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少女指了指身后的淑女馆,满脸的笑意。

  苏尘微微愣,随意笑着摇摇头,“非常感觉你的好意,但我朋友知道我在外面,时间到了的话,她会出来的!”

  知道你在外面?

  黑发少女楞了下,忽然不好意思起来,“难道,你们吵架了!”

  既然知道朋友在外面,还心安理得的躲在淑女馆,也许只有吵架的情侣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黑发少女是这样想到。

  苏尘苦笑,点了点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这样子的!”

  自己貌似又猜到地雷了。

  黑的发少女尴尬的笑了起来,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感觉自己的存在仿佛已经成为了多余,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时间越长,这样的感觉就浓烈。

  时间,少女都不知道自己笑容已经走形了什么样子了。

  【说些什么,自己必须说些什么,应该说些什么,快点,快点,快点】

  拼命的搅动着脑汁,黑发少女忽然出口问道:“你的名字,是什么?”

  虽然这个问题不怎么愚蠢,但绝对算不上睿智。

  “苏尘!”在黑发少女的眼中,少年笑着回答了她的问题,脸上那温和可爱的笑容,令少女心脏的尴尬在瞬间被扫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点的污垢。

  “我的名字是苏尘,苏醒的苏,灰尘的尘,你的呢!”

  “伊晚恋!”黑发少女感觉自己很蠢,回答的没有丝的特殊,所以她赶紧追加道:“伊人的伊,晚上的晚,早恋的恋,伊晚恋,我的名字!”

  苏尘微微笑,说道:“伊晚恋,真是个奇特的名字。”

  扑通

  心脏仿佛在加快跳动起来,名叫伊晚恋的黑发少女莫名其妙的慌张起来,脸色有些发烫。

  “真真是失礼,居然说人家的名字奇怪什么的,这可是妈妈包含期望而取得名字啊。”少女娇哼了声,不悦的看着苏尘。

  但苏尘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女的目光,反而陷入了沉思。

  “包含着妈妈期待的的名字,难不成你妈妈不希望你早恋,而希望你晚恋吗?”苏尘惊讶的说道。

  “肤浅的解释!”

  “果然如此,那么它的真正意义是什么!”苏尘饶有兴趣的追问了。

  “早恋代表着不成熟,代表着青春的冲动和热血,往往是受到伤害的前奏,所以妈妈希望我可以尽快的成熟起来,然后找到自己的人生的另个半圆,从而成为最为幸福的人。”

  伊晚恋笑了,笑的十分的开心,就像个小孩子得到了最心爱的玩具样,那抹开心纯正无邪的笑容,隐隐令苏尘心底发颤。

  结婚3

  “晚恋,晚恋,并不是晚点恋爱,而是能够轻轻松松走完生,即使在晚年,也能给和自己最爱的人保持恋爱般的心态!平平淡淡,才是最真实的幸福!”

  平平淡淡,才是最真实的幸福。

  轰然见,苏尘的大脑炸了开来,幅幅恩爱的画面,次次最为亲切的对话,记忆的碎片开始回转,在刹那间,自己仿佛已经彻底的成熟了起来。

  虽然曾经身为死神,但苏尘只是拥有了这样个记忆而已,他就像是个旁观者看了场生动,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电影。

  苏尘依旧是苏尘,他依旧是个七七岁的少年,没有丝苍老的心态,有些稚嫩,也有些幻想的少年。

  虽然比同龄人要成熟不少,但心里,却很年轻。

  直到今天,直到这刻,他才真正的感觉自己仿佛在瞬间长大。

  “喂,你在听吗?苏尘,苏尘”

  耳边穿来的呼喊让苏尘恍惚的精神快速的清醒过来,他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恍恍惚惚的问道:“什么?”

  伊晚恋似乎看到什么惊讶的事情,指着苏尘的脸蛋,“你流泪了?”

  心头惊,苏尘下意识的抹了把脸,指尖接触到的,是泪水,行行顺着脸颊留下的泪水。

  “是这样啊,我哭了啊”苏尘喃喃着,怔怔有些出神。

  而伊晚恋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不是吧,难道是我又说错了什么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不”接下来苏尘要说的是“这并不是你的错!”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声惊天动地的大吼从伊晚恋的背后传了过来。

  “喂,那边那个,是你想要找死吗?居然欺负我同学!”

  伴随着气势十足的声音,个栗色披肩长发,穿着蓝色羊绒衫,百褶裙的女孩子从伊晚恋的身后飞奔而来。

  很快,她就冲到了苏尘的面前,马当先的将伊晚恋挡在背后,“喂,是你在欺负晚恋吧,你这个人面兽心的邪恶正太!”

  边说着,栗色长发女孩还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拳头。

  “哦呀!”忽然间,个声音响起了,“才几个小时没见,小尘你居然又勾搭上了两个小美女呢,真的让姐姐很伤心啊!”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伊晚恋和栗色长发女孩同时吓了跳,她们齐齐回头,恰好看到个绯红色的美女出现在了边。

  在那个美女的身后,还有大堆姿态各异,美的令人窒息的女子。

  “让您久等了,少爷!”女仆越众而出,缓缓的走到了苏尘的面前。

  这样的称呼,更加令伊晚恋两女惊讶。

  “大人,久等了!”

  “主人!”

  结婚4

  各式各样的称呼,无例外都是对着少年所说的,时间,栗色长发的女孩突然有些紧张起来,“难不成,他是个大人物吗?”

  伊晚恋慎重的点点头,“恐怕是这样!”

  想起自己刚才的威胁,瞬间,栗色长发女孩欲哭无泪。

  但苏尘并没有理会两个人的嘀咕,而是脸慎重的走到了红莲的身边,左手轻轻的伸出去,将红莲的右手握了起来。

  接着,苏尘的右手翻,个钻戒出现在他的手心里。

  在红莲惊讶的目光中,苏尘轻轻的将钻戒呆在了她手中的无名指上。

  “红莲姐,我们结婚吧!”

  丘比特的箭,已经毫无疑问的射进了红莲的心脏,瞬间,红莲笑了,花开灿烂,美艳不可方物!

  介入1

  对于苏尘提出的请求,红莲虽然答应了,但两人商量了许久后,还是决定返回都市学院的后在举行场盛大的婚礼,顺便将韩佳雅也娶回去。

  据红莲说,那个妮子痴痴的都市学院内直等地着苏尘的回来,对于当时那场没有进行完毕的婚礼,可以说是悔恨交加啊。

  苏尘也点头同意了这点,如果不是意外的出现,他现在也不会离开都市学院,而是和自己的妻子韩佳雅和和美美的生活在起了吧。

  苏尘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如果他旦和韩佳雅结婚,就会全心全意的去爱她。

  最重要的是,苏尘并不讨厌和韩佳雅结婚,否则即使韩佳雅在如何威胁苏尘,苏尘断然不会同意这个开起来非常荒唐的主意。

  这些,全部都是苏尘告别伊晚恋后,在回销魂天的路上和红莲商议的。

  当他们干人回到销魂天的时候,立刻就有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的侍者走过来告诉他们,凯雅已经在她的房间内等着他们了。

  轻车熟路的推开走廊尽头的昂贵,精致的木门,身紫色衣装的凯雅站在巨大的玻璃面前,注视着窗外的不夜城,似乎丝毫没有察觉有人进来。

  车水马龙,萤光成片,犹如夜空的繁星样密集,交错纵横的街道上的路灯连成条条直线,大厦上的霓虹琉璃的灯光,整个不夜城看起来灯火通明,辉煌至极点。

  “凯雅!”红莲叫了声后,就听了下来,神色复杂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姐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安慰,不需要,怜悯,只会让气氛更加的难堪,尴尬而已。

  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开口。

  似乎察觉到红莲的为难,苏尘主动开口了,“转回头来!”

  这是命令的语气,带着不可违逆的霸道。

  紫衣的凯雅身为微微震,似乎想要抗拒什么,但最后还是转回了身体,不在违逆苏尘是的话。

  双冷芒如电的眼神扫视在她的身上,凯雅顿时感觉副羞耻的快感从心底的深处缓缓蔓延至身体的每个角落。

  突然间,逆风飞起。

  苏尘还没有反映过来,只听啪的声脆响,大脑翁的下炸开了,阵阵的晕眩感冲击着他的脑神经。

  “给我闭嘴!”红莲恼怒苏尘对凯雅的无礼,照着他的脑门狠狠的来了下,顿时将苏尘打入晕眩状态。

  苏尘那脆弱的大脑,比起红莲的手来,两者可不具备什么可比性。

  “回去在收拾你!”恶狠狠的给了苏尘眼这样意思的眼神,红莲转头看着脸色酡红的凯雅,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凯雅,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并没有!”急忙否认后,凯雅不敢再看苏尘,把拉住红莲的双手,说道:“你真的不在考虑下了吗?我”

  介入2

  “他已经向我求婚了!”红莲平淡的打断了凯雅的话,伸出右手,将那枚钻戒摆在凯雅的面前,“我我也答应了!”

  凯雅脸色变,蓦然铁青起来,可怕的吓人。

  “你曾经说过喜欢我的!”她冷漠的盯着红莲,心跳平缓,就像是对些不相干的时期,声音没有点的波动。

  “是的,我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凯雅,那个时候我只有十三岁!”

  “你曾经说过喜欢我的!”

  红莲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耐心解释道:“我已经说过了,凯雅,那是我十三岁的时候说过的话,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我喜欢和你在起,也只是因为那个时候我的父母都在外面工作,家里除了你之外,就只剩下我了!所以”

  “所以你要我发誓了,要我永远也不要离开你,对不对!”凯雅低声问。

  “是的,凯雅!”红莲心头跳,脸色也微微复杂起来。

  “我遵守了那个时候的誓言!”凯雅平静的看着红莲,重复道:“我遵守了那个时候的誓言,我没有离开了,我直在你的身边,我没有离开了,我无法离开你”

  遍又遍的重复着这样的话,凯雅的眼神逐渐的空洞起来。

  “我不能离开了,我应该留在你的身边,直直的呆在你的身边,形影不离的和你在起,我”

  “凯雅,凯雅,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回答我啊凯雅,回话啊,凯雅!凯雅”

  红莲大惊,使劲的摇晃着凯雅的肩膀。

  但后者不为所动,眼神好无焦距,只是直的重复着‘不能离开,无法离开’的话,就像是个坏掉的木偶样。

  “凯雅,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到底怎么了,凯雅,求求你,回话,快点回话啊!”

  红莲急了,她发疯似得疯狂摇晃着凯雅的肩膀,焦急的表情好不掩饰的显示在了脸上,悔恨,伤心,惊惧

  苏尘从来没有见到过向好强的红莲姐会有这样的表情,这让他不禁轻微的嫉妒起那名女子。

  那个叫做凯雅的女子。

  随后,苏尘微微笑,快步走了上去,抱着她的身体,将红莲拉开,“好了红莲姐,你现在应该冷静下,然后看我的如何?”

  红莲微微怔,就将目光集中在了苏尘的身上,神色苦涩的点了点头。

  苏尘给予红莲个安慰式的笑容,然后信心满满的走到了凯雅的面前,后者依旧保持着层不变的声音,神色木然。

  “我不能离开你”

  “我应该直留在你的身边”

  看到这样的情况,苏尘不禁轻轻微笑起来。

  介入3

  只不过是因为受到了点难以承受的打击,而造成了心灵的封闭而已,这样的情况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恢复过来。

  多则个月,少则个晚上。

  但现在的红莲似乎想要她立即恢复过来,苏尘也不想在等下去,直接下了重手。

  精神介入!

  当苏尘的双眸对视上凯雅双瞳的刹那,丝漆黑的光芒从苏尘的眼眸中电射而出,瞬间就钻入了凯雅的双瞳内。

  两个人在刹那间就化成两个木偶样,死寂!

  经过个漆黑宛如漩涡样的通道,苏尘的精神体脚踏实地在站在了个凄冷的雨夜里。

  他的面前是栋巨大的房子,都市学院理事长特有的豪华别墅。

  自己小的时候,曾经来过好几次。

  这里是红莲姐家的房子。

  因为个意外的打击而回到这里了吗?

  苏尘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房子,脚步轻飘飘的穿过大门,宛如鬼魅样走过长长的大院,进入了别墅内。

  上楼,转弯,不需要推门,苏尘就轻而易举的进入了红莲姐的房间。

  轰隆隆!

  窗外,巨大的闪电划破夜空,接着狂雷的轰鸣声降临了。

  呜呜

  个幼小的哭声忽然从房间的床上传来,苏尘扭头望去,恰好闪电降临,照亮了整个房间。

  张柔软的大床上,凯雅静静的躺在上面,她的怀里还有个十几岁的萝莉。

  绯红色的眼瞳,绯色的头发,稚嫩的面孔给了苏尘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这个是小时候的红莲姐,在看到女孩的第眼,苏尘就这样肯定了。

  相反,凯雅是以大人的形象出现的,和她在外面的身体模样,没有丝毫的变幻。

  “不哭,不哭,打雷只不过是惩罚坏人,像是红莲这么可爱的小家伙,是不会被雷劈的!”

  幼稚的安慰着怀里不同哭泣的红莲,凯雅的脸上浮现出抹动人的笑容。

  “真的,我真的不会被雷劈吗?”小红莲抬起头问道,脸上还挂着两行泪痕。

  “当然不会了,我保证!”凯雅很细心的安慰着。

  “但是”

  “没有但是,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孩子,任何人都不会伤害你的,即使是雷公公也例外!”

  肯定的语气显然发挥出了强大的作用,小红莲逐渐安稳了下来,哭声也慢慢的停止了。

  “凯雅!”

  “什么?”

  “你会离开我吗,像我放父母样!”

  “不会!”凯雅很严肃的说道。

  “你发誓!”小红莲认真的看着凯雅,带着孩子气的执着,“你发誓,永远也不要离开我,永远都要和我在起,直直的呆在我的身边!”

  沉默了下,小红莲的表情逐渐绝望起来,“你不肯吗?”

  介入4

  “好吧,我发誓!”忽然间,凯雅这样说了,“我发誓,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了,直直的呆在你的身边,哪里也不去!这样可以了吧!”

  “嗯!”用力的点点头,小红莲开心的笑了起来。

  看到这里,苏尘也明白了过来,不过他现在唯要做的,是将凯雅带出去,而不是让她永远的陷入这个沉醉的梦境当中。

  轻轻咳嗽了下,在寂静的房间内显得异常的清晰。

  “谁?”凯雅蓦然从床上做起来,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凯雅,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小红莲也坐了起来,不解的扫视了房间眼,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此刻,苏尘轻轻的从阴暗处走了出来,微笑的看着警惕的凯雅。

  “现在,回忆也体味够了,可以跟我起出去了吗?”

  梦境1

  窗外的大雨倾盆而下,发出哗哗的响声,时不时几道凄厉的闪电划破长空,随之而来的,就是轰隆隆的轰鸣声。

  蹦!

  仿佛大弓射箭样的声音响起,清晰的回荡在整个房间内,瞬间,似乎连窗外的下雨声,打雷声都猛的压了下去。

  凯雅弯腰如弓,身形如电,宛如利箭样朝着苏尘射来,破空声久久不愿散去。

  这是苏尘第次见到凯雅出手,开始,凯雅使用欲望魔王来勾引他的时候,他直以为凯雅是个魔法师。

  但今天凯雅的行动无疑表示出了她的真正实力。

  魔武双修!

  电射而来的凯雅几乎在刹那间就接近苏尘,右手宛如毒蛇样击出,尖锐的指甲仿佛在下刻就可以轻易的洞穿苏尘的咽喉。

  苏尘眯着眼睛看着逼近的凯雅,神色说不出的冷漠,所谓艺高人胆大,以苏尘现在的实力,不管凯雅是不是魔武双修,都不可能战胜苏尘。

  锵!

  忽然间,苏尘右手挥舞而出,就像是出鞘的利剑,甚至发出了长剑出鞘时独有的金属声音,面对凯雅破空而来的右手,挥斩!

  空气中,发出轻微的爆鸣声,连绵不绝。

  苏尘斩出的右手后发先至,几乎在刹那间就赶上了凯雅的右手,吧嗒声,两人触即分,苏尘原地不动。

  而凯雅感觉自己仿佛撞击在了块万年也不会摔坏的奇石之上,隐隐约约,传来了股反震力几乎将她体内的力量彻底的击溃,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倒飞回到床上。

  既然已经动手,就没有留手的必要,反正凯雅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句话跟自己回去,所以苏尘毫不犹豫的追击而来。

  连迈出七步,仿佛同时落地,苏尘鬼魅般来到凯雅的面前,掌击向凯雅的面部,仿佛要击毙命样,凶狠异常。

  这里虽然是凯雅的梦境,无法动用死亡之力或者是斗气什么的,而且身体还是精神体,旦被击溃,就会发出什么灰飞烟灭之类的事情,但苏尘还是没有点留情的打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