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不由得想到了刚刚在地铁站口见到的苏穗。

  说起来,除了每月给苏穗转生活费,大部分时候,她已经想不起这个人了。

  明明,这个人是她在世界上最亲的亲人。

  苏穗这辈子似乎并不怎么需要她,往日里几乎也不怎么联络她。如果说以前苏萌还不大懂的话,那么现在的她可能有些知道苏穗的想法了。

  上辈子,苏穗那么频繁地联络她,其实也只是想要在她面前炫耀自己优越的生活罢了。

  苏穗自己过得很好,所以她想看看,她这个做姐姐的过得好不好。

  不然怎么解释上辈子的苏穗那么需要她,三天两头联络她,和她诉说生活,情感上的问题,但这辈子,却几乎都不怎么和她联络呢?

  虽说是诉苦,但如今细细想来,那时候苏穗话里话外也满是优越感。

  所以苏穗其实直都没变,只是她没有看清自己妹妹的心罢了。

  说起来,上辈子她们最后次的不欢而散,就是因为苏穗满脸恶意地告诉她,说她早就知道那户人家有问题了。

  那时候她心底满是不可置信。

  苏穗脸上带着笑意,慢慢地回忆说,她无意中看到了那个妻子手腕上的淤青。

  苏穗似乎觉得她的反应很有趣似的,继续说,那么多的淤青,简直都快刺痛了她的双眼。她说,她知道自己不能慌,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乖巧地和他们说完话。但是最后她说离开之后,却没有真的离开,而是偷偷躲在他们住的帐篷外面暗中观察。

  因为她的家乡刚刚经历过地震,到处是断壁残垣,地上满是废墟,所以招待别人就连像样的住所都没有。

  这些从五湖四海赶来的好心人都统住在帐篷里。

  虽然住所是简单了点,但也正是因为帐篷的简单和不隔音,才让苏穗无意中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她发现帐篷中的男人,对他的妻子不光骂骂咧咧的,甚至还会出手狠狠地打她。

  而那个懦弱又可怜的女人只是压抑的哭泣着,连点反抗都不敢。

  那刻,她就知道这户人家她绝对不能去。

  这个家庭的可怕之处不单单在于那个男人,还在于这个女人。因为这个懦弱的女人,可能最后还会成为帮凶。个家庭里的两个人,都是敌人,那么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光么?

  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家庭暴力男之后,第二天大早,她就提出想和苏萌交换领养者的想法。然后和以往每次样,她这个姐姐,依旧答应了她的要求。

  反正只要是她提出来的要求,苏萌都会同意。

  直到此刻,苏萌都似乎能回忆起苏穗脸上的那抹嘲讽之色。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对苏穗这么好,苏穗最后却是这么回报她的。

  而最后那次相见,苏穗像是大发慈悲般的,告诉了她答案。

  她说,“父母的爱共就那么多,给你多些,给我的就会少些。家里的资源就那么多,你过得好些,我就会过得差些。”

  不管是在哪个家庭,碗水端平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就算父母再怎么在口里说,“两个样对待”,但是事实上还是有区别的。

  再加上她和苏穗不是双胞胎,两人不可能穿模样的衣服,用模样的东西,所以衣服裤子这些,两人用的都是有差价的。

  因为父母看中苏穗的成绩,从小给她报了不少补习班,花了不少钱,所以可能是觉得对她这个做姐姐的有所亏欠,在衣食住行上,父母给她的,比给苏穗的更好。

  如果说她能买两百块件的衣服,那么苏穗只能买百块的衣服。但父母其实并没有偏心,他们已经尽可能公平了,苏穗衣服上少的那百块,父母花在了她的补习班上。

  但是在苏穗看来,却不是那样的。她觉得苏萌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

  苏萌以前总以为韩剧里面的恶毒姐姐,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

  因为哪有狠得下心,对自己的至亲下死手的人呢?

  但偏偏,她自己的妹妹就是这样的人。

  从回忆中抽身,苏萌才发现自己脸上挂满了泪珠。

  上辈子和苏穗最后次见面的场景,她从来都不敢轻易触碰。

  因为每次轻微的触碰,都足够让她疼了。

  但是如今的她,终于能够坦然地回忆那天了。

  而这也意味着,苏穗在她的生命里真正地成为了过去,她不会再来影响她的生活。

  就连丁点,都不能。

  苏萌随手拂去了脸上的泪珠,心头像是放下了什么执念般彻底轻松了下来。

  而放松之后,她马上就陷入了香甜的梦乡。

  苏萌第二天醒来之后,觉得眼睛有些涩涩的,好像有些睁不开的样子。她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看了眼自己,因为昨晚才哭过,所以她的眼睛看上去有些肿。

  但好在还不算明显,只要上点妆就可以遮掉了。

  苏萌起床刷牙洗脸之后,给自己细细地画了个妆。

  化完妆之后,她仔仔细细地看了遍,觉得没问题了才放下了化妆刷。

  化完妆之后已经七点五十了,她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拿着两只粽子下了楼。

  两只粽子她准备拿去学校小卖部用他们的微波炉热热,然后当做她和蒋廷舟的早餐。

  下楼,她就看到单手插兜,倚靠在炫黑色跑车上的蒋廷舟。

  他今天穿的很休闲,上面穿着黑色连帽卫衣,下面是最近很流行的黑色破洞牛仔裤。

  身黑的打扮让他整体看上去有些清冷,但是他英俊的眉眼依旧精致到让人不愿移开目光。

  因为蒋廷舟现在高调地站在女生寝室楼下,所以来来往往不少女生都在偷偷瞧他。甚至还有几个女生蠢蠢欲动,想要上前询问他的联络方式。

  苏萌抿唇笑了下,然后双手背在身后,小跳着跳到了他的身前。

  蒋廷舟看到苏萌,勾起唇角,刚想露出个笑,但是他突然注意到了她微微有些肿的双眼。他的神色瞬间变,“你哭过了?”

  第66章最佳嗲精

  苏萌听到蒋廷舟的话之后愣。

  她别开头,尽量装作副无事发生的样子,“没有呀。”

  蒋廷舟轻轻勾起苏萌的下巴,语气笃定,“你骗我。”

  “我没”

  “我能感受的出来,你的眼睛还肿着。告诉我,为什么哭?”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明里暗里地朝他们打量了。

  苏萌垂下眼,纤长的睫毛在嫩白的脸上投下片阴影,她的声音有些轻,“没什么。”

  蒋廷舟很执着,握着她下巴的手迫使她微微抬起头,“告诉我,我是谁?”

  苏萌有些疑惑地眨眨眼,“你是蒋廷舟呀?”

  “还有呢?”

  苏萌困惑地歪了歪头,不太明白蒋廷舟这句话的意思。

  难道他想让她喊他蒋三岁?

  蒋廷舟语气认真,“我还是你男人。所以,连我都不能说么?”

  苏萌闻言心弦颤,她轻轻摇了摇头,挣脱了蒋廷舟手指的禁锢,然后抬起双皙白的胳膊搂住了他的腰,将自己的脸眷恋埋在他的胸前。她撒娇般地蹭了蹭右脸,语气又娇又软,“昨天见到我妹妹,我就想起了些不开心的事。不过都过去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真没事?”

  苏萌用力地点点头,在蒋廷舟怀里左右摇摆了下,撒娇说,“真没事了。”

  这时候,投注在两人身上的目光已经多到数不胜数。

  上楼的,下楼的,除了原本住在宿舍楼里的女生,还有来等女朋友的男生。各种形形色1色的目光或明或暗的汇聚在他们身上。

  苏萌小幅度地扯了扯蒋廷舟的衣服,“我们走吧。”

  “好。”

  等到离开校门之后,苏萌才意识到因为刚才那出,她都忘记把粽子拿去小卖部热下了。

  她看着放在腿上的已经冷掉了的粽子,说,“这两只粽子”

  蒋廷舟不动声色地抽出只手,将装着粽子的袋子扔,直接扔到了后座上,他握着方向盘,“附近有家粥铺,味道不错,我带你过去尝尝。”

  苏萌想了下,觉得附近也没地方热粽子,就说了声好。

  等苏萌喝完粥,她也不知道蒋廷舟要带她去哪里。

  “我们去哪?”

  蒋廷舟神秘笑,“等会你就知道了。”

  这等,就是半小时。

  等苏萌站在栋楼面前,她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这里是”

  蒋廷舟停好车之后手拿着车钥匙,手牵起苏萌的手,“走,进去了。”

  苏萌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蒋廷舟牵着进了门。

  里面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低头看着报纸,听到声音,他抬起头看了眼门口,像是丝毫不意外出现在门口的两个人般,只说了句,“带回来了?”

  “嗯,带回来了。”

  苏萌这才确定,蒋廷舟是真的带她来他外公家了!

  她握着蒋廷舟的手微微用力,像是在暗暗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她来这里般。

  蒋廷舟好笑地凑到她耳边说,“外公直都很喜欢你,也很感谢你。”

  感谢她?

  苏萌还没想明白,蒋廷舟的外公就已经站起身招呼他们了。

  “来,坐。”招呼完之后,他又吩咐家里的保姆将水果拿上来,“老头子这也没什么零食,水果倒是不少,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多吃点水果。”

  苏萌咬唇看了眼眉眼含笑,却并不打算说话的蒋廷舟,只能说,“不嫌弃,我很喜欢水果。”

  蒋廷舟外公温和地笑了下,“喜欢就好。说起来,我很久以前就想见见你,但是直苦于没有适合的机会。如今总算是见到了。”

  苏萌抿唇笑了下。

  “你给我的方子很好用,我现在这腿啊,利索得很,这都是你的功劳。”

  苏萌先是愣,然后想起了自己三年前交给蒋廷舟的药方。

  那时候她知道蒋廷舟的外公因为老风湿连床都没法下,心里很想为蒋廷舟做些什么,所以就给了他这个方子。

  给出去了之后没多久,蒋家就发生了巨变。

  后来蒋廷舟就去了部队,离开了帝都。所以她也直都不知道蒋廷舟外公到底有没有用这个方子。

  如今看来,楚老爷子的老寒腿应该是好全了。这个方子的效果也是出乎意料的好。

  苏萌听到“这都是你的功劳”之后,忙摇摇头,谦虚道,“这是我爷爷那辈流传下来的祖传药方,说起来,也是您运气好,刚巧碰上了。般人还没您这样的好运呢。”

  楚老爷子被苏萌这番软绵绵,格外动听的话取悦的哈哈大笑,连说了几句好孩子。

  笑完之后,楚老爷子又开始关心苏萌的日常生活来,“听说你已经开始在私人中医馆帮忙了?”

  苏萌点点头。

  楚老爷子对苏萌很好奇,“还治愈了好几个慢性病患者?”

  苏萌这些年也不敢做的太出格,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地让更多的患者重获健康,听到老爷子这句话,她依旧谦虚,“运气好而已。”

  楚老爷子不赞同,“哪有那么多运气,而且运气也是实力的种。”他满怀欣慰,“这样很好。身有所长,造福人民,很好,很好。”话里话外都是对苏萌的赞赏。

  这时候,蒋廷舟的舅舅开了门,满头大汗的从外面回来。他看上去刚跑完步,脖子上挂了条毛巾,身上穿着件黑色背心,黑色短裤,副运动的装扮。

  这些年,他已经从中校升职成了上校。仕途片光明顺遂。

  楚老爷子看到楚上校,伸出手指头点了点蒋廷舟和苏萌,口里念念有词,“你侄子都带女朋友上门了,你呢!你看看你自己,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你的女朋友在哪?”

  楚上校的神色还是如以前的那般冷漠严肃,他淡淡看了眼苏萌,然后对楚老爷子说,“这不是很好吗?您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绝后了。”

  楚老爷子被楚上校这番话气的不轻,“你!你这个孽子!”

  楚上校淡淡地扔下句“我上去洗个澡”之后就自顾自地往楼上走去了。

  楚上校的身影消失之后,楚老爷子才心事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成家的事不太上心。但这种事情,他在旁急也没用,主要还是得看他自己。

  楚老爷子也不想拿这种事让小辈心烦,他转而想聊起别的话头,但另件事似乎也不大适合当着苏萌的面说。

  蒋廷舟看明白了楚老爷子眼神的意思,面色如常地牵着苏萌的手,说,“媳妇,我先带你去我房间休息会儿。”

  等蒋廷舟安顿好苏萌之后,他才再次下了楼。

  楼下除了楚老爷子,楚上校也已经洗完了澡,坐在了楚老爷子身边。

  三个男人坐在起,老少的眉眼之间,都有些相似,但气质却是截然不同的。

  楚老爷子锋芒内敛,岁月沉淀,双眸满是睿智,而楚上校气质冷淡,严肃寡言,至于蒋廷舟,在短短两年内,完成了完美的蜕变,曾经的冲动易怒被如今的成熟稳重所取代。

  楚老爷子喝了口茶水,才慢悠悠地说,“去监狱看过你爸了?”

  蒋廷舟语气很淡,“嗯。”

  楚老爷子不紧不慢地将浮在水面的茶叶吹走,又啜了口茶,“他在里面过得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蒋廷舟才慢慢地笑了起来,他漂亮的桃花眼弯成个让人愉悦的弧度,“有外公的关照,他在里面自然过得‘很好’。”

  蒋廷舟这次去看蒋光世,第眼他都差点认不出蒋光世来。

  蒋光世在人前直都是副风度翩翩,温柔多情的样子,即便人到中年,魅力也丝毫不减,不然他当初也不会将楚如慧迷得不知东西南北了。但蒋廷舟这次去监狱,看到的却是个形容枯槁,眼神暗淡无光,头发白了半的普通中年男人。

  看来这些年来因为楚老爷子的格外关照,所以蒋光世在监狱里面被好好地教做人了。但蒋廷舟看到这样憔悴虚弱的蒋光世,却点都不心疼,他甚至感到大快人心。

  就是这样人面兽心的畜生,伙同自己曾经的小三,如今的二婚妻子,起将原配给活活害死了。这样的人,舍不得去死,也不配去死,他只配在监狱里慢慢被折磨至死。

  楚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他视如掌上明珠的女儿如慧,嫁入蒋家之后没有享福,最后反倒无辜地丢了性命。他这个做父亲的,在她生前没有及时发现不对头的地方,在她死后,怎么也要帮她报了这仇。

  “那个梁澄呢?她怎么样了?”

  提到后妈,蒋廷舟的眸色越发冷淡了两分,“外公放心,她疯了。不是装的,而是真的疯。”梁澄也算是罪有应得了,他去看梁澄的时候,梁澄已经病得不轻了。至于他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因为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情,他们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入仕途是想都不用想了,而且就连普通的事业单位都不会录用他们。

  至于他自己,因为当年蒋家还没出事的时候就被楚老爷子送到了外面,再加上他是受害人楚如慧的儿子,这些年又有楚老爷子在其中不遗余力地周旋,所以他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大的影响。

  楚老爷子满意地哦了声,“不错。”

  第67章最佳嗲精

  蒋廷舟也没想到他的心可以硬成那样。

  他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其实途中联络过他无数次,想要他帮忙求求情。他们甚至还搬出了年幼的小弟,想要打打温情的亲情牌。至于双胞胎里另个姐姐,早在他们给三弟举办完十六岁酒宴之后,就已经遗憾地夭折了。

  他们根本不祈求父母能从牢里出来了,只求父母两个年近五十的老人能在监狱里过得舒坦点。那种地方里的猫腻太多了,曾经意气风发的蒋光世在那里都佝偻了背,梁澄也饱受折磨,他们实在是不忍看到两个老人在里面受苦。

  在他们看来,只要蒋廷舟在他外公面前说几句好话,帮忙通融通融,那么蒋光世夫妇在监狱里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但是蒋廷舟连秒的时间都没有考虑,就果断地拒绝了他们,并且他在之后彻底断掉了和他们的联系,将蒋家人统统拉入了黑名单。

  世界就此清净了。

  他们都求他放过蒋光世夫妇,他爷爷甚至对他破口大骂,说他不孝,说他这种连自己亲生父亲都下得去手的人将来是要下地狱的。

  但是他放过了他们,谁来放过他无辜的母亲?

  她死的时候还那么年轻。如果不是他带苏萌去度假村的那天,遇到了个母亲生前的朋友,无意中发现了事实的真相,那么极有可能他母亲就那么不明不白地死了,这辈子真相都无法浮出水面,而那群害死她的人,却依旧享受着荣华富贵。

  所以就算是下地狱,他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因为提起了蒋光世和梁澄,所以蒋廷舟的脸色像是结了冰般冷漠。三辈人在楼下又谈了点事,话题刚告段落,楼上突然传来了匆忙下楼的声音。

  苏萌刚刚接到了凌聿诚的电话。

  电话里的他语气很焦急。

  他说,凌老夫妇刚才出了车祸,从现场传来的照片来看,现场的情况很是惨烈,因为是连环车祸,所以死伤者众多。凌老夫妇已经被急救车送去了医院急救,但是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苏萌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凌聿诚语气中的慌乱。

  她那个遇到事情向来处惊不变的小叔叔,第次惊慌到茫然无措。

  她不清楚他在讲那通话的时候,声音是不是因为哽咽而颤抖,她只知道,凌聿诚现在很需要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