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现,眼神无比狂热的盯着膨胀的电球,就差手舞足蹈了。

  “嘻嘻,居然雷破轰,不愧是完全体的苍雷之鹰啊,我要抓住它,定要抓住它”

  说着不切实际的话,年轻人恶狠狠的扫了身边两位女士眼,“我警告你们,苍雷之鹰是我的战利品,你们两个千万不要插手,千万不要否者的话,我”

  说着,年轻人右手在空中微微划,道口子裂开,顿时从裂缝中掉落出几件摸样怪异的炼金物品。

  个手柄,个王冠,张空白的卡片,还有个耳环。

  依兰波澜不惊,海菲尔德却惊讶无比的看着年轻人,实在无法想到这个看似神经的家伙,居然是个贤者,拥有自己的异空间炼金工房。

  恐慌   天空的霸主3

  随手将耳环戴上,年轻人拿起手柄用力挥,顿时,道耀眼的光芒从天空划过,刹那间,整个天空仿佛都暗淡了下来。

  所有人的眼瞳里,都倒映出那道比天空还要耀眼的光芒。

  轰!

  声巨响震的人们双耳发鸣,轰隆隆的鸣叫不断的回想在耳边,挥之不去。

  当眼瞳恢复了焦距后,海菲尔德刹那间惊呆了。

  原本耀武扬威的苍雷之鹰,居然在这击下,狼狈不堪,大量的羽毛脱落,电球消失的无影无踪,眼瞳涣散,速度在瞬间降到最低点。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击,苍雷之鹰已经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打击。

  精灵飞艇和它的距离,在瞬间就拉开了。

  并且,两者的距离还在快速的增加中。

  “停下,快点停下。”看到煮熟的鸭子,年轻人顿时懊恼的大叫起来,声音滚滚散开,“快点停下啊,我的祖宗唉,我的苍雷之鹰啊,我的战利品啊,快点停下来啊。”

  定了定神,海菲尔德冷静的说道:“抱歉,苍雷之鹰虽然受到了重创,但我们并没有任何能力将它抓住,万它拼命的话,我们无法安全逃离,为了乘客的安全,我”

  “放屁,全部是放屁。”大袖甩,年轻人指着依兰说道:“有这个圣骑士在,不要说只苍雷之鹰,就算是百只苍雷之鹰,也能够保住你们所有人。”

  海菲尔德微微愣,难以置信的看着依兰,百个不相信。

  不理会发傻的海菲尔德,年轻人把扑了过去,想要抓住依兰,却被依兰脚踹飞出去。

  就地滚了几圈后,年轻人下子就蹦了出来,生龙活虎的哀求道:“大姐,我求求你,将飞艇禁锢,让苍雷之鹰追上来吧,我辈子只有这么次见到苍雷之鹰的机会啊,大姐,姐姐,妈——”

  “有意思。”苏尘嘴角微微泛起丝笑意,年轻人的几件炼金物品,已经让苏尘起了兴趣,尤其是那个王冠和空白卡片。

  “依兰,禁锢飞艇。”

  熟悉的声音在依兰的耳边响起,依兰微微点头,五指微微拢,飞艇在刹那间就被禁锢起来,周围的空间彻底被凝固。

  年轻人在第时间就感觉到了变异,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快点来吧,我的宝贝,快点来吧”

  不停的喃喃着,年轻人兴奋的全身轻微颤抖,刻也没有停止下来,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后面的天空,祈求着苍雷之鹰的到来。

  海菲尔德脸色虽然苍白,但身边的圣骑士却给予了她无穷的信心。

  同时间,不少乘客都惊呼起来。

  几分钟时间,在年轻人感官中,仿佛过了几十年样,终于,个黑点出现了。

  恐慌   天空的霸主4

  年轻人瞬间感觉春暖花开,大地复苏,身体充满了活力,难以言喻的活力。

  “出现了,出现了,呵呵呵”

  迫不及待的将王冠带在头上,原本急躁的年轻人,瞬间散发出种唯我独尊的威压气息,即使海菲尔德也不禁微微后退了几步。

  看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苍雷之鹰。

  年轻人沉稳的夹起空白卡片,脸上充满了激动。

  三百米两百米百五十米八十米

  就是现在!眼瞳蓦然亮,刺眼的光芒投射而出,年轻人狠狠的大喝起来,“禁锢!”

  声音犹如九天雷音,轰然作响,回荡在整个天地。

  刹那,苍雷之鹰被禁锢了,身体动不动的停留在原地,煽动的翅膀瞬间停滞,仿佛从个活物,变成了个栩栩如生的雕塑。

  巅峰   国王的游戏1

  高空之上,罡风凛冽,几欲撕毁天地。

  忽忽的咆哮在耳边响起,回荡在整个天际,仿佛灭世的怒吼。

  绿色的防护罩中,艘精灵飞艇诡异的停留在空中,动不动,仿佛陷入潭泥污之中。

  后方,八十米处,头负伤,羽毛凋零的苍雷之鹰被禁锢,宛如死物样。

  个穿着黑色衣袍,头戴王冠,满脸激动的年轻人手舞足蹈着,甩手挥,张空白的卡片瞬间激射出去。

  蓦然,股强烈的魔法波动传来,浩浩荡荡,横扫四面八方。

  空白的卡片上,突然浮现出个复杂的魔法阵,数以百计的线条在空中勾勒出个庞大无比的魔法阵,将苍雷之鹰彻底的包裹了进去。

  毫无反抗之力,仅仅在刹那间,苍雷之鹰就被吸入了卡片内。

  “回来!”

  大喝声起,停留在空中的卡片,突然倒射回去,飞入年轻人的手里。

  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飞回来的卡片,年轻人脸陶醉,不停的用脸颊摩擦着卡片,副狂热的样子。

  “真是宝贝啊,真的是苍雷之鹰呢,啊上天啊,众神啊,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下方,茶会。

  “刚才那个是”罗兰难以置信的看着狂热的年轻人,脑海中不停回荡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空间禁锢。”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的依兰,肯定的说道。

  “大贤者!”罗兰被吓了跳。

  苏尘摇摇头,说道:“不,是那个王冠的原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应该是炼金术最高成就之的”

  女仆笑眯眯的接口道:“国王游戏!”

  国王游戏,炼金术最高杰作之,形态为王冠,只要戴上去的人,就可以轻易的控制方圆近五千米的空间。

  就像是国王可以随意的控制自己的领土样。

  那五千米的空间,就是戴上王冠之人的领土。

  不管是禁锢空间,还是瞬间移动,甚至是决定别人的生死,都只在国王的念之间。

  切,犹如个游戏样。

  甚至可以说,戴上这个王冠的人,就相当于个大魔导师。

  哪怕这个家伙只是个普通人。

  所以,国王游戏才会被称为炼金术的最高杰作。

  “不过,那个显然是伪劣产品呢。”苏尘叹了口气,神色微微有些失望。

  即使是他,现在也无法让个普通人变成大魔导师,虽然他可以做出个让普通人可以击轰杀大魔导师的炼金武装。

  但两者的性质,完全的不样啊。

  不过

  既然可以做出假冒的国王游戏,那么必然有这方面的资料了。

  想到这里,苏尘的兴致就被激发起来,更何况,那个将苍雷之鹰收入卡片的魔法阵也是闻所未闻啊。

  巅峰   国王的游戏2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有些非常有趣的东西啊。

  当飞艇再次启动的时候,年轻人已经从飞艇的顶部下来,向苏尘所在的方向步步的走了过来。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圣骑士阁下。”先前的疯狂已经收敛,年轻人看起来很文静,甚至可以说是优雅。

  “不用,这是大人要求的。”依兰实话实说了。

  年轻人疑惑的扫视了眼,瞬间将目的锁定在了苏尘的身上,“你的慷慨足以照耀整个大地,先生,如果不建议的话,可否和你做个朋友,吾名楚风。”

  “苏尘。”苏尘微微点头。

  “哦,真是不错的名字。”颇为自来熟的楚风拉过张椅子就坐在了苏尘的身边,“阁下也是来自科技世界吧,都市学院?”

  苏尘再次点头,“公费旅游。”

  楚风愕然,随即摆出副羡慕的表情,“啊,真是不错呢,公费旅游啊。”

  苏尘不可否置的微笑起来。

  “对了!”右拳砸左手的掌心,楚风说道:“作为刚才的谢礼,如果你有什么要求的话,请提出来吧,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帮你实现,但我会尽力的。”

  说着,脸诚恳的看着苏尘。

  “你刚才用的那个是国王游戏吧。”苏尘轻声问道。

  下子,楚风的兴致就上来了,“哦,原来还是同道中人啊,确实如同你说的样,是国王游戏,但只不过是个仿制品而已,威力严重缩水,甚至连正品的百分之都达不到。”

  “即使是仿制品,也很了不起了。”苏尘看到了刚才的表演,当然知道其中的奥妙。

  楚风讪笑,说道:“那里的话,你太过奖了。那个东西不但威力很小,甚至还有时间的限制,每天只能够用次,跟本无法担当你的夸奖。”

  再次将王冠拿出来,楚风毫不犹豫的将它扔给了苏尘,“我手里的这个仿制品,除了能给使用空间禁锢和移动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攻击的能力,要知道,传说中的正品,可是拥有能给让个普通人抗衡大魔导师的神奇力量啊。”

  伸手接过王冠,苏尘的眼瞳蓦然改变,层层叠叠,仿佛眼瞳中套着无数的瞳孔样。

  真实之眼第三阶段。楚风差点惊讶的跳了起来。

  真实之眼是炼金术的基础技巧,也是最不可缺少的技巧之。

  能看去伪存真,看透个物品的本质。

  每个炼金师都会真实之眼,但大多数的炼金师都只拥有第阶段的真实之眼。

  仅仅可以看透普通物品的结构而已。

  第二阶段的真实之眼就很牛了,眼瞳仿佛会变成两个,可以看透物品是由什么材料构成的。

  第三阶段的真实之眼,也是最终形态的真实之眼,就像是苏尘这样,眼瞳中套着眼瞳,层层叠叠,仿佛无穷无尽。

  巅峰   国王的游戏3

  这阶段的真实之眼,甚至可以看透物品的构成方式,制作工艺。

  这种形态的真实之眼,即使在整个炼金术界,也只有寥寥几人才拥有。

  而楚风自己的真实之眼,还停留在第二阶段。

  高人啊。

  第次,楚风对除了师傅意外的人,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先不说楚风突发其来的敬仰,苏尘在接过王冠的刹那,就直接发动了第三阶段的真实之眼,改变了眼瞳的形状。

  在苏尘的眼中,整个王冠仿佛变成了条条炼金方程式,并且开始不断的组合,丝丝入扣,环环相连,然后组成了这个耀眼的王冠。

  仅仅分钟的世界,苏尘就已经掌握了这个伪劣品的制作方法。

  “看起来,阁下的收获很大。”楚风微笑,拍拍胸口说道:“能给帮上阁下的忙,真是太好了。”

  对于这个爽朗的年轻人,苏尘也颇为好感,含蓄的说道:“谢谢,确实帮了大忙了。”

  有了这个不完整的资料,苏尘就可以凭借着神格,步步的将国王游戏的制作方法推演出来。

  事实上,刚才苏尘观察伪劣品的时候,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大量的信息。

  规则,体系,空间,能量

  死神可是上界四个主神之,不光是对死亡规则有着详细的体悟,就算是其他的方面,也足以令众神叹为观止,更何况是区区人类。

  国王游戏虽然强大,但毕竟还是人类的作品,根本无法和众神的智慧相比较。

  苏尘需要的是个踏板而已,有了这个踏板,能走多远,任何人都无法预料。

  也许自己应该立刻去消化这些突然出现的东西。

  想了想,苏尘立刻站了起来,“抱歉,刚才略有所得,我想,我要离开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想要彻底的消化下。”

  “祝你好运。”楚风大笑,送上自己的祝福。

  两人各自分开后,楚风路走到自己的房间内,嘴角忍不住挂起丝诡异的笑容。

  最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边笑着,楚风边掏出副金丝边框的眼镜,戴上!

  然后,左眼眶的镜片变幻出数十种色彩,仿佛无数的光点浮现,最终汇集在起,组成副优美的画面。

  个宏伟,磅礴大气的房间内,金色的阳光从透明的天窗洒落,将房间照耀的更加瑰丽。

  房间的中心,放置着张白色的桌椅,旁边坐着个喝着红茶的美型男子。

  身合体的黑色礼服,头用金色丝带系住的银色长发,眼若星辰,仿佛可以将整个世界吸入里面。

  整个人身上散发着强烈的存在感,任何人都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如何?”男子面带微笑,开口询问,声音带着丝金属的颤抖。

  巅峰   国王的游戏4

  楚风随意的转了圈,坐在张舒适的沙发上,“嘛,如果以满分百分来计算的话,我们可爱的3非常的强悍哦。警觉性八十分,危险程度的话,八十五分吧,个人认为,不宜对他下手。”

  顿了顿,楚风继续说道:“更何况,他的身边可是拥有着四个守护者哦。”

  “实力?”

  想了想,楚风嘴角裂开,开心的说道:“四个女孩子,个叫罗兰的女孩子不过二十分,可以忽略,另个是圣骑士,勉强六十分,刚刚及格。还有个是女仆,她的话”

  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眉心,楚风闭上眼睛回想了边,迟疑的说道:“大概在六十分到七十分之间吧。”

  “最后个就是那个上位死亡天使艾莉儿,那个家伙的危险性,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刚才如果我有点不自然的表现的话,估计已经被他轰成渣了吧。”

  说着,还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副很害怕的样子。

  男子点头,用独特的金属颤音说道:“不管是1,还是夜姬,或者艾莉儿,危险性都在九十五分以上,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我是不会对他们动手的。”

  打了个响指,楚风赞叹,“明智的抉择。”

  话音刚落,声大吼就从外面穿进了房间

  “探究真理之塔,到了!”

  抵达   真理的高塔1

  原本是每天破晓才能抵达的地方,因为苍雷之鹰的出现,意外的抵达了。

  劫后余生的人们在欢呼着,彼此祝福着熟识的对方。

  在这里,在探究真理之塔的地方,就是安全的象征。

  几千年来,从无变更。

  匆匆的结束对话后,楚风走出房间,来到甲板之上,印入瞳孔的,是座巨大的高塔。

  辉煌,雄伟,古朴,历久岁月的洗礼,仿佛恒古般的存在。

  笔直的高塔直入天际,犹如耸立于云端之上。

  高塔阻挡了阳光的照射,将精灵飞艇纳入了阴影中,以精灵飞艇的巨大,在高塔的面前,却犹如蚂蚁和巨人的对比。

  甚至于,高塔上扇巨大的窗户,也要比精灵飞艇大上不少。

  第次来到这里的人们,毫无例外的惊叹着,在眼前这栋巨大的建筑物下,感觉自己次次的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冲击。

  巨大的窗户边,站立着数十个炼金术,他们有的专注于自己的书本,有的将目光投射出来,和飞艇上的新来者友好的打着招呼。

  飞艇降落在探究真理之塔左前方的片巨大的广场上,鼓荡的飓风吹动着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接待者身上的衣袍,尘不染的地面反射着阳光的颜色,令人感觉片温暖。

  楼梯下方,早已迫不及待的人们轰然而下,没有个人在这片庄严神圣的地方使用炼金武装或者魔法。

  三个身着黑色衣袍的接待者面带微笑,将人群分成三个小集团。

  部分是观光旅游的人们。

  群是来这里学习,进修的人们。

  最后些是来这里交流的人们。

  而九十九号飞艇将会在这里修整三天,接待些想要离开这里的人群后,就会飞回空城,开始下阶段的飞行。

  因为苏尘意外的收获,女仆四人不得不呆在飞艇之上,等待着苏尘。

  “咦,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结束了这次的飞行后,海菲尔德舒展着懒腰,却意外的在露天茶会上看到了女仆四人。

  “这个吗”女仆微笑的说道:“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呢。”

  依兰点头,认真的说道:“确实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呢。”

  海菲尔德

  迟疑了下,原本想要回到自己房间的海菲尔德意外的做到了几女的身边,“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们应该是和女神使者在起的人吧。你们是他的追随者吗?”

  “女神使者?”女仆惊讶了。

  “对,生命女神的使者。”海菲尔德很肯定的说道,“他的身上拥有着澎湃的生命气息呢。”

  “你是说苏尘少爷。”女仆大概有些明白了。

  “对,就是他。”

  抵达   真理的高塔2

  对于这个回答,女仆有些苦笑,言不发的艾莉儿却突然开口,“主人不是生命女神的使者,而是她的对手,请不要随意偏低主人。”

  “对手!”海菲尔德大吃惊,居然以神为对手

  身形闪,海菲尔德瞬间于几女拉开距离,警惕的问道:“你们几个,是亵神者吗?”

  在魔法世界,众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人们敬畏众神,崇拜众神,但也有些对众神看不惯的大逆不道者。

  他们律被称为亵神者。

  是魔法世界宛如过街老鼠样的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