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书由为您下载并整理~

  更多好文新文尽在群内欢迎入群如期而至795660693

  每日更新最新完结小说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重生后我成了嗲精作者:十六月西瓜

  文案

  自己换灯泡扛桶装水上楼的女汉子苏萌重生回幼年,得到了个巨粗的金手指。她本想靠着金手指走上人生巅峰,但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重生后,她周围人的日常变成了这样:

  女同学甲:瞧那个苏萌,稍微碰下都要哭鼻子,真是嗲里嗲气。

  女同学乙:苏萌身上总有股好闻的味道,嗲兮兮的。

  邻居丙:隔壁家的苏萌长得是真好,就是跟个瓷娃娃样,碰就碎,嗲的要死。

  邻居丁:苏萌这么娇生惯养的,谁家养的起哦?

  大佬挑唇邪魅笑,“老子家,怎么,你有意见?”

  嗲精:超级会撒娇,娇气的人。

  阅读提示:

  1:本文除了太甜,别无缺点。

  2:阅读提示1是吹牛皮,不要当真。

  3:真的苏撩宠,这点绝壁是真的。

  内容标签:时代奇缘情有独钟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萌┃配角:┃其它:

  第1章最佳嗲精

  “苏萌,你考虑好了吗?决定跟谁起走?”

  道年老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在苏萌耳边响起。虽然声音显得陌生,但是这句话,印象中她以前好像在哪里听过。

  好像十多年前,有人想要领养她和她妹妹苏穗的时候,就这么问过她这句话。

  她和唯的亲妹妹苏穗,两人之间只相差了三岁。但是这三岁,却让两人的命运天差地别。

  在她十六岁这年,她和苏穗因为场地震,失去了自己的父母。那时候面对着地的废墟,她们惶恐,无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在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热心人士的。他们纷纷从全国各地赶来,给她们这些受灾地区的灾民送水,送食物,送棉被,送爱心。

  但是她的家,在这场地震中彻底成为了废墟。失去了父母,亲人,没有太多的社会经验,再加上生活没有保障,她完全不知道和自己的妹妹该如何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

  这时候,有对热心的夫妇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

  这对已经退休了的夫妇家里只有个儿子,但是这个儿子从小就在国外就学,年到头都难得回趟家。

  这对夫妇家里养了只猫,还养了只狗,但即便猫狗俱全,他们依旧觉得生活寂寞。毕竟猫狗再怎么贴心,也不能像人样陪他们聊天,谈心。

  在得知四川地震之后,他们连夜从帝都赶来,就是想要奉献自己的份爱心。在知道灾区有许多孩子失去了父母之后,他们就生起了个想要领养个孩子的念头。

  当时,他们看到抱着妹妹,站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前面,脸茫然无助的苏萌之后,就萌生起了想要收养她的念头。

  但是这对夫妇年纪大了,精力有限,既然决定了要□□,他们心里自然是抱着要把孩子培养成才的念头的。总不能领养了孩子,却放养吧?所以按他们的意思,他们只想要领养个孩子,然后将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她身上。

  但是苏萌和苏穗,却有两个人,这可怎么办?

  刚巧,那时候还有另外对夫妻,也想要收养个孩子。这对退休老夫妻就和那对夫妻商量了下,他们家收养苏萌,另对夫妻收养苏穗,这样来,两个姐妹都有了去处,岂不是两全其美?

  那对夫妻也蛮好说话的,对此没什么意见。

  原本事情就该这么定下了,也算是皆大欢喜。但是临到头了,事情却出了变故。因为苏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乐意了。

  她不乐意去那户人家,而是想要和苏萌对调下。也就是说她想去那对年长点的退休夫妇家里。

  苏萌问苏穗为什么不乐意,苏穗只说觉得年长的老人看上去更和善些,感觉更好相处,所以她想要去他们家里。

  苏穗长得冰雪聪明,家里人都比较宠爱她,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苏萌。

  苏萌从小就喜欢这个长相甜美的妹妹,对她格外照顾,以前,她要什么,苏萌都会给。

  这次领养的事情,苏萌虽然开始心里有些犹豫,但是在苏穗的甜蜜轰炸之下,到底还是妥协了。最后由她出面,跟原本想要领养她的退休夫妇商量说她和苏穗互换下。

  “苏萌,怎么了?你考虑好了吗?”

  这句苍老却温和的话,成功将苏萌的神思拉了回来。

  她茫然地眨了眨眼,努力睁大了眼,这才微微有些适应了眼前的光线。

  这里是在室内,环境很是简陋,明显就是临时搭建的地方。她坐在张圆桌边,而她对面,坐着两对夫妇。

  此刻,这两对夫妇都满目殷切的看着她。

  这个环境,对苏萌而言很是熟悉。因为十多年前,她已经经历过了。直到这时候,她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她不是扛着桶装水上楼的时候,脚踩空不小心从楼上掉了下去吗?她以为自己不死也伤,但为什么她没有出现在医院,却出现在了这里?

  出现在了这个让她的人生发生了巨大转折的时候?

  她记得这个场景。如果她没有记错,昨天她刚向退休夫妻提出把他们家领养家的机会让给苏穗,而她自己则跟另对夫妇走。所以现在,是两对夫妇向她确认她的选择的这刻?

  苏萌刚想说话,但是这时候,苏穗小心地轻轻拉了拉她的衣摆,有些不安的叫了她声,“姐姐?”这道声音,与其说是喊她声,倒不如说是提醒。提醒她不要忘了她们之间的约定。

  听到这道怯怯的,还带着几分稚嫩的嗓音,苏萌心里升起的不再是曾经的怜爱之情,而是懊恼,愤怒,还有委屈。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对苏穗那么好,几乎将个姐姐能够做的做到了极致,却只得到了对方后来那般的对待。

  苏萌深深地吸了口气。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梦境。但即便只是个触即碎的梦境,她也想要做出个和上次不样的选择。

  而且这原本就是属于她的人生!

  这对老夫妇原本看中的就是她。

  是她在苏穗的万般请求之下,才将这切拱手将让给了苏穗。

  其实,她从来不曾后悔过这个决定,即便是在得到了苏穗的冷漠相待之后。因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即便做了错误的决定,她也得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

  但是如果能重来次,她定不会再将这次宝贵的机会让给苏穗。

  苏萌深吸了口气,对着那对老夫妇,按捺住心跳,字句,郑重地说,“凌爷爷,我想了晚上,最后还是决定我和你们起去帝都。”

  “姐姐?”听到这句话,苏穗不可置信地尖锐反问道。她的声音,都因为惊讶而微微变了调。

  苏萌没有回头去看苏穗。

  她只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的这对老人。

  上世,她也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眼前这对看着十分朴素大方,和其他老人看上去没什么区别的老年夫妇,其实大有来历。

  凌老爷子退休之前是名高级将领,虽说人走茶凉,但在凌老爷子这边,这句话却不大行得通。即便已经退休多年,但他在帝都的威望却丝毫不减,更何况,他还有个能够接班的异常优秀的儿子。至于凌老爷子的妻子,张老奶奶,她的家世同样很不般。她的父亲曾经也是名优秀的军人,当时,凌老爷子还是她父亲的直系下属,因为年龄相当,来二去的,两人看对眼之后,就结为了夫妇。而她本人,是帝都第学府音乐系的退休教授。

  两人虽然已经退休,但是涵养,学识都还在。想要培养个成才的大学生,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容易了。

  上世,苏穗就在两夫妻的精心培养之下,成为了帝都第学府音乐系的学生。而她自己,却连大学都没有上,高中都没毕业就提前进入了社会。

  她之所以没有上大学,是因为她被收养了两年之后,她就从收养她的人家逃了出来。在被领养之前,她绝对不会知道,这个看着文质彬彬,有份体面工作的中年男人,其实是个家暴狂,动不动就会抄起扫帚,用棍子打人那种。

  也是在到了那户人家之后,她才知道,他的妻子,三天两头就被暴打,身上的淤青都没有消下去过。但是这个懦弱胆小了辈子的女人,不但自己不敢挣扎,还将她也连带着推入了火坑中。

  此刻再见故人,她心里头依旧会闪过恐惧和厌恶。看到他们,她就会回想起曾经最艰难的两年时间。但是没关系了,切都没关系了。

  这只是个梦境。她马上就会从这个梦里醒来。

  即便醒不过来也没关系,反正这次,她再也不会和他们有所接触。

  凌老爷子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上的胡子,笑了,“好,我和老婆子最是看中眼缘,我们第眼看中的就是你。既然你愿意跟我们走,那就再好不过了。”

  张奶奶这时候也温声道,“你有什么东西要整理吗?我们是明天的飞机,你来得及吗?来不及我们可以改签。”

  面对这样温和柔软的人,苏萌时有些不适应,上辈子,她经历过太多的人和事,而那些人或事大多都是负面的。现在即便是这样的温声细语,都有种让她落泪的冲动。

  她垂着眼,摇了摇头,轻声说,“来得及的,我就只有几张照片需要带走。”这几张照片,还是她在废墟下面好不容易找来的。其他的东西,要么是还被埋在地底下,要么就是已经损毁,要么就是已经找不到了。

  “好,那你先和你妹妹好好道个别吧。”话落,凌老夫妻就和另对夫妻都离开了这个帐篷。

  时之间,这个帐篷里只剩下了苏萌和苏穗。

  他们人走,苏穗马上就歇斯底里地质问道,“姐姐,你为什么临时反悔了?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明明已经答应我了!”

  因为从小就受尽家里人的宠爱,所以苏穗的脾气有些骄纵。这时候,她满脸的愤怒,不满,眼眶都微微有些发红。

  如果是以前的苏萌,看到这样的苏穗,恐怕早就已经心软了吧。

  但是现在的苏萌,看到这样个苏穗,却只觉得讽刺。

  看,苏穗其实直都没有变过,她直都这么自私,利己,明明她知道那对中年夫妇就是对洪水猛兽,被领养就等同于跳进了个火坑,她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就是什么都没有告诉她。

  苏萌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时候,她因为受不了每天被毒打,所以从这户人家逃了出来。因为年纪小,害怕被报复,所以除了逃跑之外,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她连高中都没有毕业,所以除了洗碗工,端菜工之类的工作,完全找不到较为体面的工作,之后就连生存都成了问题。她没办法,只能在自己的生活无以为继的时候,联系了自己唯的亲人。

  但是后来,她得到的是什么?

  她得到的,是苏穗冷漠的将张崭新的百元大钞扔到她身上,对她冷冷地说,“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

  第2章最佳嗲精

  其实苏萌很想问问苏穗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她明明知道那户人家不是什么好去处,却什么都不告诉她。

  为什么她明明对她那么好,但是在她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拿她当做叫花子般打发?

  那时候,她多狼狈呀,因为生活困难,所以即便她才只有二十五岁,但是看上去却像是中年妇女般。

  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她整个人头发枯黄,身材枯瘦,而年仅二十二岁的苏穗,看上去却像是个高高在上的公主般,唇红齿白,衣着光鲜。

  苏穗明明点都不缺钱。她不仅不缺钱,甚至还格外有钱。凌老夫妇对她格外的好,给了她最优渥的生活。

  但是,在她最困窘的时候,苏穗却只扔了她张百元大钞,如同种高高在上的施舍。那张百元大钞,就像是在冷冷嘲讽她的困窘狼狈般。

  要说亏欠,她从来都没有亏欠过苏穗什么。反倒是苏穗,亏欠她良多。

  她最后次见苏穗,也就是她被苏穗用张百元大钞打发走这次。那次,个正在附近乞讨的小男孩刚好看到了这幕。苏穗上跑车离开之后,他凑上前,好奇地问她,“大妈,你和那个白富美认识么?”

  她是大妈,而她的亲妹妹,是小男孩口中的白富美。但明明,她们之间只差了三岁而已。

  回想过去,苏萌的颗心依旧会如同浸在冰水中般,冷的不行。但是她到底不像苏穗那么狠心,会出手对这个秦妹妹做些什么,但至少,对苏穗冷漠点,她还是可以能够做到的。

  反正这也只是个梦境而已。

  前尘往事已过,那就在梦境里面爽快把吧。

  苏萌盯着苏穗的眼睛说,“是啊,我反悔了。”

  苏穗脸白,刚想大声争论些什么,但是突然,她顿了下,脸上的表情下子就又重新变得柔软了下来。她上前抓住了苏萌的衣袖,如同以前很多次样,甜甜地说,“姐姐,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这次,就再答应我次好不好?我保证,这会是最后次!以后我都不会这样了。”

  这当然会是最后次了。

  因为接下去,苏穗就再也没有什么需要用到她的地方了。

  苏萌在心里忍不住想。苏穗就是这样的,嘴巴像是抹了蜜样的甜,各种甜言蜜语脱口就来,所以家里两个孩子,父母都更喜欢苏穗。

  她以前也很疼爱自己的妹妹,即便苏穗性子骄纵,她也觉得妹妹骄纵的可爱。

  以前苏穗对她这么说话,她早就心软成不知道什么样子了,不管苏穗说什么,她都会答应。但是现在,她只是面无表情地将自己的袖子点点地从苏穗的手里扯了出来。

  苏萌垂着眼,“但是我也更喜欢那对退休夫妇。苏穗,姐姐以前让了你那么多次,这次,也该轮到你让姐姐次了。”

  苏穗下子涨红了双眼,声音尖锐,“不!!我不要!!你根本不知道,那对夫妇其实”

  苏萌看着她,表情平静地问,“其实什么?”

  苏穗仓皇地避开了视线。如今的她,也不过才十三岁,还不能够很好地藏好自己的小心思,她不敢看苏萌,只能语无伦次地解释说,“没什么呀,其实姐姐,那对夫妇真的很好的,你真的不再考虑下吗?”

  看到苏穗这副表现,虽然心里早已经对她有所了解,但是苏萌的心,还是越发凉了,像是完全浸入了冰水中般。她不知道苏穗是从哪里得知那对夫妇的事情的,但是她肯定是从哪里听说,或者发现了什么。

  苏萌微微叹了口气,“既然那对夫妇这么好,那么你去那边姐姐就完全放心了。”

  “不要,姐姐,爸妈都不在了,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再让我次呢?只要次,我保证是最后次。”苏穗这时候,眼里都溢出了泪水。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她牢牢地盯着苏萌,像是在等待她的退让。

  就如同以前的每次样。

  但是这次,苏穗的小心思注定要落空了。

  苏萌深深看了眼苏穗,字句地解释说,“因为我让过你的次数已经太多太多了,所以这次,我想心疼次自己,不想再让了。”说完,苏萌就转身准备离开了。

  但是苏穗再次上前紧紧地拉住了苏萌的手腕,不让她走。

  她脸上带着明显的惶恐,还有几分不明显的怨怼,“姐姐,为什么?你最疼我了,不是吗?”

  听到妹妹稚嫩的话语,苏萌有些心软,但这种心软,在想到曾经苏穗对她的所作所为之后,尽数化为了泡沫。她用力扯掉了对方的手,因为过于用力,苏穗下子重重倒在了地上。

  苏萌没有去拉苏穗,她甚至没有去看苏穗。离开之前,苏萌想到两人多年的姐妹情分,轻声说了分别前的最后句话,“苏穗,你好自为之吧。”

  快速离开帐篷之后,苏萌深深地吸了口气。

  呼吸完之后,她有些奇怪地咦了下。为什么呼吸的感觉这么真实,点都不像是梦境?

  而且,这个梦会不会太长了点?为什么到现在,她都还没有清醒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到刚才这个节骨眼,难道说她内心深处,其实是觉得没有跟这对退休夫妇起走,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苏萌想不明白,就不再想了。

  这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腕处有些凉意。

  她奇怪地往自己的手腕处看了眼,这才发现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茉莉花花样的纹身。这个纹身十分逼真,就像是真的茉莉花般。

  苏萌奇怪的咦了声。她摸了摸手腕处,确实是纹身,不是真的花。凑近了,似乎还能闻到茉莉花的幽香。

  苏萌敢保证,因为怕疼,所以她自己从来都没有纹过身。

  那么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茉莉花花纹,是怎么出现在她的手腕内侧的?还有她凑近的时候,闻到的茉莉花清香,又是怎么回事?

  正当苏萌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张奶奶走到她身边,温和地问,“和你妹妹道别过了吧?”

  苏萌点点头。

  张奶奶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虽然你妹妹是跟那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