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男子瞬间杀气,夸张的杀意直接轰入虚空,将苏尘和女王两人震飞出去。

  苏尘难以置信的看着路西法,股愤怒,宛如被亵渎样的愤怒从心底升起,直冲脑海。

  【居然对我出手了】

  苏尘呆呆的看着远处的路西法,心底的愤怒被全面的点燃,双眼在瞬间变的通红。

  蓦然,身边道黑影闪过,女王长啸声,无形的气浪以她为,空间宛如被投入石子的湖水样,泛起层层波浪,快速从路西法滚去。

  倾国倾城的面孔上,是沉着和冷静,右手轰出,道巨龙般的斗气咆哮而出,冲向远处的路西法,周围的空间瞬间夸张的扭曲起来。

  战后  苏尘的疑惑2

  十分刚烈的打法。

  这让原本打算动手苏尘微微呆滞了下。

  原来以为女王和自己的样,是个学习魔法的魔导师。

  结果女王却是个战皇级别的强者,庞大的战压铺天盖地般的压向路西法,身体犹如幻影样,急速前进。

  与此同时,艾莉儿飞上半空,右手食指指着路西法,指尖缓缓的泛起丝黑色的光芒。

  这是非常的纯粹的黑色,没有丝的杂色,非常的纯洁,纯净。

  碰!

  路西法单掌挥,股无形的气浪掀起,直接将音波,斗气彻底的粉碎,身体蓦然闪,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的时候,距离艾莉儿不足三米,脸上还挂着似笑非笑的容貌。

  “宣告,汝将被指贯穿而死!”

  淡淡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威压,宛如高高在上的神祗降下的预言,不容违抗。

  路西法脸色变,周围的空间突然被封锁,自己犹如困在笼子里的小鸟,无法躲避。

  黑色,闪!

  道黑线从艾莉儿的指尖射出,直冲路西法。

  眼神寒光凛冽,路西法面前的空间突然打开了个黑洞,直接将黑线吞噬。

  同时间,艾莉儿俯冲而下,右手毫不留情的化成利刃,斩向路西法的头颅,凌厉的风压吹着他的头发肆意的飞扬,脸颊颤动不已。

  “去死吧。”声娇叱,女王逆风而上,拳头上包裹着浓浓的灰色气体,带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

  刹那间,路西法被乒的声打成碎片。

  女王错愕,“死了!”

  这怎么可能,曾经的大天使长,堕落天使的王,流传了几十个世纪的神话人物。

  居然就这样轻易的被杀了,这也太奇怪了吧。

  “真是危险呢,刚才的攻击,如果被打中的话,就算是我,也会受伤吧。”

  眼神半眯着,路西法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天空,冷冷的注视着两个人和个上位死亡天使。

  背后,十二只羽翼彻底的张开,黑色的羽毛缓缓的从天而落。

  “路西法!”低沉的声音响起,从远处传来。

  仿佛被压抑着千百年的愤怒,如今被彻底的点燃,席卷切。

  “你居然对我出手了,你居然敢对我出手。”寒冷的声音,浓郁的死亡气息,股无尽的威压从苏尘的身上散发而出,快速的向四周蔓延,笼罩整个黑色的世界。

  眉头微皱,路西法冷冷的盯着苏尘,脸色逐渐的诧异起来。

  很熟悉的语气,依旧是那样的高高在上,不可世。

  “你是谁!”路西法诧异问道。

  “我是谁,居然敢这样质问我。”苏尘低笑,双正逆十字眼瞳已经完全的脱变为金黄铯,笑声逐渐扩大,肆意而有张扬。

  战后  苏尘的疑惑3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居然在质问我,你居然在质问我”

  因为愤怒,声音显得有些尖锐,无尽的怒火仿佛找到了个宣泄口,彻底的爆发了。

  “带着你的疑问,给我下地狱去吧。”

  右手缓缓向前指,哧哧哧的响声中,面前的空间宛如纸张样,彻底的被撕裂。

  黑色世界的道长长的伤口,蔓延到路西法的身边,直接将他吞噬。

  女王目瞪口呆的看着事情的发展,感觉自己在做梦样。

  咚!

  黑色世界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下,路西法十二只羽翼煽动,身体宛如利箭样从伤口中冲了出来。

  依旧很优雅,没有丝狼狈的样子。

  这个人很强,估计是所有人里面最强的候选人了。

  有了这样的判断后,路西法神色逐渐严肃起来,把黑色的华丽大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末日审判!

  路西法的武器,只有在握剑之后,路西法才是最强大的存在。

  与此同时,苏尘再次指向路西法,嘴里淡淡的说道:“崩裂!”

  刹那间,路西法感觉自己的身体宛如被撕裂了样,剧烈的痛楚令他情不自禁的哀嚎起来,这种痛楚就像是灵魂被撕裂,仿佛整个存在要被彻底的摧毁样。

  完完全全的消逝在这个天地之间。

  这样的能力,太过于逆天了。

  真言术!

  瞬间,路西法就明白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无尽的震撼。

  只要主神才能给掌握真言术,只有主神才能给使用真言术。

  这点,被主神创造出来的路西法在明白不过了。

  即使拥有主神残破的神格,但毕竟不是主神,这样的他们虽然可以比拟三流神中的三流,但如何能给使用真言术。

  这也太荒唐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震惊的看着苏尘,路西法的脑海宛如惊天海啸,不断的撞击着他的心神。

  突然,脑海灵感闪,联系到先前奇怪的态度,个令路西法更加心颤的想法浮现了。

  这样的想法,如果被公布出去,简直令上界震惊。

  世界会因此而改变,也绝对是理所当然的。

  沉默的看着苏尘眼,路西法突然消失,黑色的世界在瞬间快速的褪色,紧紧眨眼间,苏尘和女王就回到了探究真理之塔的餐厅。

  “这是怎么回事。”路西法的突然退走,令女王产生了很大的错愕。

  路西法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会离开。

  这些,她全部都不清楚,也不知道,感觉自己就好像个被蒙在鼓里的笨蛋样。

  这样的感觉令她不爽,十分的不爽。

  虽然感觉事情的关键就在苏尘是身上,在能够打听出什么,她已经没有任何的指望了。

  战后  苏尘的疑惑4

  不过,女王深吸了口气后,转眼间就恢复了平静。

  笑着对苏尘说道:“你也看到了,路西法来的不明不白,走的也令人费解,谁也不知道他下次出现是在什么时候,也许我们应该联合起来。”

  “他不会在来了。”沉默下,苏尘说道。

  女王轻笑,黑色的眼瞳充满了笑意,还有丝小小的疑惑。

  他凭什么如此自信。

  “如果,你想要改变主意的话,谁时可以来找我。“

  说完后,女王就带着自己的亲卫队离开了。

  目送女王离开后,苏尘站了起来,看着周围几女,冷淡的说道:“谁也不许跟着我,我想要个人静下。“

  说着,就离开了餐厅。

  炼金工房,都市学院世纪塔。

  苏尘坐在边缘,脸色十分的迷茫。

  我到底是谁,苏尘,还是墨斐特?

  惊愕  7的死亡1

  将自己关入炼金工房三天三夜后,苏尘出来了。

  从脸色上看,似乎有些疲惫,但却带着抹坚毅和脱离世间的冷淡。

  休息了天夜后,苏尘被海特叫醒,说是三巨头请他到探究真理之塔最顶层相会。

  三巨头是探究真理之塔真正的管理者,掌握着极大的权利,从某种意义上,足以代表整个探究真理之塔的炼金师们。

  虽然奇怪他们为什么会找自己,但苏尘依旧跟在海特这个缅甸青年的身后,来到了第二百九十九层的楼梯口。

  “很抱歉,苏尘先生,我没有资格进入真理海洋,接下来来,请您自己上去吧。”

  苏尘善意的对着海特微微点头,踏上了楼梯。

  楼梯的尽头是扇巨大的木门,咯吱声推开后,入目尽是书架。

  连绵不绝的书架从头到尾,上面的书籍足以让炼金师为之疯狂。

  苏尘从头到尾打量了眼后,才发现整个三百层已经被清空,只剩下四个人。

  三巨头和女王。

  从容的走入休闲室后,三巨头中的个连忙起身,笑着说道:“欢迎你的光临,苏尘理事长。”

  都市学院理事长这个身份,足以和三巨头平起平坐。

  苏尘回礼,诧异的问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说着,脸色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女王凯瑟琳。

  “是的。”三巨头同时点头,依旧是迎接苏尘的那个人解释道:“事实上,我们和女王陛下达成了个协议,需要个重量级的人物见证,而你,是在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内容是什么。”苏尘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感兴趣的发问。

  “苏尘理事长身为炼金师,也应该知道,我们探究真理之塔的真理海洋,只对贤者开放。”

  说道这里,苏尘微微点头,他确实知道探究真理之塔有这条规定。

  “而如今女王陛下想要借阅这里星期,愿意支付定的报酬,她提出的条件很诱人,我们无法抗拒这个诱惑,所以”

  三巨头脸色微红,似乎有些难为情,这让苏尘笑了起来。

  “几位不需要感觉丢人,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是圣人,生来就带有七情六欲的人们,无法抗拒诱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要是随时都可以保持绝对理智的话,那也就不是人类了。”

  三巨头微微颔首,副深得我心的样子。

  女王这时突然出声,“那么,可以开始签定协议了吗?”

  “当然,当然”三巨头连连点头,将准备好的协议拿了出来,在苏尘的见证上,各自签上了属于自己的名字。

  光华闪,魔法阵正式开始运转,协议确认有效。

  惊愕  7的死亡2

  看到仪式完毕后,苏尘突然对着女王说道:“顺便问下,你开出的条件是什么,我很好奇连三巨头都无法拒绝的条件,有多么的庞大。”

  “没什么。”女王懒散的伸了伸懒腰,慵懒的看了苏尘眼,轻声道:“只不过是些秘银而已。”

  苏尘微震,秘银不光是魔法师们的最爱,也是炼金师炼制些物品时必备的工具。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秘银就像是炼金师们的妻子。

  这句话,还是个德高望重的大贤者说出的,更加增加了它的份量。

  “其实上,女王陛下愿意将条秘银矿的开采权转交给我们探究真理之塔。”三巨头中有人解释了,令苏尘身体再震。

  条秘银矿,还真是大手笔啊。

  整个永夜帝国的秘银矿也只不过十二条,现在下子就送出了十二分之,真是家大业大的人物呢。

  “好了,现在协议已经生效,老朽们也该告辞了,女王陛下放心,星期内,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女王陛下的。苏尘理事长,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和老朽起”

  “啊,这就不用了。”女王突然出声打断了三巨头的邀请,说道:“哀家还有些事情想要和苏尘理事长谈判,所以各位请便吧。”

  苦笑着站了起来,三巨头依旧很有礼貌的说道:“那么,吾等告辞了。”说完,就走出了这里。

  大门也随之关闭,彻底的断绝了于外界的联系。

  外人离开后,苏尘彻底的放下伪装,脸色逐渐冷了下来。

  “留下我有什么事情吗,想要开战。”

  “不!”女王摇头,头漆黑的秀发也随之飘扬,缓缓的贴在背后,“当你打跑路西法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了,所以,不会和你开战的。”

  苏尘摇头,回想起路西法的强悍,打了个冷颤,说道:“路西法可不是被我打跑的,他若是认真起来,我们都得饮恨在哪里。”

  “可是在我眼里,路西法确实是被你打破的,紧紧用了两个字。”

  女王身体微微前倾,丹凤眼眯了起来,似乎想要将苏尘彻底的看透。

  “我有些明白了。”苏尘忽然有些恍然,扫视了眼整个三百层,低声笑了起来,“你认为我打败路西法的关键,在于炼金术,所以才会不惜送出秘银矿,也要进入这里。”

  “难道不是吗?”女王轻笑,眼神媚波流转的看着苏尘,原本倾国倾城的脸蛋上,突然闪现的丝诱惑,更加动人。

  “惊人的直觉。”苏尘毫不吝啬的赞叹起来,手指轻轻的敲打着面前的木桌,发出啪啪啪的轻响。

  “你承认了。”

  苏尘点头,说道:“虽然和炼金术有着关系,但十之八九,你会失望。”

  惊愕  7的死亡3

  女王对于自己的预言不屑顾,反驳道:“只要努力过,就不会失望,即使我在这里毫无所得。”

  真是坦荡的胸怀呢。

  苏尘轻声赞叹了下,随即站了起来,转身留给女王个侧面,“那么,既然谈话已经结束了,我也该告辞了,下次再见的时候,应该是星期后吧。”

  “真是冷淡的家伙呢。”看着苏尘的背影,女王轻笑,眼神,片冰冷。

  离开第三百层后,苏尘就看到依旧等候在楼梯下的海特。

  “有什么事情吗?”走过去后,苏尘冷静的打着招呼。

  “是的。”海特恰是表现出自己的尊敬和卑谦,脸色洋溢着缅甸的微笑,“刚才三位大人对我说,如果苏尘大人出来的话,就请到他们的办公室聚。随时欢迎苏尘大人的到来。”

  苏尘哑然失笑,微微摇头,“抱歉,我现在没空,你去跟他们说下,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定会前去摆放。”

  海特哑然,惊讶的看着苏尘,想不到他会拒绝这个于三巨头会面的荣耀。

  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看到海特似乎有些为难,苏尘劝说道:“放心吧,只要你将我们的对话五十的说出来,他们是不会怪罪你的。”

  说完,苏尘就在也不理会海特,径直离开了这里。

  现在苏尘想要做的事情只有件,就是炼成个属于自己的炼金武装,个在头脑里酝酿了很久,可以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到极限,甚至突破极限的炼金武装。

  抚摸着手中的宛如天使翅膀样的戒指,苏尘不禁微笑了起来。

  笑容带着难以言喻的冷漠和杀意。

  他要将黑白之夜改造,再次将它升级。

  因为他要从里面加持个死亡属性,击必杀。

  不管是众神,还是人类,或者是恶魔,天使,只要被击中,就必须死亡。

  这就是击必杀的能力,为了保持必胜,苏尘还要在里面加持个逆转因果的能力。

  只要开枪,就必然会被击中。只要击中,就必然会死亡。

  这样的灵能枪,足以让苏尘毫无忌惮的横行整个世界。

  虽然失败率同样高的惊人。

  但是这样,也会才会有趣和值得期待。

  于是,在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的情况下,苏尘再次进入了自己的工房内。

  这次,呆呆整整两个星期。

  当日期悄悄的溜过八月底,进入九月份的时候,苏尘从里面出来了。

  他的左右手各自拿着把灵能枪,黑白,从外表上看起来,极为帅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成功了,但又失败了。

  击必杀的能力虽然填装完毕,但却出现了丝破绽。

  惊愕  7的死亡4

  只有当黑白灵能枪射出的灵能弹同时击中敌人的时候,击必杀的属性才会彻底的发挥出来。

  而逆转因果这个能力,却是时灵时不灵,更加令人无奈。

  完全是随机性的啊。

  “果然,自己想象的太过于美好了些。”喃喃着,收拾了有些失望的情绪后,苏尘在餐厅内终于见到了阔别两个星期之久的五女。

  当然,其中还参杂着个高贵到了极点的女王凯瑟琳大人。

  “我说啊,你这么长的时间不去朝政,可以吗?”苏尘无奈的说道,副你快点走吧的姿态。

  现在的他,确实没有点想要将眼前这个烦人的家伙做掉的欲望。

  女王微笑,说道:“明天哀家就会离开,留在这里,只不过想要跟你道别摆了。”

  那么请快点离开吧。

  苏尘虽然没有说话,但满脸都是这样的表情。

  女王笑了,突然说出了句令苏尘惊愕的话。

  “7死亡,神格易主,不过杀他的人,却不是候选人。”

  相遇  1的招呼1

  呐,这个世界到底会怎么样,你知道吗?

  女王走了,很潇洒的离开了,却丢下了这句话,直萦绕在苏尘的耳边。

  苏尘不解,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7死了,杀他的却不是候选人,而是群隐藏在暗中的敌人。

  数量是多少,能力又如何,他们知道多少关于候选人的事情,是巧合,还是精心策划。

  苏尘不知道,完全,彻底,没有点的线索。

  唯被他怀疑的人,只有楚风个。

  但楚风的身份却很简单,探究真理之塔的贤者,虽然很帅,但为人老实,甚至有些木纳,于苏尘那天遇到的好像不是个人。

  而楚风在那天晚上之后,就消失了,无影无踪。

  女王走后的几天,苏尘就直在想,自己的契约天使是什么,艾莉儿为什么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