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因为身体结实有力,因此得名。还有只中华田园猫,因为经常让人找不到,侦查与反侦察技术流,所以被叫‘侦察兵’。”

  苏萌有些目瞪口呆。她没想到,凌老夫妇家里的猫和狗的名字居然都这么特别。

  苏萌有些好奇,“奶奶,这是你和爷爷给它们取得名字吗?”

  张老奶奶摇了摇头,眼眸因为想到那个人而瞬间变得温柔起来,“不是,都是阿聿帮它们取得名字。”听到张老奶奶口中这个熟悉的名字,“装甲兵”激动地汪汪了两声。

  “我带你‘侦察兵’,它呀,特别粘人,还很爱撒娇。‘装甲兵’比较活泼,经常需要人带出去溜。总之,猫和狗啊,各有各的好。不过现在家里又多了个你,以后就会更热闹了。”

  苏萌用力地点了点头。

  即便今天只是她住到凌家的第天,但是从张老奶奶的话里话外,她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属于家的温暖。

  而这种情感,在她父母去世之后,她已经整整十二年都没有体验过了。

  下午四点的时候,凌老家里的厨师上门来做饭了。

  厨师看上去四十多岁,胖嘟嘟的,长得很是福态。

  看到苏萌,他脸上有些惊讶。

  张老奶奶介绍苏萌说,“以后,这就是我和老凌的孙女了。”

  厨师是知道凌老夫妇这次赶去四川是做什么的。别说,光是他看着,都觉得这对退休老夫妻平日里太过于寂寞了。现在他们能领养到个合适的小姑娘,就连他都为他们感到开心。

  厨师笑着说,“以后你们就有小姑娘陪伴了,挺好。”

  张老奶奶附和说,“是呀。我和老凌都挺喜欢她的。”

  苏萌站在张老奶奶身边,安静地听两人说话。她想,张老奶奶说的果然没有说错,这里的人都很好相处。比如这个厨师,就格外的和善。

  吃饭的时候,凌老爷子从便衣换回了身笔挺的银灰色军装。

  原本显得和善的老爷子在换上身银灰色军装之后显得英姿勃发,生气勃勃。

  张老奶奶嘴里嫌弃地对苏萌说,“这老头子,穿了几十年的军装,现在退休了也还是在家里习惯穿军装,这辈子看来都改不掉这习惯咯。”张老奶奶虽然在嘴里说着嫌弃的话,但是动作却是极其温柔地帮凌老爷子抚平了身上有些褶皱的衣领。

  张老奶奶看着凌老爷子的目光很是温柔。

  看着眼前温情脉脉的这幕,苏萌会心笑,这样的生活,课真好呀。

  饭点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响亮的号角声,吓了苏萌大跳。张老奶奶看到之后,忙安抚苏萌说,“别怕,这样的号角天会响上两次,早上六点半次,提醒大家伙起床,下午五点半次,提醒该回家吃饭了。”

  苏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吃饭的时候,号角声响过之后就不再响了,但是广播里直放着军歌。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样的声音,莫名会给人种热血的感觉,当然,更多的还是会给人种安全感。

  吃过晚饭之后,张老奶奶拿出平板电脑准备和自己唯的儿子视频。

  她边拨通对方的视频,边对苏萌说,“他那儿和我们这的时差是12小时。我们现在下午六点半,他那边刚巧是早上六点半,这个点,他应该在吃早饭。每天也就只有这个时间,他是空闲的。”

  这个时候,凌老爷子也坐到了张老奶奶的身边,等着大洋彼岸的儿子接通视频。

  苏萌下意识地往身边让了让,把更多的空间留给凌老夫妇。

  这时候,视频刚好接通。

  张老奶奶看到视频上儿子的脸,脸上就露出了满满的柔软笑容,“阿聿,早上好。”

  “爸,妈,早。”

  道年轻又格外富有魅力的嗓音响起。

  凌老爷子嗯了声,关切道,“阿聿,昨天过得好吗?”

  “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我,爸。”

  张老奶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独自在外的儿子,她嘴里殷切地嘱咐道,“在外面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凌聿诚很有耐心地回,“我知道了,妈。”

  这时候,凌聿诚主动关心起父母领养的事宜来,“你们这次去灾区,领养到孩子了吗?”

  说到这个,张老奶奶侧首朝苏萌笑了下,对凌聿诚说,“领养到了,我和你爸眼就看中了个好姑娘。”

  凌聿诚对父母的眼光还是很放心的,也知道他们最是看中眼缘,这个既然小姑娘能让他们升起领养之心,那肯定也有特别之处。他语气轻松,“那就好。”

  张老奶奶捂嘴笑了下,“孩子年纪还小,我让这孩子喊我们爷爷奶奶,以后你就是做叔叔的人了。”

  凌聿诚在视频那头愣了两秒,然后才无奈地笑着说,“好。”虽然话里有无奈,但更多的,是对心态依旧年轻的母亲的包容。

  凌聿诚看上去是真的很忙,吃完早饭,他和凌老夫妇聊了没多久之后就挂断了视频。

  镜头片黑暗之后,张老奶奶才哎哟了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对旁的苏萌说,“瞧我和老凌这记性,刚才居然都忘记让你和阿聿打声招呼了!”

  苏萌刚才没有入镜,她也没有凑过头去看视频那头的凌聿诚。不过从他的谈吐之中,也能察觉到这是个懂礼,温和且优秀的人。

  闻言,她轻轻摇了摇头,说,“奶奶,以后肯定有机会的。”

  “对对。以后啊,他就是你小叔叔了,你们打招呼的机会多的很。”

  第5章最佳嗲精

  和凌老夫妇说完晚安之后,苏萌就回房休息了。

  回到房间,她就给自己泡了杯茉莉花茶。

  茉莉花茶虽好,但遗憾的是,花茶只能对她这个空间的主人才能起效,其他人喝了并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效果。

  别人喝了或者是用了,就和普通的茉莉花样。

  如果想要让别人也从中受益,那么需要将茉莉花搭配其他的药材制作成药丸,然后再由水服下。

  但是具体的药丸配方苏萌现在无从得知。好像是因为现在她的空间等级过低,所以她只能知道个大概,很多东西她现在也是知半解的。

  不过反正她不着急,慢慢的,她总能了解到空间全部的作用的。

  这次,苏萌在洗脸水中就放了两片花瓣,但是等她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皮肤还是变好了点,白里透着粉,看上去有种晶莹无暇感,细腻的连毛孔都看不出来。

  她随手摸了把,皮肤弹嫩滑,比糖还要软。

  至于肤色,比之昨天变化不明显,看来减少了用量之后,果然效果也慢慢下来了。这样的话就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苏萌下楼之后,和凌老夫妇打了招呼。

  出声,她就察觉到了不对。

  她的声音怎么又变得软了这么多?好像原本杯无味的白开水,突然加入了不少的糖,下子就变得甜蜜起来。

  张老奶奶这时候也发现了,“萌萌,你声音怎么好像变得更好听了?”

  苏萌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这时候,凌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插口说,“她现在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大姑娘十八变,天变个模样,声音变了不也很正常?而且她今天脸上也好看。”

  想到苏萌现在的年纪,张老奶奶恍然大悟,顿时也不觉得奇怪了,她笑了下,语气感慨,“年轻可真好呀”。

  这时候,厨师将早饭端到了饭桌上。

  早饭很普通,就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豆浆油条,还有白面馒头,但自己家做的,总是要比外面的干净卫生不少。

  苏萌这里还比凌老夫妇他们多了个荷包蛋。

  张老奶奶解释说,“我和老头子年纪大了,习惯了吃的清淡,你和我们不样,现在学业重,要注重营养,你想吃什么跟你李叔叔说就好,他会给你做的。”

  大腹便便的厨师听到之后,笑着说,“是啊,我什么都能做,外面面包房里卖的那些甜品我也会做,家里也有烤箱,不用担心我不会。”

  苏萌抿唇笑了下,声线柔软,光是听着就让人想到了绵软甜蜜的棉花糖,“谢谢爷爷奶奶,还有李叔。”

  凌老爷子在旁边喝豆浆,边带着副老花眼镜看手里的报纸,他想到什么,侧首问旁的苏萌,“说起来,你的暑假也没几天了吧?”

  苏萌低头轻轻嗯了声。

  她初中时的成绩其实并不差,能在镇上的中学里排到前五十。而且中考的时候,她还超常发挥了,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重点中学。当初出分数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激动的不行,父母也为此高兴了好几天。

  他们当时还说要为她庆功,带她,还有苏穗去附近好好玩几天。

  那时候,家门都已经在筹备出行的具体计划了。

  母亲温柔地在准备出行要用的东西,而父亲,则在旁帮忙,看有没有少准备了什么。

  如果没有这场地震的话,她应该会和家人幸福地进行次旅行,然后在假期结束之后,怀揣着梦想去上高中。

  只是可惜

  场地震,物是人非。

  “我已经给你找好学校了,是十中,九月初开学。学校离家的不远,每天上下学就步行刻钟的路程。大院里不少孩子都在那里读书,你这些天可以跟着你奶奶多结交几个朋友,然后搭伴起上下学。”

  苏萌抿抿唇,努力按压下内心的澎湃,“好的,爷爷。”

  上辈子,没能好好经历个完整的高中生活,是她永远的遗憾。

  而这次,她终于能够好好体验人生中的高中三年了。

  说起来,她唯比苏穗优秀的就是成绩了,苏穗的成绩只能算是中游偏上,而她的成绩却是名列前茅。在没被领养之前,苏穗对成绩很是执着,但是被领养之后,她对成绩就不再执着了。因为,她有了更多的选择。

  最后,苏穗走了另条路。那条路,走得人更少,明显也更适合她。

  那就是做名钢琴家。

  苏萌正在回忆从前的时候,张老奶奶突然问了她个问题,“萌萌啊,我以前是首都大学音乐系的教授,你有没有跟着我起学音乐的想法呢?”

  苏萌没想到,张老奶奶会同样问她这么个问题。

  苏萌其实有些心动。不过这份心动,在自己上世明确的未来计划之下,还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她其实心里已经有了对自己未来的规划,而她的金手指,会对她的规划起到不小的帮助。

  在心里认真地权衡了番之后,苏萌摇了摇头,决定跟从自己的本心,说,“奶奶,我的音乐细胞并不出众。”

  这句话就是拒绝了。但这也确实是事实。

  张老奶奶被拒绝之后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她温和地说,“家里有钢琴,如果你想多个兴趣爱好的话,可以跟着我起学钢琴。”

  如果可以跟着张老奶奶起学钢琴,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苏萌眼睛亮,答应了下来,“好!”

  下午的时候,凌家来了客人。

  大院里就是这样的,每家每户都知根知底的,熟悉到不能更熟悉。

  家要是有了点什么事,不到半天时间,就已经能够传遍整个大院了。

  更别说这次凌老夫妇是直接领养了个孩子带到了大院里。

  不少人都对苏萌好奇的紧。

  上门来做客的是个和张老奶奶年纪差不多年纪的老人家,看到苏萌,这位陌生的奶奶惊异地看着苏萌的脸,“这孩子,长得可真是乖巧。”

  张老奶奶笑,“是呀。我和老头子也这么觉得。”

  “我倒是有些羡慕起你和老凌的魄力来了。我家几个都是小子,没有姑娘,现在看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姑娘家,我都想去领养个孩子了。”

  张老奶奶笑了下,不接话头。因为她知道对方也不过是随口提的,对方家里那么多孩子,已经顾不过来了,哪有什么精力再去领养个?

  他们家也是因为阿聿常年在国外,老两口实在是太寂寞了,没办法了才升起了领养个孩子的念头。

  而且他们年纪在这里了,领养太年幼的也不太适合。苏萌这个年纪就刚刚好。

  这个奶奶上门来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和张老奶奶要说的,张老奶奶冲苏萌示意说,“萌萌,你带着‘装甲兵’去附近溜溜吧,它也好几天没出去玩了。”

  苏萌知道两个奶奶应该是有事情要谈了,她点点头,应下了,“好。”

  ‘装甲兵’听到出去玩这几个字眼,顿时兴奋的不行,尾巴在后面甩甩的,狗眼都好像在闪闪发光。

  苏萌好笑地拍了拍这只金毛的脑袋,然后给它带上牵引绳,就立马被它拉着往外面小跑着走去。

  金毛体型不小,力气也不小,走了小段路之后,苏萌都不知道到底是自己遛狗还是狗溜她了。

  金毛明显比她更熟悉这里的路况,出门,金毛就想要撒提子狂奔,它像是有具体的目的地般,往前跑去。苏萌两只手都被绳子嘞得生疼,努力想要控制住它的速度,但她的力气不大,所以偶尔有些地方还是被金毛拖着跑。

  路上偶尔会经过几辆军卡,路上的路人大多身上都穿着身笔挺的军装。经过的几个人偶尔也会朝她投来好奇的目光。其中个更是直接喊住了她,“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以前没见过?”

  大院里没什么秘密,见到没见过的生面孔,停下来多问句也显得很是正常。

  但苏萌看到陌生人,还是有些紧张。她勉强拉住想要彻底奔跑的金毛,想到昨天张老奶奶对她的嘱咐,抿唇回答那个路人说,“我爷爷是凌志。”

  昨天车上的司机说过报出凌老爷子的名字的效果很好。

  果然,听到凌志这个名字,路人露出了脸恍然大悟的神色,“你就是凌老最近领养的那个孩子吧?”

  “对。”

  路人和善的笑了下,“挺好的,你去玩吧,大院里很安全的。”

  “好。”

  告别了那个路人之后,苏萌就被金毛拉着往前面飞奔而去。

  金毛跑得还不是大道,而是泥泞的小路。

  可能是因为早上才刚刚下过小雨的缘故,金毛选的这段路很不好走,没会儿,苏萌的鞋子上就满是泥土了。

  她口里喊着“‘装甲兵’,慢点,慢点。”但是金毛完全不听她的,自顾自的撒着野。苏萌都有些无奈了。

  这时候,旁的灌木丛里突然窜出来了头体型彪悍的德国黑背。

  这头黑背毛色发光,看就油水极好,显得威风凛凛的,足足有苏萌的大腿处那么高。

  乍看到这么头庞然大物,苏萌心里慌,下意识就松开了牵着‘装甲兵’的绳子。

  因为惯性,她甚至整个人都往前用力扑去。

  倒地之后,她的整只手掌都火辣辣的疼。

  脸上好像也沾满了泥土和叶子。

  不用想,衣服肯定也脏了。不用看,苏萌都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狼狈。

  她嘴里忍不住轻轻嘶了下,挣扎着慢慢起身。但是这时候,那头膘肥体壮的黑背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前,往她身上轻轻嗅了嗅。

  苏萌其实不怕狗,不然她也不会独自带着金毛出来遛弯了。但是她很怕狼狗。因为这种狼狗,攻击性很强,轻易就能够将个人撕碎。尤其是部队里的黑背,战斗力更是极强。

  苏萌整个人都因为这头黑背的动作而变得僵硬了,她将两只受伤的手放在身前,放轻了呼吸,动都不敢动。

  这时候,她不远处响起了道懒洋洋的声音,“黑子,过来。”

  听到这道呼唤,这头德国黑背就忙从苏萌的身边离开了。

  没有了这头黑背压迫性的身影之后,苏萌总算是能松了口气。

  放松下来,她的手掌上的痛感就越发明显了。

  手掌简直是火烧火燎地疼,把她的生理泪水都逼出来了。

  “喂,你还好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下摔得太狠了,还是因为这道嗓音太过于漫不经心,丁点都没有做错了事情的自觉。

  总之这刻,苏萌的心里有撮小火苗越烧越旺。

  她抬头瞪着那道逆光而站的修长身影,语气“很凶”,“我不好,点都不好。哪有人溜黑背不给它带绳子的?”

  第6章最佳嗲精

  说完之后,苏萌心里犹自有气,她用手用力抹了把脸,瞪着那道身影,大声说,“你这样很不负责知不知道?”

  等说完之后,苏萌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没有气势了。

  即便她已经努力加大音量了,但事实上,声音听上去依旧软绵绵的。

  因为才十六岁,所以她的声音原本就还带着几分青涩稚嫩,但是好像自从服用了空间出品的茉莉花茶之后,她的声音好似越发绵软了,明明是凶狠的质问的话,但偏偏听上去带着两分撒娇的意味。

  苏萌以前遇到过个来自江南水乡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声音听着就让人感觉柔软,带着几分撒娇的感觉,每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都显得很甜。用他们那边的话说就是嗲兮兮的。

  她以前的声音不算粗,也不算细,就是很普通的嗓音。但是怎么她的声音现在好像有朝那个江南水乡女孩子声音的方向狂奔而去的趋势?而且,感觉比那个江南水乡女孩子的声音还要嗲?

  苏萌心底里还在惊疑自己的声音的时候,那道人影已经站到她面前了。

  对方的嗓音里带着两分慵懒,话里还带着几不可闻的笑意,“你是在对我撒娇么?”

  苏萌被突然靠近的人影吓了跳。她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仰去,但是这时候,她忘了她的手受伤了,所以双手碰到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