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先出去。”

  “为什么换她不换我们?”有人这样喊了起来。

  其实也怪不得这些人,毕竟在这个时刻,谁不想先脱离这种危险的境界呢。

  那个孕妇虽然脸色有点苍白,不过很镇定,云凰坐到她旁边拉住她的手,轻轻请了下脉,还好,没问题,那孕妇开口了:“我的丈夫是军人,作为军嫂,我不能给我的丈夫丢人,我愿意最后个走。”

  “她不走我走。”有个人想冲出去。

  云凰脚踢过去,直接将他踢倒旁座位上,是个二十多对的小伙子:“个大小伙子,胆子还不如这里的女人,急什么,我们都没死,你也不会死,给我回去,如果再这样闹腾,我就直接将你丢下去。”

  看云凰这么霸道,那小伙子还真不敢动了,只乖乖坐着,畏惧的看着云凰。

  云凰则又恢复温和样子对那孕妇道:“好嫂子,你先下去吧,你是军嫂,如果你没有怀孕,我自然会让你留到最后,但是现在不是。你有身孕,你的孩子说不定是祖国未来的栋梁之才,而且也是因为你是军嫂,你下去了,可以帮着大家做下思想工作,现在虽然大部分人已经离开了飞机,但是在大的挽救队没有到来之前,是非常危险的。”

  孕妇仔细的听着云凰的话,明白自己是定要离开这里的,因此倒也不再推诿:“好,我走1”

  云凰让杜妃月坐好,然后自己扶着孕妇到门口气床梯,轻轻的让她坐下,看着她滑下去。

  下面刚才提建议的那位大爷早已经在等候,另外还有个人,手中拿着毯子和手电,大爷看孕妇出来了,过去扶住了孕妇,然后在另个人帮助下,打着灯离开,朝山顶而去。

  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云凰却不能睡,因为她知道现在的安静随时会被打破。

  云凰机警的关注着切,山顶上的杨大勇等人已经将部分压缩饼干陆续送了下来,飞机上其实还是有点水的,因此倒不担心吃喝问题。

  外面的风似乎更加的大了,卡着飞机的三棵树不断的摇摆着,连带的飞机也很不稳定。

  云凰心中万分焦急,脸上却越发的平静,她打开通话器:“大姐,已经准备多少石头了。”

  “这里的石头都没有开采过,因此很难找到整块的石头,不过大家都将包腾空了,装了沙土,约莫估计下,大概也几百公斤的样子了。”通话器中传来最新的信息。

  云凰对眼下情况有些担心:“大姐,你要知道填东西的地方空间是有限制的,多了可没地方放。”

  008

  ?“没法子,这已经尽力了,先试试看吧。【】”侯紫颜看着面前的几个装满沙土的包,也有点无奈。

  云凰沉默了下:“也好,你先放些下来,我先想想别的法子。”

  此刻每步都需要小心,飞机经不起折腾,虽然外面暂时有绳子固定着,但是危险系数依旧不小,即便这些绳子是异麻做的,可也不是不会断的,只不过韧性稍微好点而已。

  看了眼机头上那些充满希冀的眼神,诚如侯紫颜说的那样,能换个是个。

  袋袋的沙土进来,云凰依照差不多的来,在每个人站的地方放上差不多重量的沙土袋子,接着换个人下去。

  没有称体重的秤,只能以自己的估计来算,好在云凰的估计能力还算强的,因此暂时能控制住。

  但是沙袋是有限制的,只因为所带的包有限,用完了所有包,此刻能希望就是石头,但是符合眼下情况的石头很少。

  “要不我们送木头下去?”侯紫颜突然接通了通话器。

  云凰哭笑不得:“大姐。你当是搬运工啊,同体积木头重量不行。”

  “舱内还有多少人?”侯紫颜也只能讪讪笑,她这也是没法子才出的主意。

  云凰看了看机舱:“我和杜妃月换了那名孕妇,你送下来的沙袋换了三个人,目前机舱中包括我在内,还有二十四个人。”

  二十四个人,该如何才能脱离危险,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开始纠结了。

  时间已经开始接近凌晨五点,这时候只听见外面阵喧哗,救援的人员已经到了,带队的是雷君凛。

  雷君凛看了看在场的人:“云凰呢?”

  侯紫颜忙上去,个敬礼:“报告教练,云凰和杜妃月在飞机上1”

  雷君凛微微皱眉,打开了通话器:“云凰,能听见吗,我是雷君凛。”

  “老板,你好啊,我是云凰。”云凰听到雷君凛就知道救援队已经到了。

  “目前飞机中的情况怎么样?”雷君凛直接问道。

  云凰看了看飞机中所有的人:“此刻在飞机中,除了乘务人员,我和杜妃月外,剩下十七名乘客为六名女乘客,十名男乘客,年龄都在三十岁以下,男的最高差不多是米八,最矮不会低于米七,女的看着都差不多都在米六到米六五之间。”

  雷君凛听了好笑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云凰挑眉轻笑,似乎有点苦中作乐:“除了侯紫颜,冯珊珊,戴小月外,教官你再从支援部队中挑三名相似的女子或者差不多体重的男子进来,另外十名男子也是斟酌着挑选下。进来个换个,先将人全部换了,再走下步。”

  雷君凛双眉挑,双目中闪过不悦,但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开口:“好,就按照你的做。”

  很快人选挑了出来,侯紫颜等人先下来,非常小心,虽然心中是非常焦急,但是都明白,此刻每步都要小心,而此刻,卡住机头的三棵树似乎有点松动起来。

  杨大勇发现了这个情况,忙告诉雷君凛,雷君凛没有说什么,只是指挥着切。

  009

  ?,!

  小小翼翼的送个,从气垫滑梯出个,当还剩下最后三个的时候,三棵树的其中棵”哗“的声,竟然凌空掉了下去,零碎的石子打在了飞机上,机身不禁晃动了下,云凰个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将部分沙土搬移到另个方向,来稳定平衡。b

  “我害怕。”杜妃月小声开口。

  已经进入机舱的人,都冷眼看了眼杜妃月。

  此刻云凰没有心思管杜妃月,直接打开通话器:”送人停止,现在不能送人。“

  “那你想怎么做?”雷君凛再度开口,此时的情况,雷君凛也早已经看在眼中。

  “炸湖。”云凰做了这个最危险的决定,此刻的飞机根本就不能有丝波动,若是炸弹炸开了,水没来,而飞机掉下去了,那么飞机中的十之全部都会死亡。

  “时间,地点,爆炸”雷君凛知道,没有时间耽搁,他要知道云凰的全部计划。

  云凰传出声轻笑:“老板,根据我做的前期工作,即便三棵树全部掉下,飞机还可以支撑五分钟,依照现在这个情况,还有两棵树,如果差不多的话,应该可以支撑半个小时,那么也就是说必须在半小时内找到爆炸点引爆湖水,引入湖水,还要至少填满十米以上的水,而这个时间只有五分钟。对了,这个地方的地下水也挺丰富了。”末了不忘提醒下。

  说到这里,云凰脸上露出丝邪魅:“教官,这个可是考验你的时候。”

  雷君凛愣,随即淡淡道:“你倒是好心情,还能考验我。”说完就切断了通话,可见雷君凛也有点生气了。

  云凰听到切断通话的声音,对旁看着自己的其他人,微微笑:“老板切断通话了,好像生气了1”话语倒是有点没心没肺的样子。

  所有人没好生气的瞪了眼云凰,若不是此刻性命交关,谁都想骂句云凰,真的,也太狂了,这样紧凑的时间,这样大的事情,让人如何做得到,是人听了这么大胆的决定都会生气。

  云凰却点都不担心,反正若是到时候实在没法子,自己就使用自己的异能救下大家,只不过那样,自己很可能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小白鼠了。

  该担心不该担心,云凰分的很清楚,这刻,她明白的知道,自己没必要太多担心,不如就等待时间过去吧。

  雷君凛可没那么轻松,他也知道云凰的计划很疯狂,但是他却没有时间去否定了,要想充满水,第引入湖泊的水,第二种,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雷君凛知道,炸地下水,只有将地下水炸出来,那么这五分钟时间就够了。

  所以首先最重要的要找的爆破

  雷君凛打开地图,对着地图指了指,然后对救援人员吩咐了起来:“工兵队,这里,这里,立刻埋上炸药,你们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然后剩下十分钟撤退,三十分钟后准时点燃炸药,我的要求是,五分钟内,必须水冲入下面的峡谷且高度不少于十五米。”

  134营救十

  ?“保证完成任务。【】”看着雷君凛点的两个地方,带队的工兵也不是没经验的,这两个地方,个正是湖泊最佳爆破点,个是地下水最佳爆破点,作为工兵,对于地形需要十足的了解,但是雷君凛如何了解的这么清楚,这让所有人都很诧异。

  当然也没人会来问雷君凛这个问题,如今多争取每分说不定就多分的希望。

  半个小时,云凰在飞机上坐着,副惬意自然的样子,旁边的侯紫颜看的有些哭笑不得了:“老三,你当自己是在摇篮中啊。”

  的确此刻的飞机,只要风过,就摇晃下,虽然送上来的都是士兵,但是这样的情况,次两次还好,时不时来次,真的没有几个人的心脏能够受得了,只因为军人职责所在,即便害怕,都坚强的忍着,哪里像云凰这样潇洒自在的样子。

  云凰听了反而挑挑眉:“有什么好惊慌的,我们急,其实外面的人更加急,想想我们若是死了,至少还有个烈士的封号,活着出去也是人民的英雄,但是外面的人,此刻要不断的精算,如何才能救我们出去,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此刻的云凰可以说是没心没肺,但是正是这样的没心没肺,竟然莫名让所有人有种平静的感觉,似乎点都感觉不到危险了。

  “你啊。”侯紫颜笑骂句,也不再说什么了。

  云凰真的这样无所谓吗,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云凰的手直放在飞机机头上,看似随意的搭着,但是却没人知道,股淡淡的蓝紫色正绕着飞机,让飞机保持着平稳。

  天色渐渐开始亮起来,山上的人自然也注意着这飞机的切,有人看见了那层淡淡的蓝绿色:“你们看,那是什么?”

  所有人看着飞机,但见风过处,虽然飞机摇晃下,却并没有太多的晃动,反而机身外面的那层淡淡的蓝绿色给人种很圣洁很安心的感觉,雷君凛自然也看见了,眼神微微沉1

  此刻第二棵树啪嗒声已经掉落,第棵树可以说已经支撑到了极

  飞机的整个稳定情况看起来是岌岌可危,所有人的心已经到了咽喉处了。

  “报告,工兵组特来报告,按照首长要求,两处炸药已经埋好,请问是否开始引爆。”埋炸药的工兵组长过来对雷君凛报告。

  雷君凛看了下手表,然后打开了通话器:“云凰,炸药已经埋好,要引爆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云凰愣,似乎听出了什么,又没听出什么,微微摇头,此刻没有心思去分析雷君凛的话,只是回答:“已经做好准备。”

  “好,引爆。”引爆是雷君凛发出的,命令,随着雷君凛声引爆,”哄“的声,紧接着就是哗的声,不远处的湖泊水以及地下水不断的进入了峡谷内。

  而此刻,也是因为这声“哄”,最后棵树也已经掉落下去。

  固定飞机的只有寥寥几根绳索,由于飞机的本身的重量,绳索也在缓缓的被拉长,嘶嘶的似乎要裂开。

  所有人秉着呼吸看着这切,此刻的的绳索的情况只有两个,个是绳索断掉,个是固定在山上的树连根拔起,不管哪种,支撑这架飞机的时间,诚如云凰所说,不会超过五分钟。

  135营救十

  ?危险就在顷刻间,雷君凛这边只能等待水涨上来,而云凰那边,此刻反而不能休息了,而是让人将刚才运下来的沙袋全部弄到左侧机身,机身在慢慢倾斜,当绳断掉的时候,也是飞机掉下去的时候。【】

  云凰清眸微微扫视众人眼:“等下飞机掉下去后,进入水中,先让剩余乘客出门,送乘客上去,大家个个来,先女后男,不准冲出来,若我发现有人乱来,可别我怪我不客气。”话语瞬间冷,在场的人不自觉都忙点头。

  云凰满意点了点头:“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在机头外面接应你们,并且会用上面放下来营救的绳子给大家固定,所以,到时候不需要慌张,依次序来,放心,我在,大家不会有事情。

  乘客撤退完后,第二批是飞机的乘务工作者,最后才是所有来支援的官兵以及我们特训营成员。我希望所有人不要抢,若是出现抢的场面,可别怪我还不客气。”云凰再度重申,任何时候就怕个乱字,只好控制好了乱,就不会有问题。

  看大家似乎要说话,云凰手挥:“现在不是争来争去的时候,我知道大家都想让别人上,争来争去反而浪费时间,现在时间不多,绳子随时会断裂,大家就按照我刚才说的那样做。”

  不约而同,所有人竟然以云凰为主,也许云凰天生有种魅力,让人不敢违背她的意思。

  云凰让所有人做好头部保护工作,看着外面的绳索,她似乎在等,大约半分钟后,她的手开始做动作:“十九八”每个数字似乎在扣动人心,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跟着做好准备。

  “三二。”字落,是感觉飞机阵震动,开始倾斜下掉。

  依照云凰预估的,这飞机本身朝左开始倾斜,所有机舱门已经关上,云凰闭着眼睛,预估着飞机的倾斜度,大约过了二十秒,云凰睁开了眼睛:“快,大家尽量朝右站。”

  没有人违背云凰的意思,虽然此刻人站不稳,但是除了三个乘客,大部分人都服从云凰的命令,因此云凰开口,全部朝右扑过去,飞机朝左的速度被缓冲了,左翼遇上了水,水天生的浮力和阻力,让飞机侧倒下,水慢慢在往里面渗透,云凰,个飞跃,将右侧机仓门踢开,跃出,飞身到飞机的表面,然后朝里喊:“按照我刚才的要求,个个上来1”

  此刻山上人已经投下了长粗绳,第个乘客上来,云凰,把拉住绳子,然后将他的腰困结实,才开了通话器:“拉。”

  第个上去了,第二个接着来。

  好在山崖上人多,带的绳索也多,因此云凰虽然忙不停,却没有耽误丝的救人时间。

  后面的几个乘务员,虽然也跟乘客样,对于绳索攀附不熟练,但是依照云凰的吩咐,非常配合执行,到后面的支援部队的,云凰就轻松了很多,只要将绳子递给他们就可以了。

  136营救十二

  ?,!

  人个个在减少,但是飞机也点点在下沉,如今虽然有了水的浮力作为缓冲,但是也有坏处,那就是飞机不是密封的,水在进入机舱内,飞机也就点点往下成,迟早就会沉入水底。://b/

  部队成员都上去了,就剩下云凰几个特训人员,都站在了飞机机头外侧上,此刻也就剩下个机头了,因此速速撤退是刻不容缓的,云凰跟侯紫颜几个点了下头,侯紫颜,戴小月,冯珊珊也不谦让,个个利落的自己固定好绳子上了去。

  云凰将绳子分给杜妃月后,杜妃月想说什么,可是终究没说,而是绑起了身子。

  云凰自己也帮好了,然后开始顺着往上爬。

  不得不说,没有能力的人,这自尊心永远是会害死人的。

  眼前这个杜妃月就是,也只知道她是如何在部队中呆的,她竟然连最基本的绳索都不会捆绑固定,如果不会,她自己说声,云凰也会帮着,偏偏心中不忿,竟然不说,认为随便绑下就好了,人在往上,但是绳子却散开了,般特训营成员也知道如何解决这个情况,即便是绳子散开也不会有事,因为很多空手攀腾都是要训练的。

  杜妃月则哇哇大叫起来,这大叫着不算,人还不断的在晃动,结果原本山壁也支撑点缓缓上爬的趋势成了双脚凌空乱蹬。

  云凰已经快到顶,此刻听见杜妃月喊救命,往她看,微微皱眉。

  “抓住啊,别放手啊。”控制着杜妃月另头的是杨大勇和金少云,喊话的是胡杯。

  “我害怕,救命啊。”杜妃月这会可真的算是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奇葩了。

  云凰顾不得别,手放松自己的绳子,朝杜妃月空跳过去,沿着山壁,走到杜妃月身边,把抓住她:“闭嘴,再喊,我就将你丢下去1”

  杜妃月此刻是泪流满面,早没有以往的嚣张之气:“我怕,我不会绑绳子。”

  “愚蠢。”云凰怒骂声,此刻也没时间骂人了,眼下积聚力气才是上策。

  云凰手抱住杜妃月,手将杜妃月的绳子拿过,扯了下,绳子还是结实的,云凰要给杜妃月绑绳子。

  但是杜妃月本身的骨骼就比云凰大,这会云凰抱着杜妃月有点勉强,要给杜妃月绑绳子就更加困难,最重要的是,这杜妃月因为害怕死死抱着云凰。

  云凰身上的条绳子根本没法负重两个人的体重,如果杜妃月不赶紧绑上单独的绳子,只怕到时候两个人都有危险。

  急中生智,云凰双手抱住杜妃月,双脚缠住了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