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桃花眼里似是有光,“怎么就不是好兄弟了?”

  肖湛看到蒋廷舟脸上散漫随意的笑容之后轻轻啧了声,他从小就知道自己家的好兄弟长了张顶级花花公子的脸,不然乔遥也不会喜欢他这么久了。没想到几年过去,他也没长残,反倒是长得越发好看了。

  肖湛边慢悠悠地想,边问,“那你告诉好兄弟我,你在聚会上露了面就匆匆离开,现在又要把我赶下车,到底是为了什么?”蒋廷舟就在聚会上待了两分钟的时间,就像是走个过场般。说起来,他还是死皮赖脸才勉强蹭上了这辆车的。还以为蒋廷舟是要个人出去浪,没想到后来他就把车停在了玄宁广场边上,也不知道是要干嘛。

  问他他也不说。

  蒋廷舟轻飘飘地瞥了眼肖湛,没回答。

  这时候肖湛眼尖地看到了副驾驶位下面有个东西微微闪,他奇怪地咦了身,蹲下身,将掉在车里的东西捡了起来。

  捡起来他才发现这是把钥匙,而钥匙上面还带着小猪佩奇的钥匙扣。

  看着眼前粉嫩嫩的钥匙扣,肖湛又忍不住大声卧槽了声,“你有情况!”

  蒋廷舟看到钥匙扣之后眼睛眯了眯,把从肖湛手里夺走了这枚钥匙扣,松松地握在手里。

  肖湛看到车子里有这东西之后,是真的惊讶了,现在被抢走钥匙扣之后,他就更加惊讶了,“阿舟,你真的有情况!”

  蒋廷舟这时候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他随口回了句,“什么情况?”

  “你知不知道车子的副驾驶位上留下了个属于女孩子的东西,代表着什么?”

  蒋廷舟发现苏萌没有往他这边走过来之后,微微蹙了蹙眉,“你他妈到底还下不下车了?”

  “你好好好,我下车,我下车还不行么?”

  下了车,肖湛眼睁睁地看着迷彩吉普瞬间将他甩在身后之后,才轻声地自己回答自己说,“车子的副驾驶位上留下了个属于女孩子的东西,代表着极致的暧昧啊。”

  第12章最佳嗲精

  苏萌快走到路边的时候,蒋廷舟按了两下喇叭,从旁的吉普车驾驶位上探出头来,“小朋友,上车!”

  苏萌脚步微顿,然后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继续往前走。

  “喂,我答应了凌老要把你安全送回家的。”

  听到凌老这两个字,苏萌犹豫了下,最后到底还是上了车。刚才凌老应该就是在电话里这么嘱咐蒋廷舟的吧。

  上车之后,苏萌时有些头疼。为什么她明明心里是想着要和蒋廷舟保持定距离的,但最后却总是事与愿违地频频和他身处同个空间?

  可能是因为今天刚刚经历过追尾,所以蒋廷舟路开的不算快,回大院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四合的时分了。

  在路上的时候,两人都没什么交谈。等蒋廷舟用他爷爷的证件再次顺利通过了大院大门之后,苏萌其实就想下车了。没想到这次蒋廷舟没等她主动提就停下了车。

  苏萌松了口气,刚想和他告别,但是这时候,蒋廷舟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了样东西。

  钥匙扣上面的小猪佩奇实在是过于醒目,所以想让苏萌不注意到都难。这是张老奶奶昨晚刚刚送她的,算是张老奶奶送她的第件礼物,虽然不值钱,但是很有收藏意义。所以这个钥匙扣苏萌是必须拿回来的。

  苏萌朝蒋廷舟伸出了手,声音软软的,“这是我的。”

  蒋廷舟随意地往上抛了下钥匙扣,然后在它落下的时候紧紧握在了手心,“我知道,你刚把它落在车里了。”

  苏萌抿抿唇,又将自己的手往蒋廷舟跟前伸了下。她的手掌小巧,手指白皙纤细,掌心的纹路很淡,整只手看着就很纤弱。

  蒋廷舟勾唇笑,微微靠近她,语气促狭,“想要?先叫我声蒋哥哥。”

  苏萌知道这人又在故意逗她了。她抿紧唇,声不吭,只把自己的手掌倔强地停在他的身前。

  “叫声,嗯?”过了会儿,蒋廷舟还是没等来他想听的,就故意闹她说,“小朋友,不叫这钥匙扣我就先不还你了。”

  苏萌被这人逗得恼的不行,她将自己的手放下,瞪着他,生气地说,“蒋三岁,你这人怎么坏的!”话出口,苏萌自己忍不住又愣了下。她明明是想说“蒋廷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的,怎么到嘴边,就又变成这么嗲声嗲气的话了?

  苏萌心里隐隐感觉,她的反常极有可能是和她的空间有关。她的空间能够让她改善体质,强身健体,但是,好像也让她往只嗲精的方向疯狂狂奔而去。

  蒋廷舟闻言也愣,下秒,他的桃花眼底浮起星星点点的笑意,英俊到极点的容颜下子就生动了起来,“蒋三岁?小朋友,你这是故意占我便宜么?”

  苏萌抿抿唇,瞪着他控诉道,“不是,只是你刚才的行为真的又幼稚又很坏。”

  “哦,所以你觉得我坏的?”蒋廷舟还故意在坏这三个字上面加了重音。说完之后,他自己都像是被逗乐了般,唇角的笑意越发深了两分。

  “蒋廷舟!”

  蒋廷舟这时候才发现苏萌的眼睛极美,特别是她这样瞪着他的时候,极有生气,像是掉落了整个星河海般璀璨。

  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从来都没看清过她的脸。第次遇见的时候,她全身狼狈,而第二次见面开始,她脸上就带上了口罩。

  蒋廷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眯了眯眼。他将钥匙扣往自己左边的口袋里放,然后言不发地就重新启动车子。

  苏萌不可置信地瞪着蒋廷舟,“我的钥匙扣!”

  蒋廷舟只手放在方向盘上,另只手随意地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语气轻松带着微不可闻的笑意,“下次还你。”

  “喂!”苏萌现在只觉得上世苏穗对蒋廷舟的评价果然没有错。他率性又随心,举动,皆跟随自己的心意。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不想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说她胆小也好,说她怯懦也罢,她只是不想自己受到伤害。毕竟现在坐在她身边的人,虽然长着副上好的脸,但性子却绝对和好字搭不上边。更别说这人还点都不绅士。

  苏萌开始还以为蒋廷舟是要送她回家,但没想到他没直接开到凌家门口,而是开到了药店门口。

  苏萌有些奇怪地眨眨眼,难道他身体哪里不舒服么?

  蒋廷舟留下句“等我”之后就下了车。下车之后,他怕苏萌自己离开还锁了车门。

  这人,真是苏萌虽无奈但也无可奈何。

  蒋廷舟回来的速度很快,上车之后,他将整袋子药塞到了苏萌的怀里,口里解释说,“这些都是祛疤的药膏,药店里只有这些了,使用说明我让店员都写到纸上放里面了,你如果哪里有不懂可以问我。如果效果不好,我们到时候再去市里的大医院换更好的药。”

  苏萌完全没想到蒋廷舟居然是去给她买祛疤膏了。

  怀里被塞了这整袋子药膏之后,她的心情时很是复杂。

  刚刚她才觉得苏穗对蒋廷舟的评价没有错,觉得他这人又幼稚又随性,但是他现在的举动却又打破了她对他固有的认知。

  上世,地震发生之后,这个世界上就没人对她好了。她的父母和亲人都在这场地震中丧生,而唯和她样幸存下来的亲妹妹却对她极其冷漠。她吃过太多苦,也经历了太多冷暖,所以这辈子别人对她只要有丁点好,她都容易受到感动。

  比如对她温柔的凌老夫妇。

  再比如,刚才的蒋廷舟。

  苏萌心里隐隐觉得,或许她不该再用有色眼镜去看蒋廷舟了。

  因为苏穗口中的他,和真正的他,到底还是有区别的。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苏穗说了不算,别人说了也不算,只有她自己了解了才算。

  第13章最佳嗲精

  苏萌到家之后,凌老爷子看到她的时候还有些惊讶,“萌萌,你怎么回来的?我刚还和老张联络过,他说没接到你电话。我和老婆子还以为你和你妹妹还要再聚会儿呢。”

  苏萌奇怪地啊了声,“爷爷,不是你让蒋廷舟送我回来的吗?”

  凌老爷子摇了摇头,“没有啊,我在电话里跟他说,晚点我会让老张接你回来,让他忙自己的去就行。”

  竟然是这样!亏得她还以为真的是凌老爷子嘱咐蒋廷舟送她回家的。不过想到蒋廷舟的性格,苏萌又觉得这确实是蒋廷舟干得出来的事情。

  张老奶奶这时候插进话头来,“安全到家就好。是蒋家小子送你回来的?”

  苏萌点点头,“是的,奶奶。”

  张老奶奶这时候突然瞥到苏萌怀里抱着的整袋东西,奇怪地问,“萌萌,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苏萌就把怀里这袋祛疤膏的来历说了。

  张老奶奶听完温柔地笑了,“我就说蒋家小子是个好的,你平时可以和他多接触下。”

  苏萌垂下眼,极轻地嗯了声。

  凌老爷子将手里拿着的报纸放下,问,“今天玩得开心吗?”

  苏萌顿了下,“挺开心的。”

  “你妹妹还好吧?”

  “她挺好的。”

  “那就好。”

  吃过晚饭,苏萌和张老奶奶起出门进行饭后散步。

  路上遇到什么人,张老奶奶都会耐心地和苏萌介绍。而对方也会特意停下来和张老奶奶聊几句。短短段路,苏萌就认识了不少人。

  大院里的人大多都很和善,气氛也很和谐。偶尔还能听到从远处传来的若隐若现的训练的声音。

  “大院里也有几个和你同龄的孩子,不过之前他们都参加夏令营去了,今天应该都回来了。明天或是后天我带你认识下,以后你们就是个学校的校友了。”张老奶奶说完,和善的拍了拍苏萌挽在她胳膊处的手。

  原本这时候苏萌无论如何都应该接受张老奶奶的善意的,但是苏萌想到现在不知道还是什么情况的小美,犹豫了下,到底还是遵从本心,张口说,“奶奶,明天我想去上海。”

  距离开学还有周的时间,如果现在她不去处理这件事情,那么开学了她也早晚也是要处理的,到时候反倒更加麻烦,还不如现在直接就去,顺便还能让小美及早脱离火坑。

  张老奶奶惊讶了瞬,“你去上海做什么?”

  苏萌其实不太擅长说谎,但是现在却不得不说谎,“我以前有个很好的玩伴被上海的‘好心人’领养了,她现在生病了,我想她。”

  张老奶奶不疑有他,也不好奇苏萌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只问,“病的严重吗?”

  苏萌沉重的点点头,“很严重。”那个男人,晚上应酬完不管多晚,回到家就还会喝酒,他啤酒红酒白酒都喝,喝完酒就会发酒疯,拿皮带抽人,下手从来都没个轻重。小美今年才十二岁,承受能力弱,苏萌简直都不敢想象小美现在是怎么副情况。

  张老奶奶思想很开明,“那你确实该。要不奶奶陪你起去吧?”

  苏萌有瞬间的犹豫,但之后到底还是摇了摇头。张老奶奶的身体不算好,之前去四川都已经大伤元气,直到现在她的身体都还没彻底缓回来,晚上都需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勉强入睡。

  苏萌将脑袋轻轻靠在张老奶奶的肩膀上,“奶奶,如果我”苏萌原本想问如果她遇到了什么麻烦,张老奶奶会不会帮她。但是瞬间的时间,她又突然想通了。不管她问没问,凌老夫妇都不会眼睁睁看着她陷入困境的。

  他们,定会是站在她这边的。

  更何况,这次她原本就是站在正义的这边。

  张老奶奶奇怪地问,“如果你什么?”

  苏萌轻轻笑,心底释然,“没什么,奶奶。我就去两天,看过她之后,我马上就回来的。”

  “好。那你自己路上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和陌生人搭话。”

  “我知道的,奶奶。”

  因为这次的行程只有短短两天时间,所以苏萌的行李很是轻便。晚上她整理东西的时候,张老奶奶还在旁帮她整理了。这让苏萌再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苏萌准备坐高铁去北京,她订的是第二天早上七点的票,所以她早上五点就起床了。

  吃过早饭,苏萌就告别了凌老夫妇,从门口独自走了出来。

  司机老张已经等在大院门口了,他会送她直达高铁站,所以现在她只需要走到门口就好。

  苏萌刚迈出没几步,不远处就有道微微沙哑的嗓音喊住了她,“喂!”

  这个声音

  苏萌下意识地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不远处的树荫下站了道笔挺修长的身影。阳光透过浓密的枝丫,星星点点地落在他身上,给他带上了几分朦胧之感。

  对方带着只黑色的鸭舌帽,帽檐压得低低的,两手插在裤兜里,背靠着树干。察觉到她回头之后,对方迈开脚步,慢慢往她这里走来。

  此时晨光微熹,对方帽檐下那张出众的脸在清晨朦胧的光线下越显清俊,看清那张脸之后,苏萌惊讶出声,“蒋廷舟?你怎么大清早地就会在这里?”

  蒋廷舟的帽子上,肩膀上沾满了清晨湿润的水珠,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眉眼倦怠,也不知道已经在外面待了多久了。

  蒋廷舟没回答,他随意地摘下了头上的帽子,整张年轻英俊的脸都暴露在了清晨的阳光之下。他的头发微微有些凌乱,黑色耳钉肆意地折射着太阳的光芒。

  黑发黑眸黑色耳钉,让他整个人都带上了几分危险的感觉。

  他微微低头,目光落在苏萌身上,“你去哪?”

  第14章最佳嗲精

  苏萌觉得眼前的蒋廷舟很不对劲,似乎和平时的他很不样。此时的他他眉眼清冷,神色淡漠,周身似是牢牢地笼着层寒霜,让人无法轻易靠近。

  在清晨微凉的空气里,苏萌被冷空气激灵了下,突然想到了蒋廷舟和他父亲紧张到了极点的关系。

  有个想法不由自主地浮上了她的心头。

  蒋廷舟他该不会和他父亲吵架了吧?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蒋廷舟昨天原本就是个人偷偷溜出去的,他现在应该属于还在被“关禁闭”的状态。再加上昨天出了次小意外,吉普车的尾巴都被撞得凹了进去,部队里被他开出去的车子还要拿去维修,这事如果被蒋廷舟他父亲知道了,两人不免又是顿争吵。

  但是这事蒋廷舟的父亲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所以,他和他父亲的关系又次进入了冰冻期?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大清早的,他不是在床上入睡,而是个人像是在外面呆了整晚的样子也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只不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凌家附近的树下,苏萌却不得而知了。

  苏萌想到蒋廷舟家中和他同父异母的,比他小不了多少的两个弟弟,还有他继母肚子里正怀着的对龙凤胎,以及个月后将要发生的事情,替他微微叹了口气。

  蒋廷舟两手插兜,垂眸看着苏萌,听到她这声老气横秋的叹息之后,好笑道,“你叹什么气?”

  苏萌摇摇头,“没没什么。”

  清晨时分,头顶的阳光懒洋洋地洒下,蒋廷舟的声音也懒洋洋的,“你还没回答我你去哪。”

  苏萌想了下,觉得自己告诉蒋廷舟也没什么,就回答说,“上海。”

  她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小会儿的功夫,时间就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分钟。老张已经在门口了,让他等太久不好,苏萌就开口说,“那我先走了,司机在等我了。”

  苏萌刚走了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了声“等等!”

  苏萌听到这道声音,离开的脚步顿了下,她回过头,问,“怎么了?”

  蒋廷舟身上的冷意淡去了两分,又回到了以往漫不经心的模样,他上前几步,走到了苏萌的身边,“我和你起去。”蒋廷舟没有问苏萌为什么去上海,他也不打算问。他现在只想暂时离开这里,让自己好好冷静下。

  苏萌闻言,意外地瞪大了眼。

  她去上海是有事,蒋廷舟跟去做什么?她总觉得蒋廷舟起去上海的话,会多许多超乎计划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确实也不方便蒋廷舟起。

  这么想着,苏萌就猛的摇了摇头,“不行。”

  蒋廷舟拉长了音调哦了声,“为什么不行?”

  苏萌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不行就是不行。”

  蒋廷舟副玩世不恭的无赖模样,“可是我想和你起去。”

  苏萌知道蒋廷舟这人随心所欲惯了,他既然说想起去那肯定是会跟着起了。但是她是真的不能和他起去。

  她这次去上海只想把小美带出火坑,不予横生枝节,但是谁知道蒋廷舟在场的话,到时候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而且看得出来,他现在的情绪还有些不大对头,所以他的举动就越发无法让人预料了。

  到时候要是出什么事,那怎么办?

  苏萌没办法,只能尽量让蒋廷舟打消这个念头。

  她对着蒋廷舟两手抱了抱拳,认真地说,“我去上海是真的有事,你就别起去了。拜托拜托。”她的尾音微微拉长,拜托两个字从她口中喊出来,莫名带着几分软糯撒娇的味道。

  蒋廷舟压抑了整整晚上的心情,因为这句绵软的“拜托拜托”而瞬间放晴。像是心口的重担下子就消失不见,让他整个人都重新变得轻快了起来。

  这个小朋友每次撒娇起来,真是可爱的让他想要把她抱进怀里揉揉。

  昨晚他回家之后,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家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