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亮的小伙子向着苏尘几人快步走了过来,并不是搭讪,而是热情的祝福。

  他们彼此拥抱着,对来到这里的客人,游客,奉献出他们独有的热情。

  路上,不时有数名孩子从苏尘几人的身边擦过,带着银铃般的笑声。

  这里是属于他们的节日,也是永夜帝国子民最为骄傲,和自豪的典礼,

  碰!!!

  无数的烟花射向漆黑的天空,爆散的光芒形成片片金雨,从高空散落,犹如瀑布样,飞流直下。

  朵朵盛开的烟花,条条狂舞的金线,欢呼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突然间,几道璀璨的光芒直冲天际,团红光几乎将整个天空染成鲜红的红色,在它的身后,却是数道蓝色的冰锥。

  火光和冰锥的碰撞,响起声震动人心的爆破声,接着,天空闪烁出道绚丽的色彩,几乎照耀了半个帝都的天空。

  夜空2

  人群中,不时响起赞美和祝福,惊叹和狂叫传遍大街小巷。

  在火光的之后,数百道白色的光芒从帝宫的方向升起,排成十排,每排数十道,在魔法师的操控着,在空中狂舞,彼此拖着长长的白色尾迹,在空中交汇在起,形成几个大大的白色文字。

  前夜祭,正式开始。

  瞬间,潮水般汹涌的欢呼响彻整个帝都,连绵不绝。

  苏尘可以清晰的赶紧道人们发自内心的欢呼和喜悦,他们相互拥抱在起,仰天狂吼,青筋暴现,仿佛倾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呐喊,去欢呼,去庆祝。

  起初,是若有若无的歌声,但很快,歌声逐渐变大,人们站立在原地,应和着,高唱着,每个人的脸上除了激动,就是兴奋。

  歌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高昂,几乎响彻云霄,震耳欲聋。

  幸福的日子是什么,是我们的生活。

  我们应该祝福,应该欢呼,应该跳舞。

  苦难是什么,我们不懂,今夜的这里,是没有苦难的开始,步入幸福的殿堂。

  天空啊,你可曾听见我们的呐喊。

  天空啊,我们虽然看不见太阳,但与你同住在起。

  所以,幸福的这刻,从我们的笑容开始。

  这是首属于当地的民谣,歌词大意充满了欢快和希望,节奏轻快明朗,琅琅上口,音乐悦耳动听,令人感觉幸福,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踏着干净整洁的地面,在人群欢呼和祝福的伴随下,苏尘带着几女来到了夜幕广场,帝都最大,也是最豪华,最美丽的广场。

  夜幕广场位于帝都的东边,第街区的中心,大约数万平方米,几乎可以同时容纳帝都进十分之的人口。

  往常的话,清清静静,不见多少人。

  但这刻,整个广场人山人海,每个人占地不足个平方米,几乎全部都拥挤在了起,头颅组成的海洋,高低起伏,宛如波浪般,起伏荡漾。

  好吃点,,好看的,

  美丽的,动人的,优雅的,

  这刻,全部都集中在了这里。

  “好多人啊。”看着面前由人群组成的大海,红莲不由惊叹起来。

  苏尘苦笑,他确实不知道这里的盛况会如此的疯狂,这样的场景,即使在都实学院的学院祭上面,都不曾出现过。

  虽然这方面,也确实道出了帝都,永夜帝国的繁华和昌盛。

  “算了,我们换个地方吧。”苏尘提议,看着人山人海,眉头轻微皱了起来。

  “也好!”红莲笑嘻嘻的说道,反正他们今天来这里,也是为了欣赏下繁华的帝都而已,这个目的已经在刚才达成了。

  帝都的繁华和热情,给予了他们很大的印象。

  夜空3

  随后,苏尘几个人离开了夜幕广场,来到了帝都最高的建筑。

  夜空之塔。

  这是始建于永夜帝国刚刚成立时,第代女王陛下下令建造的高塔。

  整个高塔直入云霄,宛如把利剑破开苍穹,贯穿了整个天地。

  塔身高到近千米,全身漆黑,费时五十七年,动用了数百魔导师,贤者,以及对艺术追求达到了人类所无法触及的精灵们,即使比起探究真理之塔也丝毫不逊色。

  这,是永夜帝国的骄傲,也是象征之。

  第代女王陛下曾经说过,只要夜空不倒,永夜长存。

  从下往上看,整个高塔仿佛于夜空相连接,和漆黑的夜色彻底的融合在起,不分彼此,仿佛它就是夜空的部分。

  能够做到这点的,也只有艺术达到极限的精灵们了。

  “晚上好,几位。”进入这里的灯火辉煌的大厅,精美的艺术彻底的展现在苏尘几人的面前,彬彬有礼的接待员站在苏尘的面前,讲解着这里的构成。

  平民有平民的圈子,贵族有贵族的圈子。

  今夜的夜空之塔,就是贵族们娱乐和庆祝前夜祭的地方。

  今天早上,女王陛下曾经托人给苏尘送来了张这里的请帖,否则苏尘也只能被拒之于门外了。

  猩红的羊绒地毯,精美的鎏金红木桌椅,高低不的杉木柜,华丽到精巧,高贵典雅的,绚丽多彩的吊灯,无数灯盏挂在墙壁之上,散发出炫目的光芒。

  大厅的设计巧夺天工,完全真空,仿佛整个高塔被股无形的力量撑了起来,架螺旋楼梯位于大厅的中央,盘旋而上,直到高塔的顶层。

  螺旋楼梯没有扶手,楼梯光滑平整,即使在灯火辉煌,色彩鲜艳的大厅内也光彩夺目,令人无法忽略。

  在接待员的带领下,苏尘几人登上楼梯,花费了近十分钟的时间来到了高塔的顶层。

  夜空。

  这是令人惊叹的艺术和美的结合。

  大厅的顶层空无物,没有地板,没有墙壁,没有天花板,也没有座子,椅子

  这里是夜空,真正的空中。

  天空中,繁星璀璨,群星交汇,银色的光滑犹如瀑布样倾斜下来。

  “真美!”红莲不由轻轻的赞叹起来。

  苏尘微微点头,仔细的打量着这里,突然发现入口仿佛像是消失了样,地板根本就不存在,周围方圆近千米的范围内,就像是站在虚空中样。

  低头望去,看不见夜空之塔,却可以轻易的看到整个繁华的帝都。

  光华交流的帝都,灯火通明,座座张灯结彩的建筑将整个帝都点缀的绚丽多彩,美丽的不可逼视。

  站在这里,仿佛自己就站在真正的高空中样。

  俯视苍生。

  夜空4

  豪气和勇气,不禁在胸膛勃发,仿佛自己这刻成为了真正的主宰。

  伸出只手,仿佛就可以将整个帝都握在手心之内。

  红莲静静的站在苏尘的身边,仿佛也被这里的美丽所倾倒,迷醉。

  比起都市学院的夜景,帝都的夜色也更加繁华,绚丽,美艳的就如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忽然间,股轻微的波动从背后传来。

  苏尘转身,恰好看个虚空中,个贵公子从漆黑的夜空中走了进来,层层的涟漪从他的身边扩散出去。

  来人抬头,目光恰好和苏尘扫视在起,眼神顿时充满了笑容。

  “又见面了呢,炼狱红莲大人,没想到你居然也收到了女王陛下的邀请,我还以为你定会被她排除在外呢。”

  苏尘不解的摇着头,说道:“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她要给我送请帖。”

  顿了顿,苏尘继续说道:“难道说,你们皇家的肚量就大到这样的程度吗,雷凯。”

  “你们科技世界有句古话我很喜欢,叫做宰相肚里能撑船,像是女王陛下的胸怀,也许可以装下这片天空也说不定。”

  摇摇头,苏尘古怪的说道:“我倒是认为,她邀请我来这里,炫耀的成分比较多点吧。”

  时间,雷凯不禁愕然。

  宴会1

  作为帝都最大的建筑物,拥有悠久历史象征的夜空之塔,今夜注定是辉煌的。

  尤其是前夜祭这样重要的时刻,即使将今夜的事件载入历史的史册,成为后人所要敬仰和赞美的瞬间,也是理所当然的。

  也许是本身的魅力,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今夜聚集在这里的贵族们几乎占据了整个帝都的十分之。

  对于这些有头有脸的老牌贵族来说,夜空之塔的震撼力,丝毫没有被他们放在心上,他们所要欣赏的不是夜空之塔,而是今夜历史的时刻。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快的贵族从虚空中走了出去,自动加入可以容纳自己的圈子,展开以往的交际手段。

  人群中,不是爆发出几声畅快的笑声。

  “我饿了,小尘。”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红莲羞涩的对着苏尘说道。

  憋着丝笑意,苏尘装作知道了样点点头,然后在红莲快要杀人的目光下,带着她离开了这里,刚刚出去后,个打扮精致优雅的侍者就从边走了过去。

  “请问,这里的餐厅在哪里?”

  侍者微微愣,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谦卑的弯下腰,退到边,做出个‘请’的姿态后,带着着他们向夜空之塔的餐厅走去。

  和苏尘想象的不太样,原本他以为整个夜空之塔的构造都是这中沉重的黑之色彩,但当他们跟着侍者的脚步进入餐厅后,原本的想法立刻被改变了。

  瞬间螺旋的楼梯步行了大约三分钟的距离,苏尘顺着下降的速度来到夜空之塔的中部的走廊,被侍者带到了个黑色大门的面前。

  这样的大门,在整个回廊内大约有十几扇之多。

  当苏尘轻轻的将这座黑门推看后,阵轻风夹带着森林的气味迎面扑来。

  门后,竟然是座保存良好的原生态树林。

  古木参天的巨树,羊绒毯样的绿色草原,蓝天白云,还有条清澈,哗啦啦流动的河水

  门后的景色,简直就是处景色优美的自然景点。

  以苏尘的目力,依旧没有看到房间的边缘,仿佛这里不是个房间,而是大自然。

  似乎看出了苏尘和红莲的诧异,使者善解人意的开口解释了起来。

  “尊敬的客人,这里是精灵艺术的结晶,他们生活居住森林内的景点之,河畔之森,这里共种植了五千棵树木,种类共三百种,每颗树木上都结有可以使用的果实,口味种有三百种,完全可以满足两位客人的要求!”

  顿了顿,侍者继续说道:“请两位客人现在这里解渴,至于正餐,会在宴会开始的时候送入塔顶,到时候,两位可以随意享用。”

  宴会2

  红莲眼睛亮,身形犹如利剑样,瞬间就扑了出去,几个起落,就跨越了近三十米的距离,拳轰击在面前颗三人怀抱才可以抱住的大树。

  轰然巨响中,无数的果实从大树上宛如下雨样降落,噼里啪啦砸在了红莲的身上。

  看着目瞪口呆的侍者,苏尘微微摆手,“下去吧,如果有事的话,我会叫你的。”

  “是的,尊敬的客人,我会站在门口,随时等待你的召唤。”恭敬的行礼,侍者慢慢退出了这里,将黑门关闭。

  瞬间,大门消失,仿佛真正进入了大自然里,切都放出的和谐,没有半死的违和感。

  “不错的味道!”在品尝了从树上掉落的果实好后,红莲大声的叫了起来。

  “是吗,别吃的太饱,刚才你也听到了,正餐会在稍后送到顶层。”

  不悦的瞪了苏尘下,红莲呵呵笑了起来,“你以为我是谁,区区小尘居然敢教训我,真是越来越没有礼貌了呢”

  说着,红莲咬了颗不知名水果口,幸福的笑容立即站脸上绽放。

  “酸酸甜甜的,有自然的味道呢。”狼吞虎咽的将水果全部咽下去后,红莲吐出口浊气,满意的笑了起来,“不愧是精灵的水果呢,果然很好吃的说。”

  苏尘微微笑,右手挥,道风刃从他的手中飞出,半月形的风刃快速就远处颗紫色的果实切落,然后在半空中转了圈,稳稳的接住掉落的水果,飞快的承载着它飞回了苏尘的身边。

  紫色的水果晶莹剔透,苏尘轻轻咬了口,顿时股清凉,带着浓郁香甜气息的问道占据了整个口腔。

  “感觉怎么样!”红莲笑着问道。

  “很不错,该怎么说呢,很奇妙的感觉,有种”苦恼的再次咬了口,那种奇妙的感觉还是说不上来。

  红莲微微跳,整个人几乎在瞬间就出现在结满了紫色果实的树枝上。

  “哦!”第口,红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

  吃完紫色的水果后,苏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精神力笼罩了整个森林。

  感觉中,种湛蓝色的,宛如葡萄形态样的水果吸引了他的注意。

  将风刃射出,如法炮制的带回串水果后,苏尘栽下下仍到嘴里,双眼顿时忍不住亮了起来。

  显然,这种水果更适合他的口味。

  “红莲姐,这个,这个!”摇晃着手里的水果,苏尘冲着红莲叫了起来。

  下刻,红莲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这是什么?”

  “不知道!”

  “味道呢?”

  “自己尝尝就知道了。”

  “这个该不会很难吃吧。”红莲眯起眼睛,警惕的看着苏尘,仿佛像是看个学坏的孩子样,让苏尘不好意思起来。

  宴会3

  “味道味道的话,还不错,应该适合红莲姐的口味。”

  看到苏尘慌忙的解释,红莲脸色的疑惑越发严重起来,“越来越可疑了呢,小尘。”

  “不,我说的是大实话,红莲姐好歹也要相信我回好不好。”苏尘经不住抱怨起来。

  而此时,红莲却拿出所谓的大姐姐风范,奖励性的摸着苏尘的头发,“好啦好啦,不用在生气了,小尘的话,定不会骗我的,我知道这点哦,只不过”

  “只不过”苏尘的脸上堆满了疑惑。

  “好可爱!”猛然把抱住苏尘,红莲将自己的脸蛋在苏尘的脸上曾啊曾的,“几个月没见,小尘越来越可爱的说好像口将你吞了!”

  最后那句是多余的。

  肆无忌惮的打闹了番过后,在侍者的提醒下,苏尘两人离开了这里,返回了夜空之塔的顶层。

  此时,属于贵族的宴会,已经快要开始了。侍者口里的食物已经摆放在起,但却没有人动用。

  苏尘刚刚回到这里的时候,就发觉气氛有些压抑,流畅的空气此刻也微微凝结了起来,整个夜空似乎充满了凝重。

  “发生了什么事情!”找到雷凯后,苏尘意外的发现其他几人也来到了这里。

  宠妃满脸笑意的站在夜姬的身边,似乎在说些什么,雪芙却端起了杯酒,脸蛋红彤彤的,眼神微微迷离。

  没落青年站在老远,独自抱着剑,仿佛与世隔绝。

  不时有几个名媛贵妇用暖昧的眼神扫视着他,眼神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面对苏尘的发问,雷凯举起手中的酒杯,微微示意了下,无所谓的说道:“这里的人都在等待女王陛下的来临,所以气氛有些凝重。”

  苏尘扫视了圈,说道:“这些人似乎很惧怕凯瑟琳。”

  “理所当然!”雷凯如此说道,“女王陛下执掌帝国这么多年,赏罚分明,恩威并施,在帝国的贵族们眼里,简直就像是座大山样沉重,这些人当然害怕。”

  说着,雷凯露出丝怀念的神色,讲诉道:“第次见到女王陛下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但那个时候的女王陛下美丽的不可方物,我甚至幼稚的发誓,自己将来的王妃,定会是女王陛下那样的人物,现在想起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家伙吗?你将来的王妃。”苏尘想了想,拍着雷凯的肩膀说道:“虽然她却确实很美丽,但性格无法恭维啊,你的眼光有这么差吗?”

  雷凯不以为然摇摇头,说道:“个女子执掌个帝国,性格当然不可以软弱,事实上,在女王陛下刚刚成年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眼都不眨的砍掉了数百个贵族的头颅,这些贵族对于掌握着自己生死的女王,当然只有惧怕了。”

  宴会4

  “鲜血紫荆花,铁血女王,夜之魔女,贵族终结者,这些说的全部都是女王陛下哦。”

  苏尘沉默,隔了半天才憋出句,“雷凯,你是吗?”

  哈啊?

  雷凯愕然的看着苏尘,疑惑的问道:“,那是什么?”

  “不,当我没说,请不用在意!”

  虽然这样说,但苏尘越发怀疑雷凯有着某种不正常的嗜好,身体不动声色的向外移开了几分。

  雷凯轻描淡写的看了苏尘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从你刚刚说我的时候,我发现你的眼神有了定的变幻,而且在秒钟内,向外移动了三个厘米,炼狱红莲阁下,是否请你详细的给我解释下,到底什么是!”

  苏尘眉头轻皱,说道:“你真的想听。”

  “嗯!”雷凯看着苏尘,认真的犹如个好学生,“对于阁下所的事情,我确实非常的好奇,这关系到我会不会就此暴走。”

  “被虐狂!”

  “什么,什么?”

  深吸口气,苏尘字句说道:“是被虐狂,以被心爱的女人毒打,来获得比往常高达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快感。”

  “你看,凯萨琳那家伙看就知道是个天生的上位者,就像你说的样,她刚成年就可以面不改色的砍掉数百个贵族的头颅,这已经说明她是多么的强势,你居然想要娶这个的女人为王妃,这明显是被虐狂的行为啊。”

  “唉,唉唉,唉唉唉!是是这样吗?”

  时间,雷凯的表情剧烈的动摇了起来,满脸写满了吃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