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吧,侯紫颜垫底摔倒了,云凰在最上面,侯紫颜摔倒的时候,也拉了下原本在差不多在旁边的戴小月,结果戴小月也收拾不住,扑了过来,四姐妹瞬间就跌在起,然后哈哈笑了起来。

  “真当这里是旅游了。”有人低声不屑的开口,只有欧阳微微愣,眼中有点愕然的看着云凰。

  “好了,都起来了。”云凰也不在意别人的想法,只自己先起来,然后个个拉起:“时间差不多了,大家都会注意下,不过刚才这扑,虽然动静闹的挺大的,但是我想珊珊和大姐二姐定心有感触。”

  侯紫颜,戴小月和冯珊珊愣,然后整个人恍然,是啊,刚才拉的,就是组员,是同伴,这不就说明个问题吗,荣俱荣损俱损,因此接下来的测试,定要注意团队,不能因为自己而拖累了其他人。

  看三人的脸色,云凰也知道,她们已经明白了,微微点头,看来错有错着,至少这样来,不用再担心在测试中会出现因为个人而造成团体耻辱的事情发生了1

  测试正式开始了,云凰他们在最后批,所以其他时候就看其他组的情况,当然这之前毕修也曾亲自给其他三十二个人做了俯卧撑的测试,现在更加专注看着这切。

  第批是临时组合的黄河组,金刚组,正兴组,这三个组的成员都也算是老成员,最高的级别是五级士官,最低的也有两级士官级别,正是因为这个,他们有点看不起云凰那组,云凰再出色又如何,只不过个人,怎么可能跟其他有经验的人比,所以这些人认为,自己定能过的。

  第阶段的地网还好,到底是特训营出来的,这第道地网都能过,然后翻过了矮墙,但是第二道的电网,只有经历过的云凰和欧阳明白,那才真正的考验,不但高度低于地网设置,危险更胜过数倍,即便是欧阳通过了,可回到组里的时候也发现自己的衣服有几处给弄焦了,虽然还没破,但是差点也就出问题了。

  只听见哧哧的声音,已经有好几个的衣服开始出现火花。

  166特训十

  ?,!

  人就是不能有危险,旦有危险就会有本命感觉,这些人都不例外。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626971692665明明是各部队送来的精英,但是却因为这个都吓的不敢动,动了担心会烧着之类的,这样的话,个组中只要有个有了这个想法,整个组的成绩就等于没了。

  黄河,金刚和正兴三个组,黄河组和金刚组险险过了,正兴组淘汰,正兴组的成员在听到哨子想的时候,头都惭愧的耷拉了下来。

  雷雷君凛沉着脸没有说什么,只是宣布第二批的组别开始。

  也许是受了第批的影响,第二批的南云组,蚩尤组,密乡组只有欧阳,杨大勇,胡杯和金少云四人的蚩尤组通过了,其他两组淘汰。

  到了第三批,其实所有人的焦点都看向了云凰领导的魅影组,因为对于她们别出心裁要帮着绳子,而且不吃饭不喝水进行测试,都感到奇怪。

  “准备好了吗?”雷雷君凛看了第三批组别,确定都好了,对毕修点了下头。

  毕修喊道:“预备,开始。”

  所有组都开始了测试。

  这是团体测试,所有人认为云凰个人会很快通过的时候,却发现云凰的速度似乎开始放慢了,而且是配合了第二个成员,而第三个和第四个都能稳稳跟上,所有人明白了,这组的速度不是取决第个云凰,而是取决第个的支撑,第二个的速度。

  第三第四个只有平常速度超过第二个就可以了,而第二个不想拖累后面的队员,那么就要拼命,而且知道第个的是最好的,就想赶上去,这样的话,整个团队的速度就会提升。

  当绳子到达三米的时候云凰就会不动,那么冯珊珊知道自己不够快,就拼命爬,她此刻心中没有距离,只是点,定不能让云凰慢下来1

  正是因为这么单纯的想法,所有人都发现,冯珊珊的速度都有了提升,这对整个魅影来说是个意外。

  云凰当时这样排秩序,原本就是为了激励冯珊珊,想不到效果竟然这样好,只对大家鼓励笑,带头继续前进,没问题的通过了地网。

  身上绑着绳索,对对于翻墙来说本来就是个困难,但是奇怪的是,云凰设定的距离竟然刚好,当云凰跳下跨过去的时候,冯珊珊刚好到了墙下,当云凰到达对面墙边的时候,冯珊珊正好跳起,而侯紫颜正好到墙下,依次如此,所有队都惊讶了,魅影这个组的配合竟然会这么好,这么有默契。

  当云凰他们进入电网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看好戏,毕竟其他组的成员或多或少衣服会有点损失,即使是其他组的女成员,衣服的背上也会有几点焦黄,可是此刻,所有人惊讶的发现,魅影组在爬行,但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背接近那充满危险的铁丝,即便是冯珊珊,虽然爬起来有点僵硬了,但是都在稳稳前进。

  魅影整个组没有去计算时间,她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在进行测试,到了独木桥,独木桥长度是四米,其实第个和最后个是最危险的,因为中间的有前后支撑。

  167特训十

  ?,!

  云凰对大家自信笑,脱去鞋子,迅速上去,熟悉的走着,三米处,将绳子绷紧,让冯珊珊跟上来,后面的侯紫颜慢慢放开绳子,云凰稳定到达,代表着冯珊珊和侯紫颜都没问题。b

  当最后个是戴小月的时候,只要戴小月支持米就好,侯紫颜过来,云凰把抓过侯紫颜这边的绳子,拉,戴小月跳,整个人飞跃到了云凰这里。

  从开始到结束,总共花费时间是二分四十七秒,云凰带了组员很镇定的到了雷君凛面前:“报告教官,魅影组已经完成测试。”

  “二分四十七秒。”雷君凛看着云凰,读出测试时间:“其实云凰,你个人可是很快的。”

  云凰很淡然,并没有丝的懊恼,反而很认真的回答:“这是团体。”

  问答,似乎没什么,却让周围的其他组惭愧的低下了头,是的,他们很多人只管自己,不管团队,没有意识到团体的精神。

  “云凰,你能解释下,为何在测试前,你不让你的队员喝水吃东西?”毕修直不明白这个道理,这主要跟毕修从外面调过来有关,毕修是少校是营长,但是他却不是来就是特训营的营长,只因为上次追剿国外间谍立功,所以才来特训营做营长,当然这其实也是给他的履历增加个光环,只是即便毕修有很多普通带兵的经验,可不定就会有带特训营战士的经验,这也是他不明白云凰所做的切的理由。

  云凰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她看了看毕修,然后沉默了下思绪,缓缓开口:“其实般人放松的时候,大家最常见的时候是什么动作?”

  “什么动作,无非就是随便走走,或者吃点喝点什么东西?”毕修直觉性的反应。

  云凰轻笑出声:“对啊,你这不是已经说出答案了吗1”

  云凰顿了顿,恢复了原本的严肃神情:“任何个人在忙碌过后,就会当然人认为可以的放松自己,去吃东西或者喝东西,这成了种习惯。但是其实这种习惯是最容易养成惰性的,很容易让人对四周警觉性降低,同时很容易让人的体重增加,当然你们也可以说,少吃多餐是健康的保障,但是作为我们特训营的战士,没有权利去享受少吃多餐的福利,我们更多时候能做的是,能省点食物就尽量省点,尤其是在出任何任务的时候,更是应该如此,因为没人知道吃了这餐是否还会有下餐,甚至不知道下餐要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吃。”云凰的语气非常的沉重,别人眼中的铁血军人并不是天生就是铁血的,而是被所经历的环境给逼出来的。

  “还有,吃过了,体重明显要比没吃前重,在定程度上,执行任务就会增加困难,拿现在做例子,我为何不让大家吃东西喝水,那是因为不吃东西不喝水,我们的胃都是收缩的,那么在通过电网的时候,我们都多了定胜算,至少腹部收缩了,我想大家都经历过了电网,应该明显能够感觉到点,那就是电网的高度要比普通地网的高度低两公分,平常我当然这没什么,但是现在我们面临的地网原本就只有五十公分,要过去就不容易,何况是比地网低两公分的电网呢,而我们这组能够迅速通过,你们可以说我们这组幸运,因为我们全部都女孩子,相对来说,我不否认女孩子的骨骼体制都比较纤小,机率就比般人大,但这些都不过是天生的优势。”云凰的眼中此刻闪着特别的亮光。

  168特训十二

  ?,!

  “自古以来,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会有天时地利人和之说,如今地利是绝对说不通的,大家都是样的环境,而我们组中组员都很团结,自然是天生拥有了人和条件,但是我更想多点天时,所以不吃东西不喝水,让胃尽量收缩,然后自然通过率就高了,而且最重要的,不吃东西,不喝东西,对外面的切就会敏感,我不知道你们减肥过没有,即便没有,你们也应该见过你们身边的人减肥的样子,只要是饥饿减肥者,不吃东西的情况下,对事物特别的敏感。”

  “这个倒是真的,我看过我妹妹饥饿减肥的样子,明明我都闻不出的都是差不多三四里外的烤鸭香味,她居然能够闻到。”欧阳旁笑着插嘴。

  云凰附和点头:“我这里就是利用这个原理,真的来说,其实我的确残忍,但是如果此刻对自己不残忍,等真正出任务的时候,很可能会是敌人对我们残忍,那么那时候付出的代价不是段时间的饥饿和饥渴,而是整个生命的代价。”

  云凰表情严肃的说完,然后对毕修敬了礼:“营长,我说完了。”

  毕修沉默了好会才开口:“我还是第次听到这个,云凰,你生动的给我们上了堂课。”尤其的毕修他更是体会多多,感触多多。

  雷君凛眼中流露丝微笑,他看所有人在沉思云凰的话,脸肃穆的对所有人道:“好了,没有通过的,依照我早上说的,不能睡觉,继续训练,除非你们通过,不过如今云凰说了这些,我想你们要通过的机率会很大,大概不用我陪你们到明天天亮了。通过了的,允许你们今夜出去外面自己狩猎生火,但是要注意安全,每个组都要有纪律的出去,每个组的组长都要照顾好自己的队员,好了,除了没合格的,合格的黄河组,金刚组,蚩尤组和魅影组你们可以出去休息了。”

  其他没通过的五个组羡慕的看着四个组离开。

  走出仓库,云凰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伸了伸腰:“天没看见外面的世界,果然给人不样的感觉1”云凰不无感慨。

  冯珊珊过来,手按着肚子:“三姐,我饿了,能吃饼干不?”

  云凰听了后,敲了下冯珊珊的头:“那饼干放着,暂时别吃,以后说不定应急可用,教练不是让我们自己出来狩猎吗,我们四处找找,说不定能找到吃的。”

  在侯紫颜三人的心中,现在有种盲目,那就是听云凰的绝对不会有错,因此自然而然都没有意见,四人走了几分钟,冯珊珊指着前面:“那边有河,说不定有鱼,我们过。”

  云凰也看见了那条河,随即点头,四人过去,看真切,其实是个池塘,照说应该是死水,但是不知道为何,竟然水清澈见底,而且的确是有鱼游来游去。这时候阵风过,水面荡起了阵阵涟漪,云凰愣,看了看四周,然后直接对其他三人道“是鲫鱼,还不小呢,大姐,你和小四抓鱼,二姐你去找点柴火来,我去其他地方转转,看能不能找到别的吃的。”

  169凰纱上

  ?,!

  “好。{}”三人从来没有怀疑过云凰,也许这就是种知己式的相识相知了,在这刻,没有个人会产生怀疑的感觉。

  云凰见她们毫不犹豫的信任,心中也有丝感动,只是此刻不是感动的时候,她笑了笑,转身就朝旁边个小丘走去,走了段路,回头看不见侯紫颜三人了,云凰才开口:“出来吧,跟了我也挺累的吧。”

  话落,只见个人出现,这人戴着鹰型面具,身复古式的长衫被件大斗篷遮住,看不出身形如何,云凰都怀疑这大热的天,竟然有人不会中暑。

  如果君在这里,就会发现,正是当日跟在君身后的那个玄“不愧是凰,这么敏锐。”

  “你是?”云凰不认识玄,她却能感觉到,眼前这个人对自己并没有任何恶意。

  “我叫玄,我想你听君提过。”玄的声音很温和,让云凰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般,可是又想不起是什么地方。

  微微甩了下头,云凰定了定神,清眸不带任何感情的看了玄好会:“你就是那个玄道的拥有者,玄?”

  “是。”玄点了点头,肯定了云凰的疑惑。

  云凰好奇心起来了,她不是对眼前的玄好奇,而是对君好奇:“上次在学校食堂的时候,我感觉到君就在现实中,这次你出现,难道是君要见我?”

  玄眼中闪过微笑:“君直就存在现实中,只不过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他不会主动出现在你面前,这是当年的个约定。”

  “约定?什么约定?”云凰真的很好奇,而且她想不起有什么约定过。

  玄似乎察觉到自己说漏了,只沉默了下:“这原本是你和君的私事,我不方便说,不过既然你问起,我就稍微透露点吧,当年你曾跟君说过,不想见到他,除非是你再度想起他,所以君今生不会主动出现在你面前,当然你的切他都关注,除了教你凰道的切外,现实中他只会等你去找到发现他,而不是他主动以君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即便你有危险,他也只会通过规则提醒你或者提点你,若是你不能突破你的心结,你就不能见到真正的君1”

  云凰微微皱眉,玄说的这些,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有点她明白,那就是君不会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怀疑的看了眼玄:“既然君不是要见我,那你为何出现?”自己似乎跟这个玄也没什么交集

  玄微微看了眼云凰,手伸,个白娟包的凭空东西出现在他手中:“这是君要我给你的,其实这原本就是你的东西。”

  云凰心中跳,她还没看到那白娟包中是什么,但是她突然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这就好像,这个东西天生就跟她血脉相连,这是属于她的,下意识抚住自己的心,她竟然生起种内疚的感觉,似乎因为某种原因牵扯着这种情绪,迫使她缓缓走了过去,没有理由,她直觉玄不会害自己,最主要的的是,她想拿到那包东西,她走到玄面前,伸手拿过了那白娟包的东西。

  170凰纱下

  ?看小说就来【军婚】,!

  绢的成色不是现代的,好似已经很古老了,古老的说不出它的年份,可在手中的感觉,似乎又特别的牢固,没有任何丝的损坏。b

  云凰缓缓打开了绢,竟然是张水晶凰型面具,透明的面具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孤独,它似乎在静静等待,等待自己去拿它戴在自己的脸上。

  “凰纱。”云凰脱口而出,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两个字,好像天生就知道这个名字。

  “是啊,凰纱,你的面具。”玄轻笑出声:“看来,到底是你身上下来的,你居然能够眼认出它。”笑声中却有丝淡淡的苦涩,又似乎有丝的安慰,总之很复杂

  云凰仿佛没有听见玄的话,左手拿着凰纱,右手指背轻轻的抚摸过它,就好像父母在抚摸自己的孩子样,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情浓,她和它之间好似有千百年的话要说,可是却不知道如何说,那是种惆怅的心绪,种无奈的情绪,种久别重逢的感情。

  云凰缓缓的端正了凰纱,双手捧着,往脸上轻轻套,股清凉冲入,猛然间,她感觉自己的生机气息浓了很多,分了丝神识偷偷看了下自己的云染空间,竟然又下子多了差不多五十亩土地的样子,而且似乎还种植了些奇怪的东西,再看储存空间也下子扩大了四五百个平方,这凰纱竟然比自己原本的生机能力还深。

  脑海中闪过些什么片段,却很快,云凰抓不住,微微的闭眼,凰纱已经隐没在了自己的脸中,如今出现在别人面前的,还是云凰,微微笑,动,脸型竟然在慢慢的改,成了前世非煌那绝世的容颜,当然这些云凰自己看不见,倒是玄看见了微微愣:“凰。”

  云凰听见了,微微愣,睁开眼睛,然后拿出军工刀,借着刀身上的反射,看自己,她微微皱眉,这样的自己太过夸张,不过原本的脸似乎可以稍微做点调整。

  微微笑,轻轻挑眉,飞凰的容颜开始和自己的包子脸结合在起,包子脸有点变长了,双眉间多了股威严和淡漠,原本的双凤眼,此刻更有点翘,威严中多了股妩媚,还好云凰没有要化妆,这样的容颜,若是稍微化装下,就个倾国祸水,素颜有时候是最好的易容术1

  “谢谢你给我带来了凰纱。”云凰笑,虽然不明白玄的用意,但是能够给自己带来凰纱,她还是要感谢他。

  玄轻轻叹了口气,有点惆怅,只微微摇头:“我只是奉命行事。”然后又打了招呼:“我先走了,我想你也不能长时间跟我说话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