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没有丝不耐烦的意思。

  而他的脸上,也总是带着丝罕见的缅甸微笑。

  这是个让人见,就会对他产生好感的年轻人。

  探究真理之塔第二百层,是个炼金师们休闲,聚会,娱乐的地方,也是个豪华的餐厅。

  探究真理之塔般发生什么值得欢庆的事情时,这里就会成为宴会的场地,接待所有的客人们。

  好在这里修建的时候,已经使用了空间叠加魔法阵,让这里的空间比看起来要大上三倍不止,能给次性容纳数万人同时会餐。

  空旷的餐厅内,四周都是巨大的透明窗户,可以轻易的看到探究真理之塔周围那令人心醉的风景。

  起伏跌宕的山川,蜿蜒奔腾的河流,望无际的田野,茂密的森林,还有挺拔俊朗的山脉和高耸入云的山峰。

  晴空如洗,蔚蓝片,几朵白色的云层高高的挂在苍穹之上,形状各异。

  “茶,还是咖啡?”缅甸的年轻人坐在苏尘的对面,微笑的问道。

  这是个靠近窗户的位置,位于餐厅的角落,并不显眼。

  “红茶吧。”苏尘随口回应,身边的几女也跟着点头。

  冰莲   白雪的少女2

  “我明白了。”特海微微点头,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几秒钟后,个美丽的女仆就走了过来。

  “六杯红茶,谢谢。”

  女仆微微欠身,悦耳却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请您稍等。”

  说着,就转身飞快的离开了。

  苏尘发现,这个女仆自始至终,双脚并没有着地,悬空漂浮地面大约厘米左右,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阁下的观察力真是非常的锐利呢。”特海银色的长发被条白发的发带束缚在身后,双眉微微下垂,这让他笑起来的时候,显得很真诚。

  “其实这里的女仆都是些人偶,并不是真人啊,属于四大炼金区域之中的人体炼金范围。”

  苏尘当然知道,所谓的四大炼金区域,就是武装炼金,人体炼金,医疗炼金和被称为禁忌的灵魂炼金。

  灵魂炼金是属于众神的能力,任何人类都不得擅自研究这个区域,否则的话,绝对会成为整个大陆的公敌。

  昔日的暗黑第贤者,就是因为研究这个灵魂炼金,才会被大陆所追捕,个人被关在都市学院的牢笼里度过了多年的时光。

  整日于孤寂和绝望为伴,最后被苏尘斩杀。

  “这些人偶采用了光之射线为能源,不断的将太阳光转化为自己的动能,保持着自己的活力,因为没有智力,所以只能给做出些已经设定好的事情啊,谢谢!”

  接过人偶女仆放在面前的红茶,特海赶紧道谢了。

  人偶女仆再次欠身,发出悦耳的声音,“那么,有什么事情的话,请尽管吩咐。”

  “很神奇,对吧。”特海看着离开的人偶,微微感叹起来,“但不管如何神奇,都是具没有灵魂的人偶啊。”

  “确实。”苏尘真心的赞叹起来。

  在科技世界,机器人这种东西,也只是在近百年才出现的。

  但是在魔法世界,这种人偶却已经拥有了数千年的历史。

  “言归正传吧。”苏尘放下红茶,眼睛直直盯着特海那是湛蓝色的双瞳,说道:“我想要进入第三百层,有什么方法没有。”

  微微愣,特海苦笑道:“阁下,第三百层只有贤者才可以进入,如果阁下是贤者的话,只需要获得门卫的同意,就可以任意游览其中的内容,否则的话,不管是多强大的势力和关系,都不得入内。”

  “贤者就可以随意的游览吗。”苏尘轻轻低喃着,这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个非常不错的消息。

  距离不到三米,特海轻易的听到了苏尘的轻喃,瞬间错愕,个荒唐的想法从脑海里升起,无法仰止。

  【难道,眼前的少年,就是个贤者吗】

  【不可能,也太年轻了,看他的样子应该不到二十岁,怎么就会成为】

  冰莲   白雪的少女3

  【这个时期的自己,应该在停留在初级炼金师的地步吧】

  越是荒唐的念头,越是令他心惊。

  尽管心底在不停的否认,但看着苏尘没有点失落的表情,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贴近事实,个近乎荒唐的事实。

  蓦然,几个月前的个消息蹦入了他的脑海里。

  都市学院的个天才少女开发出个新的炼金方程式,成为了贤者。

  这个消息被证实的时候,即使在探究真理之塔,也挂起了阵令人惊叹的风暴。

  当时的他,就是因为这个消息,才决定成为接待员的。

  为了转化下大脑,放松下全是炼金方程式的大脑。

  【这个世界,天才就这样多吗】

  【那么,自己算是什么】

  时间,特海的情绪不禁低落起来,眼光暗淡,无神的盯着手中的红茶。

  就在此时,吵杂的声音突然响起,将几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个穿着白衣胜雪的少女抱着本厚厚的书籍,走了进来。

  餐厅内,大多数炼金师的目光都被少女美丽精致的脸蛋夺去,久久无法自拔。

  少女仿佛雪中的精灵,脚步轻盈,带起阵香风,从人群中穿过,静静的坐在距离苏尘几人不远的个位置,要了杯红茶后,翻开书籍仔细的观看起来,仿佛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身上散发出种宁静,孤远,仿佛山峰雪花般的气质。

  特海悠悠然的将目光收回,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满脸的暗淡和苦涩。

  “谁?”苏尘诧异的问道。

  “原世界第强者的孙女,现在是十字圣者的侍女,朵冰山上的雪莲,冰莲?十字。”海特如此说着,语气却带着丝怅然和敬佩。

  “她已经抛弃了原本的姓氏,以十字为姓,就是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当然,十字圣者并没有承认,甚至没有见过她,但她却已经发誓,今生将用尽所有的感情,侍奉十字圣者。”

  “从每寸肌肤,到每个头发,再到每点血液。”苦笑着说出令人肉麻的誓约,缅甸的年轻人看到苏尘怪异的目光,赶紧澄清道:“这是她的原话,请不要用那种怪异的目光看着我。”

  苏尘错愕,扫视了眼,发现身边的四女都用种十分的眼神看着自己。

  嗯,该怎么说呢。

  即像是怜悯,又犹如笑意,其中还参杂着些不忿和埋怨。

  总之,是种十分令人心底发麻的眼神。

  抓抓头发,苏尘站起身来,向着那个安静的少女走去,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坐到了少女的对面。

  “早安。”苏尘说道。

  少女仿佛沉静在自己的空间内,对苏尘的招呼充耳不闻,甚至连表情和动作都没有变下,仿佛尊雕塑。

  冰莲   白雪的少女4

  周围的人群,都用种幸灾乐祸的表情注视着这里,似乎在等待着苏尘的垂头丧气,然后放肆的嘲笑。

  看了看窗户外的天气,苏尘换了个方式,“午安。”

  顺便说下,虽然现在已经临近十点,但确实没有到中午。

  少女沉默间,在自己营造的空间内,仿佛隔离了切,包括苏尘。

  “上午好。”苏尘第三次开口。

  人群中,声声低沉的笑声响起,充满了快意的嘲讽。

  真是个不好对付的存在啊。

  特海看着苏尘的尴尬,想要走过来帮忙,却被女仆阻挡。

  “请相信少爷。”

  “但是冰莲不会理会任何人的,在这样下去,苏尘阁下就会成为笑柄。”海特确实很着急,想要跨过女仆,却被狠狠的按到自己的位置上。

  “请相信少爷。”女仆的微笑仿佛可以感染任何人,让海特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真的!”蓦然,声悦耳清冷的声音响起,冷淡的少女把抓住了苏尘是双手。

  全场片愕然。

  进入  真理的海洋1

  “我知道十字圣者在那里。”

  这是苏尘对犹如白雪样的女孩,说的第四句话,也是让少女大失方寸的句话。

  “不过他不可能收你做侍女。”苏尘的声音带着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所以,请死心吧,不要因为个不可能的幻想,误了自己的生。”

  少女的心已乱,根本无法冷静的思考,听到这句话后,只是本能的反驳道:“你又不是他,你怎么会这样肯定。”

  “我不是他,但我可以肯定。”苏尘不在废话,随意回了句,走回自己的座位。

  刚刚坐下,海特就竖起了他的拇指,“做的漂亮。”

  对于苏尘,他现在可是心服口服。

  他可是知道,那个宛如雪精灵样的女孩,冷漠到了什么程度。

  餐厅后,所有人的表情就犹如被用强后的女人,满脸的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拍!

  少女突然合上书籍,快步走到苏尘的身边,表情强硬的说道:“请带我去见他。”

  于是,众人表情再变,宛如被轮了样,满脸悲愤。

  冷漠的摇摇头,苏尘说道:“他不可能见你,死心吧。”

  少女自觉已经低声下气,但面对这样的刁难,根本难以忍受,双淡蓝色的眼瞳开始蓄势,雾气弥漫,马上就会凝结成水珠。

  苏尘对此视而不见,依旧慢悠悠的喝着自己的红茶,眼神似乎在走神,思绪不知道在哪里飞舞着。

  “你叫冰莲,对吧?”女仆忽然笑眯眯的站了起来,拉着少女坐到了自己的身边,“到底是为什么呢,要成为圣者的侍女。”

  少女紧咬着嘴唇,直到双唇发白,毫无血色的时候,才缓缓开口,“想要报仇,想要向死亡公主报仇。”

  苏尘双眼泛白,这种的情况在他的意料之中,直接将视线放到窗外,那片蔚蓝的天空中。

  死亡公主只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苏尘要杀她的话,那次早就动手了,根本就不会留下她的性命。

  如果少女是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动手报仇的话,那么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放心吧。”沉默了会,苏尘突然开口,吓了少女跳,“也许过不了几年,你就会听到死亡公主陨落的消息。我保证!”

  是啊,死神进化游戏,旦加入就不可能退出,谁也无法确认自己能不能存活下来。

  死亡公主虽然厉害,但最后剩下的十个候选人里面,没有个是废材,至少排名前三的候选人就可以轻易的干掉她。

  她啊,是不可能存活在最后的,也不可能成为死神。

  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十岁的小女孩,怎么可能会成为上界四大主神。

  进入  真理的海洋2

  “他是不会亲自动手杀了死亡公主的,而死亡公主,也必然会死在其他人的手里。”苏尘直言不讳,冷淡的说道:“所以,要成为圣者侍女什么的,没有必要。”

  “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这样肯定,你又不是圣者大人。”

  面对少女的反驳,苏尘脸色依旧冷漠,没有半点的变化,“我不是圣者,但和他有关系,外人无法理解的关系。”

  海特夸张的长大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苏尘,实在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年,居然和圣者大人有着关系。

  “晓韵姐,我累了。”轻叹了口气,苏尘如此说道。

  女仆会意,轻轻的站了起来,摆出送客的姿态。

  海特也站了起来,微微欠身,“接下来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请不用客气,尽管来找我好了。”看到苏尘点头后,满意的笑了起来,“那么,我先告辞了。”

  海特离开后,冰莲也缓缓的站了起来,有些失魂落魄的告辞后,离开了这里。

  “真是不近人情啊,少爷。”

  “这样会不会有些过分了,吾主。”

  面对女仆的调侃和罗兰的劝解,苏尘微微摇头,说道:“这是最好的方法。”

  句话,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时间缓缓而过,享用了丰富的午餐后,苏尘个人离开队伍,向着探究真理之塔的最高层出发,他的目的是想要进入真理的海洋。

  探究真理之塔最大,也是最豪华的图书馆。

  当然,在这个之前,苏尘要去做个鉴定,拿到属于贤者的徽章。

  否则的话,苏尘是无法平安进入最高层。

  苏尘听那个缅甸的海特说过,探究真理之塔的第二百五十层就是鉴定炼金师是否进入贤者境界的地方。

  以此类推,第二百四十九层是鉴定高级炼金术的地方,第二百四十八层是

  和餐厅类似,第二百五十层也拥有空间叠加魔法阵,空间被扩展了大约倍左右。

  空旷,优雅,带着丝丝学者的气息,周围的气氛很好,属于那种能给让人安心学习的地方。

  在楼梯口的对面,是座巨大的吧台。

  “阁下,你好,需要什么帮助吗?”当苏尘走过去后,站在台后的个高个子,脸上有些斑点高级炼金师走了过来。

  “请鉴定下。”苏尘随手将张纸片递过去,上面有条崭新的炼金方程式。

  高级炼金师微微愣,随即是种不可思议的表情。

  苏尘眉头微皱,说道:“请快点。”

  高级炼金师回神,赶紧说道:“请见谅,我马上查阅。”

  说着,将本厚厚的书籍从台下搬了出来,这本书籍是黑色封皮,封面上有个复杂的炼金方程式,但苏尘却轻易的看出了它的作用。

  进入  真理的海洋3

  刻录和查阅。

  斑点炼金师将纸片放入书籍中的张空白页,随即合上书籍,激发炼金方程式,几秒钟后,翻开夹着纸片的那页,空白的地方已经被纸片上的炼金方程式覆盖。

  即使有了准备,斑点炼金师还是脸惊讶的表情。

  能给被这本书籍刻录的炼金方程式,就代表着是个全新的炼金方程式,也就代表着眼前的少年,年轻的男孩,拥有着贤者的能力。

  但这回,他的动作没有迟疑,将苏尘的名字和特长记下来后,将枚代表着贤者的空白徽章递了过去。

  苏尘接住徽章,随后将刚才的炼金方程式刻录在徽章上,离开了这里。

  将徽章戴在胸口后,路上苏尘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注视。

  几乎每个炼金术看到苏尘胸口的徽章和他的脸蛋时,都是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这个世界太疯狂了的表情。

  如此年轻的贤者,即使在整个历史上,也绝不多见。

  在第二百九十九层的楼梯口,苏尘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在两个看守人惊讶的目光中,施施然的上到了第三百层。

  真理的海洋。

  干净,整洁,尘不染。

  这是苏尘对于这里的第印象。

  在苏尘的左手边起,排排书架整齐的排放着,被划分为四大区域。

  而苏尘的右手边,是休息室,也是学习室。

  午后的淡金色的阳光十分充足,将整个大厅照耀的明亮辉煌,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香气,令人头脑更加的清醒。

  来到这里学习的贤者并不多,但起码也有近百位左右。

  些贤者专注于自己的学习,并没有发现有人到来,但另些人却发现了苏尘。

  虽然惊讶于苏尘的年轻,但还是微微点头示意。

  在这里,不准大声喧哗,以免打断别人的思路,否则的话,有着非常严重的后果。

  随意的扫视了几眼后,苏尘就缓缓走入了武装炼金的区域,对于这个区域,苏尘很熟悉,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

  众神之间的战斗,凭借的,全部都是自身的实力,而不是什么所谓的武器。

  他们只需要个呼吸的时间,就足以将天空撕裂,大地崩裂,毁灭几个位面,也只不过是分分秒秒的时间而已。

  之所以进入这里,只是有个模糊的念头,现在的他,还没有众神的威能,也许需要些趁手的东西才加强自身的实力。

  武装炼金,就成为了苏尘的首选,还是最熟悉的选择。

  探究真理之塔,第二百五十层。

  随着轻盈的脚步声,个带着帅气的金丝边框眼睛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年轻人进来后,立刻就有些炼金师热情的对他打着招呼。

  年轻人微微点头示意。

  进入  真理的海洋4

  斑点炼金师看到来人后,非常恭敬的说道:“您回来了,楚风大人。”

  名为楚风的年轻人,正是苏尘在飞艇上遇到的那个有些神经质的神秘青年。随意的扫视了周围眼,楚风问道:“最近,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和往常样,和平的很。”斑点炼金师微微迟疑了下,还是说道:“如果说是大事件的话,倒是有件。”

  “什么?”

  “个叫做苏尘的少年成为了贤者,今年才十七岁,算是历史上最年轻的贤者了。”

  楚风微微愣,随即反映过来,轻笑道:“嘛,如果他不是贤者的话,才奇怪呢。”

  斑点炼金师吃了惊,反问道:“楚风大人认识他吗?”

  楚风微微点头,双眼瞳在暗红色的镜片下闪烁着诡异的色彩,“回来的时候在同艘飞艇上,稍微聊了几句,很有意思的少年。”

  “是这样啊。”斑点释然,嘿嘿干笑起来。

  谁也没有注意到,楚风的眼神,越发的诡异起来

  凋零   白雪的少女1

  探究真理之塔正门前方大约两公里的地方,是座美丽的花园。

  而此时,独坐在花园中的,是个袭白衣,宛如白雪样寂静的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