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明白。”

  苏尘惊异的望着依兰,心里有些震撼,无法想象,在面无表情掩饰下,依兰的心情居然如此的沉闷和无助。

  怀疑自己的存在吗?

  苏尘轻轻的叹息了下,这还真是不妙啊,迷茫的话,只要破除就好了,但连自己也否定的话,那就太悲哀了。

  帐篷  七夜的幽兰6

  【依兰啊,难道现在的你,还没有找到自己所应该定义的位置吗?】

  【那样果断的你,居然也会】

  【我又该如何的帮助你呢,如何才能让你找到真正的自己呢,快想啊,大脑,给我快点想出办法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的姿势变了,依兰坐在苏尘的怀里,头部轻轻的靠在苏尘的肩膀上,双手被穿过自己腰部的双男子的手紧握着。

  “依兰。”

  “嗯?”

  “还在迷茫吗?”苏尘低声的问道,嗅着依兰身体上的女孩子独特的香味,“其实,不需要迷茫啊,你现在就在这里,名为依兰的女孩子就在这里,不管是圣骑士也好,依兰也好,都是你自己啊。”

  “大人”

  “过去的你,作为圣骑士征战生,但那已经是过去了,你已经尽力了,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了。所以,现在,请做为个名为依兰的女孩子,追求属于自己的生活吧。”

  “我有权利追求自己的生活吗?”依兰喃喃着。

  “比任何人都有权利哦。”苏尘微笑着说道。

  “是这样吗是这样啊!”仿佛卸下了什么沉重的东西,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丝笑意,浅浅的,却如此的迷人。

  这天,直到夜晚,苏尘和依兰才回到酒店,至于投票什么的,都被两个人忘得干二净。

  当苏尘回到酒店的时候,就看到老板抱着自己的紫罗兰痛哭流涕,点也不在乎周围有些无数的观众。

  苏尘找到自己的同伴后,径直走了过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

  女仆亲自将杯红茶放在苏尘的面前后,才坐下来说道:“听说老板的紫罗兰以票之差,无缘前十,现在正在伤心呢。”

  听到女仆这么说,苏尘顿时响起自己答案过老板的事情,不禁微微有些抱歉和尴尬。

  苏尘起身,走了过去,拍拍老板的肩膀,道:“抱歉啊,老板,因为有些事情,所以忘记给你的紫罗兰投票了。”

  老板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了苏尘眼,摇摇头,随即又爬下去嚎啕大哭。

  “看样子没有两天的时间,是无法恢复过来了。”苏尘边摇头,边对这自己的同伴说道。

  “也是呢。”女仆轻轻的说道:“听说,有些人甚至因为失去资格,抑郁了很久呢。”

  “那还真是可怕啊。”苏尘干笑起来。

  “不过话有说回来,你们两个到底去哪里了,整个赛花节都没有看到你们呢。”夏兰丝有些不满的说道,明明还想要和依兰打场的说。

  帐篷  七夜的幽兰7

  句话,苏尘顿时脸红起来,支支吾吾的,顿时勾起了夏兰丝的兴趣。

  似乎感觉事情要闹大,苏尘赶紧丢下句“明天早上出发吧”之后,就快速跑会了自己的房间。

  告白  圣殿守护者1

  苏尘最近有些苦恼,嗯,很苦恼。

  那个,虽然赛花节上虽然和依兰接吻了,但从那天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又恢复到了原来。

  依兰对他很恭敬,不会反驳他的任何命令,简直就是个完美的下属。

  但这却不是苏尘想要的。

  踏入鲜花草原已经两天了,两个人说的话加起来不超过三句。

  每次苏尘想要找话题的时候,总是被些繁琐的事情打扰。

  这让他的心情看起来很坏,路上苦笑连连。

  【我也真是个笨蛋呢,原本以为有些进展了呢,不过说起来,第个喜欢上的人居然是依兰,命运啊,还真是奇妙呢】

  每次想起黑色帐篷内,依兰在幽幽夜色下的神色,苏尘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很快。

  十几年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苏尘感觉自己喜欢上了依兰,这种感觉来的很强烈,也很突然。

  否则的话,为何每次看到依兰的时候,心脏都会不争气的乱跳。

  放在以前,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纵使他比普通男孩要成熟许多,但恋爱这种事情,和年龄无关啊,就算是花丛老手,不小心掉下去,也难以挣脱,更何况自己这样的菜鸟。

  这点,苏尘很有自知之明。

  那么,这份喜悦有害羞的心情,应该和谁来分享呢。

  苏尘心底第个升起的人选就是晓韵姐,也只有她才可能提出正确的意见。

  对于罗兰和艾莉儿,他已经不报任何的希望了。不,也许罗兰会给出些意外有用的提议也说不定,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正常成长的女孩子。

  嗯,说不定能行。

  带着这样的念头,苏尘不动声色的放缓脚步,渐渐拉近自己和罗兰的距离,最后变成并肩同行。

  “吾主,有什么事情吗?”罗兰诧异的问道。美丽英气的脸庞带着些迷惑。

  “啊,事情是这样的”突然想起自己身边的人都是些强的离谱的家伙,苏尘弹指挥手间,瞬间布下数十层叠加静音结界,务求两人的谈话不要泄露出去。

  这样来,罗兰更加疑惑起来。

  “抱歉啊。”苏尘有些歉然,“今天的谈话有些令人难以启齿,我不想除了你以外的人听到。”

  【尤其是依兰】

  这样来,罗兰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孔微微红了起来。

  “那个,就是说,罗兰,你谈过恋爱吗?”苏尘有些支支吾吾起来,这种事情向个女孩子发问,还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呢。

  “不,并没有”声音低沉,罗兰的脸蛋越发红润。

  告白  圣殿守护者2

  “那你知道,该如何吸引个女孩子的注意力吗?我是说,以女孩子的角度来说,什么样的男孩子比较有吸引力。”说完,苏尘想了想,又叫了句,“尤其是依兰那样的女孩子。”

  微微愣,罗兰瞬间反应了过来,“依兰?吾主喜欢依兰吗?”

  “啊,不是,不对,是。”突然被击中核心,苏尘有些慌乱起来,最终平静了下来,小声的说道:“姑且算是有定的好感吧。”

  “是是这样啊。”罗兰的脸色有些失望,也有些自嘲。

  【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我是笨蛋吗,吾主怎么可能和喜欢】

  “罗兰,罗兰”叫了几声后,看到罗兰回神,苏尘轻轻送了口气,“你没事吧,刚才直在发呆。”

  “不,没事,只是在想些事情。”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讨论,罗兰很巧妙的叉开话题,“吾主,告白吧。”

  “唉!”

  不理会苏尘的惊讶,罗兰径直说道:“我们虽然是女孩子,但也是骑士啊,对于拐弯抹角之类的事情,有着定的厌恶,所以,钥匙想取得依兰大人的芳心,我想,直接告白是最有可能的种方法了。”

  “个男子汉的求爱,做为个正统的骑士,是绝对不会逃避的。”

  “那万告白失败呢。”苏尘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

  “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帆风顺,但吾主应该对自己有信心,事实上,我想很多的女性,都无法拒绝大人的告白。”

  听罗兰这么说,苏尘也微微明白过来,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苏尘自己这幅面孔却是很可爱,可爱到红莲那个正太控到现在都念念不忘啊。

  那么,要告白吗?

  看着不远处的依兰,苏尘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有加速跳动起来,想到要向她告白,心脏的跳动越发激烈起来。

  砰砰砰砰砰砰

  也许,应该尝试下。

  脚步迈动,苏尘刚刚向前踏出步

  突然,道凌厉的剑气从天而降,轰击在苏尘的周围,顿时轰出个大坑,

  凌厉的剑气瞬间搅碎无数花朵,漫天花瓣飞舞,围绕在苏尘的身边转动,仿佛画中的风景样。

  可惜的是,苏尘左边五米开外的大坑,将这幅风景破坏的干二净。

  敌袭吗?

  苏尘蓦然抬头,然后就看到个黑影在自己的面前不断的放大。

  “吾主,小心。”罗兰声轻喝,长剑出鞘,道白光轰击在黑影的身上,直接将他击出十几米外。

  身形闪,依兰瞬间出现在黑影的身边。

  告白  圣殿守护者3

  这是个全身伤痕的男子,手脚不自然的扭曲着,鲜血不停的从嘴巴和身体各处流了出来,他的身上穿着件价值不菲的铠甲,胸口则有个金色的十字印记。

  “是圣殿的守护者。”走过来的罗兰,眼就确认了男子的身份。

  和普通异界小说不样,圣殿并不是什么超越了王权的神权组织,里面的人也不是什么神的使者之类的神棍。

  他们,是群有善良的人,自发组织的慈善机构。

  这点,和科技世界的红十字协会非常的相似。

  圣殿初期,只是些善良的人们行走整个魔法世界,帮助些落难的人们,其中有贵族,有佣兵,有平民,有乞丐

  受到他们帮助的人,不计其数。

  后来,随着这些人的努力,圣殿迅速的壮大,逐渐演变成了个庞大的组织。

  里面的人很善良,他们认为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

  救助他人的生活,救助他人的心灵。

  这是群圣者。

  但可惜的是,他们的人数虽然庞大,但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苦修者。

  所以,圣者蒙难之日才会发生。

  由于圣殿救人不分好坏,也不分来历,所以他们招惹到了个帝王,他们救助了个帝王的仇人。

  勃然大怒的帝王下令围剿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律格杀勿论。

  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圣者们被屠杀了许多人,就连几个圣殿的首脑也被压入王城,等待帝王的宣判。

  这次事件,被称为圣者蒙难之日。

  但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帝王的残暴,为他引来了杀身之祸。

  就在帝王想要将圣殿首脑斩首示众的那天,“拳狂”墨菲斯和“怒之火焰”克林菲特两人联手闯进王城,救走了圣殿的几个首脑。

  拳狂是战皇级别的高手,而怒之火焰更是大魔导师的强者。

  两个大陆最终武力的联手,所向披靡,势不可挡。

  整个王城被两个人捣的稀巴烂,而那个帝王更是被拳狂直接捏死在他的王座之上。

  当时,整个宫殿静悄悄的,没有个人敢阻拦,任由拳狂大笑而去。

  后来,人们才知道,拳狂和怒之火焰曾经落难的时候,就是经过圣殿的救助,才重复振作起来,有了今日的辉煌成就。

  所以两个人才会如此帮助圣殿,甚至不惜和个帝国为敌。

  在救出圣殿的几个首脑后,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再次发生,两个人联手凭借着自己的影响力和圣殿曾经的恩惠,迅速组成了个圣殿之外的组织。

  圣殿守护者。

  告白  圣殿守护者4

  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圣殿内善良的人们,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哪怕因此献出自己的生命。

  至今为止,圣殿守护者都是群受到圣殿恩惠的人们,这些人对圣殿的衷心,简直达到了狂热的地步。

  任何敢于圣殿为难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而大陆上的人在经过拳狂和怒之火焰的事情后,般根本不会去招惹圣殿。

  但现在,苏尘面前的这个守护者却已经死了,从手法上来看,是人所为的。

  抬起头,苏尘仰望着万里无云的晴空,眼瞳蓦然改变。

  人体炼金?眼瞳强化

  丝丝冷芒从苏尘的眼睛内闪现,世界在苏尘的眼睛内不断的放大,放大,放大

  但苏尘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什么也没有看到。

  那么,剩下的解释只有个,战斗的场地并不是发生在这里。

  这个守护者估计是使用了什么空间转移魔法,强制脱离了战斗场地,想要求救,但却被敌人抓住机会,瞬间毙命。

  如此来,那到突然出现的剑气,也应该是随着转移魔法起出现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苏尘就有些哭笑不得。

  原本估计勇气的告白因为这道剑气而消散,现在的苏尘可是憋着很大的怒气啊。

  “艾莉儿,广域搜索,给我找到他们战斗的位置。”苏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鲜花草原望无际,花儿常年不谢,终日飘香,沁人心脾。

  按照普通行程来算,般商队和团队,想要徒步穿越整个鲜花草原,需要个月到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但若是动用交通工具的话,可以将时间硬生生的压倒个星期左右。

  当然,如果是强者全力以赴的话,穿过整个鲜花草原,只需要天,或者更短的时间。

  苏尘现在就在这个范围内。

  艾莉儿的广域搜索很轻松的找到了战斗的发源地。

  鲜花草原的中心,三叉河区域。

  往日,原本清幽的三叉河已经蒙上了层浓浓的血色气息,清澈的河水被血迹染的通红,岸边郁郁青青的草地上,也染上了不详的鲜红色彩。

  凌乱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面,惨不忍睹。

  十三位幽冥骑士静静的站在边,望着不远处还在负隅顽抗的人类,被雾气所笼罩的面孔上,双猩红的眼瞳透露出无匹的杀意。

  幽冥骑士位于死亡世界的中上层次的生物,虽然无法比拟骨龙,但依旧是高级巅峰的强者。

  在幽冥骑士的面前,无穷无尽的骷髅大军对残存的人类发动着永无休止的进攻。

  告白  圣殿守护者5

  浓烈的死亡气息,冲天而起,几乎笼罩方圆百里的空间。

  从某些方面将,对于不知道休眠和疲惫的亡灵来说,绝对是最好的士兵和攻城的最佳人选。

  在望无际的骷髅大军中心,群大约百人大队苦苦支撑着最后的防线。

  层半球形的白色透明防护罩。

  十几个魔法师各自占据了个角落,组成复杂的十二星芒魔法阵,体内的魔力倾巢而出,施展了这个魔法。

  元素魔法?光明守护

  在每个魔法师的旁边,都站着五六个守护者,万防护罩被攻破,可以在第时间内将魔法师保护起来。

  喀喀喀

  防护罩外面的骷髅们,似乎在惧怕着什么,不敢靠近。

  防护罩身上散发出的光芒气息,让他们本能的感到厌恶,害怕。

  应该远离这个东西,这是他们仅剩的智商得出的结论。

  吼

  忽然,声裂金穿石的长啸冲天而起,由远到近,长啸之中包含的愤怒和杀意,足以将周围的空间彻底的冻结。

  哗哗哗

  踩着狼狈的步伐,骷髅们迅速的让出条通道。

  “那是什么。”惊骇包含着恐惧的声音从个魔法师的嘴里迸出。

  跳黑色的身形,犹如流星样冲击而来,犹如疾风,比拟闪电,仿佛眨眼间,就冲到了防护罩的面前。

  碰!

  杆长枪撩起,枪尖带着浓重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九天雷音起,死亡咆哮跟随,枪尖重重的轰击在防护罩之上,发出声剧烈的轰鸣。

  气浪狂涌,倾天裂地,肉眼可见的黑色波纹散开,无数骷髅在这击下灰飞烟灭。白色的防护罩在这次的攻击下,透明的几乎脆弱不堪。

  “幽冥骑士!”当残存的人类认出这样的死亡生物时,恐惧和绝望同时降临。

  忽然,又道长啸传来,于先前并无二致,仿佛带着十万亡灵的怒吼和不甘,死亡气息比先前更加的剧烈,马蹄声狂奔入耳,人类的脸色已经苍白的无以复加。

  “这就是最后的终结吗?”年老的魔法师发出最后的感叹,闭上眼睛,安然面对最后的死亡。

  年少的守护者们,紧握着手中的武器,即使死亡,也要轰轰烈烈。

  而另些被死亡冲毁心智的人类,已经失声痛哭,在为自己的命运而感概。

  近了

  宛如流星的疾奔,比狂风还要迅驰,而闪电还有勇猛,仿佛带着十万神魔的加持,杆长枪已经调整好。

  这将是最佳的冲击动作。

  告白  圣殿守护者6

  光芒,无数不在的光芒,道||乳||白色的光芒忽然破开被阴云所笼罩的天空,光芒重新降临这片被死亡阴影所掌控的大地。

  把白色的巨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后发先至,几乎在眨眼间就贯穿狂奔的幽冥骑士,将他连人带马,死死的定在地面。

  荡漾开来的光明气息,几乎将周围的骷髅席卷空。

  白色的神圣之力烧灼着他,幽冥骑士发出难以忍受的哀嚎,不停的挣扎着。

  但这把白色的巨剑仿佛如同诅咒般,无法逃离。

  长啸起,亡灵惊。

  先前奔跑而来的幽冥骑士猛然出现在巨剑的面前,把由死亡之力凝结的长剑在冲击力的带动下,带着往无前的姿态,斩向光明巨剑。

  叮!

  金属交击的悦耳声响起,死亡之剑瞬间灰飞烟灭,而幽冥骑士也被震飞出去,狼狈的落在地面。

  吼

  不甘和愤怒的咆哮从落地的幽冥骑士嘴里发出,被击落地面,脱离坐骑,这对幽冥骑士来说,是绝对的耻辱。

  短短瞬间的变化,将所有人类都惊呆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切,仿佛如果水中倒影般,不可思议。

  突然,道人影自天空降落,狠狠的砸在地面,顿时砸出个巨大的坑。

章节目录