷舟的消息,都是不属实的。”

  苏萌三言两语将当天的事情解释了遍,最后总结说,“事情就是这样的,如果不相信,你们可以去看当天月亮湾酒店的监控,也能去问警察。蒋廷舟打人是正义之举,虽然打人不可取,但是他这种看到不平之事挺身而出的英勇之举,学校应该正确宣扬,而不是任由现在这样的不实消息散布整个校园。”

  苏萌说完之后,心脏因为紧张和激动而咚咚剧烈跳着。

  两个老师互相看了眼,他们还没说话,那个女生就抢先出声道,“你和蒋廷舟是伙的吧,所以帮他说话。但我怎么点都不相信呢?你长这副模样,居然有人看上了你,还要包养你?那人是瞎子么?”

  蒋廷舟的态度原本还有几分不在意,但听到这句话之后,他面色骤变,眼神危险地喊了她的名字,“李葶!”

  李葶梗着脖子,“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么?难道她不是丑比?不然她为什么脸上要带着口罩?”

  两个老师时很是头疼。

  蒋廷舟和李葶两个学生,都不是他们这两个没什么资历的年轻教师轻易能管得了的。本来他们也不想管这事,但是谁让他们两个分别是七班和十二班的班主任呢?

  他们个是流言当事人的班主任,个,是最先说起这件事情的女生的班主任,所以他们就算是想不管这件事都不行。

  苏萌见两个老师都不说话,以为他们也是和这个名叫李葶的女生样的想法。

  她犹豫了下,然后下定了决心,抬手摘下了口罩。

  第25章最佳嗲精

  苏萌手刚刚放到耳朵上,蒋廷舟就先步上前,牢牢挡在了她面前,语气阴沉,“李葶,你他妈真以为老子不敢动你?”

  李葶故意散布谣言黑蒋廷舟的时候,他浑不在意,也没有生气。但是李葶出言讽刺苏萌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快炸了。

  李葶看到蒋廷舟的黑脸心里也有些怕,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焦急出声求助,“沈老师,蒋廷舟威胁我!”

  两个老师头都快爆炸了。

  怎么就偏偏这两个小祖宗在他们班上呢!

  两个老师也怕蒋廷舟到时候真的动起手来,忙起身打圆场,“我们今天主要是来解决问题的,两位同学都冷静点。”

  蒋廷舟冷笑了声,没去理两个班主任,只眼神冷淡地落在李葶身上,“你,现在向苏萌道歉。”

  李葶梗着脖子,点点躲到了她班主任后面,“凭什么让我道歉?”

  蒋廷舟耐心不太好,他抬起右手,比划了个三,“最后给你次机会。”说完之后,他口中开始倒计时,“三二”

  倒计时还未结束,李葶班主任忙起身打圆场说,“李葶啊,你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