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蓝色水花,将苏尘的挥斩拒之于门外,幽蓝色的眼神闪过凛冽的杀意,似乎要将苏尘彻底的穿透。

  乱斗4

  此刻,机械鬼神追了上来,光剑交错,爆斩而出,激荡的空气直接被分为二而,凌厉的剑光仿佛要将两者彻底的了解。

  与此同时,无数红色的光点忽然出现在机械鬼神的周围,将它衬托的更加神秘和狰狞。

  “去死吧!”楚方行狂吼,倾尽全力的剑,无数的光点汇集在两把光剑的身上,刹那间,天地间,爆射出黑白两道璀璨的光芒。

  晴空,黯然失色。

  整个天地似乎都暗淡下来,唯有两道黑白色的光芒成为了永恒的唯。

  苏尘轻笑,周围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下刻他就消失了。

  而加百列则成为了首要攻击的目标。

  虽然愕然于苏尘的消失,但楚方行在短短瞬间就将所有的心神放在了加百列的身上,剑光更加璀璨耀眼,直冲天际。

  炼金工房内,苏尘扫视了安然无恙的莎拉娜眼,再次消失。

  外面,狂暴的力量,爆发了。

  刚刚出现在外面的苏尘,面对的,就是这股强大的力量。

  结束1

  面对机械鬼神狂暴的攻击,加百列的脸色没有任何的的变幻,蓝色的长剑直挥而出,两大小,完全不符合比列的长剑狠狠的交击在起。

  轰的声巨响,气浪铺天盖地的,以两者为中心,向外扩散了出去。

  苏尘从自己的炼金工房内刚出来,就直接面对这股狂暴的力量。

  没有任何的迟疑,黑色的长剑忽然在空中划出大歪斜的轨迹,就像是小孩子的涂鸦样,空间无声无息的被切出了个巨大的扭曲裂口。

  对于所谓势均力敌的战斗,苏尘已经彻底的厌恶了,现在,也该是时候并解决了。

  苏尘将长剑蓦然竖到自己的面前,就像是骑士宣誓的姿态样。

  剑技?圣剑破空

  辉煌,光芒,强大,古朴,带着无尽杀意的剑气蓦然爆射而出,几乎在刹那间将整个天空席卷了进来。

  苏尘步踏出,数以百计的幻影无中生有,形态各异的将机械鬼神和加百列彻底的包围了起来。

  每个苏尘手里的黑色长剑爆发的剑气无比的耀眼,白色的光芒几乎将天空彻底的刺破。

  霎时间,无数仰望天空的人们忽然感觉太阳降临了,耀眼的光芒让无数观看战斗的人们短暂的失去了视觉。

  这就是苏尘凝聚了全副心神的击。

  蓦然间,苏尘挥剑了。

  白色耀眼的光芒忽然连接到了起,形成了道直冲天际的光柱。

  然后,机械鬼神和加百列周围的空间被扭曲了,彻彻底底的扭曲了。

  爆发的光芒是有无数的剑气交织而成,每束光芒都是剑气高度凝结的表现。

  光芒照射下来,温暖的感觉,反而充斥着无尽的寒意和死亡的气息。

  加百列原本平静的脸庞忽然变,眼瞳剧烈的收缩起来,右手紧握的长剑轻轻的放,嘴角轻声说道:“世界,肃清!

  没有任何的前奏,也没有任何的征兆,蓝色的长剑忽然爆发出股前所未有的力量。

  这是加百列从来没有表现过的力量,也是最纯粹的力量。

  不同于苏尘精巧到极致的剑技,这是最原始,也是最强大的力量。

  力破十巧!

  这就是加百列的攻击,也是他的王牌。

  最纯粹的力量,最精巧的攻击,两者几乎在刹那间相遇在起,强大的力量在两人有意的操控下,狠狠的撞击在起。

  爆发出的力量直冲天空,蓝白色的光芒相互纠缠着,冲入了那看不见尽头的蓝天,消失不见。

  风暴过后,苏尘轻轻喘气,加百列神色狼狈。

  但机械鬼神却是千疮百孔,两者刚才的碰撞,受到最严重创伤的就是他了。

  结束2

  机械鬼神的右臂已经被完全的蒸发,左臂扭曲的不成形状,双腿的膝盖以下被削掉了,肩膀被洞穿,就连驾驶舱似乎也受到了重创,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人。

  这个强大的家伙勉强停留在半空,彻底的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真是狼狈呢!“楚方行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似乎点也没有在为自己担心。

  “你们很强呢!”他这样说着,语调突然高昂了起来,“既然这样,就让我对你们持以最大的敬意,让你们看看机械鬼神真正的力量吧。”

  “堕落天使,路西法!显性吧!”

  随着楚方行的大喊,股强烈的魔力波动忽然从机械鬼神的身上爆发出来。

  庞大的无数复加的术式从残破的羽翼上爆射出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生,所有的羽翼,几乎都是用术式组成的。

  黑色的光芒,是最为深沉,深邃,深渊般的存在,带着令人心悸的魔力波动。

  在苏尘的目光中,残破的机械鬼神快速的复原起来,原本洁白的金属光芒忽然被染上了层犹如黑墨的颜色。

  六对翅膀张开,眨眼就漆黑如墨。

  如果说刚才的机械鬼神是圣洁的代表的话,那么现在的它,就是黑暗的宣言。

  通体漆黑,没有点的杂色。

  当它再次站在苏尘和加百列的面前时,已经完整无缺,甚至可以说是接近完美。

  力量的代表,精巧的宣言,就连它的表情似乎也多出了几分人性化,而不再是那种冰冷的面孔。

  于先前相比,它小了很多,三十米高的身体,下子就缩水到了十米左右。

  “两位,久等了!”

  楚方行狂笑着说道,“现在,就让我们开始最后的战斗吧,以我最心爱的路西法之名义,定会杀光你们。”

  机械鬼神刚抽出把黑色的光剑,想要上前攻击时,个声音响起了。

  “我什么同意你使用路西法这个名字。”

  这是无比霸道的声音,带着绝对性,不可违逆的气势。

  然后,机械鬼神突然被股无形的力量击中,笔直的倒射了出去。

  刚刚倒射十米左右,背后再次被击中,向着苏尘直射而来。

  苏尘正准备攻击的时候,却看到机械鬼神的左边被无形的力量击中,像是玩偶样,在空中不停的乱飞。

  现在的它,仿佛被困在了个瓶子里,就像是个蚂蚁样,被任意的蹂躏着。

  楚方行现在已经彻底的蒙了,攻击在哪里,他根本无法探查到,只能被动的挨打,现在他所能给做到的,只有不停的缩紧身体,避免最悲惨的下场。

  但这次的攻击非常的诡异,也非常的强大。

  紧紧几击过后,机械鬼神的身体就出现了不规则的龟裂,伴随着攻击的持续,裂纹在不停的扩大着。

  结束3

  加百列在听到刚刚的声音后,已经彻底的严肃了起来,全身绷紧,如临大敌。

  苏尘也微微有些惊讶,刚才的声音他曾经听过次。

  在探究真理之塔的餐厅,那个声音的主人曾经出现过。

  而那个时候,两者在战斗,他的对手,这个家伙却不明不白的在最后的瞬间退走。

  而此刻,他却有突然的出现了。

  真正的堕落天使首领,曾经的星辰荣耀,光芒的代言人,路西法

  降临了!

  “是谁,到底是谁,可恶的家伙!”

  楚方行不甘的狂怒起来,破口大骂。这股窝囊气他已经受到了。

  就算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来人的对手,他也要死的轰轰烈烈,而不是像小丑样,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间。

  “不管你是谁,给我去死吧。”

  随着他最后的怒吼,机械鬼神爆发了。

  漆黑色的光芒在狭小的空间内逐渐扩大,短短几个眨眼的时间,就扩展到直径大约百米的巨球。

  苏尘眼皮狂跳,心头升起阵不详的预感。

  这种感觉让他心惊肉跳,如果黑球真的爆炸,估计整个帝都的所有人都会陪葬。

  恐怖的念头闪而逝,他挥长剑,直接冲了上去。

  半路中,股力量突然独挡在他的面前,漆黑色羽毛从天空洋洋洒洒的飘舞着,占据了苏尘所有的视线。

  羽毛中,个英俊的男子站在苏尘的前面,坦然的看着巨大的黑球。

  表情,似乎有些不屑。

  模糊中,苏尘似乎看到男子深处了右手,轻轻握。

  无形的力量从男子的手上爆发,巨大的黑球刹那间遭到了无与伦比的重创。

  黑球仿佛如同心脏样跳动着,发出声声悲鸣。

  很快,黑球就开始急速缩水,从开始的百米直径,直缩水的脸庞大小,对此,男子似乎有些不满,黑球再次缩水。

  这次,直缩水到指甲壳大小,在天空中拖出长长的尾迹,飞到了男子的手里。

  不知道为什么,苏尘感觉这个指甲大的黑球,比起刚刚巨大的黑球更加的强大,也更加的危险。

  处理完这些后,男子才缓缓的转过身体,淡然微笑的看着苏尘,“又见面了,3阁下。”

  “嗯,又见面了,路西法。”苏尘轻微点头,不在理会他。

  言多必失,他对于隐瞒女王几人有着绝对的信心,但却没有信心瞒过路西法。

  对于这种层次的家伙,伪装什么的,起到的作用简直是微乎其微,没有被眼看穿,就算是运气了。

  至少,苏尘不认为现在的自己可以完全的隐瞒过他。

  轻微笑,路西法不在和苏尘纠缠,反而将目光放在了加百列的身上。

  结束4

  瞬间,加百列身体猛然绷紧,严肃的看着路西法,举动都充满了小心谨慎的姿态。

  “别担心!”路西法不屑的看着他,“看在生命女神殿下的份上,我不会杀了你,只是给你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话音刚落,他步踏出,出现在加百列的面前,拳头,宛如闪电般,狠狠的轰击在了加百列的身上。

  两者的差距似乎很大,大到加百列根本就没有防御的力量,更不用说还手了。

  噗噗噗噗璞

  连串的闷响伴随着路西法的攻击同步,加百列自始至终都没有吭声,他无法反抗,也无能力反抗。

  和机械鬼神样,加百列现在所能够做到的,只是被动的防御。

  或者说是挨打。

  玩够了之后,路西法忽然伸手掐住加百列的脖子,嘴角绽放出抹优雅的笑容,“带我向生命女神殿下问好。”

  说完,空出的另只手在空中划,空间被平整的划开,隐隐透出无限的光华和响亮的圣歌。

  像是仍垃圾样,路西法直接将加百列从裂口中扔了进去,直到此时,加百列悲愤欲绝的怒吼才真正的响起。

  “路西法,你这个混蛋!”

  声音响亮,震动八方。

  路西法丝毫没有在意,转身拍拍手,看着苏尘眼,声音直接在苏尘的脑海内响起。

  “可以谈下吗?尊敬的殿下!”

  不解1

  和路西法谈过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苏尘表面平静,但心底却宛如波涛样汹涌澎湃,不能自已。

  两个人会面的地点是在下城区的家平民酒馆内,带路的是苏尘。

  即使路西法在也愿意,也无可奈何。

  “为什么殿下要装死。”路西法开门见山的问道。

  苏尘苦笑,什么叫做装死,当时的墨斐特确实是死了,只不过神魂两分,半彻底的死亡,另半却活了下来。

  不过,仔细想想,这种行为也的的确确称得上是装死吧。

  如果另半神魂愿意,可以立即成为死神,而不会落在这样的局面。

  但他却放弃了继承死神的位置,选择离开上界。

  回忆中,是为了脱离万物之始的掌控,但如何脱离,记忆中确实片空白,这也是苏尘不想承认自己是墨斐特的主要原因。

  在接下来的对话中,主题直在围绕着苏尘转动,路西法明确的表示道,如果苏尘愿意重回死神的位置,他会效犬马之劳,帮助苏尘扫平切的障碍。

  但苏尘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不需要改变,也不想改变。

  对此,路西法也毫无办法。

  谈话结束后,路西法带走了玛丽亚,上界最纯洁美丽的天使。

  而此刻,苏尘才知道,玛丽亚居然是白色圣洁,这样的情况让苏尘再次感叹命运的奇妙。

  但对于埃尔法的死,路西法没有提起任何个字。

  仿佛这个堕天使从来不存在样。

  虽然谈话后,路西法口个殿下的叫着,对苏尘恭敬到了极点,但苏尘可以看出,这仅仅是恭敬而已。

  换成以前的他,路西法的态度应该是尊敬。

  嘛,这也是路西法的骄傲吧,也许路西法认为现在的自己不值得他尊敬。

  毕竟在创造路西法的时候,他的高傲和实力就已经闻名于上界,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临走的时候,路西法将个指甲大的黑球交给了苏尘。

  对着这个黑球,苏尘整整研究了三天,才有了初步的了解。

  黑球的里面是个广阔无垠的空间,除了机械鬼神之外,没有任何的生命体。

  构成这个空间的,就是外面层黑色的气体,那是由无数复杂的术式形成的体态。足以让任何炼金师都汗颜到崩溃的手法。

  当然,这并能难道苏尘,在了解了它的构造之后,苏尘轻易的就将自己的投影进入了这个广阔的空间。

  黑色的天空,荒凉的大地,光秃秃的山峦失去了活力,干涸的河床没有点生命的水源,气温恒定在二十摄氏度左右,狂风肆虐,宛如腐朽。

  这里充满了孤寂和绝望,宛如世界最后的样貌,快步步入终结的时刻。

  不解2

  苏尘从墨斐特的记忆里知道,这里是按照快要毁灭的空间制造的,按照正常的发展,像这样的空间,不出百年,就会崩毁,然后彻底的消失。

  忽然间,阵枯萎之风吹过,灰败的石头裂开,发出声轻响,几颗石子滚落下去,整个天地充满了寂静和虚无。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徒然从远方响起,苏尘抬头,架黑色的机械鬼神正以极快的速度从远方赶来。

  只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机械鬼神就已经冲到了苏尘的面前。

  “是你!”声音响起,是楚方行。“你也被关到这里来了,正好,和我打架,让我们彻底的分出胜负,来来来!”

  说着,楚方行控制着机械鬼神,速度猛增,光剑眨眼间从苏尘的身上划过。

  身形阵扭曲过后,苏尘完好无损的站在楚方行的面前。

  霎时间,楚方行宛如见鬼样看着苏尘,眼睛睁的大大的,满脸不可思议。

  “再来!”

  暴喝声,机械鬼神的光剑舞动成团黑色的光芒,几乎在眨眼间连出百剑,每剑都刺穿苏尘的身体,却无法造成任何的伤害。

  苏尘摇摇头,不躲不闪的说道:“没用的,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个虚影而已,你还没有能力伤害到影子。”

  “见鬼,见鬼!”楚方行越来越恼火起来,不停的喊着见鬼,出剑的速度却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锵!

  忽然间,光剑脱手而出,穿过苏尘的身体,直直的插入腐朽的大地,洞穿出个窟窿,整把光剑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消失的光剑,楚方行忽然沉默了下来。好会才苦涩的开口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想了想,苏尘决定讲的通俗点,“如果按照科技世界的术语来说,这里应该是个虚拟空间。”

  这个确实是路西法以魔力构成的个空间,这里的切都是以规则的原理,制造出来的东西,不管是风,还是大地,或者天空,全部都不是真实的存在。

  但它偏偏可以将楚方行和机械鬼神捆住,足以说明这里的诡异。

  楚方行再次沉默了,似乎在不停的消化这个消息,“那么,打败我的是什么人,也是天使吗?”

  “路西法,堕落天使的头领!”苏尘诚实的说道。

  “假李鬼碰上了真李逵吗?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到了极点啊。”

  说实话,楚方行也非常的郁闷,说话的时候满口苦涩,仿佛像是吃了几斤苦瓜样,就连吐出的空气,都感觉充满了涩味。

  只不过是因为个名字,就把自己困在了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内,明白了原因后,他不止次诅咒那些开发这台机械鬼神机体的科学家们。

  不解3

  而另方面,苏尘对于这个楚方行也有点的同情,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知道。

  “我想要问下,机械鬼神这种机体的开发者,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开发这种机体,他想要挑起战争吗。”

  楚方行冷笑,吹了声响亮的口哨,调侃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苏尘摇摇头,整个人宛如鬼魅般飘了过去,穿越了机体,直接出现在机械鬼神的内部,右手轻飘飘的按在了楚方行的额头上。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主动告诉我,也许我自己查下,会比较省力。”

  说完,苏尘的右手忽然穿透了楚方行的大脑,幅幅画面和文字不停的从苏尘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楚方行,从今天开始,这就是你的机体了。”画面中,个白发苍苍,身披白大褂的老者对着面连激动的楚方行说道。

  “这里是研究基地,你从今天开始,就会在这里生活了。”十岁的楚方行被带到了个封闭式的环境内,身边是个美丽的女孩子。

  “楚方行,训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