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两年多的时间,足以让苏萌彻底融入适应在帝都的生活。

  因为无论是她的长相还是成绩都十分出众,所以高中三年里,她三不五时的会作为主持人参与校园活动。

  从开始站在台上,面对底下那么多观众的紧张,拘谨,到后来的自信从容以及游刃有余,她花了整整年的时间。

  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

  而这年里,她点点地进行着完美的蜕变。

  她开始变得自信,从容。而她的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如果说,开始她的美还不够完美,显得有些肤浅,那么慢慢的,她的美变得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

  她变成了她上辈子想都不敢想的那种人。

  甚至,她在学校以及军区大院里的风头,远远盖过了乔芷遥的。

  和李幼青她们起去食堂吃饭,她身边也总会有几个男生或远或近地跟着只为了多看她几眼,或是为了能和她说句话。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甚至还会有邻校的男生女生特意慕名赶过来见她眼。

  苏萌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但是慢慢的,她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礼貌地拒绝男生的告白,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努力学习,在能力范围内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她度过了个充实而有意义的高中三年,不仅成功弥补了上辈子自己的遗憾,也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和美好。

  苏萌到教室的时候,李幼青和张小雅两人都已经在了,因为她们高考的考场离五班的教室更近,所以她们比苏萌先到教室。

  她到教室,张小雅就大吼了声,“萌萌,等会全班去月亮湾吃散伙饭,吃完之后再去通宵!你会去的吧?”

  因为怕凌老夫妇担心,所以高中三年苏萌从来都没有在外通宵过,不过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凌老之前早就跟她说过让她高考完好好放松下。

  而且今日别,班里的同学都要去往五湖四海了,全班所有人都在的日子,今后恐怕是再也不能够了。这么个特殊的日子,值得留念,苏萌自然不想缺席,她红唇轻启,轻声道,“好。”

  两年过去,她的声音已经彻底脱离了萝莉音,转而变成了女神音。每次说话的时候都尾音微勾,像是自带电音般,带着让人心颤的酥麻感,显得迷人而诱人。

  听到苏萌的回答,全班都忍不住哇了声。

  苏萌这些年和班里的同学都相处的不错,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喜欢和她做朋友。

  其中有个女生知道苏萌也会去散伙饭之后,忍不住打趣说,“萌萌,我猜等会饭桌上你就要收到无数告白了。”

  毕业日也即意味着告白日。

  有些不愿说出口的小心思,有些学生时代纯粹的暗恋,如果过了今天,那就可能真的没有再开口的机会了。

  为了不想让自己的青春留下遗憾,很多毕业生会选择在这天勇敢的向自己的心上人告白。

  如果对方刚好也对他/她有意,那刚好是段良缘。如果对方无意,那至少努力过,青春也无憾了。

  而苏萌,刚巧是全校不少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十个男生里,至少有八个人都喜欢她,还有个特别喜欢她。

  苏萌朝这个女生了下,下子就把女生迷得哇哇叫,“女神,作为你的小迷妹,我表示我的心脏快吃不消了。”

  即便只是个简单的眨眼动作,由苏萌做来,就偏偏带着不同寻常的美。

  四分撒娇,三分甜美,还有分纯,分性感。

  明明纯和性感是两种如此矛盾的特性,但是放在她身上却丝毫不显得矛盾。

  反倒是在她身上完美地糅合了。

  她完美演绎了番如何才是又纯又性感。

  没有人不喜欢亲近美丽的事物,即便是克制而礼貌的远距离欣赏,也能带来种身心的愉悦。

  班主任进教室说了番注意事项之后,看到眼前这张张年轻朝气地脸,时感慨万千,“该说的,我刚才都说完了,查分这种你们到时候注意看群里信息。然后,你们现在想去干嘛就去干嘛吧,晚上的散伙饭老师就不去了,把场子都留给你们!”

  说完,底下响起了剧烈的掌声。

  “老班,明天再请你吃饭啊。今晚实在是不太方便。”

  “哈哈哈哈,老班,以后我们会常来看你的!”

  班主任摆摆手,“行了行了,知道了,你们去吧。”

  说完这句话,全班下子兴奋到爆炸,“走咯走咯,散伙饭走起!”

  “走走走,月亮湾啊,别弄错了!”

  因为班里人数众多,所以在酒店里共预定了整整五桌酒席。

  他们到月亮湾的时候,月亮湾早已经将冷盆放上。

  服务员笑着将他们带到酒席前。

  苏萌刚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就有个男生拿着满满杯啤酒走到她跟前,脸上带着几分羞涩,连直视她都不敢,“苏萌同学,我喜欢你三年了。谢谢我的青春里有你出现。”可能是知道自己绝对是没戏的,所以这个男生说完之后,猛地将整杯啤酒都灌完,然后就离开了。

  这个男生之后,就又紧跟着来了第二个男生。

  “苏萌,我初中的时候很不爱学习的,其实高中开始的时候也是。但是,我看到你那么努力,我就也忍不住跟你起努力了。如果没有你,我绝对不会有现在的成绩。我爸妈还说我怎么突然开窍学乖了,知道好好学习了。他们不知道,其实都是因为你。

  刚才那位老兄的话我也借用下,谢谢你出现在我的青春里,以后到了大学,我还能和我同学吹嘘我高中的女神有多么优秀,多么迷人呢。总之,我的青春已经无憾了。”男生说的断断续续的,但听得出来,他的语气很真诚。这番话他应该很久以前就在准备了,所以虽然紧张,但还是圆满的将话说出口了。

  教室里那个女生的打趣其实也不算打趣,而是成了真。

  因为接下去班里大半的男生都向她告白了。

  苏萌听着眼前轮又轮的告白,心底时有些复杂又感动。

  终于,最后个男生的告白结束。她从酒桌上拿起酒杯,朝全场的同学举杯示意了下,酒店头顶暖色的灯光在她白皙如玉的脸打上了层柔光,灯光落在她顾盼生辉的眸底,为她的眸色带上了几分暖意,她红唇勾起的,是世间最美好的弧度。

  “谢谢这三年以来大家对我的关照,也谢谢你们对我的喜欢。在这里,我祝大家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也祝你们前程似锦,学业有成。”

  说完,苏萌莹润如玉的手腕转,将酒杯中的酒液都喝了。

  虽然知道自己没戏,但是当听到苏萌真的说“祝你们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时候,还是有不少男生遗憾又失落地叹了口气。

  虽然知道自己可能没戏,但他们心里总是隐隐抱着股“也许女神就看上我了呢”的念头的。但看来,他们班的男生是没有这个幸运了。

  开始打趣苏萌的女生这时候开口打圆场说,“也希望我们萌萌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来来来,全班起干杯!”

  杯酒言欢中,全场的气氛再次热烈了起来。

  第46章最佳嗲精

  吃完饭,张小雅到厕所补妆,苏萌和李幼青陪她起过去,顺便再上个厕所。

  张小雅补完妆之后,将手里的口红递给苏萌,神秘兮兮地说,“这只口红是我最近新买的,我自己才用了两次。你试试这个色,涂上它你就是仙女本仙啦。”

  张小雅用的是阿玛尼红管500,抹温柔至极的豆沙色。

  李幼青洗手的时候听到这句话,好笑地说,“小仙女萌萌就算不用口红也是小仙女呀。”

  张小雅不服气,“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总之抹了口红更好看呀!”

  苏萌刚才喝了点酒,此刻眼神略有些迷离,双颊粉嫩,眼波荡漾,浑身透着股若即若离的艳。看到这样的苏萌,张小雅觉得,如果此刻的苏萌唇上抹上抹温柔的豆沙色,艳与仙的对比会更加强烈。

  强烈的视觉冲击下,也会让她更加诱人。

  人天生就是趋阳趋美的生物。张小雅是个俗人,自然也不例外。苏萌的美,无法复制,也无法模仿,让她连羡慕之心都升不起来。

  她想做的,只有让苏萌更加美美美,美爆凡夫俗子的狗眼。

  张小雅摇了摇苏萌的胳膊,用种引诱的语气说,“萌萌,你真的不想试试么?”

  苏萌喝了酒,反应比开始有些迟钝。张小雅不停晃她的胳膊,“萌萌,萌萌相信我的眼光,这个色真的很适合你。试试吧,试试吧。”苏萌被晃得越发头晕,想着就是抹口红罢了,所以干脆就点了点头。

  张小雅忙兴奋地耶了声,从化妆袋里拿出干净的唇刷,然后帮苏萌的唇上细细的刷上了层豆沙色口红。

  吃完饭之后,就该赶第二个场子了。

  行人离开月亮湾酒店后就去附近的麦子了。

  他们五班浩浩荡荡大群人进大厅的时候,刚好遇到了隔壁陆伯星他们班的人。毕竟在什么饭店吃散伙饭,在哪个唱歌,其实之前班长都和班长互相交流过的。而且他们两个班的班长私底下交情好,所以在这里遇到隔壁班的同学也不怎么稀奇。

  既然遇到了,两个班的人也想在起玩,他们就干脆订了几个最大号的包厢,让两个班的同学自由组合。

  想去哪个包厢全都随自己。

  苏萌和李幼青,张小雅她们随便挑了个包厢,她们刚在沙发上坐下,陆伯星就紧随其后走了进来。

  如果说这两年多里,谁对苏萌最为紧追不舍,陆伯星如果说自己第二,那就没人敢说第了。

  两年多的时间,足够不少人发生变化,这点时间,也足够个男生成长为青年。

  因为陆伯星生日小,所以他上学比同龄人晚年,虽然同届,但是按照年龄来说,他要比苏萌大上岁。

  十九岁的陆伯星身高足有米九,因为常年打篮球,所以他即便穿着外衣,也能隐约看到他匀称的肌肉。相比于高的时候,现在的他,身上少年气息减淡了些,但看着苏萌的眼神,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火热。

  陆伯星朝张小雅使了个眼色,张小雅看到之后,下子就看懂了陆伯星这个眼色的意思。

  高上学期,张小雅帮陆伯星创造了不少和苏萌接触的机会。但是几次之后,李幼青就出面跟她提意见了。李幼青说,“如果你再这样帮陆伯星,那我和苏萌就不能和你继续做朋友了。”

  如果苏萌和陆伯星互相喜欢,那她的这番做法自然没问题,可偏偏并不是这样,因为不是,所以她的做法给苏萌造成了困扰。

  那时候,她纠结犹豫了许久,最后,她在近在咫尺,朝夕相对的朋友和遥不可及的男神之间选择了朋友。

  这两年,因为接触的不多,所以陆伯星倒也没有再让她在朋友面前为难。

  今天,是自高之后,陆伯星第次向她使眼色,让她主动为他空出苏萌身边的位置。

  张小雅有些不敢面对地低下了头,两只手不安的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不敢再去看陆伯星地眼神。

  她已经答应过李幼青不会再做这种事情了,所以现在,她只能让男神失望了。

  苏萌身边各坐了个人,没有位置,陆伯星就只好挪开沙发前的茶几,想要面对面和她说几句话。他刚挪开茶几,想说些什么,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好几道凌乱的脚步声,以及女生短促而惊恐的叫声。

  为了方便两个班的同学窜门,门并没有关上,音乐这时候也还没有打开,所以外面的马蚤乱的声音下子就清楚地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可以不用面对这种尴尬的境况,张小雅松了口气,忙转移话题说,“外面怎么了啊?”

  高中三年,张小雅依旧痴痴暗恋着陆伯星,再加上初中的三年,她已经整整喜欢他六年了。

  六年是个什么概念?

  她今年十八,也就是说她人生中的三分之的时间,都在喜欢这个名叫陆伯星的男生。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告白。因为她害怕在对方眼中看到厌恶厌烦的眼神。

  虽然答应过李幼青,但其实她也不想让男神失望。

  刚才那种情况让她很是两难,现在能够转换话题,实在是太好不过了。

  陆伯星直起身,人高马大地站在包厢中央,“我去外面看看。”

  他刚说完,五班的班长就冲进来说,“隔壁的包厢好像出现了点感情上的纠纷。个男生突然拿出了小刀放在他女友身上!”

  闻言,包厢内不少女生发出了惊呼声。

  众人断断续续的才从班长口中得知了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个男子打电话给自己的女朋友,问她在哪里,女朋友欺骗他说自己还没有下班。但是这个男子不知道从哪里得知自己女朋友在这个里的消息,就直接“”了过来。

  他移开女友所在的包厢之后,发现包厢里有不少男男女女,而他“没有下班”的女朋友此刻正娇俏地依偎在个男人的怀里。

  这个男子知道自己被绿了以后,当场就把自己的女朋友从包厢里揪了出来。

  女子原本还很不服气,满脸不耐地怒斥了男子几句。

  这时候,男子出其不意地从口袋里掏出了小刀,死死地抵在了女子的脖颈上。

  听完班长断断续续的叙述之后,李幼青用手半捂着嘴,“这算什么破事呀?”

  张小雅担心地说,“那现在怎么办呀?”

  班长推了下脸上的眼睛,说,“其实里这种感情纠纷挺多的,所以保安配备很多,但是这个男子现在情绪很激动,谁都不知道他接下去会做出什么来,保安毕竟不是警察,行动不专业,所以他们现在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服务员已经报警了。”

  听完班长的话,不少人都放松了下来,因为警察这两个字眼莫名就能带给人安全感。

  苏萌也跟着松了口气。

  但是她刚松口气没多久,那股嘈杂的声音就朝他们包厢挪过来了。

  男子边声嘶力竭地怒吼,边往后退,“我警告你们,离我远点!不然我戳死她!”

  有个中年男保安劝解说,“小伙子,你别千万别冲动啊!不要犯下让自己后悔的大错!”

  男子语气里带上了些许的哽咽,“这么多年,她都不知道给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有多少男人都能忍受的了这个?我已经窝囊了这么多年了,我真的再也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说着,男子双眼通红的就冲动地将手里的小刀高高扬起,想要将自己手里拿着的小刀往女子的脖子上捅去。

  女子察觉到危机之后,嘴里发出了声尖锐的尖叫声。

  这时候,男子刚好经过苏萌他们所在的包厢,包厢内不少人都看到了这幕。

  有胆小的女生都已经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

  就在这千钧发之际,从另侧突然冲出了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从男子身后动作干脆利落地直接夺下了男子手中的利器。

  那道身影姿态利落地夺下利器之后,将利器往边上远远扔,然后个英气的过肩摔,直接将男子摔到了地上。

  整个过程,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

  但是十几秒之后,场上的形势下子就变了。

  围观的众人开始都没还反应过来。

  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周围响起阵剧烈的鼓掌和叫好声。

  那个制服男子的男人从身后掏出了手铐,将这名意图伤人的男子铐了起来。

  有胆大没有捂住自己眼睛的女生眼冒红心地说,“这个小哥哥真的太酷了。应该是当兵的吧?”如果不是经过专业的训练,般人不可能会拥有如此利落的身手。

  好似听到了这句话,那个男人等同伴过来将男子从地上拉起来之后,他抬头漫不经心地往他们这边扫了眼。

  因为这个动作,包厢里的人都见到他的长相。

  这个男人,出乎意料的年轻,而除此之外,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他的英俊。

  他留着头板寸,眉眼锋利,薄唇紧抿,明明应该是副花花公子浪荡花丛的长相,但偏偏他整个人身上带着股肃杀冷沉的气息,气质偏向于成熟冷硬。

  他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却莫名让人觉得很是心安。

  第47章最佳嗲精

  地上原本打算行凶的男子刚才都被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摔懵了。冷静下来之后,他全身都冒出了冷汗,阵阵后怕浮上心头。

  有时候,个冲动的举动可能会毁了自己的生。男子现在只庆幸自己被人及时制止了,不然

  而刚才命悬线的女子在安全之后,下子跌倒在地,失声痛哭。此刻她的脖子上还有颗颗的血珠往外冒,但是她无暇顾及,只沉浸在自己留下了条命的幸运中。

  四周乱成了片。

  蒋廷舟的同伴赶到之后打趣他道,“我们是出来演习的,没想到刚巧就遇到这种事情了。”

  蒋廷舟淡淡地嗯了声,对他而言,刚才那下反正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这两年多以来在部队以及学校里学到的东西,足以让他游刃有余地处理般的突发状况了。

  同伴四处张望了下,“事情都解决了吧?”

  “解决了。”蒋廷舟将这个男子交给自己的同伴之后,突然,他眼角余光扫到了对面包厢里,沙发上的某道身影。

  那个包厢里站满了人,看上去是集体出来唱歌的。明明里面有那么多人,但是只有那道身影下子就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

  那张精致的脸,对他而言有些熟悉,但也有些陌生。

  说熟悉,是因为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