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个家伙是谁。”苏尘指着下方,不断和雷神缠斗的堕落天使。

  “那个是”

  “等等!”苏尘忽然挥手打断了艾莉儿的回答,眉头微皱,脱口而出,“是埃尔法,路西法的第三天使,光辉赞礼者,埃尔法。”

  说着,苏尘将目光移动到了被困的女性天使身上,“纯洁的羽翼,玛丽亚!”

  然后,他再次将目光凝视着艾莉儿,“死亡咏叹诗,艾莉儿。”

  最后,苏尘将自己的目光锁定了宠妃,“死神的仁慈,宠妃。”

  艾莉儿目光闪动,不解的看着苏尘,这些封号是主神亲自赐予的,响亮的被上界所有的天使所传颂着。

  但这里的人应该不知道才对。

  艾莉儿还记得上次,自己的主人说出了发生在上界的大事,连时间也记得清清楚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些头疼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苏尘苦笑道:“艾莉儿,这下,有些麻烦了呢。”

  剑技  凄惶破袭战1

  说实话,苏尘对于自己脑海中多出的记忆并不在意,但刚刚的爆发却让他的脑海升起了个想法,个令他无法忽视的想法。

  如果他真的是,或者说融合了死神的另半,他就要和候选人和陨落神祗站在对立面。

  因为死神的神格曾经是他的所有物,他的灵魂和神格的契合度是完美。

  别人想要抢走神格,怎么也要问问神格主人的意见吧,如果他不死,其他人根本无法和神格完美的融合。

  这就像是游戏中的灵魂绑定,神格已经被苏尘所绑定,旦神格碎片融合起来,复原过后,神格自然而然会呼应苏尘的灵魂。

  所以苏尘才会对艾莉儿说麻烦之类的语言。

  不过

  如果自己躲在幕后,看他们争夺个你死我活,到最后只剩下个人的时候,自己在出来捡便宜的话,会不会轻松许多。

  这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呢。

  想到这里,苏尘不禁低声笑了起来,但很快,苏尘的笑容就僵硬在脸上。

  自己似乎忘记了点,在和雷神的战斗中,自己用了冥王的葬礼,而且还是在没有神格的情况下,这样的异常,足以让所有人警惕起来了。

  也许,最糟糕的情况,是他们联手将自己这个意外排除也说不定。

  对于这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这些人都不会安心吧。

  虽然自己的实力确实疯狂的上涨了很多,甚至可以使用冥王的葬礼,差点做掉雷神,但那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放走冰雪女神和雷神了。

  如果自己和艾莉儿联手,可以抵挡他们三个人,如果四个人或者五个人起上,自己估计就会彻底的被人间蒸发吧。

  想到这里,苏尘的目光瞬间凛冽起来,潮水般的杀意毫不掩饰的散发在空中,看到大公府内的的楚风,杀气闪而逝。

  蓦然间,楚风全身的汗毛倒竖,仿佛被什么危险的东西盯上了样。

  全身雷光闪耀,瞬间将缠斗着自己的埃尔法震开,拳向天空轰击出去。

  与此同时,剑光闪,聚集的雷电被剑光平整的分为二,把漆黑的长剑摧枯拉朽般的从高空斩落,凌厉的杀气迸射,顿时将周围的空气全部凝结。

  碰!

  闷响中,剑光涣散,楚风直接被强大的力量劈进了地面,双腿膝盖以下,全部埋进了土里。

  “是你”百忙之中,楚风已然看清楚偷袭自己的家伙,正是诡异的苏尘。

  苏尘不说话,刚才的击令他感觉有些气闷,但不碍事,右手挥,黑色的光芒再次闪烁,凌厉的杀意将楚风锁定,手中漆黑的长剑几乎将空气分为二,斩向楚风的脖子。

  务求击必杀。

  剑技  凄惶破袭战2

  叮!

  远处突然迸射出块石子,击打在苏尘的剑刃上,将长剑弹开,楚风趁机爆发,周围的地面轰然破碎,碎石飞溅,将他的身影掩埋。

  自己精心策划的杀招被块石子破坏,苏尘的恼火自然不必多提,而破坏了苏尘计划的埃尔法却快速的飞了过来。

  “他是我的敌人,不准你插手。”

  苏尘无言,体内的死亡之力狂涌而出,凌厉的剑气突然爆发出来,将周围的碎石全部斩成粉末,剑气犹如星宇光辉,银河倒泻般,宛如水银样无孔不入,方圆近十丈的方位内,任何地方都受到了苏尘毫不留情的致命性攻击。

  哧哧哧

  快速冲过去的埃尔法以更快的速度倒射而回,全身衣衫被剑气割裂,尤其是背后翅膀上的羽毛,几乎被剃光了般。

  这样的大亏,让他几乎恨死苏尘,眼神中的杀意快速的叠加起来。

  轰然见,漆黑的天空中,道落雷降临,狠狠的劈在了苏尘的面前,声轻微的呻吟响起。

  苏尘心头动,踩着奇异的步伐快速逼近,空气中幻出重重幻影,左瞳内的正十字散发出幽幽的金色光芒。

  忽然间,苏尘的左眼中个雷光交错的影子从落雷中跳出,但右眼却什么也没有。

  时间大约是秒钟后。

  苏尘明悟,长剑举,直刺向虚空。

  下秒,楚风从落雷中跳了出来,恰好,苏尘的剑尖已经刺到了他的胸前。

  在外人的目光中,仿佛就是楚风故意将自己送到苏尘的剑尖上似得。

  刹那间,楚风眼瞳疯狂的收缩,几乎变成针眼大小。

  身体宛如柔若无骨样,身体扭,避免了前胸被剑尖贯穿而死的定局。

  但即使如此,苏尘的剑尖,依旧在他的胸口划出了道长长的伤口,鲜血淋漓。

  击不中,苏尘当即变招,右手抖,剑身狠狠的拍打在楚风的胸前的伤口上,迸发出的力量,直接将他击飞出去。

  苏尘脚步动,正要追上去的瞬间,埃尔法忽然杀到,阻挡在苏尘的面前。

  而再,再而三的阻挡,让苏尘错失杀掉楚风的机会,埃尔法成功的激起了苏尘的怒火,炙热的怒火。

  刹那间,苏尘的正逆十字眼瞳就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给我去死吧。”

  弹剑,挥!

  沿着空间的纹路,苏尘剑斩出,利刃所过之处,空间立刻裂开道平滑的伤口。

  伤口直延伸,以快若闪电的速度,蔓延到埃尔法的腰部。

  拦腰而斩,这就是苏尘的目的。

  饱含着万丈怒火,苏尘的击毫不留情。

  脸色蓦然大变,埃尔法眼神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精芒,背后的羽翼震,被苏尘斩落的羽毛从地面缓缓的漂浮在空气中,将苏尘围绕起来。

  剑技  凄惶破袭战3

  只要声令下,万羽齐发,足以将苏尘射成马蜂窝。

  “叱!”眼看黑色的长剑就要斩到自己,埃尔法首先发动了攻击。

  共七千三百二十八根羽毛,精神力外方的瞬间,苏尘就清楚了羽毛的数量。

  每根都犹如钢精样硬,破开射出的刹那,尖锐的啸声几乎将苏尘的耳膜震裂。

  长剑收,苏尘向左边最薄弱的地方连踏出几步,幻出几个残影,黑色长剑舞的密不透风,几乎将所有来犯的羽毛击飞。

  但很快,被击飞的羽毛在空中重整旗鼓,再次飞射而来。

  而另方面,原本被苏尘躲过的羽毛,在空气中诡异的划出个半弧,追杀而来。

  天空中,埃尔法高举着自己的右手,漆黑的光芒不断的在他的手中闪烁,汇集,凝结,成型

  远处,楚风胸前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似乎在快速放恢复着。

  老虎不发威,你真以为我是病猫了啊。

  苏尘今天为了杀楚风,用的是剑技,来自于脑海中的剑技。

  为的就是不想让候选人察觉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在所有候选人的眼里,自己只不过是个魔法师,个优秀的炼金师,怎么可能会是个懂得应用华丽剑技的战士。

  为此,苏尘特意准备了几个威力强大的剑技,要在所有人的面前表演下。

  而现在,时候已经到了。

  看着铺天盖地的射来的羽毛,苏尘嘴角不由泛起了丝微笑。

  剑技?凄惶破袭战

  握着黑色长剑,苏尘步踏出,长剑挥洒如意,由于速度过快的缘故,空气中残留下了无数的剑影。

  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八分十六

  渐渐的,空气中的剑影逐渐多了起来。

  道,两道

  百道,两百道

  千道

  万道

  天空,地面,无数个苏尘,无数道剑影,华丽的剑技几乎将羽毛彻底的埋没。

  轰然间,股凌厉的剑气直冲云霄,所有的剑影在瞬间组合了起来,化成条栩栩如生的巨龙,俯冲而下,带着强大的气势,将羽毛彻底的击溃。

  寒冷的剑气几乎在接触到羽毛的瞬间,就将它绞成粉碎。

  这是压倒性的胜利,触即溃的羽毛根本无法阻挡巨龙半分,咆哮着向着埃尔法冲去。

  苏尘神色冷峻的站在巨龙的背脊上,冷冷的注视着埃尔法,杀机四溢。

  眉头跳,埃尔法的黑球在此时完成,翅膀震,朝着苏尘飞射过去。

  “给我去死吧。”

  怨恨的话音响彻整个长空,黑球被埃尔法狠狠的砸了出去,和巨龙的嘴巴碰撞在起。

  轰!!!

  两者蕴含的力量在相碰的瞬间被彻底的引发了。

  剑技  凄惶破袭战4

  宛如恒星爆发样,圆形的能量气流飞快的向外扩散出去,房间,树木,假山,小湖,地面,这些全部被爆发出的能量蒸发,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间。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股力量的强大,无不变色,飞快的逃窜出去。

  首当其冲的苏尘在力量爆发的刹那,忽然被虚空中伸出的只右手拉入自己自己的工房,都市学院。

  而埃尔法就被没有这样的运气了,直接被爆发出的力量扫过,宛如碎叶样飘飞了出去。

  “那两个疯子。”力量之神心有余悸的看着消失在众人眼前的大公府,剩下的,只有个深达百米,大约有近万平方米的巨坑。

  女王凯瑟琳脸色铁青,在她的地盘闹出这样的事故,她怎么可能开心起来。

  巨坑的边缘,埃尔法宛如滩烂泥的躺在地面,鲜血直流,剧烈的痛楚让他感到全身骨骼咯吱作响。

  堕落天使引以为傲的恢复力似乎在这刻也发挥不了作用。

  体内有股死气在盘旋不散,阻碍了恢复力的运行。

  眉头深深的皱起,埃尔法尝试着想要从地面站起来,但尝试了几次之后,埃尔法发现自己似乎连这样的能力也失去了,只能不停的喘息。

  忽然间,双洁白的手伸出,将他搀扶了起来。

  “玛丽亚”

  冰封  战斗的尾声1

  因为苏尘和埃尔法之间的战斗,破坏了练武厅内巨大的魔法阵,使得束缚玛丽亚自由的魔法阵毁灭,让玛丽亚恢复了自由。

  而做为上界最纯洁的天使,玛丽亚最擅自的不是战斗,而是治疗。

  当她用双手将重创的埃尔法扶起来的时候,埃尔法身上的伤口飞快的愈合起来,体内盘旋的死气被股纯洁的光芒力量驱逐。

  与此同时,堕天使引以为傲的恢复力开始发挥出强大的作用,仅仅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稳稳站在地面。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发的强大起来,身上的血迹开始脱离,眼神从涣散的边缘到迸射出冷漠的精芒,脱落的羽毛开始重新长了出来。

  股黑暗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冒出,杀机毫不掩饰的散播在空气中。

  空气在埃尔法的杀气笼罩下,似乎微微凝结,股庞大的精神力扫过附近,却没有发现重创自己的那个人。

  难道已经灰飞烟灭了,埃尔法诧异的想到。

  在那股强大的力量碰撞下,即使自己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区区个人类,如果他灰飞烟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算你走运!”再三检查了几遍,没有发现敌人的踪影后,埃尔法拉起玛丽亚就想要离开,“跟我走,路西法大人在等你。”

  玛丽亚惊喜的望了埃尔法眼,顺从的点点头。

  但蓦然间,楚风再次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双手间雷电不停的流转,噼里啪啦的电火花响个不停。

  “很抱歉,我不能让你离开,玛丽亚小姐。”

  埃尔法勃然大怒,双漆黑的眼瞳散发出前所未有的杀气,将刚才所受到的打击,并算在了楚风是身上,“雷神,你真的这样想死。”

  楚风嘴角泛起冷漠的笑容,眼神毫无感情的看着过去,幽幽的说道:“至少你杀不了我。”

  瞬间,埃尔法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股怒意在胸口不停的盘旋,长发根根倒竖起来,“今夜就让你彻底的陨落吧。”

  轰!

  刹那间,两个人再次相撞在起,气浪不停的扩散开来,圈圈的涟漪在空气中不停的荡漾着。

  楚风的攻击大开大合,举动,伴随着雷电轰鸣,道道耀眼的雷电不停的围绕着他的身体转动,随着他的意念,攻击圆滑如意,拳轰出,天空就响起声雷鸣,电光大作,几乎将方圆近百米的地方照耀的宛如白昼。

  而埃尔法的攻击却是见缝插针,精妙绝伦,身体犹如鬼魅样,走的是阴柔的路线。

  两个人的眼里除了自己的对手外,仿佛再也看不见其他。

  噗噗噗噗璞

  楚风和埃尔法身形如电,不停的缠斗着,寻找着对方的破绽,期待这击必杀机会。

  冰封  战斗的尾声2

  而谁也没有注意到的天空,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个口子,苏尘居高临下的看着再度交手的两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手中的黑色长剑不停的轻吟着。

  若有若无的轻吟旦出现在战场后,楚风和埃尔法同时感应到,双方的眼眸刹那间扫了过来。

  但苏尘却快他们步,消失在空气中。

  再次出现时,距离他们已经不过三米的距离。

  剑技?圣罪裁决

  剑光,闪。

  这是最简单的攻击,没有任何的花俏,但却带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

  仿佛这是上苍决定的剑,包含着无数的信念和决断。

  是不悔,是无奈,是坚毅,是往无前,这剑,将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发挥的淋漓尽致,最简简单单,最朴实无华的剑。

  在所有人的眼睛内,这剑,仿佛得到了上苍的认可,无法躲避。

  股不详的阴影,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

  仿佛前生今世,所有的罪孽,都要在这剑下,被彻底的斩断,湮灭于滚滚红尘之中。

  嗤

  剑光过后,鲜血飞溅,苏尘收剑,静静的立于原地,胸口不停的起伏着。

  玛丽亚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埃尔法被剑斩成两半,即使堕天使的恢复力在强大,再也无法让他愈合。

  他的半截身体摔到在玛丽亚的身前,双眼睛还残留着对某人遥远的思念。

  “不要啊”

  玛丽亚抱起埃尔达的身体,身上泛起耀眼的白光,想要将埃尔法治愈。

  苏尘冷漠的盯着她的行动,言不发。

  刚才的剑,已经决断了埃尔法的生机和灵魂,无法复原。他移动着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楚风的身上。

  楚风在刹那间以埃尔法挡剑,躲在了埃尔法的身后,那剑,只差几厘米,就将他的腰部斩成两半。

  虽然没有和埃尔法样当场死亡,但呼吸急促,大量的鲜血不停的从伤口冒出,脸色因为失血,而苍白如纸。

  “我不明白,为何这样执着要杀我。”他看着苏尘,眼瞳开始涣散起来。

  突然,道冰锥从天外射来,瞬间将他的伤口冰封,截断了他的痛楚,鲜血在同时间停止了外流。

  苏尘抱剑而立,看了他眼,才缓缓说道:“为了个宛如白雪凋零的少女。”

  楚风恍然,艰难的微笑了起来,“那还真是个不错的理由呢我也很喜欢那个白雪样的女孩的说,只不过她心中的仇恨让她的”

  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楚风挣扎了几下,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眼皮却慢慢的闭了起来,仿佛睡着了样。

  雷神,楚风,死亡!

  冰封  战斗的尾声3

  苏尘的剑,在挥出的瞬间,就已经决定了两个人的命运。

  啊啊啊啊啊啊

  哀嚎和怨恨,强烈的杀气从天而将,伴随着的,是宛如冬天样的寒冷。

  地面,层薄冰开始蔓延,天空中,朵雪花突然飘落,落在苏尘的鼻翼上。

  呼

  苏尘呼出口热气,将它融化,但很快,几朵雪花漂落在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周围的天空中,雪花逐渐的多了起来。

  然后,飘飘洒洒的雪花降临了。

  苏尘微微抬头,看到的,只有漆黑的天幕,飘落的雪花。

  大雪伴随着寒风,整个帝都仿佛进入了冬季。

  苏尘迈开脚步,躲避着降落的雪花,在他的感觉里,每朵雪花都蕴含着强烈的杀机。

  地面,已经不知不觉铺上了层厚厚的雪。

  碰!

  忽然间,大雪飘扬,股凛冽的杀意挂起地面的大雪,逼近了苏尘的背后。

  苏尘恍然未觉,大步流星的向着更远的方向走去,想要离开这个战场。

  大雪中,个美丽冰冷的女子出现在苏尘的背后,双眸中,没有森然的杀意,只有无尽的眷恋。

  步,两步,三步

  莎拉娜伸出双手,企图抓住苏尘的后背,强烈的冻气几乎将周围的空气彻底的凝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