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组能够迅速通过,你们可以说我们这组幸运,因为我们全部都女孩子,相对来说,我不否认女孩子的骨骼体制都比较纤小,机率就比般人大,但这些都不过是天生的优势。”云凰的眼中此刻闪着特别的亮光。

  168特训十二

  ?,!

  “自古以来,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会有天时地利人和之说,如今地利是绝对说不通的,大家都是样的环境,而我们组中组员都很团结,自然是天生拥有了人和条件,但是我更想多点天时,所以不吃东西不喝水,让胃尽量收缩,然后自然通过率就高了,而且最重要的,不吃东西,不喝东西,对外面的切就会敏感,我不知道你们减肥过没有,即便没有,你们也应该见过你们身边的人减肥的样子,只要是饥饿减肥者,不吃东西的情况下,对事物特别的敏感。”

  “这个倒是真的,我看过我妹妹饥饿减肥的样子,明明我都闻不出的都是差不多三四里外的烤鸭香味,她居然能够闻到。”欧阳旁笑着插嘴。

  云凰附和点头:“我这里就是利用这个原理,真的来说,其实我的确残忍,但是如果此刻对自己不残忍,等真正出任务的时候,很可能会是敌人对我们残忍,那么那时候付出的代价不是段时间的饥饿和饥渴,而是整个生命的代价。”

  云凰表情严肃的说完,然后对毕修敬了礼:“营长,我说完了。”

  毕修沉默了好会才开口:“我还是第次听到这个,云凰,你生动的给我们上了堂课。”尤其的毕修他更是体会多多,感触多多。

  雷君凛眼中流露丝微笑,他看所有人在沉思云凰的话,脸肃穆的对所有人道:“好了,没有通过的,依照我早上说的,不能睡觉,继续训练,除非你们通过,不过如今云凰说了这些,我想你们要通过的机率会很大,大概不用我陪你们到明天天亮了。通过了的,允许你们今夜出去外面自己狩猎生火,但是要注意安全,每个组都要有纪律的出去,每个组的组长都要照顾好自己的队员,好了,除了没合格的,合格的黄河组,金刚组,蚩尤组和魅影组你们可以出去休息了。”

  其他没通过的五个组羡慕的看着四个组离开。

  走出仓库,云凰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伸了伸腰:“天没看见外面的世界,果然给人不样的感觉1”云凰不无感慨。

  冯珊珊过来,手按着肚子:“三姐,我饿了,能吃饼干不?”

  云凰听了后,敲了下冯珊珊的头:“那饼干放着,暂时别吃,以后说不定应急可用,教练不是让我们自己出来狩猎吗,我们四处找找,说不定能找到吃的。”

  在侯紫颜三人的心中,现在有种盲目,那就是听云凰的绝对不会有错,因此自然而然都没有意见,四人走了几分钟,冯珊珊指着前面:“那边有河,说不定有鱼,我们过。”

  云凰也看见了那条河,随即点头,四人过去,看真切,其实是个池塘,照说应该是死水,但是不知道为何,竟然水清澈见底,而且的确是有鱼游来游去。这时候阵风过,水面荡起了阵阵涟漪,云凰愣,看了看四周,然后直接对其他三人道“是鲫鱼,还不小呢,大姐,你和小四抓鱼,二姐你去找点柴火来,我去其他地方转转,看能不能找到别的吃的。”

  169凰纱上

  ?,!

  “好。{}”三人从来没有怀疑过云凰,也许这就是种知己式的相识相知了,在这刻,没有个人会产生怀疑的感觉。

  云凰见她们毫不犹豫的信任,心中也有丝感动,只是此刻不是感动的时候,她笑了笑,转身就朝旁边个小丘走去,走了段路,回头看不见侯紫颜三人了,云凰才开口:“出来吧,跟了我也挺累的吧。”

  话落,只见个人出现,这人戴着鹰型面具,身复古式的长衫被件大斗篷遮住,看不出身形如何,云凰都怀疑这大热的天,竟然有人不会中暑。

  如果君在这里,就会发现,正是当日跟在君身后的那个玄“不愧是凰,这么敏锐。”

  “你是?”云凰不认识玄,她却能感觉到,眼前这个人对自己并没有任何恶意。

  “我叫玄,我想你听君提过。”玄的声音很温和,让云凰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般,可是又想不起是什么地方。

  微微甩了下头,云凰定了定神,清眸不带任何感情的看了玄好会:“你就是那个玄道的拥有者,玄?”

  “是。”玄点了点头,肯定了云凰的疑惑。

  云凰好奇心起来了,她不是对眼前的玄好奇,而是对君好奇:“上次在学校食堂的时候,我感觉到君就在现实中,这次你出现,难道是君要见我?”

  玄眼中闪过微笑:“君直就存在现实中,只不过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他不会主动出现在你面前,这是当年的个约定。”

  “约定?什么约定?”云凰真的很好奇,而且她想不起有什么约定过。

  玄似乎察觉到自己说漏了,只沉默了下:“这原本是你和君的私事,我不方便说,不过既然你问起,我就稍微透露点吧,当年你曾跟君说过,不想见到他,除非是你再度想起他,所以君今生不会主动出现在你面前,当然你的切他都关注,除了教你凰道的切外,现实中他只会等你去找到发现他,而不是他主动以君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即便你有危险,他也只会通过规则提醒你或者提点你,若是你不能突破你的心结,你就不能见到真正的君1”

  云凰微微皱眉,玄说的这些,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有点她明白,那就是君不会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怀疑的看了眼玄:“既然君不是要见我,那你为何出现?”自己似乎跟这个玄也没什么交集

  玄微微看了眼云凰,手伸,个白娟包的凭空东西出现在他手中:“这是君要我给你的,其实这原本就是你的东西。”

  云凰心中跳,她还没看到那白娟包中是什么,但是她突然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这就好像,这个东西天生就跟她血脉相连,这是属于她的,下意识抚住自己的心,她竟然生起种内疚的感觉,似乎因为某种原因牵扯着这种情绪,迫使她缓缓走了过去,没有理由,她直觉玄不会害自己,最主要的的是,她想拿到那包东西,她走到玄面前,伸手拿过了那白娟包的东西。

  170凰纱下

  ?看小说就来【军婚】,!

  绢的成色不是现代的,好似已经很古老了,古老的说不出它的年份,可在手中的感觉,似乎又特别的牢固,没有任何丝的损坏。b

  云凰缓缓打开了绢,竟然是张水晶凰型面具,透明的面具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孤独,它似乎在静静等待,等待自己去拿它戴在自己的脸上。

  “凰纱。”云凰脱口而出,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两个字,好像天生就知道这个名字。

  “是啊,凰纱,你的面具。”玄轻笑出声:“看来,到底是你身上下来的,你居然能够眼认出它。”笑声中却有丝淡淡的苦涩,又似乎有丝的安慰,总之很复杂

  云凰仿佛没有听见玄的话,左手拿着凰纱,右手指背轻轻的抚摸过它,就好像父母在抚摸自己的孩子样,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情浓,她和它之间好似有千百年的话要说,可是却不知道如何说,那是种惆怅的心绪,种无奈的情绪,种久别重逢的感情。

  云凰缓缓的端正了凰纱,双手捧着,往脸上轻轻套,股清凉冲入,猛然间,她感觉自己的生机气息浓了很多,分了丝神识偷偷看了下自己的云染空间,竟然又下子多了差不多五十亩土地的样子,而且似乎还种植了些奇怪的东西,再看储存空间也下子扩大了四五百个平方,这凰纱竟然比自己原本的生机能力还深。

  脑海中闪过些什么片段,却很快,云凰抓不住,微微的闭眼,凰纱已经隐没在了自己的脸中,如今出现在别人面前的,还是云凰,微微笑,动,脸型竟然在慢慢的改,成了前世非煌那绝世的容颜,当然这些云凰自己看不见,倒是玄看见了微微愣:“凰。”

  云凰听见了,微微愣,睁开眼睛,然后拿出军工刀,借着刀身上的反射,看自己,她微微皱眉,这样的自己太过夸张,不过原本的脸似乎可以稍微做点调整。

  微微笑,轻轻挑眉,飞凰的容颜开始和自己的包子脸结合在起,包子脸有点变长了,双眉间多了股威严和淡漠,原本的双凤眼,此刻更有点翘,威严中多了股妩媚,还好云凰没有要化妆,这样的容颜,若是稍微化装下,就个倾国祸水,素颜有时候是最好的易容术1

  “谢谢你给我带来了凰纱。”云凰笑,虽然不明白玄的用意,但是能够给自己带来凰纱,她还是要感谢他。

  玄轻轻叹了口气,有点惆怅,只微微摇头:“我只是奉命行事。”然后又打了招呼:“我先走了,我想你也不能长时间跟我说话的。”说完也不等云凰回答,直接消失,仿似从没出现过般。

  云凰只是稍微愣了下,对于玄的离开没有什么挽留,看了看四周,这个草原还真是草原,似乎没什么吃的可言,不过云凰还是幸运的发现了些野生的草莓,然后灵机动,趁着没人从空间拿出了些山芋,确定够自己几个人吃的,才朝侯紫颜她们的地方走去。

  【军婚手机版】

  224绝境16

  ?“哎呀,罗大少你吵什么呢?”云凰不在意的,走过来,硬是将站起来的罗玄压回座位,似乎点都不生气的笑对刘奇华:“刘少将很好奇和我雷君凛的感情故事吗?”

  “当然。首发”刘奇华看不透云凰,他所了解的云凰,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子,但是如今这般的沉稳,镇静,可不是个十七岁的女孩该有的表现。

  云凰微微点了下头:“刘少将好奇啊,原本是应该说说的,毕竟是美好的感情,都是所有人向往的,但是我这个人有个习惯,那就是别人越好奇,我就越喜欢吊人胃口,刘少将您好奇是吗?”

  刘奇华想不到云凰竟然会出这么招,这个答案等于没有答案,人家说的很清楚了,你好奇,她就喜欢吊你胃口,就不告诉你,你不好奇,那她何必没事找事做,也没必要告诉你了,这么来,不管你是否好奇,她都不用告诉你。

  “云凰妹子,说的好。”罗玄此刻竟然副力挺的样子。

  云凰瞥了眼罗玄,罗玄看到云凰的眼神,心中闪过丝不安,这丝眼神是谴责,也是淡漠,他是什么样的人,似乎已经全然无遮的暴露在云凰心中。

  云凰不动声色,只是继续面对刘奇华:“刘少将,今日你来喝我和雷君凛的订婚酒,也算是我们的荣幸,请多喝两杯,就当是对我们的祝福了。”

  这酒,刘奇华还不得不喝,不喝代表不祝福云凰和雷君凛,那么就是有意是来挑衅的,刘奇华不是愚笨的人,若是没有本事,他就做不到少将这个位置,他端起酒,爽快喝了两杯:“那就祝福雷君凛和云凰的,不过云凰,雷君凛太过出色了,你还是要小心”

  云凰微微笑,这是真正的挑拨,如果个小心眼的女人听了,表面上不会表露什么,暗中定会闹些事情来,当然对于明白人来说,不会上当,刘奇华这招并不高明,但是如果是其他女人依旧会上当,但是云凰不同,她笑了,走到雷君凛身边,看着雷君凛:“你真有那么优秀吗?”

  雷君凛的眼中闪过微笑:“不是我骄傲,好像我还真的挺优秀的1”

  “优秀又如何?”云凰把拉下雷君凛的头,直接在他嘴上吻,这吻不过三四秒,但是震惊全场,所有人都愣,看着云凰,云凰放开雷君凛,脸上泛起得意,清目扫视了所有人眼:“再优秀又如何,他,雷君凛,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未婚夫,也就是我未来的老公,更是我的男人。”话语中透露着逼人的霸气“过去怎么样,我不管,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我的,你们中,有我的亲人,有我的朋友,有真心祝福我的人,当然说不定也有想看我出丑的人,但是今天的事情,你们只管传出去,既然,他,雷君凛是我的人,那么,以后任何女人,除了他的直系亲戚外,其他女人都不得靠近他,否则。”云凰的嘴角泛起丝微微的邪魅,这丝邪魅好似魔女出世,又好似罗刹降临,更多的是仿似蛊惑人心的妖姬再现,她缓缓的拿起只酒杯:“否则,我可不见得会手软。”

  江苏文学网

  225绝境17

  ?“啪。【首发】”软字落,她手中的酒杯瞬间化成碎片。

  四周瞬间寂静片,震惊,不敢置信,亲人眼中有的是惊喜,雷君凇和雷君况眼中的赞许,其他人是佩服,而刘奇华眼中是阴晴不断。

  罗玄眼中有丝的内疚。

  雷君凛的眼中闪过丝宠爱,丝惊喜,这会没有掩饰,只是拉起云凰的手看了看:“捏那杯子做什么,万割破手就不好了。”

  云凰随手塞给他个:“那你捏。”

  雷君凛笑:“是啊,该我捏。你发令,我执行。”说着,又“啪”声。

  “好。”声叫喊:“不愧是我雷家的儿子,就该有这个魄力。”雷老爷子出来,后面还有国盛老爷子,看来是因为听到这里有些问题,所以同出来看看。

  国盛老爷子赞许的看了眼云凰:“不错,云家女儿就该如你这样,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休想沾染。”

  兴华老爷子过来拍了下云凰的肩膀:“好孩子,今天委屈了吧。”

  云凰轻笑:“没有,我只不过试水下,而且以后只要发令就好了。”说完不忘看眼雷君凛。雷君凛也很卖面子的笑。

  老爷子的意思,云凰懂,刘家的挑衅不要放在心上,雷家人心里都明白,而云凰则是告诉老爷子,这种人物的较量,根本就不需要动用雷家,她个人就可以搞定,而且以后也不用她动手,她说声,雷君凛就会扫平,当然如果她有兴趣的话,会自己动手。

  兴华老爷子欣慰笑:“很好,三小子没看错人,不愧是我雷家媳妇。”

  说着又对国盛老爷子道:“云老三啊,你看看,你们云家出了个好女儿啊1”

  国盛老爷子慈祥的看了眼云凰:“是啊,很好。”

  然后两位老爷子也没说什么,就起走进后面客厅去了。

  这样闹下来,刘奇华反而不敢再起什么波澜,接下来的酒席倒是平平静静。

  用完午饭,雷君凛和云凰换了衣服就先离开了,他们要赶回特训营去。

  他们利用军用飞机直接送的,送到的是西漠军区,然后云凰提议分车朝特训营去,虽然两人订婚了,但是没打算让特训营中的人知道。

  云凰回到特训营,已经差不多是晚上七点,经过张霞住的管理处的时候,正好张霞出来,云凰随手就给了张霞包糖:“霞姐,刚才正好遇上教练,让带的订婚糖。”

  张霞若有所思的看了眼云凰:“也是巧了,听说雷少将也这次休假回去,好像是回华京订婚的,云凰你家不是在近市市吗,这么巧能遇上雷少将。”

  云凰听了,眼珠转,然后笑道:“刚才下车的时候遇上的。”

  “老三,你回来了。”侯紫颜在二楼正好出来,看见了下面的云凰。

  云凰挥挥手:“大姐,你回来了?”

  “是啊,老二和老四也已经回来了,你回来的最晚。”侯紫颜招手:“快上来,我带来了好多吃的。”

  江苏文学网

  001

  ?

  云凰给大家做了个小心的手势,自己则小心翼翼的过去。

  个残破的机头卡在山腰上的三棵树树叉之间,机身则露在外面,看起来摇摇欲坠,很是危险,但是不可否认,这样正好遏制客机落地时候的爆炸,左侧的气垫滑梯已经打开,而飞机旁围着群惊慌的人,可能还惊魂未定,只在不远处席地坐的坐,站的站,眼中全都是种茫然,中间站着两个穿蓝色制服的人,看样子是隶属该架飞机的机务成员,个男子正在挥舞着手势,似乎在安抚那群人。

  云凰四人从带着手电走了过去。

  “什么人?”那名男子机警的看着云凰四人喝道。

  “西漠特训营成员云凰偕同小组成员奉命前来客机出事地点救人。”云凰冷静的回答。

  “是云凰同志,我们终于等到,我是这架客机的机长宣源海。”个年轻人过来。

  看来如今国家开始年轻化点都没错,至少如今机长这么年轻了,而且看样子不是徒有虚名,至少在安抚乘客的这个时候,做的非常到位。

  “客机上的成员可有什么意外的?”云凰边让侯紫月几个人带了医药箱救人,顺便发放他们随身带来的压缩饼干,边问宣源海。

  宣源海眼神微微黯:“整个客机上,乘客九十七人,机务人员,机长名,副机长两名,其他工作人员四名,共是百零四个人,由于飞机卡在了树间,因此目前没有出现任何伤亡,只是精神状态全部都不是很好。

  如今在这里的只有七十名乘客,还是二十七名在飞机上面,包括名孕妇,两名副机长和三名其他工作人员也在上面。飞机被卡在山腰,没爆炸,原本是幸事,所以我们开了边的门,通过气垫滑梯,让大部分人下来,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飞机机头虽然卡住了,但是身子大半在外面,如果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